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桃花劫:男妃难宠-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而于梦瑶则是在他走后,上前,给罂粟把了把脉搏,小巧的脸蛋,露出让人不解的表情,然后,也离开了。

    偌大的寝殿,只有风透过窗户,吹起沙幔的沙沙声,以及花罂粟均匀的呼吸声。

    月光透过窗户,偷偷的爬了进来,洒落在罂粟的脸上,照耀出,罂粟仍旧苍白的容颜。

    在月光的照射下,原本就苍白的容颜,显得更为的透明。

    头上的一支通雪的玉簪,泛着莹白色的光芒,放射到墙上。

    影子的笼罩下,一个人静静的依靠在墙上。

    低着头,那不清楚样子,只是隐约看到,嘴角勾出的惨笑的幅度。

    手里玩弄着一把精致的匕首。

    一位身着黑衣的男子,至阴影中走了出来。

    一步一步的向花罂粟靠近。

    床榻上的花罂粟,仍是毫无警觉,依旧沉沉的睡着。

    那男子伫立与罂粟的床边,静默的注视着床榻上的罂粟。

    脸上的表情,十分的复杂。

    是仇恨?是怜惜?还是?

    完全说不出来的感觉。

    突的,男子的周身散发出浓浓的杀气。

    缓缓的抬起头,一张丑陋的脸,在月光下,清晰可见。

    脸上的疤痕,纵横交错。

    这样的容颜,跟那扈三娘有得一拼。

    只是,这个男子的身上,没有扈三娘的霸气。

    男子将匕首狠狠的握在手心,对准花罂粟的心脏,直直的要刺下去。

    千钧一发之际,花罂粟却突然翻身,躲过了这一刀。

    黑衣男子扑了个空。

    脸色越发的狰狞。

    轻声的啐了一口,再一次的向花罂粟袭去。

    眼见那匕首,已经接触到花罂粟的衣裳,一声暴吓,在冷寂的寝殿内响起。

    “什么人?”

    黑衣男子吓了一跳。

    匕首滑落在床榻上。

    楞楞的转过身,看向来人。

    只见皇甫离,脸上带着愠怒,眼神直直的瞪着男子。

    原本他是要回府的,结果走到半路,才想起,似乎有东西落在了罂粟宫,便回来瞧瞧,竟没想到让他碰上了这一幕。

    要是自己在出现的晚了点,怕是那一刀,已经刺入了花罂粟心口了。

    光是想想,皇甫离都觉得害怕。

    那黑衣男子从傻愣中回过神来。

    纵身一跃,跳出了窗外。

    “站住!”皇甫离沉声叫道。

    快步追了过去,路过罂粟床榻的时候,罂粟发出一声难过的呻吟。

    皇甫离顶定住脚步,俯身确定她没有受任何伤后,同样一个纵身,人消失在夜空中。

    而守在殿外的小文,在这个时候,推门而入。

    一踏到罂粟的床榻边,就发现罂粟身上的锦被滑落在了地上。

    弯腰拾起,细心的替她盖好,又将窗户关好,然后,又出去守着了。

    整个罂粟宫又突然的沉寂了下来,好似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

    只有那把遗落在床榻内侧的匕首,在月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证明着,刚才有人来过。

    

    给读者的话:

    一更哇 






宫廷卷77

只有那把遗落在床榻内侧的匕首,在月光下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证明着,刚才有人来过。

    皇甫离一路跟着那黑衣男子。

    那男子似乎真的没有要跟皇甫离动手的意思,在假山上,穿来穿去的。

    皇甫离加紧了脚步,追了过去。

    那黑衣男子,见皇甫离也没有跟他打斗的意思,就越加的放肆起来。

    略过巡夜的宫人,在黑夜中自由的穿梭着。

    而巡夜的宫人门,却只感觉到一阵风刮过,回过头,什么也不有看见。

    拉紧了衣物,甩甩头,又继续巡夜。

    终于,黑衣男子停在一个偏僻的角落,立于高强之上。

    皇甫离尾随而上。

    高墙之上。

    两个男子。

    视线交错。

    彼此的眼眸中都充满着嘲笑。

    最终,皇甫离跳过自己看到,那匕首的一幕

    问道,“阁下是什么人?为何出现在小皇女的寝宫之中?”

    黑衣男子淡笑,“自然是取她命的人。”

    面对皇甫离的质问,黑衣男子似乎有些懊恼。

    懊恼他方才心中闪过的那一丝不舍。

    才会被皇甫离发现,而无从下手。

    皇甫离一惊,这个人,还真的直白。

    “你就不怕本丞相唤人。”皇甫离俊眸一转。

    “哈哈!”黑衣男子仰头长笑,然后,望着皇甫离的眸子,肯定道,“你不会!”

    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不会。

    皇甫离本打算叫有刺客的,但是转念一想,他还是决定不惊扰他人,毕竟,他会武功这件事,知道的人是少之又少。

    目前,他还不想在生那么都的事端。

    因此,从一开始就有机会唤人的皇甫离,迟迟的没有开口。

    没想到,竟然被黑衣男子看了个透彻。

    “呵呵”皇甫离讪笑,“就算本丞相不唤人,本丞相一样可以将你拿下。”

    黑衣男子白了皇甫离一眼,讽刺道:“就凭你?在练个五六十年在来也不一定抓的住我。”

    皇甫离又是诧异的看了黑衣男子一眼。

    没错!

    倘若黑衣男子一直使用轻功,那他是一点胜算都没有的。

    轻功,向来不是他的强项。

    他早就发现,这黑衣男子的轻功非同一般了。

    就算自己拼尽全力,也是徒然。

    这下,如何是好哇!

    皇甫离蹙眉。

    只是,黑衣男子那口气,实在是让皇甫离不爽啊!

    一个丑陋的小小的刺客,竟敢如此的看不弃他。

    皇甫离目光一沉,掌风向黑衣男子袭去。

    黑衣男子淡笑的一个闪身,轻而易举的避开了皇甫离的攻击。

    闪到皇甫离的身后,皇甫离暗叫不好。

    清楚的感觉到,背后一股强力的强风向自己袭来。

    在掌风快逼到他背后之时,皇甫离一个弯腰,给躲了开来。

    黑衣男子,也不愠怒。

    皇甫离趁机闪身,一脚向黑衣男子的脸颊。

    男子错愕,闪躲不及,一脚结结实实的踢在了黑衣男子的脸上。

    黑衣男子美眸中散发出危险的信号,看到皇甫离有那么一瞬间,觉得,这个黑衣男子是来着地狱的阎罗。

    但是,箭在弦上,也没有多余的时间上皇甫离想清楚。

    那黑衣男子猛地袭上皇甫离。

    皇甫离不停的闪躲着。

    一直找机会再次的下手,而这次,黑衣男子并不给他任何的机会。

    招招狠毒。

    逼得皇甫离,毫无招架之力。

    

    给读者的话:

    二更 






宫廷卷78

招招狠毒。

    逼得皇甫离,毫无招架之力。

    皇甫离只能暗自吃下这哑巴亏了。

    皇甫离拼尽了全力的抵抗。

    黑衣男子长腿一扫,皇甫离闪躲不及。

    皇甫离从高墙之上,落下。

    单膝跪地,双手支撑着地板。

    嘴角,挂着血迹。

    撑起身子,皇甫离不在意的抹掉了嘴角的血迹。

    眼眸中,散发出强烈且危险的光芒。

    黑衣男子则是依旧站在高墙之上,高傲的俯视着皇甫离,嘴角的幅度越加的拉大。

    嘲笑之意,也愈加的明显。

    “呵呵,百花国的男丞相,也不过如此而已。也真是难为你了,从最底层爬到了现在的位置。我还真的以为,你为男儿争了光呢!”

    随着黑衣男子的嘲讽,皇甫离的脸色也愈加的难看。

    轻功,比不上你,呵呵,那就换个比法好了。

    空气中,只听见一声‘撕拉’的一声。

    一把银色的软剑,就握在了皇甫离的手中。

    皇甫离纵身一跃,手中的剑,如同灵滑的蛇一般,刺向黑衣男子。

    男子已经,连忙闪开,“呵呵,丞相不觉得持剑对付一个手中没有兵器的人,是一件很卑鄙的事情?〃

    饶是黑衣男子轻功在高,对于皇甫离的死缠烂打还是会有所顾忌的。

    原本就实力不是很悬殊的两人,现在,打的更是不可开交。

    皇甫离手腕一转,那刺向黑衣男子手臂的剑,瞬间移至到了黑衣男子的心脏。

    黑衣男子惊恐的往后退开。

    却忘了,背后是高墙,于是,整个人贴在了墙壁之上。

    皇甫离的剑,却在黑衣男子的心口前,停了下来。

    黑衣男子不满的瞪了皇甫离一眼,暗骂皇甫离卑鄙。

    刚才在打斗的过程中,黑衣男子本来打算,一走了之的,皇甫离却突然注意到,黑衣男子似乎很宝贝挂在他胸前的那个东西呢。

    这个发现,让皇甫离的嘴角勾起了一个愉快的幅度。

    然后,卯足了全力,集中攻击黑衣男子胸前的东西。

    黑衣男子为了保护那东西,一时晃神,让皇甫离有机可趁,一举将黑衣男子制服。

    皇甫离毫不在意的对上,黑衣男子的目光,“兵不厌诈!”

    呸!

    黑衣男子呸了一声,“要杀要刮,随你的便。”

    “!〃皇甫离叹息的摇头。

    黑衣男子将头扭过头,不理会皇甫离。

    皇甫离淡笑,还真是个倔强的人啊!

    眼光撇向黑衣男子的脸庞。

    那张丑陋的脸上,似乎有一层薄薄的东西,正在脱落。

    仔细一看,竟是人皮面具。

    皇甫离伸过手,想要拉下黑衣男子的人皮面具。

    黑衣男子却大叫道,“你,你要干什么?”

    皇甫离恍若未闻。

    眼看皇甫离的手,就要接触到男子的脸颊,不远处,传来喧闹的杂吵声。

    “刚才你们听到了什么声音吗?”

    “听到了!”

    “好像是从冷宫传出来的。”

    听着脚步越来越近,皇甫离有些失措。

    大半夜的,他一个文丞相,出现在这冷宫,怎么也说不过去啊。

    黑衣男子趁着皇甫离出神之际,挣脱了皇甫离的钳制,一个闪身,便离了皇甫离数十米之远。

    皇甫离懊恼的看着黑衣男子。

    现在,又不能在去捉他,若是捉他,势必会在打斗起来。

    那样就真的会把巡夜的宫人给招引过来了。

    皇甫离只好眼睁睁的看着,黑衣男子的身影,消失在夜空中。

    

    给读者的话:

    三更 






宫廷卷79

皇甫离只好眼睁睁的看着,黑衣男子的身影,消失在夜空中。

    皇甫离叹了一口气,转身欲离开,目光,却被地上的一方玉佩给吸引住了。

    皇甫离拾起那方玉佩,握在手心。

    那玉佩大约半个手心的大小。

    通体雪白。

    上面雕刻着精致的桔梗花花纹。

    皇甫离将玉佩收入怀中,勾唇浅笑。

    这玉佩,大概是那黑衣男子所留下来的,有了这方玉佩在手,他就不信,那黑衣男子不会在来找他。

    这就是那黑衣男子挂在胸前的吧!

    皇甫离想到这里,迈着优雅的步伐,离开了冷宫。

    果不其然,在他走后没有多久,一位黑衣男子出现在刚才打斗的位置。

    弯下腰,好似努力的在寻找着什么。

    转了一圈,仍没有找到自己要找的东西。

    黑衣男子站起身,背靠着墙,清澈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悔恨,“玉佩呢?莫不是被皇甫离给捡走了?”

    他若不说,谁会想到,眼前这位英俊的男子,会是方才的那黑衣男子?

    一头长而顺滑的墨发,用一根草绳,松松散散的束起。

    完美的下颔勾勒出一张俊美的脸庞。

    长长的睫毛,覆盖了一双轻灵的眼睛。

    高挺的鼻梁下,性感而薄嫩的嘴唇。

    让人有一种想要亲吻的冲动。

    不盈一握的纤腰,却让人不敢轻易的却触碰,唯恐,稍微的一用力。那腰,就被折断。

    黑衣男子垂首,下唇上翘,自唇中,呼出气,吹起了额头的刘海。

    一个人影,慢慢的向他靠近。

    来人,也是一袭黑衣。

    可周身却充满着冷冽的气息。

    来人将手掌搭在黑衣男子的肩上。

    黑衣男子抬眸,看了一眼来人,又低了下去,声音比蚊子还要细小,“锦,我把玉佩给弄丢了。”

    叫锦的男子一愣。

    黑衣男子又继续说道,“没有完成人物,又把爹爹留下的玉佩给弄丢了。”

    锦只是静静的看着黑衣男子,然后,转身,同黑衣男子一起靠在墙壁上,看着月亮发呆。

    静默许久,“逸,知道被谁捡走了?”

    逸点头。

    明明打斗的时候,还在的。

    非 常(炫…网)的可能就是被皇甫离拿走了。

    “那我们去找回来吧!”锦提议道。

    那块桔梗花的玉佩,对逸有多么重要,跟他从小玩到大的,他又怎么会不知道。

    逸看向锦,那眼神,似在问,可以吗?

    锦点头。

    不管回去要接受怎样的惩罚,逸的玉佩,一定要找回来。

    若是不找回来,还真的要担心,逸不死在主人的惩罚之下,自己就了结了。

    于公于私,玉佩,志在必得啊!

    逸收起不该有的思绪,看了一眼锦,淡淡的说:“谢谢!”

    一个人若是伪装起来,连声音都是冰冷的。

    逸长袖遮过脸颊,当在放下来的时候,又是那张丑陋的脸。

    而锦也在不知不觉中,换上了一张同样丑陋的人皮面具。

    对视一眼,两人一同消失在了夜空之中。

    向着丞相府飞去。

    飞至半路,锦突然停下身来,疑惑的问道:“对了,你怎么会失手?还把玉佩给丢了?”

    逸身形一愣,随即扯开一个苦涩的弧度,“被皇甫离发现了。”

    轻描淡写的带过。

    对于这件事,即使是好兄弟,他也不愿意多说半句。

    有些事,自己心里知道就好了。

    有些痛苦,他一个人承担就好了。

    不是不够信任锦,只是,不想让他陪他深陷泥潭。

    不得不说,那个小女人,真的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啊!

    罂粟,花罂粟。

    罂粟虽美,美丽的背后,却是让人无法抗拒的毒药啊!。

    

    给读者的话:

    一更 






宫廷卷80

罂粟虽美,美丽的背后,却是让人无法抗拒的毒药啊!

    见逸实在是不愿意多说,锦也不在多问。

    沉默就次展开。

    知道飞行至丞相府前。

    锦才开口,“这就是丞相府了。”

    逸点头。

    二人正打算绕道后门,翻墙而入的时候,一些讨论声,让他们停住了脚步。

    “丞相爷怎么还没有回来啊!都这么晚了。”

    一位长相华贵的男子,焦急的从丞相府走了出啦,不停的左顾右盼。

    没有回来?

    锦,逸二人对看一眼。

    人会去哪里呢?

    既然人没有回来,进去也是白去,还有可能被发现,暴露了身份可不好啊!

    思索片刻,逸淡淡的讲道,“先回去复命吧!我们改日再来。”

    锦想要说些什么,可还是咽回了肚子里,终究是什么也你没有说出口。

    随着逸一起离开。

    在他们走后,丞相府那华贵男子的身后,闪出一个人影。

    正是皇甫离,脱下官袍的他,一袭月牙衫更是衬托出了他不同凡响的气质。

    皇甫离对着身边的人,轻声的说道,“找几个精灵点的,跟着他们。”

    皇甫离说完,转身向府内走去。

    其实,他也想到了那黑衣男子会回来取桔梗花的玉佩,本来不曾想到他会如此早来,方才只不过是一时心血来潮,才会让下人出来没头没脑的冒出那么一句话来。

    自己出去的时候,竟然看到他的身边竟然还有一个帮手,原本想立刻将他逮捕的计划就停了下来。

    他突然的好奇他的背景了。

    一个人,为何要带着人皮面具进宫刺杀小皇女?

    而一般的刺客被人发现,都会立刻的逃命吧!

    可是逸却与他对视了好 久:炫:书:网:,才逃走的。

    回到书房。

    皇甫离将怀里的玉佩拿出来把玩。

    本来,他对这些玉佩是不会怎么好奇的。

    可今儿个不知道怎么了,突然像是中了什么蛊惑一样。

    突然对这快玉佩上了心。

    拿着这块玉佩,前看后看。

    左看又看。

    可是,看了半天,也没有看出个什么所以然来。

    就将玉佩放在了书桌之上。

    依靠在长椅之上,双手叠于脑后,闭上眼睛开始假寐。

    烛光胡乱的闪射在皇甫离的脸上,那张俊秀的脸,不自觉地抽动了一下。

    皇甫离就这样闭上眼睛,不消片刻,就睡着了。

    睡觉后的皇甫离,像是刚出生的婴儿一般,让那人会不自觉的想要拥他入怀。

    突然,睡梦中的皇甫离,眉头紧蹙。

    额头豆大般的汗水,一滴一滴的滴落。

    皇甫离摇晃着脑袋,嘴里呢喃,“不要,不要。”

    最后,“啊!”地大叫了一身,整个人弹起,双手支撑在书桌之上。

    一会,皇甫离才用衣袖擦拭自己额头的汗水。

    嘴唇忽然变得异常的干燥。

    皇甫离拿起茶壶,想要为自己倒上一杯茶。

    可手却抑制不住的颤抖了起来。

    茶壶从手中掉落。

    茶壶里的谁,全部倒在了桌子上面。

    皇甫离想要抢救那块玉佩,已然是没有来到及。

    整块玉佩都浸泡在了茶水里。

    皇甫离将那块玉佩拿了起来,顺手拿起放在桌角的抹布,细心的将玉佩上的水擦拭干净。 






宫廷卷81

皇甫离将那块玉佩拿了起来,顺手拿起放在桌角的抹布,细心的将玉佩上的水擦拭干净。

    只见那块玉佩,由雪白色,变成了浅蓝色。

    皇甫离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奇异的一幕。

    浅蓝色的玉佩上,那原本的桔梗花也慢慢的变化成妖娆的罂粟花。

    这,玉,好神奇。

    皇甫离只有这样的一个想法。

    难怪那黑衣男子如此宝贝这块玉佩了。

    换做是他,也是一样的。

    只是,皇甫离压根就不知道,人家逸根本不知道,这玉有这样的特征。

    宝贝这玉,完全是因为这是逸的爹爹,所留给他的,唯一的东西了。

    皇甫离突然闪过一个念头,不知道这玉佩还会不会变成其它的颜色?

    于是,皇甫离,又用茶水,将那玉佩浸泡一会儿,将他拿起,用抹布擦拭。

    果然,那玉佩又从浅蓝色,变幻成了深蓝色。

    只是,那罂粟花,却不曾再有任何的变化了。

    皇甫离不免有些失望,他还以为,那罂粟花还会变的。

    “扣扣。”正在皇甫离沉思的时候,突然响起了一阵敲门声。

    “进来。”

    推门而入的是刚才门口说话的男子。

    “吴叔,怎么了?”皇甫离看着来人,轻轻的问道。

    吴叔低着头,“爷!人跟丢了。”

    “什么?”皇甫离蹙眉,“派了几个人跟踪?”

    “三个,”吴叔恭恭敬敬的回答道,“且都是府中,轻功一流是高手。”

    这句话,让皇甫离原本就紧蹙的眉头,愈加的深锁。

    三个高手,都把人跟丢了?

    那两个男子是有多厉害啊。

    这么说来,皇甫离若不是攻击逸的玉佩,自己还真的是一点赢得机会都没有啊。

    汗颜。

    亏他自己还努力的学了那么久的武功。

    原来随便的一两个刺客就能够将他打败啊!

    “怎么回事?”

    “本来跟的好好的,可不知怎么的,那两人就突然的从视线消失了。等兄弟们回过神来,那两人居然在兄弟们的身后。”

    皇甫离在一次的汗颜了。

    那两个人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刁哇!

    吴叔下一句,更让皇甫离认识,那两个人真的不一般啊。

    “那两个黑衣人还让兄弟们转告一句话给主子。”吴叔顿了顿,继而说道,“他们说,要跟踪他们,先回来把轻功练好。至少打不过的时候,还可以逃跑的。他们说,今天心情不好就不计较了。回去告诉你们主人,废人不要养太多。”

    皇甫离听着这番话,连嘴角都在抽搐了。

    丫丫的呸!

    那俩个刺客,胆子也忒大了。

    先是刺伤小皇女,现在又一而再,再而三的辱骂朝廷命官。

    “对了,吴叔,那件事办的怎样了?”皇甫离不想在思考那两个人了。

    反正,花罂粟也没有事。

    反正,他有了一块神奇的玉佩在手。

    吴叔听到皇甫离的问话,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皇甫离了。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