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吸血獠-第5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老同学了!”赵鹏吃了一惊,抬头看着他的脸…………五官像用刀刻出来的,线条很硬,眉心中间还有一道鲜红的符………他几乎可以肯定自己从来没有见过他。
  葛辉恍然大悟,笑着解嘲说:“瞧我这记性,还没老就忘事!”久别重逢,他拍着赵鹏地,紧握住他的手,显得很高兴,赵鹏也由衷地开怀大笑,他已经很久没这么兴奋过了。二人寒暄了几句,赵鹏好奇地打量着一旁地高个子,说:“葛辉,介绍一下吧,这位也是我们的老同学吗?好像很面生呀!”
  葛辉大笑起来,拍着他的肩膀说:“你自己来介绍吧!”那个高个子淡淡一笑,向赵鹏伸出手去,说:“认不出来了吧,我是周文。”赵鹏吃惊得合不拢嘴,他茫茫然跟周文握了一下手,结结巴巴地说:“我……你……你怎么……”葛辉打断他说:“他变了很多吧,一开始我也没有认出来!走,一起到我家去吃中饭吧,有黄酒,我们边吃边聊!”
  他拖着赵鹏走进对面的一间平房里,大声说:“梦瑶,看看是谁来了!”徐梦瑶答应了一声,系着个围裙从厨房里走出来,手里还捧着一碗热腾腾的蔬菜。她看见赵鹏愣了一下,立刻就认了出来,微笑着说:“这不是赵鹏嘛!还没吃饭吧,别客气,一起来吧!”
  赵鹏心里顿时升起一种异样的伤感,当年的美女现在已经嫁作人妻,变成了丰腴的**。时光真是无情,在她原本光洁细腻的脸上留下了无数痕迹,只短短的一瞥,他已经看到了操劳和生活的辛酸。但他自己又何尝不是这样呢!赵鹏觉得鼻子有些发酸。
  葛辉一边招呼他们坐下来,麻利地倒着黄酒,一边说着玩笑话:“尝尝你嫂子地手艺,进步很大。要知道她三年前连鸡蛋汤都烧不好!”徐梦瑶嗔怪地瞪了他一眼,说:“你就喜欢揭我的短,自己不动手,只知道挑剔!”一席话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真是幸福!”赵鹏羡慕地望着他们,他注意到每一个小细节。徐梦瑶很温柔地把丈夫肩膀上的一根线头捻起来,小心翼翼放在骨盘里。他不自觉地把苏小灵跟徐梦瑶作比较,她也许更年轻,身体充满了青春的活力,但她只是一个失去知觉的人形玩偶。她永远都不会爱上他!
  “来,干杯!”葛辉主动跟周文和赵鹏碰了碰杯,一仰脖子。咕咚咕咚把整杯黄酒一气灌下肚去,长长舒了口气,显得很痛快。徐梦瑶心疼丈夫的身体,忙把酒瓶子抢到手里,埋怨说:“这是黄酒,你怎么当成啤酒喝呀!”又歉意地向两位老同学解释说:“他就是这么个毛病,喜欢喝酒,以前可不是这样的!”
  葛辉吃了一筷子肉末炒粉条。略带伤感地说:“现在局势这么乱,我们连小孩都不敢生,唉……何以解忧呢……”大家被他地话触动心事,不约而同沉默下来。葛辉察觉到气氛有些沉重,连忙鼓起兴致招呼他们喝酒吃菜。顺便问起了赵鹏的情况:“三年前我们分手后你到哪里去了?一直都没有你的消息,怎么有空到G城来的?”
  赵鹏苦笑着说:“我回老家去了一趟。房子农田什么的全被洪水卷走了,父母亲戚也都不见了。村长说我们家地势低,半夜里山洪爆发,给埋在泥石流下面,结结实实,一个人都没有逃出来。”
  他似乎有些难过,沉默了一会继续说下去:“后来洪水慢慢退了,村里又爆发了瘟疫,死了很多人,实在待不下去了,我只好跟着几个老乡结伴到N市去打工。他们介绍我在一家小饭店里端盘子洗碗,管三顿饭,但没有工钱。后来饭店不景气,老板就关门歇业了,我们只好到工地上去打零工,很累,工资又低得可怜,连最便宜地盒饭都买不起,我实在干不下去了,就主动炒了包工头的鱿鱼。哈,那是我到N市后最有志气的一天!”
  他说得虽然轻松,但语气里却充满了一种难以形容的辛酸和骄傲。
  “我一个人在N市流浪,一开始还想着自己好歹也是一个大学生,找份写写算算的工作,混口饭吃总办得到吧,结果呢………根本没人理睬你,睡在露天,像野狗一样在垃圾箱里找吃地,还有很多乞丐跟你竞争,有一顿没一顿!”
  “我想N市是绝对混不下去了,必须换个地方。总算老天有眼,运气还没有坏到根上,我在市中心广场的石凳下面捡到了一只钱包,大概是谈恋爱的时候不小心遗失地,里面有身份证和信用卡,还有四百多块钱。我把身份证信用卡寄还给失主,留下钱洗了个澡,换身干净的衣服,好好吃了一顿。N市的物价贵得要命,四百多块根本就不够花,我不敢多待,就用剩下的钱买了一些耐饥的干粮,打算搭火车到G城来碰碰运气。”
  “不过半路上我又改变了主意,G城跟N市有什么不一样,都是大城市,像我这种吃不起苦的乡下人还不得在社会底层挣扎!根本没有人会在乎你!所以我在汤山镇就提前下车了。那里正好在重修旅游景点,打工的机会很多,我在工地的食堂里找了份零工,洗菜刷锅什么地,可以管饱,将就着做下去,先站稳脚跟再说。”
  “后来我在街上看见一间贩卖工艺品的小店,贴了广告要招一个站柜台的,管三顿饭,睡在店里,工钱开得很少。我就去试一试,当时也没抱什么希望,那老板看我会写会算的,还能帮忙记帐。就把我留了下来。这一待就是两三年。不过比起在工地打零工,这份工作轻松多了,我也很知足。”
  “再后来的事你们大概也听说了,妖怪部队攻占了汤山镇,我们都变成了俘虏,它们跟军队谈判,用人质来换取水电和食物。详细地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我是昨天才被放出来的,就住在附近地简易房里……对了,周文,你怎么样?你地经历一定比我复杂多了吧!”
  周文闷声不响地抿了几口黄酒,挑无关紧要的事说了一下。他隐瞒了很多经历,比如说凤凰山战役,刺杀蓐收神,潜入麓宁城大战开明兽等等。但是在赵鹏听来,这一切就像是一场惊心动魄的电影。跟他相比,自己的生活平淡得像一杯白开水,根本没什么值得夸耀的。周文最后提到了自己的近况:“后来我在深山老林里待过一段时间。有树有水,环境很好,食物也充足。本来我想在那里一直住下去的,没想到G城再一次遭到了妖怪地进攻,西南军区的副司令员黄椿寿邀请我过来帮忙,我就过来了。现在我住在市政府的招待所里,他们在谈判,我也插不上手。很无聊的。”
  葛辉略带着几分酒意说:“如果谈判能成功就好了,战争早点结束,我们可以过上正常的生活。周文,你说有没有这种可能?”
  “这很难说,不过我劝你不要抱太大地希望。人类和妖怪是势不两立的。谈判只是一种战术,双方都在拖延时间…………上午九点开始。下午三点结束,中间还要休息两个钟头,没有一点诚意…………事实上他们都在等待恰当的时机再次发动进攻。”
  “真的还要继续下去吗?”周文的分析让葛辉感到非常失望,他晃动着玻璃杯,把剩下地黄酒一口倒进嘴里。徐梦瑶轻轻握住丈夫的手,长长叹了口气。她感到辛酸。他们一直计划着生一个小孩,享受家庭的天伦之乐,但局势是如此艰难,物价飞涨,教书那点微薄地工资只够两人勉强糊口,他们不想让孩子一出世就受苦受难。
  赵鹏不想谈论这些沉重的话题,战争不该由他们来操心,也不是他们操心得了的。他吃了几筷子菜,随口问起其他同学的下落,说有机会想聚一聚,他这两年里攒了几百块钱,通货膨胀,留着也派不上什么大用场,不如趁这个难得的机会花掉吧。徐梦瑶觉得不好,劝了他几句,意思是赚钱也不容易,留着将来总会有用的,但是赵鹏笑着坚持自己的意见,她也不便多说什么。
  葛辉振作起精神,扳着手指说:“孙疾风和史思红也在S大学教书,他们住在东校区,前几天才结婚的,想不到吧,他们两个会走到一块去!刘子枫本来在重建委员会里当秘书,后来参加了法师团,拜在一个叫慧真地道士门下修炼法术,我看他都快走火入魔了。赵诗芬也在法师团里,她和李兵现在是法师团的一号二号人物,在G城可以算得上是赫赫有名了。程文远是最近才联系上的,他在N市的一家公司里跑销售,他说起纪芸和李兰也在N市,在一次交易会上碰到过,留了一个电话号码,但是没有再联系。”
  赵鹏听到李兰的名字,神情变得有些尴尬,讪讪地说不出话来。
  葛辉主动说:“我去联系他们好了,你准备放在什么时候?”
  “明天来得及吗?要不就后天?大后天也行!”
  “你这么急干什么?程文远他们不知道有没有空,从N市赶过来也要有一段时间,现在交通管制,车票很难买到地。”
  赵鹏尴尬地笑了几声,解释说:“现在是难得的机会,双方在谈判,战争暂时停火了,万一再打起来,交通更不方便,货币贬值,这区区几百块钱还吃得到什么东西!”
  “说地也是!”葛辉嘀咕了一句,“好吧,我晚上就联系他们。不过放在什么地方好呢?现在G城的饭店基本上都歇业了。你有认识的饭店吗?”
  赵鹏摇摇头,他望了周文一眼,说:“你不是跟西南军区的副司令员比较熟嘛,能不能想想办法?”
  “我去说说看,问题应该不是很大,实在不行就借市政府招待所的餐厅用一下,反正他们也没什么生意。”时间放宽一点,大后天中午吧!我去联系老同学,周文,你安排饭店,赵鹏,你就准备掏钱吧,哈哈!”葛辉鼓起劲来,举起酒杯跟他们碰了一下,“来,为我们重逢,干掉!”
  这顿中饭一直吃到下午两点半才散,葛辉喝得酩酊大醉,倒在床上呼呼大睡,赵鹏也顶不住了,趴在桌子上站不起来。周文有事要先走一步,徐梦瑶把他送到校门口,脸上掩饰不住担忧的神情。周文随口问了一句:“葛辉好像有心事嘛,跟上一次见面时完全不一样了。”
  徐梦瑶叹了口气,为难地说:“你也看出来了……学校财政情况很糟糕,已经好几个月没拿到工资了,沈冀北也没有办法,只能给我们打白条……上次遇到刘子枫,我们老着脸皮问他借了一些,到现在都还没有还。唉……”
  物伤其类,周文为他们感到辛酸。他正想提出接济他们一点,又觉得这样做未免打击了葛辉的自尊心,他可能会受不了,于是委婉地说:“那你们有没有考虑换一个工作呢?”
  徐梦瑶摇摇头说:“这谈何容易,再说,我们除了教书还能做什么呢!”
  “那我来想想办法吧,你先给他透个风,劝劝他。如果他实在不愿意,你也可以先出来的,犯不着一起绑死在学校里。”
  徐梦瑶会意,她感激地说:“那就麻烦你了,真是不好意思。”
  “我们好歹也是共过患难的老同学了,这点小忙算得了什么!过几天我就给你回音。”周文从身边摸出一叠钞票,塞到她手里,“你先把借刘子枫的钱还了,剩下的留着贴补家用吧,我在军队里搭伙,用不着这么多的,等以后手头宽裕了再还我!”
  徐梦瑶客气地推脱了一阵,最后还是收了下来。他们就在S大学的校门口挥手道别,各奔东西。
    网友上传章节 第七集 第四章 聚会
     更新时间:2008…12…14 1:55:58 本章字数:8551
  周文回到招待所里,弓中卿把一大堆资料推到他的面前,笑着说:“这是今天谈判的记录,你快看一遍吧,等会黄椿寿还要找你详谈呢!”
  “行了,别卖关子!我才不想看这些东西呢!”周文知道在他回来之前,弓中卿已经把全部资料迅速浏览了一遍,他只需要听她讲述一下要点就可以了,反正这种拖延时间的谈判也没什么重要的内容。
  “今天的谈判涉及到了实质性的内容,关于人类和妖怪如何相处的问题。”
  周文怔了一下,从茶几上拿起一杯泡好的绿茶,靠在床头若有所思地喝了几口,问:“双方都提出了什么要求?”
  “漫天要价!人类的谈判团要求妖怪族全部回到黄泉之下,没有特殊的情况不能出现在地面上,作为交换的条件,他们愿意提供足够的能源和食物,把地下改造成为妖怪族的乐园,让它们世世代代居住下去。”
  “开明兽和郑蔚怎么说?”
  “他们表示愿意停止这场战争,条件是跟人类划江而治,长江以南由妖怪族统治,人类如果愿意在这片土地上继续居住下去,它们欢迎,并且保证他们的人身安全,如果不愿意,可以自由地迁往江北去。”
  “这很有意思,不过我想谁都不会同意对方的条件吧。”是的,不过他们很有耐心,在这个问题上反反复复磨来磨去,到今天的谈判结束为止没有达成任何结果。这些记录很无聊,我刚才看得都快睡着了。”
  “他们都在拖延时间,谈判只是一种战术,你看好了,迟早会再打起来的。不过我始终弄不明白。开明兽和郑蔚究竟在等什么,麒麟兽方面也没有任何动静,机载红外生命探测系统找不到它们的主力,到底躲到哪里去了,真是奇怪!”
  弓中卿把手头的资料一一塞进档案袋里,郑重其事地提醒他:“你要小心,赵诗芬已经汇集起三十九朵金莲。法师团的那些道士也许又打算作法修复二十八宿降妖除魔印了!”
  周文脸上露出了动人的笑容,向她摇了摇头,弓中卿不禁为之怦然心动,傻傻地说了一句:“你笑什么?我是说正经地!”
  “要知道这完全行不通………吸血獠的内丹已经不见了,融进了身体里。变成了我的一部分。这就是妖化的结果,我应该感谢开明兽,请它吃顿饭,如果当初在麓宁城里它没有把我逼到绝境的话,我是无论如何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的。道门地法宝对我构成不了任何威胁。现在我是最强的,我有信心击败麒麟兽和白虎精,只要它们不联手对付我!”
  “你不会是吹牛吧!”弓中卿忍俊不禁。眉梢眼角洋溢着异样的风情。
  “一对一我谁都不怕,不过开明兽说得一点都没错,一个人是成不了大气候的,单枪匹马闯天下的时代已经过去了,个人地力量微不足道。”
  “我记得你也说起过,要拥有一支自己的武装,不过这很困难,无论是人类或者妖怪族都不会站在我们这边。”
  “耐心等待吧。总会出现转机的。”周文并没有把眼前的困境放在心上,他轻松地说,“我们拥有几乎无限的生命,我们可以等!”
  夜幕降临,周文和弓中卿吃过晚饭。来到了市政府地会议室里,跟张重庆、黄椿寿、宣大勇、娄文娴、章德音、郭锐等人交换意见。对于开明兽和郑蔚提出的要求。他们一个个显得很愤慨,划江而治,亏它们说得出口,这绝对不能答应,妖怪族只配居住在黑暗的黄泉之下,不消灭它们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但是周文却委婉地提出了不同地意见,这个意见听起来很刺耳:“妖怪族是不愿意再次回到黄泉下的,那里伸手不见五指,漆黑,寒冷,没有光和热,看不到森林河流,照不见月光和星光,这是它们永远都无法忍受的。几十万年以前,当人类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妖怪族就生活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它们一度是地球的主人,长久以来形成的生活习惯是不会轻易改变的。”
  郭锐忍不住讽刺了一句:“难道你认为划江而治是可以接受地?”
  周文耸耸肩,轻描淡写地说:“漫天要价,就地还钱,我们完全可以继续跟它们谈下去,比如说划出一块妖怪保护区,就像美洲的印第安人保护区一样………当然它们是完全不会接受的。。Cn我想提醒大家的是,任何决定都必须考虑到可能带来的后果,不能意气用事,超出了承受地范围就只能妥协。如果……我是说如果,如果某一天划江而治可以避免战争,可以挽救几亿无辜的生命,是不是能够考虑一下了?”
  郭锐嗤之以鼻说:“这种情况绝对不会发生地!”
  “我也希望如此,可万一发生了我们该怎么办?当敌人强大时作出必要的妥协,保存实力,团结一切力量,想方设法分化它,瓦解它,等待合适的时机打败它…………这就是战争!”
  周文在提醒他们这场战争的艰巨性,不过他的话太极端了,不合时宜!继续讨论这种敏感问题很危险,而且毫无必要,黄椿寿打断他们说:“现在局势还在我们的控制之中,没必要考虑这些问题。周文,你对妖怪族比较了解,你说它们在拖延时间,那么它们到底在等什么呢?”
  “等待时机,发动进攻。它们的目标不是汤山镇,而是G城,江南的龙穴。我估计麒麟兽和白虎精一时半刻没办法打破三十九朵金莲的封锁,于是它们拟定了一个可行的计划,开明兽和郑蔚提出的谈判应该就是这个计划的一部分。”
  “究竟是什么计划呢?”宣大勇显得有些着急。
  “不知道。”周文简洁地回答说,“不过这个计划似乎受到一些不确定因素的影响,所以它们要利用谈判和人质来拖延足够的时间。”
  这一番话提醒了黄椿寿,他揉着眉心思考了一阵。突然问道:“汤山镇里总共有多少居民?”
  “大约两千多人,其中多数是老人、妇女和儿童。”宣大勇有些跟不上他地思路了,不明白这有什么关系。
  “按照每天释放二十名人质计算,它们至少可以拖延三个月的时间……不行,这实在太长了!我们明天跟它们谈判,态度再强硬一点,要求增加人数。每天至少释放一百名,如果它们不同意,就一点一点往下降,一定要摸清楚它们的底线,这很重要!”
  “你打算提前发动进攻了吗?”张重庆察觉了黄椿寿的意图。他想在妖怪实现它们的计划之前采取必要的行动,打乱它们的部署。
  黄椿寿微微颔首,但他没有继续说下去。宣大勇、娄文娴、章德音和郭锐都在场,他不想过多谈论军方地行动,不是说信不过他们。多一个人知道就多一份泄漏的危险,而且他们都是外行,也提不出什么有价值的意见。不过黄椿寿知道自己的想法瞒不过周文。他看了周文一眼,他若有所思,似乎从自己的话里品味出了什么。这家伙简直就是一个人精!
  简要地交流结束以后,他们陆续离开了会议室,打算回招待所休息,同时整理一下思路,为明天的谈判作些准备。周文故意落在后面,微笑着叫住了市长宣大勇。向他委婉地提出能不能抽十分钟,他有些私事想跟他商量。宣大勇犹豫了一下,让娄文娴他们先走一步,他领着周文来到自己的办公室里,笑容可掬地问他有什么事。
  “喏。是这样的……”周文提出大学里的同学想搞一次聚会,规模不大。大约十几个人,自助餐就可以了,时间准备放在大后天地中午,想借市政府招待所的餐厅用一下,能不能麻烦宣市长打个招呼,预定一个安静点的包厢。
  宣大勇为难地说:“现在是非常时期,招待所地餐厅暂时不对外开放,你们在外面找不到地方吗?”
  “宣市长,你不是不知道,现在市面上物价飞涨,鱼肉蔬菜非常紧缺,除了市政府办的餐厅,其他饭店差不多都关门了,我要是找得到关系,也不会来麻烦你了。我知道餐厅还在营业,怕影响不好,要有市长特批的条子才行…………帮个忙吧,我已经答应别人了。”
  宣大勇宽容地笑笑说:“好吧,我给你打个招呼,不过价钱上可不能再优惠了,你要有心理准备。”
  “这个没问题,贵一点也无所谓,反正战争不结束,钱留着也是一堆废纸。”
  “这种时候你们还有心情搞聚会?到底是年轻人,乐观豁达,什么心事都不担。1 6 K小说网。手机站wap.16 k.cn唉,我可是老了,再也提不起这种兴致了!”顿了顿,宣大勇又问,“就这件事吗?如果还有其他的事一并说,我能帮忙的尽量帮你办到。”
  周文笑了起来,说:“还有一件事,我本来想托黄司令的,宣市长既然这么爽快,我就不客气了。我有个要好的朋友叫葛辉,他和他的夫人徐梦瑶都是我大学里地同学,他们现在在S大学里教书,生活很清苦,发不出工资,打了好几个月的白条。我想能不能帮他们换一个工作,经济上稍微可以宽裕一点。”
  宣大勇在笔记本上把他们的名字记下来,说:“我知道葛辉和徐梦瑶,他们跟你在洪水里共过患难,交情不一般。好吧,我来想办法,现在G城正缺少像他们这样受过高等教育的大学生,老沈把人才都留在自己手里,这怎么行!”
  “那真是谢谢你了!”
  “不用客气,你也帮了我们的大忙。周文,其实你跟刘子枫挺像地,李兵赵诗芬他们跟你不是同一类人。”
  周文会意地说:“他们是不是太死板了,不懂得灵活变通?说实话,我也觉得跟他们打交道很累。人生就像一场游戏,他们不了解规则之外还有规则。”
  两人又说了几句闲话,说笑着走出了办公室。一直等候在外面的娄文娴、章德音和郭锐大跌眼镜,宣市长居然放弃了原先地立场,跟这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