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炼鬼修仙-第2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尤桓易谡饫铮兆湃饶郑俊

“啊?”何林华这么一问,还真把度恒给问住了。刚才何林华虽然没说,但他不是一星之主,却参加着一星之主的宴会,实在是有点儿说不过去啊他总不能说,自己自认为有能力担当星主之位,正好化炎星星主不知道哪里去了,他就自己给自己提了一格,过来凑趣儿来了吧?

至于他刚才突然发问,也根本没有帮苦化、尘明开脱的意思,只是想着把自己从这件事情里面摘出来――苦化、尘明逃走,肯定有着不得已的苦衷,他身为化炎别院的掌院,在苦化的手底下过活,万一要是被人扣上一个苦化党的帽子,那他可就倒霉了。

度恒眼珠子一转,在四周看了看,随后说道:“您刚才好像也没有说,不是星主就不能入座吧?而且,不是星主的又不是只有我一个?就好比我身边的这位、还有那位,他们也都不是星主啊”

那几个被度恒随手一指的人,心里面都是一阵郁闷,心中大骂:丫丫个呸的你个孙子,自己没事找事,拖上老子干什么?

度恒这句废话一出,却是被很多人都给同时恨上了。

何林华笑道:“好吧,这件事情先不说。那我倒要问问,你可知道,苦化为什么会逃走?尘明为什么会被抓?”

“这个……我不知道。”度恒的头上,已经流出了冷汗――他现在觉得,自己好像莫名其妙地就给掉到一个坑里面似的。眼前这人,似乎正在拿自己来……立威?

何林华道:“那是因为,尘明和他的母亲兰琳,居然大着胆子,想要刺杀猎人秦家的秦公子和灵符北宫家的北宫小姐”

这是何林华第二次提及了秦天龙和北宫燕身后的势力,一些聪明人总算察觉到了不对,方才跟破仑骂的挺热乎的几个人立刻老实地闭上了嘴巴――他们都感觉到了,空气中,似乎飞着无数把刀子。现在,只要谁敢开口,敢说错一句话,那就是个挨刀子的下场

“猎人秦家,可是那狩猎者工会的秦家?”“灵符北宫家,可是青龙星域内最大的灵符商北宫家?”

有的人,终于问出了这个问题。

何林华眯了眯眼,点头道:“不错”

“哗”的一声,瞬间满座哗然。所有的人,都没有想到,兰琳、尘明居然敢跑去刺杀这两位啊刺杀秦天龙、刺杀北宫燕,这玄天宗受到了牵连,两位大家族震怒下来,那可是一个实打实的灭宗的下场啊

何林华继续说道:“不过,我侥幸遇到秦公子他们,救下了秦公子、北宫小姐。他们两位,同意不追究玄天宗的责任,但是一些从属责任,却还是要追究的。从今天起,苦化一脉,必须在玄天宗内――除名”

对于何林华的这个决定,并没有任何人敢反对,敢反驳。他们这时也都反应过来,何林华这个他们一点儿都没有听说过的人,居然会突然间登顶,成为玄天宗的宗主,原来,背后却是握着这么两张大牌了

一时之间,所有苦化一脉的人,心中都是凄苦不已,而那些还想要从何林华手中夺权的人,更是立刻打消了一切念头――开玩笑呐只要何林华他握着这两张牌,他们就是一起上,也不够何林华给虐的啊

忽然之间,何林华佯作了恍然大悟的样子,说道:“对了,我今天,好像还没有询问过诸位,对我接任宗主的位置,有没有异议呢现在,也正好给问一下吧……嗯,对我接任玄天宗宗主的位置,你们可有异议?”

异议?谁他娘的敢有异议?

如果何林华一接见他们的时候,就直接问出这个问题,肯定会有不少胆大的星主、长老蹦?出来质疑,给何林华一个大大的下马威。但是,现在嘛,那些原本有这个念头的人,都识趣地闭上了嘴巴――现在,他们能够明哲保身,就很不容易了。至于推翻何林华?短期之内,这个是不用想了。

看着下方的人都不说话,何林华微笑着点头道:“既然没人说话,那我就当你们没有异议了”

不得不说,何林华这挑选时机,都是选的非常合适。如果何林华从一开始,就直接言明秦天龙和北宫燕的身份,甚至来那么一大通介绍的时候,这些人虽然也不会反对,但却难免会有那么一些风言风语的。但是现在,何林华直接使用了最暴力的手段,先把这些人给震住了,然后再搬出秦天龙、北宫燕这两尊大佛,这些人却是连话都不敢多说一句了――

从何林华刚才的举动,他们可是看出来了,何林华是真的敢杀人的他们若是敢扯皮,直接一顶尘明同党的帽子扣过来,人谁管你到底是不是,哪怕你跟尘明一面都没有见过,那也是一刀咔嚓了了事

何林华顿了顿,又说道:“我看,今天似乎少来了不少人吧?这些人,说不准都是尘明的同党,得到了苦化、尘明逃走的消息,所以正准备潜逃呢你们说,是也不是?”

众人继续沉默――他们虽然明知道,何林华这是借着秦天龙、北宫燕这两把大刀,在这儿立威杀人呢,但是他们却没有丝毫办法。

何林华说道:“你们还不说话?那还当是你们跟我的意见一致吧既然如此,那……破仑?”

“老奴在”破仑朝着周围的人一龇牙,躬身说道。

何林华微笑道:“这次的事情,你身为刑律堂的副堂主,掌管刑律,这件事情,就由你负责。苦木长老,你负责协调吧”

“是……”苦木无奈地应了声是。

一个副职主事,他一个正职却只是负责协调,给破仑打打下手,简直就是对他的侮辱了。

但是现在,他即便再怎么不情愿,也只能够忍着。

“好了哈哈哈哈尘虚,你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赶紧让人把这儿给收拾收拾?一片血淋淋的,谁还吃的下去”何林华忽然间,却又变了腔调,朝着尘虚大骂了起来。

尘虚连声应是,立刻派了几个人,几个法术下去,已经收拾的干干净净。而那些不慎被破仑凶残的手段给溅上血肉的几人,更是给他们换了一套新的菜肴。不过,他们现在,却又有谁能够吃的下去?

何林华等几人又假意吃喝了一会儿,才又撤去了饭食,然后又继续讨论了起来。

现在,何林华再说起话来,那可真是管用的紧。他雷厉风行,先是将那些没能前来的长老位置全部给夺了过来,把自己身边的亲信一一安排为长老,把宗主宫内的一些关键位置和玄天星上的关键位置都控制到了手中。然后,何林华又把那些星主的位置全部搁置了起来,等待以后再议。

在饭后的一些争权夺势中,何林华并没有逼得太紧,仅仅只是稍微夺了一些位置而已。现在,何林华虽然占着主动,但是若是逼得太紧,只怕这些人说不准就会狗急了跳墙,做出什么没有理智的事情来。

处理完了这些事情,何林华便让众人各自回去。

现在,整个玄天宗上下,可谓是各有心思,都在思索着该如何在这场斗争中谋取最大的利益了。

回到了后殿,何林华又跟秦天龙聊了两句,便被北宫燕给拖到了她的房间里面。

北宫燕一进房间,便对何林华说道:“亲我。”

“啊?喂你该不会想……这大白天的。”何林华看了看门外。

北宫燕道:“大白天的怎么了?”

是啊大白天的怎么了?

何林华想了想,自己好像也干过白昼宣yin这种事情吧?于是乎……

两个时辰后,天色也已经黑了。

房间之内,北宫燕靠在何林华的胸口,轻声道:“坏蛋,我总觉得,过了今天,我们要想再见一面,就会很困难的。”

“嗯啊……”何林华翻个白眼,“有什么困难的。这不是有传送阵嘛坐传送阵过来,应该花不了多长时间的吧?”

北宫燕道:“话是没错,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万一我家里面,不让我见你怎么办?”

何林华心神一凛,这才想起,貌似这小丫头的背景有点儿大的过分了。何林华按了按脑门儿,说道:“那啥,燕子,你看,要不咱们现在就私奔吧远走高飞神马的,我最喜欢了。”

“不行的有算无策爷爷在,我们逃到哪里都不管用”北宫燕撇嘴道。

何林华忽然问道:“你说,你老爸、老妈会不会把我给剥皮抽筋儿,油炸什么的?”

“他们敢除非他们不要我了”北宫燕娇声道,“你要知道,咱们可是同命桃花,你要是死了,我也不可能独活的。”

“嗯……”何林华应了一声,表示他对“同命桃花”的说法鸭梨不大――而且,貌似……这个称呼,跟胡雨菲在他身上签订的那个狐族生死契,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啊

“你嗯什么嗯?不相信我?”北宫燕问道。

何林华摇头道:“没什么,只是想起了一些事情而已。”

“想起了什么?是不是女人 ?'…fsktxt'”北宫燕追问。

何林华翻个白眼――得你这神经还真够敏锐的居然一猜就猜对了。不过,胡雨菲的具体种类应该是什么?是人还是妖?好像她曾经说她是个半妖来着……

“那个……算是吧。”何林华皱眉道。

“什么算是?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什么算不算的”北宫燕的脾气似乎一下子变得不好了。

何林华立刻又丢个白眼过去:“是肯定是那是我老婆……”

“什么?你都有老婆啦?”北宫燕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你……你这个大坏蛋你都有老婆了你还祸害我你个坏蛋坏蛋坏蛋”北宫燕瞬间进入抓狂状态,一双xiǎ何林华的身后抓来抓去。

何林华气愤之下,伸手擒住了北宫燕的xiǎ大声问道:“喂喂喂你够了没有?”

“哼不够”北宫燕继续抓狂。接着,北宫燕又是一番扭动,房间内的大床“嘎吱嘎吱”响个不停。

与此同时,北宫燕布置的隔音符作用消失,何林华与北宫燕之间“够不够”的话题传了出去。坐在隔壁看书的秦天龙很“不巧”地听到了二人亲切地交谈,头上一头冷汗――

“这两个人,也太能折腾了吧?还有北宫燕那小丫头,欲望居然这般强烈,这都两个时辰了还不够……”秦天龙很不负责地伸手敲了敲墙壁,顿时,北宫燕的脸更红了。她连忙又一伸手,又是一道隔音符抛了出去。

“哼坏蛋你都有老婆了,也不告诉我我要是早知道你有老婆,我才不会……”北宫燕继续噙着泪水。

何林华头疼地揉揉脑袋――当时谁还记着这事儿啊而且,那时候就算是说了,估计也记不得了。

何林华回道:“你又没问过她们的事儿,我还能整天揪着你,跟你说我有老婆啊”

“她们?”北宫燕又发觉不对了,“你还不是一个老婆?”

“两个。”何林华补充道。

“啊老娘跟你拼了”北宫燕要继续发飙。何林华也怒了,二话不说,把小丫头再次压倒身下――你还有力气胡闹,那我就把你整到没力气胡闹

“敢不敢了?”良久,何林华又问道。

“不敢了。”北宫燕气愤地撇嘴,“你有两个老婆你居然有两个老婆那你还强……那啥我”

何林华不答话,就这么看着小丫头生闷气。

北宫燕忽然问道:“你不要你那两个老婆,只要我一个好不好?”

北宫燕这话,听着何林华一股子怒气。他把北宫燕推道:“那我还是不要你的好”何林华说着,就要穿衣服离开。

“不要这样嘛”北宫燕赶紧搂住何林华的腰,“人家跟你开玩笑的。”

何林华又把北宫燕推开,冷哼一声:“这种玩笑,你还是给我少开的好”

北宫燕又抱住何林华,说道:“那个……我不管她们,我要当正妻”

“不行”何林华毫不犹豫,“我老婆,就是我老婆,什么正妻、妾什么的,别给我分那么清楚”

“喂喂喂我可是北宫家的大小姐,你总不能让我给你当妾去吧?”

“我擦小丫头你听不懂哥哥说什么话啊我老婆没有妾是老婆,就是老婆你懂不懂?平妻,你明不明白?”

“不明白。”北宫燕倒是挺老实的。

何林华翻个白眼――就你这文化水平,连琦尔燕娜都不如

何林华扫盲道:“平妻,就是家庭地位完全一样的,都是我的妻子。不过,按照入门先后,你要叫她们两个姐姐知道不知道?”

“我不叫”北宫燕又气愤了。

何林华翻个白眼,不再搭理――话说,这小丫头的年纪……嗯……那啥,四十多岁了吧?比起胡雨菲、琦尔燕娜两人总和还大。这个……这个大小问题,还是让他们自己去整理吧。

“好,叫不叫随你到时候,你自己跟她们说。”

“嗯。”北宫燕认命地点点头,忽然又抬头问道,“你……她们两个厉不厉害?会不会欺负我?”

你不欺负她们就算好的了

何林华摇头道:“不会。”

二人又聊了一会儿,忽然间,只听“砰”的一声巨响,北宫燕房间的大门开了,一个身周带着一股雾气的人飞了进来,进门就大喊道:“燕子小丫头?燕子小丫头?你在不在?在不在?”

“啊”北宫燕吓得大叫一声,赶紧把被子捂在了身上。何林华也警惕地看着门口,心想谁他娘的这么胆大,居然连老子的房间也敢闯。这也幸亏了,他们两个刚刚办完事儿,这要是正好在兴头上,以后萎了还说不定呢

随后,何林华和北宫燕便听到了秦天龙的声音:“哎师父师父您老人家怎么还是这么心急,直接就闯人房里去了?”

“啊?我闯个房间怎么了?这才什么点儿啊他们难道能躺床上玩成人游戏去不成?”那人恬不知耻,继续大声的叫唤着。

北宫燕也忽然醒悟过来:“是……是算无策老祖宗算无策老祖宗一定是又喝醉了,在耍酒疯哩”北宫燕一边说着,一边推了推何林华道:“快快穿衣服要是真的没他闯进来,那这人可就丢大发了”

bk

b

第三百五十六章 利害关系,分离(万字大章)

第三百五十六章利害关系,分离(万字大章

看着北宫燕一副紧张的模样,何林华诧异不解,问道:“你那么着急干什么?难道他还真敢就这么闯进来?”

北宫燕翻个白眼,娇哼一声,快速地穿起了衣服,说道:“算无策老祖宗虽然对我很好,但就是一个老不修一喝酒就喝醉,一喝醉就发酒疯,一发酒疯就经常做一些糊涂事儿”

“这个……这个不太可能吧?”何林华无语。这修士的世界里面,难道还有这种耍酒疯的人啊

北宫燕冷哼一声,说道:“怎么就不可能了?你知道不知道,我家老祖宗,是怎么跟算无策老祖宗认识的?……哎你倒是快点穿衣服啊”

北宫燕一边说着,一边快速地套上了内衣,开始穿外套,也顺便催促着何林华。

“嗯?他们当初是怎么认识的?”何林华这时才开始穿衣服,拿着内裤,刚准备套呢,一个身周笼着一团雾气的红鼻子老头就疯疯癫癫地闯了进来。这老头子,手里面提着一个酒葫芦,一边走还一边嘀咕着:“怎么就不能进了?老子当年什么地方没有闯过?我这不是就这么闯进来了嘛这有什么大不了的……”

“……”何林华、北宫燕一同无语。

随后,北宫燕发出一声尖叫,抓起薄被盖到了自己身上,大声喝骂道:“算无策你这个魂球你为老不尊你快点出去出去”

“嗯?谁?谁敢叫老子的名字?谁这么大胆子?嗝……”算无策打了个嗝儿,一股子酒气扑面而来,何林华闻到这股酒气,只感到脑袋一阵发晕,好悬没有晕过去。

我擦何林华二话不说,直接把周身窍xùe全部封住――这厮身上的酒气也太厉害了吧?自己只是稍微闻了一下,居然差一点就要倒了?

何林华的眼睛不经意地扫到了门外,居然看到门外倒了一地的人,就连秦天龙、景龙德、梅风笑也在其中。这些人都没有受伤,只是一个个满面通红,一身酒气,倒在地上呼呼大睡……

这时,算无策看样子,酒也应该醒了一些,睁眼等看到光着身子的何林华和捂着被子的北宫燕后,终于醒过神来了――貌似,自己刚才打扰了人家小夫妻的好事儿了?

“嗝……”算无策又是一个酒嗝打上来,带出了一股子酒气,然后扭转屁股,“嗒嗒嗒”地就往外面跑,一边跑还一边说着,“哈这房间布置不错啊哈今天天气也不错啊哈……哈……”

“这……这个老魂蛋”看到算无策跑了出去,北宫燕才小心翼翼地掀开被子,又开始穿衣服。

何林华的内裤刚刚穿到一半,等算无策一走,连忙提起了内裤,无语道:“他就是那个号称算无遗策的算无策?我怎么看着……看着不像啊”

何林华感觉,这家伙就跟地球上那些在小酒馆里喝醉酒,然后掀起桌子就开始发酒疯的人一个模样,一个德行

“不止你看着不像谁看着也不像哼要不是他太厉害了,没人打得过,早就有一大群人把他给分尸了”看样子,北宫燕对算无策的怨念也不浅啊,她把衣裤都穿好,何林华也差不多穿好了,北宫燕才又说道,“现在,你知道当初我家老祖宗跟他是怎么认识的了吧?”

何林华持续无语中:“你该不会想说,他当初闯过北宫无极的卧室,还正好撞见……”

“差不多”北宫燕撅着嘴,“这个老不修等一会儿,我一定要拔光他的胡子”

“呃……”何林华对此不发表任何言论。

二人起床后,北宫燕又开始对着镜子打扮了起来。而另外一间卧室里面,算无策、秦天龙二人则盯着一个虚空八卦上的十八根蒿草,一同目瞪口呆中。刚才,算无策撞见了何林华和北宫燕的好事儿,立刻清醒了不少。出门后,算无策就催出了全身上下的酒气,又把秦天龙给拍醒,带回了秦天龙的房间里,跟他一起推演起了何林华的命理。

这十八根蒿草,却是算无策常用的卜算法门,比起六枚铜钱的卜算准确度要高太多了――当然,秦天龙虽然也想着用这种蒿草进行卜算,但无奈实力太弱,根本施展不出来。

“师父,这……这怎么可能这何林华的命理,居然连您也……连您也……”秦天龙瞠目结舌,结结巴巴地说着。

算无策微眯着眼,大手一挥,将拿十八根蒿草全部攥在了手里,说道:“怎么了?不就是连我也没有推算出他的命理吗?这种事情,我这辈子又不是没有遇到过……”

却原来,算无策对何林华的命理推演了一番,最后居然愣是没有推演出何林华的命理

“可是……可是……”秦天龙继续结结巴巴。

“可是可是,哪儿有那么多好可是的”算无策摇了摇头,“当初,我推演出具有这种命理的人,没有一百,也有八十了但是现在,还活着的,却连三个都不到”

关于命理强的人,也会被人杀死,打断命理的事情,秦天龙也是知道的。不过,命理越是强硬,越是不容易被杀死,想要杀死一个命理超强的人,那难度,可想而知的。

“师父,那……这何林华,我们应该……”秦天龙试探着问着。按照他的意思,对何林华,那自然是要竭力扶持才是。这么强大的命理,只要能够给何林华以足够的帮助,当今后等何林华正是崛起的时候,他们所能从中得到的好处,将数不胜数

算无策没有答话,而是又把手中的十八根蒿草向前一抛。这十八根蒿草转动了几圈后,便直愣愣地立在那里,一动也不动了。

算无策轻叹一口气,道:“同命桃花,果然是同命桃花……”

算无策刚才,却是在给何林华和北宫燕二人推算姻缘了。

秦天龙说道:“华子和北宫妹子,他们之间会出现同命桃花的迹象,也是让我惊讶不已师父,何林华的命理如此坚挺,有跟北宫燕有着同命桃花的命理之像,今后一定能够得到北宫家的大力支持到时候,如果北宫家、我们卜算门,还有秦家三家合力,给华子他足够的助力,我们完全可能创造出一个实力强劲的盟友您看,我们是不是应该……”

“荒谬”算无策想都没想,直接打断了秦天龙的话,“龙儿,你也是我卜算门的人,也不是个傻蛋,那我倒要问问,如果北宫家、秦家、卜算门三家合力支持一个元婴期的修士,那后果会怎么样?”

“后果?那这个元婴期修士,肯定会……”秦天龙说到这里,也不敢再说了。

算无策眯了眯眼,一双原本魂浊的眼珠子变得清澈如水,杀意凛然,“这个元婴期修士肯定会被我们三家的敌对势力得知。到时候,这个元婴期修士就会成为众矢之的,所有的秘密都会被挖掘出来,最后的命运,只有一个字――死”

秦天龙在刚才,也想到了这个后果。是啊不管这名修士的潜力有多么的巨大,只要还没有成长起来,那就肯定会被毫不留情的扼杀――绝无幸免这就是修士的世界,为了一个未来可能的敌人,他们会毫不留情的出手,不管这件事情到底是真是假

秦天龙犹豫了一下,说道:“那……师父,依您看,我该怎么办?华子是我的朋友……”

算无策摇头道:“龙儿,老夫至今已经三万余岁,为人卜算命理两万九千年。这些年里,我遇到的命理强硬的人,很有不少,但是他们却全部都因遭人嫉恨被杀。所以,如果你想要让你的这个朋友成长起来的话,就不能给他什么助力――十二级修真文明的助力,实在是太强大了,也太容易遭人嫉恨。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只怕要不了多长时间,他的死讯,就会传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