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炼鬼修仙-第20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何林华说到这里,也就不说了。不过,秦天龙从小接收的消息,可是跟何林华完全不同。虽然只是说到这里,秦天龙却已经知道,地球上的修真文明肯定元气大伤,甚至差点被灭掉整个星球这种例子,在漫漫星空中,并不少见。

秦天龙又闲扯了两句,忽然对着何林华一拱道:“华子,我在这里,有一事相求,还望你的应允。”

何林华连忙一回礼,说道:“天龙兄,你这可就是见外了。咱们这关系,有什么事情不能说出来,还谈什么求不求的。”

秦天龙苦笑道:“哎这件事情,若只是普通事情,我自然不会这么见外了。只是……”

何林华道:“天龙兄,你有话直说就行。”

秦天龙叹了口气,说道:“华子,我希望,你能够将尘明,移交给我们家族。”

听到秦天龙居然提起了这个要求,何林华脸上一冷――把尘明移交给秦家?他可还指望着拿这尘明报仇呢可是,何林华又是转念一想,说起来,这实际上已经是秦家第二次跟自己提出这么个要求了。自己现在跟秦天龙的关系虽然还算不错,但现在若是拒绝了秦天龙,只怕秦天龙也会说自己一个不知好歹,敬酒不吃吃罚酒了

起来,秦天龙能够在刚刚秦风要挟的时候出言相劝,已经算是很给面子了。现在,秦天龙再提出这个要求,答应秦天龙,无疑是最好的选择。可是,这样一来,自己倒还罢了ūn、小夏的心里面却会如何想呢?

何林华思来想去,最后一咬牙,决定还是拒绝了――他娘的,不答应又能怎么着?秦天龙总不至于立刻翻脸吧?大不了这儿的事儿一解决完,就呃带着自己的一票手下回地球去。他还不相信了,秦天龙他为了这么一点儿小事儿,还能跨星域追他去不成?

想到这里,何林华打定了主意,苦笑一声,拱手说道:“天龙兄,你这还真是一个难题啊。这尘明,与我确实有仇,而且跟我的两个侍女更是仇深似海……”何林华扯着扯着,就把当初自己受到尘明袭击的事情给说了出来,“……所以,天龙兄,这个尘明……”

秦天龙一伸手,正色道:“华子,你先别急着拒绝。”

“嗯?”何林华愣了一下,看秦天龙的脸上,并没有什么恼怒之色,才稍微安心了一些。

秦天龙继续说道:“说起来,那度雨、兰秋、兰明、尘明、苦林五人的作为,实在是有些不地道。尤其是尘明,他的作为,若是换作成我,也会毫不犹豫地想要亲手杀掉他不过,我刚才听华子你说,你们是想报仇是吧?”

秦天龙这话又是什么意思?何林华的头上,不禁多了一个问号。

他点了点头,说道:“不错。”

秦天龙微笑道:“既然如此,那便好说了你们可以报仇,甚至可以杀了他,但是最后,这尘明,我还是必须得带回去的。”

“等等”何林华听的有些迷糊了,这又让他杀人,又要把人给带回去,哪里可能会有这种事情?难道秦天龙想的是只杀人,不灭魂?那春和小夏能解气才怪呢要知道,当初秋冬二人,可是直接被砸成了个魂飞魄散呐她们要是不把尘虚给折磨地魂飞魄散,如何能够解得了恨?何林华说道,“天龙兄,你若是想说,只让杀人,不让灭魂,那也就不必提了――当初秋冬两位,可都是魂飞魄散呐”

秦天龙笑道:“灭魂当然是要灭魂了不过,只要让尘明在灭魂前吃上一颗补魂丹,那这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

“补魂丹?”这个名字,何林华还是第一次听到。

秦天龙介绍道:“补魂丹,其实就是一种强行将人魂魄给凝聚在一起的丹药而已。这丹药的药效,大概只有一个月时间。一个月后,被凝聚在一起的魂魄,就会一一飘散。原本,这补魂丹,是制造出来,用以给那些不信魂飞魄散的修士保留神识,交代后事的。只是因为补魂丹使用之后,实在是太过痛苦,后来也就逐渐地被人用以整治犯人了。”

秦天龙说到这里,笑了笑,说道:“想一想,这人本来应该魂飞魄散,一死百了了。但是,魂魄却被强行束缚在一起,想要飘散都不可能,硬生生地承受着魂魄撕裂的感觉长达一个月之久,那该多痛苦啊”

秦天龙都说的这么直白了,何林华如何能不清楚?魂魄都已经破碎了,却被强行粘在一起,承受着魂飞魄散的痛苦。要是让春、小夏知道,这世界上居然有这种奇异的丹y她们恐怕一定会想尽办法弄一颗,来给尘明尝尝的吧?

何林华这时,也笑了出来,拱手道:“天龙兄,这可真是一个好法子啊要是让春、小夏知道,你居然还有这种好东西,她们肯定会对你感鸡不尽啊”

让尘明吃上一颗补魂丹,却能让他承受着一个月地魂魄撕裂之苦,要是让春、小夏知道,那肯定要高兴疯了。

秦天龙也微笑着回答道:“感谢什么的,倒是不必了,只要你的两位侍女,不会阻拦就行了”

二人说说笑笑,片刻工夫后,已经回到了星主宫内,进了客厅。

客厅之内ūn、小夏二人已经在厅内候着,见何林华、秦天龙二人入内,连忙差人把酒菜送了上来。玄天宗内,却还是有那么一些美酒的。这些美酒,虽然不能与秦天龙从算无策那里拿的那些酒相比――当然,这个也绝对没有可比性――但是,味道却还算不错。

一边喝酒,一边聊天,何林华也顺便把秦天龙说起的关于尘明的事情,跟春、小夏提了一下。

跟何林华这个半路出家的人不同,她们两个,对补魂丹这种神奇的丹y却还是有那么一丝了解的。一听到秦天龙愿意拿一颗补魂丹来换取尘明那破碎的魂魄,二人当然是连连答应下来了――能不让何林华为难,又能让尘明多受些罪,她们还有什么不乐意的?

四人又是一番讨论,秦天龙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一颗补魂丹,让何林华他们最好明天就能把补魂丹交给他――等到明天玄天宗的内部会议结束,秦天龙就要里去。到时候,尘明的魂魄,还是得带回去的。

由于第二天还有事,何林华和秦天龙并没有喝多长时间。二人又聊了三个小时以后,便都各自散去。

把秦天龙送回房间后ūn、小夏又把何林华引到了那个大大的浴室里面,洗了个澡。泡澡的时候ūn、小夏又穿上了何林华第一次看到她们时穿的薄纱,在何林华面前转来转去,给何林华擦背揉肩的。

眼前的这一幕是何其之香艳,何林华也是兽血沸腾,有心就这么“半推半就”地把人给推了――反正就眼前这状况,那个诱人呐……那啥,哥这也老长时间没吃肉了,眼前又这么勾人,以后就是雨菲、娜娜知道了,咱这接口不也是挺充足的嘛――

哥当时也不乐意啊哥是被勾引的啊……

只可惜,何林华虽然有心推了,但是春、小夏却谁都没有这个心思。二人虽然手上带着何林华身上“摸来摸去”的,但是听听二人说的都是些什么话,何林华就一点儿那啥的心思都没有了――

“姐姐,一会儿我一定要先把他的皮给剥下来”小夏如是说。

“嗯,我已经让尘虚找了一把钝刀,是一个阴属性修士的兵器,附带灵魂腐蚀的功效,听说割肉的时候,能把人疼的连舌头都咬下来。”春一脸淡然,伸手在何林华胸口擦拭着。

ǎo夏又说道:“对了,让丹房的人送一些极品丹药过来。一晚上呢,万一要是中途就死了,可就没得玩了。”

ūn回答道:“放心吧,我还请了一些木属性、水属性的修士。一会儿你剥了皮,再给他沾上,再剥一遍。”

ǎo夏“嗯”了一声,说道:“你一会儿割肉的时候,要慢慢的割,割快了,可就便宜那家伙了”

……

听着春、小夏这“血淋淋”的对话,在感受着春、小夏的xiǎ他的胳膊、胸口、大腿什么的部位一一划过,何林华要是还能有那啥的想法,才有了鬼了――其实,何林华当时最多的想法就是,这俩丫头,说是要陪我沐浴,是不是就是要拿俺伟岸的身躯先比划一下,给一会儿动手的时候做个准备呢?

嗯……这个可能,其实是可以有的……

洗完了澡,何林华回到了房间内ūn、小夏二人便迫不及待地把尘明给放了出来,开始折磨了。俗话说的好,黄蜂尾后针,最毒夫人心。这女人一旦是恨上了什么,那些歹毒的手段,简直就是让人想一想也够发麻的了。春、小夏二人齐上,这个剥皮,那个割肉的,何林华只是看了十几分钟,就忍不住逃出了房门――

他在逃离的时候,对尘明已经没有什么仇恨,只有同情了。这杀人不过头点地的ūn、小夏的手段简直太狠了

何林华暗自庆幸,自己跟春、小夏没仇。

当然,在出来之前,为了防止尘明给整出什么幺蛾子事儿来,何林华把折磨人的大师,破仑也给召唤了出来,让他在一旁教导春、小夏……咳咳,说错了,应该是监视尘明,并且使出一定的手段,降低尘明的危险度什么的――

好吧,其实何林华也不是什么好人。

逃出了房间,何林华随意地走在宗主宫内的走廊里。走廊外侧,一些玄天宗的弟子在外面把守着,看到何林华后跪下见礼。纵然何林华的心中是何其淡然,但在这么多人跪下的时候,心中却还是不禁地畅快不已啊

难怪别人说,对男人来说,权力是最大的兴奋剂――看着眼前的这些人,一个个尽在自己的掌握之中,何林华要是没有那么一丝骄傲,才怪了

慢慢踱步,何林华这不知不觉中,却已经走到了秦天龙的房门前面。秦天龙房外,景龙德、梅风笑一左一右把守着,二人见到何林华后,都是一拱手,道:“何公子好。”

何林华点点头,道:“景老、梅老,你们也好啊。”

景龙德微笑道:“不知何公子此来,可有何事?是否要我代为传话?”

何林华连忙摇了摇道:“不用,不用。我就是自己随便溜达溜达,结果就给走到这里来了。你们不用管我,也不用跟天龙兄说了。”

何林华说罢,几步快走,却是直接走过了秦天龙的房门。

何林华刚刚走开没十几步,便听到秦天龙的房门“嘎吱”一声打开,随后又“砰”的一声合上,随后便听到了北宫燕怒气冲冲地声音:“秦天龙你这个大坏蛋我恨你我恨死你啦”

嗯?有情况?何林华扭转头看了看。却没料到,北宫燕居然已经走到了他的跟前。

这北宫燕大小姐的怒气,显然是真的不小,居然就这么朝着何林华大吼道:“什么看没看过美女啊你站在我房间前,想干什么?”

我擦这小妞儿吃火药了?自己一句话没说,居然就中枪了就这狗屁的脾气,难怪秦天龙看不上了。

罢了罢了哥也没心思,跟你这个单恋的小丫头一般见识

何林华郁闷地摸摸鼻子,嘿嘿笑道:“那啥……其实吧,我是打酱油路过的,你们想干什么,继续忙就行。”

“哼”北宫燕怒哼一声,嘴里面又开始嘀咕了,“死天龙,臭天龙,人家哪里不好了,就是不喜欢我就是不喜欢我”

“呃……”何林华掉头就走,不理这悲催的小丫头。

“呃?你‘呃’什么‘呃’?”南宫燕几近抓狂,听到何林华的一个“呃”字,颇有些恼羞成怒的意思――怎么滴我北宫燕求爱不成,就那么好笑吗?你居然敢当着我的面‘呃’,真是……真是岂有此理

得何林华这可真是躺着也中枪,倒霉催的。

听着北宫燕大小姐这没来由的呵斥,何林华心里面也有点儿不舒服了――我擦哥不就是“呃”了一声吗?又犯着你什么事儿了?这儿可是咱家玄天宗,咱在自己地盘上,还不能言论自由了不成?

不过,何林华看看怨念缠身的北宫燕,再想想自己――得我自认倒霉,一句话不吭,走人总行了吧?谁让你是跟秦家齐名的北宫家的大小姐呢?哥惹不起,总还躲得起吧?

何林华扭头,不再搭理北宫燕,目不斜视,连脚底儿都没跟地面接触,生怕闹出点儿什么声音来,又被北宫燕撒气。

bk

b

第三百五十章 算计,卜算,达内瓦(万字大章)

第三百五十章算计,卜算,达内瓦(万字大章

“你这么掉头就走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心虚,心里面在说我什么坏话呢?”北宫燕大小姐的心情果然是坏到了极致,何林华这已经算得上是百般忍让了吧?可是看北宫燕的样子,还是要把气给撒到他的身上了。

何林华这下子也怒了――你这不能看着人老实,就一直欺负不是?我这已经很让着你了,你却还是这么找我麻烦?莫非,你还真以为我何林华是软柿子,想怎么捏,就怎么捏?不过,想一想北宫燕身后站着的庞大的北宫家族,何林华还是决定,这气,还是得稍微忍忍。

当然,忍忍是忍忍,但他若是连一句话也不敢说,那可就真的是丢份儿丢面子了。

何林华一回头,盯着北宫燕道:“我说,北宫大小姐,我知道你心情不好,可是你也不能扯着我撒气不是?我又没什么地方得罪你的?”

北宫燕现在心情很差,非常差。如果刚才,何林华就这么走了,她这脾气,还真是找不到人发了。但是现在,何林华这一还嘴,她也找着宣泄口了――哼这何林华,跟秦天龙鬼魂在一起,沆瀣一气,肯定也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得北宫燕这是恨屋及乌,因为秦天龙的事情,把何林华也给恨上了。

不过,北宫燕还是非常注意形象的,她看了看四周。周围的人虽然不多,但是还是有不少玄天宗的弟子围观打酱油,看热闹呢,她今天要是在这儿跟泼夫一样骂街,恐怕这就有乐子了。

北宫燕轻哼一声,道:“你怎么没得罪我了?刚刚你在我门前干什么?”虽然能泼夫骂街,但是蛮不讲理,还是可以滴。

听着北宫燕这一句给顶回来,何林华分外无语――话说,得罪炫、撒气什么的,跟我站在你门前有什么关系?还有,话说,就算你是住在这里的,这地盘也是我玄天宗的好不好?

“咳咳……”

周围玄天宗的弟子看何林华吃瘪,一个个都不敢吭气儿。毕竟,何林华可是他们的新任宗主,现在出声嘲笑宗主,何林华那上任的第一把火,肯定就给烧到他们的头上――不是一个“他”,而是“他们”。一人笑了,就算是把他们这些人全部都给株连了,也没有人会说什么的。

玄天宗的弟子不敢吭气儿,但是景龙德和梅风笑二人却没有那顾及。他们是秦天龙身边的人,别说是何林华吃瘪了,就是秦风吃瘪,他们也敢在一旁偷笑――这不,刚才那声“咳咳”的轻响,就是景龙德没掩住笑意,轻咳出来的。

何林华扭头到景龙德、梅风笑二人那如同偷了老母鸡的黄鼠狼似的表情,心里面也不舒服――丫丫个呸的秦天龙这家伙惹出了麻烦,怎么最后就给堆在哥们儿我的头上了?这北宫燕蛮不讲理,哥们儿惹不起,但也不能让你秦天龙好过了

何林华想着想着,心里面便浮现出了一个恶毒的主意。他嘿嘿笑了笑,然后向着北宫燕一拱手道:“哈哈……那个,北宫小姐你门前吧,是我不对。我不该站在你门前,惹你生气……”

周围的人听着何林华居然跟北宫燕道歉了,一个个脸上的表情都极为古怪――刚才,看何林华跟北宫燕的那架势,简直就是要打起来了,可是这才过了没几秒钟的工夫,何林华怎么就放下架子,跟北宫燕道起歉来了?他们可都知道,何林华的脾气,那可是吃软不吃硬的啊别的不说,只说下午的时候,秦风妄图用猎人秦家的名头压何林华低头,何林华可也没有认输,最后还让秦风吃了个大亏呢

北宫燕这边,看见何林华居然嚷嚷了一句,气势就弱了下来,不由得对何林华看轻了一些――不过,既然何林华已经放低了姿态,她也不太好意思一直这么蛮不讲理不是?所以,北宫燕又是一声娇哼,道:“你知道你不对就好以后别在我门前晃来晃去的,烦”

北宫燕说罢,居然就想进门。

看着北宫燕想进门,何林华可急了――他刚才可是已经想着点子,要把秦天龙给拖下水了。这北宫燕要是就这么偃旗息鼓,他的面子往哪里搁啊

何林华连忙快步上前,轻声笑道:“那个,北宫小姐……嗯,今天吧,你的心情,我可以理解……”

北宫燕一听何林华这话,这怒气没来由地又冒了出来――哟呵,我自己都不想再提这事儿了,你还给我提出来。你这是诚心要打我脸是吧?看你脸上一脸贱笑,难道,姐们儿求爱不成,被人拒绝的事情,真的就那么好笑?

北宫燕冷哼一声,道:“何林华,你别以为跟秦天龙有那么几分关系,就能站在我面前明目张胆的羞辱我我北宫家……”

“哎哎哎哎哎哎”何林华一脸六个“哎”字,打断了北宫燕继续向下的话,他轻笑道,“我怎么敢羞辱北宫小姐呢?我只是想告诉北宫小姐,您要想成事儿吧,您这种方法是不行的……”

“嗯?你这是什么意思?”看着何林华脸上的笑脸,北宫燕的脖子没来由的一凉――她总觉得,自己好像莫名其妙的,就被人给设计了。

何林华轻笑道:“那个……依在下看来吧,其实,天龙兄跟北宫小姐,那可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

“你也觉得是?”北宫燕高兴地粘了粘头发丝,开心地说道,“我也觉得是自从算无策老祖宗给我卜算出我未来的夫君后,我就知道,他一定就是天龙”

何林华翻个白眼,无语了片刻,才继续说道:“那啥……北宫小姐,说起来吧,你虽然与天龙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儿,但是吧,我发现,你们最近的关系,似乎有些僵啊”

北宫燕点了点头,然后又说道:“对啊天龙最近都不怎么理我,天天都说我很烦,烦的要命……对了,你这么问,莫非你有什么办法?”

何林华眯了眯眼,然后笑了笑,又轻咳了两声。

这么明显的提醒,北宫燕如何能不懂?她恍然大悟,然后伸手拉起何林华,把何林华拖进了她的房间里面,顺手就把门给关住了。

不远处,景龙德、梅风笑看着北宫燕的动作,二人同时无语。随后,景龙德问道:“那个……刚才何公子说的话,似乎有些问题?”

梅风笑也点头道:“不错不错问题大了去了。”

景龙德又说道:“我怎么看他的模样,似乎在算计公子似的?你说,咱们用不用跟公子说一下?”

梅风笑点头道:“确实应该跟公子说一声。”说罢,梅风笑轻叩了几下房门,等到秦天龙让他进门后,他才推开了房门,走了进去。

而北宫燕的房间里面,北宫燕一把何林华拖进去,便立刻一伸手,把房间内的灵石灯盏给打开了。随后,北宫燕又随手抛出了一张灵符,说道:“好了我刚才用的,是噤声符,除非是合体期的修士趴在门槛上偷听,要不然,没人能听到房间里面的声音的”

北宫燕所在的北宫家,原本就是靠着灵符起家的。所以,这北宫燕的身上,那些乱七八糟的灵符,简直就不知道有多少。

何林华很随意地坐在椅子上,笑道:“那个,其实吧,男女之间的这种事情,要我说呢,无非就是个隔膜而已。只要有哪一方主动一点儿,把这个隔膜给捅破了,这事情,自然也就成了”

北宫燕点头道:“你这说的倒是不错不过,我好像已经主动了啊”

听着北宫燕这话,何林华轻咳了两声,然后心中大翻白眼――大小姐呐,您那哪里是主动啊,明明就是很主动、超级主动。能把秦天龙追的跟耗子看到猫一样躲了三年多,还差点儿出什么意外,这简直就不是一个主动能够说明问题的。

不过,心里面想一套,嘴上还得说一套呢。何林华他现在,可是在想着如何设计秦天龙呢――你把这大小姐惹火了,让我遭罪挨骂,你的手下还在旁边看笑话?美得你哥现在,就是要把你给拖进来。

北宫燕并没有想到,何林华在短短的时间里,会有这么复杂的心理活动,她继续自顾自地说道:“那个……我觉得我也不算难ìng格上也都没什么大问题……哎?你跟天龙那么熟,你能不能帮我问问,他到底看不上我哪一点,我改还不行吗?”

最后,北宫燕又把话给套到了何林华的身上。

何林华连连摇头,说道:“那啥,北宫小姐。您这身上,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段有身段,要家世有家世的,哪里有什么缺点儿啊”

“呵……你倒是也会说实话。”北宫燕大小姐难得的扭捏着捏了捏衣角。那小模样,还真有几分看头呢。

何林华又在一旁狂翻白眼――喂喂喂就算你真的真的真的是这样,可是,你也不用表现的那么明显吧?这北宫燕,未免也太臭美了一些。

何林华笑道:“那个……我这人吧,没什么特点,就是爱说实话。”假如说,清玄、胡雨菲、琦尔燕娜他们在附近,肯定会二话不说,先打一顿再说――这厮,简直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他还爱说实话?被他那幼稚的谎言骗了的人,都不知道有多少了

北宫燕问道:“是吗?呵呵天龙有你这么一个好朋友,那可还真是他的福气呢”何林华这一拍马屁,地位在北宫燕的心目中也是直线上升,她又继续问道:“那……那你天龙他为什么不喜欢我?”

何林华练满答道:“天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