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吸血獠-第8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模 
  赵诗芬听若不闻,又艰难地向前跨了一步。血光越发凌厉,把她团团困住,像一颗巨大的血珠,滴溜溜乱转。僵持了片刻,无数利剑一般的金光从血珠的缝隙里迸射出来,愈来愈盛,终于冲破束缚。直插云霄。赵诗芬脸色苍白,纤弱的身躯摇摇欲坠,她低垂着眼帘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周文浑身一震,摇着头说:“你这是何苦!”
  赵诗芬喃喃念动咒语。七窍中流下了殷红地鲜血,声音清越响亮,越来越高亢。随着她的念颂,三十九朵金莲花渐渐汇集到一处,此隐彼现。幻化出一道道紫气,绚烂至极,连当空的艳阳都被压了下去。那是天师张瑞午遗留下最厉害的法术。以鲜血和生命作为祭品,激发出金莲花全部的威力,在生机断绝前操纵道门降妖除魔的大法力,与敌同归于尽。
  赵诗芬早就抱着必死的信念!
  那些过去地岁月呀,周文的眼睛不禁模糊了,他清楚地知道赵诗芬为什么要这么做。
  当年在G城北门的城头上,从高处向远方极目眺望,瓦蓝的天空广袤无边。一直延伸到地平线的彼端,卷曲地云彩像羽毛一样整整齐齐排列在空中。
  周文说:“前面是河塘镇,向北是鄯县,再过去就是凤凰山,这里本来有一片茂密的森林。但是战火毁掉了一切。我亲眼目睹了这场残酷的战争,人类和妖怪的鲜血浸渍了每一寸土地。李瑾瑜。如果能够结束战争,如果能够使这个世界能够重新恢复和平和宁静,你愿不愿意牺牲你自己?”
  赵诗芬回答说:“我就是因为这个理由才活下来的。周文,你要知道活下来,坦然地面对刘子枫和儿子,坦然地面对你地出现,这需要多大的勇气!”
  在她平静的语气里,周文能够感觉到战斗地勇气和必死的决心。生命对赵诗芬来说只是一段经历,一步步走向死亡,为了信念,燃耗自己,在平静中死去,身体和灵魂化为灰烬。现在时间已经到了。赵诗芬选择了死在周文手里。她的嘴唇一张一翕,吐出了最后一个字,当声音被吹散在风中时,三十九朵金莲花也一同消失,无数紫气凝成一道长虹,向周文当胸射去。
  周文始终盯着赵诗芬的俏脸,他发觉在咒语念完的一瞬间,这张熟悉的脸庞似乎变得有些陌生,隐约可以分辨出是三清殿地洞下天师张瑞午的模样。紫气东来,那是张瑞午的最得意地法术!原来他向金莲花倾注了毕生的法力和法术,千年之后,借传人之手铲除人类最大的敌人。可是他知道吗,人类最大的敌人不是周文,也不是妖怪族,而是自身的贪婪和无知!
  紫气在周文地身前遇到烈焰的阻挡,盘旋回荡,渐次淡薄,终于消失于无形。只这数息间地停顿,赵诗芬已经完全吸收了金莲中充沛的法力,犹如张瑞午再世,一声清啸,似乎在召唤什么。天空蓦地暗下来,浓云密布,遮天盖日。一道青色的光芒从西南方疾射而来,稳稳地落在了赵诗芬的手中,光华散尽,赫然是一把锈迹斑斑的铁剑,通体青光流转,不停幻化出龙神的模样。
  那是张瑞午的兵器天师剑!
  赵诗芬一剑在手,立刻施展出天邪虎啸阵,体内法力转化成无数有形的利刃,从天师剑中喷薄而出,幻化成三只虎头的形状,张开血喷大口,吼声如雷,齐齐向周文扑去。周文被迫使出浑身解数,全力驱动二十四气阴阳符,血光如虹,纵横交错,与天邪虎啸阵斗了个旗鼓相当。
  赵诗芬觉得浑身肌肤几乎要炸裂开来,强劲的法力左突右冲,找不到宣泄的缺口。她不由自主地舞动天师剑,有如神助,六阴追魂术,莲华符,天邪虎啸阵,僵尸追魂符,五雷正法,天地降妖诀,五行破魔咒……那些失传已久,威力巨大的法术从她手里一一使出来,得心应手,毫不费力。
  周文沉着应战,二十四气阴阳符中血光冲天,有如泼墨山水,一忽而丘壑起伏,一忽而奇峰突起。一忽而奔流直下,一忽而盘旋回肠,将门户守得十分严密,任你法术变化无穷,始终不能近他的身。
  斗到酣处,赵诗芬突然把手一撒,祭起天师剑。喝了一个“疾”字,右手食指与中指并在一起,对准周文一指,天师剑刺破重重血光,笔直地射向周文的心脏。周文把四对翅膀用力一扇。掌心中突然腾起一个拳头大小的火球,稳稳对准了剑尖,天师剑受到毁天灭地焚心咒的压制,一瞬间凝滞在半空中,微微颤抖着。似乎在夹缝中犹疑不定,不知该何去何从。
  赵诗芬连念了三个“疾”字,指尖上突然腾起了一朵金莲花。朝天师剑电射而去,隐没在剑身里,接着是第二朵,第三朵……天师剑向前一寸寸逼近,渐渐现出了原形,变化为一只龙神的犄角,迸射出五彩光华,照耀天地。但是周文却清楚地感觉到。赵诗芬体内的生机不断削弱,一旦三十九朵金莲全部离她而去,那么生命之火也将燃烧殆尽。
  周文把手掌向后缩了半尺,掌心上地火球一涨一缩,颜色由红转青。由青转白,天师剑抵御不住上万度的高温。剑尖开始软化,滴下了细小的液体。周文默默叹了口气,张瑞午费尽心机,把毕生的法力和法术倾注在三十九朵金莲里,但这一切安排都无济于事,他有足够的把握坚持到最后,把天师剑和赵诗芬一同焚烧为天地间的一缕轻烟。
  他真的忍心这么做吗?
  第三十三朵,三十四朵……望着赵诗芬那滴满汗珠地脸庞,周文感到一阵莫名的心痛。冲动之下,他把肩膀左右一晃,血光拔地而起,从四面八方恶狠狠扑向天师剑,稍稍引开了它的威力,然后他用力扇动翅膀,凌空飞向赵诗芬,伸长了手臂抱住她软绵绵的身体,拔地而起,越飞越高,变成一个小黑点,消失在天边。
  法术中断了,赵诗芬拾回了一条性命,但是她并不感激周文,反而勉强抬起手掌,按在周文的心坎上,吃力地问:“你救我干什么?这岂不是害了自己地性命?”张瑞午的法力在她的掌心中吞吐盘旋,只要驱动剩下的五朵金莲花,就能直接重创周文的心脏。
  “我要你活下去!”周文突然掉转方向,朝着地面疾冲而去。一片苍翠地山谷迎面扑来,郁郁葱葱,充满了生机。风声呜咽,刮得脸面发疼,赵诗芬奋力睁开眼睛,她看见了飞流而下的瀑布,起伏的丘陵和茂密地树林。“还记得吗?那是碧萝山!”
  赵诗芬的手无力地垂了下来,她泪流满面。那些过去的岁月呀……
  周文降落到山头的橘树林里,他小心翼翼地把赵诗芬放了下来,往事一幕幕浮现在眼前,像褪了色的旧片子,充满了温馨和怀念。
  “你不应该救我的!我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死了……活下来的只是这具躯体……我是李瑾瑜,不是赵诗芬……”赵诗芬有些语无伦次,她感到伤心像潮水一样涌过来,淹没了她整个身心。在经历了这一番变故以后,她终于失去了精神的支柱,整个人完全垮掉了。
  周文凝望着她地双眸,他完全能够理解她的心情,他们就像是同一个人,他们的心是相通的,他们能看到彼此心中最隐秘的想法,就像很久以前石塔桥旁地那个夜晚一样。那一天,他们种下了情根,那一天的月光和星光照耀着他们,一直到生命地尽头……
  周文柔声说:“一切都会好的,一切都会过去的,你会忘记一切痛苦的过去,开始一段崭新的生活……”他把拇指轻轻按在她的眉心中间,嚅动嘴唇念一段冗长的咒语。这是他第三次对李瑾瑜施法,第一次是在石塔桥旁,施寂识术,第二次是在新虹桥上,施移魂术,这是第三次,这一次会让她忘记所有悲伤的记忆,有勇气重新面对人生。
  赵诗芬的身体渐渐松弛下来,她慢慢合上了眼睛,脸上充满了安详和宁静。
  周文在她耳边轻轻哼唱着他最喜爱的歌谣:
  “孤单一人,不畏惧活下去,就这么下决心,隐忍寂寞。”
  “保护坚强的自己,奔跑!大步向前跑!”
  “要坚强,不气馁,那延绵不断的感觉!奔跑!”
  “在任何寂寞的时候,绝不滴下眼泪。”
  “自强不息,珍惜回忆,那故乡的康庄大道!”
  “都市的狭窄道路,一直通往故乡去,延绵延续,我在不断奔走。”
  “故乡……故乡再见!奔跑!”
  赵诗芬在迷迷糊糊中,眼角淌下了一滴泪珠,她仿佛知道,这一别后,就永远失去了最心爱的人!连回忆都不会剩下……
  周文望了她最后一眼,向过去挥手告别,然后,他振翅高飞,迎向了未知的命运。
    网友上传章节 第十集 困境中奋起 第六章 尾声
     更新时间:2008…12…14 1:58:24 本章字数:10727
  木华在目睹半妖人打退人类军队的进攻后,终于做出了自己的选择。它决定违背榕树神的指令,放弃周文,跟半妖人迪迪合作。在这一刻,它有一种创造历史的自豪感,树妖族从此粉墨登场,它们不再是无能为力的观众,而是本色的演员。木华有信心,它能够带领树妖族开创出一片前所未有的新天地。榕树神终有一天会理解它的!
  迪迪在得到强援后,决定立刻向亢明子发起逼宫,夺取军队的控制权。之所以不顾大局,在战争的间隙下手,一方面是担心木华动摇,另一方面是担心周文抢先发动政变。他必须牢牢掌握主动!
  迪迪的行动对于周文和木华来说是一个机会,他们商议下来决定借迪迪之手除去亢明子,顺便削弱迪迪的势力及其在半妖人中的威信,等待时机夺取政权。不过与其说是二人商议的结果,不如说是周文个人的决定,事实上木华从始至终都扮演了一个唯唯诺诺的角色,周文没有察觉到它的心机,他以为树妖就是这样木头木脑的。在这一点上,他犯了以貌取人的错误。
  在持续不断高强度的战斗中,亢明子的威信日渐衰落,它指挥的部队总是伤亡惨重,而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迪迪总能以较小的代价取得胜利,无论是对抗人类的高科技军队或是妖怪族的傀儡妖兽,他始终从容不迫,表现出一个高明指挥家应具备的素质,这一点让所有的半妖人倾倒。随着时间的推移,半妖人军队逐渐放弃了亢明子,转投向迪迪,他们愿意在迪迪的指挥下战斗,他们知道迪迪能带领他们走向胜利。这其中甚至包括了江川和狴炎。
  亢明子察觉到危机的降临。但他能够依恃的部队已经不多了。
  又是一个火烧云布满天边的黄昏,半妖人打退了人类和妖怪族地联军,G城像一颗钉子,牢牢钉在了这片炽热的土地上。视线所及之处,到处都是残垣断壁,半妖人在废墟里打扫战场,收拾起可用的枪支弹药。修复壕沟和工事,杀死一息尚存的敌人。
  亢明子再次遭受到沉重的打击,他的直系部队在战斗中全军覆没,只有一个小队的人马侥幸活了下来。他地心情异常低沉,躲在城南的巢穴里借酒消愁。试图用酒精麻醉自己。江川和狴炎终于弃他而去,守在他身边的只剩下忠心耿耿的形天,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它不是他地同类,而是一个形貌古怪的妖怪。
  迪迪带领着麻山、纪鸫、纪檀、毒蝎罗、周文、木华等人。大步流星向城南赶去,他们试图在尽可能短的时间内说服亢明子交出部队,把名义上的指挥权平稳地转移给迪迪。
  亢明子对他们的到来并没有感到意外。他仰头吞下一大口烈酒,对迪迪大笑着说:“我早就猜到你会来这一手地……不这样才怪!你这个家伙,看中我的位置已经不止一两天了……来来来……决一死战吧,让我看看你究竟有什么能耐……呃……”他笑得比哭还难看,打着酒嗝摇摇晃晃站起身来。
  迪迪看他的眼神有些怜悯,曾经威风一时地亢明子竟然落到了如此地步,他宁愿他正视自己的失败,竭力反扑。也胜过借着酒精撒疯。他在外人面前丢半妖人的脸!
  “形天……形天……你在哪里,快出来,把他们全部杀死!”
  那具残尸应声跳了出来,右手操斧头,左手持盾牌。挡在亢明子身前,呼呼喝喝地向迪迪他们示威。麻山呵呵大笑起来。操起冲锋枪对准它就是一梭子子弹,谁知形天不慌不忙,举起盾牌轻轻一挡,不知使了一个什么法术,子弹竟然不约而同凝滞在半空中,突然掉转一百八十度,齐齐向麻山射去。距离相隔极近,麻山根本来不及反应,眼看就要死在自己的枪下,周文突然出手,推出一团炽热的火焰,把子弹团团裹住,瞬间熔成了铜水。
  麻山侥幸逃过一劫,额头上冷汗淋漓,腿脚都有些发软。
  形天并没有急着出手,而是翻起胸膛上的一对怪眼,上下打量着周文,似乎在估量双方的实力。木华趁它不防备,暗暗念动咒语,祭起道门六大法宝之一的缚妖绳,缚妖绳遭遇强敌,焕发出万道金光,朝形天当头落去,响若洪钟,声势惊人。
  形天漫不经心地举起斧头,对准缚妖绳轻轻一挥,一声巨响,缚妖绳被弹了回来,反把木华缠得结结实实,慌得它连忙念动咒语收起法宝,再也不敢轻举妄动。初次出手就闹了个灰头土脸,木华脸色灰败,异常沮丧,它甚至怀疑榕树神传给它地口诀有问题,否则的话,缚妖绳又怎会反噬自身!
  周文立刻阻止住迪迪,郑重其事地说:“别轻举妄动,它手里拿的是非常古老的法宝,跟炼妖壶和弑神钺齐名,威力犹在道门六大法宝之上!”
  “那是什么?”迪迪凝神望去,只见斧头的式样异常古朴,非金非石,表面刻满了弯弯曲曲地纹路,似乎是某种神秘的符咒。斧柄跟斧头连为一体,顶部铸有一个怪兽地脑袋,高鼻阔嘴,面目狞恶,两颊旁有小曲折角,腮边有两爪,竟然是传说中怪兽饕餮。至于那块盾牌,更加古怪,形状像一块未经打磨的铁牌,上宽下窄,左重右轻,通体笼罩在灰蒙蒙的一层雾气中,散发出森森寒意。
  “斧头是传说中黄帝的兵器吞天饕餮斧,那块盾牌我也不认识,好像是海外的仙家宝物。”
  “你们当然不认识了,哈哈……形天,今天就看你的了,把他们全部杀死,一个也不留!”
  但是出乎意料,形天没有听从他的命令立即动手,它不把迪迪等人放在眼里,而是目不转睛地盯着周文。1 6 K小说网。手机站wap.1 6k.Cn似乎他才是它最强劲的对手。了。”迪迪拍拍他的肩膀,压低了声音说道,“把它引开,别在这里碍手碍脚,我们没有多少时间。”
  周文会意,朝形天打了一个手势。说道:“我们到外面去打,这里地方狭小,施展不开。”他正打算加上几句挑衅的话,谁知形天微微颔首,当先跳了出去。
  亢明子怔了一下。似乎有些摸不着头脑,隔了片刻才回过神来,破口大骂道:“形天,你这个混蛋,枉空我从北海眼里把你放出来。不讲义气的家伙……”
  周文心里觉得蹊跷,他皱起眉头跟迪迪打了个招呼:“这里就交给你了。”说着,追随着形天的气息飞奔而去。
  周文一定会追来地。对此形天有十成的把握,它曲起膝盖用力一跳,像炮弹一样射向天空,几乎变成一个肉眼无法分辨的小黑点,这才放松身体,任由地心引力把自己拉下。跳了两三下后,它轻轻巧巧落到几十里外,静静等待着周文。
  周文带着熊熊燃烧的烈焰追踪而来。背上四对炽天之翼。额头上紧闭的第三只眼睛,看到这一切,形天长长叹了口气。
  “你究竟是谁?我们曾经见过面吗?”
  “想知道就动手吧,让我看看你全部的实力。”这是周文第一次听见形天的声音,低沉。缓慢,像从一个皮囊里挤出来。没有经过舌头和嘴唇地配合。
  周文心中的疑窦越来越浓,他释放出体内的妖气,念动咒语,五根利爪上立刻呈现出青赤黄白黑数种不同的光泽,象征着厥阴风木、少阴君火、少阳相火、太阴湿土、阳明燥金、太阳寒水六气变化。不等形天举起斧盾,他的身影倏地消失,瞬间出现在它背后,狠狠一爪朝它地肩头抓去。谁知形天的动作竟然跟吸血獠王一样迅速,它及时翻起盾牌,堪堪挡住他的手爪,“吱嘎嘎”一连串响,就像啤酒盖划过玻璃,让人的牙齿发软,同时反手举起斧头虚晃一下,似乎要劈向他右颈。
  周文吃了一惊,他对吞天饕餮斧颇为忌讳,急忙收回爪子,侧身闪在一旁。“什么盾牌?连六气合一都撕不破?”
  “天地无极,万法归一!”形天轻叱一声,手中的铁牌熠熠生辉,无数银色地光芒缓缓流转,所到之处,显露出一道道古老的符咒,与吞天饕餮斧遥相呼应,互为表里。
  “先天无极牌!”周文终于认了出来,那是妖怪族的最强者应龙用海外陨铁炼成地法宝,它曾经仗着弑神钺和先天无极牌横行天下,从未遇到过敌手!
  “不要再藏藏掖掖了,使出你全部的力量吧!”
  周文深深吸了口气,把一切杂念排出脑外,浑身的骨骼劈啪乱响,四对翅膀先后收进了体内,变身到吸血獠的第一形态,浑身肌肉遒劲,披满了鲜红的鳞甲,背刺从额头一直延伸到三角形的尾巴上,指尖上突出五根乌黑发亮的利爪,血红的眼眸闪闪发光,裂开一张血喷大嘴,露出雪白尖利地獠牙。与此同时,他的天灵盖上“哗啦”裂开一道细缝,元神出窍,有如实质之身,展开四对炽天之翼,烈焰冲天而起,无数火龙缠绕,天神一般威风凛凛。
  “一而二,二而一,果然了不起!”形天低低赞叹了一句,把吞天饕餮斧和先天无极牌彼此一撞,充沛的妖气直冲云霄,一时间狂风顿起,飞沙走石,方圆十里内尽数夷为平地。这一刻,整个G城都被笼罩在一种强大的力量中,无论是道门的高人抑或是妖怪族地远古妖兽,他们无不感受到自身的渺小!这种感受发自内心深处,与生俱来,惊心动魄!这是对自然和天地地敬畏!
  G城究竟发生了什么?
  周文抢先动手,实体之身展开肉搏,元神施展法术,从两个方向一齐夹攻形天,配合得天衣无缝,恍如一人。事实上,他们本来就是一人!
  才一出手,形天就被迫使出压箱底的本事。它闷哼一声,把吞天饕餮斧往地上重重一摔。“砰”的一声巨响,斧柄深深插入到土中,一道黑气氤氲而起,封印在斧头中的怪兽饕餮跳在半空中,模样极其古怪,除了一个硕大无朋的脑袋外,别无身体和四肢。它上下翻滚着。嗬嗬乱吼,似乎在庆祝来之不易的自由。形天飞快地念动咒语,先天无极牌散发出纯银色的光华,将它浑身牢牢护住,无论是吸血獠王的利爪还是张牙舞爪地火龙。都不能伤害到它的身体。
  又是一串古怪的咒语响起,这一次响彻云霄,每一个音节都那么清晰,回荡在耳边,但没有人能听懂。那是一种古老的语言。当人类还没有出现,它已经在妖怪族中世代相传。饕餮那硕大的脑袋突然停止了摆动,侧耳倾听着什么。它的怪脸上流露出犹豫的神色,但是咒语逼迫它猛地跳到半空中,张开黑洞洞地大嘴,从上而下一口吞了下来。
  那是传说中神秘的法术饕餮吞天!
  饕餮的一张嘴向四面八方无限扩大,离地尚有十多米,已经笼罩了方圆几十里地。形天把身体隐藏在先天无极牌下,等待着饕餮吞天术的冲击,周文的肉身和元神却一无阻拦。眼看就要被它一口吞下。
  说时迟那时快,周文地元神唰地展开四对烈焰缠绕的翅膀,熊熊火焰冲天而起,凝结成一个纯青色的火球,明亮刺眼。一路看中文网首发冉冉升起。饕餮的动作一下子慢了下来,它似乎感觉到火球的热度。大嘴不由自主往空中退了数米。
  吸血獠地实体冲上前来,稳稳站在饕餮的大口下,双爪高举过头顶,掌心朝上,火焰由内而外,迅速蔓延到全身。周文的元神缓缓落下,脚尖踩在吸血獠地掌心中,身体绷得笔直,四对翅膀逐一垂下,双手背在身后,抬起脸正对着天空,眉心中间第三只眼睛隙开了极细极细的一条缝。一道白光直射霄汉,火球立刻舒展开来,化作一条青色的巨龙,越来越长,越来越粗壮,仰天一阵嘶吼,朝着饕餮猛扑上去。
  藏身在先天无极牌下的形天一阵心跳,似乎被沉重的铁锤不停敲击,扑通,扑通,浑身血管都随之跳动,满腔热血几乎要喷出头颈。吸血獠王的第三只眼睛!蕴含着毁灭世界的终极力量!它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恐惧,它深深后悔,为了满足一时的好奇心,把周文逼到如此境地,倘若无法克制住他,那后果将无法预料!
  第三只眼睛一睁既闭,周文还不足以操纵如此巨大地力量,元神疲倦地瘫软下来,隐没在吸血獠的天灵盖里。饶是如此,火龙也获得了充沛的妖力,犹如不死之身,跟传说中的怪兽饕餮斗了个旗鼓相当。吞天法术未能全部施展出来,饕餮焦躁不安,把满腔的怒气都撒在火龙地身上。但是它万万没有料到,周文施放出的这条火龙拥有了部分毁天灭地地力量,甫一接触,它的身体就开始熔化,如同老房子着火,无可挽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