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一个中国军人在越南的奇遇-第26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一个女演员注意到陈国生没有五角星、红领章,就问:“你是退伍军人吧?”
  陈国生点点头,“今天来就是为了这事,我不能再照顾李静了。希望你们以后,能替我好好照顾她。”
  李静惊问其故,陈国生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探完病人,一出房,正碰到李军长往里走。陈国生忙放下红木箱,打算敬个军礼,一转念,自己已经不是军人了……正不知咋办好,李军长已经认出了区队长,“保华呀,老首长身体还好吧。”
  “就差点没被你气死!”
  “这么严重?过几天,我一定抽时间去看望他老人家。”
  “不敢劳军长大驾,国生,咱们走!”
  陈国生拎起红木箱,依依不舍地告别李静,走了。
  医院外面黑压压的一片,足有五六百人,陈国生细一瞅,一营、二营、三营都有人,不由吓了一跳!正要问干什么,刘大力从人群中走出来,说:“连长,听说你要走了,我们来送你的。”
  “又不是出殡,来这么多人干嘛?”陈国生自己笑了两声,发觉没人跟着笑,只得不笑,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刘大力说:“连长,你太冤了,我和连里的战士商量了一下,给军里写信,上告!谁撸你,就告谁!”
  陈国生忙说:“别胡来,我是有错,应该相信党,相信组织。”
  刘大力执拗地说:“不管你怎么说,我还是要告的。连长,你以后怎么办?”
  “天无绝人之路,我嘛,干什么都行。实在没办法,还可以扯场子,打把子卖艺呢。”
  众人都哭了。
  “事情还没有那么绝望,我可能在军校工作,这是地址。”陈国生递了一个纸条给刘大力,又看了看表,“火车快到了,该走了。”
  数百人浩浩荡荡地涌进火车站,吵吵嚷嚷的,惹得别的顾客纷纷注目这群不同寻常的军人。火车来了,他们一涌而进,簇拥在一起,陈国生一一和他们握手告别,火车徐徐开动,陈国生探出半个身子,挥手告别,站台上顿时挥起森林般的胳膊,“再见,再见!”良久不绝……
  哦,去了,去了,他们都去了,王平舍身美国飞机下的“胡志明小道”上,张建军殁于中国援助给越南的高射机枪前,鲁革命倒在国内武斗的枪林弹雨中,只留下一个没用的他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陈国生抚摸着那张发黄的四人合影,面对“他们”天真无邪的笑容,泪水簌簌而下。他们四人也是这一天一同进军校的,不想十余年之后,竟只余他孑然一身了。他艰难地把照片塞回原处,又拿起了黎芳的照片,她昔日的音容笑貌,不觉又涌上心头……
  “咱们的事啥时候办?”
  “什么事?”黎芳仍不睁眼。
  陈国生鼓足力气,一字一顿地说:“结――婚。”说完后,如搬走了身上的一块巨石,轻松了一大截。这是他第一次遇上她就有的想法,直到现在才有勇气说。
  黎芳睁开眼睛,无限柔情地注视着陈国生,缓缓地说:“等全国解放后,由我哥哥主持,他答应了。”说完又把脸蒙上了,五指悄悄分缝,陈国生不看也知道她在偷看自己,他强抑住心中的狂喜,故作镇静地说:“我等着那一天,不管多久。”
  …………
  等待吧!不管黎芳是死是活,他将终生等待着,等待着……他把黎芳的相片放回原处,又将相册翻到最后一页,那里夹着一绺乌亮的青丝,六年了,六年来他一直精心保存的青丝,他还将继续保存下去,等待着遥不可测的那一天的到来。届时,他将踏破铁鞋,走遍越南寻找自己爱的归宿……
  “咚咚咚”,有人敲门了,他一跃而起,合上相册,敏捷地塞入红木箱中,闪电般地上锁,清理衣服,一边问“谁呀?”一边打开门。不想刚开门,就傻眼了!
  来者亭亭玉立,着一身白色连衣裙,在微风的拂荡下,女性优美的曲线时隐时现……其面如满月,小鼻头微微上翘,显出几分任性,两眉高高扬起,虎视陈国生,似乎在责怪他的不辞而别,几年来连封信也不写。嘴角带着一丝似笑非笑,倒更像是讥诮,左胸上佩着一枚校徽——“武汉水利电力学院”,但已陈旧了。她在这个时候来,应该是毕了业,可能刚毕业。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小芳!
  陈国生的大脑在急剧地转动,从已获得的信息来判明“敌情”,他佯装什么也不知道,只把手往里一伸,说:“请进,找我有啥事?”
  小芳一声不吭地进了屋,四下打量他的住处,看得陈国生的心里都有些发毛了。他发现小芳没带包,这对女性可是很罕见的,她一定先去过别人的家里,这个学校她能认识谁?听区队长说,她曾去过他家,这么说,她应该从区队长家来……区队长没来通知他,显然两人是有默契的……该死的区队长!
  陈国生肚里暗自咒骂着,手却没闲,搬凳子,倒茶,最后说:“请抽烟,噢,女同志,不应该抽烟。”
  忙完了,他也扯张凳子坐下,等她开口……
  正在陈国生为如何打发小芳发愁时,两个老头也正为他的前程争论不休。一个是老校长,一个是李军长。
  老校长气呼呼地踱来踱去,“我说你会有好心来看我,原来图谋不轨,想拐我的人走!当年我要你让他当个连长你都不肯,这回倒大方起来了?”
  李军长“嘿嘿”笑了两声,说:“老首长,我认为我做的并没有什么错,陈国生当年的来路的确不明,不能怨我。”
  “可我后来把手续都补齐了,还特意让保华送去。”
  “你让我儿子做证明人,我以为是你哄他的。”
  老校长火气大了,“好啊,小李子,你12岁就跟我干革命,跟了我这么多年,还不了解我的脾气?”
  “哎呀,老首长,这可就冤枉我了,我何尝不了解你?只是这些年来人心难测,像老陈他战前擅自调走儿子,泄露军事机密,我处罚他时,你也给他求过情啊。”
  老校长顿时蔫了,“这事我是做错了。我没想到老陈他革命了一辈子,竟也会……嗨,算我瞎了眼!”
  “陈国生的问题我也操之过急了,偏信了那团长的话。这回来,就是特地来赔罪的,请陈国生回去。”
  “好小子,说了半天你又绕回来了!不行,陈国生现在是我们学校最受欢迎的教官,让他回去做连长,一句话,我不给!”
  “不是连长,是副师长,总可以了吧?”
  老校长鄙夷地说:“他在越南就是一名优秀的团长,用不着你现在发慈悲!”
  李军长不动声色地说:“还打算过两年让他当我的副手。”
  老校长吓了一跳,“三十五岁的副军长,你真敢干?”
  “有什么不敢的,老校长你当军长时,不也只三十来岁吗?”
  “那好,人给你!不过我提醒你,此人长者极长,短者极短,你要用他,可要多提防些。”
  “没问题,就因为这,我才让他干两年副师长的,让他熟悉熟悉。”
  老校长坐回沙发,端起茶杯呷了一口,“瞧你乐的,要是当年陈国生被你那个该死的团长葬在越南,今天我不找你拼命才怪!”
  李军长涎着脸,“可他毕竟活着。”
  “那张建军呢?……你怎么哭了?”
  “老首长,有件事我一直瞒着你,张建军……他……是我女婿。”
  老校长大惊,险些把手中的茶杯碰翻了,“什么?什么?张建军是你女婿?你的女儿是李兰花,张建军的妻子我虽然没见过,听宝华说,好像叫李静。”
  李军长老泪纵横,双后抱着头说:“这是我平生最大的恨事,李静就是李兰花,因为她要和张建军结婚,我就和她断绝了关系,她就改名叫李静了……”
  “你怎么如此心狠!”老首长直叹气。
  “我和他除了在开会时讲过话,私下从未交谈过……我真混……”
  (正文全文完后转待续 转帖请注明:陈清贫;陈忠厚原创作品 QQ:26742616)
  评论 感受《越南奇遇》的生命之重
  (更新时间:2005…8…14 10:45:00 本章字数:1858)
  作者:手语
  如果把米兰。昆德拉的思想断章取义,是不是可以简单地把生活分为沉重和轻松两部分?一边是沉重的负担,使人压抑;一边是轻松的辉煌,使人飘然欲飞。
  我们常常是轻松的。除了少年不识愁滋味的无病呻吟,我们有着一帆风顺的履历。一份还算考究的工作,一份足以享受温饱略带小资的收入。酒吧里鬓影衣香,阳光下笑语嫣然……我们得意洋洋,兴高采烈。
  《一个中国军人在越南的奇遇》以格格不入的姿势出现了。他与我们的日常生活那么截然不同,却带着无法否认的真实和不容抗拒的感染力。以抗美援越至对越自卫反击战并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为特定的历史背景,一组人物哭了,笑了,思索着,成长着……读到这样厚重的文字,身临其境似的感受着硝烟和血腥。我们的双脚重新回到地面,直面赤裸裸的生活和人性本身。原来生命是沉重的,因为它饱含着真实、道义和责任,充满着太多的丑陋、无奈和义不容辞。
  和文中的一个个人物倾心交谈,体会他们的爱恨,笼罩在人性的光辉下,疲惫而兴奋。
  陈国生。他无疑是这部长篇小说的第一号男主人公。浓墨重彩,但不为过。整个故事情节就以他对着红木箱睹物思人而展开。他的经历颇具传奇色彩。他目前是一所军事院校的教官。当年,他曾是这所学校的学生,入学时提的,就是这口红漆木箱,此后,这只平常的箱子,一直陪着他经风识雨,见证了主人的有惊有险神奇浪漫的经历。他是一个既肯用功又会用心的人,由此成就了他惊心动魄的辉煌。他曾经是连小麦和韭菜都分不清,连枪都举不动的娇公子,四年的军校生活,凭着聪明的才智,不服输的劲头和为国立功的热情,成为毕业生中的专业佼佼者。雄纠纠气昂昂地奔赴越南战场,意外地与读书时的恋人,越南姑娘黎英并肩作战,乐观的性格与高超的作战技巧,透过战争的血腥甚至可以让我们领略到战争艺术。可是战场毕竟残酷的,伤亡不可避免。陈国生是九头鸟,可以大难不死。那么多可爱的战友壮烈地倒下了。更残酷的是人性的丑陋。付出了鲜血和生命的代价,得到的却是忘恩负义,过河拆桥。
  陈国生为了越南人民出生入死,却在越南尝到了牢狱之苦,之后莫名其妙地被遣送回国。当他再次回到越南的时候,却是另一种身份了:对越自卫反击。还是那片土地,还是那方天空。无私援助的武器,掉转来攻击我们自己;生死相许的亲密爱人,如今誓同水火,你死我活。即使是在生活和政**治上是一窍不通,仅仅凭着做人的真诚与热情,以不变应万变的陈国生,起伏在如此动荡的风云中,情何以堪?
  黎芳。作为一个心思细腻,感觉敏锐的越南女性,较之陈国生,我对她倾注了更大的关注、钦慕与同情。作为越南人,从小读着《大越史略》长大,一心想象赵夫人那样“乘劲风,踏恶浪,斩杀东海的鲸鱼,驱逐吴军,光复河山,砸烂奴隶的枷锁。”她其实更能感觉到本国的政**治立场和两国的外交趋势。作为女人,把自己勇敢地交给了所爱的人。她能完整地交出自己,却不能丝毫改变命运。
  且不说她陪伴着陈国生经历了多少腥风血雨,单是离别后的两年,虽然笔者没做任何交待,我们却不难想象,军队中人人皆知她有个亲密的中国爱人,而且这个爱人不同寻常,她会经受怎样的刁难。而独自带着一个从未见过,也许永远不会见到生身父亲的孩子,长夜漫漫,把玩着那枚小小的梅花形弹头,回想起过去的种种,想他初次见面时半天只会呐呐一句月亮真大,多么傻气;求爱时莫名其妙地说,我爱……你……的国家,多么笨拙;求婚时只问,咱们的事啥时候办?多么直接;他在战事指挥中的雄伟韬略,在日常相处中的细致关怀,铮铮铁骨,似水的柔情。而造化弄人,命运多舛。一边,是祖国,一边,是爱人。都是难以割舍,都是刻骨铭心。一个柔弱的女子,面对无从选择的抉择,岂不心痛心碎?
  还有鲁革命、张建军、王平,还有小芳、王燕,还有小石头、李静,还有老校长、李军长、区队长,还有那个呀呀学语从未正面出场的小生命……一个个人物,或繁或简,都各具特点,栩栩如生。
  我承认我是个很感性的读者。我不太注重流畅的行文,不着痕迹的伏笔,或是举重若轻的表现手法。当我沉迷于文章中时,我更多地沉浸在情节本身,不由自主地随同人物一起呼吸,经历悲欢离合,感受喜怒哀乐。我比较肤浅吧,我想,各种写作技巧其实是为了更好地表现内容本身。巧妙地运用技巧,是为了使主题更突出。技巧之于主题,是不是有点类似于模特之于服装?这有个主与次,目的与手段,内容与形式的问题。只要我们读它时爱不释手,读后有所感,有所思,有所启迪,并若有所待。
  全书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回到顶部 6 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