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国家力量-第10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信子微笑着点点头。
    这时,库房的门打开了。钟昆和钟涛从里面走了出来。钟涛的神色很平静,钟昆却两眼通红。不过都还算稳定。就算后来看见了肖金忠和炎必武,钟昆也只是淡淡地点点头,并没有太多的表示。
    还是钟涛代替自己老爹说的话:“信子小姐,我爸已经同意了。不过,他有一个问题
    信子上前一步:“什么问题。”
    钟昆再苍凉疲惫的语气道:“为什么是我?”说着,他一指肖金忠和炎必武道:“他们两个也同样知道东西在哪里!”
    信子摇了摇头:“他们所说的地方都挖过了,东西还不够。需要更多”。
    老肖挺着大肚皮走到钟昆面前呵呵一笑:“老钟,你那地方我让人去看过了,早就被挖空了”。
    炎老也佝偻着身体走到钟昆面前狞笑道:“老钟,咱们明人不说暗话。赖老大的藏宝地点我们各知道一些,但是我们不敢肯定东西只有一份!明白了吗?”
    这时,老肖和炎老正站在钟昆的正面。信子还在炎老的侧后位置,钟昆身边只有一个钟涛。钟昆正要反驳,忽然看见炎老冲自己隐蔽地眨了眨眼睛,顿时止住话头,舌头一卷变成了冷哼:“哼,好吧,那咱们现在出发?”
    “不急”。信子抬手制止道,“现在还是下午,你们这样大摇大摆的出去太危险。不如就现在这里待到晚上吧!你们三位肯摒弃前嫌,一体合作那当然是再好不过!我们的人会子啊这里暗中保护你们”。
    钟昆一撇嘴,什么保护,监视还差不多。
    齐腾一走了过来道:“好了,差不多就该闪了。再待下去我可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许多。信子带着敬棋和母其河先走。然后又将二十个大汉里分成四人一组。轮流待在梦幻酒吧,其他人去逛明发广场,半个小时轮换一次。齐腾一则和美叶子带着钟涛也离开了。
    暂且不提钟昆和肖金忠、炎必武躲回库房之后怎么嘀嘀咕咕。就说信子离开之后,带着两人先到美食街遛达,然后又去了服装店,反正一直在明发广场附近转悠。还抽空去了一趟国贸。反正看着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敬棋和母其河也不问为什么。不过一个猥琐老头一个壮实小伙跟在一个美丽的姑娘**后面转悠,这奇特组合还是引来了许多人的注目。
    直到天色溅晚,三人才在味千拉面馆寻了个僻静地方坐了下来。
    服务员上菜的空档,信子小心的看了四周一眼。轻蔑一笑。母其河则装作看菜谱,低头压低声音道:小姐,一共六个人。四个点子。两个筒子。都不扎手”。
    母其河说的可是正宗的中国黑道黑话。点子是指警察,筒子则是指更高级别的警察。当然,在这里,筒子特指国安局。
    这些切口和黑话,信子早就烂熟于心。她只是轻轻地点点头,似乎在赞叹某个菜不错似的。
    母其河眼珠一转,又低声道:“小姐,要不要甩掉这些包袱?。
    一直没说话的敬棋冷笑一声。低声道:“这几个根虾而已。等、2、3号行动以后再说吧”。
    信子还是没有表示。母其河有些沉不住气道:小姐,我总觉得把这么大的事情交给、2、3号并不保险。他们都是见利忘义的小人,连自毛国家都能出卖,还有什么东西是他们不能卖的?那些东西还是掌握在我们手里会更妥当,”
    “闭嘴”。信子低着的头忽然有了一丝摆动,从光洁的额头上露出一排绯红。她没有抬头。而是用恼怒地口气低进“上面做好的决定。不要再来嚼舌根!做好你份内的龟咒小以了!再说了,你不也是中国人吗?”
    一通话说的母其河有些尴尬。低声解释道:“那不一样,我们祖孙。三代都为大日本帝国效力,早已是”
    信子直接不理会他的解释,而是把头微微一偏,对敬棋道:“师傅。我一直有种隐隐的担心”
    在儿时,信子跟随敬棋学过两年功夫,所以一直尊称敬棋为师傅。
    敬棋佝偻着身子,现在坐着。也看不见脸,只听他用只有三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微微道:“我知道你担心什么!是不是那个,王不凡?”
    “王不凡?”母其河差点时出声,脸上露出惊怒和恐惧的表情,急急地道:“哪儿?他在哪儿?”
    敬棋道:“就是今天我们在酒吧门口碰见的那两个小子。前面站的,就是王不丹!”
    母其河已经惊得嘴里要塞进一个鸡蛋。最后还是顾忌到这里人多,硬生生忍住,用一种带着颤音的语气道:“就是,就是那个一招杀害工藤长老,又一下毙死木老大的王不凡?”
    敬棋听出了他话语里的恐惧,冷笑道:“你怕了?”
    母其阿并没有逞能,他擦去额角的汗,老实地点点头:“是的。紧紧一招就秒杀了工藤长老和木老大的高手。现在异能界谁人听了不怕?…除非是他的队友一咦。对了。那今天站在王不凡后面那个控电者是谁?”
    信子头也不抬地道:“他的好兄弟兼左膀右臂控电者耿乐!”
    母其何轻微摇摇头,低声道:“王不凡怎么会找这么个低级的控电者做帮手?他的实力很弱,我三两下就能把他搞定!”
    信子冷笑道:“三两下就搞定?哼哼,你实在太小看那个耿乐了,,你知道在炎岛的时候是谁逼的八目妖大人使出绝招的吗?你知道是谁把八目妖大人打的逃窜吗?就是这个耿乐!母其阿,千万不要小看王不凡和他身边的任何一个人!否则我们就要吃大亏!”
    母其河虽然心中对信子的话还有疑虑,不过当面不好说,只好点头示意自己记住了。
    这时服务员的拉面端了上来。信子道:“赶紧吃,吃完差不多他们那边也该行动了!”
    ,
    时间往前推几个小时。
    梦幻酒吧的库房里。钟昆和肖金忠、炎必武你看我,我看你。却是谁也没有先说话。
    三个人坐的很远。分别背靠着一个放酒的货柜站着。钟昆是以前的刑警队长,虽然身手已经大不如年轻的时候,但如果真狠下心来,肖金忠和炎必武任何一个人都不是他的对手。当然,若是惹急了肖金忠和炎必武,两人联手也未必弄不过钟昆。三人虽然刚才没有表现出仇恨,完全是因为他们现在有共同的利益线。
    最后,还是炎老先开口道:“老钟。之前的事情咱们先放下,度过眼前的难关再说,如何?”
    钟昆睨了他一眼,没有说话。依旧沉稳地站着。在牢里待了这么长时间,来到这里也没条件打理自己,现在的钟昆看上去非常颓废。
    炎老看钟昆那爱搭不理的样子。顿时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下去。肖金忠先是看了一眼周围,压低声音道:“老钟,这里说话方便吗?会不会有什么货
    钟昆当然知道肖金忠说的是什么货。钟昆鄙夷地看了他一眼,一言不发,走到库房里面的一张铁架子床上坐下,低沉地道:“有什么屁就放吧!他们压根就没想防着我们!窃口斤器这种高级货在大陆可是**货。他们没必要对我们用这东西”再说了,我们要商量什么,哼哼,估计他们都非常清楚!”一听没有窃口斤器,炎老坦然地走近几步,对钟昆道:“老钟。既然你也了解眼前的局面,那我就直说了。现在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赖老大给我们留的东西就是我们保命的根本!虽然他们说只要我们帮他们拿到东西就会放过我们!嘿嘿,老钟,咱们可不是那种喜欢把命运交到别人手里的人啊!咱们必须想个辙儿”瞧他这个。“我们”和“咱们”运用的多娴熟,一下就把钟昆也绕了进去。
    钟昆并没有心情去揭穿他们话里的含义。只是他更明白信子他们的可怕。从老肖和炎老是通过那几个伪装的职业军人送过来的情况看。老肖和炎老还不知道自己所要面对的是怎样的敌人。哼,在这些非人类手上要阴谋。真是活腻歪了!
    经历过炎岛和赤尾屿事情的钟昆更加清楚他所要面对的已经不是普通人里的高手,而是非人类!他们可是异能者啊!!!
    想到这里,钟昆想也不想地道:“相信我,你们的所有一举一动都在人家的掌控中。不要妄图藏匿起一部分东西。那样只会让你们更加难堪!没准就真把这几斤肉丢在这儿了!”
    炎老一愣,他没想到钟昆竟然这么直接的拒绝了自己合作的建议。不错,炎老本来就是打算和钟昆商量,看看能不能把那些东西留下一些来,作为保命的资本。可怜的炎必武还不知道自己要面对的是多么恐怖的一群人。
    一直没说话的肖金忠忽然走过来,神秘地道:“呵呵,与其在这里说废话,不如我们来猜猜那些要那些东西干嘛吧!”
    炎老一蹙眉,想了想,自信地道:“很简单。赖老大给我们留下的东西是什么,我们大家虽然没见过,但都清楚,是一些可以只手遮天的人的把柄!而那些要这些大人物的把柄做什么?
    哼哼,这段时间中日矛盾跟快要爆发的火山一样,看的人胆战心惊。现在急着要这些东西无非就是想拿这些把柄要挟那些大人物服软呗!赶紧跟日本认个怂,然后理亏地把群情汹涌的民情给压下去!”
    “嘿嘿,炎老不愧是脑子转的快!”肖金忠拍手道,“不过,你想过没有,那些东西所牵扯的任何一个人都走了不得的,拿出一份日08姗旬书晒讥芥伞爪…心以地震。你藏哪个。别告诉我你想藏最大那个人的腹几?现在可不是**独裁的皇帝制度,他一个人并不能说了算!其他人的捅出去一样引发世界性海啸!”
    炎老嘿嘿一笑,神秘地道:“若是我说我压根就没想把一份交给他们呢?”
    炎老这个话不但让肖金忠愣住。连钟昆都抬起了头,两人都露出不可置信的神色。
    炎老嘿嘿一笑,苍老的脸上露出一种与他一贯表现不同的凄凉:“嘿嘿,你们知道外面那些人为什么对我们放心吗?不为别的,因为他们都把我们看成一个连国家都能卖的无耻小人。对我们这种人,他们压根不屑防备。他们要捏死我们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似的。可是老子还就不信了!”
    说到这里,炎老的声音忽然拔高:“妈的,老子就算是蚂蚁也要做食金蚁!我不敢说我炎必武是多么爱国的一个人,但是老子这一辈子什么都敢卖,只要出得起价,老子连祖坟都可以刨出来卖咯,但有一样。老子绝不卖国!
    是,那些位高权重的家伙该死,一**屎没擦干净。跟赖老大勾勾搭搭,还留下了把柄让人抓,可这不能成为我们卖国的理由!现在也正是这些混蛋们高的地方帮咱中国撑起这个局面,维持着这股死死压制住日本人的局面!现在的局势谁都看的清楚,比的就是一个气势。谁在这个气势上先输了,那跟头就栽大了!我们如果把东西交出去。我不知道那些混蛋们会不会破釜沉舟舍掉他们的老脸不要跟小日本拼了,但最起码在气势上我们就先输了一截!而我们,就是泄掉这股气势的罪魁祸首!
    国,我判过。把赖老大那些合同交给井上川的时候我就已经判了一次。
    可这次跟那次不一样。那一次就算我们不交出那些合同,也会想办法从其他地方拿到想要的钢材川我太了解那些当官的是什么德行了,有钱他们啥都敢干…我们为了保命,不得不把合同交出去。再说了。我想过,他们最后也未必会因为那些合同成功!结果呢,不出我所料,果然没成功!而且。那次咱们是叛国,不是卖国啊!
    但这次呢?我们把东西一交,那就真的完了!那些坐在高位上的混蛋是什么下场我不知道,但是我们中国就非先乱起来不可!那些有机会爬上为的混蛋们肯定变本加厉地拿着这件事攻许不休。而且肯定还会拿着这些东西搞东搞西,一辈子那些都会压咱们一头,到时候,咱们就真的完了!
    我死不要紧,哪怕担个骂名!反正我人小言微,有个机会遗臭万年也不错。
    但这次不一样啊,兄弟们,这次真的不一样啊!一旦交出去,就算给我们一把枪自尽,咱们都没脸扣扳机啊!兄弟们,我们为了生存,叛国一两次那是没办法,但是要到卖国”反正我誓死也不同意!!!”
    炎老一番声泪俱下的哭诉让钟昆和肖金忠顿时沉默下来。半晌。库房里都没有任何声息,只有从库房门外隐隐传来音乐的响动…天快黑了。这个酒吧的正式营业时间也快到了!
    ,霍济接到齐腾一的电话赶紧回到酒吧里。看见人都走空了,只剩下四个穿黑衣的男人坐在靠近柜台的位置上喝酒。他不禁舒了一口气。然后赶紧拿出电话给那些服务员调酒师之类的打去电话,通知他们快画来上班。
    他刚刚收拾好一切,曾艳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说是有三个杨总的朋友会先去那里玩,让他好好招待。杨总可能要晚点才能陪客人过去。
    霍济连忙答应下来。还问了杨总那三个朋友的名字。
    “哦,其中一个叫王不凡!他等会儿就到了,你先招呼着!”说着曾艳挂了电话。
    霍济拿着手机有些发呆,王不凡?靠,这名字很熟悉啊!
    不过很快他就把这些念头给甩掉了。妈的,杨总要的八二年红酒还在库房呢!他立即掉头要往库房走,却被一个黑衣大汉拦住。
    霍济看了他一眼,知道他是齐腾一带来的人,所以带上职业性微笑:“呵呵,我去那点酒,事情我都知道,放心,我不会说!”
    拦住他的大汉转身跟其他三个伙伴商量了一下,声音很霍济也听不见。然后那个,大汉就点头同意了。看来齐腾一交代过。自始至终这个大汉都没有啃声。
    霍济进了库房,看见库房里有三个人,都窝在库房紧里头,他也就没往前凑合,笑着说:“呃,我拿酒!呵呵,你们聊你们聊!”说完赶紧翻箱倒柜把库存的红酒拿了出来。然后飞也似地关门跑了出来。
    到了柜台里,调酒师小刘正在慢腾腾地收拾柜台。这是一个半圆形的柜台,酒吧里的混合酒都是这个叫小刘的小伙子弄出来的。一看见自己霍济小刘打了个招呼,眼神却看向了坐在柜台一边窝在一起的四个大汉。
    此时,酒吧陆陆续续开始上人了。许多都是附近网下班的白领,还有一些没钱充老大的学生。酒吧的劲爆音乐也开始有了点苗头,开始慢慢出现。
    霍济点完酒,发现小刘还在时不时地**那四个大汉,还跟其他几个服务员咬耳朵嘀咕啥。霍济脸色不悦,走过去拍了他脑袋一下,低喝道:小刘,说过多少次了。不该知道的事情别瞎嚼耳根!”
    小刘赶紧一伸舌头,缩了缩脖子,附耳对霍济道:“霍哥,不是我想嚼耳根,只是这个。时候了还有日本人来我觉得奇怪而已!呵呵”
    霍济一瞪眼,网想骂小刘几句,忽然愣住,急急地抓住小刘的胳膊。压低声音道:“你刚才说什么?日本人?”
    小刘一看霍济也惊讶地道:“对啊!那四个穿黑衣服就是日本人啊!”
    霍济忽然想到房里的那个死刑犯。还有齐腾一,“你,你怎么知道?万一是韩国人呢?”
    小刘笑道:“霍哥,你这是看不起我:。家日本的毛片就占了六个心口的硬岳,日语韩语我怀孵贼阴冯。我刚才给他们上酒的时候明明听到他们说的日语,还说什么这次回去要跟什么川岛将军请假,很久没跟妻子见面什么的
    又是一个蒋生生被亚美爹,移库移库教成日语通的中国青年啊!冲这个,他跟耿乐应该有共同语言!霍济已经听不清小刘后面说了什么,脑子里一片混乱。不错,他是一个小混混,在社会上闯荡了这么久,期望自己能成功。对齐腾一的嘱托也是尽心尽力,目的无非是做一次人上人。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他看过太多的尔虞我诈,所以他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可以成功的机会。但是,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这件事竟然会跟日本人扯上关系!
    对于一个普普通通的酒吧经理来说。第一次碰上这种事情,他的脑子很乱。真的很乱。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做点什么了。
    当然,他还没有意识到他这么做其实已经间接的成了日本人的帮凶。成了汉奸。他只是本能地觉的这件事已经非常麻烦,非常大,他一个小经理如果再掺和进去可能会死无全尸。
    不得不说,在鱼龙混杂的社会上混过的人的确时危险有着天生的敏锐度。虽然只是只言片语,但霍济已经意识到事情不妙。他甚至想好了自己立即辞职会有什么后果和各种应付手段。
    妈的,妈的,齐腾一你个王八蛋。这是在害老子啊!牵扯上日本人。这种事可不走进监狱蹲两年就完的。再说了。现在中国和日本的关系这么僵”不行,老子不能陪齐腾一这个王八蛋疯!他背景深,玩得起。可我玩不起,,必须走。必须走,,可是我又能走去哪儿呢?妈的,要不老子去报警?不行不行。知道这件事都是日本人,警察一来齐腾一那混蛋肯定知道是我举报的。再说,齐腾一那混蛋根本没留任何证据,警察一来我能不能脱身不说,肯定要进去一段日子。耍是这个时候齐腾一那个混蛋下黑手,我死在里面前没人知道!那,那我该怎么办,”
    霍济在那拿着一瓶红酒,脑子里胡思乱想着。连有人跟他说话也没听见。直到小刘拿胳膊顶了他一下。霍济才一下醒悟。酒吧柜台前站了四个人,三男一女。只见一个还算帅气的男人冲霍济一笑道:“呃,我们是杨总的朋友,请问我们的包间在哪儿?”
    霍济这才赶紧拉回纷乱的思绪,强笑道:“哦,是王先生是吧?”
    那人笑道:“嗯,别那么客气。叫我不凡就可以了!我们的包间,,?”
    “哦,这边请,这边请!”霍济赶紧绕出柜台,亲自带着王不凡四人往海盗船船尾部分走去。
    霍济边走,脑子里还在思绪纷乱。四人穿过一排排大厅酒桌时,忽然有一个女白领站了起来,冲他们这儿喊:“嘿,杨警官,杨警官?”
    霍济脑子轰一声,“警官?有警察!!!”
    他觉得自己后脖颈上一下就冒出了层层汗水,一回头,只见跟王不凡一起来的那个女人笑眯眯地冲那个女白领一招手,然后对王不凡道:“凡哥,我先过去一下,一个老朋友!”
    王不凡点点头。
    再往前走时,霍济已经紧张的走路都有些哆嗦。忍不住回头道:“呃,王先生,那个美女是警察?”
    王不凡笑着回答道:“呵呵,是啊!鼎鼎大名的刑警队对花杨小潞杨大警官,没听过啊?!”
    “没,没有,呵呵,呵呵!”霍济已经觉得自己呼吸都有些困难了。强制着自己带着他们到了一个足可容纳二十个人**的大包间里。就匆匆忙忙地走了,连问王不凡等人需要什么都没做。
    王不凡冷眼看着匆匆忙忙离去的霍济,冲身旁的人一笑,道:“哼,这个霍经理要是什么都不知道,我把脑袋输给你们!”
    陪王不凡来的,正是接到消息的杨维和杨小维。当然,少不了捧着短信的耿乐。
    不过此刻的耿乐已经练会了一心两用,一边跟王不凡杨维说:“那个经理啊肯定有问题,不过担心挺我看他脖子上都养了一圈汗了”一边手里还在噼里啪啦的打字。估计再过段时间,就算把手机伸到裤兜里他也能准确,
    杨潞则直接窝进柔软的沙发里,笑道:“他知道又能怎样?你能从他嘴里套出话吗?”
    王不凡轻蔑一笑:“根本不用套,”让小维去吓唬吓唬他,估计什么都招了!”
    “那可不一定。”杨聪直起身子道:“如果真像你说有人把钟昆藏在这里,而那个霍经理又知情的话。嘿嘿,那可是死刑犯,一旦被抓判个十五年都是轻的”他死不承认怎么办?提前告诉你,小维说了。这种没凭没据的事情,上面是不可能发搜查令的!”
    耿乐忽然冒出一句:“那让警察过来查身份证
    “秀逗了你!”王不凡瞪了他一眼。“这里又不是香港,你以为警察想什么时候来查证就能来啊?!再说了,今天杨立波会来这里请客,嘿嘿,估计来的都是有点能耐的人,他会允许这里成为警察抓犯人的地方吗?”
    “那你说怎么办?”耿乐终于放下手机,无奈地问王不凡。
    王不凡托着下巴道:“有两个办法。一种是以力破巧,豁出去把他这个场子砸了,拼死也要揪出钟昆;另外一种就是用巧,套那个经理的话,然后让他专做污点证人!”
    杨潞想了想:“第二种吧!第一种风险太大,这一切都是你的推理。如果揪不出钟昆咱们就有麻烦了…不能每次都让我妹从局子里往出捞你吧?”
    “嗯,那就先试一下第二种。小乐,你去外面把小潞和那个经理叫进来然后你在外面看着,别让钟昆那小子乘机跑了!”
    “好嘞!”耿乐说着就要起身。却被王不凡一把拽坐下,没等耿乐问为什么,王不凡已经把耿乐的手机收走,沉声道:“今天要办正事,
    耿乐哭丧着脸:“凡哥,我肯定正事私事两不误行吗?再说了,我一个人坐在外面没个东西干,很容易让人误会我是从事某种特殊职业的
    王不凡和杨维同时鄙视地看了他一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1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