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左手邻居,右手爱情-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左手邻居,右手爱情》
作者:沉香
正文
第一章
    ?
    我走了,但不是因为你,相信我。
    我们是朋友,虽然曾经互相伤害过,可谁都不能否认我们在一起是那样的快乐,甚至我们自己也不能。我不想骗你说我已经不怨你们、不怪你们,在我的心里这就是一种背叛,一种对友谊的背叛,对爱情的背叛。或者那还不是爱情,但我还是感觉被背叛了。不过,我不恨你们,相反我还爱着你们,怎么办?我很矛盾。
    其实,我并没有体会到想象中那种椎心刺骨的痛,反倒在心底里松了一口气。我为了那或许还不是爱情的感情,改变了自己的种种习惯,当我不再大声喊叫,而是做出一副笑不露齿状时,我就应该知道那不是爱情,至少我的爱情不能是这样的。伪装会维持多久?不会是一辈子。只是他太优秀了,优秀得我不舍得放开,而是选择一味地欺骗着自己。
    我让大家都痛苦都疲倦了是吗?只是,为什么你们都不告诉我?当我变成了最后一个知道的人,当我从最好事的人口中知道了这件事的时候,你们的不坦诚伤我最深!我笑自己在你们相爱的时候,还对你说着自己对他的种种感觉。那时,我认为我是被嘲笑着的,被你们嘲笑着的,被好事者嘲笑着的。
    不,不要对我解释什么,你知道,我是聪明的,只是一时糊涂罢了。
    我知道你们是因为爱我、不想伤害到我才隐瞒着,我知道你们比我更痛苦不安,写到这儿的时候你猜我在做什么?是的,你最了解我,在笑,解恨地笑,哼,谁让你们这样瞒着我?!让我成了长舌妇嘴里的话题!
    ……
    容,我要走了,本来是想当面和你说的,但是我怕了你的泪和他那副“罪人”的表情,天,你们没有做错什么,也没有对我不起!当然,除了没对我坦白。相爱是没有错的,相信我。其实我的心里还有一丝丝的感激,因为,若不是你们相爱,我不知道还要再欺骗自己多久,会不会在成了老姑婆的时候才惊觉,原来这不是爱,只是一种……一种吸引和一种羡慕?
    去哪里?我不告诉你,因为怕你们尾随而来,别哭,不会太久我就会回来看你们的,那时我会带上我的爱一起回来,相信我哦,我有预感啦!
    天!早知道要写这么多,就不会等到要走的时候才写,再不走我就误点了!
    最后一句,你们不许在我没回来的时候结婚!不许!我要做你的伴娘,还要接你的花束!记得啊,这个最重要了。不过,我想你们应该没有那么快结婚的。
    还有一句,告诉风远,我不恨他,真的。
    还有一句,我爱你,我爱你们!
    还有……算了,没啦,等再见面时再说吧。
    亲一下,等着再见啊!
    秋桃留于你走后我走前
    下车后她要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应该是先找住处吧?任秋桃仔细地思考着。已经习惯了生活安稳的她,如今又要面临两年前的状况了,那时……那时是初出茅庐,据说连虎都是不怕的。 
第二章
    车快要进站的那一瞬,她后悔了,舍不得那个有六年友情的楼容,舍不得那十八个天使般的孩子,舍不得她与楼容的小房子,那里面的家具、装饰都是她俩一件一件地置办起来的。她在想,也许是自己太冲动了?为什么刚刚还是好好的,现在却后悔了?
    不要怕!任秋桃你可以的,不是一直想要到这里来的吗?如今也算是实现梦想了,怕什么?先找住处休息一下,明天去找工作,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身边带着的积蓄应该可以让自己半年衣食无忧吧?
    一边给自己打气一边拖着大大的行李袋走进这个城市的入口——火车站。身边涌动着很多人,都是如她一样带着梦想和希望的吧?随着人群走了出来,吸一下大城市里特有的充满了汽车尾气的空气,忍不住又想,自己的决定真的是对的吗?摇头!她除了向前还能再后退吗?不,当然不,勇敢的任秋桃当然不可以做一个懦夫!义无反顾地走进这个城市,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吧。
    驾轻就熟,原本她以为会很难,但是没有,很容易就在路边的小广告上找到了出租房屋的消息——小的房子,有家具,交通也很方便,重要的是那上面写着低廉的价格,任秋桃抬手撕了下来,她要了。为什么这样地笃定?因为那上面红红绿绿的可爱字迹,一个有着童心的人应该不会骗人吧?
    抹着汗,任秋桃做几个深呼吸,七楼!她现在还有没有那个体力拿着眼前的这个大袋子爬到七楼?泄气地坐在袋子上,她上不去了,这袋子里可是她除了钱之外的全部家当,决不能把它丢在楼下自己一个人上去。已经下午五点半了,虽然太阳还灼热地挂在半空中,可是她不能再耽搁,如果这里不合适,她还要去找家旅馆,毕竟是个陌生的城市,她实在不想在天黑了之后还在街上游荡。
    当她使尽了吃奶的劲走到五楼的时候便后悔了,不如先去找家旅馆住下,她太累了,坐了七个小时的火车,饭也没好好地吃,这几天都在计划着这次私自出走的事,所以睡眠也不好,这样的自己怎么能拖着这么大的袋子走上七楼?不能,可是,是再向上爬两层还是向下走五层?抬头看看,再低头瞅瞅,任秋桃倚着扶栏喘粗气,上吧,上吧,这样放弃了会不甘心的。当她认命地弯下腰想要拖起地上的大行李时,听到一阵悦耳的口哨声和轻快的上楼声自楼下传来,羡慕啊,曾经她也是这样地唱着歌跳楼梯阶的,不过,那时没有这个大袋子,也没有如此地吃不好睡不好。
    江凡修来到四楼向五楼的转角时看到了一个可爱的小姑娘,一件宽大的男式T恤几乎把她娇小的身体全套住了,看到她大口地喘气、看到她额头上亮晶晶的汗水、看到她费力地拖动地上的一个大袋子,她是来走亲戚的吧?微微地笑了起来,怎么她的亲戚没有来接她?还是……她偷偷地跑来的?这个城市里每天都有很多带着希望赶来的人,也有很多带着失望离开的人。 
第三章
    终于看到哨声的主人,任秋桃皱下眉,好黑的一个男人啊!黑黑的胳膊黑黑的脸再加上黑黑的短发,真怀疑他是生活在赤道的烈日下,而不是生活在这个气候宜人的北回归线城市里。然后看到他咧开嘴笑了一下,任秋桃的心里一动,好开心好阳光的笑,尤其那排白净的牙齿,让人觉得……很清新。
    “小妹妹,你上几楼啊?走亲戚吗?你找哪家?”
    咦?她现在还像个小妹妹?对哦,今天的穿着很休闲,难怪给人看着小了,唉,小个子就是这样了。他怎么像个警察查户口一样?不过,看起来不像有恶意的样子,若是能帮自己一下就好了。
    “呃,我上七楼。”
    “七楼啊!你走不动了吧?我帮你拿。”江凡修不由分说地提起她面前的袋子,热情地说,“走吧,以后出门让人来接你啊,你怎么能提动这么大的袋子呢?对了,你找谁家?我也住七楼的。”
    那对自己来讲很重的袋子提在他的手里竟似无物,只见他三步两步地跨上台阶走了上去,丝毫没有受到袋子的影响。
    “呃,我不是找亲戚,我是……”
    要不要说实话?容容说不要轻易地相信陌生的人,可是,他在帮自己啊,看样子他很热情,应该是很好的人吧?说实话应该没有事吧?
    “我是想要找房子住,我从街上的小广告上看到这里的七楼有房子要出租。”
    江凡修回过头,确认地问:“你要租房子?你……多大?成年了吗?可以独自生活?”
    她看起来真的很小,齐耳的学生发被汗水浸湿,白皙的娃娃脸上透着健康的红润,圆圆的眼睛一闪一闪的,小小的鼻子微微地向上翘起,重要的是那直白的目光,让人觉得一眼便看透了她,看穿了她。
    任秋桃看着他不信任的眼神就知道这是装束惹的祸,不过这样的误会她已经习惯了,呵,不把她当成中学生就好了。
    “已经二十有三了!千真万确的成年人哦!我当然可以独自生活啊。”
    二十三了?“呃,是吗?你……你看起来很年轻啊!你要租房子是吧?你的要求高吗……房子很小,大概三十多平方吧,老房子了,所以规格不很好……”
    他好像很了解的样子,电光闪过,天,不会是他的房子吧?不会……不会这样巧吧?她的命不会这么好吧?嘿,老天还真是眷顾她,如果真的是他的,那么这个房东看起来很好相处,只要房子过得去,就住这里了。
    “是你的房子吗?嘿,我的要求不高,能住就好了,最重要的是……”
    “租金是吗?好商量的……”
    “啊?”
    真是不错,任秋桃躺在床上把自己的身体展成个大字,一个人独霸一张双人床,舒服,真舒服。刚走进这间房子的时候就被这张大床吸引了目光,对睡眠至上的她来说,舒服的床占了她要求的百分之八十。 
第四章
    “房子是前年粉刷的,上一个住户很精心,保持得也很好,如果你觉得还需要再粉刷的话……”
    “不需要,不需要!”
    开玩笑,前年刚粉刷的还要粉刷做什么?很好,很好啦,这张特大号的床已经足以让她忽略其他的了,更何况这里真的很好。床上是机器猫的床单,窗上是淡绿色的窗帘,还有一套老式的木制沙发,一台老式的电视。
    “那个……你姓什么?”
    “哦,忘记自我介绍了!”江凡修挠挠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我姓江,叫江凡修,是这个房子的主人,你还要知道什么吗?”
    “哦,这就够啦,我叫任秋桃!身份证在袋子里,一时找不到,明天我找出来给你看啊。你的这个房子真不错,那个……那个电视是彩色的吧?”
    “哦,是彩色的,不过是老制式,收的频道没有新的那么多,还有就是手动调台,有些麻烦。”
    “不麻烦,不麻烦,彩色的就成了,现在看黑白的已经不能适应了……这儿还有冰箱啊?”
    “是啊,不过也是很多年了的,用着还可以就是声音大些……这里大部分的东西都是我在这里住的时候用的……”
    “你在这里住过?那你现在住哪里?”
    “在隔壁,和这里是一样的规格,那边从前是我父母住着的,后来他们都过世了,我想别人总是不愿租住过世人的房子,所以我就换了过去。”
    “对不起啊!”
    “没关系,我父母过世五年了,已经没什么了。”
    任秋桃看向江凡修,房子她真的很满意,可是为什么他一直不提价格的事?容容说后说的人比较有主动权,所以她应该等他先说的,不是吗?
    江凡修看着她简单的装束和那个帆布的行李袋,他猜她的经济状况可能不是很好,不知道她可以承担什么样的价格。其实,他倒不是很在意租房子的收入,只是房子空着,有个人住至少能物尽其用,所以他合计着什么样的租金会合适。
    任秋桃左转转右看看终于忍不住地发问:“江……凡修,你这里很好很好……租金是不是会很高?”广告上只写着价格低廉没有具体注明是多少,谁又会真的明码标价呢?
    “哦,你喜欢就好了,租金你看着给吧。”觉得她似乎很需要帮助,而且一看到她就觉得很投缘。他平时是很热情啦,不过倒很少像刚才那样主动地和一个女孩子搭讪。嘿,总之事情有些失控有些反常。
    啊?这个还能房客说了算吗?最好是不收,要不意思意思每个月一元钱怎么样?任秋桃在心里开着玩笑。
    “这个……我也不是很了解行情啦,你上一位房客是多少钱呢?或者我也用那个价格啊?”说完这话她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都不知道上个人是多少钱就这样地说…… 
第五章
    “哦,上次是两个女孩子住的,每个月五百两个人分摊。要不你就每个月三百?你若是不同意……”
    “同意,同意!”当然同意,这样的房子,在这个城市里要个六七百是没问题的了吧?或者八九百也是可能,嘿,只能说自己的运气好。
    “江凡修,你写个协议吧,我们先签了,我先交你多少好呢?”
    “你看着办吧,一个月一个月地给也行。”
    他还不是一般的好说话啊,不过,自己已经在他这里占了大便宜了,就不要贪得无厌了,“我租一年,先交半年,等我找到了工作就把另一半交给你。”
    就这样,她住进了这个具有基本生活设备的房子,然后她才发现这里的卫生一直有人打扫着,所以她不用费力地做全面的清洁。把自己的衣服、用品各自归位后,她跳到了大床上,真是不错,这张床她横着睡也没有问题,嘴边带着笑进入了来这个城市后的第一个梦乡。
    “太阳光晶亮亮,雄鸡唱三唱,花儿醒来了,鸟儿忙梳妆,小喜鹊造新房,小蜜蜂采蜜忙,幸福的生活从哪里来……”
    任秋桃哼着儿歌走出房门,她要去找工作,最好还是做幼儿教育的,她喜欢啦,和小孩子在一起真的很快乐。只是不知道哪里有幼儿园,也不知道哪里需要人,要是有个朋友在这边就好了,至少有个人可以问一问,不像现在这样,要盲目地到处乱撞。
    江凡修打开门听到久违的儿歌,多久前他也曾唱过?二十几年前吧?那时的他也还是个孩子呢。这儿歌就像久已远去的记忆,被她唤醒了一般,忍不住跟着她哼了起来。
    “早啊!”
    听到了他的声音,她转头同他打个招呼,他不会笑自己幼稚吧?朋友说过自己很多次了,可是唱儿歌成了一种习惯,或者可以叫做职业病?
    “早!你不休息休息吗?哦,要用早餐是吗?楼下左转有家小店里的早餐很干净也很便宜,我们这里的住户大多到那里去吃的。”
    “谢啦!不过我已经吃过了。”
    “那你……真的好早啊!”
    “我要去找工作啊!总不能无所事事吧?”
    “你想找什么样的工作?这里找工作一定要带齐身份证、学历证、个人简历什么的,而且我听说面试的时候一定要很有信心,就算是自己不会的也要说会!”
    “啊?不会吧?那以后露馅了不是很难堪?”
    “小妹妹,找到工作是最重要的,哪里还管得了这样多?不过,我也只是听说的,倒没有经历过,所以……也许是歪主意。对了,你想找什么样的工作?开始的时候不要希望太高了,先安顿下来,以后可以再换的。”
    他还真不是一般的热情哦,任秋桃摸摸鼻子坦白地说:“我想最好到幼儿园里工作,不过不知道哪里需要用人。” 
第六章
    “你是幼儿园里的阿姨啊?怪不得,现在很少有人唱儿歌的!”
    “我不是阿姨,我是老师,阿姨是照顾孩子日常生活的,而我是教孩子学习的。”
    “呃,不一样吗?我以为幼儿园里都是阿姨呢!”
    忍不住丢给他一个卫生眼,最恨别人分不清这个了,哼,她可是经过了正规的四年幼教学习得到了学士学位的,当然不是阿姨啦。
    江凡修不好意思地挠头,他是真的这样以为的,哪里知道还有分别。
    “幼儿园……我就不知道了,好像每个区里都有两三家比较大的公立的,至于那样比较小的私立倒是很多,可能你真的得一家一家地走。”
    “嗯,谢谢你啊,我知道一定是个浩大的工程。对了,去哪里坐公车啊?”
    “往前走到那棵树那儿左转你就能看到了。”
    下午,坐在树阴下的小石凳上,任秋桃呻吟地捶打酸痛的小腿,真的很难啊,这些幼儿园都很分散,私立的她是不想去啦,虽然工资是不少,可是那里太松散了,对孩子也不能有什么要求。所以她还是喜欢公立的幼儿园,很正式,要求有正式的教案、明确的教学目标,以前朋友劝过她,待遇好才是重要的,可是她有自己的原则,她并不曾想做出什么惊天地的事业,只是希望学有所用。
    皱着眉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不知道有多少人同她一样,带着梦想和希望来到这里,也不知道有多少人同她一样,有了些挫败感,又有些后悔。看到不远处有几个年轻人在踢毽球,小小的毽球在他们的脚下腿边轻盈翻飞,好看极了。目光过处打了个停顿,那背影好像……是她的房东啊,他怎么大白天地在这边玩毽球?不用工作吗?看到了他的正脸,任秋桃直起身来想走过去和他打个招呼,却看到了他很严厉的目光,那目光止住了她向前的脚步,也让她有些不解,他不是很热情的吗,怎么会有不友善的目光?算了,反正也不是很熟,一转身就近找了个地方重又坐下,翻开手里的报纸,仔细地看着招聘栏。
    忽然一个人从她的面前疾驰而过,她下意识地抬起头,却看见刚刚踢毽子的那几个人追了过来,江凡修跑过她身边时看了她一眼却没有说什么。
    怎么回事?看着那个被追的人不要命般地穿过疾驶的车流跑到了路对面,而江凡修他们也跟着跑了过去,好危险,其中的一个人差点给车撞倒!还有一个人没有冲过去,丧气地挥挥手走了回来,推着一辆后面带着个箱子的自行车走了。这是怎么回事?他们在做什么?拍戏吗?不像,拍戏用不着这么拼命吧?然后听到周围的人纷纷地议论着,好像说是警察在追一个贩毒的人,他是一个警察吗?倒是挺像的,她印象中警察是应该高高大大的,很结实,很有力量的感觉。有一个警察做房东,呵,是一件很有趣的事吧?应该也很安全。 
第七章
    拍拍裤子上的灰尘,再走一家去试运气,若还是不行就明天再说吧,今天她累坏了,真的走不动了。
    拖着疲惫的身体终于爬回了自己的家,把买来的米菜扔到门边,顾不得脱去满是汗味的衣服,倒头便睡。
    朦胧间看到江凡修在踢毽球,忍不住跑过去,“一起玩好吗?”
    他露出阳光的笑容,像个开心的孩子般点头,本来不会踢毽子的她竟然也控制得住这红红绿绿的小东西,左踢右踢非常自如,昂起头呵呵地傻笑,尽兴地玩是一种享受。
    突然一个陌生人闯了进来,然后,江凡修拉着她在跑,很快很快地跑着,他似乎看不到身边呼啸而过的汽车,突然一辆奔驰直直地驶过来,她惊恐地大叫:“啊——”
    粗粗地喘着气,睁开眼睛四下里看看,哪里有毽球、哪里有江凡修、哪里在跑、哪来驶来的汽车?原来是在做梦,抹去额头上的汗,不知是热的还是吓出来的,心跳十分不规则,似乎还没从刚才的惊恐中回复。一定是下午的事给了自己很大的冲击,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真的警追匪,别说和电视里演的还挺像的。肚子里传来“咕咕”的声音,提醒她晚饭还没有做,她呻吟一声:“好想你啊容容,想你做的菜,想你收拾干净的家,想你……嘿……”
    奸笑几声,好像想的都不是她楼容本人啊,若是让她知道了,还不骂自己吗?
    一边犯着职业病唱儿歌一边剁肉切葱包蒜,睡了一觉果然有精神了,她是一个不会亏待自己的人,所以自十八岁出门求学到独自在外求职打拼,父母也只是稍作担心,未曾过多地干涉。吃得好睡得香是她做人的第一要则,她的理论是人首先爱惜自己才会爱别人,她会为自己所爱的人好好地爱自己,朋友曾笑着说这是自私的借口,那又如何,她可以坦诚自己的自私,这世上又真有几个是不自私的?
    闻闻碗里搅上劲的馅发出肉类特有的香味,再用筷子试下油锅的温度,刚刚好,听着肉丸子下锅时滋滋的响声,她几乎能看到一盘子晶亮的焦熘肉丸。
    一脸倦意的江凡修靠在门上掏钥匙,突然想起了自己的邻居,下午执行任务的时候竟见着了她,好在她看懂了自己的眼神。撤回要开门的手,来到她的门前一边按门铃一边动动酸痛的胳膊,不知道她回来了没有,一定要提醒她这段时间治安不太好,一个女孩子最好不要太晚回家。
    任秋桃一脸不高兴地跑了出来,谁啊?怎么偏挑这个时间来她家?她高高地举起粘着肉馅的左手,把右手在小围裙上擦擦,想也没想就拉开了房门。
    “谁……是你?”
    看着眼前这个慵懒、疲倦的江凡修,她一愣,这和她印象中的他有很大的不同,他应该是……生龙活虎的。 
第八章
    “先进来,我的炉子上有东西,你等一下啊。”扔下没回神的江凡修,她又跑回了厨房。
    江凡修回手关上门,好香啊!虽然他已经在食堂里吃过了,但还是流出了口水。尾随着她来到小厨房,看到小厨房里油盐酱醋一应俱全,地上有一小袋米,旁边还摆着些青菜,她过得蛮像回事的嘛!
    “你会做菜啊?现在会做饭菜的女孩子不多了!”
    回过头丢给他一个笑,任秋桃说:“这算什么,我的朋友楼容做得更好呢!我的厨艺都是和她学的,唉,好怀念饭来张口的时光啊!”
    “真的吗?你朋友在哪里?介绍给我吧!”
    “你啊,靠边站吧,人家可是名花有主啦!”
    “怎么好女孩我阿姨一个也不认识?”
    关上火,她不解地回过头,“好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2 5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