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桃花劫:男妃难宠-第2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看不清楚,那究竟是什么。

    感激?亦或是悸动,还是恨?

    “说话啊!”罂粟的声音又响亮起来,将皇甫离已经在外游离的思绪拉了回来。

    给读者的话:

    最近温度实在是很底。

    亲们要注意保暖哦!别像染儿一样整感冒哒! 






113不准!

“说话啊!”罂粟的声音又响亮起来,将皇甫离已经在外游离的思绪拉了回来。

    “不认识!”皇甫离淡淡的应答。

    皇甫离三年来,几乎每天都往罂粟宫跑,只不过,总是默默的一个人,躲在一旁,悄悄的看着罂粟的睡颜,连她自己都想不明白那是为什么。若非陛下亲自召见,他也不会现身罂粟宫。

    而罂粟只不过见过皇甫离三次面,一次是三年前的四月初一,一次是二度自昏迷中醒来。因此根本就没有皇甫离怎样的接触过,只是不小心听过皇甫离与小文交谈过,才会觉得皇甫离的声音耳熟。

    皇甫离这样的回答,并不是无可厚非,难道见过几次面的人就算是认识吗?他皇甫离可不这么认为,对于皇甫离来说,认识的人,都只会是对自己有所了解的人,而不是罂粟那样,单单只是见过面。

    “是吗?”罂粟疑惑。

    她的听力一向不弱,怎么会连听过的声音也记错?要不是最近脑袋不好使,罂粟心想,她一定可以听出他是谁。

    皇甫离点头。

    突然意识到,罂粟看不见他点头,连忙开口道,“是!”

    “不认识就不认识吧!”听见那人否认,罂粟接口。

    是不是对她来说一定不重要,若是重要,就该和花炎哲一样,从他说第一个字开始,即使没有看见人,罂粟也能分辨出,他是花炎哲,而皇甫离,不论罂粟这么想,也想不起来。

    “唉!”皇甫离叹了一口气,极轻极轻的,只有他自己听的到。

    “不过没有关系。”罂粟笑着道,“等你就我出去,我们就认识了。”

    皇甫离一听,整个人险些站不稳,她说‘等她出来,她们就认识了。’皇甫离有些迟疑,她们之间,应该不会有任何的瓜葛才是。

    “蒽!”皇甫离还是轻声的应答罂粟。

    黑洞里的罂粟觉得头开始犯晕,声音有些模糊,“我好困啊!”

    罂粟小声的说道,皇甫离一惊。

    那样的环境,是最容易犯困的,那么漆黑的黑洞,只有罂粟一个人,她一定是无聊至极,才会招来瞌睡虫。

    “别睡!”皇甫离怕罂粟听不见,故意将说话的语气,提高了一点。

    花罂粟惊恐的站了起来,表情什么的郁闷。

    她都还没有来的及闭上眼睛,皇甫离的就传到了他的耳朵里。

    花罂粟不满的嘟嘴,语气中竟然夹杂着她不为所知的撒娇,“我困嘛!你就让我是睡觉啊!我不吵你,你也好专心的想办法,就我出去嘛!”

    皇甫离心下一颤,“不行!”

    “你很烦呢!”罂粟叫道,“凭什么说不准!”

    皇甫离无奈的翻了个白眼,下面的那个真的是宫人口中那个,人见人爱善解人意的小皇女?真的让人很怀疑呀!

    不让她睡觉,自然是因为就算下面是一个机关,但是建造在地底下的,难免会有湿气,他听到罂粟喊救命的时候,天空中,仍旧飘着雨滴,罂粟掉下去的时候,全身都已经湿透了,如果在那样潮湿的环境下,势必会感染风寒。

    “不准!”皇甫离坚定的说道。

    

    给读者的话:

    还是那句话,亲们注意保暖。

    弱弱的问一句:染儿可以向你们要砖砖或是票票不? 






114说什么呢?

“不准!”皇甫离坚定的说道。

    罂粟无力的垂下头,郁闷的想,不准就不准嘛!干嘛那么凶?

    从小到大,她还是第一次被人凶,不免觉得有些委屈,然而罂粟真正郁闷的是自己为什么会听皇甫离的话,他第一次说不行的时候,罂粟的瞌睡就已经消失了一大半,第二声吼不准的时候,罂粟整个人是那样的精神抖擞。

    “要不这样,我陪你拉拉家常,这样你总不会想睡觉了吧!”皇甫离意识到自己的失态,小心翼翼的提议。

    “嗯!”罂粟嗯了一声,表示同意,这样好哇!这样罂粟才不会觉得自己是迫于皇甫离的邪威之下,而不睡觉的。

    可真要聊起来的时候,皇甫离和花罂粟二人,均是沉默,彼此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罂粟是因为想不起声音的那个主人是谁,不敢胡言乱语,若是熟人的话,到时候可丢脸丢尽了。

    罂粟静静的等待着皇甫离开口,然而,皇甫离的脑袋转了一圈又一圈,才猛然发现,自己真的是无话可谈。

    要说什么?家人?皇甫离自嘲的摇头,除了吴叔,他真的是没有任何的家人了。如果可以,他皇甫的这个姓氏能丢掉,该有多好,可笑的是,皇甫这个姓氏,成了他穷极一生,也走不出的梦魇。一个可怕又血腥的梦魇。

    说梦想?他的梦想是什么?连他自己都不清楚?若说是成为百花国除文轩帝后以外的又一男臣,他做到了,可是为何,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喜悦?

    若说是那件事,目前吴叔是一点眉目也没有,他该心急如焚不是吗?可又为何如此的淡然自若?

    想不通啊!皇甫离怎么也想不通。

    他所谓的梦想,正因着某个人,而慢慢的远离原先的轨道,等他发现的时候,他早已万劫不复。

    “你想拉什么家常?”见皇甫离毫无动作,罂粟主动开口,打破了那份奇异的安静。

    “那你呢?”皇甫离反问。

    既然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那就把这个问题抛给罂粟好了,让她烦恼去。

    罂粟蹙眉,明明是皇甫离挑的头,凭什么让她先开口啊!

    不公平,一点也不公平,罂粟忿忿的想着,但没过多久,罂粟还是叹了一口气,道:“你既然说我们不认识,陌生人对陌生人又怎么可能会说实话?还不如不说呢!”

    皇甫离一听,似乎开始有些后悔,没有告诉罂粟她们见过的。其实,他真的很好奇罂粟是怎么活到大的,百花国唯一的小皇女,那是多少人想要拉拢或是劫杀的对象啊!这其中是人,也包括。。。皇甫离想到这里,突的停了下来,又想到了另外的一件事上,‘冰樱’。

    ‘冰樱’可也是百花国明令禁止的禁药,何以会出现在扈三娘的身上?想到扈三娘,皇甫离的眼眸中,闪过一丝恨意的阴霾。

    当初居然让她从御林军的手里逃脱了,还真是难以想象啊!几十个人,围攻一个人,居然无功而返,还被那扈三娘狠狠的赏了几鞭,御林军也不过是拿着朝廷的俸禄吃着闲饭罢了。

    “那不如聊些皇城里茶楼里最近最热火的话题好了。”罂粟突然兴奋的说道。

    

    给读者的话:

    最近,冰冷的刺骨。今晚在唠叨下,亲们,保暖啊! 






115错过了冠冕礼

“那不如所说这些年百姓茶水饭后的话题。”罂粟突然兴奋的提议。

    “恩,好啊!”皇甫离应承,“自然是我们百花国,独一无二的小皇女了。

    是她?!罂粟错愕,似乎重来没有想过,自己会是哪个话题的人物。

    “是啊!”皇甫离肯定的说道。

    好奇心被勾起,罂粟有些迫不及待的问,“都说了些什么?”

    “无非就是小皇女因何昏迷不醒之类。”皇甫离语气轻松,仿佛,这些都是那些无知的百姓的无稽之谈。

    “哦!是这样啊!”罂粟颔首,她可以想象的出,会有多少个版本关于她昏迷,嘴角不禁的轻轻上扬,“说说看。”

    皇甫离妙语连珠。

    “小皇女最初昏倒的时候,并没有太多的人知道,而那三年,宫中的所有御医,都对小皇女的病情无可奈何,于是陛下就张贴除了皇榜,从那天后,皇城里的人民就开始议论纷纷了,有的说小皇女在宫内胡作非为,招来了大多数人的不满,于是趁着小皇女出宫,找来杀手暗杀小皇女,暗杀不成功,就给小皇女下了毒药,导致小皇女昏迷不醒;有的说小皇女命中本就有此一劫,时辰到了,自然就醒了;有的说小皇女是神仙下凡,在人间的人物完成了,玉帝就将小皇女的灵魂给带了回去;有的说小皇女是阎王爷派来的使者,灵魂回到了地府,向阎王爷报告自己在人间的所见所闻;还有的说,人美招人妒忌,是有人不满小皇女的美貌。。。”

    罂粟听后,笑的愈加的开怀,“真是亏她们想的出来。”

    “你还笑的出来!”皇甫离淡淡的说着,可是,他的嘴角,笑意也是越发的浓厚。

    “那是咯!没有想到本皇女居然有这样的本事呢,让大家跟着开心,是好事啊!”罂粟说道。

    她本来就是一没有架子的主子,所有的宫人都很喜 欢'炫。书。网'她的,当然,这是排除罂粟恶魔因子发作之外。

    “还有什么新鲜事不?”

    “多着呢!”皇甫离被罂粟的笑声感染,再也忍不住笑意,放声的笑了出来,“呵呵。”

    “那你快说啊!”罂粟催促。

    “还有就是关于国舅爷的!”皇甫离想了想,继而说道。

    舅舅?

    花罂粟在心里默默的呼喊,舅舅,还好吧!那个人答应过,不会伤害他的,可笑的是,花罂粟目前,除了相信那个人外,别无选择了。

    “是什么?”花罂粟语气变得低沉。

    “整个百花国都知道的事!”皇甫离笑的有些无奈。

    “整个百花国都知道的事?”罂粟疑惑了。

    如果罂粟猜的没有错,那应该是发生在她昏迷的日子,〃什么?〃

    “国舅爷的冠冕礼。”

    经皇甫离一说,罂粟才记起,今年她的十六岁了,昏迷的日子,不止是错过了自己的及荆之礼,还错过了花炎哲的冠冕礼。

    冠冕礼,对于百花国的男子来说,远远的比女子的及荆来的更为可贵。

    二十而立,若是冠冕礼到来之时,男子仍未有妻主的,则以后就可以自由婚配了,不必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了。这也是导致百花国男子晚婚的直接原因。

    罂粟错过了花炎哲的冠冕礼,想来,花炎哲一定有着深深的遗憾“冠冕礼上有发生什么轰动的事?” 






116淡蓝色的夜明珠

罂粟错过了花炎哲的冠冕礼,想来,花炎哲一定有着深深的遗憾“冠冕礼上有发生什么轰动的事?”

    “国舅爷根本就没有参加冠冕礼。”

    “什么!”罂粟震惊了。

    冠冕礼对于花炎哲来说,有多么的重要,罂粟自然是知晓的。

    “是,国舅爷并参加。冠冕礼对于百花国的男子来说,有多么的重要,每个百花国的男儿都是知道的,再说,国舅爷是皇亲国戚,他的冠冕礼自然是十分的隆重。那年陛下和帝后,准备了一个足以让整个百花国男儿都羡慕的加冕仪式,可惜的是,国舅爷在那个仪式上,连影子都没有见到。正是因为如此,国舅爷才会成为继小皇女以后百姓口中又一茶余饭后的话题。”

    没有主人的冠冕礼,照成了多大的轰动,花罂粟可想而知。

    小文怎么都没有告诉她花炎哲错过的冠冕礼?

    罂粟还来不及开口说什么,就听见皇甫离继而说道,“其中,最夸张的一个版本说的是:国舅爷在偷偷的练习一种可以返老返童且容颜永驻的武功,冠冕礼那天,或许是国舅爷练那功力最关键的一天,因此国舅爷才没有出现在冠冕礼上,或是国舅爷若是那一天出现,则会立刻到花甲之年。”

    罂粟听了,忍不住的想要发笑,这个版本,实在是太。。。太有才了,也真是难为了那些妄自揣测的百姓了,花罂粟还没有彻底的消化这个版本,皇甫离又淡淡的说着另一个版本,“也有人说,国舅爷一定是和心爱是女子,两个人偷偷的过着冠冕礼。”

    罂粟听到这个版本的时候,心中滑过一丝暖流,她记得小文曾经告诉她,花炎哲在她昏迷的三年,几乎是寸步不离的守着她,那么,花炎哲冠冕礼一定是和罂粟一起过的。

    传说中,冠冕礼若是加冕的男子和心爱的女子一起度过,那么,那对那女则可以白首不相离。

    尽管是传说,但是却意外的取得了大多数百花国的臣民们的信任。

    皇甫离见罂粟没有回话,自顾自的说,“当然,这两个版本,后者的可能性更高点就是了,只是,国舅爷却在冠冕礼的第二日,出现在了那加冕的地方。”

    “做什么了?”罂粟好奇的问道,冠冕礼的第二天,按照百花国的习俗不是应该要闭门不出的,以防灾星上身的?

    “据当日看见国舅爷的人说,国舅爷只是取走了冠冕上的那颗夜明珠。”皇甫离自己也是很好奇的,花炎哲既然没有出现在冠冕礼上,又何必在第二日特地跑回来取冠冕上的夜明珠?直接差人送过去不是更快麽?

    皇甫离记得,那日还下着倾盆大雨啊!花炎哲没有带伞,就那样冲到了冠冕的面前,取走了那颗夜明珠,然后消失在雨里。

    花炎哲再次出现在罂粟宫里的时候,已经是入夜十分了,那日,皇甫离正巧与于梦瑶二人探过罂粟的气息,与全身湿透的花炎哲撞了个正着。

    于梦瑶当时问他,他也只是摇头,什么也没有说。

    “那颗夜明珠是不是犹如人眼珠般的大小,珠身是淡蓝色?”花罂粟急急忙忙的问道。 






117沧海之泪

“那颗夜明珠是不是犹如人眼珠般的大小,珠身是淡蓝色?”花罂粟急急忙忙的问道。

    “你怎么知道的?”皇甫离的语气中,带着不能掩饰的惊讶。

    那个时候,罂粟正在昏迷,怎么会知道那夜明珠的样子?

    花炎哲从皇陵回来,罂粟不久又睡上了三天,理应没有理应没有时间去了解冠冕礼的事猜对,更何况当年花炎哲还千叮咛万嘱咐小文,不得把这件事告诉罂粟的,所有不可能是花炎哲自己说的。

    皇甫离不知道的是,那夜明珠本就是罂粟选的。

    那是罂粟一周岁时,抓周抓到的,南宫雨柔见罂粟抓到夜明珠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

    那颗夜明珠唤命为‘沧海之泪’。

    “沧海之泪’是百花国每个的臣民都梦寐以求的定情信物,而且,整个百花国就那么两颗,一颗在南宫雨柔那里,那是花夕颜送给他的,另外一颗,则不知所踪。

    所谓的‘沧海之泪’即使拥有的那一对男女,只要历经一次属于她们的沧海,就可以永不分离,缘定三生了,这不是传说,是事实!

    文轩帝后和南宫雨柔就是最好的例子。

    南宫雨柔将那‘沧海之泪’拿出来,放在罂粟的抓周盘里,也只不过是一时玩心大起,那可‘沧海之泪’放在众多的奇珍异宝中,显得有些那么的不起眼了。

    南宫雨柔忽略的是,‘沧海之泪’是夜明珠,在黑夜里所散发出来的璀璨的光芒是任何的珍宝都不具备的特征,年幼的罂粟自是被那光芒所吸引,吱吱呀呀的,一把将‘沧海之泪’给紧紧的握进了小小的手里,任凭南宫雨柔如何的威逼利诱也不松手。

    南宫雨柔无奈,只好任由罂粟去。

    毕竟作为爹爹的,哪个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娶个贤惠的男子回来,他的要求不高,向他这样的就行。

    还好罂粟到现在都不知道南宫雨柔的要求,不然要无语死了。

    像南宫雨柔的那样的要求还不高啊?

    琴棋书画,诗词歌赋样样精通也就算了。

    更何况南宫雨柔男子会的他都会了,男子不会的他也会了,上哪里找第二个南宫雨柔啊!

    南宫雨柔震惊的事,罂粟的生辰是在冬天。

    小孩子畏寒,这是自然的规律。

    那日花炎哲穿着厚厚的皮袄,头上还带着一顶棕色的帽子。

    罂粟见到花炎哲,刚学走路的她,脚步蹒跚,一路上跌跌撞撞的,好在花炎哲反应不慢,转身向罂粟走来,才免去了花罂粟与大地亲密接触的机会。

    花罂粟幼稚的脸庞上,带着痴痴的笑,在南宫雨柔和众人惊讶的目光下,缓缓的摊开了粉嫩的右手,然后举起来,往花炎哲的帽子上放去。

    怎料罂粟的个子与花炎哲相差了一大截,怎么也放不上去,小嘴一瘪,竟然嚎啕大哭起来。

    那哭声,要多响亮,就有多响亮。

    众人蹙眉。

    只有南宫雨柔率先反应过来,提起裙摆,向罂粟走了过去,“粟儿,乖,不哭哦!”

    花罂粟却完全不买南宫雨柔的账,越哭越大声。

    无奈之下,南宫雨柔只好示意花炎哲。 






118我猜的

无奈之下,南宫雨柔只好示意花炎哲。

    花炎哲接到南宫雨柔求救的眼神,同样还稚嫩的手掌,摸着花罂粟的头,嗓音清甜,“粟儿乖!”

    果然花炎哲一开口,罂粟立刻停止了哭泣,浅紫色的眸子,眨巴眨巴的望着南宫雨柔。

    南宫雨柔满意的笑了笑,若不是花炎哲年幼,则会发现,南宫雨柔的笑意中,带着一丝丝的嫉妒。

    怎么说罂粟都是南宫雨柔身上掉下来的肉,不跟他亲,反而更炎哲亲近,南宫雨柔的心里,自然有那么一点的不舒服。

    南宫雨柔蹲下身子,大掌摸上罂粟的脑袋,一头乌黑柔软的秀发,特别的舒服,“粟儿可是想把‘沧海之泪’送给舅舅?”

    罂粟点头。

    虽然小,但是罂粟却能听得懂大家的话,只不过自己却很难表达而已,多少年以后,罂粟回想起孩童时代,自嘲的说:不是不会表达啊,只是人懒,没有办法。

    南宫雨柔看了一眼花炎哲,继而柔声的说道,“那罂粟可愿意将‘沧海之泪先存放在爹爹这里。”

    南宫雨柔在罂粟和炎哲,从来都不会用本宫。正如他在花夕颜面前从来不自称臣妾一般。

    他一直认为,那样的称谓无疑在拉开她们之间的距离。

    那样的称谓,总会让人产生一种不可接触的错觉。

    罂粟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像是再说:这是给舅舅的,怎么能在还给爹爹?

    南宫雨柔揉揉太阳穴,语气不曾改变,“粟儿,等到了哲儿的加冕之日,爹爹让人将‘沧海之泪’镶嵌在哲儿的礼冕之上,由粟儿亲自给哲儿带上可好?”

    罂粟歪着脑袋,似乎在很认真的思考,南宫雨柔这话的可信度,最后,还是缓缓的将‘沧海之泪’交到了南宫雨柔的手中,然后,小手牵着花炎哲比她大不了多少的手掌,慢慢的消失在了南宫雨柔的眼前,身后,跟着一位奶爹。

    南宫雨柔回到念柔宫后,将‘沧海之泪’小心翼翼的收藏了起来,对于他来说,那是可以预示罂粟幸福的圣物。

    多年以后,南宫雨柔不禁一次一次的后悔,‘沧海之泪’若是没有出现在罂粟抓周的盘里,多好。

    冠冕礼,花炎哲那晚的确守着罂粟,只要第二天拂晓,花炎哲才想起来有那么一回事情,不过,没有罂粟的冠冕礼,对他来说一点也不重要,那顶冕,要罂粟亲手替他加上,才有意义。

    “冠冕礼上你不现身也就算了,哲儿,难道你连罂粟送的‘沧海之泪’不也不打算收了吗?”花炎哲凝视罂粟容颜的时候,从冠冕礼上赶回来的南宫雨柔,气愤的说道。

    花炎哲身形一愣,隐约的记起,那‘沧海之泪’在他和罂粟都很小的时候,就属于她们了,罂粟昏迷,他更该替罂粟好好的守着。

    于是,来不及行礼,就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南宫雨柔带着舒心的笑,看了一眼跑出去的炎哲,然后走到罂粟的床榻边,替罂粟擦拭脸颊。

    天边一阵闷雷响过,让南宫雨柔蹙起了眉头,却终究什么也没有说出口。

    然而,这些时,罂粟全然不知。

    “我猜的。”罂粟犹豫半响,语气中带着淡淡的疏离。 






119路过

“我猜的。”罂粟犹豫半响,语气中带着淡淡的疏离。

    皇甫离刻意忽略花罂粟语气中,那突如其来的疏离,“这样啊!”

    “嗯。”

    “不过,我倒是很好奇那‘沧海之泪’是不是真的如传说那般神奇。”皇甫离的语气中,充满了好奇。

    “我也不知道。”罂粟颔首。

    她倒是愿意相信,那个传说是真的,因为那代表着她的花炎哲会永远的在一起。

    皇甫离抬手,修长白皙的手指轻轻的捻起一片桃花,雨后的桃花泛着水嫩的光泽,至于鼻尖,一股淡淡的香气就席卷而来,顿时让皇甫离徒然升起一种飘飘然。

    沉默半响,皇甫离将手上的桃花含进嘴里,仔细的爵了起来。

    桃花很甜,甜的有些苦涩。就像是皇甫离现在的心情一样,莫名的开始烦躁起来,说不出理由。

    “我看还是找来看看好了。”皇甫离再次的提议。

    不可否认,皇甫离也是聪明的。

    只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