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炼鬼修仙-第36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

玄天宗,左殿客房区。

秦宁盘腿坐在床铺上打坐练气,不知怎么着,就是觉得下体某个部位刺挠的不行,而身上也似乎变得痒痒了起来。

秦宁还正觉得奇怪,想要脱了裤子,看看自己的某个部位呢,腰间的玉符忽然响了起来。他连忙接通了玉符,秦天雄的身形在空中呈现出来,直言问道:“秦宁长老,马上退出玄天宗。刚刚得到的消息,蓝蝶城的人马已经出发前往玄天宗,预计最多三个小时以后到达。”

“什么?”秦宁惊呼一声,皱眉道,“这……这么快?玄天宗的丹药来源,还没有查探清楚。”

“还没有查清楚?这已经是第三天了!”秦天雄虽然没有用上质问的词语,但这却全是质问的语气。

秦宁见秦天雄脸色不好,心里面暗自着恼——这调查丹药的人,都是秦家长房暗组的人。他虽然也是秦家长房嫡系,但是却号令不动那些暗组的人。现在这丹药的事情没有调查清楚,是暗组的责任,管老子什么事儿?

心中虽然很不爽,但秦宁却还是说道:“情况有些复杂,不太容易调查,但现在已经有些眉目了……”

“算了,都退回来吧……”秦天雄没等秦宁说完,直接摆了摆手,说道。

秦宁呆了一下,说道:“什么?回去?天雄公子,要不了多久,玄天宗丹药来源,应该就可以搞清楚了。蓝蝶城不是派来杀手吗?我们完全可以趁乱再抓一些清华的嫡系,拷问丹药的来源……”

秦天雄轻哼一声,道:“秦宁长老,没那么容易。蓝蝶城此次派出的人,是蓝蝶城左护法血刀……”

“什么?居然是血刀?!”秦宁大惊失色,脸色发黑。蓝蝶城除了身为大乘期修士的蝴蝶妖之外,还有着十余名渡劫期修士。而在这些渡劫期修士之中,左右护法则是其中最厉害的两位。左护法血刀,右护法血剑,二人实力都已经是渡劫期顶峰,直逼大乘期,堂堂一位渡劫期顶峰的修士,怎么可能会对付一个垃圾的五级宗门?!开什么玩笑?难道蓝蝶城的高手都闲着蛋疼了?

秦天雄也知道秦宁心中的疑问,解释道:“据说原本只想派出三十名分神期刺客出马,只是血刀正好带领他的血刀护卫在临近执行任务,顺便去看看而已……”

秦宁静默不语。

就算仅仅是来看看,那也是要人命的啊!血刀杀人,一向是杀个干干净净,一个活口都不会留下,他要是继续留在玄天宗,别说是再抓几个何林华的亲信了,只怕他这条命都会折在这里

秦家长老的身份虽然尊贵,但他仅仅只是一个长老,并不是太上长老,没有达到渡劫期!血刀要是杀了他,蝴蝶妖再想办法庇护,秦家不会为了他一个长老同蓝蝶城彻底翻脸,估计死了也是白死!最好的结果,也不过就是蓝蝶城推出一个合体期的修士分神当替罪羔羊,象征性地给他报下仇罢了。

秦宁思索了一会儿,便明白了过来:“知道了,天雄公子,我这就回去。”

“嗯,尽快。”秦天雄点了点头,切断了玉符。

通讯一段,秦宁的脸色几度变幻,才轻轻拍了拍手。

空气之中,一个黑影浮现出来,向着秦宁一行礼。

秦宁冷声道:“刚才天雄公子的话都听见了吧?你们暗组的这些白痴,三天时间都搞不到一个五级宗门的消息,连累我也被骂!”

黑影默然不语,仿佛秦宁刚才根本没有说话似的。

秦宁吸了一口气,吩咐道:“把暗组的人都召集回来,撤退吧!”

“嗯。”黑影点了点头,身形一晃,又消失在了空气之中。

第四百七十三章 接着打秦宁的脸,血刀人到(万字大章)

黑衣人退下之后,秦宁立刻飞身走出了房门,吩咐门口守候的玄天宗弟子通知了考核组的一众人等,一同去玄天宗大殿集合。随后又知会了守在附近的一位玄天宗长老,让其去告诉何林华,考核团队一行人要马上离开。

玄天宗后殿,何林华还正搂着胡雨菲亲昵着,琦尔燕娜这个不知道多大号的超级大灯泡坐在一旁,拿着笔记本电脑,欣赏着肥皂剧——自从喜欢上了爱情动作片之后,琦尔燕娜很少再看肥皂剧了,现在在这儿看起了肥皂剧,倒真属于异类的。

忽然之间,门外想起了敲门声。何林华微微皱起了眉头,他明明已经交代了手下,只要不是什么大事儿,今天绝对不准打扰他,怎么这才刚过了几个小时,就有人来打扰了?

何林华皱了皱眉头,冷声道:“进来。”

“嘎吱”一声,小夏推门而入,向着何林华一行礼。何林华冷着脸道:“小夏,有什么事情?我不是说了,你们要是能处理得了,就别来打扰我吗?”

夏也从何林华口中得知胡雨菲就要离开的消息,知道何林华对自己这离别时候的温存打扰很是不满,连忙躬身道:“回公子的话,奴婢也不想来打扰,只是秦宁长老还有考核团的一干人等都已经在大殿里面等候,就要告辞离开了。”

“什么?他们现在要走?”何林华奇怪地揉了揉脑门儿——

秦宁这两天的举动,越来越让何林华觉得莫名其妙了。考核团就算是告辞离开,也不应该这么匆忙,这么着急吧?你们身为客人要离开,居然都不知道要先和主人打个招呼,直接就全部集合告辞,这又是什么道理?

夏立刻回答道:“回公子的话,秦宁长老说了,他们马上就要走,不再停留了。周扒皮分析,秦宁应该是有什么急事,所以才要匆匆告别……”

“急事?”何林华眉头深皱——秦宁能有什么急事的?难道……他在玄天宗查丹药的事情有结果了?不对啊!如果有结果的话,那所有的证据,都会指到自己的身上才是,他现在又怎么可能会没有察觉到任何问题?还是他先前的猜测,确实有问题?

夏又问道:“公子,您现在要过去看看吗?周扒皮分析,秦宁现在非常着急,就算公子您不过去,他们也不会多说什么,马上离开。”

何林华想了想,说道:“我也过去看看吧……”

何林华说完,又扭头看向了胡雨菲道:“雨菲,你看这事儿给闹的……现在都这时候了,我都不能专心地陪陪你……”

胡雨菲微微笑了笑,说道:“华子哥,你别说了,正事要紧。你赶紧去处理好了,再过来陪我……”

“嗯……”何林华点了点头,又忽然问道,“雨菲,你看……要不你陪我一起去?”

往常,像是这种杂事,何林华就算是叫胡雨菲、琦尔燕娜,他们也不过去。但是这次,胡雨菲却少有地点了点头。旁边的琦尔燕娜见胡雨菲点了头,也立刻关了电脑,说道:“等等我,我也去。”

何林华翻个白眼,不理这个超级大号的电灯泡,和胡雨菲先行出了房门。

夏在前方领路,何林华、胡雨菲、琦尔燕娜三人跟在身后,四人速度不满,很快从大殿偏侧的廊道走了进去。

何林华一进门,便看到秦宁盘腿坐在蒲团上,而其他考核团的人等,也都一一坐好,交头接耳,话语之中,讨论的却也是秦宁这次匆匆离开的原因——显然,这次秦宁匆忙告辞离开,并不是整个考核团的主意,而仅仅只是秦宁一人的主意罢了。

周扒皮、卦王、玄魂等人都在另一侧坐着,看到何林华之后,玄天宗众人连忙起身,向着何林华躬身问好。

何林华点了点头,才又把目光投向了秦宁,微笑道:“秦宁前辈,我方才听我宗门弟子言及,秦宁长老现在就要离开,这可是我玄天宗有什么招待不周的地方?”

秦宁也连忙起身微笑道:“哪里哪里!玄天宗对吾等的招待,我们很是满意。只是吾等俗务缠身,各自家族、宗门里面还有不少事情需要处理,是以不便再在玄天宗过这种逍遥生活,必须得告辞离开了……”

何林华笑了笑,说道:“此话当真?真的不是我玄天宗招待不周?”

“绝对不是!”

二人又相互客套了两句,何林华才又假意抬头看了看天,说道:“秦宁前辈,这大正午的,正是用膳的时候,我们玄天宗要是真的让诸位贵客空着肚子离开,又哪里像话了?秦宁前辈,不如诸位用过午膳,下午咱们再一起探讨一下大道,明日再走,您看如何?”

秦宁连连摇头道:“清华宗主的美意,在下心领了。只不过,我们是真的有要紧的事务——您看……等吾等改日有空,再到玄天宗来拜访,您看如何?”

何林华假意犹豫了一下,才又微笑道:“既然前辈坚持,那晚辈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何林华这表面上彬彬有礼,暗地里却送了一口气——他娘的,幸亏你丫的没有答应下来。你丫的要是答应下来,让老子把陪老婆的时间拿来陪你,老子可舍不得

而秦宁也看着何林华,脸上带着几分古怪的笑意,心中暗想,日后再来拜访?等过了今天,这玄天宗这一片星域还会不会存在都得两说呢!就算是想拜访也得找得着地儿啊!蓝蝶城的左护法血刀,到现在为止,他想杀的人,貌似还没有谁能活下来呢……

何林华、秦宁二人各自心思,对视一眼后,一同哈哈大笑。

随后,何林华拍了拍手,旁边春立刻拿了一堆锦盒过来。何林华指了指那些锦盒道:“诸位前辈前来玄天宗考核,那可是个辛苦活儿啊!诸位远道而来,我玄天宗没有什么好东西,这里倒是有一些礼品送给诸位,还请诸位莫要嫌弃!”

秦宁立刻正色摇头道:“清华宗主,你这可就不对了!我们这次前来考核,是奉命前来,属于公差,清华宗主给吾等赠送礼物,莫不是想要贿赂考核团不成?”

何林华赔笑道:“看秦宁前辈这说的……诸位前来考核,领的是公差,而晚辈送给各位前辈礼品,是私人交情。这私人交情与公差,属于两回事儿,怎么能够混为一谈呢?”何林华顿了顿,又说道:“更何况,这些都只是敝宗购置的一些简单的礼品罢了,哪里算得上贿赂考核团啊!”

何林华说着,又扭头看向春,冷着脸道:“春,你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快把礼品给诸位长老分发下去?”

“是,公子。”春应了一声,拿着锦盒,先从那些不重要的人开始发起,一个个地发着大小不一的锦盒。等到春把锦盒发到秦宁、秦苦二人身前的时候,春的手里面已经只剩下了一个锦盒,直接顺手塞到了秦苦的手里。而秦宁呢?他原本在这儿乐呵呵地等着自己的礼品呢,谁曾想锦盒给发到自己跟前儿了,居然没有了!他那张老脸啊……现在又不知不觉中被何林华给扇了一巴掌

春发完了礼品,便又退到了何林华身侧。何林华看着秦宁那张不断抽抽的老脸,忍着笑继续打脸,冷声问道:“春,你这是怎么回事儿?!秦宁长老的礼品呢?你怎么把秦宁长老的礼品给忘了?!”

春立刻跪下,委屈地说道:“回公子的话,奴婢方才去拿礼品的时候,只有这么些个,许是准备礼品的弟子给弄错了吧……”

“弄错了!弄错了!你一句弄错了就想交代过去吗?!你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连数儿都不认识?!考核团明明有十一个人,你只拿着十分礼品?你发礼品就发礼品吧,怎么最后偏偏漏了秦宁长老?!你让本宗主这张脸往哪儿搁啊!”何林华非常气愤地训斥了春一顿,又大骂道,“你还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点下去,再多准备一份儿礼品上来?!”

“是,公子。”春点了点头,心里面也忍着笑,退了下去。

跟何林华配合过这么多次了,春当然知道,何林华这是有意为之——春现在挨骂,那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而站在何林华身前的秦宁,脸都气得黑了下来,恨不得现在就一巴掌拍死何林华——你妹啊!你刚才那一番话是什么意思?你还生怕别人不知道怎么着?你没给老子就没给老子吧,还说那么大声!什么你清华的脸往哪儿搁,你这是让我秦宁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啊

“呵呵呵呵呵……”何林华假意向秦宁陪着笑,说道,“秦宁前辈,那什么……下人太笨了,连这么点儿事情都处置不好,实在是该死——回头我一定让人好好罚她。”

秦宁紧握双拳,冷哼一声,说道:“这倒是不必,下人处理的杂事要更多,更容易出错,什么罚不罚的……”秦宁这话,咋一听上去,好像是让何林华不必为这种“小事”介怀,但实际上却是包藏祸心,就差直接告诉何林华,别说罚了,直接杀了算了。

可是何林华却假装听不懂,直接说道:“秦宁前辈果然是大人有大量啊!既然前辈说了不罚,那晚辈就不罚了。”

“……”秦宁又给气的嘴角抽抽了起来——你妹啊!你这是诚心的不是?

不过,秦宁转念一想,蓝蝶城已经派出了杀手来刺杀何林华,还有蓝蝶城的左护法血刀来这儿打酱油,何林华他就是再怎么厉害,又怎么可能会在渡劫期顶峰的人手下逃得性命?现在何林华已经是一个快死的人了,他犯得着跟死人一般见识?秦宁就准备摆摆手,让何林华不必准备礼品,他马上就要离开的时候,一名考核团的人打开了礼品锦盒,咋一看礼品盒里面的东西,惊讶地说道:“咦?是孕婴丹?”

孕婴丹!这种丹药,在他们高级文明里面,虽然已经不算什么珍贵的丹药了,但毕竟是提升境界的丹药,炼制极为困难,他们手里面的存货也不过。现在在玄天宗内能得到一颗孕婴丹,也确实够让他们高兴的——毕竟,就算是去七级、八级宗门,他们也不一定舍得给一颗孕婴丹当礼品的。

有人看过了锦盒里面的礼品后,那些考核团的人也都一一打开了锦盒,看到锦盒里面的孕婴丹后,脸上也都有些许兴奋。这十人之中,除了秦苦的锦盒里面是两颗孕婴丹外,其他人的锦盒里面,都是一颗孕婴丹。

在看到锦盒里面的孕婴丹之后,秦宁眉头颤动了两下,又压下了自己心中的话——这些孕婴丹什么的,他倒是并不贪求。身为秦家掌管丹药的长老,他的油水可是极为丰厚的,别说是孕婴丹了,就是出窍丹,只要他乐意,一天也能克扣个几颗!只不过,现在何林华一下子拿出了这么多的孕婴丹,可是引起了秦宁的注意。如果他的推算没错,这些丹药,应该就是来自玄天宗背后的那股神秘势力,他要是能把这孕婴丹拿几颗回去,让家族的炼丹师辨识一下炼丹手法,或许能有什么收获也说不定……

等了又一会儿,春又从偏侧的廊道里面走了出来,手里面拿着一个锦盒,站在了何林华身侧,小声道:“公子,门下弟子说,里面的东西没有了,您看……”

“什么?没有了?这怎么可能会没有?”何林华一副我很惊讶,我也很生气的样子,“这都没有了,你拿着这么一个空盒子来干什么?难道你要让我把这个空盒子送给秦宁前辈?你倒是想让本宗主这张脸往哪儿搁啊!”

秦宁在何林华身前听着,那脸是越来越黑啊——好家伙!合则搞了半天,你们两个就是专门来这儿演戏,来抽老子脸的啊!他娘的!你的脸往哪儿搁,老子的脸往哪儿搁啊

秦宁心里面默念着“我要淡定,我不生气,这家伙快死的人了,我跟他计较什么”,嘴上却说道:“清华宗主,这也不是多大点事儿,实在是怪不得下人。一个礼品罢了,没有了,那也就算了。”

何林华连忙赔笑道:“看秦宁前辈这说的。就是没有谁的礼品,也得有您的礼品不是?就算我玄天宗拿不出孕婴丹了,送您一个盒子总成吧?这俗话说的话,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

何林华这是又想着打脸了——礼品盒里面什么都不装送给秦宁,这要是让人给传出去了,秦宁可就真的成了小丑了。考核团一行十二人,到了玄天宗后,想要找玄天宗的晦气,结果晦气没找成,反倒是刚到了地儿就被杀了一个。然后呢?在玄天宗当了两天半的孙子,临走了,少了一人的考核团,其他人个个儿有礼物,就他秦宁的礼品盒里面是空的……

亲娘咧!这事儿要是传出去,谁不觉得丢人啊

秦宁实在是憋不住了——老子不敢动手杀了你,你这么羞辱老子,老子回上那么一两句总行吧?

当下,秦宁冷着脸道:“清华宗主,不想送本长老东西也就罢了,犯得着拿个空盒子来羞辱人 ?'…fsktxt'难道本长老在你的眼里,就是那种可欺之人不成?!”

何林华“大惊失色”,连忙拱手道:“不敢!不敢!在下对秦宁前辈,那可是万分钦佩,绝对不敢有任何不恭敬的地方啊!”何林华说着,又正色道:“秦宁长老,还请您稍等,晚辈这就亲自给你装一份儿礼品过来。”

看着何林华被自己吓唬住了,秦宁心里面也是很爽——你小子刚才跟老子牛!现在还不是得老老实实地给老子亲自装礼品,赔礼道歉?

何林华飞身从偏侧廊道里面出了大殿,然后神识一动,从炼丹神殿里面拿出了十颗极品补血丹,给塞到了锦盒里面。把补血丹给装进锦盒之后,何林华想了想一会儿秦宁打开锦盒,看到锦盒里面是十颗补血丹之后的那种神情,不由得乐了——老子今天就是要打这老东西的脸,还是狠狠地打!敢打扰自己跟老婆告别,要是能让他这么轻松就走了,那他这脸上又怎么可能好看得了?

稍微等了片刻,何林华才又晃晃悠悠地转悠进了大殿,一见秦宁,便恭恭敬敬地把锦盒递给了秦宁,赔笑道:“秦宁前辈,这是您的那份儿,比其他人的量多,有十颗,而且个个儿都是极品。”

“哦?”秦宁听着,心里面也是一乐——一共有十颗,而且还个个儿都是极品,这样的孕婴丹,价值可还真不小了,换作一般点儿的合体期修士,只怕也要眼红了。

不过,他随即又想到,不对啊!这孕婴丹成丹率本来就已经很低了,成丹是上品、极品的概率更是低得够可以的。别说是玄天宗了,就是秦家想要一下子拿出十颗极品孕婴丹,都得废好大工夫呢

好奇之下,秦宁打开了锦盒一看。在看到锦盒里面的丹药之后,秦宁好悬没有直接给气的吐血了——我擦!你妹啊!这里面是神马玩意儿?居然是十颗最最最低级的补血丹?好吧!数量确实如同何林华所说,是十颗;而质量也确实是极品,但是……尼玛的送老子十颗补血丹是什么意思?老子像是那种根本分不清丹药等级的白痴吗?

打脸啊!这是更狠的打脸啊!这简直要比送他一个空无一物的锦盒更打脸了

空无一物,还能给冠上一个“千里送鹅毛,礼轻人意重”的名头;可是这锦盒里面装着十颗极品补血丹,那能算是什么玩意儿?难道他堂堂的秦家长老就值十颗极品补血丹这个价码?好吧,如果他没有现在就打开锦盒,没有让周围的人知道锦盒里面是什么玩意儿的话,他现在这被打脸,最多也就自己知道。但是,因为刚才何林华刻意地用“十颗”、“极品”之类的词语勾引,他给打开了锦盒,让周围的人都给看的一清二楚。周围的这些人,可不全是他的铁杆,里面有着半数跟他不是一条路的。秦宁现在甚至已经能够想象,在这些人回去之后,会把今天的事情给传成什么样——

嗨!伙计!你听说了没有?秦家秦宁长老带队去玄天宗考核,回来的时候其他人都领了一两颗孕婴丹,就他领了十颗极品补血丹。什么?秦宁长老被气吐血了怎么办?这不有补血丹嘛,正好补补,还是极品……

秦宁已经可以想象,自己在高级文明里的名气,会被恶心到一个什么地步……

秦宁“啪”的一声合上了锦盒,冷冷地盯着何林华,浑身上下都在发抖,心里面不断地念叨着:我不生气,这家伙快死的人了,我不生气……

何林华佯装看不出秦宁现在已经快被气疯了,而是大声地说道:“秦宁前辈,晚辈这一份儿礼品您可还满意?我玄天宗里面,孕婴丹实在是拿不出来了——这不,为了彰显秦宁长老身份特殊,晚辈专门让人给你挑了一些极品丹药。说来也巧,这些极品丹药都是补血丹,您将就着拿着吧……”

何林华这一说,这下子连靠在后面没有看到秦宁锦盒里面东西的人也都知道了,一个个都是大眼瞪小眼,想笑却不敢笑出来——亲娘咧!其他人拿的都是孕婴丹,而秦宁拿的却是补血丹。虽然有十颗,还是极品,不过这又怎么样?这十颗极品气血丹加起来总价值,连孕婴丹上蹭掉的一些渣子都不如!何林华这打脸打的也太狠了点儿吧?太恶心人了吧?

而站在秦宁身侧的秦苦轻叹一声,身形不自觉地挡在了秦宁的身前一些。要是秦宁暴起出手,他也能帮忙挡一下,让何林华有个准备,能够呼救。同时,秦苦心中暗想,何林华这次做事儿实在是太欠考虑了。秦宁人都要离开了,你做做样子,把人给送走也就算了。可是却偏偏要想出这种点子恶心人……

其实,何林华原本也没想着恶心秦宁,甚至原本就计划,秦宁离开的时候,送给秦宁几颗孕婴丹也未尝不可。但是,秦宁在玄天宗内不知干了些什么隐藏的勾当,而且还在这关键的时刻打扰自己,自个儿要是不恶心恶心他,心里面怎么舒服得了?

至于秦宁暴起伤人 ?'…fsktxt'且不说秦宁到底打不打得过何林华,就算他能打得过何林华,狐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