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吸血獠-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毕臁
  周文能够理解,他叹了口气,苦涩地说:“为了活下去,我们可以吃尸体,那么,为了活下去,我们也可以眼睁睁地看着别人死去,可以动手杀了他们,吃他们的肉,剥下他们的衣服穿在自己身上御寒。杀了第一个就有第二个,第三个……我们最终不是冻死饿死的,而是被身边的同伴杀死的!人如果没有人性,那么跟野兽又有什么差别?”
  谢旻贤苦涩地说:“你说的这些我都想过,可是……可是……”胡佑军打断他说:“我们必须活下去,总得有人作出牺牲,如果他们的牺牲能够使我们活得更长久一点,我觉得还是值得的。”
  周文突然觉得他们三个无比的陌生,他感到失望和茫然,他问自己:“这就是处在食物链顶端的人类吗?这就是创造出这个社会的文明人吗?”马超有几分羞愧,嘴里喃喃说:“其实我们跟那些三只头的怪兽没有什么区别……”胡佑军眼里闪闪发光,他提高了声音说:“你错了,有分别的!”
  “对于那些怪兽来说,我们只是食物,它们吃得心安理得,可对于还有良知的人来说,吃死人的尸体就是在犯罪!即使是犯罪,在这样恶劣的情况下,为了活下去,我们也只能这么做,别无选择!个体并不重要,尤其是在他失去生命以后——人类这个种族必须延续下去!如果所谓的人性不利于种族的延续,那么这些东西必定会被自然淘汰掉!”
  周文不禁深深地看了胡佑军一眼,他无法回避这样的问题,是宁可饿死还是吃死人的肉活下去呢?他渐渐开始理解他们,却不知道该不该认同他们。谢旻贤挥挥手说:“好了,不要再争辩这种不切实际的话题了,已经走到这一步就没有回头的路了。周文,你已经知道我们都是吃人的人了,你还愿不愿意帮我们除掉那几只怪兽?”
  他们的眼中充满了热切。周文毫不犹豫地给了一个肯定的答复:“当然!它们一般在什么时候出现?”谢旻贤顿时松了口气,低声嘀咕了一句:“Good!”他抬腕看了看手表,“现在是下午四点半,它们一般在断黑之后出来觅食,山里天黑得早,大概还有两个钟头。”
  周文又问:“总共有几头?”谢旻贤犹豫了一下,说:“可能有两三头吧。它们非常强壮,动作很快,从窗口跳进来拖了人就跑,每次都只能看见几条模糊的灰影,像狼,有一条长尾巴,有三个脑袋,六只血红的眼睛。”
  周文想了想,问:“有没有新鲜的血液?弄个一小碗来,我好画符作法。”胡佑军想到了今天早晨才收进冷库里的新鲜尸体,说了一声“你等着”,飞快地跑进冷库里,用菜刀割开死尸的动脉,还好,血还没有完全凝住。于是他用一只破瓷碗接了大半碗,小心翼翼地捧回到大厅里。
  周文把人血托在手里,一边念咒,一边用小指沾了在窗户和门框上画了许多道苍灵符,然后很耐心地沿着墙边走了一圈,把剩下的鲜血泼在地上,用吸血獠的语言念了一段护心咒,那些鲜红的血液竟像有生命一样,凝成大大小小的液滴,缓慢地流动着。
  谢旻贤他们看得几乎呆掉了。周文把碗还给胡佑军,说:“把所有的人都召集在这个血圈里,千万不要踏出半步。大厅里只有楼道口没有画符,如果那些怪兽要进来的话,就只能沿着楼梯冲下来,到时候我再施法制服它们。”谢旻贤和马超急忙跑上楼去,把房间里、过道上的村民都叫起来,只说今天晚上在大厅里分发食物,让他们立刻就下去。
  石梁宾馆的大厅里密密麻麻挤满了人,大约有三百多个,手里捧着脏兮兮的饭碗,有气无力地等着开饭。胡佑军招呼着十几个年轻人。从厨房拖出来一大锅一大锅热气腾腾肉汤,一勺一勺分给大家。那是人肉!周文看着他们狼吞虎咽地吃下肚去,脸上洋溢着满足的神情,他突然感到一阵悲哀。
  天色渐渐黑了下来,人群开始骚动不安,大家更加紧密地挤在一起,把年老体弱的推在外面,希望怪兽把他们拖走,自己的性命得以保全。谢旻贤扯直了嗓子让他们别挤,说有会法术的法师在这里,他能对付怪兽的。但是没有人听他的,恐惧和对生的渴望几乎令每一个人都疯狂起来。
  远处传来了一连串野兽的咆哮,越来越近,越来越清晰。它们在石梁宾馆的墙外磨牙,逡巡着,等待狩猎的最佳时机。但是它们始终不敢破窗而入,因为每一扇窗户的后面都有一道灵符在黑暗中熠熠生辉,那是所有妖兽恐惧的根源。大厅里的人群不约而同沉寂下来,战战兢兢等待着死神的审判。突然二楼“哐啷”一声巨响,几条模糊的灰影跳进房间,然后沿着楼梯飞快地窜下来。
  人群惊呼起来,但是它们在血圈边上猛地收住脚步,烦躁不安地嗥叫着。
  周文念动引火诀,指尖上亮起了一个炙热的火球,把四下里照得雪亮。他看见了几头形貌古怪的妖兽,长着狼的身躯,熊的爪子,马的尾巴,三只生有尖角的脑袋并在一起,形同巨鹰,血红的眼珠死死盯住了他。周文倒抽一口冷气,他认出来了,那是产于南海之外,赤水之西,流沙之东的妖兽,法力高强,凶狠异常,名字叫做三青兽。
  三青兽察觉到周文体内蕴含的无穷力量,不约而同安静下来,但是它们毫不畏惧,冷静地与传说中强大无比的吸血獠王相对峙。人群开始骚动起来,在一连串不受控制的尖叫声中,村民们彼此推搡着,竭力远离那些可怕的怪兽。谢旻贤和胡佑军拼命叫喊着让大家镇定下来,但是他们微弱的声音淹没在一片惊叫声里。骚动越来越激烈,终于有人失去了理智,慌乱中把一对虚弱的夫妇无情地推出了血圈。
  那个男的被吓坏了,急忙丢下妻子往人群中挤进去,但是无数双冷酷的手又把他推了出来。两头三青兽挡在前面,死死盯着周文的动向,拖后的一头伏低了身躯,慢慢朝他们爬过去。女的嗬嗬大叫着,拼命抱住丈夫的手臂,但是他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猛地一甩手臂,把妻子推倒在地上,发疯一样跟缩在血圈里的人群厮打着。
  三青兽猛地扑上去,叼起那女的回身就跑,周文迅速画了一道苍灵符,炙热的白光使得所有人都暂时失去了视觉。但是茅山道的法术并没有收到应有的效果,当先的那两头三青兽把脑袋一低,尖角上腾起数道黄气,隐隐汇聚成一道相克的符箓,将苍灵符轻而易举地化解。周文心头不由打了个格登,这几头三青兽实在不简单,它们会使道门的法术,背后一定有高人指使。
  三青兽咆哮一声,似乎在威胁周文不要多管闲事,随即化作三团灰影,沿着楼梯飞快地奔上二楼,跳窗离去。大家停止了推攘,无不松了口气,只有那个失去妻子的男的仿佛天良发现,呜呜地大哭起来。周文推开一扇窗户,月光如水,冷冷清辉撒在他的脸上,照得头发胡须一片银白。他远远望见三青兽叼着那女的,星驰电掣一般向降云峰顶攀去。
  马超看到周文的法术异常厉害,虽然不能保全所有人的性命,但那些三个脑袋的怪兽明显对他颇为忌惮,于是他恨恨地说:“这帮禽兽!周文,你有把握除去它们吗?”周文若有所思,压低了声音说:“它们的背后好像还藏着更厉害的妖怪。我先追上去看看,如果我到明天晚上还没有回来,那就永远也不会回来了。你们还是留在血圈里,千万不要踏出半步,护心咒能确保你们的安全。”
  谢旻贤伸手搭住他的肩膀,说:“你又何必去冒险呢,咱们一起守在宾馆里,只要再多等几天,也许就会有救援船把我们带到安全的地方。”周文轻轻把他的手拉下来,说:“我必须去,你不要问为什么,以后你就会知道了。……如果救援船来的话,你指引他们绕到碧萝山去接我的那些同学。……再见了,但愿我们还有再见面的机会。”
  谢旻贤不明白老同学在说些什么,他茫然地看着他跳出窗去,沿着崎岖的山路费力地往上攀登,身影终于消失在树丛中。胡佑军忍不住问:“他为什么要去送死?那三头怪兽根本就不怕他的法术!”谢旻贤摇摇头,说:“不知道,也许学法术的人就是这样的吧,只知道除妖,完全不把自己的安危放在心上。”胡佑军说:“现在的社会还有这号人?你这个同学大概是脑筋生锈了!”
    第三集 热爱生命 第十章 帝江
     更新时间:2008…12…14 1:54:34 本章字数:7200
  
  周文手脚并用,躲进了浓密的树丛中,他估摸谢旻贤他们看不见他的身影了,立刻深吸一口气,猛地现出了原形,展开惊人的速度,瞬间就移动到山顶。一轮明月高悬在夜空中,照在山顶一块光秃秃的荒地上,靠东南角伫立着几株遒劲的大松树,枝叶繁茂,铺天盖地,树下施施然躺着一头形貌古怪的巨大妖兽,像一堆黄色的烂肉,发出赤红的精光,没有头和面目,生着六只粗壮的腿脚,背上有两对小得不成比例的翅膀。那三头三青兽正温顺地趴在地上,为首的一头从女尸的胸腔中挖出血淋淋的心脏,恭恭敬敬地叼到那怪物面前。
  周文故意咳嗽了一声,迈着沉重的脚步走到松树下,三青兽立刻爬了起来,背上的硬毛根根倒竖,低声咆哮着警告他不要再靠近。那个怪物突然出声说:“没关系的,让他过来好了,他跟你们是同类。”周文站定在它跟前,仔细打量着这堆烂肉,即使他拥有了吸血獠王的记忆,也不能认出它究竟是何方神圣。他疑惑地问:“你究竟是谁?”
  那怪物把两对小翅膀扇了扇,肥硕的身躯上顿时荡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它呵呵笑着说:“年轻人,有点耐性,你一千年都等待下来了,也不在乎这一时半刻。”也不知它使了什么法术,三青兽叼在口中的心脏突然飞到了它身上,慢慢穿透皮肤陷了进去,却没有留下任何伤痕。那怪兽满意地称赞说:“真是好味道!嗯,剩下的你们吃了吧,不要浪费。”那三头三青兽仿佛领到了法旨,扑上去把女尸你一口我一口吃得干干净净。
  周文感到有些可笑,这样一个庞然大物,多细胞有智慧的高等生物,进食的方式竟然跟最低等的变形虫一样,真逊!那怪物仿佛读懂了他的心思,呵呵笑着说:“这并不重要,真的,不论哪种方式都是最好的方式。就像你用两条腿走路,三青兽用四条腿,蜈蚣用一千条腿——当然那是夸张,蛇没有腿,他们都走得很好,就像你一样!”
  周文心存疑惑,又问道:“你到底是谁?”那怪物笑着说:“我是帝江神。”周文打量着它的形貌,哑然失笑:“神仙?妖怪吧!”帝江神说:“你以为神仙都是人做的?都是仙风道骨?神仙不过是得道的生灵罢了,万物都可以得道,妖怪也能成为神仙。你不要小看我,就算是群妖之王麒麟兽见了我也得恭恭敬敬行上一个礼,你这么拘泥于皮相,迟早要吃亏的。”
  周文听了心中不由一动,反问它:“你认识麒麟兽吗?我正要找它,它在什么地方?”帝江神颇有些差异,说:“我也听旁人说起过你的事情,身为妖怪竟然残杀同类,这是莫大的罪行!麒麟兽可是普天之下群妖的王者,你这个异类不躲着他,反而急急地送上门去,究竟有什么事?”
  周文说:“我为什么要躲着它!我只想知道,它从黄泉下逃脱以后,究竟想带领群妖做些什么。”帝江神嗤笑一声说:“他想做什么,看看这个世界被人类糟蹋成什么样子了,我敢打赌他会向人类发动一场战争,把这个自私自大的种族彻底消灭。其实这场战争在一千年前就已经开始了,这将是一场延续的战争!”
  周文冷静地说:“那我更要会会它了,我决不允许这一切成为现实,我要有一天,人类和妖怪能够学会和平共处!谁都没有权力把另一个种族轻易抹杀!”“哈哈哈……”帝江神抖动着一身肥肉大笑起来,“我记得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年轻的人类也抱着这种可笑的想法不放,结果又怎样?他被同类视为异端,活生生给烧死了!放弃吧,妖怪是不会给人类活下去的机会的,就像人类不会留生路给妖怪一样。”
  周文说:“你在黄泉之下待得太久了,思维僵化!时代已经变了,人类比你们想像中要强大得多,如果这场战争真的打起来,那将是人类和妖怪共同的灾难。告诉我麒麟兽在哪里,我要见它!妖怪不是最崇尚实力吗?也许我可以击败它,成为新的妖王,避免一场大灾难的发生。”
  帝江神沉默了片刻,说:“你有什么资格跟麒麟兽对抗?他掌握着生与死的力量,手下更有不计其数的妖兽为他卖命,你又有什么?来来来,让我看看你的全部力量吧!”它轻轻扇动一下翅膀,胁下突然生出无数条紫黑色的触手,织成一张紧密的巨网,把周文紧紧困在中央。
  三青兽无不露出畏惧的神情,低声嘶吼着退后几步。周文闷哼一声,心念微动,身上猛地腾起了炽热的火焰,聚集成一条条张牙舞爪的火龙。帝江神反而有些失望地说:“我这是天地初分时昆仑山上出产的紫玉藤,水火不侵,坚硬无比,费了几千年的工夫才炼制成一件法宝。如果你只有这些伎俩,那就只能被活活绞死了!”
  话音未落,巨网的缝隙间冲出一道道血红的光芒,紫玉藤纷纷断裂,像触电一样收了回去。帝江神急忙把翅膀一拍,脚下腾起一团五彩的云霞,托着它肥硕的身躯冉冉升起。三青兽骇然地抬头望去,只见周文已经变化成一个高大颀长的男子,双手抱住臂肘,脚尖绷得笔直,腾空离地半尺,而他的背上竟生出一对硕大的翅膀,每一片羽毛都是一团炽热的火焰,迸射出夺目的光华。
  “够了够了!别再靠近了!”帝江神热得浑身汗如雨下,犹如在洪炉中冶炼一样,“你已经进化到吸血獠的第二形态,足够跟麒麟兽一较高下了,我答应带你去见他!”周文却仿佛没有听见,他慢慢舒展开背上那对烈焰缠绕的炽天之翼,一圈又一圈的热浪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周围的景物顿时变得扭曲模糊,身后的几株古松也在刹那间化作了灰烬。三青兽远远地匍匐在地上,心中充满了敬畏,这就是最高等的妖怪所拥有的力量,跟帝江神、麒麟兽、白虎精处在同一级别,近乎于神!
  周文的身躯剧烈颤动着,他突然大吼一声,从喉咙口吐出一块鸡蛋大小的黑石,在烈焰的焚烧下,化作了一缕缕灰白的烟雾。那是僵尸王种下的尸毒,困扰了他很长一段时间,凭借炽天之翼的力量,终于把它成功地排出了体外。周文审视着自己健美的身体,心里充满了异样的感触,他第一次摆脱了人类和妖怪的局限,进化到一个崭新的阶段。这是他的极限吗?
  帝江神说:“快快收起你的法身吧,我已经见识过了。我们这就动身,去烂柯山普云洞拜会一下群妖之王麒麟兽。我也很想知道,他究竟会不会向人类发动一场毁灭的战争。呵呵,你的插手使事态变得越来越有趣了!”
  周文从沉思中惊醒,他迅速把身体回复成原来那个肥胖的人类,赤身露体地站在帝江神的面前。帝江神皱了皱眉头,喃喃说:“虽说皮相无关紧要,你这副模样总不大雅观。”他吩咐三青兽下山去找一身男子的衣裤来,那三只凶猛的怪兽如同看家狗一样听话,飞快地朝山下跑去。
  周文问:“它们是你收养的宠物吗?”帝江神大笑几声,说:“宠物?你是指跟在人类屁股后头的哈巴狗之类吧?没那回事!三青兽是非常凶狠的妖兽,我救了他们的性命,他们才跟在我身边报恩的。妖怪可不像人类那样忘恩负义!到某一天,他们觉得足够还清我的救命之恩,自然会离开的。”
  说话间工夫,三青兽已经叼了几件衣裤回到山顶,周文胡乱挑了几件干净的套在身上,问:“我们怎么去烂柯山?”帝江神扇动着背上的小翅膀,说:“你可以用翅膀飞过去呀!……开个玩笑,你刚刚进化到第二形态,还不会控制炽天之翼。这样吧,我载你一程好了。”它驱动脚下五彩的云霞,轻轻巧巧落在了降云峰顶,周文和三青兽跳了上去,也不见它念动咒语,云彩迅速反卷上来,朝西北方向急速飞去。
  东方发白,天色渐亮,白茫茫的洪水在脚下掠过,不时反射出一片片鱼鳞似的金光。周文有些羡慕,忍不住问:“这驾云术很难学吗?”帝江神说:“说难也不难,说易也不易,要看你有没有缘分了。不过你既然生出了炽天之翼,就没必要学这种小法术,我是翅膀太小了,支撑不起这么庞大的身躯,才不得不使驾云术的。”
  周文又问:“像我这样进化到第二形态,是不是已经到极限了?”帝江神笑笑说:“很难得了,不过还不是极限。我记得很久很久很久以前——那时候人类还没有出现——群妖之王是一头非常厉害的吸血獠,他跟你现在差不多,也生出了炽天之翼,不过他的额头有第三只紧闭的眼睛。故老相传,只要吸血獠睁开他的第三只眼睛,就会招来阴曹地府的烈焰,把整个世界焚烧成灰烬。”
  周文有些向往,又有些怀疑,他不自觉地摸摸自己的额头,问:“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哪来的阴曹地府?”帝江神说:“只是传说而已,我活了这么久也没见过。不过你要进化到第三只眼睛出现,不知道是几千年以后的事情了。”周文不以为然地乜了它一眼,心想:“这也难说。我才二十岁就已经生出了炽天之翼,又有什么是不可能发生的呢?如果……如果我真的拥有了毁灭世界的力量,我会做些什么呢?”
  周文和帝江神谈谈说说,一路上也不觉得寂寞。大约到了正午时分,帝江神把云霞降落在一座高山之上,四周绿树青葱,古木参天,落叶在地上铺了一层又一层,软绵绵的仿佛踩在地毯上。帝江神说:“这里就是群妖聚集的圣地烂柯山,人类是无法涉足的,瘴气会腐蚀他们的躯体,潜伏在地下的藤蔓会把他们变成树木的食物。”它当先向密林深处走去,那些遮天障日的树木仿佛具有灵性,缓慢地向两旁移开,让出一条曲折的小路。
  帝江神费力地挪动着肥硕的身躯,唠唠叨叨解释说:“我虽然是一个神,但还是要尊重妖怪的规定,在烂柯山不要随便施展法术,否则的话会触犯众怒,我可不想落下一个忘本的罪名。这些话也是提醒你,入乡要随俗,记住了吗?”周文笑着点点头,问:“从来没有人类到过这里吗?我的意思是连人类的神仙也没有到过?”
  “也不能说没有……不过纯种的人类是承受不起烂柯山上的瘴气的,即使是神仙也一样,这是妖怪保护自己最得力的手段。只有拥有妖怪血统的人才能平安进入,不过瘴气会把他们人类的一面慢慢驱除掉,最终变成彻头彻尾的妖怪!”帝江神停住了脚步,“你已经是半个妖怪了,所以你感觉不到瘴气,就像鱼感觉不到水一样。”
  周文还想再多了解一些烂柯山的秘密,帝江神突然打断他说:“到了,这里就是普云洞的入口。”小路已经走到了尽头,一座高崖拔地而起,林木遮掩,藤蔓缠绕,中间露出一块雪白的石壁,仿佛是美玉磨成的一般,清清楚楚地映出他们的身影。帝江神抬起两条前腿重重跺了一下,“轰隆”一声沉闷的巨响,从地底一直传上来,震得周文的心怦地一跳。
  石壁越来越亮,迸射出夺目的五色光芒,慢慢现出了一个流光溢彩的洞口来。帝江神说:“麒麟兽就在里面,你要见他就赶快进去吧。”周文心中有一丝犹豫,帝江神值不值得信赖呢?这会不会是一个陷阱呢?但是他没有选择。既然已经走上了这样一条道路,那就只能不顾一切地继续走下去。
  宿命的安排,周文失去了父母亲友,失去了李瑾瑜,失去了人类羁縻留恋的一切。他只想在有生之年,看到人类和妖怪能够平等共处,沐浴在同一片温暖的阳光下!为此他愿意孤独地走下去,愿意让自己的双手沾满人类和妖怪的鲜血,只要这一天终于能够到来!
  周文镇定地踏进了普云洞,他听见帝江神笑呵呵地说:“欢迎你进入万宝路的世界!”
  周围的一切并没有像他想像中的那么糟糕,普云洞里是截然不同的另一个世界,这里的天特别蓝,空气特别清新,花草树木,飞禽走兽,各种不同的生命以一种异常热烈的方式展现在他面前。这里没有人类的活动,没有农业文明和工业文明的痕迹,一切都跟几千年前一模一样。
  周文心底深处最脆弱的一根弦被一只无形的大手轻轻拨动,他身不由己地跪倒在地,亲吻着芬芳的绿草,呼吸着泥土的清香。他热泪盈眶。帝江神站在他身边,沉默了良久,它感慨地说:“这里是天地间的最后一片净土!”
  草丛中“噗啦”跳出一只淡紫色的兔子,模样十分可爱,转动着一对朱红的小眼珠,朝帝江神和周文打量了几眼,一蹦一跳当先向前奔去,不时回头看看,似乎在引路。帝江神急忙说:“快跟上引路神,她会带我们去见麒麟兽的。”周文有些诧异,随口问道:“它怎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