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桃花劫:男妃难宠-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是!”

    花炎哲虽然不知道‘冰魄’是什么?但是听他们说话的语气,想来那‘冰魄’定是不寻常的声音。

    心不由的跟着揪起来。

    于梦瑶亦是一脸的迷茫。

    “按理说,小皇女服下了微臣的‘还魂丹’,昨夜子时定然会醒的,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有醒,只有两个可能,其一就是小皇女仙逝,但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一条不成立。一般来说,人死后,身体是不可能在瞬间变得冰冷的,可小皇女的身体却是在那炷香烧完后,就冰凉了。” 






宫廷卷53

“按理说,小皇女服下了微臣的‘还魂丹’,昨夜子时定然会醒的,可是到现在都还没有醒,只有两个可能,其一就是小皇女仙逝,但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这一条不成立。一般来说,人死后,身体是不可能在瞬间变得冰冷的,可小皇女的身体却是在那炷香烧完后,就冰凉了。”皇甫离看了一眼于梦瑶。

    于梦瑶站出来,接到,“的确,小皇女的身体冰冷的让人感觉犹若千年的玄冰。”

    花炎哲惊讶的抬起头,“可是,为何本国舅抱着粟儿的时候,完全感觉不到,粟儿的寒气?”

    “问题就在这里。”皇甫离笑的阴柔,“唯一能接近身中‘冰魄’且不会被其本身寒气所伤的人,必是那人所钟爱的人。”

    必是那人所钟爱的人。

    一句话,像烙印,深深的烙进了花炎哲的心里。

    “陛下,‘冰魄;何解,您定当心中了然,臣就不多说了。”皇甫离看了一眼罂粟,“臣这就去寻断肠草。”

    这一次,女皇并没有阻止,任由皇甫离消失在了眼前。

    思虑片刻,女皇抬头,“粟儿可是你们亲自照料?”

    “是!”

    “那,这三年里,除了你们两个,当然不包括朕与帝后,有谁接近过粟儿!”女皇低声询问,语气中,带着严厉。

    花炎哲与于梦瑶二人皆是一愣,陛下这是在怀疑他们吗?

    “没有!”

    这三年,只有他们四个人出现在罂粟床榻的十米之内了啊!就连皇甫离,也不曾接近过。

    罂粟昏迷,花炎哲比谁都要痛心,又怎么会害她?

    至于于梦瑶,连‘冰魄’为何物都不知晓,又怎么可能伤害她?

    “没有?”

    女皇眼眸中一丝不解,一闪而逝。

    没有道理啊!‘冰魄’必须是在那人的身旁三步之内,方可有效的使用啊!

    没有外人接近罂粟,罂粟她到底是怎样中了‘冰魄’的。

    ‘冰魄’在皇家可是禁药啊!他自己手里的那一颗,早在数十年前,为救南宫雨柔,已经用掉了,除了那个人,还有谁拥有‘冰魄’呢。

    想到那个人,女皇摇头,当年,她亲眼看见那个人死在她的面前,怎么可能是她?

    罢了,这件事,等罂粟醒来在追究好了。

    目前,去皇陵取出‘火魂’才是重点了。

    女皇看了一眼花炎哲,皇甫离方才那句话便发现在脑海里。

    真的要让花炎哲去吗?女皇犹豫,若是炎哲在皇陵里,有个三长两短的,叫她怎么跟那个人交代?

    若是不让花炎哲去,就算自己派上白来号死士去,定是有去无回啊!

    “陛下。”南宫雨柔扯了扯女皇的衣袖,方才,听他们的谈话,他一直心惊胆颤的,所以才一直没有开口。

    现下,陛下如此沉默,更是吓坏了他。

    “柔儿。”女皇看了一眼南宫雨柔,当年为了他,皇陵里的苦,她试过,当时自己有功力护体,都被伤的七分重了,而炎哲,由于自己的刻意安排,根本没有让炎哲习武啊,当初是为了他好,如今,反而成害了他。

    “哲儿,你可愿意单身前往皇陵?”她是一国之主,许多事都容不得她自私,犹如当年,她若徇私,那人就不会死,那时候的情况,却容不得她有半点的私心,如今,就让她自私一回吧!

    虽是一国之主,但也是罂粟的母亲啊!

    “去皇陵,取‘火魂’,救粟儿,你可愿意?”女皇沙哑的询问,眼眸中,带着恳求。

    

    给读者的话:

    第一更 






宫廷卷54

“去皇陵,取‘火魂’,救粟儿,你可愿意?”女皇沙哑的询问,眼眸中,带着恳求。

    “去!”花炎哲毫不犹豫的点头。

    女皇霎时觉得自己的话,问的有点多余,花炎哲对粟儿的感情,她并不是看不出来。

    “羽!”

    女皇话语一毕,一个人便出现在他们的面前。

    “陛下”

    来人单膝跪于地上,一身黑衣,将来人包的密不透风,为留一双历经沧桑的眼眸,声音铿锵有力。

    “带国舅前往皇陵,取‘火魂’。”

    黑衣人的虽是惊讶,却也没有多说什么,女皇是她的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了,“是。”

    花炎哲跟着黑衣人向门外走去。

    “哲儿,若是不行,别勉强自己。”见花炎哲要踏出门口,女皇在后面,声音发抖的补了一句。

    花炎哲身形一顿,未语,走了出去。

    不管怎样,‘火魂’他要定了。

    看着花炎哲离去的背影,即使是见惯了大场面的女皇也不禁一下子的跌坐在椅子上,看着床榻上的罂粟,女皇呢喃道,“粟儿啊!你可会怪朕?”

    南宫雨柔不禁困惑,听他们的谈话,拿到了‘火魂’与‘断肠草’粟儿就有救了呀!

    可是现在的陛下,看起来似乎并不开心,反而,反而有些颓废?

    对了,现在的陛下看上去那么的颓废,这样的陛下是他从未曾见过的。

    到底怎么了。

    “陛下,您为何看上去不开心呢?”于梦瑶也是个心里憋不住话的主。

    “唉!”女皇深深的叹了口气,揉了揉额头,“你们是有所不知啊!‘冰魄’‘火魂’最早出现在几万多年以前,那个时候的百花国还仅仅是一座城堡。

    在那座美丽的城堡中,只住着一男一女,且一年四季,百花齐放,未曾断过。

    直到有一天,那对男女相结合,偷偷服下百花堡的禁果,双生果,并产下子嗣的那一天,百花堡内,百花突然无故全部凋零,那对男女本是靠那些花开过之后所结出来的果实裹腹,可是百花凋零,导致他们无果可食,只能忍着饥饿盼着百花重开的日子。

    岂料,天不从人愿,百花至那以后,便在未曾开放,那夫妻二人便双双饿死,在他们倒下的地方,既然长出了两株一白一红的树苗。

    奇迹的是,他们所剩下来的那个女娃娃竟然一点事都没有,还好生的长大成人,在女娃娃成年那天,有些花朵又绽放了,而那两株长大了的树苗,竟奇迹般的分别结出了晶莹剔透与如火如荼的果实,女娃娃甚是喜爱,变为它们取名为‘冰魄’,‘火魂’。

    不久之后,百花堡来了一位男子,那女娃对男子一见钟情,很快两人就陷入了爱河,并在百花堡成了亲,生了子。

    好运并没有持续太久,某天夜里,女娃娃发现男子总是会在半夜偷偷摸摸的下床,于是,就跟了出去。

    然后,才发现,那男子根本就不是喜 欢'炫。书。网'她,只不过是为了‘冰魄’与‘火魂’而来。

    被女娃娃揭穿后,那男子没有丝毫的愧疚之情,反而出口侮辱了她。女娃一气之下,起百花,夺其命。

    但是女娃娃是真的很爱那男子,在那男子死后,异常的后悔,就先随手摘了‘冰魄’喂于他,男子霎时凝结成冰,女娃惊恐的又摘‘断肠草’‘火魂’喂之,男子竟又奇迹般的苏醒。”

    “可是,这和国舅去皇陵有何关系?”于梦瑶问道。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 






宫廷卷55

“可是,这和国舅去皇陵有何关系?”于梦瑶问道。

    “且慢慢听朕道来。”女皇接过南宫雨柔递过来的茶水,轻泯一口,“其实,那女娃只不过是对花草比较敏感罢了,说起来,用‘冰魄’‘火魂’以及‘断肠草’都是无意为之,因此,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是,那男子却并不是这样想的。

    那男子假意认错,给女娃赔了不是,女娃心肠又软,便原谅了那男子。

    男子平日里对女娃十分的好,好让女娃对他放下了戒心,趁女娃不注意的时候,就想尽一切不办法联络百花堡以外的人,想要将‘冰魄’‘火魂’以及‘断肠草’给偷走。

    男子并不知道,其实,每次男子动手挖‘冰魄’‘火魂’的时候,女娃总是躲在一旁,偷偷的看着男子,只是因为女娃太爱那个男子,所以她假装不知道,沉醉于男子假面的温柔里。

    有一天,女娃去河边洗衣服,男子趁着女娃不在家的时候,再一次的跑过去,将‘冰魄’连根拔起,男子正得意的想要去拔起‘火魂’的时候,那‘火魂’突然释放出火焰,将男子的眼睛灼伤,男子吃痛的松开了手,‘冰魄树’上的果实,便顺着山坡越滚越远,直到消失在百花堡。

    等女娃回到家的时候,男子因为受不了疼痛,而自杀了。

    女娃心痛难当,却见男子为了‘火魂’将命也丢了,就在‘火魂’的旁边,建造了一个冰棺,将男子放在了里面。

    合上冰棺的那一刻,百花堡中漫天飞舞着白话瓣,那百花拼凑出来的字体,赫然是:

    火魂,灵之圣物,欣悦则诚,取之,则必先由心而生,方可得。

    反之,则必遭劫难迎身之灾。

    后来,随着版图的扩大,百花堡就成了皇陵,而女娃是百花国的第一位国主。

    第一任女皇驾崩前,曾下令非皇族人,不得踏入皇陵半步。

    若想取‘火魂’必须过守陵人所设关卡。

    ”

    “那‘冰魄’去哪里了?”南宫雨柔轻语。

    女皇皱眉,摇头,其实她也不知道冰魄在哪里,她的‘冰魄’是她母亲直接交给她和那个人的。

    “所以,去皇陵的人只有国舅合适。可国舅爷严格的算来并不是皇族的人啊!那守陵人会放国舅爷进去麽?还有,那所谓的关卡是什么?”于梦瑶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皇陵,朕让羽带去了朕的信物,守陵人自是会放他进去的,至于关卡。”女皇顿了顿,脸上浮现恐怖之色,“关卡嘛!除了最后一关‘御龙藤’,其他的都是随守陵人自己的喜好设定的,由于皇陵的守陵人是世代相传的,所以,每个守陵人都有自己的特权,连朕都要让上三分。据朕说知,至今为止,只有文轩帝后和朕两个人成功取得过冰魄。”

    想起当年的那一幕,她到现在都还心有余悸,倘若那个时候,不是有足够的内力护体,她怕是要落得个终身不良于行了。

    想到花炎哲,女帝的眉头更加的紧蹙,那孩子,可是一点功力都不会啊!有爱,真的可以化险为夷吗?

    南宫雨柔的心是颤抖的,他记得有一年,听说过陛下去过了皇陵,去的时候,他还在昏睡,陛下回来后,足足一年都没有见过陛下,陛下那个时候,一定很辛苦。

    沉默就此在他们之间展开,各怀心思的他们,都不知道,花炎哲到底能不能平安归来。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下面的会是花炎哲闯皇陵的了。 






宫廷卷56

再说花炎哲,随着羽来到了皇陵的入口。

    花炎哲惊讶的看着眼前所谓的唯一通往皇陵的路口。

    大约半米宽的小路两边群山起伏,林海莽莽。

    月光洒落下来,树木点点星光闪烁。

    隐约可见,那小路犹如一条小蛇,一直盘旋到山顶。

    “国舅爷,这便是上皇陵的通道了。”羽立于一旁,面无表情的说道,“从国舅爷踏上这条小路开始,便是取‘火魂’之路,但是,属下不得不提醒你,皇陵,不是普通人可以看见的。”

    花炎哲一愣,这话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就算是国舅爷达到山顶,也不一定能进入皇陵。”羽看出了炎哲的心思,淡淡的讲道。

    羽突而气息一沉,从怀里拿出一块晶莹剔透的玉,“纳兰羽奉陛下之命,带国舅爷前往皇陵摘取‘火魂’!”

    花炎哲只觉得一道白影闪过,纳兰羽手里的玉便消失不见。

    片刻后,从山中传来有力的声音,“纳兰羽,你回去转告陛下,这个人,纳兰家族接受了,是死是活,纳兰家族概不负责!”

    狂妄!

    这是花炎哲心里最快浮现的想法。

    以前,也只是无意从南宫雨柔那里听得了一两句的关于纳兰家族的事,

    孰不知,这个家族,竟然张狂到这个地步,连陛下都不放在眼里。

    花炎哲并不知道,就算陛下站在纳兰家族的面前,也会弱上三分。

    “是!”纳兰羽应承。

    纳兰羽不也是纳兰家族的人,怎么会不用守护皇陵?

    奇 怪;书;网。

    “纳兰羽,你可以回去了。”空气中,再一次的飘来女子的声音。

    纳兰羽瞥了一眼花炎哲,然后消失在夜空中。

    没办法啊!虽说纳兰羽也是纳兰家族的人,但纳兰家族分为两部分,一部分负责守护皇陵,一部分作为女皇的影卫,因此,就连纳兰羽也进不了皇陵。

    “国舅爷,请吧!”

    花炎哲没有丝毫的犹豫,踏上了那条弯曲的小路,听见耳边传来那女子的声音,“国舅爷,现在本人所说的每一句话,你可都要记清楚了,首先,容本人自我介绍一下,在下纳兰年,是负责引路的人。你若想取得‘火魂’,就必须先过在下姐妹们所设关卡,当然,如果你现在想反悔,也不是不可以,容在下提醒你,你只有这一次反悔的机会。”

    “不悔!”花炎哲斩钉截铁的点头。

    隐藏在树林中的纳兰年笑了笑,“那好!从此刻起,生死由命。”

    “您所谓的关卡是?”花炎哲最关心的是这个,过了关卡,取得‘火魂’,他的粟儿,就有救了。

    “其实也不难!你只需过了姐妹们的琴,棋,书,画,诗,词,歌,赋,这八关,然后再到老祖宗那里,承受三鞭的‘御龙藤’即可,事先声明,倘若你有一关过不了,那么,终其一生,不得踏入皇陵半步!”

    隐藏在树林里的另一个人不禁的替花炎哲捏了一把汗,虽说纳兰家族可以随便设关卡,但也不用把八个都不搬出来哇!

    年姐姐一定是想为祖先报仇。

    听老祖宗说,她的老祖宗守皇陵的时候,曾被一个男子耍的团团转,那个男子不但轻而易举的过了关,还留下了很刁钻的问题,把老祖宗的老祖宗给放倒了。

    这皇陵,算上当今的陛下,也就两个人过了关卡,取得了‘火魂’,也不知道这个男子能不能成功,连她也隐约的有些期待了。

    花炎哲则是有些庆幸,虽然南宫雨柔和陛下不让他学武,但是从小他琴棋书画,诗词歌赋都是样样精通的。

    暗处的纳兰年看着独自窃喜的花炎哲,小声的嘀咕,“如果,你等会还能笑的如此自信就好了。”

    花炎哲突然觉得脚下有什么东西在乱串,便停了下来,还没有来的及看清楚,整个人便陷了下去。

    “那下面是第一关,如果国舅爷过了,自然会将你升上来!”

    花炎哲从蜿蜒的的小路上,突然跌倒了地底,头不免有些眩晕,待稳定下来,竟发现自己身在一个极为空旷的房间内。

    

    给读者的话:

    一更 






宫廷卷57

“那下面是第一关,如果国舅爷过了,自然会将你升上来!”

    花炎哲从蜿蜒的的小路上,突然跌倒了地底,头不免有些眩晕,待稳定下来,竟发现自己身在一个极为空旷的厢房内。

    厢房里的摆设一目了然;又像是韵着薄雾般的飘渺。

    煜煜清香混合着流动的空气;带着醉人的旖旎。

    银辉着光泽的月光倾洒而现;明亮而皎洁;照射在那檀木圆桌之上。

    微风起;带着迷涟漪的微扬;轻轻荡着;撩起那层层浅青色的薄纱幔帐。

    房内四壁皆无物,只几幅山水之画,置挂其上,平添几分秀雅,几分祥和宁静之气,顿觉心凝。

    此房极为悠绵蝉翼,竟无丝毫尘味,干净的有些透明。

    “国舅爷!”在花炎哲发愣之际,一个柔和的声音在厢房内响起,空旷的厢房,使得那声音格外的响亮。

    花炎哲循声望去。

    只见一美轮美奂的身影,从轻纱后面走了出来。

    待花炎哲看清楚来人,心下不由的一紧。

    原来,这世上,竟有别男子还要美丽的女子。

    一袭白衣,包裹着玲珑有致的身躯,乌发如漆,肌肤如玉,美目流盼,一颦一笑之间流露出一种说不出的风韵。她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牡丹花,美而不妖,艳而不俗,千娇百媚,无与伦比。

    朱唇轻启:“你就是花炎哲!”

    本该是疑问的口气,却是那么的肯定。而且连称呼都直接省去,叫名字。再一次证明了纳兰家族的狂妄。

    花炎哲点头,算是默认。

    女子的眼眸中,闪过一缕精光,“在下纳兰琴。”

    “琴姑娘,”花炎哲不知道该如何称呼眼前这位女子,故而只好用姑娘代替,“请琴姑娘告知这关的考题。”

    纳兰琴纤手一直,花炎哲顺着方向看过:

    两把通体雪玉的天蚕丝琴,竞相遥对,如遗世独立般置身在圆桌之上。

    棕色千古上好檀木的琴身之上,雕刻着雕刻着精致典雅的紫罗兰花,绽放着娇艳的风姿。

    而琴弦则是用早已绝迹的天蚕之丝所制造而成。

    “这关很简单,‘琴关’,只要你可以跟的上我的节凑,就算过关。”纳兰琴轻声的说道,“但是,只要你跟错了一个音符,那么就请回。”

    “好!”花炎哲应允,好在自小对音律甚是精通,跟曲还难不倒他,只是,纳兰琴下一句话,却让花炎哲不禁眉头紧蹙。

    “凤求凰。”纳兰琴款款的走在其中一把天蚕丝琴目前,衣袖一甩,坐定,十指扶上琴弦,面带笑容。

    凤求凰?

    这个时候弹凑《凤求凰》是不是有点不适合?

    花炎哲脑海里,隐约浮现这么几句话:

    相遇是缘,相思渐缠,相见却难。山高路远,惟有千里共婵娟。因不满,鸳梦成空泛,故摄形相,托鸿雁,快捎传。喜开封,捧玉照,细端详,但见樱唇红,柳眉黛,星眸水汪汪,情深意更长。无限爱慕怎生诉?款款东南望,一曲凤求凰。

    “怎么?不敢?”纳兰琴自是知道花炎哲为何发呆,这曲《凤求凰》可是她花了两年的时间才学会的啊!《凤求凰》可是自文轩帝后逝世以后,便再无宫内之人弹凑的古曲了,相信花炎哲也没有听过,要跟上她,怕是难如登天了。

    一身素衣的花炎哲于琴架前坐定,眸一凝,“开始吧!”

    

    给读者的话:

    二更 






宫廷卷58

身素衣的花炎哲于琴架前坐定,眸一凝,“开始吧!”

    纳兰琴也不多言,素手翩然轻扬,一曲‘凤求凰’已飘然萦绕指尖。

    缠绵悱恻的悠然琴音邹然而起,伴随着清潇的纯透。

    凤凰,翱翔天际之神物,尊贵而冷傲,合着缠绵及悠远,亦如此曲。

    花炎哲指尖之琴音,气势磅礴中带着灵动,隐现贵气之音,而纳兰琴的琴声之中,却是温婉中夹杂绵长,显得和蓄。

    却并不让人觉得突兀,是如此的和弦,妙音如春。

    然而,对于初弹的花炎哲来说,‘凤求凰’确实有一定的难度。

    花炎哲开始有些力不从心,琴声渐渐的转弱,只是旋律却依旧努力的跟着纳兰琴。

    随着最后的一个尾音,一曲‘凤求凰’终。

    纳兰琴依旧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样子,不过花炎哲就有点惨,勉勉强强的跟上了旋律,用尽了全力,在弹下最后一个音符的时候,居然吐了一口鲜血出来。

    纳兰琴有些讶异,从来不知道,原来,真的有如此天份的人。

    竟然跟的上她的‘凤求凰’,不由的对花炎哲升起了佩服之感,“国舅爷,这一关,你算上过了。”

    花炎哲擦拭了嘴角的血迹,露出一个惨白的微笑,“多谢。”

    然后转身走出厢房。

    待花炎哲的身影如期的消失在视线,纳兰琴的身边,突然多出了一个人影,约十六七岁的模样。

    璀璨的眸子里,闪烁着疑惑,“琴姐姐,你为何要让他过?”

    纳兰琴装傻,“哪有?”

    “就有!”女孩不依不饶的说道,“琴姐姐明显就是让他了啊!”

    纳兰琴不语。

    以为够天衣无缝的,结果还是让小狸看出来了啊!

    “琴姐姐?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

    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这是初见他时,就觉得那个男子不应该太多的苦。

    因此在方才‘凤求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