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吸血獠-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退学!”下面楞了一下,又是一片哗然。
  年轻的班主任李先咏就在一片哗然声中匆匆指定了班干部,班长由孙疾风担任,团支部书记由史思红担任——然后他要求所有的学生到图书馆领取教材和练习册。大伙儿一窝蜂地往图书馆涌去,周文故意放慢脚步拉在后面,想在一百多号人里找到李瑾瑜,再多看她几眼。但李瑾瑜远远地躲在他身后,注视着那个怨灵随着他的脚步左右摇晃,心里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
  象牙塔里的第一天就这样平安地结束了。
    第一集 谁在我的身体里 第三章 瑾瑜
     更新时间:2008…12…14 1:54:20 本章字数:7590
  
  李瑾瑜把厚厚一叠教科书翻了一遍,光是不同种类的化学就有八九门,再加上英语、高等数学、普通物理、中国革命史、计算机编程之类的必修课和选修课,未来四年要啃完这么多枯燥乏味的砖头才能凑到足够的学分——唉,才出狼吻又入虎口,当学生真是命苦!
  纪芸和戴淑贞累了一天,早就熬不住了,她们把教材和练习册胡乱堆在书架上,脸都顾不得洗,就重重倒在凉席上,浑身骨头像散了架一样,“哎哟哎哟”直叫疼。李瑾瑜趁她们不注意,从皮箱里翻出毛笔、砚台和朱砂,悄悄藏在枕头底下,随口问:“霍黎黎怎么还没回来?”
  纪芸嘀咕说:“谁知道她呀……”话音未落,门口突然传来霍黎黎的声音:“就放在这里吧,麻烦你了!”一个圆厚的男声说:“挺重的,我帮你搬进去吧!”霍黎黎说:“不用了,女生宿舍,你进去不方便。快回去吧,门口的老太婆又要多嘴了。”那男声说:“那我走了,拜拜!”
  等了一会儿,霍黎黎“叮叮当当”翻出钥匙开了门,娇滴滴地说:“哎哟,谁来帮我把书搬进去,真重!”纪芸懒得理她,躺在床上装睡。戴淑贞飞快跑到窗口向下张望,压低了声音说:“帅哥呀!霍黎黎,是你男朋友吗?”霍黎黎笑笑,说:“普通朋友而已。”戴淑贞不无艳羡地说:“又高又帅,我以后的男朋友有他一半就心满意足了!”
  李瑾瑜帮霍黎黎把书搬进来,整整齐齐码在书架上。霍黎黎看她身材窈窕,腰肢柔软,踮起脚伸长了手臂,不小心露出后腰洁白如玉的肌肤。她忍不住问:“你这么漂亮,中学时有没有男生追呀?”李瑾瑜有些不好意思,说:“我们那里是小城市,不像你们这么开放,读书都来不及,哪有心思搞这些!”霍黎黎笑了一下说:“你要是化个淡妆,换身时髦的衣服,活脱脱一个电影明星,追你的男生至少会有一个排。”
  李瑾瑜不喜欢谈论这个,胡乱敷衍她几句,提了热水瓶到水房去打水。她故意磨蹭了好一阵,回到宿舍时已经熄灯了,她们三个早上床休息了,纪芸还低低打着呼噜,这回可是真的睡着了。
  李瑾瑜钻进蚊帐里,盘膝坐在凉席上,用热水调开朱砂,舔得笔饱,心想:“画在符纸上太露形迹,让人看见了起疑心,不好!嗯,还是画在手心上吧,抽空拍在他身上,最多说是认错了人。”
  她在左手掌心上弯弯曲曲画了一道灵符,仔细一看,不由埋怨自己:“糟糕,怎么画成下山符了,真粗心!”正要擦掉重画,转念一想,画都画好了,浪费岂不可惜?她嘴里低低念了几句咒语,把下山符印在蚊帐上,满意地说:“这下不会有蚊子叮人了!”
  李瑾瑜借着迷朦的月光在掌心重又画了一张玉神符,端详了几遍无误,轻轻吹干了,收拾起砚台和朱砂,洗掉毛笔,回到蚊帐里睡下。她听见纪芸在打呼,戴淑贞在磨牙,霍黎黎在说梦话,不由笑了一下,心想:“那些献殷勤的男生知道她们睡着了的坏习惯吗?嗯,少说别人了,保不定我睡着了又打呼又磨牙又说梦话呢!嘻嘻!”
  第二天是9月13号礼拜二,班主任李先咏一间一间宿舍叫过来,把众人从睡梦里吵醒。李瑾瑜她们匆匆忙忙洗漱过,换上绿天绿地的绿军装,到食堂吃了早点,赶到操场上嘻嘻哈哈排成两队。军训的教官扳着一张黑脸,恶狠狠训斥了一通,先来一个下马威,着实把这些大一的新生唬了一跳。
  第一天的训练是整仪容,站队列,培养铁一般的军风,钢一般的军纪。男生稍好一点,女生的问题就多了,张三头发太长,李四军风扣没扣好,王五在大太阳底下突然晕倒,赵六涨红着脸报告要上厕所……总之应验了一句老话“女人啊你的名字叫麻烦”。
  在水深火热之中挨过一个漫长的上午,休息三个钟头,再挨过一个更漫长的下午,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了解散的哨声。这些大一的新生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宿舍里,一头栽倒在床上,连晚饭都没有胃口吃。
  女生都爱干净,累归累,浑身的臭——不,香汗总得洗掉吧。纪芸和戴淑贞早早洗过上床睡觉了,霍黎黎换了身衣服,约李瑾瑜一起出去洗桑拿,李瑾瑜笑着婉拒了。她一直等到七点钟,估计浴室的高峰差不多过去了,这才拿了脸盆、肥皂和浴巾朝浴室走去。
  S大学的校园里到处可以撞见亲密的情侣,一对对手挽着手,在路灯下散步,在树影里亲热,旁若无人,害得李瑾瑜只能刻意避开他们。她路过3号食堂门口时,周文穿着汗背心,拎着一包换下的衣裤,正好与她擦肩而过。李瑾瑜反应非常快,伸手在他肩膀上轻轻一拍,打了个招呼:“嗨,马青雄,你怎么在这里?”顺势将玉神符印在他身上。
  周文觉得肩头一阵炙热,回头一看,见是化学系的美女李瑾瑜,心头一热,问:“马青雄是谁?”李瑾瑜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说:“对不起,我认错人了,我以为是高中的同学。”她正要转身走开,突然发现周文的一双眼眸变得血红,他一把抓住她的手臂,冷冷说:“你想要干什么?”
  他的力气好大,李瑾瑜疼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她拼命挣扎,低声说:“你放手!你弄疼我了!”她一抬头,看到了一生中最不可思议的事情,印在周文肩头的玉神符化作一点点细小的火星,袅袅飘散在夜色中,像焰火一般璀璨夺目,让人心驰神摇,不能自已。
  周文那对血红的眼眸一直看穿了她的心底,他笑了一下,露出白森森的四只獠牙,说:“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为什么要多管闲事呢?我只想要回自己的身体,过正常人的生活,懂吗?这种低级的灵符对我一点用都没有,多管闲事绝没有好下场的,小心我把你吸干了!”
  李瑾瑜顿时打了个寒颤,浑身冰凉,如堕冰窟,她飞快地闪过一个念头:“怨灵附身,一定是怨灵附身!”她脸色猛地变得苍白如纸,张开嘴想要大叫一声,周文突然叉住她柔嫩的喉咙,低头吻在她嘴唇上。
  这一吻只有短短的十几秒钟,但对李瑾瑜来说恍如几个世纪般漫长,她像触电一样浑身颤抖,呆呆地忘了挣扎,脑中只剩下无比的震惊:“我的初吻就给这个可恶的怨灵夺走了!这是我的初吻耶!”
  周文嘴唇滑过她的脸庞,轻轻咬了一下她的耳垂,在她耳边恶狠狠地说:“你长得很漂亮,我知道周文对你有意思,不过人类的容貌对我来说毫无意义——离我远远的,记住,如果你不想变成一具干尸的话!”他放开李瑾瑜,随手拍拍她的脸颊,转身走开了。
  李瑾瑜望着他远去的背影,心里充满了委屈和恐惧,眼泪终于不受控制地流了下来。她这时候才发现,只一天的工夫,那个怨灵膝盖以下的部分已经全部埋进周文的头颅里了!
  她在3号食堂门口发了一阵呆,胡乱用浴巾擦干了脸上的泪珠,深深吸了一口气,安慰自己说:“没事的,一点事都没有,不就是碰了一下嘴唇嘛,就当给蚊子叮了一口!”可是这一个粗暴的吻像一根针刺在李瑾瑜的心头,使她心烦意乱,再也没有心思洗澡了,匆匆忙忙地逃回宿舍。
  住在隔壁306室的徐烨悄悄溜进来,亲热地搂住李瑾瑜的肩膀,说:“什么时候有Boy Friend了?瞒得我好紧,一点口风都不露,真不够朋友!”她也是来自X市的,跟李瑾瑜是高中时的同班同学,考上S大学化学系师范专业,立志将来要成为一名光荣的人类灵魂的工程师。
  李瑾瑜一怔,埋怨说:“什么Boy Friend,别乱讲!”徐烨咂着嘴巴说:“还不承认,我刚才看见你在3号食堂门口跟一个男生亲热的!对了,他是哪个年级的?读什么专业?叫什么名字?”
  李瑾瑜心中更添了几分烦恼,她勉强笑了一下,说:“那有这回事,你看错了吧!我刚才洗澡去了。”徐烨说:“咦——都做了三年的同桌了,还会认错人?你再不老实交待,我可要生气啦!”李瑾瑜没有办法,只好低声央求:“保密,以后再跟你说,不是你想的那样!”
  徐烨狡黠地笑笑,说:“这次就放过你!唉,你可是找到自己的真命天子了,我的白马王子又在哪里呀……”李瑾瑜哭笑不得,心里暗暗骂周文:“该死的家伙,你给我惹了多少麻烦,看我怎么对付你!就不信茅山正道会斗不过你一个小小的怨灵!”
  她好说歹说敷衍走徐烨,连忙给爷爷拨了个长途,把玉神符拍在周文身上的异变详细描述了一番。她爷爷沉默了片刻,说:“阿瑜,这个怨灵不简单,我劝你还是别管这件事了。”李瑾瑜有些不服气,说:“难道咱们茅山道的法术就制服不了一个小小的怨灵?”
  她爷爷轻轻叹了口气,自言自语说:“可惜我双腿残废了,不然的话真想亲眼看一看……你有三花护身,那个怨灵伤害不了你的,再试试苍灵符吧,如果还是没用就让你哥哥跑一趟吧,千万别勉强!”
  李瑾瑜有点不服气,撅着嘴问:“我哥的天殇术学得怎么样了?”她爷爷说:“差不多有七成火候了——阿瑜,不是爷爷多嘴,你要下符的话就快一点,如果让那怨灵完全控制了你同学的身体,事情就麻烦了!”
  李瑾瑜心中一紧,问:“会有什么后果?”她爷爷说:“怨灵一旦有了自己的身体,法力就会增强几十倍,到时候别说是苍灵符,就算你哥哥的天殇术也未必斗得过他!”李瑾瑜默默地点点头,说:“我知道了……就这样吧,爷爷您多保重,拜拜!”
  周文对怨灵附身时发生的一切一点印象都没有,包括那个毫无柔情蜜意的吻,他只觉得自己的嘴唇似乎有些异样,还隐隐约约记得马青雄这个名字,却怎么也想不起来在哪里听到过。他悄悄捅了捅葛辉,压低了声音问:“你知不知道马青雄是谁?”
  葛辉一下子来了精神,说:“你问对人了,这方面我是专家!马青雄是《射雕英雄传》里鬼门龙王沙通天的徒弟,号称黄河四鬼,老大断魂刀沈青刚,老二追命枪吴青烈,老三夺魄鞭马青雄,老四丧门斧……”
  “你们两个出列!”教官大吼一声,眼睛瞪得像铜铃,把周文吓了一跳,“偷偷摸摸讲话,一点组织性纪律性都没有,怎么当大学生的!站到一边去反省反省,认识了错误再回来!”周文和葛辉面面相觑,见他一副铁面无私的模样,只好跑到树荫底下去反省错误。
  那教官又大吼一声:“谁叫你们躲到树荫下面去的?乘凉啊?别的同学都在认认真真走正步,你们倒好,找个地方歇脚了!给我站到太阳底下去!”周文和葛辉没有办法,只好在众目睽睽之下跑到主席台旁边,灰溜溜地低头认错,脸上的汗像小虫子一样吊下来,也不敢用手擦一擦。
  好在已经过十一点了,上午的军训马上就结束了,解散的哨声一响,大伙儿列队朝食堂跑去,路过周文和葛辉的时候向他们做做鬼脸,笑他们不识相,撞在枪口子上了。李瑾瑜多看了周文几眼,徐烨像哥伦布发现新大陆一样,低声说:“站右边的那个就是你的真命天子吧……嘻嘻,心疼不心疼?”
  这句话给霍黎黎听见了,她连忙抬头一看,顿时大失所望:“李瑾瑜的男朋友?右边那个?不会吧,又矮又胖!你眼光这么差,简直是一朵鲜花……”教官朝她们一瞪眼珠,大声训斥说:“你们也想站出来反省错误吗?”霍黎黎吐吐舌头,连忙垂下脑袋噤声不语。
  她们这一队的女生都知道了周文是李瑾瑜的男朋友,脸上似笑非笑,臊得李瑾瑜只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她狠狠盯了徐烨一眼,朝她挥挥拳头,徐烨见她眼圈都有点发红,心里很是不好意思,忙向她做了个道歉的手势,李瑾瑜别过头去不理睬她。
  教官等学生都走完了,背着双手踱到葛辉面前,旁边没人,他也就不像刚才那么严厉了:“你们两个在军训的时候说什么悄悄话?”葛辉瞥了周文一眼,不好意思地说:“他问我知不知道马青雄是谁。”那教官一怔,觉得这个名字很上口,随口问了一句:“马青雄?马青雄是谁?”
  周文咳嗽了一声,说:“他是我表哥的一个朋友,在驻G城的83110部队担任指导员,教官你认识他吗?”那教官“哦”了一声,心想:“难怪这么耳熟,原来是一个部队的!啧——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部队里上下级的差别非常森严,他一个小兵不愿得罪指导员的朋友的表弟,就扳着面孔说:“认识到自己的错误了吗?军人要有铁一样的纪律!这一次就算了,以后态度要端正,站队列走正步是很严肃的事情,绝不能交头接耳,知道了吗?”周文和葛辉像小鸡啄米一样唯唯诺诺,那教官满意地点点头,放他们回去吃饭了。
  二人匆匆忙忙向食堂赶去,生怕去得晚了没什么好菜,路过钟楼的时候突然看见李瑾瑜等在那里,她阴着个脸朝周文说:“周文,你等一等,我有话跟你说!”葛辉向他挤挤眼睛,说:“你们聊吧,我先去吃饭了!”说着,蹩进一条岔道走开了。
  周文有几分不好意思,他搔搔脑袋问:“你有什么事吗?”李瑾瑜“哼”了一声,嘀咕说:“都是你干的好事,叫我没脸见人了!”她抢上一步,用力握住周文的手掌,嘴里飞快地念着咒语。周文握着她柔软温暖的小手,有点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你这是干什么?念外语吗?”
  李瑾瑜的手掌中突然发出一道炙热的白光,周文大叫一声,眼珠顿时变成了血红色,他猛力甩开李瑾瑜的手,狞笑着说:“臭丫头,你是不是活腻了!”李瑾瑜退后半步,轻蔑地说:“别以为我怕你!玉神符没有用,那就试试茅山道最厉害的苍灵符!”
  周文抬起手掌一看,只见手心里有一道鲜红的灵符,慢慢向肌肤深处渗进去,数息间化作几道晶润的红线,沿着经脉向肘弯流去。周文拼命卡住脉门,像野兽一样低吼着,断断续续说:“这不是朱砂画的灵符……你……你是用**的血画的……”
  李瑾瑜怜悯地望着他,说:“去吧,离开周文的身体,回到地府重新投胎,人世间没有什么值得留恋的!”周文沙哑着喉咙叫着:“我不!这是我的身体!把我的身体还给我!”他突然大吼一声,箭一般地跑开去,转眼就消失在树丛中。
  整个下午周文都没有出现在军训场上,李瑾瑜倒有几分担心,不知道她咬破指尖画的苍灵符有没有效用。徐烨看出她的好朋友心神不宁,趁着休息的工夫跑到男生那边问了一声,刘子枫说周文好像是中暑了,午饭都没有吃,一直在医务室里接受治疗。
  徐烨怂恿李瑾瑜抽空去探望一下心上人,李瑾瑜也有几分心动,想去看一看周文头上的怨灵有没有被驱走。但是那天晚上发生了一件突如其来的凶杀案,打乱了她们的计划。
  S大学分成东西两个校区,中间隔着一条宽阔的四景河,校方有意在河上修一座桥方便师生来往,把两个校区连成一片。但四景河是G城的主航道之一,过往的货船川流不息,所以市政府一直没有批下来。
  西校区沿河有一道土丘,上面住着一个五十来岁的孤老,为学校培育花草盆景,挣一份微薄的工资度日。那一年9月14日,他贫困孤独的一生终于走到了尽头。两个生物系三年级的学生到土丘上寻找龙舌兰做标本,结果在灌木丛里发现了他干瘪的尸体,脖子右侧的大动脉给咬破了一个口子,浑身的血液都被吸干了。
  那两个学生吓得连滚带爬跑下土丘,拼命叫喊,惊动了学校的保安。保安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立刻封锁现场,同时向公安局报案。案件的侦破工作由刑警大队的谢处长负责,他带领刑警和法医一直调查到深夜,确定下来这是一件凶杀案,从作案手法来看,凶手跟杀害韩梅和孙永寿的是同一个人,而且很有可能不是人类。
  大家的心情都十分沉重,S大学的校长沈冀北更是彻夜难眠,学校里竟然发生了如此恶劣的凶杀案,叫学生怎么安心读书呀!他立刻把生物系那两个学生的班主任叫到校长室,千叮嘱万叮嘱不要把消息散布出去,又给刑警大队的谢处长挂了个电话,商量一下能不能跟报社电视台达成默契,破案之前暂且把这个案件压一压。
  谢处长万分为难地说:“压恐怕是压不住了,这已经是第三桩凶案了,你要有思想准备,到时候一定会有记者来采访的。千万关照学生不要乱说,现在社会舆论的压力很大,这件事的影响越小越好。”沈冀北叹了口气,只能叫谢处长放心,学校这一头他会安排好的。
  第二天清晨,也就是9月15号礼拜四,沈冀北召开了全体中层干部会议,定下三条应对的措施。第一,学校的一切教学工作照常进行,学生会多组织一些娱乐活动,班主任要管好自己班级的学生,绝不能发生骚乱!第二,如果有报社或者电视台的记者来采访,师生的口径必须低调一致,如果有危言耸听的,一定严肃处理,绝不姑息!第三,增加保安力量,加强巡视,没有校徽或学生证的,禁止出入校门!
  凶杀案在学生中掀起了轩然大波,S大学貌似平静,其实潜伏着一股股不知名的暗流。李瑾瑜记起周文威胁她时说过“小心我把你吸干了”,心里先有几分打鼓,她怀疑土丘上的孤老是被周文杀死的。但周文借着中暑的名义,好几天都没有出现在军训场上了。
  李瑾瑜实在忍耐不住,鼓起勇气给周文打了个电话,约他晚上7点在寄傲堂门口见面,有事情要问他。周文虽然有些意外,还是涨红了脸答应下来。程文远嫉妒地敲打着他的脑袋,嘴里嚷嚷:“你这小子交了桃花运,还不快请客!”葛辉加油添醋说:“看不出来嘛,才进校没几天,就有美女倒追你!唉,怎么就轮不到我呢!”
  刘子枫抱着胳膊靠在床架上,心里隐隐作痛,他从见到李瑾瑜的第一天起就暗暗喜欢上她了,没想到竟给貌不惊人的周文抢了先,真是戆人有戆福。他心里一百个不服气,可是又有什么办法呢?嫉妒像一条毒蛇咬着刘子枫的心肺,他握紧拳头下了决心:“周文算什么,我一定要把李瑾瑜抢回来!”
  晚上6点55分,周文独自一人来到寄傲堂前,李瑾瑜已经等在那里了,她穿着一身碎花连衣裙,身材婀娜,风姿绰约,让人怦然心动。周文朝她打了个招呼:“嗨,不好意思,让你久等了。你早来了吗?”
  李瑾瑜向他头顶上望了一眼,顿时脸色大变,那个怨灵非但没有被苍灵符驱走,反而半个身体深深陷入周文的头颅中,只剩下腰部以上的部分还在空气中摆动。她嘴里一阵苦涩,心想:“连苍灵符都对付不了他,只能叫哥哥来了!”
  周文见她呆呆地不说话,伸手在她眼前晃了几晃,问:“你怎么了?不舒服吗?”李瑾瑜顺着他的话头说:“嗯,我突然觉得胃里很难受……不好意思,本来想约你一起看电影的……我想回宿舍躺一会儿。”
  周文觉得有点遗憾,说:“那就改天吧,我送你回去!”李瑾瑜忙说:“不用了,让人看见了不方便,再见!”她像逃一样跑开了。周文回过头看看寄傲堂前的广告牌,今天放映的是双片,经典浪漫爱情片《罗马假日》和《魂断蓝桥》,他不由低声嘀咕说:“真可惜!她怎么会突然胃疼了呢?难道是吃坏肚子了?”
  周文若有所思,脸上的表情有几分僵硬,就像希腊神话里菲纽斯看见墨杜萨可怕的头颅一样。他的眼珠不知不觉变成了血红色,嘴角露出阴沉的笑容,喃喃自语说:“李瑾瑜呀李瑾瑜,我早就警告过你,这种低级的灵符对我一点用都没有,多管闲事绝没有好下场的!”
  他飞快地朝李瑾瑜追过去,决心不顾一切把这个茅山道的传人吸成一具干尸,免得她坏了自己的大事。李瑾瑜低头想着心事,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身处巨大的威胁之中,眼看周文的手爪正要搭上她的肩膀,他突然像触电一样缩了回来,眼睁睁地看着李瑾瑜走进女生宿舍。
  周文眯起眼睛舔舔嘴唇,低声说:“有意思,原来她有三花护体,难怪这么嚣张!嘿嘿,什么茅山正道,咱们走着瞧,等我完全控制了这具身体,再来好好对付你!”
    第一集 谁在我的身体里 第四章 天殇
     更新时间:2008…12…14 1:54:20 本章字数:5488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