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炼鬼修仙-第39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屑艏奂!O袷钦夥荻跋瘢礁鲆瞧魉龅男薷暮奂#际鞘粲诩艏奂#皇瞧渌氖裁春奂!薄  鞍。俊辈返缕教殴隳饷匆唤馐停苯悠私至恕! 」隳奈榈乜醋挪返缕剑绦档溃骸啊绻跋袷粲谛榧俚幕埃谴右豢嫉氖焙颍瞧骶突嶂苯邮侗鸪隼矗⒊觥蔚巍杼崾镜摹K浴薄  安返缕叫奘浚宦纷吆冒 !焙瘟只γ忻械厮档馈! 】ǖ履啥⒏惫俣擞忠煌缜耙徊酵频溃骸袄瞎罚ッ伞薄 〔返缕揭桓黾ち椋衷谟星嫠孤蟆⒀渍媲鬃约ǎ儆晒隳恼庖环馐停返缕叫睦锩嬉菜闶乔宄耍飧鲇跋裼Ω檬钦娴摹2还鸵蛭庋桓鲇跋瘢桶炎约焊罱ィ磕亲约赫馓趺疵庖蔡恢登税桑克锏模际堑紫碌哪切┕丰套幽质露衷诎牙献佣几姘山チ恕 】ǖ履啥返缕皆诜⒋簦渖溃骸安防瞎罚貌换崮衷谟窒肜嫡税桑肯惹暗亩脑迹故茄渍娉だ鲜┭梗悴鸥ε盗说摹U獯蔚亩脑迹愀貌换嵋鹑税锩Π桑俊薄 ∧训览献咏裉煺娴木偷门庠谡饫铮克故怯行牟欢蚁终飧龆脑迹还渍妗⑶嫠孤罂啥荚谡饫锬卣饫锬苎棺∷娜司陀泻眉父觯羰鞘逞粤耍疾挥每萍嘉拿鞯娜顺鍪郑渍娴热司突岚阉撼伤槠 〔返缕叫闹心钔芳弊沼冢讨螅返缕搅楣庖簧粒桓鲋饕饷傲顺隼矗а赖溃骸昂眉热皇淞艘惶趺也返缕降比徊换崂嫡恕彼蛋眨返缕揭挥昧Γ苯诱鸲狭诵穆觯ご忧逯蟹闪顺隼矗涣粝铝艘痪卟衅频那濉!  拔业恼馓趺丫肆轿唬轿豢苫孤猓恐劣谑O碌囊话僖皇蛐奘浚轿缓问庇锌眨罂芍苯尤ソ鹉久潘饕闶恰辈返缕降脑に档馈! 〔返缕秸庖徽校芪形Ч鄣娜丝啥际悄康煽诖袅恕衤恚空饩褪歉艘惶趺磕闼锏恼獠痪褪前炎约赫飧霾衅频谋咎甯苹档簦缓蠖丝ǖ履啥透惫俾穑咳瞬荒苷饷次蕹芎貌缓茫俊  澳恪恪恪笨ǖ履啥返缕骄尤徽獍阄蕹埽缸挪返缕皆さ谋亲樱豢谄喜焕矗筒畹愣彻ァ! 〔返缕剿档溃骸澳隳隳悖闶裁茨悖磕愀詹挪皇撬盗耍绻庥跋袷钦娴模揖桶盐艺庖惶趺飧懵穑坎还上Я耍沂且晃缓咸迤谛奘浚桓霰咎辶礁龇稚恚还灿腥趺D闳梦腋阋惶趺揖透阋惶趺铱删悦挥惺逞浴薄  澳阄蕹堋笨ǖ履啥舐畹溃扒嫠孤蠼切奘课拿鞯娜耍际窍袼谎谋氨晌蕹苈穑俊薄 ≌饣耙怀觯渍婕溉硕疾牙⒌氐拖铝送贰八担袷钦庵执蠓段鄙说挠镅晕淦鳎鄙肆φ娴暮芸植赖摹Q渍嫠撬淙幌衷谛睦锩婧芟氚巡返缕礁乃溃还返缕接肟ǖ履啥詹诺亩脑祭锩妫肥涤新┒础O衷诓返缕阶プ×苏飧雎┒矗男一盍讼吕矗且埠芪蘅赡魏伟  ⊙渍胬溲鄣勺挪返缕降溃骸安返缕叫奘浚憧烧媸谴厦靼∮绕涫钦庵中〈厦鳎娴募蛑本褪锹鸫壳喟 薄 〔返缕揭涣车奈薰迹档溃骸把渍娉だ希艺娴氖前凑账档睦炊蚁侄脑嫉穆铩彩呛咸迤谛奘浚Ω弥溃痪咔宥砸桓鲂奘坷此担褪且惶跎N铱删悦挥泻说囊馑肌薄 ∧阊镜恼獠唤泻耍鞘裁床沤泻恕。浚А璮sktxt'  何林华眯了眯眼,说道:“卜德平长老,没想到你居然会这么无耻,佩服啊佩服”  卜德平轻哼一声,说道:“小杂碎,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人家只要我一条命,我总不能傻兮兮地把几条命全都送给他吧?”  炎真轻叹了一口气,扭头看向擎斯麦道:“擎斯麦将军,实在是对不住了。”  擎斯麦点了点头,说道:“无妨,这件事情,回头我会让人讨回来的。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擎斯麦也算是赌约的见证人,现在卜德平虽然偷奸耍滑,但也算是兑现了赌约,他要是现在找卜德平的麻烦难免会落忍口实。但是,这“回头”二字,可是很有韵味儿的。他被这卜德平给耍了这么一票,要是能人的下来,那才有鬼了既然你敢耍我,那我回头找你晦气,岂不也是很正常的事儿?  炎真点了点头,也说道:“到时候,我天火域会调动一切力量,与之配合。”  卜德平这次鬼混了过去,心中舒了一口气,眼珠子哧溜哧溜地转着,已经计划一离开这里,二话不说,立刻逃离玄武星域。他这次抓了个漏洞,一下子损了好几个大能的面子,回头这些大能要是开始找麻烦了,可有他受的与其日后被人给偷偷料理掉,倒不如现在逃出去,隐姓埋名地当一个逍遥散修至于金木门还有金木门的面子?为了自己能够活命,这些个屁事儿他早就给抛到十万八千里之外了。  现在,卜德平已经定了要逃走的心思,关于何林华是不是叛逃者的事情,他也不是很在意了。不过,搞死何林华的念头,却还存在卜德平的心里面。卜德平乜了何林华一眼,把何林华的模样给死死地记在了心里面,心中暗下决定,回头一定要找个机会,偷偷摸摸地下手杀掉何林华——  你手里面有冰蜂蛊虫不错。但是这冰蜂蛊虫再怎么着,也是要受你控制的吧?一个合体期的修士要出手偷袭,这小子要是能来得及发动冰蜂蛊虫抵抗,那才有鬼了  经过了这样一场闹剧,卜德平在众人心目中的地位不断下降,几个前来的长老们一个个也向卜德平投去了鄙视的目光。不过,不管怎么样,这次的主题还是没变,依旧是卜德平状告何林华的事情,这基本的程序,还是要继续下去。  当然了,就现在卜德平这老鼠过街人人喊打的情况,所有人都已经倒向了何林华这一方。他们现在巴不得所有的证据都能证明何林华真的是被冤枉的,最后直接来一个反坐,名正言顺地把卜德平给料理了。  炎真轻咳两声,说道:“卡德纳尔将军,你的手里面,可还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何林华修士是被冤枉的?”  现在,炎真因为心生愧疚,一连变了两个词语,一个是对卡德纳尔的称呼带上了“将军”二字,二是由“无辜”变成了冤枉。原先炎真也没打算追究卜德平的“反坐”之罪,毕竟一个合体期修士是非常之少了。但是现在嘛……你丫的要是不死了,老子心里面不舒坦  而卜德平看看周围一群看着两眼发蓝的“狼人”,心里面一阵发麻,已经打定主意,一有不对,神识立刻逃匿,犯不着死在这狗屁的地方。  卡德纳尔平复了一下心里面的怨气,又继续说道:“有这个卑鄙无耻的狗贼先前还说,何林华强者杀掉了一名修士的事情,我这里有证据能够证明,何林华修士不仅仅不是在杀戮清剿怪物的修士,反而是在拯救整个兽巢”  “这是我们宁亚帝国的主舰队上拍摄到的内容。”  电子屏幕之上,又开始出现了新的影像。屏幕之上,一位席卷着一整片血云的修士由远及近,周围的一整片怪物都被卷入血云之内,直接挂掉。随后,在周围的怪物被清理干净之后,血云之内的那名修士居然开始攻击起了兽巢入口  看到了这一幕,炎真、擎斯麦、广宁等人都是惊惧地拍案而起,浑身发冷——攻击兽巢入口,居然有修士敢攻击兽巢入口这可是疯子,真正的疯子啊这种人的危害,可要比所谓的背叛者要大得多了。若是一个兽巢真的被打破了出入口,血魔气息增多,导致怪物增多、增强,甚至于直接提升兽巢等级的话,这对整个宇宙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当时,那名修士很快地清理掉了周围的怪物,正在我在为宇宙中有这种强大的修士而感到庆幸的之后,这个疯子就开始疯狂的攻击兽巢的出入口。发现了这一情况后,我立刻列起战阵,抵挡这个可恶的疯子,同时向尊敬的何林华强者求援。何林华强者得到消息后,立刻赶了回来,将这个疯子缠住,然后我们一同合力,将这个疯子给杀掉了”  屏幕之上,开始出现宁亚帝国的舰队合力抵挡攻击,何林华奔袭救援,杀掉了田清平的事情。  “走火入魔……卡德纳尔将军,何林华修士,你们所做的一切,整个宇宙必将铭记”炎真经过一番观察,也察觉到了屏幕之上田清平的状况,脸上冒出了冷汗,心中庆幸不已——幸亏了,这疯子被人给杀掉了,要不然这种走火入魔的疯子疯狂之下,这个兽巢就算不会成了五级兽巢,也会成为四级顶级兽巢了  “谢谢炎真长老的夸奖,这些都是我应该做的。”何林华笑眯眯的装逼。  卡德纳尔没有理会炎真,脸上的表情忽然变得悲愤了起来,冷声道:“就在我们为之欢呼的时候,这只老狗带着五只小狗不知从什么地方钻了出来,二话不说,直接就攻击我们只是眨眼间的工夫,这只老狗就打破了我们二十艘战舰,造成了近百万人的伤亡如果不是何林华强者随后顶上,我们的损失必然会更加严重……”  屏幕中,卜德平和虎重、虎林、虎峰等人的丑恶嘴脸,被剪辑之后的影像给刻画的入木三分  “随后,我们的舰队重新集结了起来,轰杀了那五只小狗。这只老狗眼看不敌,急匆匆地逃走,而何林华强者便去追杀了。随后,你们便到了。”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在回味着这最后一段影像中所透露出来的信息。如果说,先前的几段影像中,金木门攻击何林华等人的情况,还能够找到理由予以解释的话,那最后这一幕的影像,绝对是没办法解释的何林华刚刚杀掉了那个妄图攻击兽巢出入口的疯子,他就带着人过来打打杀杀,要搞死这等功臣。这件事情,不管是谁知道了,都会做出一个非常明确的判断。在兽巢的安危之下,任何的个人恩怨,都应该搁置身后,像是金木门等人的作为,只有一个死  金木门完了只要是个人就知道,金木门彻底完了这段影像一旦被公布,立刻会有无数只饿狼一哄而上,将金木门给啃的连个渣子都剩不下  “这条老狗就是个垃圾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垃圾我真是想不明白,你们这些修士文明的人,为什么会选择相信这样的一个垃圾,却不会相信尊敬的何林华强者如果不是有何林华强者在这里,这一片星域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你们应该很清楚吧?再假如,这条老狗到达的时间早上那么几分几秒,何林华强者还没有杀掉那个疯子的时候被人偷袭,又会出现什么情况?”卡德纳尔悲愤地叫嚷道,“我就想不明白,这种人品极端低劣的老咋种,为什么会被你们维护?”  炎真等一众前来调查的修士听到之后,一个个都惭愧地低下了头。是啊在看到了这个影像之后,他们如果还搞不清楚这其中的状况,那他们可就都是脑残了他们被某只老狗给蒙骗了他们被那个混蛋当成三岁小孩儿一样耍弄  至于卜德平?他现在脑子已经彻底乱了说起来,他刚才所说的何林华的一切罪证,其中有诬陷,有听虎峰说的,只有这亲眼看见何林华杀掉了田清平的事情才是他可以肯定的。但现在,却也是这一条罪证,把他给彻底推到了深渊之中。  那个被他杀掉的修士,怎么可能会是一个敢攻击兽巢出入口的疯子?当时他到了兽巢附近的时候,因为虎峰灌输的一大堆何林华就是背叛者的信息,愣是认定了何林华当时就是在残害兽巢附近清剿怪物的修士,一见面就直接攻击杀人,直接造成了这种难以挽回的错误  如果何林华是一位清剿兽巢怪物、甚至阻止了一个攻击兽巢出入口疯子的英雄,那他就完全成了英雄对立面的小丑、垃圾,甚至还会被冠以背叛者的名头……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怎么就在这一瞬之间,所有的一切都给颠覆掉了?  卜德平觉得头皮阵阵发麻……  擎斯麦首先反应过来,说道:“卡德纳尔将军,炎真长老与这种宇宙垃圾的接触并不是很多,难免会有判断失误的时候,你要理解。还有,今天之内发生的所有事情,我会帮你找回公道卡德纳尔将军,您是我们科技文明的骄傲”  擎斯麦对卡德纳尔尊称将军,这也是相当于对卡德纳尔的一种认可了。  “谢谢您的夸奖,尊敬的擎斯麦将军”卡德纳尔低着头,“我想说,如果不是因为这个金木门,我们甚至一点儿损失都不会有,就会解决掉这个兽巢的所有安危。如果没有金木门的四个杂碎偷袭了何林华强者的夫炫、手下的事情,何林华强者根本不会离开兽巢附近。届时,我们的战舰不会有丝毫损失……”  擎斯麦说道:“放心,卡德纳尔,我说过了,这件事情,我会给你一个公道我们智慧矮人族想要在宇宙里面办到一件事情,办不到的还真少”擎斯麦顿了顿,又说道:“不过,我还是觉得,下次如果你再遇到有人攻击兽巢出入口这种情况的话,最好还是先通知一下高级文明。毕竟,这种情况一个处理不好,就会带来恐怖的灾难……”  卡德纳尔苦笑道:“擎斯麦将军,当时情况危急,我们所有的人员都调动了起来,紧张之下,就给忘记了……”  其实,卡德纳尔当时想的是要跟何林华平分功劳的,所以才没有通知。  忘记了?  这种拙劣的谎言,擎斯麦也懒得拆破。他微笑道:“这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炼鬼修仙第五百零四章,卑鄙无耻的卜德平,小丑(万字大章)(正www。fsktxt。com:看书吧)

第五百零五章  都很无耻,翻脸(万字大章)

第五百零五章都很无耻,翻脸

没错,就是人之常情,可以理解。,简直屈才了

“呵呵……”炎真被气乐了,气极反笑道,“好好好卜德平,你倒是说说,这影像又是哪里出问题了?难道这影像又是假的不成?”

呃……为什么要说“又”呢?

卜德平看着头上火光若隐若现的炎真,连忙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这个影像不假我只是觉得,这个影像里面的内容,有作假的成分”

炎真又继续问道:“卜德平,你倒是说说,哪里有作假的成分了?”

卜德平连忙说道:“就是……就是何林华这小杂……小子在与那个修士战斗的时候,居然打了半个小时都没有杀掉那名修士。那个修士的实力勉强到了合体期,远远不如我。我若不是一直逃窜,早就被何林华给杀掉了,那修士怎么可能会跟何林华对攻长达半个小时?我猜测,那名修士说不定就是他给找来的托儿,扮作一场恶战,然后再给杀掉他说不定有什么别的用心,制造了一种假象”

卜德平这话非常恶毒,要是换作刚才说的话,炎真等人少不得又要思考这种可能性了。但是现在?鬼都懒得搭理他

当然,我们也不得不说,不得不承认,卜德平的想象力非常丰富。专门找来一个托儿,打上半个小时,然后再把那托儿给杀掉——话说,这种托儿谁他娘的乐意当啊要是何林华想制造什么假象,直接打上几下,击伤那名修士,再让他逃走不就得了,犯得着杀人吗?

炎真又乐了,他觉得,他这次能来调查这件事情,貌似也挺幸运的。不仅仅认识了何林华这个超级大“英雄”,还见识了卜德平这个活宝。方才屏幕之上的这个情况,他当然也发现了。不过,随即,他又想起了一件往事,就明白了其中的因果,想透了其中的原因。而广宁与另外两名修士,也曾经一同遇到过那件往事,也都发现了其中秘密,不曾怀疑。现在卜德平提了出来,他们自然也要跟着乐的……

卡德纳尔一听卜德平又在污蔑何林华,忍不住开口骂道:“你们修士文明怎么会有这么卑鄙无耻的老狗,他长着一张嘴,就是专门咬人的吗?”

何林华随口答道:“卡德纳尔,修士文明大了去了,什么样的人都有。虽然说卑鄙无耻的人也会有那么几个,但是像他一样极品的,好像还真不多见呢”

炎真尴尬地笑了笑,转头看向何林华道:“何林华道友,你对卜德平的说法,可有什么解释?”

何林华回答道:“没什么好解释的。冰蜂蛊虫虽然厉害,微不可察,但其毕竟还是有形体的。那个人是一个血修,名叫田清平,走火入魔之后,识感强大的惊人,冰蜂蛊虫根本没办法靠近他的身体,所以才会出现颤抖的状况……”

卜德平轻声道:“识感强大?你骗鬼呢那家伙顶天了也就是一个合体初期的修士,识感再怎么强大,又能强大到哪里去?”

炎真轻哼一声,说道:“骗鬼?你倒是让他骗骗试试那人就是识感强大,要不然,又怎么可能在冰蜂蛊虫的攻击之下安然逃脱?”

“啊?”卜德平呆住了,他实在想不明白,炎真为什么会突然开口替何林华说话。

广宁也瞥着卜德平,随意地说道:“卜德平,你可能不太清楚,有些特殊的修士,在走火入魔之后,往往会呈现出一些方面得到强化的情况。而血修在走火入魔之后,因为会不断地吸收血液,实力暴涨,身周也会出现一片血云。而他们的识感也会得到恐怖的增强,在血云的范围之内,所有的一切灵力波动都不可能瞒得过他”

“这……这怎么可能?”卜德平哪里听到过这种事情,一听之下,本能地觉得不大对。

炎真说道:“怎么就不可能了?当初在我们驻守的六级兽巢之内,突然出现了一位走火入魔的渡劫期血修攻击众多驻守兽巢的修士。最后,数十位渡劫期修士联手,千百道的攻击之下,那位血修都安然无恙,最后还是剑逍遥尊者来了一个分身,才以绝对的实力威压将那名血修击杀不过,就算如此,那位血修也凭借着其超人的识感,在剑逍遥尊者的逍遥十三剑下撑了六个回合”

身为一个渡劫期的修士,居然能够在号称宇宙第一强者的剑逍遥手下撑下六个回合,那可是当真不容易了

何林华脑中思索片刻,忽然轻笑一声,说道:“原来田清平能够躲得过冰蜂蛊虫,是因为那片血云的关系?这血修的功法属于偏门,因为长期受血气侵扰,非常容易走火入魔。要是走火入魔的血修数量太多的话,对整个宇宙来说,也是一种威胁了。”

炎真微笑道:“何林华道友所言甚是啊从那次之后,玄武星域内便计划压制一下血修。不过,因为近期兽巢处于活跃期,诸多修士都忙于驻守兽巢,所以这件事情才给耽搁了。没想到这么一耽搁,却险些出了这种大事——还要多亏何林华道友在此,力挽狂澜啊”

何林华拱手道:“这都是我应该做的罢了……”

炎真与何林华又随口聊了两句,才又转头看向了卜德平,脸上又是森寒的表情:“卜德平,你还有什么想说的,都一一说出来吧”

“我……我……”卜德平最后一丝翻盘的可能都被击破,再也不想着从炎真等人的身上讨得了好去,心中已经决定离去。

炎真也没打算再让卜德平说些什么,万一这家伙要是再扯出什么事儿来,还得跟他扯淡呢只是两三秒的工夫,炎真便果断地说道:“既然卜德平你没什么好说的,那我这儿倒是有一些事情要跟你说道说道先前你状告何林华道友诸般罪状,现在都已被推翻,并附有明确证据。按照修士文明的相关规定,诬陷他人为反叛者,皆反坐之且从卡德纳尔提供的证据中,你不分黑白是非,带领金木门弟子攻击何林华道友这等义士,并且还无故击毁了科技文明宁亚帝国的舰队二十艘,造成百万人的伤亡。按照修士文明之规定,你得受魂飞魄散之罪,你服还是不服?”

炎真说话间,身形一晃,已经一分为二,两个身躯合拿一个铁链,向着卜德平飞了过去

魂飞魄散,那可是死的不能再死了。傻瓜才愿意在这种时候说个“服”字呢

卜德平早就在炎真念叨这些罪行的时候想好的出路。在场的众人,合体期修士可是不在少数,他若是想要神识逃离,只怕瞬间就会发现,被击碎神识,落个魂飞魄散的下场。想要安然离去,手里面没有什么凭借,是绝对不成了

当下,就在炎真冲过来的那一霎,卜德平怒吼一声,元婴突兀地飞起,冲向了擎斯麦,将擎斯麦给捏在了手中。擎斯麦个头儿原本就很小,除了脑袋够大之外,身形也非常瘦小,直接就被卜德平给攥在了手心里面,巨大的力道之下,擎斯麦连一声惨叫都没来得及发出,就被捏的晕了过去。

炎真、广宁等人都没有想到,在这么多强者的环视之下,卜德平居然还有胆子对人下手,一个个猝不及防之下,居然让卜德平给得手了

“放开擎斯麦将军”

四周的人一看擎斯麦落入了卜德平的手里,一个个又惊又怒,一起逼向了卜德平。

卜德平现在已经同众人彻底翻脸,哪里还会在意众人的态度?他狞笑一声,手慢慢地抓到了擎斯麦的头颅上说道:“放开他?要是放开他,我今天还能活着离开吗?老子还不想死”

炎真喉头咽动了两下,擎斯麦虽然仅仅只是一个九级科技文明的将军,但其所在之族群极为特殊,以其隐形地位来说,已经足够与他平起平坐了。擎斯麦今天若是死在了卜德平的手下,就算他们过后将卜德平碎尸万段,也会让西泠联邦非常不满,甚至于会引发局部战争。这对近期并不算平稳的宇宙局势来说,是绝对不允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