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吸血獠-第1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夷切┬『斓愕娜醯恪
  尽管有道门异宝三青莲护体,李瑾瑜还是不敢托大,她换上厚厚的羽绒服和绒线裤,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咬破指尖在身上画了三道灵神符,然后戴上帽子、口罩和手套准备出门。戴淑珍窝在被筒里睡得迷迷糊糊,根本没有在意,倒是纪芸随口问了一句到哪里去,李瑾瑜含糊答应了一声,拉开宿舍的房门闪了出去。
  这时已经是晚上11点多,宿舍还没有熄灯,但每一扇房门都关得严严实实,楼道里一片漆黑,隐隐约约可以看见有几个小红点在空气里飘来飘去,寻找着下一个牺牲品。李瑾瑜小心翼翼地绕开这些有灵性的小红点,一路小跑着奔出了4号楼。夜凉如水,校园里杳无人迹,透露着几分荒凉的味道,这让她有一些伤感,除了他们这些困在G城的外地学生,还有谁愿意在这种非常时期仍逗留在学校里?
  李瑾瑜在校园里兜了一个圈子,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情况,她低头沉思了一会儿,径直向寄傲堂北面的3号食堂走去。自从鼠疫开始在G城大规模传播,那里已经变成了S大学的隔离区,所有疑似病例都被强行转移到食堂作进一步观察,如果有明显的鼠疫症状就立刻转入医院接受治疗。但随着鼠疫的扩散,医院已经没有空余的床位了,怀疑受到病菌感染的学生迫不得已,只能暂时留在3号食堂里。
  那里已经成为了整个校园里最危险的地方。S大学的学生提起3号食堂就脸上变色,他们的心情很矛盾,一方面每个人都害怕被身穿三层防护衣的工作人员强制送往那里,那就意味着你已经染上鼠疫或者有十倍的风险可能染上鼠疫,另一方面这些措施又是完全必要的,为了保障多数人的安全,有时候不得不做出一些牺牲。
  李瑾瑜站在食堂的窗外向里面张望,她发现大家的担心都是有道理的,3号食堂里温暖潮湿,空气流动比较缓慢,里面的小红点比其他任何一处都要来得密集和活跃。借着皎洁的月光,李瑾瑜清楚地看到,一个病恹恹的患者捂住胸口剧烈地咳嗽着,无数小红点夹杂着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来,在空气中上下飞舞。她脸色变得苍白,情不自禁倒退了几步。
  李瑾瑜为眼前的一切感到震惊,她的脸色变得苍白如纸,竭力让自己镇定下来。她焦急地想:“这里已经变成地狱了,如果不能及时阻止病菌传播的话,我们最终将全部染上鼠疫!”她正思考着对策,突然看到了奇怪的一幕,3号食堂里的小红点仿佛听到了什么强烈的召唤,争先恐后地从窗户缝隙里,从通风口里钻出来,朝钟楼的方向迅速飘去。
  这是人祸,不是天灾!
  李瑾瑜预感到自己就快发现鼠疫传播的秘密了,一颗心开始扑通扑通地剧烈跳动,她急忙撒开腿追了上去。无数的小红点在夜空中飘荡,穿过钟楼、数学楼和化学实验楼,从四面八方汇集到S大学的南操场上。李瑾瑜惊异地发现,操场的正中间站着一个黑黝黝的人影,数以亿计的小红点在他周围欢舞飞腾,仿佛在干涸的沙漠里跋涉的商旅看到了绿洲,仿佛漂泊重洋历尽坎坷的海员望见了陆地,仿佛背井离乡尝遍甘苦的游子终于回到了故里……
  那个人张开双臂,仰天大叫一声,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但是方圆十里内的老鼠都听到了宿命的呼唤,它们迫不及待地从地洞里钻出来,奔到他的身边畏惧地伏在地上。无数小红点从他的身上散落下来,钻入老鼠的体内——那些有生命的运输车将带着鼠疫病菌飞快地传遍G城每一个角落。
  李瑾瑜看到的竟然是一个鼠疫的超级传播者!
  李瑾瑜敏锐地感觉到他身上的妖气,她不由倒抽一口冷气,这场鼠疫果然是有妖怪在作祟!她从怀里掏出一张苍灵符,念动咒语一扬手向他贴去,那些小红点感觉到主人受到威胁,奋不顾身地拥上来,一道耀眼的白光闪过,它们化作绚烂璀璨的火星,冉冉消失在夜空中。
  那个鼠疫的传播者缓缓转过头来,露出一张狰狞恐怖的脸,李瑾瑜看得清清楚楚,他竟然就是同在S大学化学系读书的同班同学施杰!他跟戴淑珍是同乡,听说几天前就染上了鼠疫,被强制送往第二人民医院接受治疗,他……又怎么会在这里?究竟是什么力量把他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施杰缓缓抬起右手,伸出食指指向李瑾瑜,那些浑身沾满病菌的老鼠仿佛接到了进攻的命令,呲牙咧嘴地扑了上来。李瑾瑜吓了一大跳,转身想要跑开,却已经来不及了。就在身陷危机的一刹那,她的胸前突然现出三朵青光流动的莲花,上下飞舞,迸射出夺目的光华,冲在最前面的那些老鼠收不住脚,一头撞上去,顿时化作了一滩血水。
  施杰踏上半步,张开血淋淋的嘴巴,无声嘶叫着喷出一大片红点,源源不断地朝李瑾瑜当头罩去。李瑾瑜双手捏定封魔印,全力催动法术,道门三青莲的威力惊人,将这些致命的病菌灼烧成灰烬。但是施杰像一台不知疲倦的机器,几乎招来了G城所有的病菌,无数小红点汇成了一条亮红色的河流,从四面八方汇集到他身体里。李瑾瑜苦苦支撑了半个时辰,终于心力交瘁坐倒在地,她额头上渗出黄豆大的汗珠,青莲也渐渐萎缩凋谢,光华越来越弱,眼看就要被鼠疫病菌吞没。
  就在病菌蜂拥而上的一瞬间,李瑾瑜胸前的三朵青莲突然发生了异变,枯萎的花瓣慢慢融化消失,凝结成碧绿的花骨朵,迅速生长成熟,开出三朵流光溢彩的金莲花。李瑾瑜的体内充斥着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法力,她缓缓站起身来,心中异常激动,所谓青莲为鞘,金莲为刃,这件茅山道一脉相传的道门异宝终于在她最危难的时刻从沉睡中苏醒过来,显示了无穷的威力!
  李瑾瑜咬破食指,凌空画了一道青冥符。鲜血组成的灵符迅速流动,一道青色的光气闪过,将施杰的胸口剜出一个血淋淋的大窟窿。施杰有些不可思议地低头看了自己一眼,身子瘫软下来,渐渐化作一滩脓血。他的喉咙口咯咯作响,发出了一声如释重负的叹息,费力地说:“谢……谢……你……”
  天色蒙蒙亮,那些带菌的老鼠在四下里逃窜,转眼就不知所踪,残余的小红点汇集在一起,随着晚风向南校门外飘去。尽管消灭了一个传播鼠疫的妖怪,但李瑾瑜心中却殊无欣喜之情,相反,她的心情有几分沉重。她记起了道门世代相传的预言:“青莲为鞘,金莲为刃,金莲现世之日,即为天下大乱之时!”
  种种迹象表明,施杰并不是造成这场悲剧的罪魁祸首,背后的操纵者应该另有其人,而且极有可能是那些法力高强的大妖怪。它们究竟想要干什么?李瑾瑜感到十分孤单,她开始迫切地怀念周文,如果他能够跟她一起并肩战斗的话,她就有信心挽回发生在G城的这场悲剧。
  女人啊,无论她有多么强大,总还是需要有一个肩膀依靠。
  为了G城和生活在G城的人们通宵奋斗的不止李瑾瑜一人。从发现第一个突发性死亡病例起,侯行良和邓羚等传染病专家就一直坚守在第一人民医院的化验室里,日以继夜地研究着革兰氏阴性球杆菌的变体。他们几乎试验了目前所知的所有抗生素,但是没有一种能有效地控制病菌的繁殖和传播。
  短短十几天里,他们一个个都累垮了,眼睛深深地凹陷下去,整个人瘦了一圈,连站都站不稳。邓羚是女同志,第一个撑不住了,在护士的搀扶下跌跌撞撞地走到休息室里,筋疲力尽地躺倒在床上,才一合上眼就发出了低微的鼾声。她实在是太累了。
  还没睡上半个钟头,传染病科的医生梅汶奺大汗淋漓地冲了进来,大声说:“侯教授,邓主任呢?你们快去看看,今天早晨送来的一个鼠疫病例,情况似乎有所好转了!”侯行良瞪大了眼睛,匆匆忙忙用消毒酒精洗着手,一边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梅汶奺兴奋地说:“她送来时已经陷入昏迷之中,持续高烧不退,淋巴结肿大,腹部和腿部出现浅黑色的斑点,是典型的鼠疫症状。照理说她是捱不过去三个小时的,可是刚才我去病房巡查的时候发现,她的体温已经降下来了,身体的一切指标都正常,就是神志有些糊涂,一个劲叫着她丈夫的名字——可能是高烧引发的后遗症。”
  侯行良抑制住心头的兴奋之情,竭力用平静的语气说:“我们去病房看看,如果真的有所好转,那么在患者的体内应该能够找到鼠疫的免疫抗体——你们邓主任,她在隔壁休息。她实在是太累了,先不要惊动她。希望她醒过来能听到好消息……”他话还没有说完,邓羚已经扶着墙壁走了出来。她是被梅汶奺的声音吵醒的,隐约听到了好消息,不知从哪里提起了一股虚劲,说什么也要去病房看看。
  他们一个个振奋起精神,换上防护服戴上医用口罩,全副武装来到病房内。患者名叫方玉湄,是一个三十五岁的中年女子,平静地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瞪着一双无神的眼睛,嘴里叨念着丈夫的名字,跟他说话也不搭理人。侯行良翻看着诊断记录,发现在过去的5个小时里,患者的体温接连三次超过了40摄氏度,这很可能是鼠疫病菌在进攻她的肺部,但是她利用自身的抵抗力,顽强地挺了过来。
  邓羚回过头问梅汶奺:“她丈夫在哪里?”梅汶奺鄙夷地扁扁嘴,低声说:“那男的把她丢在这里,像逃一样溜走了,根本不顾老婆的死活。他把这里当成什么了!”邓羚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说:“别这样说,这也是人之常情。他丈夫还算有良心,把她送到医院来,换了那些贪生怕死的男人呀……”她摇摇头不再说下去了,这些事情她已经看得太多了。
  就在两人小声交谈的当儿,侯行良已经采取了方玉湄的淋巴结分泌液,同时在她的胳膊上抽取了100cc血液样本,回到化验室里立刻着手进行研究。他先在高倍显微镜下观察分泌液,没有发现革兰氏阴性球杆菌的变体,然后他把分泌液注射到健康的小白鼠体内,二十分钟过去了,小白鼠依旧活蹦乱跳,没有感染上鼠疫。这一切都证明,方玉湄已经痊愈了。
  前方终于出现了一丝曙光!
  侯行良立刻做了一个重要的对比试验。他分别在两只小白鼠的体内注射了鼠疫患者的淋巴结脓水,使它们感染上病菌,十分钟后,这两只小白鼠出现了明显的鼠疫症状,然后,侯行良把方玉湄的血液样品制成血清,注射进其中一只小白鼠的血管中。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做对比实验的那只小白鼠体表出现了浅黑色的斑点,淋巴结肿大溃烂,不断溢出带血的浓水,呼吸急促,终于痛苦地倒在了笼子里。二十分钟过去了。三十分钟过去了。注射了血清的那只幸运儿,正像所有人期望的那样,它战胜了鼠疫病菌,顽强地活了下来。
  化验室里响起了一片欢呼声,在这场惊心动魄的战斗中,他们终于占得了上风。侯行良兴奋地说:“好了,可以进行人体试验了,如果成功的话,那将是一场伟大的胜利!”但是邓羚的头脑异常清醒,她等到欢呼声告一段落,冷静地建议说:“侯教授,是不是再抽取那只痊愈的小白鼠体内的血液,制成血清样品,做一次同样的对比试验?”
  这句话提醒了侯行良,他用赞赏的眼光看了邓羚一眼,说:“这很有必要,我们立刻就动手!”他迅速做了第二次动物试验,但出乎意料的是,新的血清并没有收到任何效果,两只小白鼠双双死于鼠疫。“这怎么可能!”侯行良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立刻向那只痊愈的小白鼠注射鼠疫患者的淋巴结脓水,三十分钟过后,它再次因为感染鼠疫而死亡。
  大家的心情一下子从巅峰跌入了谷底。
  “看来只有用方玉湄的血液制成的血清才能暂时治愈鼠疫!”侯行良疲倦地揉着眉心,神情显得苍老而失望,“当血清注入第三者的血管后,其中的抗体开始消灭革兰氏阴性球杆菌的变体,当患者痊愈后,抗体失去了攻击的目标,于是就通过某种途径失去了活性。当然,这只是我的猜想,我们需要一个志愿者来做人体试验!”
  化验室里一片寂静,到哪里去找这个勇敢的志愿者呢?大家面面相觑,谁都没有勇气挺身而出。
  侯行良长长叹了口气,毅然说:“那就我来吧!有道是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邓羚站起身来说:“还是我来吧!侯教授年纪大了,万一有什么不测,那将是医学界的一大损失。何况,这里还要您主持大局。我年纪轻,应该在我身上做试验!”侯行良无奈地摇摇头,苦涩地说:“到最后还是一个女同志挺身而出。身为医学工作者,唉……”他用谴责的目光扫了他的学生一眼,他们一个个羞愧地低下头去。
  侯行良又在方玉湄的胳膊上抽取了300cc的血液,制成两份血清。他向邓羚注射了鼠疫患者的淋巴结脓水,嘱咐她卧床休息。十二小时以后,邓羚开始发高烧,咳血,淋巴结肿痛,鼠疫在她体内开始发作了。然后她接受了血清的治疗,三个小时后高烧退去,淋巴结消肿,肺部没有杂音,渐渐恢复了健康。
  人体试验进入了最关键的一步。侯行良再次向邓羚注射了鼠疫患者的淋巴结脓水,就如同那只可怜的小白鼠一样,鼠疫在她体内迅猛地发作,只不过一个小时,她就在生死的边缘徘徊。侯行良的猜想得到了证实,立刻用颤抖的双手向她注射第二份血清,同时开始祈祷。如果邓羚有什么不幸,那他就是杀害了这个勇敢的女医生的凶手。
  又过了漫长的十二小时,邓羚紧闭的双眼睁了开来,她低声说:“我没事了。侯教授呢?试验成功了吗?”侯行良点点头,老泪纵横,他欣喜地看到,邓羚终于拣回了一条性命。
  但是试验的成功却令他们陷入了一个尴尬的境地,只有用方玉湄的血液制成的血清才能消灭鼠疫,一个人身体里能有多少血?能制成多少血清?这些血清应该留给谁使用?一连串现实的问题摆在他们面前,谁都无法回避。
  侯行良向G城的市长宣大勇汇报了他们的进展,同时建议公安局安排人手调查方玉湄丈夫的行踪,他们需要详细了解她的既往病史,找出血清含有活性抗体的关键。宣大勇听到这个好消息非常振奋,他立刻答应下来,并且许诺为他们的研究提供一切便利条件。最后他漫不经心地提醒侯教授,要在方玉湄身体允许的情况下提取尽可能多的血清,严密封存起来以备不时之需,没有市委的命令,任何人不得擅自使用。
  侯行良放下了电话,心头一片茫然。
    第二集 欲望都市 第九章 香消
     更新时间:2008…12…14 1:54:24 本章字数:5633
  
  郑蔚为了配合天哭术,费尽心机制造出鼠疫的超级传播者施杰,利用这具人类的身体在G城传播着病菌和灾难,谁知竟被李瑾瑜用青冥符破去——他先前一直小看她,以为吸血獠才是最危险的变数,这个茅山道的人类法师法力微薄,不值一提,事实证明他错得离谱。
  在妖气的逼迫下,道门三青莲终于发生了异变,显露出威力强大的金莲本身,直接威胁到天哭术的进行。郑蔚和林欣婕商量下来,一致同意不除去李瑾瑜,天哭术就有功亏一篑的危险,这是他们绝对不允许发生的事。麒麟兽必须从二十八宿降妖除魔印下解放出来,为此他们不惜代价,哪怕招致吸血獠王这个强敌,哪怕世界再次回到洪荒时代!
  他们招来了传说中的妖兽诸犍和诸怀,命令它们立刻动手除去李瑾瑜。
  第二天深夜,两颗诡异的双子星在G城上空闪耀,李瑾瑜体内的金莲花感应到冲天的妖气,不受控制地显出了本身。李瑾瑜意识到这是法力高深的大妖怪在向她挑战,面对还是逃避,G城的未来就在她一念之间。但是身怀金莲的人是无法逃避宿命的安排的,她只能接受。于是李瑾瑜独自一人来到新虹桥头,默默凝视着黝黑的四景河水,她轻轻叹了口气,感慨地想:“岁月就像东去的流水,从不为谁停留。”
  一对形貌形似的孪生兄弟缓缓走上了新虹桥,他们把李瑾瑜夹在中间,眼中流露出怜悯的神情。漆黑的夜空中,那两颗双子星突然发出妖异的光芒,把整个G城照得雪亮。随着危险的迫近,李瑾瑜身前的金莲花疯狂地舞动着,似乎警告她这两个妖怪实力非同寻常。
  诸犍说:“整整三千年,我们的手没有沾染过人类的鲜血,这次来取你的性命,实在是迫不得已——郑蔚手里有麒麟兽的炼妖壶,我们不能违背他的命令。你为什么要跟他作对呢?真是愚蠢!”他的声音带有一种金属的质感,在寂静的深夜里显得特别铿锵有力。
  李瑾瑜冷静地说:“自古以来人妖势不两立,没什么好多说的。你们动手吧!”她咬破食指,一边飞快地念动咒语,一边凌空画了一道天殇符,在金莲光华的照耀下,鲜红的灵符渐渐扭曲变形,化作数道红气,环绕在她的周围。诸犍称赞说:“这是茅山道的天殇阵,我已经很多年没见过了,你能布置得这么轻松,很了不起!可惜了,再厉害的道术对我们都没用……”
  他向诸怀使了个眼色,诸怀大步踏进天殇阵内,李瑾瑜手心一放,招来天雷劈向他天灵盖。诸怀头都不抬,张开五指朝天一抓,把天雷牢牢锁定在手心里,冷冷地说:“还有什么手段,尽管使出来!”他五根手指越收越紧,指节发白,咯咯作响,天雷在他掌心里接二连三地炸开,却丝毫伤害不了他的肉体。
  李瑾瑜微微吃了一惊,她虽然对这两个妖怪的实力早有心理准备,但还是没想到他们竟强横到这种程度,只怕周文都未必能如此轻松地化解天雷轰顶。诸犍叹息说:“我早说过,人类的道术对我们这种洪荒时代就存在的妖怪是没有用的,你还是束手就擒吧,抵抗只会死得更惨!”
  诸怀一步步地逼近,诸犍在一旁虎视眈眈,在生死存亡关头,李瑾瑜抛开了一切杂念,决定冒险试一下茅山道的终极法术“六阴追魂”。一千多年来,从没有人能同时驱动天殇、追魂、绝识三道灵符,也没有哪具人类的身体能够承受这门法术的反噬。但是她别无选择。
  李瑾瑜开始低声念动一段复杂的咒语,同时左手拇指在右手掌心画了一道追魂符,右手小指在左手掌心画了一道绝识符,然后把双手紧合在一起,轻叱一声:“疾!”她身体周围的三朵金莲突然停止了舞动,外围的花瓣开始消融,化作金色的水珠一滴滴落下,内层的花心绽放出一片片流光溢彩的花瓣,光华把李瑾瑜整个身体都包了起来。
  诸犍吃了一惊,来不及提醒兄弟留神,急忙一头向李瑾瑜撞去,势如全速奔驰的猎豹,但已经慢了一步。李瑾瑜双掌朝着诸怀慢慢打开,天殇、追魂、绝识三道灵符合而为一,金光闪动,霹雳不断,无数枚六阴剑把诸怀困住,一阵乱砍乱刺,诸怀大吼一声,显出了原形。
  它是一头形同蛮牛的妖兽,头上生着四只尖角,猪耳人眼,叫声像天边的惊雁。
  诸犍一头撞在李瑾瑜的背上,力量大得惊人,李瑾瑜尽管有三朵金莲护住身躯,还是被撞得斜飞了出去,五脏六腑受到震动,喉咙一甜,喷出一大口鲜血。她心神稍分,六阴追魂立刻反噬元神,整个身心如同在烈火中焚烧,疼痛难忍,金莲放出的光华也渐渐暗淡了下去。
  诸怀大吼一声,一道青气从它鼻孔中溢出,裹住千疮百孔的身体,六阴剑造成的伤口迅速止血愈合。李瑾瑜挣扎着抬起头,却看到这一幕骇人的景象,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心想:“人怎么能跟妖怪斗呢?……G城注定要变**间地狱的,谁也阻止不了!”
  诸犍走到李瑾瑜身旁,说:“你很顽强,可是我必须杀了你!”他张开手爪,朝她的天灵盖抓去。可是就在他抬起手的一刹那,天地间突然响起了一片野性狂暴的吼叫声,呼啸着传遍了G城的每一个角落,在这个鼠疫横行的都市里,所有的妖魔鬼怪都心惊胆战,身不由己显出了原形。
  那是吸血獠王的怒吼!
  诸犍的手爪像泥塑木雕一样僵住了,他闷哼一声现出了真身。那是一头形同猎豹的妖兽,尾巴极长,像蛇一样盘绕在身后,两只尖削的牛耳,一张历尽沧桑的人脸,喉咙里发出的吒声震得天边的风云聚了又散,散了又聚。
  诸怀急忙叫道:“快杀了她,周文就要来了!”话音未落,诸犍的头颅上突然多出一个血窟窿,鼻梁眼珠连同一大块血肉被一只无形的巨爪生生挖去。诸犍疼得怒吼连连,到处乱冲乱撞,猛然间它的肋下又受到了数下重击,深深凹陷进身体里,肋骨粉碎,内脏震成血肉模糊的一团。它终于支撑不住了,嘴里狂喷鲜血,颓然瘫倒在地上。
  眼看着哥哥被看不见的恶魔活活打死,诸怀伤心欲绝,它拼命转动头颅在四周围搜寻,大声叫着:“周文,我知道你在这里!快出来!再不出来我就吃了那个女的!”它才朝李瑾瑜迈出一步,面前突然出现了一头高大的吸血獠,浑身肌肉遒劲,披满了鲜红的鳞甲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