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吸血獠-第6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时陈诗诗在他耳边温柔地唱道:
  “孤单一人,不畏惧活下去,就这么下决心,隐忍寂寞。”
  “保护坚强的自己,奔跑!大步向前跑!要坚强,不气馁,那延绵不断的感觉!奔跑!”
  “在任何寂寞的时候,绝不滴下眼泪。自强不息,珍惜回忆,那故乡的康庄大道!”
  “都市的狭窄道路,一直通往故乡去,延绵延续,我在不断奔走。故乡……故乡再见!奔跑!”
  没有伴奏,歌声百啭千回,在周文的耳畔徘徊。隔了这么长的时间,经历了无数人事的变迁,他终于能够再一次听到这首熟悉的歌曲,周文心里百感交集。他情不自禁紧紧抱住了陈诗诗。
    网友上传章节 第九集 第一章 危机
     更新时间:2008…12…14 1:57:11 本章字数:11069
  狼牙的失踪并没有引起群妖的注意,在第二沙城里,它属于可有可无的角色,智谋和见识比不上雷兽,法术又比不上相柳,在开明兽心目中,它只是一个忠心耿耿的打手,派不上什么大用场。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开明兽变成了独断专行的决策者,它跟群妖不再打成一片,而是高高在上,笼罩在一层神秘的烟雾中。除了有限的几个亲信,它谁都不相信。
  最早发觉不对劲的是蛮牛,它跟狼牙一向孟不离焦焦不离孟,连着几天没见到它,也感应不到它的气息,心里着实有几分担心。蛮牛几乎问遍了所有的妖兽,最后从相柳口中得知了一些情况,它猜测狼牙是追踪赵鹏而去的,它对人肉有一种特殊的嗜好。
  不过相柳并没有在意狼牙的下落,它急于赶往妖怪族的政府大楼,向开明兽报告一个惊人的消息…………在药兽的悉心治疗下,飞鼠郑蔚已经康复了大半,能够下地走动了!蛮牛原本想恳求相柳一同去寻找狼牙,但是看它急匆匆的模样,满肚子的话又憋了下去。它知道相柳是开明兽大人的亲信,炙手可热的大忙人,不该把这些枝节的小问题放在心上。
  它没由来觉得心酸,妖怪族已经不再是以前的妖怪族了。
  蛮牛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朝灵猫的巢穴走去。一路上越来越荒凉,看不到人影,灵猫的巢穴像一座孤独的坟墓,伫立在缀满地衣的土地上。想到灵猫,蛮牛的心情有些沉重。她性子孤僻,远远躲在城市的最边缘,独自照料那个人类的女孩,拒绝跟群妖打成一片。她在人间究竟受到了怎样沉重的打击?
  出于谨慎和礼貌。它远远地停住了脚步,提高声音问道:“陈诗诗,你在吗?”
  隔了片刻,从里面传出一个清脆地声音:“哪一位?有什么事吗?”
  “我是蛮牛,很抱歉,打搅你了……呃,是这样的。狼牙最近有没有来过这里?”
  “……前几天来过一次,后来又走了。”
  “前几天?是哪一天?”
  “前天。”
  “他有没有说到哪里去了?”
  “没有。”
  蛮牛沉默了片刻,犹犹豫豫地问:“我有些事情想找你商量,呃,能进来坐坐吗?”
  “当然可以。我没有把狼牙藏起来,你尽管进来找好了!”
  蛮牛有些尴尬,它听出了陈诗诗语气里的不悦,但事已至此,它只好硬着头皮走进了灵猫的巢穴。它一眼就注意到那个人类的叛徒。赵鹏。他蜷缩在墙角,把脸埋在双膝间,似乎因为害怕。不敢跟它的视线相接触,他的左手紧握住苏小灵瘦削地胳膊,微微发抖。蛮牛心中升起了一丝怜悯之情,它摇了摇头,把脸转向陈诗诗。
  “狼牙失踪了,我找遍了所有的地方,都没有发现它。”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会不会是馋虫作祟,偷偷溜到地面上吃人去了?”陈诗诗俏脸上流露出嘲讽的神情。她一向都不喜欢狼牙。
  蛮牛怔了一下,解释说:“开明兽大人下了禁令,他不敢这样胡闹的。”
  “不在第二沙城,又不敢去地面,他能跑到哪里去?你还是再找找吧。说不定窝在哪个角落里睡大觉呢!”
  “难道他去了……”蛮牛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骇然说道。“第一沙城!”
  “他去哪里干什么?”陈诗诗吃了一惊。几乎与此同时,化身为赵鹏的周文也迅速抬起头来,脸色微变。不过他地失态并不是由于蛮牛的想法,而是感觉到四股异乎寻常的妖气正飞快地靠近,他能够分辨出来,其中一个正是他最强劲的对手开明兽,而另一个略显虚弱,似乎是重伤未愈的飞鼠郑蔚。
  它们来这里干什么?难道是发现了什么?还是为了调查狼牙地下落?
  蛮牛和陈诗诗还在继续着无聊的交谈,但周文已经不放在心上了,他全神贯注辨识着越来越近的妖气,心中地念头此起彼伏。换皮术虽然瞒过了开明兽,能不能再侥幸骗过郑蔚的眼睛呢?万一被它们认了出来,该怎样照应到陈诗诗和苏小灵呢?周文一颗心怦怦乱跳,他突然发觉自己没有任何把握。
  又过了片刻,连陈诗诗和蛮牛也察觉到妖气的迫近,它们不约而同向外面望去,只见开明兽、相柳、郑蔚和药兽相继出现在视野中,以极快的速度向这里靠近。二人对视了一眼,神情都有些骇然。
  “他们发现了周文!”陈诗诗有一种回过头去看周文的冲动,但她立刻强忍住了,头颈“咯”地响了一声,就像在静夜里转动一根生锈的门轴。她心乱如麻,对自己说:“不,这不可能,连开明兽都没有看出破绽……一定是为了狼牙而来的!郑蔚那么精明,我该怎样搪塞呢?”
  她还没来得及回过神来,开明兽一行人已经踏进了她的巢穴,无数目光像X射线一样四处扫视了一遍,然后不约而同落在了周文地身上。过了片刻,药兽在郑蔚的耳边低声说了几句话,郑蔚皱起了眉头,然后又用力舒展开来,对蛮牛挥挥手,示意它离开这里。
  在这一刹那,在这座黑暗简陋的茅草棚里,周文第一次感到了威胁,就像赤条条暴露在空气里一样,什么都不能隐瞒。这种威胁不是来自于开明兽、相柳或者郑蔚,而是来自于初次会面的药兽。他偷偷瞥了药兽一眼,它形状像一头黑牛,并没有幻化**形,四目相接,周文的心不禁一阵悸动。。1 6K小说网;手机站wap;.cN。
  那是跟开明兽、飞鼠郑蔚同一级别地妖兽,他以前从来没有见到过。
  药兽面无表情地挪开视线,无意中落在了陈诗诗的身上,它地目光中泛起了异样的情愫。像触电一样立刻躲开。这一点就连相柳都察觉到了,它轻轻“哼”了一声,心中先有几分瞧不起。陈诗诗只是一个下层的妖怪,她根本就配不上尊贵地远古妖兽!
  蛮牛犹豫了片刻,惴惴不安地说:“我是来找狼牙的……”
  “你先回去,我们有重要的事情要商量!”那是开明兽的声音,它似乎有些不满。
  “狼牙失踪了!我到处都找不到他!”蛮牛提高了声音。它对开明兽如此忽视它们感到愤慨,这种愤慨一直埋藏在内心深处,这一刻终于爆发出来。
  开明兽并没有在意,挥挥手不耐烦地说:“知道了,以后再说!”
  “狼牙是大人最忠心的属下。对他的下落,您难道一点都不关心吗?”
  这简直就是在责难开明兽了!相柳的脸色微变,它上前一步,瞪了蛮牛一眼,示意它不要再胡搅蛮缠下去。蛮牛没有退缩。它挺直了胸膛,毫不示弱地正视着开明兽和相柳,心中充满了悲凉。飞鼠郑蔚若有所思地观察着开明兽。它想知道这个满肚子阴谋地家伙会怎样化解眼前的尴尬气氛。从开明兽对待狼牙和蛮牛的态度可以看出它是不是一个合格的领袖,能不能带领妖怪族走向繁荣和昌盛。
  这一点很重要。
  “好吧,是我不够重视,我承认。”开明兽有些错鄂,但他很快就恢复了常态,用低沉的声音说道,“这些天来发生地事情实在太多,我有些顾不过来。我们找赵鹏是有非常要紧的事情商量…………你看。连飞鼠都抱病来到这里…………这关系到整个妖怪族的将来,关系到我们种族的繁荣和昌盛。等这里的事情暂告段落,我会立刻安排人手寻找狼牙地下落,就算把第二沙城翻个底朝天,也要给你一个明确的结果!你看这样好不好?”
  开明兽大人既然这么说。蛮牛倒有些不好意思了,先前鼓起的一点勇气早泄到爪哇国去了。对领袖地崇拜和敬畏重又占据了胸臆。它讪讪**着脸上的肌肉,像要笑,却笑不出来,想要说几句得体的话,又不知该从何说起。
  开明兽体谅到它的难处,宽容地挥挥手说:“你先回避一下,就在外面候着,最多不会超过一个钟头的。”
  蛮牛坐立不安,手脚都没地方放,它突然向开明兽深深地鞠了一个躬,飞也似地跑了出去。望着它消失的背影,郑蔚嘴角流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太精彩了,开明兽的反应完全正确,但是他知道,这不是出于它地真心。它也许是一个高明的指挥官,但它缺乏领袖的仁慈和个性魅力。麒麟兽和白虎精之后,妖怪族真是后继乏人呀!
  开明兽的目光又落在了陈诗诗脸上,不等它开口,陈诗诗就乖巧地退出了自己的巢穴。她没有向周文看一眼,但是她暗暗下定了决心,只要周文暴露了行踪,那么即使对手是开明兽和相柳,她也要坚定地站在他一边,抗争到底。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她不能再失去他了!
  药兽偷偷瞥了陈诗诗一眼,又一眼,直到她消失在门口,才恋恋不舍地掉转头来。它无声地叹了口气,茫然若失。对药兽来说,陈诗诗仿佛是一道美丽地风景,赏心悦目,令人惊叹,不能忽视,无法忘怀。那种想念啊,甜蜜又痛苦,深深埋在心底,无数个夜晚,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辗转反侧,对着明月独自缅怀,禁不住热泪盈眶。
  第一次见到陈诗诗是在什么时候?三年前还是四年前?那时她在麒麟兽地召唤下,趁月圆之夜阴气大盛的时候,甘冒奇险潜入首穷山伏魔殿,掀开二十八宿降妖除魔印的一角,放出了飞鼠郑蔚、九尾狐狸精林欣婕、雪花蛇精张雪和几个道藏中都没有记载的厉害妖魔,其中就包括了诸犍和诸怀兄弟,还有就是药兽。
  从见到陈诗诗的第一眼起,药兽就知道自己完了。但是它没有勇气表白,当时的形势也不容许它这么做。
  妖怪族处在最危急的时刻。林欣婕决定网罗住周文,她介绍陈诗诗和周文见面,安排他们两个在小桃园朝夕厮守。林欣婕希望周文远离G城,沉醉在温柔乡里。迷失了自我。结果迷失了自我的反而是陈诗诗,她情根深种,不能自拔,终于到了无法收拾的地步。它们之间隔了世上最遥远的距离,比天涯海角还遥远,这让药兽始终在痛苦中煎熬。
  药兽常常想,如果当时它竭力反对地话。也许一切会以另外一种方式进行…………但已经发生的事是不可能假设的。逝者如斯,人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里。
  郑蔚忍不住咳嗽了一声,苍白的脸上泛起一片潮红,他还没有从炼妖壶的大爆炸中完全康复过来,如果没有药兽的悉心调理。他恐怕还处在昏迷之中,不省人事。
  周文故意浑身一震,慢慢抬起头来,怯生生地看了郑蔚一眼,招呼道:“郑……大人。我……我已经跟开明兽大人都说过了……”
  郑蔚打断他说:“我都知道了,你做得很好,虽然没有成功。但是你带来了很多重要的情报,我会兑现当初地承诺,把控心术传授给你。”
  周文受宠若惊,连声说:“谢谢,谢谢!”
  “我可以教你口诀,不过你没有学过任何法术,要学成控心术的话,难度很大……虽然不是没有办法。电 脑小说站w w w 。 1 6 k 。 c n但……”郑蔚深深皱起了眉头,似乎在为什么事烦恼。
  话说到这里,周文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他回头望着苏小灵苍白俏丽的容貌,突然下定了决心,说:“为了她。我愿意做任何事!”他清楚地知道,即使赵鹏真的处在他地位置。也会这样决定的。那是他在生命尽头的忏悔!
  “你有这份决心很好,的确有一件事需要你去办,对你来说是举手之劳,呵呵……你说蛮蛮还躲在G城的防空洞里?”
  “是地,它被一道耀眼的金光挡住了,出不来。”
  “那是道门的法宝,三十九朵金莲花,天生就克制住我们妖怪族!只有炼妖壶才能与之相抗衡,可惜……”郑蔚感慨地叹了口气,话锋一转,“我想要你再次潜入G城,给蛮蛮带一个口信。周文怔了一下,脸上露出为难地神情,连忙又隐去了,勉强笑了一下,推委说:“我现在是军方的通缉犯,一露面就会被抓起来,关到监牢里去。这恐怕……”
  “你尽管放心,开明兽会给你施展一种法术,让你的容貌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就算你自己也认不出来。”
  “这样啊……”
  郑蔚紧接着说下去,似乎担心他会拒绝:“只要你能完成这个任务,你就是我们妖怪族的贵宾,我可以担保让你学会控心术,从此和苏小灵住在第二沙城里,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怎么样,这是千年难得的机会,我们决不会向第二个人类作出这样的许诺了!”
  “什么口信?”这是试探还是机会?有没有包含祸心?周文有些犹豫,他拿不定主意,决定先旁敲侧击探听一下。
  “警告蛮蛮,让他一定躲在防空洞地最深处,越深越好,绝对不要到地面上去。你也一样,要跟蛮蛮待在一起,直到我们妖怪族占领了整座G城为止。”
  周文的心怦怦直跳,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们要对G城发动进攻吗?”
  “这是军事秘密,你不要多问。照我的话去做,我能够确保你的安全。”
  躲在最深处……越深越好……绝对不要到地面上去……周文心中一凉,他想到了一种可能,那颗加强型原子弹并没有爆炸,而是成为了郑蔚和开明兽手里最强有力地棋子,它们想把它投在G城,一瞬间消灭人类的军队,打破三十九朵金莲地封锁,然后妖怪大军乘机占领这片废墟,以五斗鲜血为祭品,施法召唤出沉睡了亿万年的龙神!
  它们要一劳永逸,成为这片土地的主人,不再有钢筋混凝土的森林,不再有污染和破坏,不再有自私、短视的人类,让一切回复到原来的状态。就像几千年前一样!
  郑蔚语重心长地说道:“你可以考虑一会,但不能太久,时间不等人,必须赶快作出决断。这关系到我们妖怪族的未来。”
  “我们在等,如果你不答应,你还是可以在第二沙城里生活下去,陪伴着一具有体温的尸体……如果你天资卓越。再活上几千年,也许能学会一点控心术,不过到那时苏小灵早就变成灰了。现在有一个千载难逢地好机会,我跟郑蔚商量过,可以采用醍醐灌顶的法术。让你在一夜之间学会控心术,不过这要耗费我们数百年的道行,我们也愿意为你付出这些。现在就看你了,你能不能为我们带这个口信呢?”那是开明兽在诱惑他。
  周文似乎被打动了,他试探着问:“这个口信……真的这么重要吗?”“非常重要。但是你不要多问,照我说的去做就可以了。”郑蔚简洁地说,“怎么样?做还是不做?”
  周文陷入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之中。他的手掌感觉到苏小灵体温和微弱地心跳。这让他立刻下定了决心,沙哑着嗓子说:“好吧,我干!”
  “这就对了!好好休息一下,养足精神,明天就出发。”郑蔚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他向开明兽使了一个眼色,神情显得有些疲倦。四个妖兽先后离开了巢穴,留下周文和苏小灵在黑暗中。
  远处传来了郑蔚的声音。他在关照陈诗诗:“把龟息咒解开。”
  “……她不吃不喝,没有龟息咒的话会死的!”
  “这是一颗长气丹,调在水里给她灌下去就没事了。”一个陌生地声音,含糊不清,发音极不准确。就像始终改不掉土音的外乡人。那是药兽在说话。周文仿佛感应到它炙热的目光。
  “为什么不解开她身上的法术?”
  “她一旦清醒过来,恢复了神志。会立刻疯掉的。想想看,在一座妖怪族地地下城市里,黑暗,恐惧,没有光和热,再加上身体上的伤害……人类的精神无法承受这么大地打击。只有等赵鹏学会了控心术,我才能解开加在她身上的法术“是这样……好吧。还有什么事要我做的吗?”
  “等赵鹏离开这里,你继续照顾苏小灵,不要让她受到任何伤害,知道了吗?”
  “能不能让别人来做?我有些厌倦了,我想到有阳光的土地上去走走。”
  “以后再说吧,有的是机会。”郑蔚在推委,他没有诚意。
  声音越来越远,渐渐变模糊。周文的心一片茫然,他不知道自己算不算完成了黄椿寿交给他的任务。从郑蔚和开明兽的话里可以推断出那枚原子弹地下落,一定藏在某个隐秘的地方,静静等待着爆炸。控制器在妖怪族手里,它们掌握着主动,人类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危机之中。这种危机是他们一手造成的!
  现在说什么都已经晚了,当务之急有两件事,一是通知黄椿寿做好应对的准备,二是想方设法找到原子弹,让它在安全地地方爆炸。周文陷入了沉思之中,直到他被陈诗诗的脚步声惊醒,这才慢慢抬起头来。
  “他们已经走了,连同蛮牛。郑蔚和开明兽没有怀疑到你,真是万幸!”陈诗诗上前去搂住他地腰,一脸的惊魂未定,“刚才我紧张死了,差点露出马脚……”
  “它们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周文深深皱起了眉头。“什么葫芦里卖什么药?”
  周文把郑蔚的计划简单解释了几句,陈诗诗并没有意识到其中的玄妙,继续着自己的思路说下去:“想那么多干什么!依我看,你还是早点回到地面上去,待在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你也探听不出什么情报,毕竟你的身份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是赵鹏!回到地面上去,到人间去,等着我,我会想办法跟你会合的……”
  “不行,我一定得探听清楚,这很重要。我决心已下,你不用再多说了!”周文断然拒绝了她的提议。他站起身来。飞快地脱去衣裤,右手食指上伸出一截乌黑发亮的利爪,从自己的头顶一直划到下阴,哗啦一声响,从赵鹏的皮囊里钻了出来。
  他身材颀长,优雅而强壮,浑身上下充满了豹子地活力。他的头发很硬。眉毛也很硬,五官像用刀刻出来的一样,线条非常硬朗,眉心中间有一道古怪的印符,鲜红得要滴出血来。陈诗诗惊呼一声。心驰神摇,她做梦也没有想到,周文竟然变成了这样一副模样!
  “喜欢我的新模样吗?”
  陈诗诗点点头,又摇摇头,她伸出手去抚摸着他的眉心。低声问:“这是什么?”
  “九地十天镇魔印,暂时封住吸血獠王的力量。你能感觉到吗?我变得非常强大,远远超过从前。放心,我会平安地回来找你,乖乖在这里等着,知道吗?”
  陈诗诗乖巧地点点头,脸上却掩饰不住深切地担忧。
  周文念了几句咒语,赵鹏的人皮像打气一样鼓了起来,还原成一个人类的模样。他把衣裤胡乱套在他的身上,然后摆放在苏小灵的身边。活灵活现,如果不说穿地话,根本就分辨不出他是一具充气的人偶。
  周文满意地点了点头,朝陈诗诗打个手势,身影突然消失在她面前。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他追踪着郑蔚和开明兽的气息而去。整座城市里闲散的妖怪都被发动起来。进行地毯式的搜寻,寻找狼牙地下落。这给周文造成了很大的困扰,他必须随时隐藏自己的身形,蛇行匍伏,逶迤而前,小心翼翼地避开它们地视线。
  周文摸到了第二沙城的腹地,他感应到飞鼠郑蔚、开明兽、相柳、药兽和蛮牛正在政府大楼里商量着什么。他蹑手蹑脚闪到大厦的背面,把耳朵贴在厚实的墙壁上,默念了几句咒语,集中心神,隐约听到了一段机密的对话。
  “听说你的力气很大?”那是开明兽的声音,铿锵有力。
  “……是的,我能够把合围地大树从土里拔起来,把小山一样大的石头丢出去。”
  “一块大石头,大概相当于三个你那么大,你能够投出多远?”
  “石头?嗯……从一个山头丢到另一个山头,应该没有问题。”
  这等于没说,郑蔚插嘴问了一句:“到底有多远?一百丈?一千丈?说得具体一点,这很重要。”
  “我说不上来……”蛮牛停了片刻,似乎在寻找什么参照物,“差不多是……嗯……从这堵墙到那堵墙,几十个那么远。”
  没有声音,周文可以想见它们都在目测,估算着两堵墙之间的距离。
  “当时建造的时候,我记得两堵墙间隔五十多米,也就是说,蛮牛凭自己的力气,至少能投出二千多米远。真了不起,不愧是我们妖怪族地第一力士!”
  “这足够了。只要再施展一个小小的法术,他能够把那东西准确投向任何目标,误差不会超过十米!”
  蛮牛似乎猜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地问:“开明兽大人,你要我丢什么东西?”
  “一颗威力巨大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