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桃花劫:男妃难宠-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纳兰雄只是笑笑,不愿多在这个问题上绕圈子,“国舅爷,虽然你过了八关,但是老夫这里还有一关,你可愿意承受?”

    “愿意!”一点犹豫都没有,花炎哲肯定的回答。

    都走到这里了,他不可以有任何的退缩。

    如果罂粟从此再也醒不来,那么,他也会活不下去的。

    “那好!年,取‘御龙藤’!”纳兰雄吩咐,纳兰年应允而去。

    不久,纳兰年手里捧着一条藤蔓走了出来。

    银白的藤蔓,丝丝的向外吐着寒气。

    纳兰雄接过藤蔓,沉声道,“国舅爷,这便是‘御龙藤’,若想取‘火魂’,就必须挨老夫三鞭!至百花国开国以来,就两个人承受过‘御龙藤’的鞭打,一个是文轩帝后,而后是当今陛下!”

    纳兰年等人听着,心颤抖着。

    连本来打算看戏的纳兰棋也不禁替花炎哲担忧起来。

    毕竟,文轩帝后与当今陛下有功力护体,还一个终身不良于行,一个一年未曾一床,更何况花炎哲单薄的身子,又毫无功力护体?

    然而,她们却没有办法出声阻止。

    祖训不可违。

    只能是希望花炎哲的运气向之前那样好了。

    “在下知道。”

    “那你可知,就算是陛下当年来的时候,老夫也是用了十成的功力,以你这虚弱的身子能否支撑的住?”纳兰雄面无表情的说,“国舅爷,还是三思而后行!”

    “多谢老祖宗提醒,但是炎哲心意已决,还请老祖宗赐鞭。”

    花炎哲说完,便动手解开了袍子,露出直挺的背脊。

    纳兰雄绕至花炎哲身后,花炎哲低下头,将一头墨发高高的拢起。

    纳兰雄扬起‘御龙藤’,纳兰年等人闭上眼,却没有听到‘御龙藤’落在花炎哲身上的声音,而是,纳兰雄一声叹息,“唉!”

    众人不解的睁开眼,见原本扬起的‘御龙藤’轻轻的放了下来。

    

    给读者的话:

    一更了 






宫廷卷65

纳兰雄扬起‘御龙藤’,纳兰年等人闭上眼,却没有听到‘御龙藤’落在花炎哲身上的声音,而是,纳兰雄一声叹息,“唉!”

    众人不解的睁开眼,见原本扬起的‘御龙藤’轻轻的放了下来。

    “年,带他进去!”纳兰雄双目一闭沉声说道。

    纳兰年虽然好奇老祖宗为什么会突然破坏了规矩,但是也没有多问,领着花炎哲进去。

    纳兰琴等人随后。

    “你也看到了吧!”纳兰雄对着不知何时站在自己身边的一位满头白发的老婆婆说道。

    “是啊!”苍老的声音,略带颤抖。

    “如,可是那件事,真的会发生吗?”纳兰雄犹豫的问道。

    如摇头,“我也不知道啊!可是,他后颈上的那多紫薇花却是那么的耀眼。”

    紫薇花啊!慕容家族尊贵的象征,居然出现在了花炎哲的后背后颈上,这让他们不得不直接让花炎哲过关。

    “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啊!”纳兰雄再次的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去看看吧!如果是真的,那么‘火魂’不请自出了。

    一潭湖水,清澈见底。

    四周开满的红色的花朵儿,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香味。

    让花炎哲等人不禁沉醉之中。

    最引人入胜的是,那湖水之中,一株火红高大的树木,上面结出的果实。

    果实呈火红色,约有一颗鹅蛋般的大小。

    映照着水光,散发出耀眼的红彩。

    “这便是‘火魂’。”纳兰年轻声的说道。

    花炎哲中震惊中回过神来,“‘火魂’”

    〃那里有一艘木筏,花公子乘木筏过去,我等就不奉陪了。〃纳兰琴柔声道。

    众姐妹互看一眼,皆是退后一步。

    她们不是不想过去,而是不能过去。

    还记得纳兰棋小的时候,趁着老祖宗不注意,偷偷的乘着竹筏向‘火魂树’靠近。

    结果,还没有接近‘火魂树’就被‘火魂树’散发出来的火光给逼了回来。

    好在老祖宗及时赶到,否则,现在皇陵的守陵人也就没有纳兰棋了。

    众姐妹都是知道这件事的,因此,没有人在靠近‘火魂树’。

    今日本以为,花炎哲需要挨上‘御龙藤’三鞭,方可进来。

    却怎料,老祖宗竟违背了祖先的规矩,直接让花炎哲进来。

    对于这件事,她们都十分的好奇,每个人的心里都闪过一个念头,那就是,等这件事结束以后,找老祖宗问个清楚。

    花炎哲慢慢的上了竹筏,撑着竹浆,向湖中心的‘火魂树’缓缓的靠近。

    就在花炎哲离‘火魂树’仅有三米的时候,‘火魂树’瞬间散发出耀眼的火光。

    花炎哲下意识的用手挡出了那刺眼的光芒。

    湖岸上的人都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气。

    随后进来的纳兰雄与那位叫如的老婆婆也捏了一把冷汗。

    火光逐渐的减弱,只见‘火魂树’由树干又向外射出一条条金丝状的物质。

    那些金丝绕着花炎哲转了好几圈,最后扎入湖水里。

    湖水霎时被激起千层浪,自湖里喷发出来。

    细弱柳枝,直抵半空。

    就见那湖水,变换出一个个娟秀的字:

    火魂,灵之圣物,欣悦则诚,取之,则必先由心而生,方可得。

    反之,则必遭劫难迎身之灾。

    

    给读者的话:

    二更了 






宫廷卷66

细弱柳枝,直抵半空。

    就见那湖水,变换出一个个娟秀的字:

    火魂,灵之圣物,欣悦则诚,取之,则必先由心而生,方可得。

    反之,则必遭劫难迎身之灾。

    众人惊奇的看着这一幕。

    “果然!”尽管是意料中的事,纳兰雄还是忍不住的惊叹。

    “老祖宗,这是怎么回事?”纳兰诗询问道。

    这个一定跟老祖宗放花炎哲进来有关系。

    纳兰雄只是笑着,不语。

    有些事,冥冥之中早已有了定数,又何苦多拉着更多的人参与?

    人啊!还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好奇心可是会害死猫的。

    见纳兰雄没有解说的意愿,众人唯有再将目光投向花炎哲。

    花炎哲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此刻,仿佛世间万物都与他无关。

    只是他不懂,为什么看到那一排字,心里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苦涩之感。

    这种感觉,不似因为罂粟而散发出来的心痛。

    苦涩之中,竟又带点甜。

    花炎哲的嘴角勾起一丝性感的弧度,自言,“‘火魂’,我可否带走你?”

    奇迹,在这一刻发生。

    那‘火魂’本就具有灵性,此刻,可说是将它的灵性发挥到了极致。

    像是听到了花炎哲的召唤。

    径自从树上脱落下来,飘然至花炎哲目前。

    花炎哲伸出修长的手,将它接了过来。

    分明的感觉到,手心里的‘火魂’那炙热的温度,像是一颗跳动的心脏。

    花炎哲将‘火魂’收入怀里,转身打算原路还回。

    怎料,像是被定住了一般,无法动弹。

    就在这个时候,‘火魂树’发出断裂的声音。

    众人眼睁睁的看着‘火魂树’断裂,倒在的湖水里。

    然后漂流到花炎哲的竹筏旁,又逐渐的缩小缩小,最后,缩小成红豆般的大小。

    临水而起,直逼花炎哲的眉心。

    毫无预警,‘火魂树’渗入了花炎哲的眉心。

    花炎哲感到莫名的一股力量,在他体内胡乱的串动。

    逼得他快要喘不过起来。

    “啊!”终于花炎哲再也抑制不住的大吼一声,整个人跳进了湖水里。

    想要用冰冷的湖水,燃解身上火一般的炙热。

    却不料,身体莫入湖水,使得整个人愈加的烈火焚身。

    众人中惊讶中回过神起,皆足下一点,凌空而起,想要将湖水了挣扎的花炎哲给解救上来。

    可是,还没有接近湖水,那湖水竟有再次掀起浪花来。

    这次不似方才对花炎哲那般温柔,而是直接形成一张天然的屏障,将纳兰雄等人阻隔起来。

    纳兰雄等人合力想要击碎这方水帘,却被水帘给反弹回来。

    丝毫不让她们靠近湖水,更别说解救花炎哲了。

    无奈,众人只好退到一旁,焦急的想办法了。

    这好不容易拿到了‘火魂;,要是让他沉尸湖底那就不妙了。

    虽然呢,她们可以直接推脱说,花炎哲是在取‘火魂’的过程中丧命的,但是那不是她们纳兰家族的作风。

    因为毕竟花炎哲已经将‘火魂’收入囊中了。

    因此,花炎哲的生命她们就要负责到底了。

    可现在这种情况,众人都是束手无策。

    就在众人急的想热锅上的蚂蚁之时,湖水所设屏障又给退了下去。

    见屏障退下,众人立刻寻找花炎哲的身影,哪里还看到到人?

    湖水平静的连一丝涟漪也没有。

    就在众人要放弃的时候,湖水中,突然慢慢的浮现出一抹火红。

    

    给读者的话:

    三更 






宫廷卷67

就在众人要放弃的时候,湖水中,突然慢慢的浮现出一抹火红。

    那抹火红,从湖水里慢慢的浮出水面。

    众人错愕,只看到那花炎哲:

    一头火红的长发,如丝顺滑,还微微滴下水珠,整个人就像是没有温度的冰块,苍白而无力却充满诱惑。

    长眉如墨画过,眼尾略上翘,带着几分天然的媚态。

    眉间一点朱砂娇艳欲滴,妖冶的桃花眼深邃若潭水悠悠,鼻梁挺直却略显秀气,薄而有型的唇勾起一丝似有若无的弧度,一颦一笑间风姿若妖。

    那赤裸的上半身,肌理分明。

    光华平坦白皙的身躯无一丝的赘肉。

    阳光从他的背后倾洒过来,花炎哲伫立于湖面之上,宛若自画中走出来。

    顿时,湖岸上一片哗然。

    “这………这怎么回事?〃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眸子里都是掩饰不住的惊讶。

    而纳兰雄和如二人却是满脸的担忧。

    唤过纳兰年,在她耳边嘟囔几句。

    就见纳兰年脸色一窒,然后,不顾众人的不解,匆匆离开。

    来还不及问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花炎哲就已经踏着湖水,一转眼就闪现在众人面前。

    “传说中的‘水上漂’?”纳兰棋惊呼。

    众人也都是一脸的不明白。

    这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吧!

    真的假的啊?

    前一刻还毫无功力的人,这一刻却将传说中的至上轻功‘水上漂’运用自如?

    众人讶于这个问题的同时,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那就是,花炎哲那一头火红的秀发和眉间那一点朱砂又是怎么回事?

    好端端的墨发,变成这样,好真是让人不好接受啊!

    而当事人花炎哲则是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样,“那个老祖宗,‘火魂树’毁了。”

    老祖宗叹了一口气,“我知道!”

    他又不是没有长眼睛,自然是看清楚了‘火魂树’消失的全过程。

    不,‘火魂树’没有毁啊!

    只是换了个生存的地方罢了。

    而这个地方,正是花炎哲的眉心。

    “我们也知道!”纳兰琴等人异口同声的说。

    额!这么整齐啊!花炎哲叹道。

    “你头发?”纳兰棋指着花炎哲的头发问道。

    花炎哲拿起一戳秀发,一看吓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

    纳兰棋等人白了花炎哲一眼,“我们怎么知道,这不是在问你吗?”

    花炎哲摇头,想起刚才那一幕,他都心有余悸。

    那个时候,他只觉得自己像是被烈火焚烧,整个五脏六腑都在翻腾。

    难受的险些窒息身亡。

    好在这种感觉并没有持续太久,当他以为没有事情的时候,一股强烈的寒意又向他袭了过来。

    霎时,他又感到自己仿佛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

    分明是一炷香不到的时间,却让他像是经历了无数个昼夜的煎熬。

    好在,他的心里,放不下的那个人儿。

    他的罂粟,还躺在罂粟宫里,昏迷不醒,好不容易取得了‘火魂’。他怎么能丢下她一个人,自己先离开。

    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他试过了,就绝对不能在让罂粟尝试到了。

    如此想着,他便努力的与体内那莫名的冲击力缠斗着。

    以至于自己怎么来到湖岸上的他都不清楚了。

    若不是纳兰棋提醒,他甚是连自己的墨发变了颜色都不知道。

    现在不是理会发色的时候,罂粟,还等着他回去呢!,“老祖宗,花某已经取得‘火魂’,现在是否可以

    给读者的话:

    一更 






宫廷卷68

现在不是理会发色的时候,罂粟,还等着他回去呢!,“老祖宗,花某已经取得‘火魂’,现在是否可以出皇陵?”

    “百花国第四十五代守陵人恭送国舅爷出陵!“纳兰雄沉声道。

    纳兰琴等人也均是向花炎哲施了一礼。

    在纳兰琴的带领下,花炎哲一出皇陵就头也不回的向皇宫奔去。

    如果花炎哲回头看一眼,就会发现,原本上皇陵的那条小路,已经消失不见。

    “粟儿!”人未到,声先至。

    花炎哲才踏入罂粟宫的门口,就先唤了罂粟。

    疲惫的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

    他拿到了‘火魂’,只要罂粟服下‘火魂’,便会醒来了。

    这怎么能叫他不笑颜开?

    只是,当他踏入寝宫的那一刻,所有的笑容,僵窒在了嘴边。

    连飞奔的脚步也停了下来。

    那个朝思暮想的人儿,此刻,正依偎在皇甫离的怀里。

    长长的睫毛,覆盖住那双水灵的紫眸。

    苍白的容颜上,带着幸福的微笑。

    那是她的粟儿?

    不是说,没有‘火魂’就不会醒吗?

    现在又是怎么回事?

    不做它想,花炎哲停住的脚步再次迈出,想罂粟靠去。

    而罂粟仿佛听到了炎哲的脚步声,缓缓的抬起头来。

    眼眸中,带着疑惑与震惊。

    下一秒,嘴角勾起无尽喜悦的笑,推开皇甫离,赤裸着脚,朝着花炎哲飞奔而去。

    “舅舅!”花罂粟一头栽进了炎哲的怀里,勾住他的颈项,小脸在花炎哲的胸膛摩擦。

    淡淡的花香,霎时传进了花炎哲的鼻腔。

    心里,一阵暖流滑过。

    “粟儿!”花炎哲紧紧的拥抱着罂粟,像是确定那人儿是否真的就在他的怀中。

    旁若无人般的,紧紧的紧紧地拥在一起。

    “咳咳!”皇甫离单手握拳,放在嘴边,假意的咳出声响,以提醒二人,旁边还是有人在的。

    花炎哲这才不好意思的放开罂粟,却瞥见她白嫩的脚,拦腰将罂粟抱起,走至床边,把罂粟放在软榻上,锦被盖好。

    转身,看向皇甫离,认真的问道,“离丞相,可否告诉本国舅,方才是怎么一回事?”

    他可没有忘记刚才自己进门时所见到的那一幕。

    “这”皇甫离看向花罂粟,仿佛在问罂粟,要不要说一般。

    而花罂粟却直勾勾的盯着花炎哲那一头火红的发,已经那眉间的一点朱砂。

    见皇甫离那为难的神色,花炎哲也不多问,这个事,过会问罂粟也是可以的。

    最关键的是,“离丞相,本国舅若是没有记错,你丞相当日是说,没有‘火魂’,小皇女是不会醒的吧!那么。现在,你可否告知本国舅,现下,又是怎么一回事?”

    面对花炎哲的质疑,皇甫离抱歉的低下了头,“禀国舅爷,那是臣诊断有误,小皇女并非是中‘冰魄”,而是中了‘蝶雾’,‘蝶雾’是一种能让人昏睡三年的药,小皇女之所以那是还未醒,问题可能出现在那扈三娘的银鞭之上。”

    “此话何解?”花炎哲疑惑的问道。

    据他这趟去皇陵的了解到的,能让人出现被冰所凝结住的,除了‘冰魄’,应该别无它物才是!

    “臣没猜错的话,扈三娘的银鞭上,应涂有名为,‘冰樱’的药水。二者相结合,便会出现‘冰魄’的症状。”

    “那你当时怎么没有说?”花炎哲弯腰,替翻身将锦被踢下床的罂粟再次的盖好,轻声问道

    给读者的话:

    二更 






宫廷卷69

“那你当时怎么没有说?”花炎哲弯腰,替翻身将锦被踢下床的罂粟再次的盖好,轻声问道。

    皇甫离无语,都说是没有看出来了。

    “小皇女应该是先中了‘冰樱’,然后又被人下了‘蝶雾’,加加上国舅爷的那一滴眼泪,使得二者相容,最后导致出现‘冰魄’的症状,臣开始也没有发现,不过在国舅爷离开的第三天,小文无意将水泼到了小皇女的身上,那冰开始融化才知道的。‘冰樱’本来也是难解之毒,但一碰上‘蝶雾’,只需一碗清水就可解之。”

    花炎哲听闻颔首,却听见罂粟柔弱的声音响起,“舅舅,你的头发?”

    花炎哲摸摸自己的头发,笑了笑,“不知道。”

    去了一趟皇陵,连发色都改变了。

    这一趟,总算是没有白跑啊。

    罂粟,没事就好。

    皇甫离看着那发色,像是想起了什么,匆匆告退,“小皇女,国舅爷,臣告退了。”

    空大的寝室就剩下花炎哲二人。

    四目相接。

    一个包含刻骨的相思,一个充满无尽的依恋。

    终于:

    花罂粟再次的投入花炎哲的怀里,双手紧紧的搂住花炎哲纤细的腰,“舅舅,粟儿好想你。”

    真的好想他!

    醒来以后,发现舅舅不在身边,她当时真的好无助。

    眼泪抑制不住的掉了下来。

    后来皇甫离进来,她惊讶的发现,那个粉衣男孩竟然是百花国的丞相。

    还没有完全消化这个消息,又听皇甫离说她昏迷了三年。

    三年啊!舅舅该是有如何担心她,她不用想就知道。

    在后来,听于梦瑶说,花炎哲去了皇陵,为她取‘火魂’。

    她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上了。

    皇陵有多危险,她听女皇说过。

    那个时候,好像要冲去皇陵陪他,南宫雨柔却让皇甫离守住她,寸步不离。

    天知道,她有多么的害怕,他像母皇口中的他那样,一去不回。

    还好,还好他回来了,不然,她真的不能想象,没有他的日子,她要怎么一个人走下去。

    只是,他的头发?

    罂粟从花炎哲的怀里探出头来,白嫩的手,轻轻地捧起他的发丝,眼眸中的伤痛,显而易见。

    花炎哲可是非 常(炫…网)在乎他的头发的。

    “粟儿,你介意?”花炎哲颤抖的开口。

    他怕她介意啊!

    介意他的与众不同。

    罂粟摇头,固然心疼,可是她却出奇的喜 欢'炫。书。网'着他这头红发,“罂粟很喜 欢'炫。书。网'呢,跟舅舅很配。”

    花炎哲修长的手指滑过她小巧高挺的鼻梁,“你喜 欢'炫。书。网'就好!”

    罢了,红发就红发吧!即使可能被人当作妖怪来看,但是,只要她的粟儿喜 欢'炫。书。网'就好。

    手不自觉的抚上花炎哲的眉心,来回的摩擦他眉间的朱砂,“这个也很好看呢!”

    花罂粟兴奋的说道。

    以前的花炎哲,总给别人一种温文儒雅的感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可是她好像更喜 欢'炫。书。网'花炎哲现在周身散发出来的感觉。

    妖而不艳。

    仿佛只有她可以接近他一般。

    她也曾想,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想要把花炎哲偷偷的藏起来,藏到只有她看得到的位置。

    不让别人有任何窥视的机会。

    而花炎哲又何尝没有这样想过,只是,他不能啊,他的罂粟从来都不会属于他一个人。

    花罂粟,是属于百花国每个子民的,他懂。

    

    给读者的话:

    三更 






宫廷卷70

花罂粟是属于百花国每个子民的,他懂!

    可是,花炎哲真的懂吗?

    如果真的懂了,那么或许往后也没有那么多的事端了吧。

    “舅舅,这朱砂真的很好看呢!”像是怕花炎哲不相信似得,罂粟再一次的肯定的说道。

    花炎哲宠溺看着罂粟,眼眸中,满是柔情,“粟儿………”

    “陛下驾到,帝后娘娘到!”花炎哲还来不及说出口的话,被一尖锐的声音打断。

    花炎哲将罂粟放好,起身,跪在了地上,“臣,花炎哲给陛下,娘娘请安。”

    “快起来吧!”南宫雨柔连忙上前扶起花炎哲。

    对他来说,对炎哲的疼爱向来不比罂粟少。

    这孩子,在皇陵该是吃了多少的苦头,才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