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炼鬼修仙-第40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死戳耍⊙喽约喝チ说滥蛴印D歉鲂∧腥耸且桓龅图段拿鞯娜耍蚯锬貌欢ㄖ饕猓惚ㄉ侠戳恕!

阿四神识也是一扫,玉简中的内容全部印入了脑中,旋即皱眉道:“老祖宗召见他的时间,不是在三天以后吗?怎么现在就来了?”

阿四身为北宫问情的贴身管家,北宫家几乎任何事情都不会隐瞒与她。至于北宫燕?那更是阿四一手给带大的。说句不好听的话,就算是北宫燕在阿四面前,那都得毕恭毕敬的而方才阿四那一句话里面,更是带着质问的意思——在北宫家族中,能质问北宫问情的人不多,阿四算得上其中一个。

而何林华这提前三天就到了,对阿四来说,显得有些轻佻了。虽然从现在得到的消息中能够分析的出来,何林华身后背景惊人,发展潜力非常巨大,尤其是新近折腾出来的虚拟实境更是让玄天宗有了成为顶级宗门的可能性。但是何林华这提前三天到北宫家族是什么意思?难道这家伙还想到北宫家族中经营一下不成?

北宫问情同阿四多年主仆关系,阿四一皱眉就知道了阿四在想些什么。他摇了摇头,笑道:“阿四你这么想可就错了。这小子可没有什么钻营的心思。他若是真的有那种心思,早在一年多以前就会来我们北宫家族了依我看啊,这小子应该是被小燕儿给骗来的——小燕儿这丫头,只怕是想带着他的情郎在家族里面炫耀炫耀呢……”

阿四被北宫问情一点,顿时醒悟,点头道:“倒也是,大小姐她确实做得出这种事情来。”阿四顿了顿,又接着说道:“大小姐和何林华现在就在道宁玄域内做客,依您看来,该让道宁玄域如何处置?用不用让道宁玄域设卡考察一下?”

“不用那么麻烦。”北宫问情皱了皱眉,说道,“丫头同那小子是同命鸳鸯,是好是坏,都已经是命里注定了你一会儿亲自去知会万千秋一声,告诉他只要保证了那小子的安全,其他的一切都不用管”

“嗯,知道了,主子。”阿四点了点头,躬身退下了。

看着阿四离开,北宫问情从储物戒指中摸出了一份儿玉简,认真地查看着里面的信息,脸上带着笑意:“有一个夫人是狐尊胡萍萍的关门弟子,与秦天龙关系亲密,卦王就住在他玄天宗,同寒冰宫的关系也算不错,最后还有老祖宗也亲自交代了不得为难——呵呵呵呵,一人身后,站着四个大乘期修士,五个顶级门阀,再加上令人惊愕的潜力,这等人物,给我当女婿,再合适不过了……”

自家女儿的小情人,要说北宫问情不会去关心,那肯定是假的何林华的一大堆资料,早就被北宫家族的隐秘力量给查的一清二楚,列在了北宫问情的书桌上了对于这个女婿,北宫问情还是很满意的。至于何林华除了北宫燕还有两个夫人 ?'…fsktxt'这根本就不是重点。在北宫问情看来,身为一个强者,有多个夫人,是再合适不过了。就好比北宫问情自己,他居住的这颗星球之上,就有着十好几位夫人。至于在内院内住着的还有上百个。像是北宫无敌,这老家伙大乘期的修为,看上去清心寡欲的,很正常吧?但他年轻的时候也不知道多少情人哩……

三妻四妾嘛对北宫问情来说,何林华只不过是犯了一个所有男人都会犯的错误罢了。

……

道宁玄域,域主宫。

随着风奴一言落下,在场所有的人都不说话了。

风奴刚才说的那些话,听上去好像是有多么的谦恭、友善,但在场的人谁不知道,在这种场合里面提言要“讨教一番”是什么意思?这种宴会之上,所谓的“讨教一番”,其实就是跟你之间有一些矛盾,要通过擂台战这种非常规的手段调和一下矛盾罢了而这个风奴所谓的“讨教一番”,虽然是同何林华说的,但是何林华却不能应战。

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在场的人摆开擂台战为的是调和矛盾,却不是要将自己置身于险地。就好比方才的三场擂台战,一般都是一方先派出一人,说上几句场面话,向对方约战。对方不管实力高低,若是有人约战,自己就下场比试了,那可就是丢份儿的事儿。一般而言,都会以“在下实力低微,倒是XX愿意与道友讨教一番,还望不吝赐教”等等,然后派出一个手下,看着手下恶斗也就是了——当然,有时候也会出现有人直接约战某位手下的事情,这里就不一一言表了。

一言以蔽之,现在风奴来挑战何林华,实际上就是在和何林华难堪。你何林华还能自降身份,同一个奴才上场打斗不成?可是你现在手下根本没有一个可用之人,若是就此逃避,并不应战,那可是要虚了名头的。到时候,各种闲话、难听话可就都要给扔到你的身上喽而现在这位风奴身后站着的人是谁?正是那位宁如风这场约战,从本质上来看,就是宁如风对何林华的一个挑衅罢了

事实虽然不中,但却也相去不远。

宁如风妒火中烧,时机又刚好成熟,直接听从毛青柠的安排,设计起了何林华。

在毛青柠看来,何林华不过是一个区区低级文明的小垃圾罢了,北宫家族绝对不允许北宫燕同这样一个小垃圾接触,更遑论谈婚论嫁了先前在万千秋将这件事情汇报给北宫家族之后,毛青柠心中已经认定,何林华只是一个死人罢了。北宫家族绝对不会放过何林华,而他现在如果能够出面打击一下何林华,甚至于直接搞死这小杂鱼,无疑是干了一件讨好北宫家族的事情。所以,毛青柠才会大着胆子,甚至不惜冒犯了北宫燕,也要提出这场擂台战

场面一阵寂静之后,北宫燕率先反应了过来,愤怒地大吼一声道:“毛青柠宁如风你们两个很想跟人打擂台战是吧?好老娘今天就从家族里面找上几个人,好好地跟你们两个……”

“呵呵呵呵呵……”何林华忽然发出一阵渗人的笑容,北宫燕的声调停了下来,扭头看向了何林华,随后气愤地撒娇道:“林华哥哥,你还忍什么忍这两个家伙都给欺负到咱们头上来了,今天要是不给他们一些颜色看看,我回头跟我的小弟们都没办法交代了”

小弟们?好吧,不得不承认,北宫燕这话说的很强大,就好像她在这一瞬间变身成为了某位大姐头似的……

何林华现在心里面郁闷啊非常的郁闷啊今天这是怎么回事儿?老子少有的玩起了低调,只是吃吃喝喝,还不想惹事儿的,结果偏偏却有人给欺负到了老子的身上——你妹的真把老子当成了软柿子,谁想捏两下就能捏两下不成?

何林华伸手揉了揉北宫燕的脑袋,笑眯眯地说道:“小燕儿,你这么生气干什么啊要淡定淡定懂不懂?”

“林华哥哥……”北宫燕看到何林华脸上的微笑,忽然想起了胡雨菲同她说过的话——何林华这家伙,简直就是坏的没边儿了你要是看见他笑得让人发慌,那就什么都不用关了,他有的是办法找人晦气……

貌似……林华哥哥现在就笑得自己有点儿发慌?

何林华点了点头,笑眯眯地看向了风奴问道:“你在跟我挑战?”

风奴偷偷地瞄了宁如风一眼,见宁如风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又看向何林华道:“不错何林华道友身为一宗之主,定然实力强横,还望道友赐教”

宁如风恨恨地看着何林华,心中轻哼,只盼着何林华上场。何林华若是敢上场,定然会被风奴给斩落马下。到时候……

何林华笑眯眯地看了毛青柠、宁如风二人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好吧既然你想打,那就打吧”何林华话音一落,北宫燕立刻焦急地叫道:“林华哥哥跟这种贱奴,何必以身犯险?你等我从家族里面……”北宫燕听着何林华应战,纵然是看见了何林华脸上那渗人的笑容,心里面也是一阵阵的发慌啊……

北宫燕话音未落,毛青柠便从一旁道:“何道友果然爽快既然何道友、风奴二人要上擂台决战,那老夫不才,就给两位做个见证吧”

毛青柠他这说的是做见证,但话里面的意思在场的人谁能不懂?他这是要按死了这场决战,让何林华无法逃脱了只要上了擂台,是生是死就得各安天命。虽然求饶可以留上一命,但只要毛青柠到时候说话的时候稍微慢上一下,何林华就能永远地留在擂台上了。

而万千秋听着毛青柠现在居然同何林华、北宫燕直接杠上了,心中一声冷哼。北宫燕先前的那些话都出现在了他的脑中——这个何林华,很有可能已经得到了北宫家族的认可。一个得到了北宫家族认可的人,又怎么可能会是什么易于之辈?好吧,就算何林华真的如同表面上看上去一样的简单,但北宫家族也不会放过毛青柠吧?

北宫家族的女婿,岂是你一个什么都算不上的外人能够得罪的?

北宫燕听着毛青柠居然还敢跑出来当什么见证,怒极反笑道:“好好好好你个老咋种回头姑奶奶我不把你亲自送到七级兽巢里面,那就是姑奶奶我没种”

“北宫小姐,北宫家现在并不是您说了算。”毛青柠冷哼一声,眼中轻蔑地神色轻易可见。

“小燕儿”何林华皱了皱眉头,自家女人一会儿“老娘”、一会儿“姑奶奶”的,这叫什么习惯嘛要是这真给养成了习惯,日后要是见了自家老爸老妈,张嘴就是“老娘”、“姑奶奶”的……

“林华哥哥……”北宫燕哀求地看向何林华,说道,“林华哥哥,咱们不在这狗屁地方呆着了走,你陪我去道城玩好不好?”

北宫燕是真的怕何林华出什么意外。

何林华摇头道:“小燕儿,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我现在已经答应了,又哪里有反悔的道理?要是让你家老祖宗知道了,指不定就要看我不顺眼了……”何林华说罢,又小声道:“小丫头,还信不过哥哥?你可是知道的,只要不是合体期顶峰,我还真没怕过谁”

何林华这么一提,北宫燕也想起了何林华当初大发雄威,灭掉了蓝蝶城一整片分神期修士,外带着还打残了一个合体期顶峰修士的事情。一想到何林华的实力,北宫燕心里面总算是舒坦了一些……

“哼”北宫燕无奈轻哼一声,背过头去,心里面恨死了毛青柠和宁如风。她已经打定主意,回头就去找北宫无敌,把今天的事情给夸张、放大N倍告诉北宫无敌。到时候,北宫无敌要是不处理了毛青柠和宁如风,他就揪了北宫无敌的胡子,顺便再把北宫问情的腰牌偷出来,把他们送到七级兽巢里面……

毛青柠微笑道:“何道友果然是好气魄现在,还请何道友、风奴二人上擂台吧”

何林华忽然道:“谁说我要上擂台的?”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愣了一下——这不是何林华刚才答应下来的吗?难道现在反悔了不成?可是他刚才好像还义正言辞地说是绝对不反悔什么来着……

而北宫燕一听何林华的话,顿时开心地说道:“林华哥哥,不打这擂台最好咱们身份何其尊崇,犯得着跟这些臭鱼烂虾一般见识?”

毛青柠脸色一变,说道:“何道友莫不是要反悔不成?”

何林华要是现在反悔了,就是坠了北宫家的面子,无疑会在北宫家大大的减分,对于自视甚高的北宫家族来说,还是必死无疑。但多毛青柠来说,没能杀掉何林华,心中总是有那么几丝遗憾。

何林华笑眯眯地说道:“谁说我要反悔了?我只是看刚才的几场擂台战,好像打擂台战的都不是亲自上场吧?既然你们不是亲自上场,那我为什么要亲自上场?你说是不是啊,毛青柠道友?”

“这……”毛青柠呆了一下,旋即又微笑道,“不错,正是如此不过,何道友你此来似乎是孤身一人……”

何林华不屑地一笑,说道:“谁说我是孤身一人了?春,出来拜见一下诸位前辈吧。”何林华说话间,已经将春召唤了出来,让其附着在自己的储魂戒指上。

“是,公子。”春从何林华的储魂戒指中飞身而出,魂体瞬间凝实,冷冷地向着四周一扫,说道:“春拜见诸位前辈。”

“是魂修。”“原来如此”……

那些人看着突兀出现的春,一一恍然大悟,看向何林华的表情也有所不同了。魂修算得上是宇宙中较为少见的一种修士了。因为魂修修士特有的隐藏天赋,是刺客和护卫的不二人选。尤其像是何林华这样随身带上一个储魂戒指,再让魂修藏匿在储魂戒指中,若是不认真探查,还真发现不了春的踪迹呢

毛青柠、宁如风二人的脸一下子变得青了很多。显然,他们两个也都没想到,何林华居然会收服了一个魂修这样一来,他们这次的计划无疑要大打折扣了不过,他们两个又立刻回过神来,心中暗想,就算何林华有一个魂修那又如何?一个低级文明的小垃圾罢了,如何能打得过高级文明的同等级修士?只要让风奴杀掉了这个魂修,到时候继续挑战,不怕何林华不应战

毛青柠正准备说上两句场面话,再让春上场呢,忽然只见何林华一指毛青柠、宁如风二人,对春说道:“那边那两个不用问好。”

春立刻非常配合地看向毛青柠、宁如风,冷声道:“拜见诸位前辈,除了你们两个”

春此言一出,满堂哄笑,而毛青柠、宁如风二人更是被气的胡子都飞到眉毛上面了——他喵的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见过诸位前辈,除了你们两个?你丫的就算是打脸也没打的这么狠的吧这可是当着一众道宁玄域高层的人,狠狠地在他脸上来回扇耳光啊

北宫燕听着春一说完,捂着肚子大笑了起来:“咯咯咯咯……林华哥哥,你太坏了”

万千秋也站在毛青柠的身侧,抓着机会冷嘲热讽道:“毛长老,以前还真没看出来,您这与众不同,就连别人问好都要专门把你给挑出来。”

毛青柠如何能受得了如此刺激?他怒哼一声,单爪向着春抓了过去。而北宫燕似乎早就料到了毛青柠会如此做一般,直接将春挡在了身后,冷笑道:“你有本事碰老娘一下,老娘告你非礼”

好吧,北宫燕这找的话和理由,还是一如既往的彪悍。不过,她这么一句话,貌似也确实起到了作用。因为北宫燕这一句话,毛青柠虚空中凝聚出来的灵力爪子给停留在了北宫燕的身前,再也不敢向前一下。看看北宫燕一副昂首挺胸的模样,他要是再继续往前面一下,北宫燕故意将自己的胸部往上凑上一下,稍微碰着了,北宫燕回头就能去北宫无敌面前哭诉,说是某头老色狼摸了她的胸部。到时候,对北宫燕疼爱无比的北宫无敌肯定会勃然大怒,哪里还管的上你当时是什么情况、那人到底是谁,直接拍死算了

开玩笑啊这种险,谁愿意去冒一冒?

“咳咳……”何林华轻咳两声,示意北宫燕注意一下形象。虽然像是北宫燕这般刁钻的少女,在地球上比比皆是。但在修士文明里面,貌似不多吧?

北宫燕直接抛给何林华一个媚眼儿,然后继续冷笑着看着毛青柠。她还真不相信了,毛青柠真有胆子再把爪子向前伸上那么一下……

果然,毛青柠的脸色在几经变换之后,终于还是怒哼一声,收回了已经快要抓住春的灵力爪子,怒哼一声,连句“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的场面话都不敢说——谁知道他说了以后,北宫燕会不会告刁状,说他恐吓什么的?

毛青柠强忍着心中的怒气,看向何林华道:“何道友,你可是要派那名女修出战?”

何林华笑眯眯地点了点头,说道:“毛道友,你还真喜欢说废话啊我要是不让她出战,还让她出来干什么?”

毛青柠点头道:“好一上擂台,生死各安天命。只可惜了这般美丽的一个女子……”毛青柠说到最后,已是咬牙切齿,恨不得将何林华一口吞掉似的。而他这句话,与其说是说给何林华听的,倒不如说是说给风奴听的。先前春话里面无礼,显然已经激怒了毛青柠。而现在因为北宫燕拦着,毛青柠不能亲自出手杀掉春,等春上了擂台,让风奴将春折磨致死也是正常之事了。

何林华微微笑了笑,随意地乜了一眼春,说道:“上去跟他玩玩吧——全力出手,不用留情。”

“是,公子。”春点了点头,又感觉了一下不知何时飞到了她肩膀上的阴魔蛊王和化为一颗微小灰尘的苦林,信心百倍地点了点头——她自个儿凭借着一整片食人花藤,原本就是一个极为难缠的对手了。现在再加上阴魔蛊王、苦林二人在一旁帮衬,只要不是遇到合体期顶峰的高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当然,如果要是遇到体修的话,那又得另说了

“林华哥哥,你怎么让春上擂台啊你就不怕……”北宫燕有些担心。虽然他心里面对春这个潜在的情敌很是警惕,但现在要她看着这个同她关系还算不错的美女上去送死,却还是有一些不忍。

何林华拍了拍北宫燕的肩膀,笑道:“小燕儿放心,绝对没事的。”

春飞身上了擂台,风奴也早就在擂台上等候。刚才毛青柠那番“明目张胆”的告诫,风奴当然听的明白。对于杀掉一个低级文明的小垃圾,风奴并没有任何的抵触心理。高级文明的人看低级文明的人,就如同是在看一些没有进化完成的猴子罢了。没有谁会为杀掉一些猴子而感到不快的。

至于春的实力?风奴根本不相信,一个低级文明之内,享有的修炼资源非常缺少的低级修士,会比他还要厉害别看风奴的名字里面带着一个“奴”字,但因为他的主人是宁如风的原因,风奴所享有的资源比起一般的道宁玄域正式弟子还要好上好几倍低级文明之内,法宝算上稀罕的东西了吧?但是风奴的法宝却是一套极品的阴阳子母剑,厉害无比;好一些的灵符、丹药在低级文明中都非常罕见吧?但是风奴的手中却都攥着一大把说句不客气的话,风奴若是对上一个低级文明的同等级修士,凭借他的这些倚仗,恐怕那人都来不及喘气儿呢,就直接要被打的魂飞魄散了

春、风奴二人一上台,不少在旁边围观的修士已经开始下注了。

像是这些擂台战,一般都会有人轮流坐庄,赌个彩头。而这一轮擂台战坐庄的人正好轮到了毛青柠,围观的人一看是一个低级文明的人同一个高级文明的人打擂台,连想都没想,就把东西都给押到了风奴的头上——低级文明与高级文明之间差距太大。一个低级文明的人想在公平的擂台战中战胜高级文明的修士,那简直就是在开玩笑啊

一群人不断地下注,各种珍奇宝物都给押到了毛青柠身前。至于下注压春的,居然连一个都没有看着身前的一大堆珍奇宝物,毛青柠心中甚至都涌起了让风奴直接认输,昧掉这些珍宝的念头了……

赌注下完了,正在所有人都等待擂台战开始的时候,何林华忽然开口道:“对了,我能不能下注?”

毛青柠一听何林华开口,心中猜想,莫非何林华觉得这次必输无疑了,所以想从老子这里捞回一些损失?毛青柠想着,念头急转,微笑道:“何道友要是想下注,当然没问题了。不过,这位女修代表着你上场,你不能压风奴胜,只能压这位女修胜,这也是防止作弊嘛……”

这种押注方式,在所有的赌斗中几乎都是默认的。你的人在上面打擂台,你当然不能压你的人输了要是真的能这样压,那跟直接操作胜负有什么两样儿的?

何林华笑眯眯地说道:“我闲着没事儿,押你的人干什么?我只是想问一下,你们这里的赔率是浮动赔率,还是恒定赔率?”

一般来说,任何人坐庄的时候,赔率都是浮动的。要不然,一方压得人太多,另外一方却不压人,最后能把庄家给赔死不过,有时候的赔率倒也会出现恒定的情况,比如说玩的人少的时候,或者有约定俗成的规定等等。

毛青柠轻哼一声,说道:“恒定赔率,你手下的这位女修是1赔100,你要不要下注?”

何林华微笑道:“下注当然要下注了”1赔100,话说,这么好的买卖,他要是不赶紧捞上一笔,那他不是傻*是什么啊

何林华想了想,从储物戒指中拿出了自己紫金丹、孕婴丹、凝窍丹三种丹药的全部存货,又装进一个储物戒指里面,扔到了毛青柠的身前,微笑道:“我就下这些,若是赢了,按照1赔100的比例给我赔回来也就是来。”

毛青柠接过了储物戒指,神识在储物戒指中一扫,好悬没有直接晕过去——紫金丹数目在二十万颗上下,孕婴丹足足有一万五千颗上下,而凝窍丹也有足足一千颗。这般数目庞大的丹药,纵然是毛青柠见了,心里面也颇为惊讶了。紫金丹、孕婴丹什么的病不稀奇,但是凝窍丹可就算得上稀有的东西了。这么多的丹药,如果要是按照市场价格换算下来,相当于差不多十亿的极品灵石了十亿的极品灵石啊这都相当于毛青柠这么多年收藏总数的五千分之一了如果春这次比试真的赢了,那何林华就相当于是一下子赢走了他五十分之一的收藏了

一个渡劫期顶峰修士五十分之一的收藏有多么恐怖?这貌似还真是一个问题。这个数目,仅仅只用灵石来表示的话,已经不太客观。只能说是这般多的珍藏,哪怕是同为渡劫期顶峰的修士也要眼红了。

现在,何林华一下子下了这么恐怖的一注,不由得毛青柠不怀疑,何林华到底有什么心思了。这一注,可比押风奴的人要多了去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