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吸血獠-第6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周文立刻想起了小时候看过的希腊神话和传说。特洛伊王子帕里斯骗走了墨涅拉奥斯美貌的妻子海伦,希腊联军在迈锡尼的王阿伽门农的率领下围攻特洛伊整整10年,奥德修斯足智多谋,献木马计里应外合攻破特洛伊。那些优美的传说和异域风情在他地脑海中缓缓流过,让他加倍怀念过去沉浸在书籍里的美好时光。
  刘子枫点点头说:“中学的课文里选了《伊利亚特》的片断。当时老师向我们介绍过著名的木马计,好像是把士兵藏在木马地肚子里,引诱敌人自行把木马拉进城去。李兵的神情却有些茫然,他对特洛伊战争和木马计没有任何概念,只能尴尬地笑了一下。自我解嘲说:“我小时候读书很不用功,没听说过木马计……好像只有我不知道了……”
  “没关系。陆一搏拟定的木马计划其实很简单,就是设法把一颗加强型原子弹送进第二沙城。在适当的时候引爆,利用原子弹爆炸时产生的高温高压以及各种核反应产生地中子、射线、裂变碎片、冲击波、光辐射、早期核辐射、放射性沾染、电磁脉冲彻底消灭妖怪族的有生力量。”张重庆手边有一本浅紫色的备忘录,这些拗口地专业术语是照着记录念出来的,作为一个职业军人,他并不是十分了解其中的原理。
  刘子枫倒抽一口冷气,下意识地摇着头说:“这简直太可怕了!”
  “加强型原子弹跟普通原子弹有什么区别?”周文插了一句。
  张重庆把备忘录掀到前一页,用手指着念道:“加强型原子弹指的是在原子弹中添加氘或氚等热核装料,利用核裂变释放的能量点燃氘或氚。发生热核反应,而反应中所放出的高能中子,又使更多的核装料裂变,从而使威力增大。资料上是这么说的,我地理解加强型原子弹就是加了料的原子弹。爆炸时造成的杀伤力更强,能够确保在一瞬间杀死所有的生命。”
  周文注意到备忘录上记满了密密麻麻的字迹。有些生僻字还特地注了近似地读音。张重庆很认真,他一定是特地请教了相关的军事专家,所以才能得到这样详尽地资料。
  “会不会对环境造成污染呢?”
  张重庆解释说:“第二沙城建在地壳下面,从上到下依次是沉积岩层、花岗岩层和玄武岩层,厚度达到三四十公里,专家经过了严密的论证,他们一致认为爆炸对地表环境的影响极其微弱,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一路看中文网首发16K.CN”
  李兵好奇地问:“那么这颗原子弹是怎样送进第二沙城去的呢?”
  “这就是木马代号的由来………事实上我军没有花多大的力气,原子弹完全是妖怪自己拖进第二沙城的。这方面陆一搏非常明智,他认为要瞒过妖怪的视听,把一颗庞然大物悄悄地送进妖怪族的地下基地,这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所以他设计了一个巧妙的计划,首先集中火力对葫芦口进行了反复的轰炸,然后派出一支精锐部队,携带着最先进的钻井设备和加强型原子弹进入葫芦口,大张旗鼓地作业,使妖怪族形成一种错觉,人类打算钻一个深洞,丢颗炸弹进去把它们一举炸飞。”
  “一开始妖怪族表现得非常谨慎,听任钻井设备日以继夜地工作,当钻头深入到地下一千七百米深的时候遇上了坚硬的花岗岩层,进展非常缓慢。妖怪族选择这个时刻发动了一次突然袭击,歼灭了我军的大部分兵力,夺走原子弹,作为战利品带回到了地下。”
  “这就是所谓的木马计划了?”周文情不自禁地摇着头说:“太冒险了,开明兽非常狡猾,它不会轻易上当的!”
  张重庆沉默了良久才继续说下去:“为了消除妖怪族的警惕,我军拼死抵抗。付出了惨重的代价……牺牲了将近一千多名精锐的战士,他们被命令战斗到最后一刻,决不允许退后半步……他们是木马计划的牺牲品,是炮灰!陆一搏……实在是太残忍了,不过,如果能够彻底消灭妖怪族地话,付出这么巨大的代价还是值得的!”
  “这颗加强型原子弹最终爆炸了没有?”
  “陆一搏启动了无线电引爆装置。但是没有任何反应,这原在他的预料之中,地壳的屏蔽效应非常强烈,无线电信号无法传输到第二沙城。即使接受不到信号,按照预先的设定。原子弹也会在十二小时以后自动引爆,除非能及时输入一串三十六位数字的密码,否则地话,计时器是不可能停下来的。但是……意外发生了,十二小时以后。监测站没有接受到任何震波和辐射,妖怪族破解了密码,原子弹并没有爆炸。”
  “木马计划彻底失败了。我们把一颗威力巨大的加强型原子弹送到了妖怪族手里,它们可以在任一时刻发动毁灭性的打击,G城,N市,或者是这片土地上的任意一座城市,一瞬间化为灰烬,没有生命能够幸存下去。如果这一切真地发生了,我们就是历史的罪人!”
  长时间的沉默。死一样的寂静,李兵和刘子枫面面相觑,他们的心情异常沮丧,不约而同感到战争离结束还遥遥无期,人类地前景一片黑暗。
  周文轻轻咳嗽了一声。说道:“解铃还须系铃人,陆一搏难道没有其它应变的方案吗?”
  “应变的方案?”张重庆苦笑一声。“陆一搏是高材生,纸上谈兵头头是道,谁都辩不过他,但是他有许多致命地弱点……他没有亲身经历过残酷的战争,他只在计算机模拟的战场上取得过胜利,他拟定木马计划完全是出于主观臆断,他不了解妖怪族,不明白这个种族究竟有多么危险……现在说这些都已经太晚了,陆一搏为他的鲁莽付出了代价,不过这个代价要由已经牺牲的一千多名战士和无数即将面临灭顶之灾的平民来承担,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不明白军委为什么会同意这个计划。”
  “他们太过相信先进的科学技术,忽视了妖怪族拥有的智慧。”
  “没有人提出过反对意见吗?”
  张重庆没有说话,等了片刻,黄椿寿委婉地说:“一举消灭妖怪族地有生力量,结束这场该死的战争,诱惑很大,军委认为冒险是值得的,更何况……陆一搏是……这里涉及到很多微妙的关系,我们这些局外人是弄不明白的。”
  张重庆敏感地抬起头来,阻止黄椿寿继续说下去:“够了,没有根据地事不要瞎猜,先考虑眼下该怎么办吧。WWW.16K.CN周文,你也不想看到成千上万无辜的平民死于非命吧,说说你地想法。”他眼睛里布满了血丝,深深地凹陷下去,脸上横着深深浅浅的皱纹,整个人比以前苍老了很多。周文感觉到他就像风中的残烛,竭力燃烧着最后的生命力,他的神经就快崩溃了。
  “想要我干什么?重新回到第二沙城,引爆原子弹,跟妖怪族同归于尽吗?”周文反问了一句。
  黄椿寿看看张重庆的脸色,艰难地说:“……你有没有更好的办法?”
  周文哑然失笑,他用嘲讽的语气说:“从人类的角度来看,这的确是一条可行的计划,不过你凭什么认为我会勇敢地接受牺牲?为了人类而牺牲?”
  这个问题让张重庆和黄椿寿感到很尴尬,他们不知道该怎样说服周文。他完全没有把自己当成是人类的一员…………事实上他也不是…………试图用舍生取义之类崇高的精神来说服他为人类牺牲宝贵的生命,这一点连他们自己都觉得有些难以启齿。
  张重庆和黄椿寿都是从基层部队干起的,跟战士乃至各级指挥员拉家常谈心,做通他们的思想工作是家常便饭,人心都是肉长的,何况军人的天职就是服从命令,他们没有遇到过太大的障碍。但是周文不同于他们以往接触的对象,他是半人半妖地异类。受过高等教育,聪明过人,在很多原则性的问题上坚持自己的看法,空泛的说教和开导毫无用处,只会激起他的耻笑。
  空气里弥漫一种不信任的气氛。紧接着,周文又提出了一个更为关键的问题:“监测站没有接受到任何震波和辐射就意味着原子弹没有爆炸?这仅仅是主观地臆断,我们需要更多更准确的情报。”
  张重庆频频掀动眉毛。周文的说法让他心里升起一种侥幸,也许陆一搏并不是他们想像中的那么弱智,木马计划经过深思熟虑和多方论证,已经收到了预期的效果,只是他们不知道而已。他激动地说:“你地意思是第二沙城已经被原子弹彻底摧毁了。但是由于某些原因,比如说地壳层的屏蔽,震波和辐射被削弱到非常微弱的水平,监测站的仪器无法接受到,是不是这样的?”
  “有这种可能。”周文耸耸肩。模棱两可地说了一句,他没想到张重庆会有这样敏感地反应。
  就像溺水的人捞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张重庆脸色绯红。他的思路渐渐活跃起来,妖怪族,葫芦口,第二沙城……需要有人下去探个究竟!他把目光投向了周文和弓中卿,眼中流露出热切地期盼,但他没有立即开口。张重庆在斟酌措词,寻找诚恳有力的话语说服他们去冒险。在这一刻,他深切地体会到自己的语言是多么贫乏。当了多年的N军区司令员,习惯于发号施令,他已经记不起来该怎样用恳求的语气说话了。
  “我们来做笔交易吧,只要你能带回准确的情报,我以西南军区副司令员的身份作出承诺。我们可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提供一切便利条件…………答应你地任何要求!”黄椿寿对周文有着更为深刻的认识,他知道怎样才能打动他。不是利益,也不是地位、认可或者尊敬,而是妖怪族和人类共同的未来!
  周文怔了一下,心中感慨万千,黄椿寿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作出郑重的承诺,意味着他终于考虑到这个未来地可能性了,历史的车轮开始向着他预定地方向缓缓转动,新时代的天空出现了一缕微薄的曙光。
  “我们并不了解第二沙城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万一原子弹已经爆炸了,辐射将对我们的身体造成不可预料并且是无法逆转的伤害,看看蛮蛮吧,它就是最典型的例子……”周文没有流露出兴奋的情绪,反而皱起了眉头,“如果原子弹没有爆炸,那么在经过上一次的危机以后,妖怪族的防备一定比以前更加严密,想要瞒过它们的眼睛非常困难,要冒很大的风险。”
  “我知道这很危险,不过除了你以外,我们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
  周文考虑了一阵,终于答应了下来:“好吧,我愿意试一下,不过这次由我独自前往第二沙城,军方必须保证绝对不会插手,而且形势千变万化,我保留随时退出的权力。”
  弓中卿听到他要孤身犯险,独自前往第二沙城,顿时吃了一惊,正要出言阻止他,周文摆摆手说:“我要你留在G城,哪儿都不要去。没事,只是侦察情报而已,我会在最短的时间里回来的。”
  “没有问题,只要你觉得有必要,随之都可以中止这个任务。”黄椿寿慷慨地同意了周文的条件。军方的首要任务是派人潜入第二沙城,弄清楚木马计划到底有没有成功,一切都在暗中进行,没必要节外生枝。事实上,他们也没有足够的军事实力对深埋在地下的目标发动进攻。
  “另外,我还想跟赵鹏谈一下……我想问他借点东西。他还没有死吧?”
  黄椿寿怔了一下,周文的这个请求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不过他既然答应了前往第二沙城,就没必要去计较这些枝节问题。他很爽快地答应说:“赵鹏的问题比较棘手,我们还没想好怎样处置他。你要见他当然没有问题,我会亲自安排的。”
  周文意味深长地说:“好的,就这样说定了,见过赵鹏以后,我就立即动身前往第二沙城。等这件事了结以后。你别忘了欠我一个大大的人情,作为交换条件,你必须在力所能及的范围里答应我的任何要求。在场地证人很多,可不能食言!”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要不要我跟你击掌为誓?”
  “这种形式主义的东西就算了吧,你放心,我不会让你为难的。”
  黄椿寿点点头。他望了张重庆一眼,心中有一丝担忧,他不知道自己究竟有没有做错。对于他的决定,张重庆没有发表自己的意见,他是默许了。李兵忧心忡忡。他不赞同黄椿寿作出如此郑重的承诺,屡次想要出言提醒他,却都被刘子枫悄悄阻止住了。
  当会议结束之时,李兵再也忍不住了,他正要站起来反对。刘子枫用力按住他的肩膀,用极低地声音在他耳边说:“别乱说话,除非你能提出更好的办法。黄司令是经过深思熟虑后才做出这个决定的。他有自己的打算,你想说什么他完全知道!”这句话最终打消了李兵的念头,他强忍了下来,决定事后再找黄椿寿好好谈一谈。
  当天晚上,黄椿寿陪同周文和弓中卿前往关押赵鹏地临时监狱。
  沉重的铁门哐啷啷拉开来,空气里充斥着尿屎的臊臭,还有一种异样的气味,那是濒死的老人身上散发出地气息。赵鹏双臂抱膝蜷缩在角落里。额头磕在膝盖上,就像一只缠满丝线的蛹,把自己深深禁锢无形的茧中,对外界地一切都不闻不问,就连周文放重脚步走到他身边都没有察觉。他仿佛睡着了。又仿佛已经死了。
  周文在他身边静静站了片刻,他知道赵鹏的精神完全崩溃了。他慢慢蹲下来。拍着他的肩膀说:“赵鹏,我来看你了。还记得吗?我是周文。”
  赵鹏没有任何反应。
  周文拽住他头发,把他的头拉起来…………虽然早有思想准备,他还是暗暗吃了一惊。那是怎样的一张人脸呀,松弛,肮脏,呆滞,死气沉沉,额头上布满了细小的皱纹,眼睛像两块失去光泽的玻璃,胡须稀稀拉拉,如同得不到养分的杂草。这短短地几个月对赵鹏来说无比漫长,他仿佛已经度过了生命中最宝贵的三十年,如今失去一切希望,彻底绝望!
  周文心中微微一动,但是他的心肠很快就坚硬起来。他没有时间浪费,必须立刻采取行动。在他的前进道路上,赵鹏不是第一个牺牲者,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周文伸出手指,在他的额头画下一道灵符,然后念动咒语,施展出茅山道地寂识术。
  他开始搜索赵鹏的思想。郑蔚一定给赵鹏留下了退路,他作出了郑重地承诺,就一定会想方设法兑现,这是埋藏在妖怪族骨子里的骄傲,它们不屑于欺骗渺小的人类。到底是什么呢?李兵一定疏忽了什么,他的眼睛被苏小灵悲惨的遭遇所蒙蔽,他愤怒,哀伤,结果错过了一些重要的东西!必须以一颗冷静的心来审视这个世界,不能感情用事,要冷静,冷静到近乎冷酷……
  灵符散发出妖异的红光,像烙铁一样烧进了骨髓里,赵鹏迟钝的脸上终于显露出一丝活人的生气,他张大了嘴巴想要大叫,却只能发出一些沙哑的嘶叫。一切就像发生在昨天,汤山镇,开明兽,飞鼠郑蔚,河豚鱼,苏小灵,玉斑指,赵诗芬……记忆开始苏醒,干枯的血脉里流淌着炽热的鲜血,一颗心剧烈跳动,似乎要蹦出胸腔。
  寂识术是双向的,与此同时,周文的思想也以一种压迫性的气势灌进了他的脑子里,太多太多的信息,像激流,像瀑布,像海洋,从G城到碧萝山,到普云洞,到凤凰山,到沱沱河,到麓宁城……赵鹏眼花缭乱,惶恐不安,脑袋几乎要炸裂开来。
  他终于了解到周文脑子里最真实的想法,与此同时他也看见了自己悲惨的未来,那是周文为他设计的,他没有任何力量反抗。在生命最后的时刻,赵鹏回顾来时路,突然良心发现,深深为自己做过的一切忏悔。李兰,苏小灵,这两个年轻善良的女性,生活还没完全展开,他就残忍地毁灭了她们所有的憧憬和希望。为此他将付出生命的代价!如果时光能够倒流,那该有多好,他拥有选择的权力,错误还没有铸成,一切都还来得及……
  但是他知道,从来都没有后悔药,也没有救世主,犯下的错误就像用刀刻在石头上,无法磨灭。他干涸的眼睛里不禁流下了悔恨的眼泪。
  “我知道你在找什么,让我来告诉你吧!”赵鹏强忍受住脑子里的痛楚,突然开口说话了,他的声音像从极深的地下传出来,沙哑,沉闷,虽然有一些颤抖,但是充满了勇气和力量,“郑蔚在临走的时候告诉我,如果我刺杀成功,并且能够安然逃出G城的话,就到汤山镇去找他,在图书馆的阅览室里面,他会留下一些重要的讯息,他将张开双臂欢迎我成为妖怪族的一员。如果我没能逃脱,那也不要紧,只要破去了三十九朵金莲,妖怪族的铁骑将踏破G城,把我从困境中解救出来。这是他的原话。”
  周文停止了施法,好奇地问道:“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这无关紧要。现在你已经知道了一切,来吧,杀死我!”
  在这一瞬间周文终于体会到赵鹏复杂的心情,他伸出手去叉住他的头颈,低声问道:“你还有什么遗愿?我会尽量替你办到的。”
  “谢谢!我知道你想干什么,这很危险。”赵鹏感到呼吸有些困难,他含含糊糊地说,“求你,先去汤山镇,替我找到苏小灵,让她的神志恢复清醒……如果她还活着的话……你一定要答应我……替我对她说对不起,是我不好,是我毁了她的生活……如果一切能够重来,那该有多好,周文,你说是不是这样的……”
  “我答应你!”周文手上微一用力,毫不犹豫地捏断了赵鹏的头颈,他无力地吐出最后一口气,头颈软绵绵地耷拉下来,就像睡过去一样。周文轻轻叹了一口气,低声说:“原来真有良心发现这回事!为什么要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我们才会清醒过来呢?”他回头望了弓中卿一眼,略带伤感地摇了摇头。
  “你真的打定主意了吗?”弓中卿的声音有些颤抖。
  “是的,我要借赵鹏的身体混进第二沙城里,探听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如果原子弹真的落在妖怪族手里,那将改变这场战争的进程!我必须去,否则的话,我会后悔一辈子的。”
  “这很冒险,它们会认出你来的。”
  “只能赌一把了……生命对我来说只是一种经历,死亡并不可怕,既然选择了要走的道路,我就不能逃避命运。弓中卿,也许这一次我去了就不会再回来,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如果在G城待不下去了,就到牯牛山去找榕树神,平平安安地度过余生吧。”
  弓中卿眼眶里充满了泪水,她强装出笑容说:“干吗说得像生离死别一样,我相信你的实力,妖怪族的四大巨头已经遭到了重创,没有谁能够挡住你!你……能不能不去?”
  周文微笑着摇摇头,他把赵鹏的人皮剥下来,念动咒语,施展出吸血獠的换皮术,化身成为赵鹏的模样,平静地走出了监狱。
  等待他的是张重庆和黄椿寿。
    网友上传章节 第八集 大转折的前夜 第七章 沙城
     更新时间:2008…12…14 1:57:00 本章字数:8854
  周文是带着赵鹏的记忆回到汤山镇的。妖怪族把这座历史悠久的江南古镇变成了血淋淋的人间地狱,空气里还残留着血腥的气味,他仿佛听到了无数冤魂在哭嚎徘徊,每一寸土地都浸渍着愤怒和仇恨。这就是战争的代价。周文的思绪一下子回到了一千年以前,人类和妖魔在涿鹿发动了三场惊天动地的大战,彼此死伤无数。那是历史上最黑暗的一页,两个种族都坚信自己是正义的。
  究竟什么才是正义呢?
  周文独自一人在汤山镇上徘徊,在一片死地里寻找着昔日的繁华和辉煌。他跨过石桥流水,路过破坏殆尽的明清建筑和私家园林,找到了古镇唯一的图书馆,踏进赵鹏所说的阅览室里。
  一排排整齐的书架,一张张破旧的阅览桌,什么都没有改变。周文仿佛能看见汤山镇的人们,影影绰绰,他们悠闲地走动,翻阅着中意的书籍,彼此低声交谈,生怕打破了周围的宁静。一忽而这些身影又变成了面目狰狞的妖怪,它们用笨拙的手爪掀起脆弱的书页,全神贯注学习着人类的知识,竭力弥补一千年来的差距。
  周文闭上了眼睛,全身心感受着飞鼠郑蔚留下的讯息。一定在某个地方,在某个隐蔽的角落里……如果是赵鹏,他会发现些什么呢?他信步向前走去,一些不确定的影像在他的眼前闪动,变幻莫测,就像鲶鱼一样湿滑,怎么也抓不住。周文烦躁地睁开双眼,发现自己站在一整架旧书的跟前,从底层一直到顶层,摆得密密麻麻,给人以一种无所适从的压迫感。
  他突然注意到在齐眉高的地方。有三本书并排挤在一起,书脊上印着已经褪色的书名,第一本是《苏武牧羊》,第二本是《小城之春》,第三本是《灵与肉》。这就是郑蔚留下的讯息,如果换成其他人地话,他是不会注意到这三本书的特异之处的!周文伸手把它们取下来。摊在阅览桌上,逐一翻了一遍。他在《灵与肉》里找到了一张黄纸,上面画着一道诡异的符咒,还注有一行小字:“于镇南王谢桥头焚之。”
  周文从赵鹏的记忆里得知,王谢桥是位于汤山镇南面的一座单孔石桥。桥墩上刻着“昔日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两行十四个篆字,一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