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吸血獠-第3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接眩鄱饣缧撼鲆凰笏笞拥
  冲锋枪在他手里“哒哒哒”跳动着,一个又一个战士倒在了血泊中,他们早已抱定牺牲的决心,却没想到死在了同伴的枪下。吴参谋被震耳欲聋的枪声惊呆了,他手忙脚乱地从枪套里拔出手枪,对准他的胸口连开数枪,那个本该死去的新兵像没事人一样,慢慢放低枪口把吴参谋打成了马蜂窝。
  一团驻守的阵地顿时乱作一锅粥,刚刚死去的战士尸体还没有变冷,一个个又活转回来,挪动僵硬的身体调转枪口,屠杀着措手不及的战友。“那是驱尸术!”侯仁祥顾不上头顶呼啸而过的子弹,大叫着:“撤退!快撤退!那些僵尸是打不死的!撤退!一团撤退!”他三步并两步跑到通讯员跟前:“快,快通知二团立刻撤退!坦克团火速前进,把这些僵尸统统压死!”
  慌乱之中他忘了隐蔽,只听见“砰”的一声响,树林里飞出了一颗罪恶的子弹,从他的后脑勺钻入,带着一蓬鲜血由上嘴唇飞出。侯仁祥顿时失去重心,张开手臂优雅地转了半个圈子,天地在他眼前旋转,他想起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妻子和儿子,然后重重地跌倒在战壕里。他一双眼睛瞪得浑圆,到死都不瞑目。
  通讯员鼻子一酸,眼泪夺眶而出,他强忍住伤心,把侯团长最后的命令传达给二团和坦克团。还没来得及重复第二遍,身后就响起了一连串清脆的枪声,近在咫尺,却又那么遥远。通讯员低头看着自己的胸口,几十个弹孔像马蜂窝一样密集,一团团血痕迅速扩大,染红了整个前襟,但是他一点都没有感到疼痛,仰天摔倒在地上,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树林之中,狼牙、蛮牛、开明兽、蛮蛮、述荡等法力高强的妖兽齐心协力施展驱尸术,驱动僵尸向一团的阵地发动毁灭性的攻击。普通的驱尸术只能把尸体暂时变成僵尸,利用獠牙和利爪伤人,行动迟缓,效率很低。这次在飞鼠的主持下,它们不惜耗费大量法力,操纵僵尸使用手里的武器攻击敌军,结果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成功地突破了K集团军的封锁线。
  而那些手持56式冲锋枪的妖怪疯狂地屠杀着暴露在壕沟外的战士,它们枪法精准,血红的眼睛不受黑暗的影响,垂死挣扎的人类成了它们练习射击的枪靶。在妖怪狙击手和僵尸的双重打击下,一团几乎全军覆没。
  郑蔚并没有阵地战的经验,他陶醉在轻而易举的胜利中,指挥着部队进入壕沟,跟着那些动作迟缓的僵尸缓缓向前推进,一路上拾取人类遗落的枪支和弹药。他想建立起更多武装到牙齿的妖怪部队,为今后的战斗做好准备。事实证明这是一个致命的失误,脱离了黑暗和树林的掩护,他们根本就不是现代化重型武器的对手!
  随着一片“隆隆”的巨响,第一批主战坦克出现在人类的阵地上,滚动的履带把那些僵尸压成肉饼,绞成肉酱。火炮持续不断地轰鸣,二团的战士冒着枪林弹雨向前突进,强大的火力把妖怪压制在壕沟里,根本抬不起头来。驱尸术被破去,狼牙、蛮牛、开明兽等妖兽显得神情呆滞,不知所措,一些耐不住性子的山精鬼怪探出头去还击,开了没几枪就被流弹击中,脑浆迸流倒在壕沟里。
  形势发生了逆转,郑蔚暗叫糟糕,他没有想到人类的火力竟如此强大,真正激烈的战斗完全不像电影里表现的那样。他慌了手脚。
  郑蔚手上可用的兵力本来就不多。鬼魂怨灵倒是不惧怕常规武器的攻击,但它们先后遭到道门法宝乾坤表里图和阳平治都功印的打击,一蹶不振,再也派不上用场,仅靠那些远古妖兽和全副武装的妖怪部队,看来夺取人类远程攻击武器的计划完全行不通,一个应对不当,它们还会把性命尽数葬送在这片不祥的阵地上。该怎么办呢?
  就在郑蔚准备不顾一切撤退的时候,峡谷深处突然传来了一阵沉闷的吼叫声,仿佛从极深极深的地下涌出,令人发生一种错觉,时间似乎在这一瞬间暂停了。那是麒麟兽在作法!随着音波朝四面八方扩散开去,一团团巨大的黑气出现在人类的阵地上,即使集中所有的探照灯都没办法照透。
  失去了攻击的目标,二团和坦克团不敢再继续向前推进,他们只能驻留在原地,朝着黑气中盲目地射击。而飞鼠早已带领着妖怪部队,在麒麟兽传心术的指引下,悄悄地转移到阵地的北面,穿过一片茂盛的灌木丛,兜了个大圈子回到峡谷里。
  炮兵师接到了指挥所的命令,确定坐标,对黑气蔓延的阵地实施了三轮精准打击,随后二团在坦克的掩护下一鼓作气冲上前去收复了阵地。他们发现壕沟里已经失去了妖怪的踪迹,到处都是死去战友的尸体,千疮百孔,惨不忍睹,枪械和弹药被搜刮一空。他们在伤心和愤慨之余不禁感到丝丝寒意,他们的对手……真的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妖怪吗?
  东方渐渐发白,炮兵师又一次发动了大规模的轰炸,整整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紧接着,大批重型轰炸机出现在凤凰山上空,投下了不计其数的重磅炸弹,把茂密葱翠的森林夷为平地。
  他们的举动只是一种宣泄!妖怪全都躲藏在通往黄泉的岩洞里,没有受到任何损伤。这一次偷袭战虽然失败了,今后人类的戒备将更加严密,但妖怪族也不是一无所获——它们得到了好几百支85式轻型冲锋枪和大批弹药,这足以装备起一个全员的加强团。
    第五集 从凤凰山到麓宁城 第二章 往事
     更新时间:2008…12…14 1:54:37 本章字数:5854
  
  接到前线的战报,司令员张重庆立刻赶到鸭嘴崖K集团军驻地。他召集军长施剑平、参谋长孔锐和几个师长开了一个紧急会议,可是讨论了整整一个上午,也没能达成什么共识。妖怪这次突然袭击的目的究竟是什么呢?没有人能说出个所以然来。
  孔锐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一个念头:“如果周文和弓中卿在这里就好了,只有他们才能提供最有价值的情报!”他连忙强迫自己把这个诱人的想法压在心底,努力说服自己,“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跟那个半人半妖的怪物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他是不可能全心全意帮助人类的。可是……可是我们有什么权利要求他这样做呢?”
  张重庆长长叹了口气,调转话题说:“现在战争处在僵持阶段,我们的对手机动性非常强,又有树妖的配合,很难打击到它们的主力。它们在不断地进化和学习,我有一种预感,我军在武器上的绝对优势很可能维持不了太长的时间。形势非常严峻!大家看看有没有什么办法能打破僵局?”
  众人低头沉思着,隔了良久,孔锐低声说:“是不是向中央请示,动用威力更大的炸弹?”他虽然没有明说,不过大家都心知肚明,“威力更大的炸弹”指的是毁灭性的核武器。张重庆的眉心拧成了一个疙瘩,他迟迟没有发话。孔锐的提议的确是一个可行的办法,只要在凤凰山区引发一次核爆炸,冲击波、光辐射、早期核辐射、放射性沾染和核电磁脉冲……这些可怕的杀伤破坏效应将在一瞬间把所有的妖怪都歼灭。
  这很诱人,但是……还没到生死关头,他决不能同意!张重庆深深吸了口气,毅然否决了孔锐的提议。没有人能预料核爆炸的后果,也没有人能承担得起。作为一名军人,他不能只顾眼前的胜利,他必须对子孙后代负责!
  K集团军B师师长黄椿寿脑中突然灵光一闪,忍不住插嘴说:“要吃核桃就必须先敲破它的硬壳,妖怪的优势在于有森林的掩护,我建议把凤凰山所有的树木都夷平,采用堡垒战术,步步为营向前推进。”
  黄椿寿是施剑平的老同学了,他思维敏捷,战术灵活,是新一代指挥官中的佼佼者。但是这次他提出的方案却有一个明显的破绽,施剑平扫了他一眼,失望地指出:“那些树妖根本就不怕轰炸,它们的本体躲藏在隐蔽的地方,只要几个小时就能让整个山头再次覆盖上森林。椿寿,你的建议没有可操作性呀!”
  听了他的话,黄椿寿并没有气馁,反而兴致勃勃地说:“是的,轰炸没有用,这只会使它们更疯狂。可是,如果我们使用抑制植物生长的农药呢?说到底,它们只不过是一些拥有智慧和法术的树而已,树木一定有自身的弱点!”张重庆怦然心动,他深深盯了黄椿寿一眼:“你说下去!”
  黄椿寿理了理思路,继续说道:“我小时候帮家里种田,庄稼在进行田间管理时,除了要浇水施肥喷洒农药外,还要视情况播撒一些除草剂,这是为了防止杂草生长,夺取庄稼的养分。我记得有几种除草剂的毒性非常强,如果使用不当的话会把庄稼和杂草一起杀死,那块地就变成了‘死地’,没有十年八年恢复不过来。我想这些除草剂对树妖应该也有作用。用飞机播撒,把凤凰山变成光秃秃的山丘,妖怪就没有藏身的地方了,这样我军的现代化远程武器才能真正发挥作用。”
  张重庆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称赞说:“很好,我这就给中央打电话请求支援!黄师长,如果你的策略能够见效的话,那就立了一个大功!”黄椿寿谦虚地笑了笑,随即微微皱起眉头,低声自言自语说:“这样的话凤凰山的生态环境就算彻底毁了,今后十年内不会有任何绿色的植物能够生长。”不过这个声音实在太低了,张重庆和施剑平根本就没有听见。
  周文和弓中卿从始至终目睹了这一场激烈的偷袭战。
  两个种族的相互残杀。耀眼的火球。震耳欲聋的爆炸声。鲜血和死亡。残缺的肢体。人类最后疯狂而徒劳的轰炸。他们听到了树木的呻吟,像波浪一样席卷了整个凤凰山区,在这些呻吟声里充满着痛苦、绝望和反战的情绪,那是树妖族的心声。它们迫切希望结束这场战争,重新沐浴在月光和星光下。
  周文感到一种痛心疾首的失望,他开始犹豫,动摇,开始怀疑自己的决定是否正确。为了不可预知的和平,已经付出和将要付出的代价是不是太昂贵了?他真的能用自己的双手开创一个崭新的时代吗?
  周文的心情异常低落,他沙哑着嗓子说:“郑蔚低估了人类的力量,他有些冲昏头脑了,这次失利是一个很好的教训。现在我们已经知道双方在实力上的差距了。郑蔚手里的妖怪部队还不到两个连,装备落后,它们缺少坦克和火炮,没有制空权,如果不是麒麟兽的话,只怕早就全军覆没了。这次它们侥幸逃回峡谷里,肯定要重整旗鼓,集结更多的兵力,再次发动进攻的。战争……一定会前所未有地激烈!”
  弓中卿茫然地问:“那你打算帮哪一边?”
  “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也许是弱势的一边吧……”周文眺望着大峡谷的方向,不自觉地回避着她的视线,“……弓中卿,我有些困惑……你知道,我只是一个半人半妖的结合体。对于人类来说,他们在进行一场正义的战争,为自己的种族,为了生存和自由而战,对于妖怪来说,它们也认为这场战争是正义的,它们要报仇雪恨,要夺回失去已久的家园……那么我夹在中间算什么?我想要达到的目的,人类和妖怪任一方都不愿看到,他们只想消灭对方!我该怎么办?你告诉我,该怎么办?”
  弓中卿感觉到他内心深处的痛苦和挣扎,她沉默了良久,艰难地说:“你很聪明,你想的比我多,比任何一个妖怪都多,我只知道按照自己的本能活下去。也许你想得太多了……听从内心的召唤,做自己想做的事情!知道我为什么痛恨白虎精,为什么会站在你这边吗?一个很久以前的故事。三千多年了,我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其实并没有。它一直在这里……”她把手按在丰满的胸脯上,“在燃烧!”
  “我从来没有问过你,那是你的私事。”
  “是的,是我的私事,可是我愿意告诉你。我想……听听你的意见,我想知道我到底有没有做错!”
  “……帝江神,麒麟兽,白虎精,蓐收神,榕树神,还有我,我们都是神仙。在我们妖怪的概念里,凡是得道的生灵都称为神仙。人可以得道,妖可以得道,树木花草也都可以得道,所有的种族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的分别。”
  “那时候我们妖怪一族过着平静的生活。麒麟兽是群妖之王,他带领林泉派隐居在深山老林里,受天真地秀,吸日月精华,一心修炼,想得到一个不生不灭的身躯。以终南山白虎精为首的少壮派热衷于修炼法术,彼此打斗较量,天空之下的广阔大地是他们的演武场。另外还有蓐收神统治的水妖族,他们控制着江河湖泊,是水里的霸主,榕树神统治的树妖族,他们占据着森林和大山……”
  “我是在一个叫淄川的地方遇见白虎精的。当时他正在一条大瀑布下修炼法术,水从几万丈的悬崖上冲下来,在他头顶上突然停住,滚滚倒卷上去,再落下,像被一道无形的墙壁挡住一样。汗珠沿着他结实的肌肉流下来,一滴一滴落在碧绿的潭水里,激起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我看见他脖子上挂着一串珍珠,镇海神珠,一共二十四颗,五彩光华不停地流转,美得让人屏住了呼吸!”弓中卿闭上眼睛,似乎又回到了几千年前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我一眼就看中了那串镇海珠,我要它,可是白虎精不给。他嘲笑我不自量力,还说只要我能把他打败,别说镇海珠,就连轩辕剑都可以一并拿去……又笨又丑的破剑,我才不要呢,我只要那串珠子,挂在我细长的脖子上,跟紫霞衣很相配。我一定要得到它!”
  “我们就在瀑布旁边动起手来。他很厉害,现出了三头六臂,五色祥云护体的法身,手里拿着金弓、银戟、落魂钟、骷髅杖、定海针和轩辕剑,像天神一般威风凛凛。我有紫霞衣护身,他伤不到我的。不过他并没有使出全力,有点像在逗我玩,就像是老妖怪指点初出茅庐的愣头青一样。”
  “我很生气,死缠滥打,使出全身解数也奈何不了他。后来白虎精厌倦了这个游戏,祭起落魂钟把我打倒在地,驾祥云走了,丢下我一个人,孤零零地流着眼泪。我从来没有吃过这种亏,就算是帝江神和麒麟兽也都让着我。我要报复,我要那串镇海神珠!”
  “于是我故意向少壮派的妖怪挑衅,侮辱他们,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我要把白虎精激出来,我要打败他,抢走镇海神珠。其实……其实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我真正想要的是他把那串珠子亲手挂到我的脖子上。……有些妖怪天生就是相互吸引的,你能了解吗,周文?骄傲地仰慕一个比自己强大的妖怪,不愿意低头俯就,以一种野蛮的方式去激怒他,想引起他的重视……”
  “我们终于在终南山脚下再次碰面了。在他眼里,我恶言恶语,蛮不讲理,他很不耐烦,追问我到底想要干什么。我很生气,他不了解我的心事,不肯赔小心,他……他……我们又打了一场,这次他出手很重,一点都不讲情面,我不是他的对手,只好祭起紫霞衣逃走。我哭了整整三天三夜……”
  “从此我们结下了仇怨,少壮派的妖怪看见我的影子就躲得远远的,生怕我把气撒在他们身上,可是我从不放过他们,每次都要把他们打得头破血流。帝江神和麒麟兽劝过我很多次,可是他们不知道我的心事,劝了也是白劝。他们只好叮嘱白虎精克制一点,不要跟那个刁蛮的小丫头顶真叫劲。”
  “他躲着我,可是我偏偏不让他顺心,像影子一样悄悄跟着他。渐渐地我发觉,白虎精对人类抱有一种特殊的兴趣,他经常变化成一个普通的人类,混杂在他们中间,做着一些没有意义的举动。我不知道他是喜欢过人类那种奢华糜烂的生活呢,还是仅仅想观察这个奇怪的种族。”
  “时间对我们妖怪来说是毫无意义的。也不知道过了多少年,我突然发现白虎精跟一个人类的女子朝夕厮守在一起,那个女子的名字叫夏洹,长得非常美丽,笑起来像春天的花朵,腰肢柔软得像风里的柳丝。他的脸上洋溢着满足喜悦的神情,这种神情我从来没有在哪个妖怪的脸上看到过!他们把这叫做夫妻,叫**情……”
  “我很难受,就像心头被剜掉了一块肉。我嫉妒得要发狂,我想把她撕成碎片,一块块吃下肚去……但是我没有这么做,我不愿意,我不敢,我的手上从来没有沾染过无辜的鲜血。我只能劝自己耐心等待,人类的寿命很短,衰老,死亡,像花开花谢那么短暂。妖怪拥有的时间几乎无限,白虎精迟早会厌倦的,他们会分开,终有一天,他会孤零零回到终南山上。”
  “可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的希望彻底落空,那个叫夏洹的人类女子怀孕了,是双胞胎,我只看了一眼就发觉了。白虎精把她带往妖怪一族的胜地烂柯山,他在她身上施了法术,想利用瘴气改变她的身体,把她变成一个可以永远厮守在一起的妖怪!”
  “我绝望了,我不能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可是我又能做些什么呢?后来开明兽实在看不过去了,他给我出了个主意,假传麒麟兽的命令,把白虎精骗进了普云洞。等到他一离开夏洹的身边,我就突然现身,变化成最丑陋最凶狠的恶鬼,张牙舞爪向她扑过去。”
  “我没有碰她一根汗毛,我发誓。夏洹是被吓死的。人类的心灵和身体都很脆弱,她竟被吓得当场流产,流了很多血,瘴气趁虚而入,白虎精的法术也保不住她的性命。她死了,变成一堆没有生机的肉。这不是我的本意,我只想吓唬吓唬她,让她远远地逃离烂柯山,远远地离开白虎精……”
  “白虎精发觉后大发雷霆,他要制我于死地!我这才知道了他真正的实力,他祭起二十四颗镇海神珠,只一下就破了紫霞衣,把我打落凡尘。我根本就没有还手的能力!……后来麒麟兽制止了他,他说妖怪从不自相残杀……白虎精就残忍地把一枚定海针刺进我的泥丸里,把我打回原形,放逐在普云洞里!一千多年,忍受痛苦和折磨,寂寞得让人发狂……”
  “可是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说我做错了什么?”弓中卿的眼中闪烁着晶莹的泪光,她苦苦追问着周文,想得到一个答案,“我喜欢他,我想得到他,占有他,这有错吗?夏洹……只是一个人类,而他是一个妖怪,人类和妖怪是不会有结果的!”
  “人类和妖怪是不会有结果的!”周文的嘴里一阵苦涩,他想起了林欣婕说过的话,想起了李瑾瑜和赵诗芬。他渐渐忘记了自己的迷惘和犹豫,望着朝阳升起的地方,长长舒了口气:“从妖怪的角度来看,你没有做错!率性而为,听从内心的指示,说到底,夏洹都只是一个低微的人类,白虎精这样对你,你有权力向它报复。”
  “那么从人类的角度呢?”
  “这是一场意外,是命运的捉弄!你们都付出了代价,冤家宜解不宜结,你应该忘记白虎精,忘记过去,开始一段全新的生活。”
  弓中卿固执地说:“不,我不会原谅他的!我要报复,我就要他痛苦!如果说一切都是命运的捉弄,那么,白虎精也必须接受他的命运!同样地,你……也必须正视自己的命运!”她平静的声音里包含着一种疯狂和歇斯底里,周文的心不禁为之颤抖,他抬起头来却发现她眼中闪烁着睿智的光芒,正用一种近乎温柔的眼神注视着自己,仿佛在提醒他要拿定主意,一切犹豫和动摇都无济于事。
  周文想:“天地为炉,造化为工,阴阳为炭,万物为铜。一个痛苦的生命挣扎着活下去,就必须找到精神的支柱,弓中卿选择了仇恨和报复,这支撑了她几千年,已经成为一种信念。那么我呢?我失去了人间的一切,我必须抓住些什么,绝不能浑浑噩噩,像一具丧失灵魂的肉体!还记得当初的誓言吗?我要人类和妖怪沐浴在同一片温暖的阳光下,我用双手创造一个全新的时代!”
  “谢谢你,我知道该怎么做了!”周文把一切杂念排出脑外,开始觉得前途并非遥不可及。既然选择了道路,那么不论错对,都必须坚定地走下去。这就是命运。他对自己说:“没有什么可犹豫的,两个种族要学会尊重彼此的存在,就必须为此付出代价!战争本身无所谓正义或者邪恶,个体的牺牲也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人类和妖怪会有一个更美好的将来!”
  ……
  朝霞渐渐从天边淡去,树妖再次以惊人的速度覆盖了整个凤凰山区,林海在风中呼啸,那呼啸声渐渐变成了一种呜咽。周文和弓中卿隐藏在茂密的森林里,躲开树妖和机载红外生命探测系统的探查,小心翼翼地监视着妖怪部队的动向。但出乎他们意料的是,人类和妖怪似乎达成了一种默契,将近有一个多礼拜,双方没有发生任何军事上的冲突,就连每天的例行轰炸都暂停了,整个凤凰山区笼罩在一片大战前的宁静中。
  郑蔚也许是在地下训练他的部队,积聚力量,重新制定稳妥的进攻计划,这可以理解,毕竟它们在那一次偷袭战里损失了不少兵力。但是人类如此平静就不同寻常了,他们一定在酝酿什么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