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国家力量-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第十六章 攻击性瞳术(中)】
    话说王不凡一个狗吃屎的姿势滚倒在司徒卡的绿墙之下,却发现这倒绿墙下竟然别有洞天。
    宽大的绿墙,高达十米,宽达四米,呈一个正方体正好将司徒卡包裹在里面。在这绿墙上攀附着各种绿色的植物,更多的是那些尖锐树杈,整个保护墙宛如一只处于攻击状态的刺猬。可正如刺猬的腹部最柔软一样,这个绿墙也有一个致命的缺陷---它的下方并不是尖锐的树杈,而是一层薄薄的绿草!
    这就是圣级控木强者所能操控的最强防护墙了。没有绝对防御的盾,不然何来攻击的矛呢?
    这时正是四棵树人拔地而起攻击于承光他们的时候,王不凡发现这个状况,想也不想就钻了进去。可他只探进半个身子,于承光的“烈火焚城”就已经发动。剧烈的大火差点把王不凡的屁股烧成两瓣熟菊花。疼痛下王不凡简直整个人都钻到了绿墙里面。
    司徒卡是控木的圣级强者,其绿墙的防护能力自然是极其强悍的。“烈火焚城”爆发的一瞬间,绿墙已经隐隐透露着一股淡淡的光芒,它在司徒卡的催动下宛如一个黑洞,不断吸附着周围的森林力量。而且随着火势的增加,绿光的趋势也渐趋明亮。只是“烈火焚城”这一异能太过霸道,所以才显不出这道绿光而已。
    由于“烈火焚城”是于承光通过精神力控制的大火,在最初发动这个异能的同时于承光的假想敌就是那面绿墙,所以他的目标锁定就在攻克这堵绿墙之上,而司徒卡的目标却是不断加强这道绿墙的防御力。
    可以说在这一时间,两者的异能搏杀是在互相攻防的基础上进行的,所以滔天大火不断向上蔓延,而绿墙则不断的向上增长。两者反而忽略了底下的攻防。
    五行理论中,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五行相克是因为天地之性,众胜寡;故水胜火。精胜坚;故火胜金。刚胜柔;故金胜木。专胜散;故木胜土。实胜虚;故土胜水。
    而在某些情况下,火也克木。特别是在这种火系能量远超木系能量的时候。所以于承光的“烈火焚城”始终压制司徒卡一筹。只要这种情况再坚持个几分钟,司徒卡必定被烧成烤猪。可天不从人愿,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彻底让于承光耗尽了最后一丝精神力。这天地之威始终不是人力所能对抗的。
    所以司徒卡脑袋上的毛被烧个精光,好似一个剥开的皮蛋。就在司徒卡自以为胜利在握时,却没有想到他和于承光的拼斗形成了一个威力死角,那就是绿墙的下方。王不凡虽然被于承光的大火烧得够呛,却还没有致死的地步。他手忙脚乱,恰好钻到了司徒卡两腿之间---在那么猛烈的大火中,或许也只有这个位置才是最安全的,会钻到这个地方来,也许完全是王不凡求生的本能而已---倾盆大雨淋在脸上,让王不凡一下清醒过来,睁开眼,恰好看见司徒卡嚣张地桀笑,要取于承光三人的命,顿时大急,想也不想,伸手抓过一截枯木就用力向上插了上去……
    于是叶若男和耿乐就看见了最奇怪的一幕,一个脑袋给剥开的皮蛋一样的老男人在嚣张地冲他们叫完后又来了个仰天长啸,最后竟然直挺挺的倒了下去……
    叶若男和耿乐对望一眼,又看了看四周,实在没看见这个叫嚣的老男人到底施展了什么牛叉的异能。
    这时从司徒卡身前那层密密厚厚的枯枝败叶之间钻出一个黑乎乎的人头,冲他们嘿嘿一笑,露出满嘴白牙:“大家都没事吧?!”
    “王不凡?”
    “凡哥?”
    叶若男和耿乐同时惊喜地叫道。
    王不凡站直了身子,板着脸对叶若男道:“没礼貌,看在我这么费劲地杀掉司徒卡的份上,你也该叫声凡哥来听听吧?!”
    “司徒卡死了?”叶若男和耿乐都挣扎着站起来。耿乐尝试了半天,却痛的满眼都是眼泪,而叶若男却一下蹦了过来,入眼处是一个由枯枝败叶围成的巨大深坑,黑色的灰烬堆里司徒卡仰面朝天躺在黑灰里,一根还冒着丝丝青烟的焦黑木棍正插在他的菊花处,拖拖拉拉,好像这个老流氓最后的存留……
    “呜……呜呜呜……”
    叶若男突然双手掩面,就这么毫无形象地跪坐在了无尽的灰烬中,呜呜哭泣起来。她哭的是那么痛心,又那么畅快,已经有些破损的红色夹克在大雨中被冲刷尽身上的尘垢,露出鲜亮的红色!
    王不凡有些纳闷地看了看叶若男,却没有上前安慰她。他知道,这个时候叶若男并不需要安慰。这个一向让人感觉火辣的女人绝对不会那么脆弱。所以他走到耿乐身边,扶起他,帮他查看伤口,嘴里道:“咋啦她是?跟死了老爹似的!”
    耿乐呲牙咧嘴地低呼痛,听见王不凡的话挣着疼悄声道:“据说,叶若男的母亲叶天舞曾经是‘红’组最出名的辣手玫瑰,以物理体术攻击为异能。叶天舞和这个司徒卡曾经是‘红’组的最佳拍档,为国家作出了非常大的贡献……可惜,在四年前的一次行动中却发生了些意外,司徒卡将叶天舞打成重伤,然后自己逃亡日内瓦,成了‘橙’组的人……唉,可惜那个红颜薄命的叶天舞被人送回来后重伤不治,香消玉殒了!”
    “嘎……”王不凡有些无语。没想他真是乌鸦嘴,一语中的。这叶若男还真是死了老爹。
    王不凡忍不住回过头,看了看在漂泊大雨中哭泣的那一抹红晕,轻叹一声,摇了摇头。
    大雨倾盆,雨中哭泣的女子,烟雨迷蒙的场面……这场面怎么看都让人感觉像在拍二流韩剧。
    这场漂泊大雨来的快,没想到去的也快。前后不过十分钟,原本月明星稀的场景又一次出现在三人眼前。只是周遭的环境已经面目全非。
    是原本王不凡三人是站在森林中与司徒卡搏斗,如今周围五十米内已经全是焦枯的树木和杂草,经过雨水冲刷之后,整个地面和空气都显得糜烂不堪。这样众人的眼界倒是开阔了许多,远处的森林中隐隐地泛着氤氲的气息,在月色下展现出别样的魅力。只是……
    “咱们这是在哪儿啊?”耿乐望了一眼无边无际的森林,忍不住大叫道。
    是的,原本他们在森林的边缘,随时能走到森林外面,可如今,却走入了森林的深处。而且方才慌不择路,如今根本无法找到出去的方向。进来时是37人,可现在只剩下三个活人和一个活死人。王不凡也有种想仰天长啸的感觉了。
    耿乐的伤已经简单的包裹好。右腿粉碎性骨折,在现有的条件下是不可能进行太好的处理了,还有叶若男,之前的打斗让她受了内伤,刚才又悲痛过度大哭一场,现在也是奄奄一息的样子。这两人都必须及时得到救助,否则在带伤之时又被大雨淋过,很有可能会发烧,到时候就麻烦了。
    说起来,伤的最轻的就是王不凡和昏迷的于承光了。王不凡只是摔了一跤,身上轻微的烫伤,于承光只是耗尽了精神力。其他的倒是小问题。所以王不凡不得不负担起照顾三个人的重任。他将昏迷的于承光和耿乐都背到森林处一个平坦的草地上躺下,这里荒草茂盛,不仔细看还真难发现这里。然后又去搀扶叶若男。可叶若男不知道发什么神经,竟然提出要埋了司徒卡。
    “妈的,这可是杀妻叛国的汉奸,虽然是你老爸,可他刚才还想带你去看小金鱼呢……”
    当然,这些话王不凡只能放在肚子里。不敢说出来。手上却默默地帮叶若男将周围的枯枝败叶往司徒卡身上归拢,这巨大的深坑四四方方的,还真像司徒卡自己给自己搞的墓地。
    还别说,看来异能者都能未卜先知。不然司徒卡怎么给自己搞了这么一个防护墙呢?!
    叶若男就这么坐在坑边,一点一点地抓着泥土往司徒卡身上撒去。原本成熟妖媚的气质已经尽皆褪去,清汤挂面的样子倍显清纯可爱。之前看她的妖娆身材至少有二十五六,可如今再一看,分明就是个豆蔻年华的少女嘛!
    特别是红色的皮夹已经破损,隐隐露出里面细腻白皙的肌肤,在这满是黑色灰烬的泥泞地方更是白的诱人。
    几缕青丝散乱下来,湿漉漉的搭在肩上,还有细嫩的鬓角发丝粘在了诱人的红唇上,简直就是迷死人不偿命的小妖精模样。
    “他四年前就离开了我……那时候的我是那么清纯,那么可爱。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是性,不知道男人和女人间的区别……可就因为他抛弃了我和妈妈,我的人生才变成现在这副模样!
    呵呵,没想到,才四年时间而已,我的变化竟然这么大,连父亲都无法认出自己的女儿了---他竟然要带自己的女儿去看小金鱼……呵呵,呵呵,嗬嗬嗬嗬……”
    叶若男就那么呆呆地喃喃自语。好像在对王不凡说,又好像在跟自己说。
    “人死为大,入土为安。不管他生前做过什么,不过他总算是遭到了应有的惩罚。”王不凡撒下最后一撮灰烬,想到司徒卡屁股里的那根木棍,心有惴惴地喘着粗气道。
    (妈的,竟然将在人家子女的面前把人家老子给爆菊而死,这种事情可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吧?希望她不会找我报仇就好。)
    “不凡……”叶若男突然道。
    “昂?”心中有鬼的王不凡被吓了一跳,慌乱地抬头看向叶若男。
    叶若男面色阴沉,却带着非常醉人的红晕,在大雨冲刷之后,那白里透红的皮肤更是要了人老命了,特别是那几缕湿漉漉的青丝就那么随意地搭在肩上,而肩上破损的皮夹又把香肩露出了大半……乖乖,简直很有美人出浴的美感啊!
    “谢谢你!”叶若男生硬地道。
    “啥?”一心以为她会说出什么狠话的王不凡不敢置信的掏了掏耳朵。
    叶若男突然深吸一口气,语气放缓郑重地道:“谢谢你,凡哥!”
    这次王不凡终于听清了,尴尬地捏了捏鼻子,不好意思摇了摇头:“别,别这么说。你不跟说啥杀父之仇不共戴天之类的就好了。呵呵。”
    “噗哧……”叶若男突然盯着王不凡的脸笑了出来,如云雨初开。
    王不凡被笑的莫名其妙,傻眼地看了看自己身上,没觉得哪里不妥啊。后来看见自己的那脏兮兮的手,想到自己刚才摸了自己的鼻子,恐怕现在的形象实在很像小丑吧?!便也莞尔一笑。
    笑完,叶若男也不再板着脸,而是又郑重地对王不凡道:“凡哥,真的谢谢你。第一感谢你帮我报了母仇。妈妈在去世前拉着我的手告诉我一定要替她报仇,今天我总算是完成妈妈未了的心愿了。第二我要感谢你终于解放了我……”
    迎上王不凡那疑惑的目光,叶若男轻松地耸耸肩,看了看自己的装扮道:“其实我只有十九岁……若不是背负仇恨,我怎么会过的如此难受?现在,大仇得报,我也可以放下一切,做回一个少女了……”
    王不凡用不可置信的眼光看着她,叶若男发现了王不凡那灼热的眼神,顿时有些不好意思地扯了扯已经破损的不成模样的红色皮夹,尴尬地道:“凡哥,人家,人家真的才十九岁……”
    王不凡赶紧摇摇头:“不是,不是,我不是怀疑这个……呃,若男,我只是好奇,他毕竟是你的父亲啊,即使他打伤了你的母亲,可也不至于……”接下来的话,王不凡没有说出口,他相信叶若男一定知道自己想问什么。
    叶若男忽然露出厌恶和仇恨的眼神,恨声道:“你知道这个禽兽对我妈做了什么吗?他,他竟然叫人**了我妈妈……”
    “啊???”王不凡登时张大了嘴巴。
    (PS:本书上传以来,第一次发现收藏下降了。虽然只有区区的一本,可是还是让雅格有些伤感。请朋友们多多支持,如果有什么意见请给雅格留言。雅格都会仔细去看的……谢谢大家!)   
【第十七章 攻击性瞳术(下)】
    好与坏的界限一直以来都备有争议。但此时王不凡所听见的司徒卡绝对是坏人中的极品存在。
    古之英雄,大多不重视自己的妻子。吴起杀妻求将,刘安杀妻待客。这些人都漠视爱情和女人的存在。但却从来没有听说过会有丈夫鼓励别的男人去侮辱自己的妻子的。说的庸俗一些,妻子毕竟是自己的女人,是自己的专属,怎么会有男人能够忍受别的男人对自己的妻子极尽侮辱呢?除非这个妻子先做下了对不起男人的事……
    可司徒卡就是这么一位极品的男人!
    大雨已经停歇,就在这一堆灰烬之上,叶若男徐徐告诉了王不凡自己的父亲是如何打伤母亲,然后雇请了几个西藏当地的民工,肆意凌辱的过程。按照叶若男的说法,其母叶天舞十六岁被发现有异能,十八岁就和司徒卡做上了搭档。而后结婚,共同完成任务,共同经历生死,羡煞鸳鸯,举案齐眉。可最后司徒卡却在那次任务中完全改变。之后更是叛逃到“橙”组,成为了“红”组中第一位叛逃的圣级强者。也是因为司徒卡的叛逃,让“红”组对异能者的选拔规格进行了更加严厉的调整。
    全国有三个特别事件研究所,是“红”组成员的主要来源地。在研究所中的异能者被称为见习异能者。只有进入了“红”组才是真正的异能战士。可由于司徒卡的叛逃,使得“红”组增加了对见习异能者的考察强度,同时也拖长了异能者的考察时间。所以才会有三个研究所截留实力强劲的异能者在身边的情况。
    等叶若男徐徐说完自己母亲的遭遇时,人也从澎湃的心情当中解脱出来。抬手抹去眼角的泪水,摇了摇头,仿佛要甩掉脑海中的一切困扰。深吸一口气,露出笑颜:“总之,凡哥,一切要谢谢你!”
    王不凡真的很想问那次会让司徒卡性情大变的西藏任务到底是什么,也很想问问那次任务的细节。可看见叶若男的摇头和泪痕,他还是忍住了。他不想在触动叶若男心底的那块阴暗之地。
    “凡哥,我们快走吧。下了这场大雨,亚当他们应该很难根据踪迹找到我们。此时不走,等亚当回来我们就走不成了。”叶若男挣扎着想要起身,却一个踉跄,又坐倒在地。
    王不凡忙上前扶住,掌心触碰到那柔软的肌肤,让王不凡心神一荡,心中豪气顿起,道:“嘁,亚当算什么?他也不过是个圣级,司徒卡不也是控木圣级吗?照样被我爆了菊花。”
    叶若男就这么在王不凡的搀扶下缓缓走向耿乐两人的藏身处,听见王不凡的话忙提醒道:“凡哥,可别大意。控木系圣级和心灵系圣级是完全两个概念的。控木系圣级强者的攻击方式最起码还有迹可循。但心灵系圣级强者,攻击方式却是无形无意,可能在他看见你的一瞬间已经展开了攻击,轻则迷人心智,重则让人大脑死亡。这种攻击才是最可怕的。”
    想到方才亚当那潇洒神秘的身姿,王不凡心下有些惴惴,听了叶若男的话也就借坡下驴,打了个哈哈:“呵呵,唔,小心驶的万年船。咱们现在都战力受损,避避他的锋芒也对……”
    待来到藏身处躺下,还清醒的三人不得不又一次感慨于承光那霸道的“烈火焚城”异能。听叶若男解释,不论是哪一系的异能,其实都有自己的绝技。只是分等级的不同,所能施展的异能也各有不同罢了。像“烈火焚城”这样的异能,没有圣级的水准是根本无法施展的。于承光能在仙级水准使出圣级的绝技,这本身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
    当然,于承光的这个技能在很大程度上与圣级的控火异能者的差距还是很大。据说“红”组八大主力当中的7号少昊吴晨,其控火异能已经接近神级,他所操控的“烈火焚城”一旦发动,甚至可以烧毁一座几十万人的城市。
    “……总之,异能类其实没有鸡肋性异能。任何一种异能只要等级达到,都可以形成强大战斗力。”叶若男如此总结道。
    王不凡闭了闭眼睛,有些气馁地道:“可我怎么没发现我有什么攻击能力啊?除了能观察草履虫的时候不需要显微镜,我简直想不出还有什么用!”
    “错!大错特错!”叶若男仿佛想到了什么,沉默一会儿严肃地对王不凡道,“其实,凡哥。在众多异能当中,眼睛的异能和心灵异能一样,是属于最强攻击性异能。
    心灵系异能我就不说了,像亚当,他几乎可以杀人于无形。而眼睛系的异能者,其攻击力也不输给心灵系。因为心灵系异能也是依靠视力所及才能攻击。眼睛是心灵的窗户,眼睛系异能拥有比心灵系异能更加优越的有力条件,那就是更加广阔的战斗空间。”
    “可是……”王不凡又眨巴了一下眼睛,道,“用眼睛怎么攻击啊?难道就盯着敌人看,看到他不好意思,情何以堪,无地自容然后自杀??”
    王不凡简直不敢想象这个场景。一到战斗的时候,别的人都在如玄幻小说中的魔法师一样电球、火球乱飞打的轰轰烈烈,他就只能站在一旁使劲盯着人家看。敌人要是女人还好,若是男人,盯得人家发毛了,以为咱是个同性恋直接摔个异能过来咋办?万一再碰上一个厚脸皮的,不管你怎么看,人家就是不自杀那能咋?再说了,光用眼睛看,就算能数清敌人屁股上有几根毛,那顶啥用?反正如果有人这么盯着我看,我是不会自杀的。
    一旁躺着休息的耿乐被王不凡一番话说的笑了起来,可一笑又扯动伤口,只有哭笑不得地对王不凡道:“凡哥,咱别逗了行吗?眼睛系异能之所以能和心灵系异能相媲美,是因为眼睛连着大脑,也能跟心灵系异能一样发挥出无形的杀伤力啊!据我所知,眼睛系异能中,最基本的就是攻击性瞳术。”
    “攻击性瞳术?”王不凡大奇,忙道,“哎,说说,说说,怎么样才是攻击性瞳术?”
    耿乐在那疼得冷汗直冒,叶若男扯了一把王不凡道:“凡哥,别逗耿乐了。攻击性瞳术是眼睛系异能者自己领悟到的。事实上,又有哪一系的异能者能准确告诉别人自己是怎么使用异能的呢?就好比耿乐自己的导电能力,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电压通过身体没事。就算拿最先进的仪器进行测试也只是得到一大堆看不懂的数据而已。”
    听到这,王不凡有些丧气地道:“妈的,难道就没人可以教教我吗?或者我干脆学其他系的异能算了。”
    叶若男苦笑道:“异能者本身的异能已经是天赋异禀,怎么还可能一个人身兼多种异能?反正我是没听说过。不过,你的眼睛系异能也不是没人能教你……”
    “唔,有人能教我?谁啊?”王不凡大喜。
    叶若男有些黯然地道:“如果他不死,那这次回去之后我会向上面申请,让你归入他麾下,到时候他就会教你了。”
    “谁不死?你说的是谁啊?”
    “李昊天,就是押送你的李中尉!”叶若男叹了口气,“希望他坚持了下来。”
    “李中尉?他不是第七大队的特种兵吗?怎么会是个异能者?而且貌似还是眼睛系的异能者。”
    “这就说来话长了,以后有机会告诉你。总之你和他一样都是万中无一的眼睛系异能者。他的攻击性瞳术曾经被誉为‘红’组最强战力呢!”
    王不凡还想问点什么,叶若男脸色一变,忙竖起手指放在嘴边,示意他们止声。大约三分钟后,王不凡凭借着过人的眼力,看见亚当消失的方向忽然快速出现一群人的身影。
    这群人来的好快,几乎只是王不凡眨眨眼的时间里,他们就已经出现在了于承光“烈火焚城”所烧毁的森林边缘。乍一看见森林之中这幅破败的场面,这群人忽然停了下来。站在最前面的一个身穿白衣的男人示意大家停下,喃喃道:
    “司徒卡,死了吗?”
    来的这群人里是六男三女,共九个人。说话那个,正是刚刚离开的亚当。而其余人中,王不凡看见了熟悉的光头男和那个墨镜女,这是“金属风暴”的成员,此外还有小冰,许晴依,白孤帆,以及和王不凡一起逃亡的华闻达。只是此时小冰、许晴依、白孤帆、华闻达四人都在其他几个人的搀扶下,显然是受了重伤。
    “司徒卡死了?”许晴依头靠在亚当的怀里,两腿有些发软,可是听见亚当的话,还是忍不住惊讶地叫出声。
    亚当点点头。这时,一直站在最后面的一个女人忽然道:“队长,他们追上来了!”
    这时,在他们身后,又出现了一群人。四男一女,也是五个人。跑在最前面的一个男人冲亚当他们大喝:
    “亚当,留下司徒卡和那些逃亡者,否则你们别想在我们神州小队手里逃脱!”
    (PS:今天还是3K。最近雅格忙着退房、租房还有搬家。实在有些分不开身。要是有“梦工厂”里的分身卡就好了!呵呵。先更新这么多吧。等安定下来,更新量肯定会提上去的。谢谢大家!请多多支持!)   
【第十八章 混乱的开端】
    “神州小队来了?!”王不凡着实心里欣喜了一下。
    他早就听说了“红”组的神州小队。他知道,神州小队的队长就是“红”组八大主力之一的少昊吴晨。刚才叶若男特别指出过,这个少昊吴晨的异能就是控火。而且据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