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桃花劫:男妃难宠-第2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我看还是找来看看好了。”皇甫离再次的提议。

    不可否认,皇甫离也是聪明的。

    只是饶是聪明的人,此时也没有任何的方法将花罂粟从那个漫无边际的黑暗中解救出来。

    她们现在,一个地上,一个地下。

    花罂粟明显的发愣,却终是摇头,“不了。”

    这桃花林是炎哲的私人领地,炎哲他一定不喜 欢'炫。书。网'有外人来打扰她和罂粟两个人的世界。

    花炎哲一直是这样的,对于钟情的事,终是有着极强的占有欲。

    花罂粟猛然抬头,黑暗中,看不清楚她的表情,只是,从她的声音里,隐隐约约的传出来几许紧张,“你,你怎么进来的?”

    没有理由的。

    花罂粟开始怀疑皇甫离。

    这桃花林其实是被困在一个大大的围墙之内,花炎哲从前为了不让外人进来,特地的向花夕颜调了一支御林军看守这桃花林。

    起初,花夕颜觉得没有那个必要,只是一片桃花林而已,没有不值得兴师动众,可花炎哲向是铁了心,一直恳求花夕颜,花夕颜拗不过花炎哲与罂粟二人的软磨硬泡,只得答应了。

    而后没过多久,花炎哲也没有叫花夕颜失望,每年桃花盛开的季节,花炎哲总是会亲自酿上那么一两坛的桃花酒,给花夕颜送去。

    自从花夕颜喝过那酒之后,出人意料的,本不喜好喝酒的花夕颜,莫名其妙的爱上了桃花酒,便把原来派遣而来的老弱残兵通通的换成了精兵强将。

    想到这里,花罂粟的疑心就越发的厚重。

    按理说,花炎哲与那尊主打斗的声音,那么的大,守在桃花林的御林军没有理由发现不了,可这事吧,又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直到罂粟转身丢下花炎哲一个人跑的时候,也没有见任何人。

    皇甫离的出现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花罂粟不禁又暗骂自己是猪头了。

    这么严重的问题,现在才想起来。

    皇甫离听花罂粟这么一问,俊秀的脸上,闪过一丝让人难解的复杂表情,张口,淡淡的两个字,自薄嫩的嘴唇中,溢出来,“路过!”

    路过?

    又是路过?

    花罂粟记得,皇甫离之前就告诉过她,只是那个时候,花罂粟的脑袋好像是缺了条经,愣是没有反应过来。

    “骗鬼吧,你!”花罂粟不满的吼过去。 






120你是瞎子?

“骗鬼吧,你!”花罂粟不满的吼过去。

    皇甫离靠在桃花树上,无所谓的耸耸肩,“真的是路过。”

    真的是路过!皇甫离在心里,坚定的告诉自己。

    黑暗中的花罂粟撇嘴,“这桃花林可是一般人可以路过的?”

    皇甫离接道:“不就是一片桃花林麽?”

    不就是一片桃花林麽?

    淡淡的口气,在罂粟听来,带着那么一丝丝的嘲讽。

    “这个是陛下亲自派人监管的桃花林。”花罂粟回嘴。

    就是听不惯皇甫离那傲慢的口气!

    花罂粟不知道的是,此时的皇甫离并不带任何的傲慢,因为他傲慢起来,可以足足的吓死一个人。

    “是吗?”皇甫离装傻,“我怎么不知道?”

    额!

    花罂粟顿时无言以对。

    这桃花林花炎哲要来的时候,花夕颜向他保证了,绝对不让任何多余的人知道,这么想来,皇甫离的确没有理由会知道。

    花罂粟还没有开口,就听见皇甫离的嗓音,再次至上而下的传进来罂粟的耳朵,“再说了,今天我路过的时候,并不见任何人守着。”

    不见任何人?

    这句话让罂粟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四个字:全军覆没?

    不过回过头想想,那些看守桃花林的人,虽然不是什么老弱残兵,却也不是什么武艺高强的士兵,充其量就是身体力壮而已。

    就算有个什么事,有帮不上什么大忙。

    被那尊主一伙人给杀了,也不为怪。

    可人死了,尸体总还是会在的吧!怎么会连尸体也没有看见?

    “那你也不能随便的‘路过’啊!”罂粟说道,“没看见桃花林前,竖着那么大的一个石牌,闲人免入?”

    皇甫离笑笑,笑声中,带着无奈,“没有看见!”

    的确,皇甫离在那桃花林前是真的没有看到什么石牌,倒是粉末看到了一滩。

    “啊!”罂粟惊呼,“那么大的一块石牌你都没有看见,难不成你是个瞎子。”说道这里,罂粟立刻捂住嘴唇,然后片刻后,又说道:“唉唉!我怎么这么讨厌呢,就算你真的是瞎子,我也不能说出来嘛!毕竟每个人都是有自尊心的,你说是吧!”

    皇甫离无力的翻了个白眼,想要反驳的时候,罂粟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那个,弱弱的问一下,你是睁眼瞎还是闭眼瞎?”

    皇甫离觉得自己真的是无语了。

    索性不理会罂粟的问题,“我去找人!”

    说完,提起脚来,打算迈步向桃花林外走去。

    实在是想不出办法啊!

    在这样下去,她怕花罂粟会饿死在里面。

    脚步,刚迈出两步,就听见花罂粟急急忙忙的叫道,“不要啊!”

    皇甫离真的搞不懂,罂粟在想起什么。

    都什么时候了,她好像还有很多的顾虑。

    不管在任何的时候,皇甫离永远都是以自己的生命安全为第一己任的。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只是,花罂粟似乎处处与他相反。

    他有的时候,甚至怀疑过,花罂粟的脑子里,装的到底是什么?

    很多是时候,罂粟把比人的命,看到比她自己还要重要。

    “不要去了。”花罂粟此刻是声音,比刚才还要洪亮上好几倍。

    “为什么?”这一次,皇甫离像是铁了心,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给读者的话:

    这是今天的第三更,稍后,染儿奉上加更。 






121你是猪(加更)

“为什么?”这一次,皇甫离像是铁了心,一定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没有为什么!”罂粟也是一样的答案。

    男子,总是有那么的为什么。

    不是以女为尊麽?“我说什么你听着就是了!”

    皇甫离蹙眉,原本对罂粟喜悦的心,不知为何,染上了一丝的尘埃。

    “凭什么?〃皇甫离很讨厌那种自以为事的女人。

    尽管他是百花国的子民,但是,他是发自内心的不喜 欢'炫。书。网'这女尊男卑。

    凭什么女子可以三夫四侍,而他们男子就必须从一而终?

    思及此,皇甫离又是一声咆哮,“凭什么啊!”

    丫丫的呸!

    罂粟忍不住的想要骂脏话了。

    她可是百花国子民所宠爱的小皇女,这男子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居然敢吼了她一遍又一遍。

    “谁让你是男子!”罂粟不爽的回了皇甫离一句。

    其实,罂粟所向往的国家是那种,男女平等的国家,她并没有歧视过任何的男子,今儿个,想要和皇甫离斗斗嘴,就轻描淡写了一句。

    皇甫离自然是不知道罂粟的想法。

    于是,理所当然的将罂粟的意思给曲解了,“哼!是男子又怎么样?”

    罂粟毫不在意的应道,“没怎么样啊!”

    “哼!”皇甫离又是一记重哼,听的花罂粟玩心大起,“那个,可不可以弱弱的问你一个问题?”

    皇甫离疑惑的开口:“什么?”

    “那个,你是猪吧!”花罂粟坏笑着说。

    “啥?〃皇甫离半天没有反应过来,痴痴的问道。

    〃哈哈哈哈!”回答他的是花罂粟开怀的大笑。

    终于,等皇甫离反应过来,脸色刷的一下变红,“你,你说谁是猪!?”

    “谁应,就说谁咯!”然后,罂粟笑的越发的张狂。

    皇甫离倚靠在桃花树上,脸上,抹上了一丝红晕。

    他不是有病!听到别人骂他是猪,他也会生气。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罂粟说他的时候,口气中,夹带着浅浅的宠溺,而罂粟自己浑然不觉。

    有多久没有听到这么亲昵的称呼了。

    皇甫离自己也记不清楚了。

    五年?

    十年?

    亦或是更久?

    一股不知名的暖意,在皇甫离的心口围绕,久久不曾散去。

    花罂粟听不见皇甫离的声音,误以为皇甫离生气了,惹男子生气,可不是女子做的事,更何况她还是小皇女,于是,扯出柔柔的声音,“你该不会生气了吧!”

    “没。。。没有!”皇甫离单手捂住自己心脏的位置,结结巴巴的说着。

    “呼呼。。。”罂粟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没有就好。

    男子生起来,可不是一般的麻烦。

    她花罂粟可不想背上一个欺负男子的骂名。

    花罂粟却是不明白自己为何这样做。

    罂粟很懒。

    懒得她不愿意去想。

    皇甫离听到她喘息的声音,嘴角勾起一丝魅惑人心的弧度,一笑足以倾城。

    好在桃花林此刻,只好她们二人,再也没有人看到了。

    一阵猛烈的风,突兀的一啸而过,刮起了桃树左右摇摆。

    花罂粟只觉得一缕亮光,自头顶上划过,紧接着,一个重重的物体,顷刻,压在了她的身上。

    给读者的话:

    这么冷的天,亲们一定要记得保暖哦!

    谢谢关注。 






122意外

花罂粟只觉得一缕亮光,自头顶上划过,紧接着,一个重重的物体,顷刻,压在了她的身上。

    罂粟还未来得及做出任何的反应,一张冰冷的唇,就印在了罂粟粉嫩的唇上,顿时,脑袋一片空白。

    花罂粟浅紫色的瞳眸,睁得大大的,望着尽在咫尺的容颜。

    而压在罂粟身上的那人,白皙的脸颊上,带着淡淡的红晕,煞是诱人。

    一双犹如清泉般清澈的眼眸,同样充满了震惊。

    二人就那样:

    你看着我。

    我看着你。

    谁也没有反应过来。

    “砰”地一声,头上的那一缕光明,随着声音消失。

    巨大的声响,将发愣中的二人惊醒。

    皇甫离反射性的自罂粟的身上跳起。

    由于用力过猛,整个人,直直的砸在了洞岩之上,皇甫离吃痛,“啊!”

    尽管吃痛,却仍然挡不住,皇甫离那张透了的脸颊。

    若不是四周漆黑一片,一定看的出来,皇甫离的脸,此时红的似乎要滴出血来。

    而罂粟则是坐起来,转过身,靠着洞岩,双手环抱着膝盖,不语。

    二人均是把目光投向一边。

    罂粟不语。

    皇甫离亦是不语。

    整个黑洞,只听得到,二人不均匀的呼吸声。

    良久。

    皇甫离轻咬了下薄唇,“那个,我不是故意的。”

    罂粟浅紫色的眼眸中,闪过一丝诧异。

    这种事,即使不是他有意的,吃亏的也是皇甫离。

    罂粟不懂,皇甫离为何道歉。

    “没事。”罂粟勾起一抹浅笑,浅浅的应道。

    而心里则是在骂自己,为何刚才的那个意外,竟使她的心跳不由自主的加快。

    罂粟背对着他,自然是什么也看不到。

    皇甫离张了张薄唇,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迟疑了一刻,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沉默又不断的展开。

    这一次,却听见了两颗心脏,不断加快跳动的声音。

    二人若有所思的玩弄着自己的手中的物品。

    皇甫离的心,始终是无法平静下来的。

    他也是个男子,虽然刚才那是一个意外,皇甫离还是忍不住的加以假想。

    从小到大,他从来都没有和任何的女子有过那样亲密的接触。

    若不是真的有事,需要皇甫离出来,怕是皇甫离永远都会是一只被人软禁在身边的小猫咪,没有半点的自由,何况,和女子有任何的亲密接触。

    花罂粟在则是在静静的思考着,皇甫离为什么会从上面掉下来?

    难道刚才和自己一直拌嘴的人就是皇甫离?

    如果是,那他为什么要说她们不认识?

    如果不是,那刚才那个人又去了哪里?

    一大串的问题,接二连三的回荡在罂粟的脑海。

    任凭罂粟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罂粟甩头,告诉自己不要想太多,可是脑海里,都情不自禁的回想起了皇甫离。

    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见到皇甫离的情景。

    转过头,寻找皇甫离的身影。

    皇甫离的象牙扇在黑洞中,散发出淡淡的星光。

    视线交错。

    一如开始,静静的凝视着彼此。

    花罂粟的眸子里,闪烁着璀璨的笑容。

    而这笑容里,疑惑分明。

    皇甫离的目光受不了那压迫之感,开始四处的逃窜。

    见皇甫离将视线移开,罂粟也垂下眼眸,半响,带着玩味的语气脱口而出。

    给读者的话:

    一更 






123什么态度?

见皇甫离将视线移开,罂粟也垂下眼眸,半响,带着玩味的话语脱口而出,“那是什么表情,莫不是觉得委屈了?”

    皇甫离将脸垂下,几乎要贴近胸口,却是没有回答罂粟的问话。

    一来,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二来,他觉得这个问题实在是没有办法回答。

    委屈?

    皇甫离薄嫩的唇,勾起一丝苦涩的弧度。

    说不清,道不明。

    四唇相触的一刹那,皇甫离的情绪。

    只是隐约的心跳加快。

    至于委屈,他从来就没有想过,有的只是属于男子的羞涩与矜持。

    见他不语,罂粟觉得无聊至极。

    于是,将头转到了一边,也开始了沉默。

    不知道又过了多久。

    “咕咕。”

    空空荡荡的黑洞里,一声咕咕叫,打破了所有的宁静。

    罂粟的脸上,不由的浮起一抹红晕。

    丢脸死了。

    罂粟的手,抚摸上自己的肚子,哀怨般的看了一眼,心里感叹:

    肚子啊肚子,你怎么在这个时候叫起来了,多丢人啊!~

    “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罂粟不满的瞪了他一眼,“有什么好笑的,不就是肚子饿了麽?有必要那么大惊小怪的吗?”

    皇甫离收起笑容,“不笑就是了。”

    罂粟这才满意的颔首。

    不过,罂粟又一记目光,甩向了皇甫离:“离丞相为何在此?”

    尽管刚才那一缕光芒,持续的并不是很久。

    尽管刚才罂粟有些错愣。

    但是,罂粟还是将皇甫离的容颜看了个仔细。

    “从上面掉进来的。”皇甫离咬了一下唇瓣,委屈的说道。

    都是因为花罂粟不让他去叫人。

    不然他也不会迈出去的脚步,硬生生的给缩了回来。

    就在那个时候,一股不之名的强风,猛然刮了过来。

    皇甫离脚下不稳,踉跄的退后了几步。

    然后,就感觉到到脚下空洞。

    等回过神来,皇甫离就压在了罂粟的身上了。

    罂粟翻了个白眼,“我当然知道你是从上面掉下来的啊!我是问你,你怎么掉下来的?”

    皇甫离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就浅浅的回应了一句,“你怎么下来的,我就怎么掉下来的。”

    罂粟一想,所以,她们都是无意的踩到了某个特定的地方,然后掉落下来的。

    不过皇甫离的态度着实让罂粟感到有那么一点的不爽。

    “喂,你那是什么态度?”罂粟吼过去。

    皇甫离不以为意的耸耸间,“人家就这态度,天生的,没办法。”

    罂粟咬牙,气愤的说道,“敢在本皇女的目前放肆。”

    岂料,这句话惹来了皇甫离嘲笑,“臣见过小皇女。不过,小皇女啊,要逞威风也要看时间啊!目前,你我二人,皆困于此,出得去,出不去都还是一个问题呢!”

    罂粟一愣,随即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若是出不去,本皇女和你一样,有什么值得尊敬的?”

    皇甫离瞥了一眼花罂粟,完全收起了最初那份羞涩。

    能和花罂粟困在一起,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见皇甫离不回话,罂粟就知道自己猜对了。

    皇甫离说的也没错,如果出不去,她们都是一死。

    身份,钱财。

    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连佛祖都说了:众生平等嘛!

    既然这样,又何苦抱着身份过日子?

    

    给读者的话:

    二更。 






124流觞

罂粟望了一眼皇甫离。

    皇甫离手中的象牙扇在黑暗中散发出来微弱的星光,撒在皇甫离挺拔的身上。

    “你那扇子还真是奇特。”罂粟不由的感叹。

    原来除了夜明珠以外,皇甫离的扇子也能发出那样唯美的光芒。

    皇甫离似乎真的很喜 欢'炫。书。网'这把扇子,听见花罂粟的赞扬,嘴角微笑弧度也越加的浓厚,“呵呵。这把扇子,整个百花国,甚至是整个沧月大陆,都找不出第二把来了。

    “真的?”罂粟惊讶。

    这个世上,还真的有独一无二的东西?

    没有假的麽?

    要是有假的,就不是独一无二的了。

    “这把象牙扇,是仿制不来的。”皇甫离看出罂粟的疑惑,自信的说道。

    罂粟的眸子里,闪烁着不信的光芒。

    “不信?”皇甫离走过去,蹲在罂粟的身旁,将扇子递给她。

    罂粟将扇子接过,借由象牙扇散发出来的光芒,将它看了个透彻。

    整把扇子,是用上等象牙雕刻而成。

    扇身上,裹了一层稀薄的白玉。

    那白玉如蝉翼般,薄的透明。

    透过白玉,清晰的看见,那象牙与白玉之间,夹杂着点点的银粉。

    罂粟定睛一看,象牙扇所散发的光芒,正是有那银粉而发出。

    呼吸不由的加快。

    这样的扇子,要仿制,真的太难了。

    皇甫离说,是独一无二,那么就独一无二了。

    罂粟向着象牙扇,轻轻的吐了一口。

    正要将扇子还给皇甫离的时候,那象牙扇,忽的散发出一种淡淡的香气。

    罂粟深嗅一口,那股香气就直逼她的脑海。

    是,是罂粟花的味道。

    淡淡的轻爽。

    让罂粟忍不住的拿到鼻前,多嗅了几口。

    原来,正真正难以仿制的不是扇子,而是,而是这扇子所散发出来的,能让人刚到心旷神怡的味道,以及这唯美的光芒。

    “的确是难道一见的象牙扇。”罂粟由衷的赞叹,“有名字吗?”

    百花国上至皇室之人,下至平民百姓,对于自己所钟爱的东西,总会忍不住的为它起个好听的名字。

    皇甫离摇头,“它太过奇特,我想不出任何配的上它的名字。”

    罂粟赞同的说道:“确实,它真的是过于独特,不过,本皇女倒是想到了一个。”

    “哦?”皇甫离俊一挑,“说来听听。”

    “流觞。”朱唇轻启,花罂粟若嫩的嗓音,淡淡的说道。

    “流觞?”皇甫离在嘴里细细的爵着这两个字,像是在仔细的品味。

    然后,抬首,深邃清澈的眸子,闪烁着欣喜的光芒,“好,以后就叫流觞。”

    花罂粟的目光始终锁定在流觞上。

    流觞,很美。

    真的很美。

    花罂粟借由流觞的光芒,指腹抚摸着,从掉下到黑洞,她就一直握住手里的血玉。

    这血,对与罂粟来说,也是独特的。

    罂粟一直想要唤出个名字,却也是一无所获。

    真的很难。

    流觞,本事罂粟打算给血玉的名字,仔细琢磨以后,罂粟又觉得十分的不合适,就将‘流觞’给埋在了心里。

    看见皇甫离的象牙扇,‘流觞’这个名字,又自心中给蹦了出来,罂粟索性就将‘流觞’赋予给了皇甫离的象牙扇。

    皇甫离蹲在罂粟的身边,当他依稀的看见罂粟那玉佩的时候,眼眸中,一种奇异的光芒,一闪而过。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 






125暖流

皇甫离蹲在罂粟的身边,当他依稀的看见罂粟那玉佩的时候,眼眸中,一种奇异的光芒,一闪而过。

    这块玉佩,与他不久前,拾到的那黑衣人的玉佩遇水而变幻后十分的相似。

    让皇甫离有那么一瞬间的认为,那就是他藏于书房的玉佩。

    不消片刻,皇甫离又取消了这样的想法。

    因为皇甫离清楚的看见,那个晚上,罂粟的腰间,挂着这块玉佩。

    想起玉佩,皇甫离就不由自主的想起了那晚那两个丑陋的黑衣人。

    那样丑陋的面容,有那么一度吓到了皇甫离。

    毕竟,那长相真的是恐怖的让人想要呕吐。

    花罂粟突然拽起皇甫离,语气坚定,“你的‘流觞’恰好可以用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