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吸血獠-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个又一个漩涡,小船儿推开波浪,眼看离刘子枫他们越来越近了。李瑾瑜和徐梦瑶闲着没事,惬意地欣赏着东湖的风景,她们不约而同想起了童年时唱过的歌谣《让我们荡起双桨》,心中充满了欣慰和喜悦。
  碧绿的湖面泛起一阵阵鱼鳞似的波纹,在阳光下闪闪发光,远处重重叠叠的繁花和绿树淹没在耀眼的晨曦里,像披着婚纱的新娘,让人不敢正视。桥上的游客向桥下的游船挥动着白手绢,大声为他们加油,岸边依依的柳丝在轻风中摇摆,向湖面投下无数个相思的涟漪。
  两条船越追越近,但刘子枫他们终究是抢先一步,稳稳地停在了桥洞下,大笑着向他们挥手。徐烨把船桨一扔,累得气喘吁吁,她靠在李瑾瑜身上撒娇说:“我实在不行了,接下来你划吧!”李瑾瑜兴致很高,笑着说:“这么一点点路就投降了吗?看我的!”她拾起船桨,正要向湖水中划下去,突然脸色大变,好像白日里撞见了鬼一样!
  她真的看见了鬼!
  几乎在同一时刻,周文也注意到了湖水里的妖物,那是一个面目狰狞的溺死鬼,脸色惨白,一头乱蓬蓬的头发像章鱼的触手,慢慢地向他们靠过来。李瑾瑜声音都变了,尖叫道:“快划!” 戴淑珍和葛辉以为她想追上刘子枫那条船,一起用力划动船桨,游船在湖面上飞快地滑行,从溺死鬼身旁一掠而过。
  周文随手操起船桨,朝那个溺死鬼当头打下去,“扑通”一声溅起一大片水花。李瑾瑜慌不择言说:“小心它把你拖下水去!”话音未落,那个溺死鬼猛地腾身跃起,牢牢抱住周文手里的船桨,嘶叫着一步步往上爬。
  周文吓了一大跳,正要把船桨丢进水里去,那个溺死鬼突然像雪人烤火一样,半爿脸迅速融化,露出森森白骨,痛得它张大了嘴发不出声音,手一松重新掉进绿油油的湖水中。
  船上其他的人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徐梦瑶好奇地问李瑾瑜:“你说什么呀?谁要把周文拖下水?”李瑾瑜勉强笑了笑,含糊说:“没什么,我让周文小心别掉下去了。”徐烨打趣她说:“就知道周文周文的,我划得胳膊都软了,也没听你关心几句!”
  李瑾瑜没心思跟她纠缠,盯着那个溺死鬼慢慢向湖底沉去,这才稍微松了口气。她想:“鬼最怕阳气了,按理说只会出现在阴暗的地方,怎么那个溺死鬼能在阳光下自由行动?难道……难道哥哥担心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她又望了周文一眼,“这已经是第二个了,上次穹隆山上姓死的那个恶鬼也是这样,才一靠近他就被蒸发成一缕青烟。周文他究竟是人还是吸血獠呢?”
  船到桥洞下,周文竖起船桨,在桥洞顶上点了几下,把游船慢慢稳住,停在刘子枫他们旁边。阳光照在一漾一漾的水面上,再反射回李瑾瑜略带忧郁的俏脸上,看得周文呆了,看得刘子枫心痛。史思红喘着气大笑着说:“你们输了,应该请客!”纪芸、程文远他们一致起哄,怂恿葛辉和周文上岸去买冷饮。
  就在这时候,西边一艘脚踏式的游船上突然传过来一片惊叫声:“救命!救命!有人掉进湖里了!”李瑾瑜心中一凛,急忙回头望去,她隐隐约约看见一个年轻小伙子在水里挣扎,一团黑影死死缠住他的手脚,把他往湖底拉去。刘子枫大声说:“快过去救人,他好像不会游泳!”史思红几个救人心切,操起船桨拼命地划水,游船缓缓地向前滑去,速度渐渐加快。
  李瑾瑜心里一惊,急忙阻止说:“你们慢一点,等等我们!”周文望了她一眼,低声说:“你看见了吗?就是刚才的那个鬼!”他们用力扳动船桨,紧紧跟在刘子枫他们后面,不一会儿离那条出事的游船只有十来步远了。
  程文远和赵鹏刚才拼得太厉害,这会儿心浮气燥,手臂酸软,划桨的频率渐渐慢了下来,周文他们的游船却是越划越快,终于超到前面去了。李瑾瑜靠近那条脚踏式的游船,抬眼望去,只见船舷边上坐着一个穿白衣服的时髦女子,脸上的眼泪鼻涕跟脂粉混在一起,哭得一塌糊涂。她一只手伸进湖水里,沙哑着嗓子嘶叫着:“健民,健民,你快上来呀!不要吓我了!”
  李瑾瑜看她哭得如此伤心,心里也有几分酸溜溜的,正要安慰她几句,湖水中突然探出一只黑黝黝的鬼爪子,一把抓住那个时髦女子的手,要把她拖进水里。李瑾瑜异常地气愤,该死的溺死鬼,害了一个还不够,还要害第二个!她把食指伸到嘴边,正要咬破指尖画一道灵符,突然又停了下来,暗暗骂自己鲁莽,不顾徐烨刘子枫他们都在旁边。
  周文反应极快,他探出半个身子,一把拽住那落水女子的另一只手,用力往上一拉,把她拉出水面。那女子脸色惨白,抖抖嗦嗦尖叫着:“有……有鬼!水底下……有鬼!”那个才在周文手里吃过亏的溺死鬼不敢再跟他抢,丢开到手的猎物,翻身潜入湖底,怨恨地盯着周文把那女子救到船里。
  徐梦瑶安慰她说:“现在没事了,咱们马上就到岸上去!”那女子浑身发抖,说:“有鬼!健民是游泳冠军,他……怎么可能淹死!刚才……刚才明明有人把我往水里拉……”这几句话说得大家心里都有点发毛,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默默地把船划到岸边。
  徐梦瑶和戴淑珍把那可怜的女子扶上岸,低声安慰她。刘子枫说:“咱们先到租船处去报个案吧。”纪芸李兰她们几个女生胆小,只想早点离开这个鬼气森森的东湖,连忙点头赞同。葛辉皱起眉头说:“那这两艘船怎么办?总得有人划回去吧。”听了他的话,大家都有些踌躇,谁都不想再到湖里去了。
  李瑾瑜心里一动,说:“这样吧,把两艘船头尾拴在一起,我和周文划回租船处去好了。”刘子枫望了众人一眼,见没有人再自告奋勇,只好说:“那就这么办吧,我跟你们一起去还船。”李瑾瑜摇摇头说:“三个人怎么划船?在水里会打转的。你还是留在岸上照应吧,有周文和我去就足够了!”
  刘子枫又说了几句,实在拗不过李瑾瑜,只好让他们两个去还船,自己和其余的人徒步向租船处走去。周文和李瑾瑜下到船里扳动船桨,两艘船慢慢地离开岸边,向湖中心荡去。周文问:“你是不是想除掉那个溺死鬼?”李瑾瑜点点头说:“留它在这里一定害人不浅!”
  周文回想起当时的情形,觉得非常奇怪,问:“那个溺死鬼为什么一靠近我就融化了?”李瑾瑜咬着嘴唇说:“我也不大清楚,也许是你继承了吸血獠的一点法力,阳气非常旺盛,所以才能克制住那个溺死鬼。”周文叹了口气,他不知道自己的身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到底是谁躲在他的身体里呢?
  李瑾瑜脸朝着前方,故意看都不看周文一眼,轻描淡写地说:“今天晚上十二点你能不能出来?我对你施寂识术,看看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周文一怔,随即欣喜若狂,说:“你答应了?太好了!”李瑾瑜脸上有些发烫,警告他说:“不管你看见了什么,都要立刻忘记掉,记住了没有?”
  周文回过神来,微笑着答应:“这个当然了,我一向不喜欢窥探别人的隐私!嗯,在什么地方呢?”李瑾瑜说:“过了石塔桥有一片拆迁留下来的废墟,你去过的……就在那里,不要迟到了,寂识术只有在子夜时分才能发挥出最大的威力。”周文说:“没问题,我以前打电子游戏经常整夜不睡的。”李瑾瑜“扑哧”一笑,说:“你这个人,也真是的……”
  二人把船划到那个年轻男子溺水的地方,李瑾瑜看看四周围没人注意,咬破指尖在船桨上画了一道青冥符,周文好奇地问她:“每次施法都要咬破手指画符,疼不疼呀?失血过多,小心得贫血!”李瑾瑜瞪了他一眼说:“平时用朱砂就可以了,现在到哪里去找?不懂就别插嘴!”
  周文不敢多说话,生怕影响她施法。李瑾瑜低声念了几句咒语,只见碧绿的湖水像沸腾一样上下翻滚,不一会儿一个面目狰狞的溺死鬼漂了上来,半爿脸白骨磷磷,痛苦地嘶叫着。李瑾瑜把画在船桨上的青冥符朝它印过去,一道青色的光气闪过,那个溺死鬼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瑾瑜疲倦地闭上双眼,喃喃说:“都结束了……咱们把船划回去吧!”周文点点头,用力划动船桨,向租船处驶去。这一切都落在了刑警大队的二把手彭曙光的眼中,他这一天正好陪儿子到东湖园来玩,没想到竟看到了出乎意料的一幕。他想起了在万寿宫三清殿里修行的天师道高人默言,这两个学生模样的男女很可能也是修道之人,他们或许能解开他心中的谜团。
  本来很开心的划船被这档子事闹得不欢而散,刘子枫他们都没了兴致,还了船后准备直接回学校去。东湖园一个叫张克强的管理人员拦住他们说已经报了警,民警马上就到,可能要向他们询问一下当时的情况,好歹他们也是目击证人。大家没有办法,只好留在租船处耐心等候。
  过了一会儿,外面传来一片嘈杂声,原来是那个溺水小伙子的尸体捞上来了。他脸色铁青,眼珠不知被什么东西挖掉了,只剩下两个血肉模糊的窟窿,肚子高高鼓起,手臂上清清楚楚有几个黑手印。那个幸存的女子只看了一眼就“哇”地尖叫起来,徐梦瑶和李兰连忙捂住嘴跑进屋去,几乎要当场吐出来。
  彭曙光让老婆陪儿子去游乐场玩,自己匆匆忙忙地赶到租船处,看到这样一幕情景,立刻严厉地责备东湖园的管理人员不负责,怎么不用帆布把尸体遮起来呢!简直就是胡闹!张克强有点不服气,毫不客气地问他到底是谁,彭曙光把工作证亮出来说:“我是刑警大队的副处长彭曙光,这不是一起简单的溺死事件,这是一起恶性凶杀案!我命令你们立即封园,保护案发现场!”
  张克强一下子就蔫掉了,老老实实照着彭曙光的吩咐,找来一块脏兮兮的帆布把尸体遮起来,然后组织人手分头驱散游客,解释说东湖园要维修整治,暂时停止开放。死者的女朋友还在一旁尖叫,哭着闹着要跟男朋友一起去,彭曙光看她精神有些失常,打120到救护站,让他们派救护车来把她送到医院治疗。
  彭曙光想了一下,又给刑警大队挂了一个电话,叫值班人员通知刑警和法医放下手里的一切事情,火速赶到东湖园来,有重大案件发生。他转过头,向刘子枫他们和颜悦色地说:“实在对不起,你们是唯一的目击证人,要耽搁一点你们的时间了,尽可能详细地描述一下当时的情景。
  彭曙光话说得很客气,刘子枫他们也意识到这件事的严重性,只好老老实实听候他的吩咐。过了一会儿,当地派出所的民警赶到现场,看过了尸体,再跟彭曙光一接触,决定把这桩凶杀案移交给刑警大队的人处理,他们尽可能提供一些必要的协助。
  这时候法医和刑警也陆陆续续赶到了东湖园,彭曙光临时借租船处办案,把刘子枫他们分几批叫进去,客客气气地询问当时的情景。周文和李瑾瑜是最后一批进去的,里面只有彭曙光和两个制服笔挺的刑警做着记录。
  彭曙光开诚布公地对李瑾瑜说:“我刚才在岸上看见你画符作法了,你是不是天师道的法师?”李瑾瑜吃了一惊,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彭曙光宽慰她说:“你放心好了,你说的一切我们不会记录下来的,毕竟现代谁都不会相信妖魔鬼怪真的存在。不过我倒是有一个道士朋友,他跟我说起G城中的确有一些害人的妖魔,我一直将信将疑,没想到今天真的碰上了!”
  李瑾瑜犹豫了一下说:“我不是天师道的,我是茅山道的,今天杀死那个男青年的是一个溺死鬼,我已经作法把它除掉了。”彭曙光“哦”了一声,问:“据说鬼只有在晚上才会出现,这个溺死鬼怎么白天就出来害人?”
  李瑾瑜解释说:“倒不一定晚上才出现,鬼是阴气凝结而成的,一般都会主动避开阳光和生人身上的阳气,这个溺死鬼居然能在太阳底下自由活动,实在有些古怪。”彭曙光敲着额头沉思,过了一会儿又问她:“你认识万寿宫三清殿的默言道士吗?”
  李瑾瑜心头怦怦直跳,她强作镇定说:“认识,我们在S大学里见过一面。”彭曙光瞧出她神色有点紧张,叹了口气说:“默言是我的朋友,受我之托到你们学校去调查一件凶杀案,谁知道他当夜竟不明不白死在三清殿里,实在叫人难过。他临终前跟我说起那些离奇的案件全是一头吸血獠干的,你也是学道之人,有没有听说过这种吸人血的怪兽?”
  李瑾瑜生怕牵连上周文,立刻回答说:“吸血獠的事已经解决掉了,我前几天用法术把它杀了!”欲盖弥彰!但彭曙光脸上不动声色,点点头说:“那就好,到底是给G城的百姓除了一害。嗯,这位周同学也是茅山道的法师吗?”
  周文笑了一下说:“我不是茅山道的,只是偶尔看到李瑾瑜施法除妖,想跟她学上几手,一来可以自保,二来可以为民除害。可是这位李法师不大肯教我,彭处长是不是劝劝她,多一个人也多一份力量嘛!”彭曙光微微一笑,心想:“女的蛮老实的,男的倒是一个小滑头。不过他们两个说话不尽不实,一定有什么秘密瞒着我们!”
  李瑾瑜瞪了周文一眼,倒没有反驳他的话,她向彭曙光告辞说:“我们知道的都已经告诉你们了,如果没什么事的话我们想先走一步了。”彭曙光站起来说:“麻烦你们了,以后有什么事多联系,我还想拜托你们为G城多除掉一些妖魔呢!”李瑾瑜慨然说:“这个当然,咱们茅山道学法术的宗旨就是为民除害,只要我力所能及,就一定办到!”
  周文和李瑾瑜走出租船处,跟刘子枫他们敷衍了几句,大家都不愿意在死了人的地方逗留,逃一样离开了东湖园,骑脚踏车直接返回了学校。
  跟彭曙光在一起的那两个刑警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亲信,一个叫钱达钧,一个叫邓勇,彭曙光有什么事情从来不瞒他们。周、李二人才出了租船处,钱达钧就向彭曙光说:“他们两个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我们,彭处长为什么不追问下去?”
  彭曙光沉思了一会儿,笑而不答,反问他:“你相不相信这世界上真的有妖魔鬼怪?”钱达钧笑着摇摇头。彭曙光又问邓勇:“你呢?”邓勇犹豫了一下说:“我爸爸小时候穷,曾经在崂山上清宫当过三个月的道士,他说他亲眼看见过树妖和鬼魂。”
  彭曙光叹了口气说:“我本来是不愿意相信的,可是事实逼得我不得不信。那个李瑾瑜的法力很强,轻而易举就把湖里的溺死鬼除掉了,我们以后还有借助她的地方,我不想把关系弄僵了。小邓,你到S大学去摸一摸他们两个的底细,特别是那个周文的情况。”邓勇点头答应下来。
  这时候法医已经验尸完毕,进来汇报说:“那具尸体的肺里灌满了水,毫无疑问是窒息而死的,至于眼睛和手臂上的伤口,有可能是湖里的什么怪鱼造成的,东湖一直通向T湖,也许是从那里游过来的。”彭曙光看了钱达钧和邓勇一眼,挥挥手说:“就这样吧,你尽快把详细的验尸报告交上来。我们现在去医院看看死者的女朋友吧!”
    第一集 谁在我的身体里 第十章 寂识
     更新时间:2008…12…14 1:54:21 本章字数:4985
  
  当天晚上周文在S大学附近的一家网吧里打游戏,一直捱到夜里11点半才朝约定的地方走去。过了石塔桥,前方就有一片拆迁留下的废墟了,杂草丛生,荒无人烟。周文远远看见李瑾瑜俏生生地站在废墟中央,脚边点着一支蜡烛,昏黄的烛火在夜风中摇曳不定。
  周文放重脚步走到她身边,跟她打了个招呼,问:“我该怎么做?”李瑾瑜让他盘膝坐下来,从身边的塑料袋里拿出砚台和朱砂,用纯净水调均匀,伸出食指蘸了少许,在周文的眉心中间画了一道寂识符。周文觉得额头上凉嗖嗖的,忍不住说:“这东西擦得掉吗?要是渗进皮肤里我可没脸见人啦!”
  李瑾瑜瞪了他一眼说:“别说话!”二人面对面离得那么近,周文感觉到她芬芳的气息吹在自己脸上,心中不由一动,他看见李瑾瑜领口里雪白的肌肤和衣服下若隐若现的胸罩吊带,脸一下子涨得通红。他想要移开视线,但是头颈像僵住一样,根本动弹不得。
  李瑾瑜没有发觉,她仔细端详着周文眉心间的灵符,满意地说:“好了,你坐着不要动。”周文急忙闭上眼睛,苦着个脸说:“你快一点,我的脚麻了!”李瑾瑜摸摸他的头,就像摸小狗一样,开玩笑说:“乖,一会儿就好了,忍一忍吧!”她盘膝坐在周文身边,伸出右手握紧他的左手,定一定心神,闭上双眼开始念一段复杂的咒语。
  周文觉得脚上的麻木一直传遍了全身,眉心间的灵符越来越烫,似乎已经烧穿了皮肤,他张开嘴想要大叫一声,却偏偏发不出半点声音。突然他脑子里“轰”的一声响,寂识符发出耀眼的白光,李瑾瑜眼前一亮,她与周文的心灵在瞬间合二为一。
  周文在短短19年生命中留下的记忆像放电影一样在李瑾瑜眼前掠过,她没有心思细细探查,集中精神寻找跟吸血獠相关的片断。美女,****,18禁,限制级……李瑾瑜又羞又气,暗暗骂周文:“这家伙脑子里都在想些什么?男人真不是好东西!咦,这是什么?”
  ……
  它是一头独立特行的吸血獠王,在天地之间过着自由自在的生活,渴了吸妖魔的血,饿了吃妖魔的肉,五岳三山任我行,无忧又无虑。道魔双方的头脸人物都想把它收服作自己的坐骑,但是吸血獠是何等的骄傲,它怎能容许有谁骑在它的背上耀武扬威!无论是法术精湛的术士,还是强横狡猾的妖魔,一个个都被它打得落花流水,吸成了干尸。
  也不知过了多少岁月,道门的精神领袖、江西龙虎山天师府第十九代天师张瑞午发下宏伟的誓愿,要将神州大地上所有的妖魔鬼怪都封存在黄泉之下,永世不得翻身。他召集了道门各流派法力高深的道士二十八名,以他们的鲜血和生命为引,施法立下了二十八宿降妖除魔印。
  道藏中是这样记载那一段历史的:“彼时山崩地裂,鬼哭神嚎,天降血雨,七昼夜不息。群妖身陷黄泉,永世不得重见天日。”
  如果不能自由的话,宁可去死!吸血獠不能忍受失去自由的生命,它在最后一刻来临的时候毅然对自己施展了解体术,肉体在瞬间化为灰烬,精神凝结成一个半透明的怨灵,逃过了宿命的一劫。
  二十八宿降妖除魔印把法力高强的妖魔鬼怪全部封印起来,剩下的漏网之鱼也都是些力量微弱的树妖鬼魂之类,它们有的自生自灭,有的被术士驱除,有的被天雷劈死,逐渐退出了人类的记忆,成为迷信的一部分。
  而吸血獠在失去了身体的同时也失去了千年修炼得来的法力,只能躲在深山老林里苦苦修炼,吸风饮露,窃取日月的精华。曾经睥睨群魔、笑看风云的吸血獠王沦落到树妖鬼魂一般的下场,但它一点都不后悔!
  一切都从头开始。寒来暑往,光阴如流,转眼整整一千年过去了,它终于恢复了以往的法力。不过作为一个最低等的怨灵,它只能发挥出吸血獠不到千分之一的力量,它迫切需要一个新的身体,人类的身体。
  它冒险来到了人间,发现整个世界都变了样,森林河流变成了钢筋混凝土的都市,茅屋村舍变成了高楼大厦,当初纯朴的民风也被世故和奸诈取代,一切都不同了。但是总有一些东西是不会变的,人类的大多数感情还是像几千年前《诗经》中咏唱的那样,知慕少艾,执手偕老,投桃报李,我心伤悲,这让它感到一丝欣慰。
  它在G城繁华的街头游荡,拥挤的车流穿过它空虚的身体,就像过去一千年的岁月一样,不能留下丝毫痕迹。它有些怀疑,拥有一个人类的身体真的会比现在更幸福吗?直到那天晚上,它看见周子佟扶着大腹便便的陆萍在公园里散步,两人的脸上洋溢着幸福安详——它终于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了!它想尝试一下人类的生活,一种不同于妖魔的生活。
  陆萍的子宫里孕育着一对同卵双胞胎,周文和周武,吸血獠在周武的意识还没有形成之前抢先一步占据了他的身体,作为代价,它也暂时失去了所有的法力。一千年之后,它终于重新拥有了自己的身体!它迫切地渴望离开母体的第一声哭喊,从此开始一段崭新的生命。
  一切都按部就班地进行,但是在陆萍怀孕的第五个月上,周武突然惊恐地发现,他的哥哥周文强横地把母体所有的养分都抢走了,并且开始吞噬他尚未发育完全的身体。他愤怒,发抖,哀求,但这一切都没能阻止周文的侵略,它是砧板上的肉,只能听任有力者的宰割!
  周文把自己孪生弟弟全身的精血都吸干了,但是周武并没有死,他恨自己的哥哥,他发誓,等他出生后要用尽一切恶毒的手段折磨周文,让他生不如死!可他没有这样的机会。就在分娩前的一刻,四院妇产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