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吸血獠-第1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蝗怀缘椒至浚幸簧骸吧瞎沉耍 庇昧ν弦蛔В鸹匝勖魇挚欤倨鹧笄ν岸档滓焕蹋蛏弦惶豕帜9盅挠憷础
  这条怪鱼看起来像鲤鱼,但胁下生着一对翅膀,身上布满了苍白的条纹,叫声像农贸市场里卖的三黄鸡。刘子枫犹豫起来,心想:“这种东西吃到肚子里会不会中毒的?”周文倒认得这条鱼,它是一种罕见的妖兽,叫文鳐鱼,肉没有毒,尝着有些酸甜的滋味,据说看见它就意味着天下大乱。不过这些话不便明说,他生怕引起大家的疑心。
  赵鹏已经饿得有点发昏章三十一了,他迫不及待地从身边摸出一把瑞士军刀,对着那条怪鱼一边比划,一边嘴里念叨:“我要吃了你!别拦我,就算有毒我也要吃了你!”刘子枫一把握住他的手腕,把刀夺了过来,说:“别冲动,万一真的有毒就没救了!”赵鹏的眼眶发红,脸上也分不清是泪水还是雨水,哽咽着说:“我饿呀……”
  大家不约而同咽了一口唾沫,都觉得有些心酸。
  刘子枫动手把那条怪鱼的肚子剖开,挖出血淋淋的内脏丢在船舱里,鱼肉用雨水冲洗干净了,割下一小片托在掌心里,说:“我先尝一块试试看,如果没事最好,万一真的有毒,赶紧丢到水里去,千万不要留在船上害人!”他的目光从众人脸上一一扫过,神色郑重,颇有些视死如归的味道。周文虽然觉得他勇气可嘉,还是在心里小声嘀咕:“你尽管吃好了,文鳐鱼的肉又吃不死人的!”
  刘子枫闭上眼睛,稍微嚼了几下就一口把鱼肉吞进肚子里——他不敢嚼烂了细细品尝滋味。但新鲜的生鱼肉吃在嘴里,倒也不像想像中那么恶心,非但不腥气,反而有些酸甜的回味,缩成一团的胃顿时舒展开来,一股暖洋洋的热量扩散到全身,就像沐浴在春风里一样,很舒服。大家盯着他的脸色看,目光中包含着许多复杂的感情。过了良久,刘子枫才睁开眼睛,咂着嘴巴讪笑着说:“好像没毒,味道还挺不错的!”
  大家一片欢呼,惊动了驾驶室里的女生,一个个探出头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令人振奋的事。赵鹏顿时两眼放光,扑上去抱住鱼肉就咬,程文远抬手就是一巴掌,把他手里的鱼肉打落到船舱里,不满地骂道:“他妈的,船上又不是只有你一个人,怎么光顾着自己了?”赵鹏被他打怕了,缩着头颈一边道歉,一边盯着那块到嘴的鱼肉不放,样子十分可怜。
  他们迫不及待地回到驾驶室里,团团坐在地上。大家神情激动,一双双饥饿的眼睛盯着那条血淋淋的死鱼,连那些清高的女生也顾不上保持矜持,不时用小而尖的舌头舔着嘴唇。这让周文联想到毒蛇吐信子。刘子枫估摸着把鱼肉分成十一份,再加上鱼头、鱼尾和两只怪里怪气的翅膀,正好一人一份。然后,驾驶室里突然沉静下来,气氛变得有些尴尬。谁来分?谁吃肉?谁吃头?……
  刘子枫把瑞士军刀在衣服上擦干净了,犹豫了一下,对赵鹏说:“先放在我这里,以后再还给你吧。”赵鹏心不在焉,胡乱点着头说:“成,没问题!你快点分鱼肉吧!”刘子枫收起军刀,把鱼尾放在自己面前,说:“我刚才吃了一片,只要鱼尾就可以了。男生要有点风度,自己认吧,谁要鱼头?谁要翅膀?”
  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神情都有些尴尬,心里犹豫不决,谁都不肯先开口。周文慢吞吞地说:“翅膀就归我吧,我吃不惯生鱼片,会泛恶心。”葛辉紧接着说:“我也吃不惯,我来吃鱼头吧。”刘子枫感激地看了他们一眼,低声说:“谢谢!”他拣出三块鱼肉递给程文远、孙疾风和赵鹏,剩下分给史思红、赵诗芬她们八个女生。
  赵鹏三口两口就把自己的一份吞进了肚子里,就像猪八戒吃人参果一样,没品出什么滋味就完了,然后眼巴巴地看着别人细嚼慢咽。葛辉费劲地啃着那只硬邦邦的鱼头,差点连牙齿都迸掉了。文鳐鱼除了一层皮,剩下的全是骨头,根本吃不到什么肉。
  刘子枫帮他把鱼头剖开来,才勉强吸到一点鱼脑,粘乎乎的,口感很糟糕,而且少得可怜。葛辉自嘲说:“据说动物的脑容量跟它的智商成正比,看来这条怪鱼真是笨得要命。”孙疾风咽下嘴里的鱼肉,冷冷跟了一句:“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它要是聪明就不会上钩了!”
  刘子枫看赵鹏实在可怜,就把鱼尾巴上的皮肉让给他,自己津津有味地吮吸着几根骨头。赵鹏连连道谢,迫不及待地塞进嘴巴里,一边咀嚼一边说:“酸酸甜甜的,像咕咾肉,我妈烧的咕咾肉最好吃了,肉多,番茄酱也多……”
  周文从文鳐鱼的内脏里拣出血淋淋的肠子,挂在鱼钩上丢进水里,希望能再钓上几条鱼充饥。刘子枫见大家脸上都有些倦怠,就让葛辉他们到驾驶室去休息,他跟周文留在船舱里一边舀水一边钓鱼。
  大雨哗啦啦地下着,刘子枫用洋铅桶把船舱里的积水舀出去。他看着周文坐在船舷上,耐心地等待着鱼儿上钩,心里突然一阵冲动,鼓起勇气说:“周文,你们看黄盘是我告的密,不关赵鹏的事。我……我嫉妒你,李瑾瑜喜欢你,我想如果她知道你看黄盘……就会离开你……”
  狂风暴雨中,他有点语无伦次,不过周文还是听懂了,他像泥塑木雕一般坐着不动,过了许久方才苦涩地说:“我早该猜到了!不过现在说这些又有什么用呢?李瑾瑜……已经死了……是鼠疫,我亲眼看着她变成一具没有知觉的尸体,什么也不能做……”
  刘子枫耳边“哐啷”一声巨响,就像玻璃杯从十层楼高的地方摔在水泥地上,一瞬间砸得粉碎。他的脑子里一片空白,整个人都僵住了。他一直怀着一丝侥幸的希望,希望李瑾瑜吉人天相,能在这场劫难中活下来,没想到……没想到最可怕的噩梦竟然变成了事实!
  泪眼朦胧中,刘子枫隐约听见周文在低声唱着:“孤单一人,不畏惧活下去,这么下决心,隐忍寂寞……绝不滴下眼泪,自强不息,珍惜回忆,那故乡的康庄大道……”忧从中来,不可抗拒,他再也抑制不住伤心,滚烫的泪水沿着脸庞流下来,为李瑾瑜,为自己,也为一切苦难的人类。
  周文用文鳐鱼的内脏钓到几条小猫鱼,随手丢进船舱的积水里。刘子枫渐渐平静下来,他望着那些可怜的小鱼在水里游来游去,以为自己逃脱了大难,心想:“我们就像这些鱼一样,根本不知道什么时候噩运会突然降临到头上。你们知道自己会成为人类的食物吗?知道吗?”在得知了李瑾瑜的噩耗后,他终于丧失了一贯的乐观和自信,未来是那样的渺茫,这一船人的出路究竟在哪里呢?
  刘子枫感到绝望。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葛辉和程文远出来接替他们,刘子枫却不急着回到驾驶室里休息,孤单地站在船头,任凭狂风暴雨打在脸上,沉默不语。葛辉觉得他有些异样,忍不住推了他一把,大声说:“快进去吧,累了一天了,再不歇歇会生病的!”刘子枫苦笑一声,这才感觉到浑身酸痛,一直累到了骨髓里,他自言自语说:“生病就生病吧,反正也撑不久了,我们迟早都会死的!”
  他的声音很低,葛辉和程文远还没来得及捕捉到就被风吹散,被雨淋灭。但是周文却听得清清楚楚。他心中不由一动,刘子枫是大家的精神支柱,如果连他都陷入绝望之中,那么这船上剩下的十几条性命也活不长久了——旋龟只能维系他们的生命之火,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一切都结束了。
  他们两个钻进驾驶室里,大家横七竖八躺了一地,已经都睡着了,沉重的鼻息声此起彼伏,有人磨牙,有人哭着笑着说着梦话。刘子枫瞪大了眼睛,翻来覆去睡不着,周文捅了他一下,低声问:“这条船究竟在往哪里开?你有没有注意过方向?”
  刘子枫叹了口气,无精打采地说:“又有什么分别呢?往哪儿开不都一样!到处都是洪水,我们迟早会变成大鱼的口中食。这倒也公平,我们先吃它们,它们再吃我们,哈,真是因果报应!”
  周文沉默了一会儿,说:“如果这条船是一直往北开的,那么我们还有靠岸的希望,北面是山区,洪水再大,也不可能把所有的山头都淹没的。”刘子枫瞪着他说:“我们已经漂了四五天了,连陆地的影子都望不见,天地这么大,哪会这么巧刚好撞上一个山头?别空口白牙安慰人了,没有用的!我们死定了!”
  周文说:“我来讲个故事给你听吧!从前有一个国王,要杀一个罪犯,那个罪犯说,请不要杀我,给我一年时间,我能让您的马学会飞翔。国王想了想,他这辈子都没见过马会飞翔的,于是他就答应了罪犯的要求,说,如果一年内你不能教会我的马飞翔的话,我就立刻砍了你的脑袋!”
  刘子枫不知道周文为什么要讲这样一个毫不相干的故事,他心里烦躁不安,勉强接了一句,问:“后来呢?”周文继续说下去:“那个罪犯说,陛下您放心好了,我绝不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我一定能教会您的马飞翔。他在想,一年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在这一年里,也许国王会死掉,也许那匹马会死掉,又或者……它真的学会飞翔了呢!”
  刘子枫有点清醒过来了,他想了又想,皱起眉头问:“这个故事……是什么意思?”周文说:“与其完全绝望,不如相信奇迹,不管希望有多渺茫,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只要有一线希望存在,我们就要努力活下去,生命本身……”他漫无目的地挥了挥手,“比淹没在洪水下的G城重要,比人类创造出的一切历史都重要!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刘子枫像第一次认识他似的,目不转睛地盯着周文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庞,过了很久才说:“你说的没错,有希望总比没希望好,谁也帮不了我们,我们只有相信奇迹,努力活下去……一定要活下去!白天的时候,我注意到太阳是从船的右边升起,左边落下。我们,的确是在往北开!”
  “对了,那就赌赌我们的运气吧,前面就是山区,船会靠岸的!”周文小声嘀咕了一句,“睡吧,明天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他把头靠在柴油机的外壳上,闭上眼睛开始睡觉。他知道,刘子枫终于重新拾起信心,这让他感到越来越有趣,至于他能不能带领这一船人走出困境,找到陆地,继续生存下去,这一点连周文都没什么把握。不过他在观察。
  对于现在的周文来说,人类的生活就像是一条河,有人随波逐流,有人逆流而上,有人在风头浪尖招摇,有人载沉载浮不能自已,而他,在河边孤独地散步。周文正慢慢尝试着当一个清醒的旁观者,看着一幕幕悲喜剧上演和落幕,洪水和运沙船是舞台,刘子枫他们是本色的演员。他没有投入感情,没有真正融入人生的河流中。
  这是他的幸运还是不幸呢?
  第二天天蒙蒙亮,刘子枫就爬了起来,蹑手蹑脚地从驾驶室里间拎出一只沉甸甸的马桶,冒着大雨到船尾洗刷干净。大家差不多都醒了,但谁都不好意思睁开眼,窝在驾驶室里继续装睡。运沙船的尾部拖了一条污秽的尾巴,转眼就被水流冲得歪歪扭扭,最后消失了踪影。
  刘子枫把马桶放回原处,就着雨水洗净了双手,把大家一一叫醒。虽然是数九严冬,暴雨滂沱,但运沙船上的一干人吃过旋龟的硬壳和文鳐鱼的肉,血脉旺盛,反倒不觉得寒冷。只是一夜熟睡下来,先前吃的一点生鱼肉都消化到爪洼国去了,年轻的胃感到一阵阵健康的饥饿感。
  大家的身体和精神都在逐步康复中,驾驶室里洋溢着一种乐观向上的气氛。
  葛辉和程文远辛苦了一整夜,脸色疲惫不堪,他们把洋铅桶递给刘子枫,失望地说:“只钓到这几条猫鱼,根本不够吃!”刘子枫翻弄着数了一下,总共才十七条,大的不过手指那么长,小的还不够填牙缝的。他不易察觉地皱了一下眉头,说:“没关系,咱们先点点饥,回头再想办法。”
  三人回到驾驶室里,刘子枫尽可能公平地把猫鱼分给大家,笑着说:“只有这一点蛋白质,千万别浪费了!”他做了一个示范,把一条小鱼塞进嘴巴里,想吃药一样“咕咚”吞下肚去,“这叫做鱼鹰的吃法,学着点!”
  男生们怔了一下,随即哄堂大笑起来,一个个学着他的样子把自己的一份猫鱼吞进肚子。女生们却是犯了愁,一来嫌猫鱼又脏又腥气,二来喉咙本来就细,平时吃药片都要灌上三五杯水,何况要吞这么粗的生鱼。
  徐梦瑶悄悄地把猫鱼塞给李兰,低声说:“我吃不下,给你吧!”李兰忙不迭地摆摆手,说:“我也没胃口,不想吃!”徐烨皱着眉头撕下一点鱼肉,小心翼翼地放进嘴里尝了尝,呀,又腥又苦又涩,跟昨天吃到的怪鱼肉根本没法比,她连忙吐了出来。
  纪芸和戴淑珍看见她的反应,更是连尝试的勇气都没有了,只有史思红有男儿气概,看都不看,一口把猫鱼吞了下去,闭紧了嘴巴拼命背唐诗:“日照香炉生紫烟,半江瑟瑟半江红,一二三四五六七……”她努力分散着自己的注意力,生怕一多想就全部吐出来。
  霍黎黎和赵诗芬还有些拿不定主意,周文说:“如果你们想活下去,就不要嫌脏,也不要嫌难吃,这样一条小猫鱼可以让你多撑上一天半天的,说不定就差这一天半天工夫,我们就能靠岸,就能找到足够的食物。”霍黎黎瞪了他一眼,说:“我知道,不用你瞎起劲!”她一边克服着恶心,一边尽量把猫鱼吃下去,赵诗芬犹豫了一下,也学着她的样吃了起来。
  刘子枫看着大家的反应,微微摇了摇头,这种事情是不能强求的,当务之急是尽可能钓到几条可口的大鱼,否则的话,这些女生迟早会饿趴下的。于是他叫上周文、孙疾风和赵鹏来到船舱里,一人舀水,三人捉鱼,为了下一顿果腹的食物而苦苦打拼。
  但是大半天过去了,他们什么都没钓到。周文和刘子枫不由对视了一眼,心想:“艰苦的日子才刚刚开始!” 
  漫长的白天过去,他们依然一无所获,失望的情绪笼罩在大家心上,每个人都竭力掩饰,但举手投足总表现出一丝焦躁不安。断黑的时候,刘子枫决定学周文的样,从手指上咬下一块新鲜的血肉作饵,周文立刻阻止他冒失的举动,说:“没有用的,文鳐鱼只会上一次当,它在临死的时候会把危险的讯号告诉每一个同伴,鱼钩上人类的血肉意味着陷阱和死亡——何况我们在洪水里漂流,最忌弄出伤口,整天接触脏水容易得破伤风,没有消炎药会死人的。”
  “文鳐鱼?”在这一瞬间,刘子枫感到迷惑,眼前的这个男人真的就是他所熟识的周文吗?怎么他给他的感觉完全是一个局外人,而不是同舟共济的伙伴?他不禁问周文:“你是说那条长翅膀的怪鱼?你怎么知道它的名字?”周文轻描淡写地说:“我从古书上看到过,文鳐鱼出现就意味着天下打乱,事实果然是这样的。”
  千年乌龟的硬壳,周文的血肉,文鳐鱼……这一连串的疑点在刘子枫的心头盘旋,他越发觉得周文深不可测,他仿佛笼罩在层层迷雾里,让人琢磨不透。不过刘子枫并没有把自己的怀疑流露在脸上,他失望地叹了口气,问:“那现在该怎么办?一点吃的东西都没有!”周文说:“算了吧,明天再想办法,天已经黑了,早点休息,接接力。”
  漆黑的夜像一张沉重的大幕,把整个天地罩得严严实实,运沙船在狂风暴雨中漫无目的地漂流,饥饿的魔爪蹂躏着每一个人的胃。徐梦瑶和李兰这才觉得自己有多失策,如果白天没有把那两条小猫鱼让给男生的话,眼下就不会这么难熬了。她们佝偻着身体,神经质地微微抽搐着,身上一阵阵寒意侵来,脑海中只剩下一个字——吃!
  原来又脏又腥气的猫鱼也可以是美味,只要你尝过饥饿的滋味。
  第三天过去了,接着是第四天、第五天……大家在饥寒交迫中苦苦支撑着,靠那些小得可怜的猫鱼维持生命,偶尔能钓到一两条稍微健壮一点的草鱼,就像开盛宴一样,从头到尾连同鱼鳞内脏血水一起吞到肚子里去。一开始还有人惦记着今天是几月几号,到后来饥饿成了一种习惯,脑子也仿佛生锈了,他们像虾米一样蜷缩在驾驶室里,没日没夜地昏睡,时间的流逝已经失去了意义。他们甚至忘了上一次大便是在什么时候!
    第三集 热爱生命 第二章 坏血
     更新时间:2008…12…14 1:54:26 本章字数:6336
  
  这一天下午,雨稍稍小了一点,天还是灰蒙蒙的,没有一点放晴的征兆。周文从昏睡中苏醒过来,伸了一个懒腰,不小心碰了赵诗芬一下,她“哎哟”一声,紧紧抱住胳膊,脸上流露出痛苦的神情,呜呜哭泣着,连眼泪都流了出来。周文觉得有些奇怪,赵诗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脆弱了?大家被吵醒了,一道道责备的目光纷纷射来,周文实在招架不住,他尴尬地道歉说:“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的。你没有事吧?”
  赵诗芬紧皱着眉头,小心翼翼地卷起衣袖,只见雪白的胳膊上有一大块深紫色的淤血,显得格外触目惊心。周文顿时吓了一跳,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讪讪地问:“这是我刚才碰出来的吗?”赵诗芬勉强笑了一下,强忍着痛说:“不关你的事。最近我的皮肤特别脆弱,稍微碰一下就是一大片淤血,好久都不褪,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
  史思红听了忍不住插嘴说:“我也是这样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疼得要命!”周文皱起眉头思索了良久,问她们:“你们是不是全身没力,牙龈出血?”赵诗芬怔了一下,说:“你怎么知道的?这到底是什么病?会不会死的?”她有些害怕起来,紧张地盯着周文。他们的对话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纪芸和戴淑珍尤为留心,她们也有相似的症状,急着想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周文回想着以前看过的杂书,说:“好像是坏血病,是缺乏维生素C造成的,多吃些橙子、柠檬之类的水果就没事了,只是……”赵诗芬她们的眼神顿时黯淡下来,四周围尽是望不到边际的洪水,去哪里找橙子和柠檬?周文又提醒说:“你们要留心,千万别弄破了皮肤,缺少维生素C,伤口会一直流血,很难愈合的。”这句话加重了她们的心理负担,一时间连饥饿都抛在了脑后。
  赵诗芬幽幽地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说:“听天由命吧,先是鼠疫,再是洪水,死了这么多人,能活到现在已经是幸运了!……周文,你说这些是天灾还是人祸?”周文心头突地一跳,含含糊糊说:“天灾人祸,大概都有吧。”赵诗芬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追问他:“这场灾难会不会是妖怪在暗中操纵?你告诉我呀!”周文一阵头疼,不知道在众目睽睽之下怎样回答她。
  霍黎黎哑然失笑说:“这个世界上哪会有什么妖怪!你是不是饿昏头了,把传说迷信里的东西当成现实了?”赵诗芬摇摇头,坚定地说:“我没有糊涂,我亲眼看见过!”她努力回忆着银杏树妖那些恶心的触手,“周文,你说这世界上到底有没有妖怪?”
  周文看看赵诗芬,又看看霍黎黎,打着哈哈说:“大概有吧,现在说这个干什么?还是多想想怎样才能填饱肚子吧!”这一句话立刻提醒了大家,每个人不由自主地捂住肚子,拼命咽着口水。
  赵诗芬不满地瞪着周文,这目光让周文想起了4号楼女生宿舍的那个看门老太,他只能投降,压低了声音飞快地说:“小姐,这是什么时候了!处境这么糟糕,你还要添乱!”赵诗芬用同样低的声音逼问:“那你跟我说实话,到底是不是有妖怪在暗中作乱?”周文朝四周围瞟了几眼,趁没人注意,迅速地点了点头。
  赵诗芬的猜测得到了证实,她感到凄凉和愤怒。
  冷眼旁观,刘子枫对周文的疑心越来越大了,赵诗芬的话给了他一个提示,妖怪,对了,周文会不会是一个披着人皮的妖怪?他不禁打了个寒颤,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该有多可怕!世上真的有妖怪吗?同样起疑心的还有霍黎黎,为什么周文能捉到那只万年乌龟?他给自己吃的究竟是什么?为什么每个人都饿得有气无力,他倒像个没事人一样?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气氛变得有些微妙,就在霍黎黎忍不住要逼问周文的时候,运沙船好像突然陷进了一道暗流中,陀螺一样团团乱转。大家在尖叫声中身不由己地滚来滚去,一会儿挤成一堆,一会儿重重撞在柴油机的外壳上。周文和刘子枫努力稳住身体,摇摇晃晃冲出驾驶室,只见半空中乌云滚滚,透不过一丝光线,那么低,似乎伸手就能够到。水面上波涛汹涌,一条条黑影时隐时现,有什么怪兽正拼命撞击着船舷,试图把运沙船掀翻。
  如果船翻了,那么一切都结束了,十四条性命将成为水底的冤魂。危急之中,周文终于决定不再向大家隐瞒了,他飞快地念动咒语,指尖上亮起一个灼热的火球,将四周围照得雪亮。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