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炼鬼修仙-第28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恢倍己芾眩∪绻颐怯凶愎坏淖式鸬幕啊

“就算是有足够的资金,你们这些个白痴,又能做出些什么?!”那人冷哼一声,蔑视道,“不是我看不起你们,这清华小贼,绝对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容易对付!否则,苦化炼丹师,也不会请我来一趟了!哼!化神丹!如果不是为了那一颗化神丹,我堂堂出窍期顶峰的蛊修,会来你们这个狗屁地方?!”

苦木连忙伸出肘子,轻轻推了苦名一下,然后恭声道:“前辈您说的是。整个修士文明中都知道,蛊修是最强大的修士。在蛊修的攻势之下,同级修士,就算是来上一千个、一万个,都不可能战争得了蛊修……”

“哈哈哈哈哈……”那人得意地放声大笑,“不错!不错!你小子倒是挺会说话的!我记着,别人好像都叫我阴魔蛊王来着,你们也别一直叫前辈了,直接称呼我蛊王就行!”

“不敢!不敢!前辈何其伟大,我只是一个小小的元婴期修士,如何敢称呼前辈大名?不敢!不敢……”苦木连连摇头。

阴魔蛊王又笑了两声,才又冷声道:“这次,虽然是苦化让我来此帮助你们,但是却让我尽量不要出手,只是暗中相助而已。他现在刚刚加入灵丹帝国,实力、地位都还只在中下,不想暴露自己的身份,无端惹下某些大麻烦――你们也知道,苦化炼丹师有个狗屁徒孙,叫尘明的,还有他的母亲兰琳曾经刺杀过秦天龙。他现在虽然有灵丹帝国庇护,秦天龙不能出手对付他。但灵丹帝国毕竟在白虎星域,对青龙星域的控制不够,若是随意插手青龙星域的事情,只怕会惹来秦家的反弹。所以,我这次过来,若非必要,绝对不会对清华出手。不过,各种各样的资源,你们要是想要什么,只管跟我说,我一定尽力提供!”

苦木、苦名二人对视一眼,目光中都是惊喜。

“蛊王前辈,吾等二人,对清华小贼都是恨之入骨,早就想要杀了此獠,夺回我玄天宗的产业。只是碍于灵石不足,物资不足,只能勉强自保,无力反击,所以……”

“一千亿下品灵石,够不够?!”阴魔蛊王冷声问道。

苦木立刻欣喜地点头道:“够了!够了!有了这些灵石,晚辈立刻就能发动下属,对玄天宗进行全面总攻!”

“嗯……”阴魔蛊王脸上又挂上了笑容,道,“你们这两个小家伙,还是很识趣的嘛!总攻什么的,先等等再说。我听苦化炼丹师这一片星域之内,他好像好控制着一股势力来着?那股力量,大多数都是苦化炼丹师从白虎星域请过来的修士,实力虽然不济,但比你们却要强太多了!”

“这个我们知道,那一股力量,是苦化师兄控制的,好像还吸收了不少小股势力……”苦木立刻答道。

阴魔蛊王道:“一会儿,我会去见那些人的首领,跟他们谈谈。你们两个,就陪着我一起,顺便跟他们签订一个攻守同盟吧!到时候,你们一起发动总攻,实力更大,相互之间也有个照应――当然,最好靠着你们,就能把玄天宗整个给端了。我身为蛊修,不想随便出手……”

“是!”

……

九阳星,盟主宫内。

新任的代理盟主坐在首席上,向下则是友谊联盟里的诸多长老,而在这一众长老的下方,流天也微笑着盘腿而坐,神情恬淡。

自从上次对原先的大长老、新任的盟主示好,提出了一个“好”建议后,流天成功地成为了元和星的星主,还经诸多长老特许,参与长老的议事――众多长老发现,这小子的脑子很灵活,是一个想法子,出主意的好人选啊!

新任盟主这两天过的很不错,虽然只是刚刚十天时间,仅仅只是坐上了代理盟主的位置十天。但是,他现在在友谊联盟中的声望,已经要超过以前太多了!以前,他虽然有着尊贵的大长老的头衔,但是在众多弟子中,却没有任何声望,大多数人都把他当成了傀儡,甚至一些筑基期的修士遇见他,也仅仅只是弯腰行礼而已。

但是现在,他成了盟主,虽然目前依旧还只是一个傀儡。但是,现在这个傀儡,跟以前那个傀儡却完全不一样了。现在,所有人见了他,都得恭恭敬敬,绝对不敢把他当成空气。而他的手中,也开始掌握上了一些权柄――这一切,都要得益于流天当初的那个提议啊!

盟主看向流天,微微笑了笑,然后神情才变得肃穆了起来,冷声道:“诸位长老,今日召集诸位长老,却是为了我盟中弟子,不断被刺杀的事情!”盟主说罢,见众多长老停止了相互间的交谈,一同看向了他,才又接着说道:“诸位想必也都发现了。自从度边盟主被刺杀之后,盟内的中层弟子、管事不断被刺杀。短短的时间之内,我盟中居然已经有一百二十三名弟子被刺身亡,而刺客全部都是蝶一盟。由此可见,我盟中,应该是被什么人觊觎上了……”

诸多长老大点起头,随后,一位长老才又说道:“盟主大人,依在下看,此次的众多刺杀,来的实在是有些蹊跷――蝶一盟内的刺客多少,咱们都不清楚。但是,哪里有十天时间,接连刺杀我一百二十三名弟子的事情?这件事情背后,肯定有什么人在主导!不断的有中层弟子被刺杀,肯定会造成政令不通,行政混乱,于我们整个友谊联盟,可谓是大大的不利!那人的目标,应该就是我们整个友谊联盟才是!”

盟主应承道:“是啊!我友谊联盟的基业,也不知是被谁给看上了,居然想出了这种恶毒的点子!想来那些蝶一盟的刺客,也应该是某些宗门故意安插进去的吧?诸位倒是是什么势力,故意与我们为敌?!”

bk

b

第四百一十四章 北宫燕再次到来(万字大章)

第四百一十四章北宫燕再次到来(万字大章

一位长老愤愤答道:“还能有谁,肯定就是玄天宗、苦化余孽、苦木苦名、灵兽门了!友谊联盟若是出什么问题,得益最大的,就是他们!我倒不信,其他人,有谁会闲着没事儿,来对付我们?!”

诸位长老齐声应“是”,然后开始了讨论。这个说是何林华的可能性大些,那个说是苦木、苦名最有嫌疑,反正说过来、说过去的,也没有谁说出个所以然来,倒是有不少长老争出了火气,想要玩真人pk了。

盟主看着乱吵吵的,如同菜市场一般的场景,眉头深皱――这些长老,实在是太不给他面子了!他只是让这些长老们互相商讨一下而已,可是这些长老可好,一个个都快要打起来了!他们这是要把他这位盟主置于何地啊!

哎!还是我对盟内的控制力度不足。若是度边的话,这些长老哪里敢吵吵?只怕连放个屁都不敢出声的吧?盟主轻叹一口气,双眼扫视。

在座的众人,除了长老之外,就只有流天了。流天双目有神,微微垂头,看着地面,脸上挂着一副若有若无地笑意,对周遭的事情恍若未闻。仿佛这周围的事情,跟他没有任何关系似的。

盟主在看到流天的时候,两眼一亮,心中暗想,这盟中一众长老,年岁也不小了,到头来,居然还没有这么一个小少年沉稳呢!

盟主轻咳一声,脸色肃然道:“肃静!都给我肃静!你们一个个都是我盟中长老,这般吵吵闹闹的,成何体统?!”

一众长老听着盟主这般号令,一起撇了撇嘴――他娘的,当初推你上位,不过是一时权宜之计,这才当了十天盟主,你还真给喘上了啊?!不过,不管怎么说,现在他还是盟主,暂且给他一个面子吧!

所以,这一众长老虽然都不说话了,但是却一个个都是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的――你不让老子说话,你说什么老子也不听!

这盟主早就料到会出现这种情况了,他心中冷笑,脸上却挂着一副温和的笑容,看向了流天道:“流天,我看你一直不说话,是不是心中已有什么看法,却不想说出来啊?”

众多长老一起看向了流天。他们这也才想起来,在这一堆长老里面,貌似还夹着这么一个晚辈呢!

流天连忙起身,向着盟主行了一礼道:“盟主大人,流天虽然不才,但是若有什么好主意,定然会为盟主献上。至于对这件事情的看法……晚辈认为,只要稍微推理一下,就足以得出答案了。”

“哦?你有什么观点?且说来听听。”盟主命令道。

流天微笑道:“晚辈认为,我友谊联盟原盟主被刺,还有一百二十三名弟子被刺的事情,细算下来,雇凶之人,定然就是玄天宗清华、苦木苦名、苦化余孽、灵兽门这四股势力。能够出得起这个刺杀价钱的,估计除了这四家,也只有我们自己了……”

盟主还有众多长老听了流天的最后一句话,一个个都是心中一惊。除了这四家,就只剩下他们友谊联盟?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一切,实际上都是友谊联盟里某些别有用心的人自导自演的不成?当下,便有一名长老呵斥道:“流天,这话可不能乱说!你方才说,这事儿还有可能是我们这些人里面有人导演的,莫非你还在怀疑我们不成?”

流天赶紧摆出一副惶恐地模样说道:“盟主,诸位长老,晚辈可着实没有这个意思啊!晚辈现在,只不过是在就事论事,推理罢了!像我刚才,只是提了一个可能,而这个可能,也已经被我给排除了!那些被杀掉一百二十三名中层弟子,各位长老手下都有,但大多数都是原盟主大人手下的人;不过,这自己发布刺杀任务、再完成刺杀任务,还这般完美无缺,一定要派出不少高手了。可是,我宗门内的顶级力量,在近期却没有任何人予以调动。所以,这件事情,绝对不会是内鬼所为!”

盟主、诸位长老一了点头。流天说的不错,如果这件事情是友谊联盟内的人干的话,调动人手,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尾巴了……

流天顿了顿,又接着说道:“那还有嫌疑的,就只有玄天宗清华、苦木苦名、苦化余孽、灵兽门了。其中,玄天宗清华、苦木苦名、灵兽门也可以排除,最后剩下的苦化余孽,才是最有可能办这件事情的势力!”

盟主微微皱眉,问道:“此话怎讲?”

流天微微一笑,道:“玄天宗正宗一脉,其背后若隐若现的势力非常强大。但是,清华处事却一向温和,一直到现在,也没有主动出击,攻打过其他势力。而且,清华如果真的有心攻击咱们,根本就不用这种卑鄙手段――说起来,咱们友谊联盟,占领着的,原本就是玄天宗的地方。清华一脉属于玄天宗正宗,他们要是有足够的力量,直接大兵压境,进攻即可,完全没有必要,玩这些卑鄙的手段!当然,更重要的是,从在玄天宗境内潜伏的细作发来地消息,玄天宗的高手普遍没有任何调动,另外玄天宗也有一名元婴期、两名金丹期顶峰的修士被蝶一盟刺杀。所以,玄天宗正宗,是可以排除的。”

流天说完,盟主还有众多长老都一同点了点头。不得不说,流天给出的证据,还是很有说服力的。

流天又接着说道:“接下来,就是苦木苦名了。他们一脉,也不可能。首先,他们一脉与我们并没有接壤,没有任何利益冲突。如果要说他们使出这种手段的话,应该对与他们接壤的苦化余孽使用才对,不会对我们出手!其次,我盟与他们一脉,私交一向不错,虽然没有什么具体的协议,但是他们应该还不至于对我们下手。而且,他们那一脉的高手,都是听宣不听调的主儿,没人会随意出手。最后,最重要的一点儿……他们没灵石啊!听说苦木苦名他们现在穷的要命,连基本的灵石供应都供应不上了,又怎么可能办出这种大事儿?!”

众人听了流天最后一句话,都是会意的一笑――是啊!这苦木苦名一脉,原先背后还有凌元宗支持的。只是近来,他们与凌元宗闹翻了,背后没了支撑,也没有援助,每天都在为灵石忙碌着,四处借贷,就差着卖星球换灵石了。就他们的那份儿家底儿,要是能干出这事儿,那才怪了!

流天也笑了笑,接着说道:“说起来,灵兽门的嫌疑,也应该很大才是。他们与我们联盟接壤,背后势力庞大,侵略的欲望也非常强,人员调动也非常频繁。说起来,我原先也是很怀疑灵兽门的。但是前两天,灵兽门张坏坏被杀后,我盟中却依旧不断有人被刺杀,这就有些不合情理了。张坏坏被杀,对灵兽门来说,不亚于天塌了!既然天塌了,他们又怎么可能会有心思谋夺咱们友谊联盟?现在他们不内乱,就算不错了!”

流天顿了顿,又说道:“最后的苦化余孽,相信大家也都知道的。苦化是一名炼丹师,而且还是一名炼丹成功率非常高的炼丹师!这种炼丹师,不仅仅家底儿丰厚,朋友也不少!这苦化余孽能够一直撑着,说白了,就是有苦化丰厚的财力、人脉在后面撑着!灵石他们有,人他们也有,而且最重要的是,苦化余孽与我们相邻,最近冲突频繁……”

流天说到这里,也不再说了。但是,他说了这些,却已经足够了。友谊联盟的盟主、一种长老也不是傻子,现在这么一想,自然都醒悟过来了――是啊!这么说起来,还要数着苦化余孽最有嫌疑呢!

盟主、一众长老沉寂了一会儿,盟主才又开口问道:“那……流天贤侄,依你看,我们应该如何应对?”

得!在发现流天有着这么大的价值后,盟主连这称呼都给变了!

“不敢。”流天连道不敢,说道,“依晚辈看,苦化余孽行如此诡计,不外乎要瓦解掉我盟中的中层弟子罢了!这一段时间的刺杀以来,我盟中中层弟子人心惶惶,坐立不安,甚至还出现了不少弟子叛逃的事情。想要破解此计,说起来,也简单!一来,苦化余孽派人刺杀我盟主中层弟子,所需肯定不少,苦化余孽的灵石再怎么多,现在也一定捉襟见肘了!所以,我盟中现在应该迅速填充中层弟子数额,还可以将中层弟子的数额增加一倍!他们不是想要杀吗?那就让他们杀个够!二来,盟中中层弟子现在人心惶惶,盟主及众位长老应该着重安抚,晓之以情、动之以理,将这股风波逐渐消弭掉。三来,我友谊联盟也不是任由他们欺负的主儿,应该派着弟子潜入苦化余孽控制的星域中,搅他个天翻地覆!如果能够刺杀他们的某个关键人物,自然就更好了!只要他们自顾不暇了,自然不会再使出这种卑鄙手段!四来,我听闻,玄天宗正宗、灵兽门,还有苦木苦名一脉,似乎也都有人死于蝶一盟的刺杀,我们大可与之相联合,共同对付苦化余孽!到时候,我们可以付出最小的代价,却让苦化余孽付出最大的代价!最后,则是灵兽门张坏坏少门主近期更是被歹人刺死这件事儿……这种黑锅,如果要是扣到某个经常刺杀他人盟内弟子的派系头上,相信肯定会有不少人认同吧?晚辈可是听闻,凌元宗启天宗主为了找出那几个刺杀的人,可是每天都是焦头烂额的啊……”

祸水东引,借刀杀人!

一众人等都是面面相觑,然后一同点了点头。不得不说,流天提出的这些,都是说到了点子上啊!如果按照流天的法子来的话,苦化那一派,只怕是真的要倒了大霉了!且不管友谊联盟的事儿,到底是不是苦化一派办的,能够整倒附近的一股势力,从里面分一杯羹,这件事情,他们还是不会反对的……

“咳咳……”盟主忽然轻咳两声,道,“流天贤侄所言极是。众位长老以为如何?”

流天从内、外两个角度都给考虑到了,完美地解决了友谊联盟的这个大麻烦,众多长老还能有什么意见?

顿时,这些个长老们一一夸赞起来,这个说流天聪明伶俐,那个说流天智谋百出,把流天夸的天上地下,百中无一的。流天也是聪明人,微笑着给众多长老拱手,连道都是众位长老帮助,才能想出此般计谋,谦虚的不得了,还外带着拍了众位长老的马屁。众位长老看流天这么识趣,一个个当然也是只挑好话说,不说坏的了。

一众人互相恭维了几句,盟主才又说道:“流天贤侄,你这次又为我盟立下大功,可有什么想要的?你尽可一一道来,只要不过分,本盟主都准了!”

你说准就准?你问过我们了吗?一众长老再度给盟主犯了白眼。

不过,他们转念一想,流天这小家伙,聪明乖巧听话,也是一个很好的晚辈了。他这次提出的计谋,如果使用得当了,可以把苦化余孽一举抹去,这可是天大的功劳啊!有功不赏,那以后还有谁会给他们出计谋?

罢了罢了!不管这次这个傀儡盟主要赏流天什么,都答应下来吧!

流天听着盟主的话,联盟躬身道:“晚辈是友谊联盟的弟子,身为盟中弟子,为我盟建言献策,贡献计谋,这些都是分内之事,晚辈不敢居功!再子能够提出这些观点,都是小子刚才听了盟主还有众位长老商谈,晚辈才灵光一闪,有了这个主意。所以,如果盟主真的要赏的话,不如赏给您自己,还有众位长老吧。”

这小子很不错啊!

盟主、众位长老一同点头。

盟主笑着摸了摸胡子,说道:“这可不行!这功劳就是功劳,怎么能给无视掉呢?你有什么想要的,大可说来。”

众位长老也一同附和,让流天有什么想要的,直接提出来就是。

“这……”流天犹豫了一下,才又说道,“既然盟主、诸位长老都看得起晚辈,那晚辈就代晚辈的朋友,恳请盟主一事吧!”

盟主讶然道:“哦?不为你自己提要求,反倒为你的朋友提要求?你且让我听听。”

流天道:“那个……盟主,近日来,盟中多位弟子被刺,我的那些朋友,也都有些害怕。他们虽然实力还算不错,但是却也挡不住那些暗中的敌人,所以,他们想要……想要退出友谊联盟……”

“哦!”

所有的人都恍然大悟。近日盟内的情况,他们自己都知道。实力稍强一些的弟子,一个个都是人心惶惶的,生怕下一个被杀的就是他们了。流天的那些“朋友”,一个个都是金丹中期、后期,甚至顶峰的修士,他们会害怕,想要离开,也是理所应当得了。不过,现在盟内中层弟子死的都快差不多了,正是需要一些实力强横的弟子来填充的时候。这股生力军,他们怎么能就这样给放走了?

盟主微微皱眉,才又微笑道:“流天贤侄,你的朋友想要离开,我们自然是不便阻拦了。不过,现在我盟中中层空虚,正是用人之际。你看,能不能对你的朋友,许以重利,挽留下来?”

“这……这个……”流天犹犹豫豫,道,“那些人虽然都是弟子的好友,但是,这种关乎性命的事情,他们不一定会听晚辈的……”

盟主微微一笑,道:“流天贤侄,我早就听闻你交游广阔,虽然实力差了点儿,但是朋友却一个比一个强!你看这样如何?如果你要是能把你的那些朋友通通挽留下来,我破例,晋你为友谊联盟的长老,你看如何?”

“啊?这……”流天两眼放金光,然后神情变幻了片刻,才应道,“这个……晚辈尽力一试!不过,是否能够成功,晚辈就不太清楚了。如果要是没有成功,坏了盟主、众位长老的大计,还请勿怪!”

盟主神色一松,道:“贤侄这是说的哪里话,贤侄于我友谊联盟有大功劳,我盟又怎么会亏待功臣?!只要贤侄用心了,这件事情,一定可以成功的!流天贤侄,我……相信你啊!”盟主再度向着流天抛出了橄榄枝――现在,流天的那些朋友,在整个友谊联盟来说,也算是一股新兴势力了。如果他能够把这股力量抓在手中,那以后的话语权,无疑会大得多!当然,想要抓住这股力量,首先要抓住的,就是流天了。

“谢过盟主信任!”流天跪下道,“晚辈愿听盟主号令!”

盟主点点头,微笑道:“现在,我盟正值用人之际,流天贤侄若有什么朋友,可以相邀到我友谊联盟。本盟主,必会委以重任!”

“是,盟主!”流天低着头,脸上表情不变,双目之中,却闪过了一丝欣喜――有了这句话,他就可以大量地往友谊联盟内引荐“友人”了。而他的任务,也能够很快地完成……

……

玄天星宗主宫。

诸多势力暗中发力,表面上看来,却依旧是一片的平静。

玄天宗内,所有人各司其职,忙碌不已。

何林华的书房里面。何林华背靠在椅子上,柔儿怯生生地站在何林华的身前。

“师父,柔儿谢过师父,帮柔儿捉到了仇人……”柔儿轻声言语,向着何林华道谢。

何林华摆了摆道:“这是为师当初答应下你的事情。既然答应了,自然要给你办到的。只不过,这次这个张坏坏,不是由柔儿亲自出手,这却是为师有些对不住你了。”

柔儿连忙道:“师父您这是哪里话?当初若不是师父,柔儿现在指不定已经成了一堆枯骨了。您对柔儿的大恩大德,柔儿这一身都不会忘记的。”

“嗯……”何林华眯了眯眼,忽然盯着柔儿,讶然道,“好家伙!柔儿,你现在是不是已经到了元婴中期了?你身上的气息……”

柔儿的身体,好像是叫风灵之体来着?记着当初秦天龙在看到柔儿的时候,似乎说出了这么个名字,还连道何林华有福气,收了个好徒弟……

柔儿有些欣喜地说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