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吸血獠-第6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不嫉妒……这对我来说意义非常重大,为此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这是刘子枫的声音。
  “我明白。”
  “不过,我的身体里毕竟隐藏着一颗炸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爆炸。答应我,如果我有什么不测,请你好好照顾我们的儿子。”
  “你不会有事的,九地十天镇魔印是非常古老的法术,能有效地克制住妖气。你只要努力保留自己的意识就行了。尽量别使用妖力,你要听我的劝,做一个普通人,带着儿子平平安安过日子,别去学什么道门地法术,你会丧命的!黄司令那边,我会替你去说。”
  “太晚了。我自己的事自己再清楚不过了。在我的身体里,有什么东西在呼唤我,这就是所谓的命运了,我不能逃避……再说,如果没有你陪在身边。平平淡淡过一辈子又有什么意思?我宁可去战斗,像周文一样,就算变成妖怪也在所不惜!”
  “你总该为儿子想想…………他是无辜的!”
  “他是多余的!如果他从来没有出生,也许我们就不会这么痛苦!他已经有了一个狠心肠地母亲,再有一个狠心肠的父亲又何妨!……城里的居民已经开始撤退了。我会把他托付给保姆照应的。我决定了,你不用再管这件事!”
  赵诗芬没有说话。她显得很痛苦,但又无可奈何。
  刘子枫在说反话吗?不大像。赵诗芬没有意识到。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天吴留下的妖气在悄悄地改变他地思想。它是少壮派的代表,残忍,好杀,战斗的意念已经渗透进血液里,无法磨灭。刘子枫开始向它靠拢,变得跟以往不一样了,这在预料之中。他最终会变成什么呢?妖化的人类还是人心的妖怪?
  有一点是肯定地。他绝不会变成第二个周文!
  “我们有没有可能再重新开始?你和我,就像刚认识一样?”刘子枫的口气平平淡淡,他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
  赵诗芬飞快地摇摇头。
  刘子枫有些失望,不过她地反应并没有出乎意料。他又问:“是因为周文的缘故吗?我一直弄不明白,当初你为什么会选中他?要知道那时候我是多么嫉妒他呀。竟然赢得了化学系美女的青睐!他有什么优点?”
  赵诗芬歪着头想了一会,说:“有些人天生就是相互吸引的。不需要任何理由,他们注定要走到一起去的。”
  “那后来你为什么跟我结婚?”
  “我不知道……也许有两个我,一个是你的妻子,跟你一起生活,养育儿子,她已经死了,另一个就站在你面前,操纵三十九朵金莲,等待决战的到来,等待牺牲。我曾经想到过自杀,并且已经准备这么做了…………死亡对我来说是一种解脱,一点都不可怕…………但是我留下了自己的生命,为了完成张天师地遗愿。周文是我的一段过去,永远都不会忘记,你和儿子是另一段过去,我也会永远记在心里。原谅我……生命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必须完成的任务……”
  “我有些明白你的想法了。这是老天在捉弄我们。”
  “是啊,让我们的心更加坚强!”
  赵诗芬用异常温柔地眼光注视着儿子,他们竟然像陌生人了。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已经忘了时间。她沉浸在自己地世界里,完全忽视了他。她努力回想起怀孕,大肚子,晨吐,脚肿,胎动,剖腹产,哺乳,换尿布,牙牙学语……这是赵诗芬的身体经历的一切,不是她的!可赵诗芬的身体不就是她的吗?
  儿子大笑着扑到在刘子枫怀中,清楚地叫着:“爸爸抱!”刘子枫把他抱起来,亲亲他幼嫩的脸颊,惹得他咯咯直笑。赵诗芬有一些羡慕,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想法不对劲,这是她的儿子,不是别人的儿子!母性到哪里去了?最美好最真挚的感情到哪里去了?她的嘴里一阵阵泛起苦涩,她伤心地意识到自己的心已经死了。
  周文能够听见他们的每一句对话,看清他们脸上最细微的表情。这样的反应正常吗?他们跟电影小说里描写的父母不一样,缺少强烈的、发自内心的关爱,尤其是赵诗芬,儿子是母亲身体里掉出来的一块肉,她怎么能做到无动于衷?生物学和进化论的知识告诉他,所有的生命都是自私地,基因想使自己达到最大化…………父母关爱子女,因为他们身体里包含着他们的基因。这是天性,不利于遗传的因素都被自然选择淘汰掉了。刘子枫和赵诗芬却是一对异类。究竟是什么使得他们背叛了这种天性?
  “对于这个世界,我只是宇宙里的一粒沙,灰尘中的灰尘,可是对于我自己,我就是整个世界,我是整个宇宙!失去了自我也就失去了一切!”这是周文内心深处真实的想法。这种想法有问题吗?自我真的那么重要吗?我们是不是都太自私了,所以才错过了许多美好地事物?周文像在高空俯视着另一个自己,孤单地站在原地,思索着一些永远也找不到答案的难题。他看见自己慢慢走上前去,站在亭子外面。木然地跟他们打了一个招呼。他的出现让刘子枫有些不大开心,他毫不客气地说:“你来干什么!”他跟赵诗芬难得有一份清静,偏生被这个半人半妖的怪物给打搅了,讨厌!可是话一出口,他立刻就怔住了。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刘子枫了,他没有理由敌视周文,他意识到自己跟周文并没有什么不同。他只是本能地嫉妒,这种嫉妒已经转化成一种深深地成见。
  只有在这一刻,刘子枫才深切地体会到自己是多么软弱和悲哀,什么“毫不怯懦地正视周文,不自卑,不羡慕,不嫉妒”,这些都是自我麻醉。不管他愿不愿意承认,周文始终是一个无法逾越的传奇,即使在他拥有了强大的妖力以后,他也无法在心灵上跟他对抗。
  三人都沉默了。
  赵诗芬察觉到周文的情绪有些低落,很不正常。她敏感地问道:“你还好吗?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我觉得很累……我们为什么要为别人的命运担忧呢?”他从地上连根拔起一棵小草,掌心腾起一簇火焰。把它焚烧成灰烬,“一个生命就这样消失了,可是我们并不悲伤,也不认为这是在犯罪。为什么?因为它是一颗草,不是我们地同类的缘故吗?是天性,还是后天的教育使我们这样认为地?”
  赵诗芬有些茫然,她跟不上周文的思维。
  “我能理解你想说什么。”刘子枫瞥了赵诗芬一眼,飞快地说,“这毫无意义,我们只维护自己种族的利益,只有当其他种族的存在符合我们的利益时,我们才会采取可能的措施去保护它们。所有的种族都是自私的,周文,你要承认这一点,从来就没有绝对地公平和公正,公平和公正只能在一个相对狭隘的范围内实现。所有的问题归根到底就是一种力量的对比,如果妖怪族比我们强大,那么它们的利益就是公理,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地发生,我们必须变得更强大,彻底打败它们,不给它们任何翻盘的机会。这就是目前我们能做地!”
  “你说的很对,问题在于我们该站在哪一边?你和我,一半是人一半是妖的怪物,我们该维护哪一方的利益?”
  “别把我跟你相提并论,我们不一样,我是一个完完全全的人类,有一颗人类的心。我只是偶然拥有了妖怪的力量而已。我愿意承担我的责任。我只在乎人类的存亡,妖怪族对我来说是一堆狗屎!你又在乎什么?你只在乎自己的想法,人类将遭受多少痛苦你全不在意,没有人愿意白白牺牲,没有人愿意成为你手里的棋子,你是在逼迫他们,把他们往深渊里推!周文,你很残忍,你根本就不应该存在!”
  这一番话埋藏在刘子枫的心里,终于像火山一样爆发出来。赵诗芬没有完全听懂他们在谈些什么,她的思想一向比较单纯,但是她感到一种强烈的震撼,一种前所未有的压迫感和危机感,种族,公理,正义,责任,她几乎要喘不过气来。周文会怎样回答呢?直觉告诉她,刘子枫是正确的,周文已经走上了歧途。他会回头吗?他还能回头吗?
  “我只在乎自己的想法!正是这样的!从来就没有绝对的公平和公正,说得真是太好了,从一开始我就不应该追求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周文的头脑渐渐清醒过来,他对自己说:“我只是走累了,感到疲倦,所以才会有这么多奇怪的想法。这很正常,情绪总是有高峰有低谷,这证明我不是机器,而是一个有血有肉的生命。”
  “我所做的一切是对还是错,究竟有没有意义,就留给后人去评价吧。盖棺才能定论,没有结果,说什么都是虚无的。这就好比扔骰子,如果说三个六是有意义的,其他的点数没有意义,在骰子扔出去以前,你能猜到结果吗?唯一重要的是去扔,去做。我既然已经确定了目标,选择了道路,那就一直走下去吧,至少,我并不是孤身一人……”
  周文想起了弓中卿,心中顿时泛起一阵温暖。他什么也没说,转身迈开大步,离开了这座阳光下的琉璃亭子。
  刘子枫望了赵诗芬一眼,他感到困惑。他并不知道自己的一番话对周文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
    网友上传章节 第八集 大转折的前夜 第三章 意外
     更新时间:2008…12…14 1:56:40 本章字数:9375
  “你们刚刚才完成了一个艰巨的任务,我代表G城的全体军民表示最诚挚的感谢!本来应该让你们多休息几天的,可是最近发生了一些意外事件,军方想再次得到你们的帮助,又要辛苦大家了!”黄椿寿话说得很客气,但是李兵、赵诗芬、慧真、刘子枫等人都知道,他的客气是针对周文和弓中卿的。从某种意义上讲,他们是大公无私的…………人类的命运跟他们没有任何关系………这很具有讽刺的意味。
  周文微笑着说:“不用客气,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请说!”他完全恢复了正常,不再迷茫和动摇,跟以前一样,冷静到近乎冷酷。
  “是这样的……”黄椿寿顿了一顿,似乎在整理思路,“在凤凰山战役中,我们俘获了一头妖兽,名字叫做蛮蛮。它被运送到G城,关押在第一人民医院的地下室里,由中央特派的专家组进行研究。事实上,这个地下室是军方斥巨资建造的一个全封闭秘密研究中心,专门进行药物和解毒研究,设施很完备,整个江南地区再也找不出第二所了。”
  “据专家组先前提供的报告,蛮蛮的身体结构非常复杂。它能够自由变化出两种形态,一种形态是类似于人类的两足直立动物,很强壮,在不使用妖术的情况下,力量接近于大象,另一种形态是长着两个脑袋的凫形妖兽,翅膀宽而有力,胸部和背部的肌肉非常发达,估计它能够以极快的速度在空中飞翔。”
  “除了妖怪,没有任何一种已知的生物能够如此剧烈地改变它的形态。蛮蛮的骨骼、肌肉、血管、皮肤、内脏、器官究竟是怎么适应这样一种变化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得出任何结论。专家组相信,如果能够发现这个秘密的话,将有助于我们研发出具有变形功能地新型机器人。”
  “当蛮蛮处在类似于人类的形态时。它的肋骨完全粘连在一起,像一整块平板,心肺受到肋骨的保护,能够有效地屏蔽X射线和超声波,换句话说,现有的一切探测手段都无法取得清晰的成像。能够观察到的内脏器官,比如说肝、胆、胃、肠等等。总体来说跟人类差不多,但是功能要强大几十倍,比如说,大剂量地蛇毒…………足以杀死一头大象…………注射到蛮蛮的血管里没有任何效果,它的肝脏能够轻而易举把这些毒素分解掉。”
  “专家组对蛮蛮进行了很多不人道的试验。比如说灼烧、冰冻、腐蚀、毒药、病菌、辐射等等,希望能发现妖怪族的弱点,但是这些试验都没有收到理想地效果。这家伙实在太强壮了,身体能够进行自我修复,大概除了用枪轰掉它的脑袋外。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消灭它了。”黄椿寿在讲到“不人道”这三个字的时候,下意识瞥了周文一眼,这是专家组的原话。他自己并不认为有必要从人道主义地立场对待蛮蛮。
  “关于蛮蛮,初步的情况就是这些,研究进展得十分缓慢,我们没什么头绪。接下来你们听到的是军方最高级别地机密,到目前为止知道的人不超过十个。昨天深夜,蛮蛮挣脱了特制的合金锁,从地下研究所里逃脱了!”
  李兵大吃一惊,他立刻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当初他曾向军方建议把蛮蛮杀死。因为寂识术的交流是双向的,他在取得妖怪族情报的同时,蛮蛮也了解到很多道门的秘密,包括如何驾驭道门地法宝,如何防止法术的反噬等等。万一这些秘密流传进妖怪族,道门将失去原有的优势。从此不再能跟妖怪族相抗衡。最可怕的事终于发生了,他陷入深深的担忧中。
  周文不易察觉地皱了一下眉头,想了片刻问道:“机载红外生命探测系统没有任何发现吗?”
  “没有。我们已经把整座城市都监控起来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蛮蛮地行踪。”
  “它会不会已经离开G城了?”
  “这正是我想知道的,赵小姐,你觉得有没有这种可能?”黄椿寿把目光投向赵诗芬,很显然,他对道门地法术没有信心。
  赵诗芬困惑地摇了摇头,解释说:“这是张天师遗下的法术,三十九朵金莲跟G城融为一体,蛮蛮是不可能冲破金莲的封锁,它一定还留在城里。”
  “如果是这样的话,它应该还躲在地下研究所里。”
  “有没有人员伤亡?”
  黄椿寿叹了口气,遗憾地说:“当时正在进行一次辐射试验,摄像机受到了强烈的干扰,没有留下任何记录,等摄像机恢复正常,专家组的四名成员已经全部遇难了,现场只留下一些残缺不全的尸骸,蛮蛮的下落不明。事后我们立刻把其他的专家撤了回来,清点人数后发现,还有几名正在准备病菌试验的专家和工作人员失踪了。他们生还的可能性……应该很小。。Www;16K.cn。”
  “那个地下研究所面积有多大?”
  黄椿寿按了一下遥控器,主席台后面的白屏上出现了一张地图投影。“面积大约相当于八个足球场,分上中下三层,地形很复杂,只有四个出口通往地面,现在已经全部封锁起来了。我们对地下研究所进行了初步的搜索,暂时还没有任何发现,不过特种兵并没有进入所有的实验室,蛮蛮像发疯一样到处破坏,很多移动式的钢门都被卡住了,得用氧炔焰才能切割开来,暂时我们还无能为力。”
  “那么需要我们做些什么?”
  “尽快找到蛮蛮,杀死它,把尸体带回来进行解剖研究。”
  “不需要活捉吗?”
  “这太冒险了,而且没有必要。”
  周文猜度着黄椿寿的弦外之音。没有必要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军方已经掌握了足够的情报,不再需要这个试验品了?还是因为蛮蛮造成了巨大的破坏,非杀死它不足以泄愤?“……好吧,我只有一个请求,军方不要派人下去。我,弓中卿,李兵,刘子枫,四个就足够了。”他不等黄椿寿提出异议就迅速说了下去,“蛮蛮是再危险不过的妖兽,在地下研究所那种狭小的空间里。枪支和子弹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你的士兵只会碍手碍脚,白白送了性命!”
  黄椿寿皱了一下眉头,周文的话让他有些尴尬,不过事实证明。在这些远古妖兽面前,人类最精锐地战士也不堪一击。他想了想说道:“那么就让何仁翱博士陪你们去吧,他也是专家组的成员之一,对地下室的情况比较熟悉。不过……你们最好要有足够的心理准备,现场还保持着原样。惨不忍睹!”
  周文点点头表示没有问题。
  在一队荷枪实弹的战士的护送下,何仁翱引领着周文、弓中卿、李兵和刘子枫四人踏进了升降机。“先去哪里?”他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神情显得有些紧张。黄椿寿是做了很多工作,费了一番口舌才说服他回到这个恐怖的地方。
  “我们先去地下二层,到辐射试验地现场去看一看。”
  何仁翱咽了一口唾沫,他按下第二个按钮,升降机的铁门无声无息地合了起来,液压设备开始隆隆地运行,他们有一种轻微失重的感觉。
  “何博士,你是负责哪一方面研究的?”狭小明亮的空间让人感到压抑。为了消除紧张地气氛,周文试图跟何仁翱交谈,顺便了解一下研究所的情况。
  “辐射对人体的影响和伤害。我是来到这里以后才知道这次的研究对象是一头妖兽!”何仁翱流露出懊悔的情绪。他地声音里有一丝颤抖,军方的安排让他困惑不解。为什么不派出训练有素的特种部队?这些学生模样地年轻人能够消灭那个可怕的怪物吗?他们难道有特异功能?何仁翱为自己的安危感到强烈的担忧。
  “那些遇难的专家都是你的同事吗?”
  “是的。住持这次试验的江教授以前是我地导师。”
  “那你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吗?”
  “江教授安排我在地下一层的主控室进行监控和调试,我不在辐射试验的现场……摄像机受到了强烈的干扰。屏幕上一片雪花,什么都看不见。我不知道下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那你还是很幸运的……”
  升降机停在了地下二层。铁门缓缓地打开,一股浓郁地血腥味扑面而来,还夹杂着一种皮肉烧焦的味道。何仁翱情不自禁地往后退了一步,似乎担心蛮蛮从角落里突然跳出来,嗬嗬大叫着把他撕成碎片。
  一行人走出了升降机,进入到一间宽敞地实验室里。李兵和刘子枫不禁倒抽一口冷气,他们仿佛置身于屠宰场里,地上,桌面上,天花板上,撒满了斑斑血迹,残缺不全的肢体随处可见,一片血腥狼藉的景象。何仁翱虽然早有心理准备,还是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他张大了嘴巴,突然扶住墙壁狂吐起来,吐了一阵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已经沾满了粘稠的鲜血。
  “头颈的切口参差不齐,好像是被硬行扯断的。”周文从地上拣起一只血淋淋的人头,仔细端详着,“这不符合妖兽的习惯,正常情况下,它们会一口咬住颈部的大动脉,把浑身的鲜血吸干。血液对它们来说是无上的美味,这样做太浪费了。”
  弓中卿点点头,指着桌面说:“是的,这很奇怪。你看,蛮蛮把内脏也剩了下来。它究竟把什么给吃掉了?”
  李兵在原地站了许久才清醒过来,真是太惨了,他甚至不敢移动脚步,生怕惊动了徘徊在周围的亡魂。。cN周文和弓中卿的交谈让他产生了一种错觉,他们仿佛是勘察现场的侦探,寻找着罪犯留下的蛛丝马迹,鲜血和肢体司空见惯,没有什么惨状能激起他们的同情心。
  妖怪毕竟是妖怪!
  黄椿寿提起过,总共有四名专家遇难。周文的目光在四下里搜索着,凭借记忆把人体的碎片逐一拼凑起来,过了片刻。他差异地说:“什么都没少,完整的四个人,蛮蛮什么都没有吃掉,它只是在简单地杀戮!”
  他把头转向一脸惊恐地何仁翱,问道:“你们究竟在对蛮蛮做什么试验?快告诉我,这一点很重要!”
  何仁翱的身体瑟瑟发抖,神情恍惚。根本没听懂他在问些什么。李兵叹了口气,他卷起袖子,在他的背上画了一道灵神符,何仁翱才渐渐安定下来,就像失去的灵魂重新回到肉体里。李兵拍拍他的肩膀。柔声安慰他说:“没事了,你很安全,我们会保护你的,蛮蛮伤害不到你!”
  刘子枫觉得有些啼笑皆非,这么大的一个成年人。还是博士呢,竟然被吓得像个无助地小孩子。不就是一些血腥的场面嘛,跟电影电视里有什么区别!他却没有想到。那跟近距离看到血淋淋的肢体完全是两码事,普通人的精神根本就无法承受这样强烈的刺激。
  何仁翱抬起头看了他们一眼,更加肯定了自己地感觉,他们都不是普通人,尤其是周文,竟然拾起一颗人头凑在眼前仔细端详,脸上没有半点表情,还在有条理地分析妖兽的习性…………冷酷无情!他一定是冷血动物!他不是人!
  “我需要知道。你们对蛮蛮进行了一次什么样的辐射试验?”
  何仁翱梦魇一般回答道:“我们把一根包含放射源的细针插进蛮蛮的胸口,放射源能释放出短距辐射粒子,非常强烈地射线,超过人体所能承受最大辐射容许剂量的十万倍。由于辐射干扰,那些精密的摄像机全部失效。我们不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等到摄像机恢复正常。参与这次试验地江教授和其他工作人员已经全部遇难了,蛮蛮也不知去向。军方在第一时间搜遍了整个地下研究所,但没有发现它的踪影,估计它已经逃到地面上了。”
  “以前也做过类似的试验吗?”
  “有的,不过那是射线,剂量也只有人体所能承受最大辐射容许剂量的一万倍,对蛮蛮造成了一些组织上的高深度放射性危害,所有症状在休息三天后就完全消失了。由于射线对妖兽没有效果,所以江教授又设计了这一次射线辐射试验,没想到……”何仁翱的神情显得很沮丧。
  “当时蛮蛮是被关在铁笼子里吗?”
  “不是,它被铐在特制的实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