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吸血獠-第7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濉<吞戳⒖毯仙厦牛宛匆黄鹜说桨踩氖鞔灾小
  从顶楼下来的竟然是一个身高不到三尺的侏儒,手里拿着一把银光闪闪的手枪,走路一蹦一跳,像一只皮球,一会儿弹在地上,一会儿弹在墙上,似乎完全不受地心引力的作用。他到了大厅里,立刻收住了脚步,谨慎地在四周围巡查着,特别是门窗上的锁眼,察看有没有撬过的痕迹。什么都没有发现。他“啧”了一声,站在大厅中央,似乎有些犹豫不定。
  那是墨鱼手下的得力干将陈积石。他的父亲是半妖人,母亲是一个普通人类,还在胚胎期时,他被墨鱼从母体内强行取出。浸在特殊的培养液里继续生长发育,结果成熟后就变成了侏儒的模样,小手小脚,像马戏团的小丑。虽然身材矮小,陈积石地弹跳力异常出色,所以在行动上丝毫不逊色于哪些人高马大的半妖人同类。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陈积石迟迟没有离开的意思。周文等得不耐烦了,手一松,像断了线的风筝一样从天花板上掉下去。陈积石察觉到异样,一抬头,眼梢瞥见一片巨大的阴影当头压下来。急忙就地一个驴打滚,却已经迟了半步,肩膀上被一只冰凉的爪子撩了一下,半个身体完全麻木。有剧毒!陈积石心中一凉,张开嘴想要警告墨鱼。嘴唇一张一合,偏生发不出任何声音了。他身材矮小,剧毒以极快的扩散。已经侵入了舌头,紧接着,连嘴唇和脸部地肌肉都麻痹了。
  手枪掉落在地上,陈积石拼尽全力,额头上青筋迸出,绝望地释放出身体里最危险的力量,骨骼无声无息地生长着,浑身皮肤像一层薄薄的纸。蜷曲破裂,胸口、肩膀、肋下,小腹、臀部、四肢等处钻出了一枚枚尖利的骨头,反转过来,整个人变成了一具白森森的骷髅。
  周文没有作任何停顿。泼开双腿沿着安全楼梯往大厦地顶部奔去,把回光返照的陈积石留给麻山他们去对付。他转了一个弯。避开迪迪的视线,立刻全力以赴,以超过声音的速度向上掠去。墨鱼的部下被打斗声惊动,纷纷赶往大厅支援,周文像一阵风似地经过他们身边,剧毒地爪子在他们身上留下一排排整齐的伤痕…………肌肉倒翻,深入骨髓,紫黑色的毒血淌出来,然后他们咕噜噜滚下了楼梯,再也没有爬起来过。
  在鸿运大厦顶楼地旋转西餐厅里,他看见了墨鱼,一个鱼头人身的怪物,嘴角边飘扬着两根肉质的胡须,脸上带着讳莫如深的笑容。但是他的笑容显得有些僵硬。
  “辟邪兽,为什么要向我动手?是迪迪命令你这么做的吗?他许给你什么?我可以给你更优厚的条件。”对手的速度竟如此之快,墨鱼暗暗心惊,他把手缩在袖子里,握紧了一把匕首,开始拖延时间,思考对策。
  “我想要地东西你是不可能给我的!天下没有人能够给我,只能靠我尽力去争取!”
  “究竟是什么东西?也许我可以给你,至少可以助一臂之力……”墨鱼从他平静的语气里嗅到了死亡的气息,他一向胆大妄为,这次却不由感到恐惧。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妖怪,已经超越了力量和速度地极限,近乎于神!
  周文微笑着摇了摇头,低声说:“你是不会了解的……”他地身影突然晃动了一下,墨鱼猛扑上去,把毒匕首深深插进了他的胸膛内。但是拥抱他的只是周文的残影。
  一道明亮的光芒在鸿运大厦的顶层亮起,就像千亿个太阳在燃烧,紧接着,一切又重归黑暗。
  大厅里的争斗正进行得如火如荼,麻山挥舞着一柄铁锤,纪鸫和纪檀兄妹使鞭子,陈积石以一敌三,竟丝毫不落下风。他的身体已经变化成一具力大无穷骷髅,没有内脏,没有血肉和肌肤,吸血獠王的剧毒不能损害到他的生命,铁锤和鞭子砸在他身上也没有任何感觉,只能使他打一个踉跄,不知疲倦地再次冲上来。
  迪迪隐藏在黑暗里判断着形势,除了陈积石,不再有活着的半妖人赶下来,看来辟邪兽进行得非常顺利,眼下他正跟墨鱼对决,无论成败,己方都占尽上风。只剩下陈积石一个对手,解决掉他,就可以算大获全胜了。迪迪转动一双灵活的眼睛,注视着他诡异的动作,突然发现陈积石的胸口有一点微弱的红光在闪烁,在心脏的位置,像黑暗里的曙光。
  迪迪从身边取出一把沉甸甸的手枪,旋上消音器,瞄准了陈积石的胸口,果断地扣下扳机。子弹运行的轨迹仿佛是计算好的,从他的肋骨之间穿了进去,不偏不倚击中了那点闪烁的红光。“砰”的一声响,似乎什么东西碎了,陈积石整个人突然僵住了。所有力量都被抽走,连挪动一下指节都办不到。
  麻山趁机重重一锤砸在他地天灵盖上,骨架“哗啦”碎了一地。
  周文捧着一盆木须草从安全楼梯上走下来,轻描淡写地说:“拿到手了,我们可以走了。”
  “先等等!”迪迪对纪鸫和纪檀打了几个复杂的手势,他们立刻沿着楼梯走上去,轮起鞭子。。1 6K小说网;手机站wap;.cN。把周文杀死的半妖人分成大大小小的尸块。那两柄鞭子不知是什么材料制成的,抽在陈积石的身上没什么效果,但对于那些中毒死去的半妖人来说,就像是锋利地切割机,一鞭子下去。连骨带肉分成两半,切口粗糙得像狗牙啃过。
  周文听着劈里啪啦的鞭声,想起了伍子胥鞭尸的典故,他皱起眉头问:“他们这是干什么?”
  “处理一下尸体,省得给你惹麻烦。”迪迪凑过头来。仔细打量着盆里的木须草,一尺来高,茎干木质化。呈浅灰色,叶子狭长,蜡质,泛着翠绿的光泽,顶部挂着三五个花苞,离开花还有很长地一段时间。一股特殊的香味直冲脑门,迪迪连忙退后几步,用手捂住鼻子。同时警告周文说:“香气有微弱的毒性,闻久了会不舒服的!”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只大塑料袋,把木须草连盆套起来,用绳子扎紧,抱在怀里。
  这时纪鸫和纪檀也回到了大厅里。他们飞快地打着手势,神态似乎显得很激动。迪迪分辨了一阵。对周文:“你出手太重了吧,墨鱼连尸体都没剩下一块,真够狠的!”
  “没办法,你不是说要尽快解决掉他吗!”
  “好吧,完成任务,我们快走吧,别惊动了地下地元老会!”
  一行人快步走出了鸿运大厦,在一片黑暗中熟门熟路地回到了大学。
  迪迪把木须草放进屋顶的暖棚里,在塑料袋上戳了几个小洞透气,一边思索着一边回到自己的房间里。他在想像辟邪兽冲上鸿运大厦时地情景,乌黑发亮的利爪划开半妖人的皮肤,剧毒渗进血液,四肢僵硬,神志不清,死亡来得突然而猛烈。尸体沿着楼梯滚下来,声响还没消失,辟邪兽就冲到了墨鱼的跟前,他诧异,用笑声来掩饰自己的恐惧,但辟邪兽不为所动,一爪抓破了他的脑壳。墨鱼连还手的时间……不,连还手的念头都没有!
  不对,纪鸫兄妹打手势说墨鱼连尸体都没有剩下一块,辟邪兽究竟使了什么法术?是什么法术能够伤害到半妖人?迪迪苦苦思索着其中地关键,他突然灵光一闪,隐约抓住了什么关键的东西。他研究过,不管人类还是妖怪族,他们使用法术的本质都是一样的,以自身蕴含的“灵力”作引,利用咒语、符、法宝等手段把散布在天地间地能量聚集起来,再透过对方体内的“灵力”来攻击他们地精神和肉体,从而达到毁灭对手的目的。这种“灵力”是与生俱来的,在人类来说就是浩然正气,对妖怪族来说就是邪恶的妖气。而半妖人不同于人类,也不同于妖怪族,他们是一个全新的变异的种族,身体里缺少灵力,所以不能施展任何法术,与此同时,常规的法术对他们也起不到任何作用。
  唯一能伤害到半妖人的战术就是肉搏,直接攻击他们的肉体要害,脑部或者心脏,一击毙命。
  辟邪兽是个天才。他的速度惊人,力大无穷,爪子锋利无比,而且淬有剧毒,足以撕开半妖人的皮肤,致他们于死地。即使是超强的再生能力也无法抵御剧毒的侵袭,一旦脑部或者心脏坏死,生命也就结束了。但是仅仅拥有这些还不够,十手化蛇就是最好的例子,因变异生出的触手坚韧结实,连高速旋转的子弹都打不穿,更不用说辟邪兽的利爪了。结果形势逼迫辟邪兽使出了压箱底的本领,他创造性地把法术和物理攻击结合起来,成千上万倍地强化利爪,轻易撕开了化蛇的触手。
  辅助性的法术配合强横有力的爪子,再加上力量、速度和剧毒,这就是辟邪兽克敌制胜的法宝!
  “必须笼络住他!”迪迪自言自语,他仿佛看到了辉煌的前景,眼中闪烁着兴奋的光芒。“有了辟邪兽,我们就能跟亢明子、江川他们好好斗一场了!”
  墨鱼团队被全歼的消息迅速传遍了整个城,十手毒蝎罗暴跳如雷,发誓要把凶手揪出来,剥皮割肉,生生吞下肚去。它亲自到鸿运大厦地旋转西餐厅,搜寻墨鱼的尸体。试图找到死因,发现凶手…………但是它失望了,它什么都没找到,木须草无影无踪,墨鱼就像被凭空蒸发掉一样。只有他那把淬毒的匕首,孤零零躺在地上。墨鱼是不敢把十手毒蝎罗给他的匕首丢下的,他一定已经死了!
  毒蝎罗还不死心,瞪大了眼睛四处搜寻,地板。墙壁,天花板,每一寸地方都不放过。结果他在角落里找到了三块烧焦的骨头。毒蝎罗拣起来。放在掌心里翻来覆去地看,又凑到鼻子下嗅了半天。有似曾相识的气味,那是墨鱼地骨骸,它可以肯定。
  烈火焚烧过吗?它本能地朝四周围看了一遍,没有任何烟熏火燎的痕迹。究竟是谁下的毒手呢?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做呢?毒蝎罗想破了脑袋也弄不明白,它决定去问雷兽。它是城的主人,半妖人的首领,元老会地精神支柱。
  但是它没能见到雷兽。一个年轻健壮的人类男子向它传递了雷兽的命令,没有十万火急的事情,别去打扰它,它正在研究非常重要的东西。他是雷兽新收地奴隶,代替了原来狗罹生的位置。毒蝎罗知道惹恼雷兽会有什么下场。它不敢坚持,只能选择离开。
  命运就是这样变幻叵测。如果毒蝎罗坚持要见雷兽,也许它就能避开即将来临的大难………但是它没有。
  毒蝎罗开始坐立不安,浑身像有千万只蚂蚁在撕咬,痒却偏偏挠不到痒处。随着时间地推移,反应越来越剧烈,眼泪鼻涕齐流,在地上乱翻乱滚,把脊梁扭成各种不可能的性状,丑态百出。但是这些不能消除痛苦。它需要木须草!为了闻一闻木须草的香气,咀嚼那蜡质的叶子,它愿意做一切事,哪怕是出卖自己的生命!
  毒蝎罗还保持着最后一丝清醒。它知道这最后的清醒也不可能维持很长的时间,它很快就会陷入歇斯底里的疯狂之中,攻击所有地下地同类,直到生命的最后一息。。cN那将是一场灾难!毒蝎罗决定离开城,到人类或者妖怪族的城市去,把灾难带给他们。抱着这样的信念,它摇摇晃晃地经过地道,来到了天幕笼罩下的地面上。
  黑夜,星光和月光安静地洒在这座半妖人地城市里。空气在流动,带来了隐约的香气。毒蝎罗地心剧烈跳动起来,头脑轰鸣,像有千万只打桩机,此起彼伏,震到每一寸肌肤,每一个毛孔!那是木须草的香气!毒蝎罗的心志在一瞬间崩溃了,它仰天抬起头,鼻翼一张一翕,竭力辨别着香气传来的方向,猎狗一样呼呼有声。
  那香气来自城西的辅山之上,是黑夜里的明灯,风暴中的航标,沙漠里的水源!毒蝎罗循着香气疾驰而去,不顾荆棘和枝条在身上划出深深浅浅的伤痕,十条触手一起伸出,摧枯拉朽撕开密集的林木,像炮弹一样冲上了辅山之巅。
  在林间一片空旷的平地上,它看见了半妖人迪迪,手里托着一颗灰褐色的药丸,像核桃那么大,它最爱的木须草的香气正是从那颗药丸上散发出来的!
  “你……是你杀死了墨鱼,夺走了木须草?”十条触手一齐挥舞,卷起无数落叶和枯枝,声势惊人。这一次,毒蝎罗是被彻底激怒了。
  迪迪用拇指扣住药丸,不慌不忙地说:“这是你的命根子,从木须草的叶子里提炼出来的,吃下去就能解除一切痛苦。不过你要冷静一点,别轻举妄动,我手指轻轻一弹,它就会掉进山下的河水里…………这东西遇水就化,捞都捞不起来。”
  毒蝎罗收住了脚步,眼中充满了狂热的神情,它“嗬嗬”嘶吼着说:“你这个低贱的半妖人!你想要干什么?快说!”
  “我要你臣服于我,当我的私人部属,发誓永远效忠!”
  “哈哈……”毒蝎罗连眼泪都笑了出来,这一刻它似乎忘记了深入骨髓的奇痒,“你他妈算什么东西?竟然要我臣服?”
  “因为我有这个。我叫它木须丸。”迪迪把药丸往空中一抛,又稳稳地接住,“只要一句话,答不答应?”
  香气钻进鼻孔,充满了诱惑,毒蝎罗的目光死死盯住木须丸,一颗心几乎要跳出嗓子眼。又一阵搔痒从心底涌出。扩散到全身各处,就连触手尖都无法避免,它满地乱滚,手爪在身上乱抓,血如泉涌。但还是放不下元老的骄傲。毒蝎罗恶狠狠地叫道:“你……就凭你……做梦……”
  “真遗憾!”迪迪转身准备离开。
  “站住!”毒蝎罗和身猛扑上去,试图夺下木须丸。迪迪“哼”了一声,不避不让,静静地站在原地,这让毒蝎罗喜出望外。大嘴一张,舌头箭一般射了出去,只取他地心脏。同时舒展开十条触手,准备接住那颗宝贵的木须丸。
  一道身影从树丛中闪了出来,挡住毒蝎罗和迪迪之间,一拳挥出,直奔它的面门而去。拳头越来越大,布满了鲜红的鳞甲,劲风刮得脸皮发疼,连眼睛都睁不开。毒蝎罗正要用触手抵挡。全身突然奇痒无比,动弹不得,只能看着拳头重重砸在自己脸上,先是鼻梁断裂,面孔凹陷下去。接着颧骨断裂,碎骨头扎进肌肉里。最后它才听见“咯咯”清脆的响声,感觉到剧痛。
  但是跟浑身的奇痒相比,这点剧痛根本算不了什么!
  毒蝎罗的一只眼睛肿了,什么都看不见,它努力用另一只眼睛搜寻着对手,心中一阵绝望,斗志在一瞬间彻底瓦解了。那是辟邪兽,曾在众目睽睽之下杀死了九手化蛇,自己即使在鼎盛时期,也未必是他地对手,更不用说现在了。它长长叹了口气,难过得呻吟起来。
  “最后问你一次,是不是当我的部属?”
  “好……吧……”毒蝎罗在奇痒的折磨下终于放弃了尊严,低下了它那颗高贵的头颅。
  迪迪想了一下,把木须丸一掰为二,再一掰为四,丢了一块在地上。毒蝎罗立刻像狗一样爬了过去,一把抓起来,顾不得拣去泥土和草茎,急吼吼地塞进嘴里,咕咚吞了下去。
  木须丸并没有马上起效,毒蝎罗在地上又滚了十多分钟,奇痒才渐渐消退。它遍体伤痕累累,呼哧呼哧喘着粗气,与此同时,超强的再生能力开始起作用,伤口慢慢愈合,没有留下任何后遗症。
  “四分之一颗木须丸只能维持一天地时间,我要你办一件事,办成了再给你剩下的。”
  “什么事?”毒蝎罗沙哑着嗓子问,为了木须丸,它已经准备出卖自己的生命了。
  “杀死计蒙,把它的头带来见我!”
  “这不可能!你是故意刁难!”毒蝎罗绝望地大叫起来,“十七手计蒙,他是仅次于雷兽的元老,我根本就不是他地对手!”
  “动动脑筋!明打明对决你当然不是对手,不过偷袭呢?下毒呢?给你一天的时间,明天这个时候,我还在这里等你,如果没有拿到计蒙的脑袋,你趁早寻个地方自杀算了!”
  迪迪和辟邪兽消失在茂密地丛林中,只留下毒蝎罗趴在地上,它眼中充满了怨毒的神情,但是没有什么比木须丸更重要的了,为了迪迪手里的那一小块药丸,它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哪怕背叛整个元老会!“计蒙……计蒙……”毒蝎罗阴阴地算计着,仿佛算计着不共戴天的十世仇人。远在地下最深处的计蒙突然打了一个寒颤,它用触手搔搔头顶,开始计算上一次打寒颤是在什么时候。
  “毒蝎罗能杀死计蒙吗?”
  “也许吧,不过结果并不重要,我只是想把它逼到元老会的对立面上,死心塌地为我卖命。”
  “如果它死在计蒙手上,你的一番心血不久白费了吗?”
  “毒蝎罗是元老里最狡猾地一个,如果它不能成功,就借这个机会除掉它!”
  周文点点头,换了一个话题:“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双管齐下。毒蝎罗向元老会下手,由它对付计蒙,我们要在这一天的时间里想办法吞并掉大砦兽,增强自己的实力。”
  “大砦兽?是敌人吗?”
  “一根筋的榆木脑袋!他是计蒙的部属,元老会地死忠。他新近吸收了几个队员,实力非同一般,趁这个机会把他们抢过来!”
  二人一边低声细语。一边飞快地回到大学里,灰僵、麻山、弓中卿、苏小灵等一干人已经候在四景河边的亭子里,等待进一步地指令。迪迪扫视了一遍,微微皱起眉头说:“她们去没问题吗?”他所指的她们是弓中卿和苏小灵,这两个女子是纯种的妖怪。法术是她们长处,但对半妖人来说,这毫无用处。只有像周文这样的强者才能提供有力的支持。
  “没关系,我已经提醒过了,她们知道该做些什么。”
  “好吧。一旦跟大砦兽发生冲突,我们可顾不上她们了。”
  周文点点头,朝弓中卿和苏小灵打了个手势。示意她们跟在自己身后。苏小灵倒没什么,只要能陪在周文身边,她不会有任何意见,但弓中卿听了迪迪地话却有些不舒服,他眼高于顶,把她们当成是碍手碍脚的拖累,她倒想领教一下这个迪迪有什么非同一般的能耐。
  趁着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他们悄悄地穿过半个城。来到了位于市中心的万寿宫中。迪迪压低了声音说:“他们就躲在三清殿地地洞里,那里易守难攻,大家一定要小心,务必要按照原定的计划行事!”说着,手一挥。纪鸫和纪檀无声无息地窜了出去,像幽灵一样接近三清殿。隐藏在树影里。
  三清殿外有两个守卫,一个是背着硬壳的乌龟精,一个是顶着犄角的山羊精,它们是大砦兽掳来的奴隶,充当看门地狗。身处在诸多半妖人的威胁下,它们也不敢擅自逃离,只能老老实实地为大砦兽看门扫地,求得一线生机。
  纪鸫和纪檀趁它们被转身的一瞬间,齐齐挥出了鞭子,不带一丝风声,迅捷无比,准确地缠住了它们地脖子,用力一勒,力量恰到好处,乌龟精和山羊精泛起白眼,双双昏了过去。纪鸫兄妹抢上几步,把它们及时扶住,倒退着拖进花圃里,放倒在草地上。
  三清殿里已经有人注意到外面的动静,大大咧咧地探头出来,模样像传说中的夜叉,青面獠牙,满是横肉,瓮声瓮气地问道:“是谁?”迪迪暗暗叫糟,惊动了大名鼎鼎的母夜叉,可不是闹着玩的。他急中生智,含含糊糊地答应说:“奇怪,这里怎么躺了个死人?”
  “死人?”母夜叉的嘴角边淌出了馋液,“是人类吗?年轻的男人?新鲜吗?”
  “嗯……”
  母夜叉头脑简单,也没有多想,肩挎着双枪大步走了出来,嘴里还嘀咕个不休:“在哪里?在哪里?你两个小子要是敢骗老娘,老娘非掀了你的壳,拔了你地角不可!”
  迪迪推了麻山一把,麻山会意,等母夜叉踏到还有三步远的时候,从树丛中暴跳出来,重重一锤砸向她的天灵盖,势大力沉,勇不可挡。母夜叉反应奇快,开枪已经是来不及了,她条件反射般抬起冲锋枪,用枪身挡了一下,“砰”一声响,冲锋枪弯成一把曲尺,一端砸在她厚实的肩膀上,疼得母夜叉呲牙咧嘴,哇哇乱叫,额头上的青筋根根迸起。
  功亏一篑!麻山收回铁锤,正准备再次进攻,母夜叉已经举起另一把冲锋枪,“哒哒哒”一梭子子弹。仓促之下,她没有瞄准,子弹全打在空地上,但枪声已然惊动了大砦兽,他在地洞中怒吼起来,吼声惊天动地,划破了周遭地宁静。
  “动手!”迪迪大喝一声,招呼大家一起上。灰僵抬手就是一枪,子弹从母夜叉的前胸打进,后背飞出,带着一股子热血,溅了乌龟精一头一脸。被鲜血一淋,它慢慢清醒过来,听到激烈地枪声。连忙把头缩进硬壳里,唯恐子弹不长眼,殃及无辜。
  那母夜叉极其彪悍,虽然要害中了一枪,却像没事人一样,冲着灰僵大步冲过去。灰僵枪法极准,抬手又是一枪。子弹从母夜叉的左眼打进,后脑飞出,这回连脑浆都渗了出来。母夜叉依然不倒,叫嚣着:“还有什么手段,一起使出来!看老娘怕是不怕!”她丢掉了手里的冲锋枪。探出蒲扇大的手掌,对准灰僵就是一把掌,重重打在他的脸颊上。灰僵整个脑袋不由自主转了两圈,颈椎扭断,头颅软绵绵地挂在胸前。眼看是活不成了。
  正在此时,弓中卿飞快地念了几句咒语,对准母夜叉脚下一指。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