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吸血獠-第2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过即使有准备又能怎么样呢,一千年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张瑞午没有料想到,凝聚了他全身法力的道门三青莲竟是有灵性的,它们会主动选择适合的主人,这一十三名弟子的传人有的资质太差,有的贪恋红尘,能够继承这项异宝的人寥寥无几。据我所知,茅山道只有我妹子李瑾瑜一人,师父说天师道门下还有两个高人,已经是古稀之年了,阁皂道门下还有一个法号慧真的中年道士,剩下的……唉,除了他们四个,再没听说有第五个人拥有三花护体了。”
  “我们一直守在伏魔殿里,师父和爷爷把祖师爷留下的道藏典籍分给大家,嘱咐我们自行研习,有问题就一起讨论,不过每看完一册就要毁掉一册。我们把所有的书籍都翻阅一遍,差不多花了两个月的时间。终于有一天,暴雨突然停了,伏魔殿里的二十八宿降妖除魔印好像被一只无形的手掀了开来,困在黄泉下已经整整一千年的妖怪一股脑都冲了出来。”
  “我们都抱了必死的信念,但是这些妖怪实在太厉害了,为首的竟然是万妖之王麒麟兽,爷爷只看了一眼就放弃了抵抗的决心,他把辟邪玉麈丢给我们,命令我们立刻离开,先保住性命再说。卢师兄和方师兄他们不愿意丢下师父,当先冲了上去,结果还没近得了麒麟兽的身,就被几个形貌古怪的妖兽撕成了碎片。师父和爷爷联手施展六阴追魂,勉强挡住扑过来的妖怪,我拾起玉麈掉头就跑,连头也不敢回一下……哈,我是不是很没出息?”
  李兵的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光,他的声音有些哽咽:“麒麟兽杀了师父和爷爷,杀了所有的人,首穷山上没有留下半个活口。它还不肯放过我,派出九尾狐狸精和雪花蛇精紧追不舍,想要夺走辟邪玉麈。一路上我跟它们交手了三次,每一次都是惨败,如果没有玉麈护身的话,我他妈早就变成一陀屎了!我……我没出息,只会逃跑,我……不能给师父和爷爷报仇……我不甘心呀!”他终于压抑不住内心深处的伤痛,呜呜哭了起来。
  周文一向不会说安慰的话,他只能拍拍李兵的肩膀,表示同情和理解。在那种时候,毅然背负起懦弱的罪名,毫不犹豫地保全有用的性命,往往比奋不顾身需要更大的勇气。在这座没有第三个人的摩天崖上,李兵痛哭流泣,长久以来压抑在心头的伤痛和苦恼终于全部爆发出来,在不顾一切地发泄了一通后,他感到整个人轻松了很多。
  天色渐渐迫近正午,李兵站起身来,故作轻松地向周文说:“好了,我这就到碧萝山去看看赵诗芬,希望她还能认出我这个哥哥来!你……就留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吧。”周文点点头,指着峡谷的方向说:“那里有一座吊桥通往对岸,木板已经全部烂掉了,你只好从铁索上爬过去了。过了桥往东走,沿着一条山路可以一直走到山顶,他们应该还在观音洞里。”李兵用复杂的目光注视了他一会,欲言又止,他挥挥手说:“我走了,你一切小心在意。”
  周文目送他的身影越来越小,终于消失在树丛中,他的一颗心突然狂跳起来。他向手心里吐了两口唾沫,迅速爬上最高的树巅,热切地凝望着那几根摇晃不定的铁索,直到李兵安然通过,辨明了方向,从北麓向碧萝山顶攀去,这才恋恋不舍地收回了目光。
  周文孤单地坐在树枝上,耳畔风声嘹亮。他感到一阵忐忑不安。李兵会带来好消息吗?大家还会接纳他吗?他和赵诗芬还能像从前一样吗?他在不安中从正午一直等到黄昏,从黄昏一直等到深夜,再从深夜一直等到第二天的黎明。他觉得心力交瘁,下意识地从头上拔下一根头发,仔细分辨了半天,发现那还是乌黑发亮的,这才略微松了口气。
  时间的流逝已经失去了意义,周文完全不觉得渴,也不觉得饿,他全神贯注回想着过去发生的一切,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如果赵诗芬永远都忘记我了,那该怎么办?” 这念头像大毒蛇一样缠绕在他心头,让他无法呼吸,无从排遣。是啊,如果这一切真的发生了,他又该怎么办?
  周文仰头望着蓝天白云,有生以来第一次郑重其事地问自己:“我想要些什么?我究竟想过怎样的生活?什么才是幸福?怎样才能得到幸福?”他就这样不吃不喝不睡地苦苦思索着,也不知过了多少时间——直到李兵满脸疲倦地重新出现在他面前。
  李兵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周文竟在这短短的几天里苍老了很多。他脸颊松弛,胡子拉茬,眼眶深深凹陷下去,眸子里布满了血丝,连原本光洁的额头上也出现了细碎的皱纹。周文平静地问他:“怎么样?”李兵犹豫了一下,苦涩地说:“他们已经发现了霍黎黎的尸体,都怀疑是你干的。我推在僵尸王身上,可是他们……投票表决,一致拒绝你回到他们中间,因为……因为你是一个嗜血的妖怪!”
  周文茫然望着碧萝山的方向,隔了良久又问:“那赵诗芬呢?她现在怎么样了?”李兵却迟迟不回答。周文猜到了,他叹了口气,镇定地说:“你说吧,告诉我事实,最坏的结果莫过是她永远忘记我了。说吧,我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我远比你想像的要坚强。”
  李兵踌躇了良久,终于说:“我说服了赵诗芬,施展寂识术帮助她恢复记忆,她的记忆里是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有,移魂诀已经毁掉了过去的一切。她也不能接受我是她嫡亲哥哥这个事实,更加不肯相信你跟她之间的感情……”周文苦笑着喃喃自语:“是啊,本来就应该这样,妖怪和人类本来就不会有结果的!”他觉得心灰意冷,天地在这一刻仿佛变得寒冷而灰暗。
  李兵沉默了,他只能空洞无力地安慰他说:“你也不要灰心,大家最终会接受你的,赵诗芬也不会永远失忆下去的,这需要时间……你要有信心!”他的声音是那么的无力,周文轻轻摇了摇头,沙哑着嗓子说:“赵诗芬他们就拜托你了,希望你能帮助他们走出困境,重新回到人群之中。”
  李兵吃了一惊,他问周文:“那你打算怎么办?”周文长长吸了口气,骄傲地说:“我没事!天地这么大,哪里没有我的容身之处!我要走了,希望以后还有再见面的一天。”他仿佛在一瞬间放下了肩头的所有包袱,迈着轻松的步履向前走去。
  直到这一刻,当侥幸的幻想化作泡影,当所有人都离开他,当他终于重新变得骄傲而孤单,只有在这样的时刻,周文才看清楚自己的内心,才知道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他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也不全是一个妖怪,吸血獠王的内丹给了他无穷的力量,也潜移默化地改变了他的思想。周文坚定地对自己说:“从现在起,我要把所有的包袱都丢开,开始一种全新的生活!我要有一天,人类和妖怪能够平等共处,沐浴在同一片阳光下!我要这个世界重新恢复和平和宁静,我要用我的双手开创一个崭新的时代!”
  李兵眼望着他渐渐远去,心中充满了忧虑,他不知道该挽留他还是保持沉默。恍惚之间,他突然发现周文的身后出现了一个高大颀长的身影,背上生着一对强健的翅膀,每一片羽毛都是一团炽热的火焰,迸射出逼人的光芒。李兵大吃了一惊,他急忙揉揉眼睛,幻象顿时消失,看到的仍然是周文那臃肿,笨拙,但是无比骄傲的背影。
  李兵不由记起了以前交往过的女友,那段还没有开始就已经注定要结束的感情,他想:“我们是同一类人,忍受孤独,走自己的路,从不低声下气乞求什么!周文啊周文,下次相见,我们还会是朋友吗?”
    第三集 热爱生命 第九章 人群
     更新时间:2008…12…14 1:54:34 本章字数:8029
  
  从摩天崖一直往北走,翻过人迹罕至的鲫鱼背和惊猿峰,再走二十里山路就进入了Z省境内最富盛名的旅游景点石屏山。石屏山由北向南绵延数百里,气势雄伟,主峰降云峰海拔三千多米,与惊猿峰遥遥相望,素有“北降云,南惊猿”的美誉。
  降云峰开发得最早,从山脚的汽车站到半山腰的石梁宾馆有一万八千多级台阶相连通,工程耗日持久,历经明清两朝,解放后又逐年整饬,为了吸引四方游客,还修建了观光缆车。但是从石梁宾馆再往上就只剩下崎岖的山路了,地势复杂,险峻异常,经常有毒蛇猛兽出没,所以到石屏山旅游的人中,能坚持爬到降云峰顶领略“石屏日出”的,寥寥无几。
  周文一路饥餐渴饮,翻下了惊猿峰,沿着降云峰的南麓攀上半山腰,然后再折向石梁宾馆——陡峭的山崖对他来说如履平地。石梁宾馆依山而建,位于石屏山著名的景点“石梁飞瀑”附近,但眼下“石梁”已经名存实亡了。连续下了七十个昼夜的暴雨,瀑布的水势大得惊人,竟把伫立千年的石梁完全冲垮,像一条雪龙一样钻进沉沙潭里,溅起大片的水雾,遮天障日。
  周文站在山崖之上,远远地望见沉沙潭边有几个人彼此交谈着,正在用塑料桶打水。这正中了他的下怀,于是他深深吸了口气,纵身一跳,像一块石头一样掉进了深不见底的沉沙潭里。
  他听见了瀑布的隆隆声震耳欲聋,然后变得渐渐远去,人类的惊呼声却越来越响,仿佛就在耳边。一连串沉重的脚步声,有两三个人跳下水,“扑通扑通”的划水声,嘹亮的风声,哗哗的流水声,不知名的小鸟叽叽喳喳乱叫……这一切组成了一首欢快的奏鸣曲。
  真好!周文仿佛又回到了S大学。夏季刚刚结束,秋风还没有吹来,香樟树沐浴在温暖的阳光下,舒展开每一根健壮的枝条,黄绿色的树叶反射着光线,仿佛是透明的。葱翠芬芳的草地,开满了最后一季的野花,五彩斑斓,像织锦的地毯,夜晚它们静静地躺在月光和星光下,清晨的时候坠满晶莹的露珠……
  一双有力的臂膀把他拉了起来,拽住他滑腻腻的头发,托在他的胳肢窝下,一边凫水一边鼓励他:“坚持住,很快就上岸了!”周文感到一种莫名的感动和亲切,他闭上眼睛,屏住呼吸,任凭四肢在冰凉的潭水里随意飘动,就像婴儿沉浸在羊水里。
  然后,他被迅速拖到了潭边的岩石上,仰天躺到,有人在他耳边呼唤,试他的鼻息,掐他的人中,有力地揉着他的小腹。周文呻吟了一声,从嘴里吐出大口大口的清水,呛得咳嗽了起来。有人把他扶起来,拍打着他的后背,欣慰地说:“好了,活过来了!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没有碰到石头,你可真是命大!”
  周文慢慢地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三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胡子拉茬,不修边幅,脸上洋溢着没有机心的灿烂笑容,让人打心底感到一阵阵的温暖。周文故意皱起眉头,吃力地问道:“这是在哪里?你们又是谁?”那个浑身上下湿漉漉的年轻人盯了周文半天,突然兴奋地大叫:“你认不出我了?周文,我是谢旻贤呀!”
  “谢旻贤?”周文仔细打量了他几眼,这才认了出来,这大半年没见,他的模样变了很多,“都快认不出你了,什么时候留起头发和胡子的?比以前帅多了!”谢旻贤尴尬地摸摸下巴,说:“彼此彼此,你也没短到哪里去!”另一个年轻人问:“怎么,你们认识?”谢旻贤说:“他是我高中时的同学,坐一张桌子的。”又向周文介绍说:“他们是我在Q大的同学,他是胡佑军,他是马超。”
  “马超?”周文多看了他几眼,“跟《三国》里的那个五虎将同名同姓?”谢旻贤哈哈大笑说:“就是,他很厉害的,国家二级运动员,短跑像飞一样。对了,你怎么会到这里来的?G城到底怎么样了?”周文长长叹了口气,说:“天灾人祸!G城爆发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鼠疫,然后又是暴雨和洪水,不知死了多少人!我和几个大学里同学乘一条运沙船逃生,吃了不少苦头,好不容易才摸到这里的。”
  谢旻贤的脸色一下子黯淡下来,他想起了在G城工作了一辈子的父母亲,他们是不是能在这一场浩劫中逃生呢?他心里还抱着最后一丝侥幸的希望。马超有些不敢相信,他问周文:“那他们人呢?”周文说:“一路上死了好几个,剩下的还躲在碧萝山的观音洞里。情况十分糟糕,我冒险沿着铁索桥爬到摩天崖,然后翻过惊猿峰一直爬到这里,希望能找到人求救。”
  马超脸上流露出敬佩的神情,说:“你很了不起,我就是这里的人,从来没听说有人能从碧萝山一路爬到降云峰的!对了,你们在碧萝山上……有没有碰到什么……奇怪的事情?”他有些吞吞吐吐,谢旻贤和胡佑军的脸色也有些不大对劲,周文从他们三个的神情上就猜到了所谓“奇怪的事情”指的是什么,他沉着地说:“你说的是妖怪吧,我们在碧萝山上碰到了一群僵尸,差点没命!还好我从小跟一个远房亲戚学过一点驱妖的法术,正好派上了用场,死了三个同伴,不过那些僵尸都被除去了。”
  马超惊异地盯了他一眼,叹息说:“你们还是很幸运的,这里也有妖怪出没,比僵尸厉害多了,我们已经死了一百多个人了!”周文看了谢旻贤一眼,好奇地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们怎么会在这里的?”谢旻贤阴沉着脸说:“Q大放寒假比较早,我们三个结伴到石屏山旅游,然后再分头回家过年。可是不知道什么缘故,通往G城的公路、铁路和航道全都受到了管制,我们只能逗留在山下的一个县城里,打电话回去也没人接,一直等到了大年夜。”
  “然后就开始下大雨,山洪突然爆发,淹死了很多人。附近县城里的人全都抱着被褥铺盖逃进山里,我们跟着人群爬上降云峰,躲在石梁宾馆里。洪水一直上升,淹没了山脚下光济寺的佛塔顶,吃的东西很少,我们只好到山里剥树皮,挖山药,打野兽,又饿死了很多人。”
  “我们用宾馆里的无线电求救,但雨下得实在太大了,救援的飞机根本没法进入山区,水里好像有什么厉害的怪兽出没,救援船还没来得及靠岸就被掀了个底朝天。有一次一架直升飞机冒险停泊在青峰坪上,卸下了不少食物和过冬的衣服,不过僧多粥少,也顶不上什么用。”
  “直升飞机里下来的解放军鼓舞我们要振作起精神,说什么洪水一定会退的,回去重新建设家园。哧,纯粹是空口白话,浪费口水!我们问他们灾情到底大到怎样的程度,他们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应该是上头有命令,不准说!”
  “县城的几个头头给饿怕了,吵着嚷着要坐直升飞机离开,解放军扭不过他们,只好留下几个不相干的小兵,让他们上了飞机。谁知道老天爷不想他们活着离开石屏山,一阵邪门的大风把飞机刮到了悬崖上,轰的一声炸成了碎片。”
  “留下的那几个解放军跟着我们一起受苦,他们见不大可能再有救援来了,才慢慢吐露了真相。原来这一场洪水大得异乎寻常,以G城为中心,整个江南全都给淹没了,跟《圣经》里的灭绝人类的洪水差不多!政府已经筹集了几十亿的赈灾款项,几乎征集了所有的军用民用飞机和船只运送物资,赈济灾民,但是收到的效果不大。”
  “在长江和珠江之间的江南地区被分成三十七个大的难民营,都在地势较高的山区,由各个军区的部队负责救济,石屏山算是规模最小的一个。听说北面的切云峰聚集的人很多,有十几万吧,那里救援物资比较多,我们想加入他们,但是中间隔了很阔的一片水面,望都望不见对岸,浪头有几十米高,我们过不去,他们也过不来。”
  “到后来那几个解放军也绝望了。他们说起在其他地方看到的惨状,亲眼目睹,人就像喷了必扑的苍蝇蚊子,一批一批地死掉!他们从来没看见过这么多死尸,人命也从来没那么贱过!那景象……真是……”
  “我们就这样被困在降云峰上,冒着大雨拼命找东西吃,冻死饿死的差不多有近千人。不过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再后来雨突然停了,天终于放晴了,我们还十分高兴,希望有救援的飞机和船只过来。他们没有来,倒是不知从哪里冒出了几只三个头的怪兽,每到夜里就出来吃人,从活人到尸体全都不放过!”
  谢旻贤长长舒了口气,仿佛要把心里的怨气全都发泄出来,他继续说:“我们设计了很多陷阱对付它们,但是它们很聪明,根本就不会上当。马超说,它们是有智慧的妖怪,我不信,说什么都不信!”胡佑军面无表情地说:“你不信又有什么用呢?事实就摆在面前!如果还不能离开这里,我们全都会变成它们肚子里的食物!”
  马超望着周文说:“你刚刚说跟一个远房亲戚学过一点驱妖的法术,你们……是哪一派的?”周文饶有深意地看了他一眼,说:“他是茅山道的。你也是同道中人吗?”马超搔搔脑袋说:“我爷爷是天师道的,他按住我的头逼我学什么法术,我小时候犟得很,就是不肯学。唉,早知道有今天……”
  谢旻贤和胡佑军对视了一眼,心中燃起一线希望,异口同声地说:“你有没有办法制服那几只三个头的怪兽?”周文皱起眉头嘀咕说:“试试看吧,我也没有把握。”他在记忆里搜索着三个头的怪兽,心想:“那些洪荒时代就存在的妖兽,两只头的有述荡、骄虫、蛮蛮,六只头的有树鸟,八只头的有天吴,九只头的有开明兽、相柳,三只头的……难道是……”
  谢旻贤、胡佑军、马超、周文四个提了水桶回到石梁宾馆前,“吱吱嘎嘎”推开两扇已经照不出人影的玻璃门,一阵令人窒息的热气扑面而来。大厅里挤满了面黄肌瘦的村民,身上又脏又臭,男男女女歪在地毯上,一个个闭着眼睛在捱命,根本没注意到周文这个生面孔。
  谢旻贤心酸地说:“大家挺不了多久了!没有吃的东西,山上又冷得要命,还有那些吃人的怪兽……如果救济再不来的话,我们真的死定了!”周文感到绝望的情绪在人群中不断蔓延,曾经经历过的一切在重演,石梁宾馆正是另一艘运沙船。他急忙岔开话题问:“这里总该有个头吧,是谁?”
  谢旻贤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本来有几个乡长领头的,可他们总把好东西留给自己吃,不得人心。有一次……他们自己不小心,滑下山崖摔死了。后来是乡政府里的一个秘书,人倒是挺不错的,就是身体不行,前一阵子吃坏了肚子,拉稀拉到脱水,也死了。”
  “你要知道,逃上山的全都是附近县城乡村的居民,拿不出什么主意,私心倒是很重,只要自己填饱了肚子就不顾别人。现在……日常的事务就我们三个商量着处理一下,主要就是安排人手去挖山药野菜,分配食物什么的,也无所谓头不头的。”
  周文并没有在意他的神态,他望着这些在徘徊在死亡线上的人类,压低了声音问:“你们有没有吃人的事发生?”谢旻贤骇然看了他一眼,大声说:“你怎么会知道的?”胡佑军急忙捅了他一下,他也意识到自己的失态,捂住嘴巴警惕地留意着别人的反应。
  周文倒吃了一惊,说:“我是瞎猜的,真有这种事吗?”谢旻贤连忙拉了他躲到楼道口,压低了声音吞吞吐吐地说:“一开始有几个上了岁数的老头,饿得实在熬不住了,就偷偷烤了死人的腿吃,结果被发现了,触犯了众怒,我们只好把他们赶了出去。到后来……到后来……”他结结巴巴说不下去了,脸上流露出惭愧的神情。
  胡佑军心里一动,反问他:“你怎么想到问这个?难道你们也……”周文摇摇头,像是自言自语地说:“绝不能吃人,哪怕是尸体也不行,这是做人的底线!”谢旻贤和马超对视了一眼,神情都有些尴尬,胡佑军抢着问:“那你们是怎样解决食物问题的?”周文说:“从水里抓些鱼充饥,后来靠岸上了碧萝山,那里有一片丘陵,可以捕到獐子和鹿。”
  三人沉默了一会儿,胡佑军艰难地坦白说:“我们的情况跟你们不一样,一开始石梁宾馆里就挤了好几千人,仓库里储藏的食物很快就吃完了,没有救济,山药野菜什么的太少,根本不顶用,冻死饿死的人很多。起先我们还把他们埋了,后来……后来饿得实在不行了,大家都开始吃尸体保住性命,不吃的人……不吃的人死得更快,就成为别人肚子里的食物。”
  谢旻贤接下去说:“情况比你想像的要严重得多。为了活下去,我们把死尸堆在冷库里——虽然没有电,但天气冷,冰化得很慢,可以保存很长时间不烂掉——需要的时候割下几块,煮烂了分给大家吃。”
  “我们不强迫,但是你看见的这些……还有口气活着的……人,全是靠这个才挺到现在的。我们……不得不这么做!”他像自嘲似地笑了一下,神情却比哭还难看,“你不会明白我们的感觉的,你没有尝过这种滋味!我亲眼看见有一个人,他饿得发昏了,把自己的手塞进嘴巴里嚼烂了,牙齿咬在骨头上咯咯直响……”
  周文能够理解,他叹了口气,苦涩地说:“为了活下去,我们可以吃尸体,那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