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吸血獠-第8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诵矶唷
  周文已经失去了耐心,他的元神轻巧地绕过裂风珠,像轻风一样拂过了相柳的身体。相柳在一瞬间失去了知觉,它低头看见自己的皮肤被无形利爪划开,血肉接二连三掉了下来,露出了白森森地骨骸,薄薄的一层隔膜里,心脏在跳动,肠胃在蠕动,鲜血喷出去,却再也流不回来。它脸上流露出无穷无尽地恐惧,颤抖着抬起手爪,用力插进自己的脑子里。
  裂风珠“砰”的一声炸开来,周文的元神渐渐变淡,消失在空气里。
  远在几十里外的开明兽和郑蔚不约而同感受到裂风珠的哀号,相柳已经罄尽全力,不惜自残肉体,使出最厉害的法术,究竟是谁威胁到它的生命?难道又是周文?开明兽来不及招呼其它妖兽,把脚重重一跺,驾云扑向妖气肆虐之处。但是它还是晚了半步,相柳浑身上下只剩下森森白骨,一只爪子穿透了自己的头颅。究竟发生了什么?开明兽倒抽一口冷气,一颗心沉甸甸的,犹如压上了一块铅。
  相柳在城外离奇地死去,死状惨不忍睹,这消息传回到G城,亢明子和迪迪都怀疑是周文干的,但是他们没有证据,周文从始至终一直跟他们呆在一起,没有离开过半步。相柳的死对半妖人来说同样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妖怪族伸出的橄榄枝被突然折断了,从此两个种族之间隔着一条无法逾越的沟壑,开明兽将满怀仇恨,一心一意跟人类合作,拔掉眼中的这根毒刺。
  十二个小时以后,进攻再度开始,并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猛烈。人类和妖怪族的联军发起一波又一波的冲击,古老的城墙被夷为平地,战士们像潮水一样涌进城,在街头巷尾浴血奋战,一次次被打退,一次次又冲上来。与此同时,困在城内的奴隶们也奋不顾身,接连发动了三次暴动。他们被残酷地镇压下去,鲜血染红了大小监狱,尸体堆在城门口,大火烧了三天三夜都没有熄灭。
  双方都杀红了眼睛,战争逐渐升级,人类军队动用了重型轰炸机和远程火炮,把G城炸成了一片废墟,妖怪族的战士进行彻底的搜索,像筛子一样把每一寸土地都筛了一遍。而半妖人躲在地下通道里,神出鬼没,有组织地进行着游击战和拉锯战,不时突入敌人的腹地,在局部地区形成优势兵力,吃掉他们的一两个连。
  三方的伤亡急剧攀升。
  在这样恶劣的局势下,亢明子和迪迪开始考虑从地道撤离G城,大规模转移到安全的山区去。但是它们遭受到又一个沉重的打击,地道出口被嗅觉敏锐的妖怪族发现,它们在那里埋伏了大批傀儡妖兽,如果不是周文警觉的话,半妖人将陷入重重包围之中。
  所有的退路都被堵死了,他们唯一的选择就是继续抵抗,绝不放弃!
  迪迪表面上依然对周文信任有加,但他心中的疑虑越来越浓了。他甚至开始怀疑,周文居心不轨,地道的出口就是他巧妙地透露给妖怪族知道的,目的是把半妖人困在G城,这样他才有夺权机会。
  开明兽说过:“周文,你又何必趟这个浑水,放弃吧,半妖人不可能成为一支忠于你的军事力量。”榕树神说过:“你终于拥有了自己的土地和力量,恭喜你!我早就知道这一天会来到的……”相柳也说过:“半妖人在你的领导下一定能走向繁荣和富强的,我们坚信这一点。”这些话背后都隐藏着一个意思,周文野心勃勃,他想把半妖人变成一支完全忠于他的军事力量,变成他手里的一颗棋子!
  他究竟想干什么?
  这个问题困扰着迪迪,他始终想不出答案。
    网友上传章节 第十集 困境中奋起 第五章 木华
     更新时间:2008…12…14 1:58:18 本章字数:10570
  之后的一段时间里,周文显得异常疲倦,这种疲倦不仅仅表现在身体上,更多地表现在精神上。弓中卿和陈诗诗很快就发现了这一点,她们感到害怕,周文似乎变得漠视一切生命,旺盛的斗志开始从他的身体里抽离。他像行尸走肉一样本能地继续着自己的行动。她们不敢多问,她们不能为周文分担什么,所以害怕知道不详的结果。
  如果说周文是神,那么他一定是西方传说中手持镰刀收割一切生命的死神!
  周文在思考。
  额头上长出了紧闭的第三只眼睛,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帝江神曾经预言,吸血獠睁开第三只眼睛,将会招来阴曹地府的烈焰,把整个世界焚烧成灰烬。不论它说的是不是事实,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已经进化到吸血獠的终结形态,力量成百上千倍增强,能够不动声色地施展出元神出窍,在百里外取敌性命。现在只剩下了最后一着,蜕变的结果会是什么呢?周文既有些害怕,又有些期待。
  该来的总会来,多想也没有用。周文强迫自己把思维定格在眼前。相柳被杀戮的时候,他始终跟亢明子、迪迪呆在一起,但他们还是起了疑心,尤其是迪迪,周文隐约发现,他已经在设局对付自己。
  G城的内部酝酿着重大的变动,这些变动的触发点就是木华的到来。
  在一个硝烟渐渐散尽的黄昏,G城沉浸在一种从未有过的安详之中,璀璨似锦的晚霞从天际飘过,南风吹来了熏热的气息。有一些细小的种子在风中载沉载浮,它们像张着翅膀的精灵,穿越了万水千山,终于降临到G城地土地上。
  种子一接触到泥土,立刻生根发芽。开枝散叶,顷刻间工夫就长成了一片高大茂密的树林。紧接着,一群神情呆滞的树妖大步走了出来,为首的一个头发根根倒竖,缠结在一起,身高超过两米,瘦而精干。冲着周围持枪警戒的半妖人说:“周文在哪里?我们要见他!”
  周文接到报告后,来不及通知亢明子和迪迪,立刻大步流星赶到了现场。那瘦高个子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朝他伸出手去,自我介绍说:“我是树妖族的木华。奉榕树神的命令到这里助你一臂之力。”
  周文与它握了下手,坚硬,粗糙,就像是一块未经加工地木头。他亲切地寒喧了几句,说一些无意义的客气话。然后邀请它到自己的居所去细谈。木华欣然答应,回头命令它的手下在树林里休息,不要到处乱走。周文留意到树妖族只听从一个声音。那些面无表情的树妖立刻返回到树林里,身影消失在茂密地枝叶间。
  树木就是它们的亲人和家园!
  他们在半妖人战士的目送下徒步来到了S大学,在四景河边的水泥亭子里,周文凭栏眺望,目光所及之处尽是一片废墟,但是就在这片荒凉的废墟上,孕育着无穷地生命力。一个崭新的时代就要从这里诞生了!
  “榕树神还好吗?上次我见到它的时候,它已经很衰老了。”
  “很好。你放心,我们树妖几乎拥有无穷地生命。”
  “有生必有灭,区别在于迟一点早一点而已,这是自然的法则。冒昧地问一句,你跟榕树神是什么关系?”
  “我是他的骨中之骨。肉中之肉,是他的气根繁衍出的生命。从某种意义上说。我就是他一部分。”
  “一个出色的接班人……”周文重新打量了他几眼,忽然察觉到充沛的妖气中蕴含着另一种不协调的气息,类似于七宝琉璃塔或者三十九朵金莲地气息。他微微皱起眉头,一边思考着,一边继续试探它:“榕树神百年之后,树妖族的新领袖就是你了?”
  “是的,这次到G城来,就是一趟难得的锻炼,我会好好珍惜的。”
  “既然是树妖族未来地领袖,你能解释一下为什么身怀道门的法宝呢?”
  “你是说这个吗?”木华并没有感到意外,它把手伸进胸腔,树皮和木质自动分开,从里面掏出一卷破旧地绳索,通体隐约闪烁着金光,“这是我们树妖族的宝物,很久以前从一个道门高人手中夺来的,为此不知牺牲了多少族人的性命!”
  “你知道这是什么吗?”周文打量着这卷绳索,心中充满了感慨。道门六大法宝,辟邪玉麈和乾坤表里图在李兵手里,赵诗芬身怀三十九朵金莲花,七宝琉璃塔已经裂成两半,天师剑在麓宁城大战中遗失,没想到这最后一件法宝缚妖绳竟然落在了树妖族手中。
  “人类法师把它叫做缚妖绳。”
  “正是缚妖绳,有了这件法宝,开明兽就休想踏进G城半步!”
  木华很明显受到榕树神的嘱咐,不想直接跟妖怪族发生冲突,它迅速掉转话题问:“现在形势怎么样了?”
  周文把G城所面临的困境轻描淡写地说了一遍,木华不禁深深皱起了眉头,毫不客气地说:“榕树神曾向我说起过,你有一个非常宏伟的设想,要创造一个前所未有的和平的未来,人类和妖怪能抛弃偏见,生活在同一片阳光下。可是到现在为止,我看不见你所设想的未来在哪里,你都干了些什么?夹在人类、妖怪族和半妖人之间,你是不是已经失掉了自己的理想?”
  “从来没有失掉过,它始终在我的心里!你还年轻……”周文瞥了它一眼,跟经历了数十万年沧桑的榕树神相比,眼前的这个树妖实在太年轻了,他必须耐心地向它解释,“你不明白这条道路有多么艰难,从来没有人走过,我从始至终都在黑暗中摸索,看不见未来的曙光。1 6 K小说网。手机站wap.1 6k.Cn”
  “最初我设想在人类和妖怪族之间维持一种灰色的平衡,促使他们打一场消耗战。要势均力敌,谁都不能占到绝对的上风。只有付出惨重的代价,看清楚战争的可怕后果,他们才会冷静下来进行反思,试图寻找一个共同生存、共同发展地契机。”
  “这个思路是可行的,但是局势的发展往往超出了我的预计。我就像一个小孩,在耍弄一把千斤重的铁锤。竭力保持平衡…………这几乎是不可能的。我缺乏一支强有力的、完全忠于我地武装力量,这是致命的弱点,而且很难克服,无论是人类或者妖怪族都不可能支持我,在他们眼里我是异类!”
  “半妖人的出现是一个意外。这给了我机会,我想,也许我可以控制他们,把他们改造成为忠于我的军队,在人类和妖怪族之间制造一个缓冲。把历史的车轮引向我想要地方向……所以我选择留在了G城,和半妖人并肩作战,我要取得他们的信任。一步步实现最初的梦想。但是半妖人里也不乏佼佼者,亢明子拥有强大的武力,迪迪足智多谋,并且已经对我产生了疑心,他们在半妖人里的威信很高,光靠我一人无法实现权力地平稳交接。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当然是来助你一臂之力的,榕树神选择了你,你就是我们强有力地同盟。我希望在这之后。你能兑现当初的承诺,一片肥沃安全的土地,属于我们树妖族,不再有战火的侵扰,沐浴在月光和星光下!”
  “我承诺。一定做到!”
  说话间工夫,亢明子和迪迪也赶到了S大学里。一一见过了木华,他们对树妖族的慷慨相助表示欢迎,并且特地为它们准备了一顿丰盛的酒宴…………G城所能提供的只有腐烂的尸体、混浊地污水和树皮草根…………不过木华它们根本就不在意,在它们心目中,阳光、雨露和一堆发酵的牛粪才是至高无上的美味。
  木华婉言谢绝了亢明子和迪迪的安排,树妖住不惯钢筋混凝土的废墟,也不愿意待在黑暗地地下,它们依然回到那片茂密的树林里,隐没在树干里歇息。在那里,它们感到安全而恬静。
  深夜,迪迪孤身一人来到树林外。他注意到虬结地树根间横卧着一条绳索,陈旧破落,隐约闪烁着金光,似乎树妖族布下的法宝。迪迪犹豫了一下,轻轻巧巧就迈了过去,进入到树妖栖息的林地里。木华意外地“咦”了一声,感到非常吃惊,它无声地敲了敲手指,一颗颗粗壮的树干上,无数双警惕的眼睛突然睁开,紧紧盯住这个古怪的入侵者。
  迪迪来到树林中央,仰头看去,枝叶铺天盖地,遮住了清冷的月光。
  “木华,出来吧,我是迪迪,半妖人迪迪,我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跟你商量。”
  “有什么事白天说不好吗,深更半夜,偷偷摸摸,你想要干什么?”木华并没有现身,它的声音在树枝间回荡,显得有些沉闷。
  “我是想瞒过周文,私下里跟你交换意见,这很重要,关系到树妖族和半妖人的未来。”迪迪突然觉得自己的语气像极了相柳,他们好像是一个师父教出来的,这让他觉得好笑。
  木华思考了一会,终于从树干背后现出身来,它打了一个手势,其他的树妖立刻分散到树林外,像哨兵一样警惕着周围的动静。
  “你想对我说什么?”
  “周文有没有跟你说起G城所处的困境?”
  木华点点头。
  “我们半妖人正受到人类和妖怪族联军的威胁,但这只是一个方面,是外患,我完全有信心带领半妖人度过这场危机。事实上,我更担心的是内乱。”
  “内乱?你指的是什么?”
  迪迪一字一句地说道:“周文野心勃勃,他试图取代亢明子和我,把半妖人变成一支完全忠于他的军事力量,变成他手里的一颗棋子。”
  “哦?有这回事?”
  “我们应当开诚布公,坦诚相待,木华先生,你应该很清楚周文的野心,他把你召唤到这里来的目的就是助他一臂之力,控制住半妖人的军队。实现他的目标。”
  木华地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它木讷地摇摇头,口不应心地说:“我不知道周文真正的目的是什么,也不想知道,榕树神命令我到G城来,听从他的安排,我照做就可以了。从来不去多想。你要明白,我们树妖族只听从一个声音。”
  “周文许给你们树妖族什么好处?”迪迪相信自己的眼光,他不想放弃,而是换了一个话题。
  “一片肥沃安全的土地,属于我们树妖族。不再有战火的侵扰,沐浴在月光和星光下!”
  “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能够确保不再有战火地侵扰?人类、妖怪族和半妖人之间的战争将一直持续下去,直到某一方被消灭为止。。16K小说网电脑站www;16K.CN。他究竟站在哪一边?”迪迪敏感地察觉到其中的问题。
  “你并不了解周文,他不站在任何一边。他抱有一个非常可笑的想法。他要用自己的双手去创造一个全新地时代,人类和妖怪能抛弃偏见,生活在同一片阳光下。当这一天真的来临。自然就不会有什么战争了。我们树妖族之所以选择他,正是出于这个原因。”
  “人类和妖怪?不包括我们半妖人?”
  “不包括,因为他许愿的时候你们还没有出现。我不知道他现在是怎么想的。”
  “我却知道他是怎么想的……在他地心目中,半妖人只是他达成目标的工具,在那个全新的时代里,是没有我们半妖人地位置的……”迪迪喃喃自语,声音显得异常苦涩,“好吧。不说这些,我想知道,周文能够提供一片肥沃安全的土地,你们树妖族需要的仅仅是这样一块土地吗?”
  这句话问到了木华的心坎上,它沉默不语。过了良久才说道:“榕树神需要的仅仅是一块土地,属于我们树妖族。肥沃,安全,能够生存繁衍,直到永久……”
  迪迪的心里升起了一丝希望,他加重语气问道:“我问的不是榕树神,而是你们整个树妖族!”
  “树妖族不愿意成为别人地炮灰,所以退出了这场战争,但是退出这场战争并不意味着退出历史舞台,我深信,有一天,树妖族将成为妖怪族中繁荣而强盛的一支,谁都不敢小觑我们!”木华抑制不住心中的**,终于袒露心声。
  “这就对了!树妖族的命运就掌握在你的手上!放弃周文吧,他身单力孤,不成气候,你们应该站在我们半妖人地一边,联手共同奋斗!我确信,你们得到的将不仅仅是一块土地,更重要地是,整个神州都会为你们瞩目,你们树妖族将赢得前所未有的利益、荣誉和尊严!”迪迪鼓动三寸不烂之舌,竭力说服木华改变初衷。
  迪迪是代表半妖人向它发出了邀请,这些话深深烙印在木华的心坎上。但它迅速让自己冷静下来,盘算了一阵,摇摇头说:“可是榕树神已经选择了周文,你不知道,我们的首领非常固执,一旦认定人选,就绝不会更改。”
  “榕树神选择了周文,并不代表你也必须选择周文。”
  “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们树妖族只听从一个声音,那就是榕树神的声音。”
  “如果榕树神做出的决定不能确保树妖族的利益得到最大化呢?”
  “我不知道……你让我好好想想……”木华终于动摇了。
  “选择周文还是选择半妖人,你要慎重啊!我可以透露一点内幕消息,我们不甘心成为周文手里的棋子,他绝不可能控制我们,我们迟早会对他动手的!”
  木华心里闪过一个念头,立刻动手,把迪迪杀死,替周文消除这个心腹大患,但是理智又阻止它采取这样的行动,迪迪既然敢孤身而来,肯定有恃无恐,从缚妖绳对他毫无反应就可以看出一些端倪。没有把握的事它不愿冒险,毕竟这是别人的地盘。
  “不用马上做出决定,你有足够的时间去斟酌。树妖族的将来就维系在你的身上。有没有一个全新的时代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能不能高人一头,站在金字塔地顶端,获得最多的利益!”开,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第二天黎明。人类和妖怪族的联军再次发动了袭击。首先是持续了半个多钟头的空中轰炸,接着,无数新型的主战坦克在步兵的支援下开进了市区,展开一场地毯式的扫荡。
  木华并没有插手,它从始至终都是一个旁观者,亲眼目睹迪迪指挥半妖人地军队牢牢守卫住G城。
  迪迪是一个高明的指挥家,他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半妖人在地道里躲过了猛烈的轰炸。等主战坦克出现在城市里,再一涌而出,利用废墟和战壕发动反击。对付这些钢铁铸成的庞然大物,普通的枪械子弹并不能发挥多大地作用,最多留下几个浅浅的弹痕。便携式反坦克导弹应该是最佳的选择,但是半妖人没有这样先进的武器。他们采用了更为原始但同样有效的战术。
  埋伏在废墟里地半妖人狙击手首先对步兵发动了偷袭,毫不夸张地说,每一颗子弹都夺走了一条性命。紧接着,躲藏在战壕里的元老会对主战坦克实施打击。它们触手的末端缠绕着一根根短而粗地钢筋,贴着地面悄悄向前延伸,伺机插进坦克车的履带里。让这些庞然大物变成一堆废铁。
  战事不利,人类军队立刻调整了战术,利用自行迫击炮和火箭筒进行定点突破,同时派出枪法精准的狙击手,利用穿透型爆炸弹对半妖人元老实施打击。整个古城区都淹没在战火中,短兵相接,战斗进行得异常激烈。
  唯一例外的是城北,半妖人和妖怪族相接触的战场。沉浸在一片死样的沉寂中。
  高低起伏的废墟上,用鲜血画出一道巨大的符,如同一条不见头尾地巨龙,扭曲盘旋,隐隐然与大地融为一体。周文静静地漂浮在符中央。额头上赫然长着一只紧闭的眼睛,背上同时展开四对烈焰腾飞的翅膀。双手抱在胸前,释放出无穷无尽的妖气。
  在他的身后,是无数荷枪实弹地半妖人战士。在他身前,是开明兽、飞鼠郑蔚、骄虫、树鸟等远古妖兽。巨大的符像不可摧毁地防线,横亘在他们之间。
  开明兽死死盯着那道鲜血绘成的符,试探着向前迈出一步,郑蔚急忙抓住它的肩膀,摇摇头示意它不要冒险。吸血獠王已经进化到一个全新的阶段,远远超越了它们这些远古妖兽,除非麒麟兽复生,又或者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帝江神出现,除此之外,没有第三个妖怪能够捋他的锋芒。开明兽犹豫了一下,终于退了回去,它低头想到了一个恶毒的主意,脸上不觉露出一丝阴险的笑意。它朝着树鸟低声嘱咐了几句,后者悄悄地撤离了战场。
  妖怪族不敢靠近,这达到了周文最初的目的。但是在僵持之中,他突然感到迎面扑来了一股浩然正气,非常熟悉,那是道门法宝三十九朵金莲的气息,难道是赵诗芬来了?周文的身体轻微颤抖着,他缓缓抬起头,看见赵诗芬俏生生地站在面前,浑身上下金莲飞舞,衣衫飘飘,恍如仙子。
  “你来了,好久不见,近来可好?”周文长长舒了口气,苦涩地打了个招呼。
  赵诗芬不发一言,她打量着鲜血绘成的符,默默念动咒语,把金莲花的威力发挥到极至,整个身体都笼罩在淡金色的光华内,足尖渐渐离开了地面,漂浮在半空中。你不敢抬头看我一眼吗?我改变了许多,你呢?”
  赵诗芬没有抬头,她生怕自己会改变主意。她凌空向前迈出一步,踏进了符之中,无数血光顿时腾空而起,朝她当头罩下去。一时间阴风怒号,鬼哭狼嚎,血光被金莲花堪堪挡住,落不下去。
  “这道符叫做二十四气阴阳符,用人类、妖怪和半妖人的鲜血描绘而成,变化无穷,你虽然身怀道门法宝三十九朵金莲,还是保不住你的性命,退回去吧,我不会难为你的!”
  赵诗芬听若不闻,又艰难地向前跨了一步。血光越发凌厉,把她团团困住,像一颗巨大的血珠,滴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