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吸血獠-第4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螅斐刹槐匾某逋弧
  黄椿寿揉着眉心说:“我这是在冒险,是赌博,周文的心气很高,如果不完全信任他的话,就不可能谋求合作。我仔细研究过周文,特别是在他回到G城后的那一段时间,没有确凿的证据表明他是妖怪族的奸细,不客气地讲,从始至终都是你们在怀疑他,冤枉他。我得出的结论是他有自己的想法,但是他绝不会害人类。周文热爱G城和生活在这座城市里的人们,这一点我非常肯定。”量,再次谋求合作,不过你知道,这很困难,要面对很大的阻力。现在这个机会是千载难逢的,只有你我才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在别人眼里,他是S集团军的军长秦骘,他扮得活灵活现,没有人会怀疑他。我决定赌一把,西南会战马上就要打响第一枪了,我们的对手是开明兽,我需要他的帮助。”了秦军长?”李兵犹豫再三,还是说了不该说的话,但是他没有后悔,他想知道黄椿寿真实的想法。的平民!”黄椿寿双目炯炯有神,似乎能看透到李兵的心里,“秦骘已经死了,这是无法挽回的事实,杀了周文也无济于事。如果我们能挽救五十万平民的生命,那么尽管不必要,他的死还是有价值的。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吗?”
  在这个问题上黄椿寿已经下定了决心,李兵也不好再多说什么。他又问:“为什么非要跟周文合作?没有他难道就不行吗?彻,恐怕连张司令和其他几个军长都没有对现在的局势加以足够的重视。开明兽非常危险,它在不断地学习和进化,越来越像一个高明的政治家,军事家………必须趁它还比较弱小的时候消灭它,不惜一切代价!李兵,坦率地告诉你,我在走钢丝,我很紧张。防人之心不可无,所以我需要你盯在周文身边,时刻提防他,别让他耍花招!”不过说实话,周文的实力远在我之上,我没有任何把握,万一他想对付我,我连招架的余力都没有。”
  黄椿寿沉默了片刻,苦涩地说:“尽人事听天命吧,希望我没有压错赌注!”他一时间觉得自己头疼欲裂。
    网友上传章节 第六集 第五章 潜入
     更新时间:2008…12…14 1:55:23 本章字数:6158
  黄椿寿把潜入麓宁城的任务交给了秦骘。S集团军是高科技武装的水陆两栖部队,擅长在内陆水域进行作战,通过下水道潜入麓宁城进行侦查,伺机混进监狱里作为内应,这正是他们的强项,大家都没有异议。
  S集团军已经提前一天赶到了玉枢岭,战士们神情虽然透着疲倦,但士气高涨,对即将迎来的西南会战充满了信心。秦骘把大致的构想跟吴安国说了一下,让他立即挑选三十名精锐的战士,组成一支特别行动小分队,由他亲自带领前往麓宁城,跟驻守在城南山区里的M集团军师会合。
  吴安国立刻意识到这个任务的艰巨性,他从主力师里挑选了三十名特种兵交给秦军长,并且自告奋勇地说:“军长,我愿意带队潜入麓宁城!”
  秦骘不经意地扫了他一眼,笑笑说:“你是侦察兵出身,本来是最佳的人选,不过你身为集团军的参谋长,必须留在指挥中心统率全军。别担心,我另有合适的人选。”
  吴安国心里泛起了嘀咕:“另有合适的人选?谁?贺梓丹吗?还是赵臻?”尽管有些遗憾,但军长既然这样安排了,他也只好服从命令听指挥。
  秦骘、郭瀛、李兵和精心挑选出的特别行动小分队乘G4型直升机飞往麓宁城南部的山区,为了避免惊动开明兽,他们特地绕了一个大圈子,并且在进入虎跳涧导弹基地的雷达探测范围前改乘军用卡车,虽然多花了三十六个小时,但是成功地避开了开明兽的耳目。
  司机的技术非常出色,卡车沿着山路盘旋而下,频频使用“漂移”技术急转弯。速度开得飞快,车厢里的士兵像一堆罐头,东倒西歪,但是他们没有半句怨言。李兵没有经过这方面的专门训练,脸色苍白,眼珠深深抠了下去,胃里翻江倒海………糟糕。竟然晕车了!他连忙在自己身上画了一十三道灵符,好不容易才熬到目的地,跳下卡车就哇哇大吐,差点连苦胆汁都呕了出来,吐了一阵。他才觉得腿脚不听使唤,双膝一软跪倒在地,累得精疲力尽。
  秦骘同情地望着他,眼前这一幕让他想起了高中时参加一千米长跑测试,跑最后一个。不及格,胳膊和屁股酸得要命,停下来抱住树干就吐。当时还有同学大惊小怪地说:“你这是给树浇肥啊?”一群女生远远地捂住嘴笑他。骚得他脖子涨得通红,三天都抬不起头来。想起往事,他嘴角不由露出了一丝微笑。
  他永远都不可能回到从前了!
  上尉贺梓丹和中尉赵臻用敬佩的眼光注视着军长,三天三夜没合眼,又在卡车上颠簸了这么长时间,就算是铁打地身体也经受不住,秦军长竟然像没事人一样,依旧精神抖擞。这让他们这些特种兵感到汗颜。至于那个拼命画鬼符的法师,他们轻蔑地扫了他一眼,不明白军长为什么要带上他一起来,他只会拖大家的后腿!
  M集团军A师师长邵广云迎了上来,向秦骘端端正正行了一个军礼。大声说:“A师师长邵广云向秦军长报到!”
  秦骘把右手举到鬓角边还了一个礼,简洁地说:“皇甫军长跟你交待过这次的任务了吧?战士们都很辛苦。。wAp。.CN。给我们弄点吃的东西,队伍休息一下,七个钟头以后出发。请你准备好卡车,把我们送到麓宁城下水道的出口。”邵广云脚跟一碰,斩钉截铁地答应下来。
  A师的炊事班手脚麻利,不一会儿就送来了三大笼馒头,七八样小菜,还有一大桶榨菜蛋汤,烧得十分入味。小分队三下五除二填饱肚子,寻了一个安静地角落,抱着冲锋枪席地而卧,不到五分钟就发出了沉重的鼾声。
  李兵勉强吃了一个馒头,躺了一会儿,心事重重。他实在睡不着,于是悄悄地爬起来走到秦骘身边,低声问:“都安排好了吗?”
  秦骘微微点着头,瞥了他一眼说:“你怎么还不去睡?人类的身体很脆弱,这样下去要顶不住的!”着。”
  秦骘毫不客气地说:“你是要跟我们一起潜入麓宁城的,像你现在这种状况,只会拖了我们地后腿。”
  李兵吃了一惊,问:“你也要去?黄司令知道吗?”
  秦骘的眼中燃烧起炙热的火焰,他凝望着麓宁城的方向低声说:“我必须去,开明兽正在全力备战,只有我才能阻止它!”他回过头看了李兵一眼,意味深长地说,“你是当今道门最出色的法师了,身怀辟邪玉麈和乾坤表里图两大法宝,难道连你都感觉不出麓宁城发生地异变吗?”
  李兵微微变了脸色,心中顿时升起一种不祥的预感。他坦率地说:“我什么都没感觉到。周文,不要再藏藏掖掖了,我知道你的能力,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十万人质,对于妖怪来说,他们是挡箭牌,是二十四小时保鲜地食物,只要进一步解决了兵力问题,开明兽就能进退自如,稳稳地立于不败之地。怎样才能解决呢?凭空是变不出妖怪的,我想它大概会使用分身术!”
  李兵立刻倒抽一口冷气,他听说过这种恶毒的法术,如果开明兽成功的话,麓宁城将变**间地狱!但他随即起了疑心,周文会不会是危言耸听?他有没有可能在耍什么阴谋?李兵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他实在猜不透周文的心思。
  隔了片刻,李兵振作起精神,说:“好吧,我们一起去。你不用担心我会拖后腿,人类并不像你想像的那么脆弱!”
  秦骘沉默了片刻,突然伤感地问:“赵诗芬还好吗?”
  李兵苦笑一声说:“一边是过去的爱人,一边是丈夫和儿子。你叫她怎么办才好?……她还躲在万寿宫的偏殿里不肯出来,如果她不能解开心结,恐怕永远都不会出来了。”痛恨我吗?”向慧真学习阁皂道的法术,非常刻苦。你要有心里准备,他总有一天会找你决斗的。”方亏欠他地!”
  李兵的神情有些无奈。他长长叹了口气说:“周文,你为什么要反抗呢?就让赵诗芬念完咒语,修复二十八宿降妖除魔印,有什么不好?你完全可以做一个英雄,让这个世界重新恢复宁静。我们会永远怀念你地,刘子枫和赵诗芬也不会像现在那样痛苦…………不过你也没错,我们没有权力强迫你做出牺牲!这一切都是人类必须面对的劫数!”
  秦骘不置可否。Wap.16 k.Cn七个钟头以后,邵广云陪同小分队来到麓宁城下水道地出口。黑黝黝的水泥管子昼夜不停喷泻出污水,一直流进月见江里。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臭味,所有地人都捂住了鼻子。贺梓丹、赵臻等特种兵纷纷带起防毒面具,五个人一组用尼龙绳连接在一起。上下收拾停当,准备潜入这座妖怪占据的城市。
  李兵也做好了一切准备。他展开道门异宝乾坤表里图,念动咒语施展出人图合一的法术,整个人就像抽了鸦片烟一样,疲倦一扫而空,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郭瀛哼了一声,留意到他印堂的皮肤下隐隐有几条红线出没,心想:“乾坤表里图的法力不是普通人类能够驾驭地。他的身体迟早会垮掉!”
  秦骘向邵广云挥挥手,示意他可以回去了。邵广云大吃一惊,犹犹豫豫地问:“军长,你不跟我们一起回营地吗?”
  秦骘微笑着说:“当然不了,我要带领这支小分队进入麓宁城。执行一个艰巨的任务。”
  S集团军的军长亲自出马?邵广云挠挠脑袋,有些回不过神来。秦骘果决地说:“行了。你快走吧,别在这附近逗留,万一招来敌军的注意,那可要坏了大事地!”邵广云吓了一跳,赶紧向军长行了一个礼,带领部队撤回了营地。
  他坐立不安,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赶紧打电话向皇甫军长汇报。皇甫振南大吃一惊,立刻拨通了西南军区副司令员黄椿寿的电话,问他知不知道这件事。黄椿寿涵养工夫很好,声音里没有流露出一丝焦躁的情绪,只是轻描淡写地说:“秦军长亲自去麓宁城了吗?我知道了。嗯……李兵有没有跟在他身边?”
  在得到了肯定地答复后,黄椿寿陷入了长时间的沉思之中,然后他有意无意地关照皇甫振南要保守秘密,千万不能让敌军知道秦军长已经深入它们的腹地。皇甫振南领会他的意思,黄椿寿是让他把消息压一压,暂时不要通知司令员张重庆。他到底是什么用意呢?皇甫振南百思不得其解。
  考虑到黄椿寿深得张重庆的信赖,前途远大,他还是照办了。
  秦骘、郭瀛、李兵三人当先进入了下水道,辨明方向后大步逆流而上。黑暗不能阻挡他们的视线,他们在齐腰深的激流中如履平地,这让身后举步维艰的小分队感到不可思议,开始怀疑秦军长他们是不是使用了什么高科技地装备。
  大约走了四十多分钟,水流渐渐变缓,他们来到了一个岔道口。贺梓丹向秦军长做了一个手势,问他该向哪一个方向走。李兵在借用了乾坤表里图的法力后,感官变得异常敏锐,他抢着说:“走右边,那里的妖气聚集在一起,非常古怪!”他的声音有些异样,回头看了秦骘一眼,流露出恐惧的神情。秦骘拍拍他地肩膀以示安慰,带领小分队折向右边的下水道。
  乾坤表里图感应到地面上地妖气,散发出金黄色的光芒,李兵一马当先在前面引路,就像传说中的金身罗汉,让人不敢逼视。贺梓丹悄悄地关掉了手电筒。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这还是人吗?怎么身上会发金光?荧光应该没这么亮才对!听说他是茅山派地法师,难不成真有几分道行?”
  秦骘和郭瀛却知道,他是在燃烧自己的生命!
  李兵越走越快,脚步渐渐飘离了水面,箭一般向前射去。秦骘反应极快,一把抓住他的肩膀,把他硬生生拽了下来。“就在前面!快!快阻止它!”李兵陷入了狂乱之中。就像飞蛾受到灯火的蛊惑,竭力挣扎着向前扑去。
  秦骘飞快地念了几句无妄清心咒,在他耳边一字一句地说:“你一定要保持心田的宁静,不要让乾坤表里图控制住心神。记住,法宝是为你所用的。修道之人最忌讳心为物役!”这几句话像暮鼓晨钟一样驱散了李兵心头的魔障,他长长舒了口气,紧绷地身体渐渐松弛下来,额头上冷汗涔涔。耀眼的金光迅速消散,乾坤表里图从他的体内飘落下来。静静地停留在半空中。
  秦骘接住乾坤表里图,随手塞到李兵的手里,命令紧跟上来的小分队原地休息。尽量多吃一些水和干粮,休息半个钟头后继续前进。大家纷纷背靠在下水道地水泥壁上,取出水壶痛快地灌了几口水,擦去额头上的热汗。但是除下防毒面具以后,一阵阵令人作呕的臭味钻进鼻孔,干粮是说什么都吃不下了。
  李兵虽然恢复了正常,但回想起来还觉得后怕,他低声对秦骘说:“谢谢你!……实在是太可怕了。就算当年郑蔚施展天哭术,也没有这么浓烈的妖气!乾坤表里图完全被吸引住了,我根本就没办法控制它。”入你的身体后,逐渐拥有了自己地意识,你对妖气的感应增强了成千上万倍。精神承受不住。以后不到迫不得已,千万不要再用这门法术了。你的精神会逐渐迷失,最终成为一具行尸走肉!”
  李兵沉默了良久,涩然说:“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只要能把妖怪彻底消灭掉,哪怕粉身碎骨也无所谓!周文,这就是我跟你地不同……”
  郭瀛听到这里,忍不住讽刺了他一句:“对自己的种族,你愿意粉身碎骨,对我们妖怪族,你要彻底消灭!白虎精说的一点都没错,人类的本性只能用两个词来形容,自私,短视!”
  李兵没有理睬她,继续说:“那天你离开G城以后,我仔细想过,你的想法很有问题。要人类尊重自然,跟妖怪和平相处,可是大自然里有哪个物种不是以自我为中心的?狐狸尊重过兔子的权利吗?兔子尊重过草的权利吗?其实它们都是赤裸裸地自我中心论!周文,每个种族都是自私的…………物竞天择,适者生存,大公无私的种族早就被淘汰了,灭绝了,活下来的就是我们这些自私的种族!”
  他地话像铁锤一样重重敲击着秦骘的心扉,他情不自禁看了郭瀛一眼,陷入深深地沉思中。郭瀛无力地反驳说:“照你这种说法,我们根本就不应该刺杀蓐收神,我们应该完全站在妖怪族一边,把人类彻底消灭掉?”的生命体,这样的种族难免会滋生出一些异类,他们的想法与众不同,有着不同于常人的价值观。你们应该怎么做我不知道,我也没有权力评论,但是你们既然选择了自己的道路,是错是对就只能让时间去证明了!”
  他们的对话湮没在哗哗的水流里,没有第四个人注意到。休息了半个钟头以后,贺梓丹、赵臻等特种兵完全恢复了体力,他们在秦骘的带领下继续向前走去。失去了乾坤表里图的法力,李兵感应不到地面上的妖气,他踯躅不前,只能跟在秦骘和郭瀛的后面。
  郭瀛闭起眼睛,调匀气息,默默地念了一段咒语,让自己整个身心跟大地合而为一。他的心剧烈地跳动起来,眼前忽明忽暗,似乎黑夜里的闪电,影影绰绰看到一些模糊的影像。他伸手指向右方,用极低极低的声音说:“在那个方向,大概还有五六里远。”
  秦骘挥了挥手,率先大步向前走去,污水越来越浅,只堪堪没过了膝盖,小分队逐渐加快了行军的速度。大约走了半个多钟头,秦骘突然停住脚步,他抬起手电筒向上照去,只见墙壁上有一架锈迹斑斑的铁梯,一直往上延伸,尽头是一块圆形的铁盖子。他们终于来到了城市的中心。
  郭瀛情不自禁打了个寒颤,他提醒秦骘说:“小心,妖气在这里汇集,上面就是开明兽的大本营!”
  秦骘抬腕看了看手表,时间是下午一点钟,群妖最疏忽的时候。他回过身打了一个复杂的手势,贺梓丹和赵臻会意,立刻命令队员把身上的绳索解下来,上下收拾停当,随时准备迎接激烈的战斗。秦骘率先爬上梯子,把铁盖子推开一条缝隙,一股浓烈的妖气顿时冲下来,像龙卷风一样在下水道里回旋激荡,乾坤表里图、辟邪玉麈和天师剑感应到它的威胁,不约而同发出低微的共鸣。
  秦骘把铁盖子悄悄地移到一边,探出头去四下里张望了一遍,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情况。街道上空荡荡的,到处都是瓦砾和废墟,西南方向有一座十三层高的大厦,一股难以用语言来形容的妖气正以大厦为中心,朝四面八方疯狂地扩散。秦骘的眼中闪烁着妖异的红光,是分身术,现在他可以肯定了,再没有第二种法术能释放出如此恶毒的气息!
  秦骘双手微一用力,整个人轻巧地翻出下水道,迅速穿过坑坑洼洼的柏油路,隐蔽到废墟的阴影中去。小分队的成员紧随其后,一个接一个冒出地面,动作快得像狐狸,轻得像灵猫。贺梓丹和赵臻最后出来,他们小心翼翼地把铁盖子移回原位,向四周围扫了一眼,弯着腰警惕地奔到秦骘身边。事,记住,不要勉强,不要打草惊蛇,尤其不要靠近那座大厦!”秦骘压低声音作着最后的安排,他朝西南方比划了一下,神情非常郑重,“不管发生什么,绝对不要靠近,听清楚了没有?”贺梓丹和赵臻对视了一眼,点点头表示坚决执行军长的命令。骘一挥手,三十名特种兵迅速分成两组,无声无息地消失在废墟里。李兵望着他们远去的方向,由衷地说:“希望他们一切顺利!”
  秦骘面无表情,他紧盯着那座大厦说:“走吧,我们该去会会开明兽了,看它究竟在捣什么鬼!”李兵的心情一阵激动,大战终于要开始了!
    网友上传章节 第六集 第六章 激斗
     更新时间:2008…12…14 1:55:28 本章字数:7436
  三人放慢脚步,借着废墟的掩护,悄无声息地摸到大厦跟前。那是一家百货公司,招牌横七竖八倒在地上,玻璃被爆炸的冲击波震得粉碎,橱窗里各式各样的商品扔得到处都是。大厦的入口处铁门紧闭,看不到半个哨兵,但是秦骘不敢大意,他仔细观察了一阵,挑了一个偏僻的橱窗,侧着身体挤了进去。
  一楼的柜台像被暴徒洗劫过一样,东倒西歪,一片狼藉,遍地都是金银饰品、化妆品、手机和数码相机,空荡荡的楼层里只有他们三个人,兜了一个大圈子,也没有发现任何妖怪的行踪。他们一层层继续往上搜索,花了将近一个多钟头,连鬼影子都没碰到半个,但是大厦里的妖气却越来越浓,忽上忽下,似左还右,时刻不停地流动,天师剑、乾坤表里图和辟邪玉麈跃跃欲试,几乎要压制不住了。秦骘终于锁定了对手的气息,喃喃自语着说,“是几头远古妖兽,开明兽不在这里!奇怪,它们的妖气怎么会变得这么古怪?”他沿着楼梯飞快地冲下去,三步并作两步,似乎预感到危险正在迫近。郭瀛和李兵紧紧跟在他的身后,掌心冷汗涔涔,一颗心几乎要跳出了嗓子眼。
  秦骘在地下室的铁门前突然收住了脚步,一个厚实的声音警惕地说道:“外面是谁?”
  秦骘含糊答应了一声,向郭瀛和李兵使了一个眼色,重重一脚踹上去,“砰”的一声巨响,力量大得惊人,沉重的铁门像纸做的一样,连同门框飞得无影无踪。
  尘土落定,狼牙和蛮牛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秦骘低吼一声:“让开!”浑身上下烈焰飞腾,衣服和皮肤顿时烧成灰烬,现出了吸血獠的第二形态,手持道门异宝天师剑,一对翅膀掀起炙热的气流,扑头盖脸地朝它们袭去。了出来,脸上流露出恐惧的神情。身不由己地退让到一旁。周文在葫芦口屠杀翼龙的一幕给它留下了太深刻地印象,经常出现在它的恶梦里,连开明兽都不是对手,他已经成为了一个不可战胜的神话。
  就在狼牙的身后,周文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一十三个挺着大肚子的孕妇围成一圈。双目紧闭,神情痛苦万分,中央伏着一头八个脑袋八条尾巴的妖兽天吴,形状像一只吊睛白额地大虫,鼻孔里不断冒出青气和黄气。像蛇一样钻进她们的肚脐里。文冷冷扫视了狼牙一眼。
  狼牙吓了一大跳,唯唯诺诺地回答说:“是的,开明兽大人亲自施法。天吴作种,以妇人的身体为鼎炉,傀儡妖兽马上就要诞生了!”
  周文立刻拔出天师剑,飞快地念了几句咒语,七七四十九条火龙钻进剑身里,剑刃变成纯青透明,吐出了五尺长三寸宽的剑芒,伸缩不定。光华照得地下室里纤毫毕现。李兵大叫一声:“别伤害她们!”
  周文举起天师剑,头也不回地说:“不能手软,必须连同她们一起消灭,否则地话,傀儡妖兽会降临到这个世间。杀害更多无辜的性命!”
  蛮牛瞪了狼牙一眼,它总是这么个脾气。不分轻重,崇拜强者到了疯狂的程度,不管对方是朋友还是敌人,竹筒倒豆子什么都告诉他。眼看周文就要毁掉天吴和即将出世的傀儡妖兽,它怒吼一声,轮起一根重逾千斤的狼牙棒朝他当头砸去。
  周文一剑迎了上去,“嘶”地一声响,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