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吸血獠-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如果船翻了,那么一切都结束了,十四条性命将成为水底的冤魂。危急之中,周文终于决定不再向大家隐瞒了,他飞快地念动咒语,指尖上亮起一个灼热的火球,将四周围照得雪亮。刘子枫顾不得吃惊,探头向水里望去,顿时脸色变得苍白。他们陷入重重包围之中,几十条巨大的文鳐鱼愤怒地冲击着船身,一副不把船掀翻誓不罢休的样子。
  它们要为死难的同伴报仇!
  周文用怜悯和敬佩的目光注视着这些低等级的妖兽,他觉得它们很愚蠢,不过未来几天的食物终于有了着落,他们不用再挨饿了!他不想在刘子枫面前显露吸血獠那些强横的法术,于是随手画了一道天兵符,转眼间半空中霹雳阵阵,接二连三地落在鱼群中,蓝森森的电流不断扭曲闪烁,那些文鳐鱼受到了惊吓,纷纷钻入水底,逃得慢的顿时遍体麻木,翻着白肚皮漂在水面上。
  刘子枫看得几乎呆掉了,怔在那里不知该如何是好。周文探出胳膊捞起一条文鳐鱼,重重摔到他脚下,大声说:“还不赶快捞鱼,错过这个机会就只能饿肚子了!”刘子枫这才醒悟过来,急忙招呼大家出来一起帮忙。
  南风一阵阵吹来,推动运沙船向北漂去,大家冒着暴雨忙活了好一阵,七手八脚捞起来十几条文鳐鱼,虽然人很辛苦,但神情却显得很兴奋。刘子枫挑了一条最肥大的,拎到驾驶室里开膛破肚,挖出血淋淋的内脏,用雨水清洗干净,割下肥美的鱼肉分给大家充饥。周文念动咒语收起火球,一片黑暗中,只听见此起彼伏的咀嚼声。
  过了好一阵,刘子枫心事重重地咽下满口的鱼肉,终于忍不住发问道:“周文,你到底是什么人?”这会子周文已经打好了腹稿,他咳嗽一声,开始向大家讲述鼠疫和洪水的由来——这个世界上有智慧的生灵除了人类,还有法力高强的妖怪,正是它们引发了这一场灾难。他把自己描述成茅山道的传人,会一些驱妖除魔的法术,刚才他施展的就是引火诀和天兵符。
  虽然难以理解,但是大家不得不接受这些事实。
  霍黎黎有些不满地说:“你怎么不早告诉我们?瞒得这么紧,亏我们还是一条船上的同伴呢!”周文有些不好意思,讪讪地说:“告诉你们又有什么用,白白让你们担心而已!再说,如果不是亲眼看见,谁会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有妖怪?”史思红觉得这话不大中听,哼了一声说:“别找借口,一点诚意都没有!信不信是我们的事,你瞒着我们就是不对!”她说出了大多数人的心声,大家都点头附和,七嘴八舌地议论周文的不是。
  赵诗芬为周文辩解说:“好了,如果不是周文的话,我们能不能活到现在还是个未知数呢!他不说自然有他的道理……”霍黎黎突然记起了那颗又咸又腥的心脏,颤抖着声音问周文:“那天你给我吃的到底是什么东西?真的是万年乌龟的心吗?”周文老老实实说:“那是旋龟的内丹,对身体很有好处的,大家吃的是它的硬壳,效力可能要差一点。”
  刘子枫插嘴问:“旋龟是什么动物?乌龟的一种吗?”周文说:“可以这么说吧,它是生活在水里的一种妖兽,洪荒时代就已经存在了,非常凶狠,我花了很大的劲才捉住的。幸好大家吃了它的硬壳,否则的话也挺不到现在的。”
  霍黎黎顿时吓了一大跳,尖叫着说:“我吃了旋龟的什么……内丹,会不会变成它的样子?”周文连忙安慰她说:“没事的,内丹吃到肚子里会被胃酸消化掉的,就像石灰石一样,不会留下后遗症,你尽管放心!”霍黎黎听了稍稍松了口气,但还是有点疑神疑鬼,心里觉得很不舒服。
  刘子枫把他的话从头到尾想了一遍,还是不能尽释心中的疑团,他皱着眉头问周文:“你说那些法力高强的大妖怪从伏魔殿里逃出来,引发了鼠疫和洪水,它们究竟想干什么?”周文苦笑一声说:“它们认为这样就能把困在黄泉下的妖怪解救出来,消灭所有的人类,成为世界的主宰!”
  驾驶室里突然变得死一般沉寂,只听见暴雨打在船顶的声音,劈里啪啦响成一片。隔了一会儿,赵诗芬怯生生地问:“真的有效吗?”周文长长叹了口气说:“我不知道,但愿是它们一相情愿的想法。”大家不由打心底升起一股寒意,心想:“如果这一切都是真的,那么我们人类已经被推到了灭亡的边缘!”
  赵鹏的头脑比较单纯,一转念就把妖魔鬼怪什么的抛在了脑后,他吃完了自己的一份鱼肉,意犹未尽地说:“干脆咱们把剩下的鱼肉吃掉吧,半饥不饱的最难受了。”刘子枫沉默了片刻,摇摇头说:“生鱼肉一次吃太多,肠胃会受不住的,再说现在吃光了,以后就得饿肚子,还是节省点好。”赵鹏觉得他的话很有道理,于是裹紧了衣服不再抱怨了。
  空虚的胃接受到一点食物,渐渐舒展开来,一阵阵困意泛上来,大家打着哈欠,不知不觉跌入了梦乡。
  翌日清晨,刘子枫又洗剥干净一条文鳐鱼,割下半条搁在一旁,郑重其事地说:“我们得好好计划一下。还剩下十五条文鳐鱼,我们每天吃一条,鱼肉分成早晚两份,量虽然比较少,但不容易吃坏肚子。鱼内脏用来钓鱼,想办法养在船舱里,如果十五天后还不能靠岸的话,就只能靠它们维持性命了。精神点,我们要勒紧裤带活下去,不管怎样,暴雨总会停的,洪水也总会退的,大家要有信心!”
  刘子枫考虑得很周详,大家都没有异议。他正打算继续分割生鱼肉,突然想起了什么,对周文说:“你不是会法术嘛,能不能想办法把鱼肉烤熟了再吃?顺便烧点热水。”这一句话把大家的注意力都吸引过来了,熟食和热水就意味着天堂,每一个人都迫切地望着周文,希望他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周文面露难色,沉吟了一会儿说:“如果有干木头的话倒可以试试看,不过到哪里去找呢……对了,我们把柴油机拆开来看看,说不定油箱里还剩点燃料!”程文远比较性急,从角落里寻出一把扳手,三下五除二就把柴油机的外壳卸了下来,找到油箱,拧下顶部的塞子,向里面张望了一眼,说:“黑咕隆咚的,什么都看不见。”
  刘子枫从角落里找来一块破布,搓成长条塞进油箱里,过了一会儿再拉出来,只见布条的底部湿了一块,散发出浓重的柴油味道。他把布条丢进洋铅桶里,鱼肉用铅丝穿起来搁在上面,说:“剩下的柴油不是很多,烧热水肯定不够,不过烤熟鱼肉应该没问题。”
  周文低声念了几句咒语,指尖上突然燃起一个灼热的火球,就像变戏法一样,大家啧啧称奇,看得眼睛都直了。一转眼工夫,火球变成了青白色,温度非常高,他点燃了洋铅桶里的柴油,一团明亮的火焰腾起来,火舌舔着铅丝上的生鱼肉,吱吱作响,一阵阵焦香味钻进鼻孔中,让人心痒痒的,禁不住频频咽口水。
  在洪水中漂流了这么久以后,大家终于吃到了第一口熟食。
  尽管大家都很节约,但文鳐鱼终于有吃完的一天,钓到的猫鱼也少得可怜,根本不够这么多人充饥,到后来连腥臭的鱼内脏都成了争抢的美味。再加上长时间没有漱口洗澡,驾驶室里充斥着一种古怪的气味,鱼腥臭、汗臭、口臭、粪便的恶臭混杂在一起,令人作呕,但是却没有人在意。他们都习惯了,他们的脑海里只剩下了一个字眼,那就是“吃”,就连彼此打量的眼神都有些异样,似乎对方是自己生存的威胁,是竞争者,是一堆……可以充饥的肉!
  不过这一切还不是最糟糕的,坏血病像瘟疫一样在整条船上传播开来,赵诗芬、史思红、纪芸和戴淑珍的病情特别严重,身上布满了紫红的淤血,关节肿成一个大馒头,像有一千把小刀在里面绞,牙龈不断渗出脓血,疼得连嘴巴都合不拢。其他的人也没好到哪里去,除了周文依然还是老样子,剩下的全都浑身乏力,昏昏沉沉,在绝望线上苦苦挣扎。
  人类的肉体就是这样奇怪,如果饥饿一直持续下去,那么从大脑到身体就会慢慢习惯起来,为了避免痛苦,潜意识会发出指令,感觉变迟钝,有气无力,陷入昏睡中一步步走向死亡。只要过了某一个极限,那你就会像滑翔机一样乘着热空气飞翔,自由自在,没有任何负累。其实等待死亡并不难熬,真的!但是饥饿、温饱、再饥饿,这样反复的折磨最痛苦了,没有任何人能够忍受,就像再坚韧的铅丝也经受不住反复的拗折。既然最终会失望,你又为什么让我振奋其希望呢?残忍!
  ……
  这一天雨下得特别大,打在脸上像针扎一样疼,大家再也没有力气舀水了,一个个躺倒在驾驶室里,静静地等候死神的降临。“人类的生命是多么脆弱,活人和死人只差一口气。”周文倾听着周围急促的呼吸声,心想,“我们最终都会变成没有知觉的尘埃,就算是法力高强的妖怪,它又能活几个一千年?”他开始有点了解郑蔚和林欣婕的心情了,它们的确有理由憎恨人类。
  驾驶室的角落里突然传来了一阵压抑的抽泣声,在雨声中显得特别清晰:“呜……我不甘心……我不想死……”那是赵鹏的声音,出乎意料的是,这次连一向瞧不起他的程文远都没有嘲笑他,每个人的心情都很沉重。赵鹏迷迷糊糊嚷着:“我不甘心……我还没有结婚……我还没有当爸爸……我不想就这样死掉……老天爷,求求你了……”
  周文怔了一下,赵鹏的声音突然变得很遥远,好像来自于另一个不同的世界。他想:“在死亡的威胁面前,人类会想些什么呢?交配,繁殖,把生存的希望寄托在下一代身上。所有的生命都是这样的,个体存在与否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种族的延续。生存,发展,繁殖,延续,这是一种本能,已经渗透进我们的血液里,成为生命的一部分。”
  “所以郑蔚和林欣婕要把麒麟兽从黄泉下解救出来,哪怕把这个世界毁灭,重新回到洪荒时代。对于它们来说,麒麟兽是精神领袖,它能够领导妖怪一族走向繁荣和强盛,使这个一度没落的种族在地球上继续存在下去。为此它们漠视牺牲,不惜向人类宣战……”
  隔了很久,刘子枫长长叹了口气,苦涩地说:“我也不甘心呀!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那些千刀万剐的妖怪……”霍黎黎恨恨地说:“我恨它们!它们杀了我的父母,杀了欧阳,杀了这么多人,我就算变成鬼也不会放过它们的!”停了停,她突然狂热地向周文说:“我要学法术,周文,你教我茅山道的法术!我一定要把它们全杀掉!”
  周文“嗯”了一声,心里一片茫然,这就是他所认识的霍黎黎吗?他有资格跟他们一起痛恨妖怪吗?他本身就是半个妖怪,他了解妖怪的想法,对它们来说,人类就是四害,是毁灭它们家园的暴徒,是囚禁它们自由的罪犯!人类能够想像蟑螂的控诉和报复?佛经上说众生平等,众生真的平等吗?妖怪有生存的权力吗?
  这些念头像潮水一样在周文的脑海里翻滚,他感到动摇,感到痛苦,他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自己的内心。
  葛辉仿佛刚刚从睡梦中醒来,他很自然地握住徐梦瑶的手,诚恳地说:“徐梦瑶,我一直都在偷偷地喜欢你,从中学时就已经开始了。那时候你是班长,我是副班长,大伙儿都开我们的玩笑,说我们是牛郎织女,天生的一对。还记得吗?……唉,现在跟你说这些有多可笑!如果……如果真的有阴曹地府的话,我希望我们能够永远在一起,你愿意吗?”
  他一口气把心里的话全说出来了,丝毫不觉得难为情,也不担心徐梦瑶会拒绝他,反而感到一种难以用语言形容的轻松。徐梦瑶先是沉默了一下,脸上随即露出一个甜蜜而凄凉的笑容,她低声说:“为什么要到阴曹地府才能在一起呢?我们现在不是就在一起吗?”她翻过手掌,紧紧地握住葛辉,苍白的双颊上洋溢着圣洁的光芒,“你要知道,我所以填报S大学,就是为了不跟你分开呀……”
  望着葛辉和徐梦瑶,刘子枫觉得有点嫉妒,他想起了李瑾瑜,想起了曾经发生的一切。程文远轻轻拍了拍手掌,努力想要微笑,却不禁流下了眼泪,他只能孤零零地离开这个冷酷的世界。孙疾风和赵鹏对视了一眼,无奈地苦笑着,他们的生命是不完整的,就像一颗种子,没有发芽就已经腐烂了。霍黎黎凄凉地望着奄奄一息的女生们,终于忍不住掩面痛哭起来,哭声撕心裂肺,充满了绝望和仇恨。
  死神就在前方向他们微笑着招手,在这生命的最后时刻,每个人都卸下了伪装和防护,把最真实的一面赤裸裸地表露出来——这里有爱,也有恨。
    第三集 热爱生命 第三章 陆地
     更新时间:2008…12…14 1:54:27 本章字数:6071
  “轰”的一声巨响,运沙船剧烈地摇晃着,好像被什么东西重重撞了一下。周文皱起眉头,担心船身受到毁坏,他急忙跑出去一看,只见一截湿漉漉的树枝挂在船舷上,摇摇欲坠。他顿时松了口气,探出手臂把树枝拽上来,低声自言自语说:“果然天无绝人之路!”
  刘子枫勉强提高了声音问:“周文,是什么东西?”周文没有回答他,飞快地念了几句咒语,双眸顿时变成血红色,闪烁着诡异的光芒。他凝神向北方望去,隐约看到一片浅灰色的影子,就在前方,虽然遥远但确实存在。那应该是还没有被洪水淹没的山脉!
  周文把树枝拖到驾驶室里给大家看。赵鹏失望地说:“一截树枝,又不能吃,有什么用!”周文摘下一片树叶,放在鼻子前闻了一下,很有把握地说:“这是橘树的枝条,不会错的。叶子还是绿的,断口也很新鲜——这说明我们离陆地已经不远了,很可能是一个长满橘树的山头!”
  橘子,维生素C,大家的嘴里不由泛起一阵口水,随即又有些忐忑不安。孙疾风颤抖着声音问:“到底有多远?我们能不能撑到那个时候?”周文有些犹豫,他粗粗估算了一下距离,沉吟说:“照这样的速度,至少还要漂三天。”孙疾风喃喃自语:“三天,再过三天我们就得救了!”
  大家心头燃起了最后一丝微薄的希望。
  刘子枫望着奄奄一息的赵诗芬她们,摇摇头说:“不行,她们连一天都熬不过了!周文,再想想办法,拜托你了!”周文用力揉着手里的树叶,皱起眉头思考着各种可能性,他突然心中一动,三步并两步冲到船舱里,冒着暴雨把半个身子探出船舷,在滚滚洪流中搜寻着什么。刘子枫撑起身体想要帮他一把,但一阵头昏眼花,只能不甘心地躺倒在原地。
  周文在寻找什么呢?
  尽管希望很渺茫,但是周文没有放弃,他全神贯注地忙碌了一个夜晚,任凭风雨把全身浇得湿透。天色渐渐放亮,船舱中多了一大蓬葱翠的枝条,横七竖八浸在积水里,寄托着最后一丝生存的希望。周文有些不敢翻开枝叶寻找残留的果实,他害怕失望,害怕眼睁睁看着赵诗芬她们变成一具具没有知觉的尸体,就像李瑾瑜一样。
  刘子枫从昏睡中慢慢清醒过来,睁开眼睛发觉自己还活着,还在呼吸,真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他倾听着驾驶室里一阵阵急促的呼吸声,就像绷紧的琴弦,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突然绷断。人死如灯灭,他的心不禁又提了起来。风雨声中隐约传来了周文的动静,刘子枫拖着沉重的身躯挪到船舱里,只见他埋头在一堆乱蓬蓬的树枝里仔细搜寻着,湿漉漉的衣服紧紧贴在身上,看样子是不知疲倦地忙碌了一整夜。
  刘子枫一颗心像在云端漂浮,他颤抖着声音问周文:“找到什么了吗?”周文抬起头,向他摊开手掌,说:“喏,找到三只小橘子。”他的手掌里托着三只没有成熟的青橘子,小的可怜,刘子枫的泪水猛地涌出了眼眶,他哽咽着说:“这就好……谢谢……这就好……”他从未像此刻这样感动过。
  二人回到驾驶室里,周文把橘子小心翼翼地剥开,一股酸涩的气味在空气中蔓延开来,大家不禁扇动鼻翼大口呼吸着,嘴里汩汩泛着口水。刘子枫想了想,把剥好的橘子掰成四份,分给赵诗芬她们病情最严重的人,剩下的橘子皮用力挤出汁水来,连同渣子一起加水搅拌,每人喝上一口。
  史思红、纪芸、戴淑珍三个闻到橘子的香味,食欲大开,连吞带嚼把自己的一份咽下肚去。赵诗芬的体质远比不上她们,牙龈肿得连牙齿都包没了,周文只好挤了一些汁喂到她嘴里,好不容易才把几瓤橘子吃完。赵诗芬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滴,含含糊糊地说:“谢谢……我想我是活不长了……周文,我很想跟你学法术……你说学了法术会不会更坚强?”
  周文想起了几个月前他和李瑾瑜、赵诗芬一起寻找银杏树妖的经历,那时候她就向往着学法术,还托了叔叔彭曙光跟他们提起过,结果被李瑾瑜婉言谢绝了……过去的种种仿佛是一场梦,如果那真的是一场梦,又该有多好!周文强打起精神安慰她说:“你已经很坚强了,放心吧,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我们马上就能靠岸了,再坚持一下!”
  赵诗芬微微摇头说:“你不用安慰我了,我自己知道等不到了……谢谢你,你心肠很好……”周文看着她慢慢合上眼睛,陷入昏睡之中,那颗坚硬的心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扎了一下,有一种抑制不住的难受。他握住胸口的那枚玉环,低低地自言自语:“李瑾瑜呀李瑾瑜,你说我究竟该怎么办才好?”
  李瑾瑜的魂魄沉默不语。
  “扑通”一声响,徐烨重重地摔倒在甲板上,额头磕在柴油机的外壳上,鲜血沿着脸庞流下来,把大家吓了一大跳。霍黎黎连忙把她扶起来,关切地问:“你怎么了?疼不疼?”徐烨的头和手无力地垂下来,霍黎黎怔了一下,心中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她颤抖着伸出手试试她的鼻息,突然尖叫着跳了起来:“啊——她……她没有呼吸了!”
  徐烨像死尸一样摔在冰冷的甲板上,没有呼吸,也没有生气。周文走过去搭了一会脉,手腕还是温热的,但脉搏全无,凑过耳朵贴在她胸口——一根根坚硬的肋骨下,再也感觉不到心跳的声音。他把徐烨的手腕放下来,慢慢拉上衣袖,抬头朝刘子枫摇摇头,说:“已经断气了,没有救了!”
  霍黎黎这才回过神来,眼泪簌簌地掉下来,哽咽着说:“她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到后来,她有点歇斯底里了,瞪着眼睛求救似的一个个看过来,大家都低下头不敢跟她的视线接触,心情十分沉重。没想到,她竟会是第一个!
  隔了良久,孙疾风咳嗽一声,低声问:“会不会是心脏病?”徐梦瑶鼻子一阵阵发酸,说:“没有,她身体一向很好……她……她是饿的!”这句话触动了所有人都竭力回避的事实,饥饿顿时像潮水一样袭来,拼命蹂躏着空荡荡的胃。赵鹏再也忍受不住了,一把抓起甲板上的树叶就往嘴里塞,刘子枫来不及阻止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大口吞咽着树叶,绿色的汁水从嘴角流了出来。
  孙疾风咽了一口唾沫,忍不住问:“这东西能吃吗?”刘子枫凄凉地摇摇头,说:“我们不是动物,吃了要拉肚子的!”赵鹏的动作猛地僵住了,嘴里吐出一团又苦又涩的树叶沫子。他痛苦地呻吟着,重重跌倒在甲板上,心里断断续续地想:“我们不是动物!这些叶子全是纤维素……人的肠胃里缺少一种分解纤维素的酶……我们注定只能消化肉,哪怕是生肉!”
  徐烨一动不动地躺在角落里,尸体渐渐变得冰凉,大家都有些害怕,不由自主挪得远一些。李兰的心怦怦直跳,种种恐怖的情景在她的脑海里浮现,她一边发抖一边尖叫着说:“她……会不会变成僵尸?会不会爬过来把我们都吃掉?”霍黎黎勉强笑了一下,安慰她说:“你别胡思乱想了,哪里来的僵尸!这些都是迷信!”她突然意识到什么,脸色大变,忍不住望了周文一眼,脸上流露出恐惧的神情。
  船上笼罩着一种压抑的气氛,浓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孙疾风觉得自己太阳穴上的青筋突突乱跳,他努力把自己的声音放平稳:“怎么处理她的尸体呢?总不能一直放在船上吧,那会做恶梦的!”这一点都不好笑,葛辉狠狠瞪了他一眼,说:“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孙疾风有些尴尬,愤愤不平地想:“谁他妈还有心思开玩笑,我是说正经的!”
  刘子枫犹豫不决,李兰看了他一眼,试探着说:“要不我们把她放到水里去?”她小心翼翼地回避掉“丢”这个冷酷无情的字眼。赵鹏的神志有些混乱,听觉反而异常敏锐,他在心里暗暗大叫:“别,丢了多可惜!反正她已经死了,不如我们吃了她吧!还有三天,周文说还有三天就能靠岸了,一定要挺过去,我绝不能饿死!”
  他被自己内心深处的念头吓了一大跳,良知拼命阻止他说:“怎么可以吃人呢?那不成了禽兽!不,不行,绝不吃人!人是不能吃同类的!”可是救生的欲望却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