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桃花劫:男妃难宠-第2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给读者的话:

    推荐文友的鱼绿绿。《妾倾城》,逍遥舞儿《逍遥公主的酷王爷》,浪也白头《杠上丫鬟擒做妃》 






137发什么疯?

“你个死丫头!”那老女人吼了出来,“居然刚骂老娘。”

    “谁骂你了。”小罂粟笑着看着那老女人。

    那老女人看到罂粟的笑,不觉得身形一颤。

    那明明温暖的笑意,竟然让老女人觉得那么的寒冷。

    天生的皇族气势,让花罂粟小小的脸蛋上,即使是笑着,也带着一份那与生俱来的威严。

    “谁骂你了,你要是承认的话,本皇…”女字未说出口,罂粟就急急忙忙的住了口。

    想起花炎哲的话,在外面的时候,不可以随意的暴漏身份,随即改口,“本姑娘是不会介意的。”

    没料想活了大半辈子,如今竟被一个六岁的小姑娘指着鼻子骂,那老女人脸色铁青,还未来得及发作,那原本被小罂粟拽起来的紫发男孩,又绕到那老女人的面前,又是扑通一声的跪了下来,“大夫,求求您了。”

    罂粟看不下去,蛮横的将那紫发的男孩给拧了起来。

    手中的重量,让小罂粟一惊,这个人,好轻,好轻。

    仔细一看,那紫发男孩脸色苍白,薄唇发紫,看样子,也像是生了重病的模样。

    这般模样,让罂粟愈加的不爽,她不满那老女人见死不救的态度,更气这紫发男孩如此没有骨气,这皇城这么大,好心的大夫肯定是有的,他有何苦非得跪在地上苦苦哀求那个冷血的老女人。

    再说,就算是整个皇城的大夫都见死不救,记得花炎哲告诉过她,皇城之中,有设置一两处的专供像紫发男孩这么情况的救治所啊。

    他为何不去那里?

    “你是听不懂人话,是不是!本姑娘让你换个药铺试试。”小罂粟小小的眉头紧蹙。

    那紫发男孩却是咬唇摇头,让罂粟看的想要抓狂。

    “哼!”一阵寒风刮过,那老女人拢了拢衣襟,重重的哼了一声,然后大步的回到店内,砰地一声,药铺的门,瞬间关上,将罂粟二人阻隔在外。

    小罂粟望着紧闭的铺门,眼眸中再一次的滑过愤恨的眼神。

    那紫发男孩却在此刻自罂粟的手里滑落,跌坐在地上,呢喃,“怎么办,怎么办。”

    小罂粟看见他这般模样,气不打一处来,“你给本姑娘起来,本姑娘带你去找别的大夫。”

    “没用的!”那紫发男孩颓废的说道。

    “你试都没试,怎么知道没用。”小罂粟忍着自己此刻强烈想要一巴掌拍死紫发男孩的冲动,耐着性子,安慰,“别的药铺,肯定会原意救你的爹爹的。”

    对他,罂粟简直快无语了,他用在这里求那个老女人的时间,都可以敲多少家别的药铺了。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凭什么管我的闲事,要不是你,所不定林大夫已经随我去救我的爹爹了,都是你害的。”那紫发男孩突然站起来,双手按在罂粟的肩膀上,摇着罂粟的肩膀,“都是你,都是你害的。”

    罂粟完全没有想到,紫发男孩会突然有这么奇 怪;书;网的举动,来不及避开,等反应过来,已经被那紫发男孩摇的晕头转向的了。

    “你…你快住手啊!”罂粟大力的拍下男孩的双手,“你发什么疯啊!”

    

    给读者的话:

    染儿传错了文,现在改了过来,这章看不懂的,请回头看看上一章,上一章是修改过的 






138我来吧

“你…你快住手啊!”罂粟大力的拍下男孩的双手,“你发什么疯啊!”

    摆脱傅束,罂粟向后倒退几步,不满的等着那紫发男孩。

    她可是为了他好,才站了出来的耶!不感激她就算了,还口口声声的责怪她?

    这算什么嘛!

    那老女人的态度那么的明显,有眼睛的都看的出来吧!没有银子,那老女人是不可能出来救人的。

    “我…”男孩随即低下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咦?

    罂粟不解的望着他,这男孩变脸可真是够快的,这 么 快‘炫’‘书’‘网’就意识到自己过激的行为了?

    “那个。还是却找别的大夫吧!”罂粟小心的提议,不敢离那紫发那还太近,怕他有发疯,到时候闪躲不及,脑袋又要遭殃。

    紫发男孩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罂粟,然后死死的盯着那扇紧闭的门,缓缓的说道,“没有办法找别的大夫,我试过了,爹爹的病太特殊了,一直都是在这个药铺医治的,其他的大夫都说,我爹爹的病,她们都不敢贸然的接受,因为一个不小心,爹爹随时会过世的,而且,我曾把这大夫开的药,拿到别的药铺,那些药铺都说,没有那味药。”

    “有这种事?”罂粟惊讶的问道。

    这么大的皇城,居然只有一家有这味药,不得不说是个奇迹。

    “可是,我知道,她们不是没有,而是不愿意拿出来,那味药太珍贵了,没有人愿意把它拿出来救一个临死之人,更何况这个人,没钱。”紫发男孩淡淡的叙述着。

    可是罂粟听的出来,这语气包含着太多的委屈,不甘,甚至是浓浓的恨意。

    只是那股恨意,罂粟却说不上来,是恨那些见死不救的大夫,还是在恨自己没有钱。

    “那你为何一直求这个大夫呢?”这是罂粟的另一个疑惑。

    按照男孩所说,其他人只是不愿意拿出来,只要他求别人,所不定那些大夫更容易被他的孝心打动呢?

    “因为爹爹,一直以来,都是这家的大夫看的,我说了,爹爹的病是不可以随意换人医治的。”男孩说完,手又再一次的敲上了那扇门。

    罂粟一愣,原来是这样,“这么说,你以前是有银子的,今天没有银子了,那大夫就不肯医治你爹爹了?”

    “嗯!”紫发男孩点头,算是回答罂粟的问话,然后用力地拍打门,“大夫,求您了,救救我爹爹吧!”

    然而,药铺内,没有任何的回响。

    罂粟上前,一把推开那男孩,浅浅的说道,“你的手流血了,我来吧!”

    “这…”男孩犹豫的看了一眼罂粟。

    罂粟瞪他,“这什么这,本姑娘叫你呆在就呆着!”

    于是,那紫发男孩,就站在了一边。

    罂粟一脚踹在了门上,用手敲,实在是太累了,“老女人,你给本姑娘出来,不就是要钱嘛!本姑娘给你就是来来。”

    下一脚还没有来得及落下,门瞬间打开。老女人仍旧是衣衫不整,“死丫头,你刚才叫我什么?” 






139不多,五百两

下一脚还没有来得及落下,门瞬间打开。老女人仍旧是衣衫不整,“死丫头,你刚才叫我什么?”

    “大夫!”见门打开了,紫发男孩仿佛就看到了希望,目光一闪一闪的,又怕罂粟再度的把那老女人给惹火了,上前一步,恭敬的叫道。

    罂粟也明白紫发男孩的顾虑,“是不是给你钱,你又愿意救治他爹爹?”

    “自然!“一听有钱,那老女人就立刻换上了另一副嘴脸,长满厚茧的手掌,摊在罂粟面前。

    罂粟看着那双丑陋的手,鄙夷的瞪了她一眼,见钱眼开的东西,等你医治好了他的爹爹,你就等着上狱中度过下半辈子好了。

    “怎么?还怕本姑娘不给你银子麽?”淡淡的语气,带着无尽的嘲讽。

    见多了见钱眼开的人,这种迫不及待的还是第一次。

    “刚才不是还没有钱的麽?这下突然有钱了,当然要小心一点的好。”

    无耻!

    罂粟暗骂道。

    她绝对有理由相信,这老女人一定是在钱罐里泡大的。

    这般势力,不知道有多少冤魂葬送在她的手里。

    一想到这个可能,罂粟强压下现在,立刻马上回宫,找花夕颜的冲动,毕竟,那紫发男孩的爹爹还要靠他医治,“多少?”

    那老女人笑的阴险,“不多!”

    “那是多少?”罂粟咬牙问道,眼眸中射出想要杀人的光芒。

    “眼神是杀不死人的。”见到罂粟这般的模样,那老女人笑的愈加的让人作呕,然后五根手指在罂粟的面前晃了晃,“不多,五百两!”

    “你,你分明在敲诈!”紫发男孩惊恐的说道,“以前只要五两银子的。”

    好好好!

    罂粟在心里连说了三个好字,又会那老女人添上了一笔恶行。

    居然在人命关天的情况下,还能如此淡然的趁机勒索别人,这脸皮到底是有多厚。

    “五百两就五百两!但是,这里是五十两的定金。”罂粟从怀里掏出一张五十两的银票,在老女人的面前晃了晃,“你先收着,若是医治好了他爹爹,剩下的四百五十两,本姑娘会如数的给你。”

    给你在黄泉路上用!罂粟在心里补充了一句。

    好在她今早出门的时候,心血来潮的带出来了一大叠的银票。

    “好好好!”那老女人眉开眼笑的接过那张银票,“你们等下,老娘准备准备就随你们走。”

    “谢谢你!”紫发男孩走到罂粟面前,诚恳的向罂粟致谢。

    罂粟笑了笑,“不必谢我!”

    罂粟看了一眼天色,又从怀里掏出了五百两银子,塞进了男孩的怀里,“这五百两你拿着,我还有事,就先走了。”

    不给紫发男孩任何反应的机会,就转身跑开。

    “这…那我什么时候才能把钱还给你!”紫发男孩看着罂粟的背影,大叫。

    罂粟将手举起来,左右摇摆,“不用了。”

    男孩将银票紧紧的抱着怀里,心中的温暖不断的攀升,低着头,呢喃,“不知道何时才能相见。”

    男孩自嘲的摇摇头,刚才那个女孩,定是富贵人家的小姐,以他现在的身份,怕是再也无缘相见了。

    唯有将罂粟那双浅蓝色的眸子,深深的刻入脑海。

    只是,缘分这个东西,真的是很奇妙啊!二人分开不到半个时辰,竟然又见面了。

    

    给读者的话:

    汗死!上来传文,发现昨天传错了,现在改过来了。 






140再见

只是,缘分这个东西,真的是很奇妙啊!二人分开不到半个时辰,竟然又见面了。

    没错,罂粟很华丽的迷路了。

    想着以前,出宫都是一群人给护着的,自然不用担心会迷路之类的。

    偏偏罂粟人又懒,懒的看路。

    于是,罂粟离开那紫发男孩之后,就一直在皇城的街道上打转。

    完全不记得国舅府到底在那个方位了。

    一阵吵杂的吵闹声,吸引了罂粟不自觉的将目光转了过去。

    一看,吓了一跳。

    那个人,那个人不是紫发的男孩麽?

    刚才还挂着笑容的向她致谢,此刻却跪在悦来客栈的门口,低垂着脑袋,使人看不清楚他的表情。

    只见紫发男孩的身边,躺着一具用草席包裹着的尸体,尸体旁边,竖着一个用血书写出来的牌子,赫然四个大字:‘卖身葬父’。

    罂粟疾步上前,还没有接近到紫发的男孩,就听到周围传来的奚落的嘲讽,“这是哪里来的怪物啊!瞧瞧这一头紫色的头发。”

    男孩并不理会她,依旧是低垂着头。

    罂粟走过去,蹲在男孩的身边,眼眸扫过那个说话的女孩。

    女孩撇撇嘴,说了一句,“无聊!“然后甩袖离开。

    紫发男孩抬眸,看清楚了身边的人,一度的感到无地自容。

    罂粟心疼的替他将凌乱的紫发整(www。fsktxt。com)理到而后,淡淡的瞥了一眼,地上的死者。

    然后,起身,离开。

    不消片刻,身后跟了几个身材魁梧的女子,“先把你爹爹葬了吧!”

    紫发男子依言点头。

    待紫发男孩的爹爹入土,小小的坟地前,就只剩下罂粟与那紫发男孩。

    罂粟这才问道,“我们不过就是半个时辰没有见面,你何以变成这般模样?”

    “你走后,我将那大夫带到破庙看爹爹的时候,爹爹就不在了。”男孩身子忍不住的颤抖起来,罂粟心疼的拥过大。

    可毕竟自己都还小,怀抱也不是很宽敞,与其说是拥抱,还不如说是,让男孩靠在自己小小的肩旁上。

    “那么银票呢?”罂粟人小,可是心智去比年龄大了许多。

    自己明明给了他五百两银票,又怎么会要到卖身葬父的地步?

    “银票。银票被那大夫给抢走了。”紫发男孩抽泣的说道。

    “什么!”罂粟不可思议的叫道。

    “嗯!”男孩用力的点头。

    罂粟只觉得一股怒气在她小心脏不断的燃烧,而且,越烧越旺,狠狠的啐道,“岂有此理,还有没有王法了。”

    “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罂粟关心的问他。

    紫发男孩疑惑的看着她,“你不是买下我了麽?”

    罂粟错愕。

    买下他了?什么时候的事情啊!

    不小心瞥见那一块被遗弃老远的木牌,罂粟才恍然大悟,“可是你还是你啊!你的事,自己决定就好。”

    男孩似乎有些失望的垂下头,“你不要我麽?”

    若是她不要他,那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男孩子,要怎么办?

    罂粟待他太好了。

    一个在那之间,未曾谋面的人,对他那么好的人,他怎么能舍得。

    除了爹爹,眼前的女孩子是第一个真心待他的了。

    “这个是两回事。我是真的不能带着你。”罂粟拒绝。

    皇宫是不可以随便带人进入的。 






141结发

“这个是两回事。我是真的不能带着你。”罂粟拒绝。

    皇宫是不可以随便带人进入的。

    再说了,她如果贸然带着一个男子进宫,即便没有什么事,与他的名声总是不好的。

    “可是,我欠你这么多…”

    男孩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罂粟打断,“说了,没有关系!”

    男孩张了张口,似乎有很多话,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罂粟见他欲言又止的模样,罂粟歪着小脑袋,“不然这样,等你闯出了自己的一片天,在谢我可好?”

    “你的名字?”男孩弱弱的问道。

    若是连恩人的名字都不知道,他要怎么报答?

    “花罂粟!”罂粟这下倒是毫无掩饰的将名字报了出来。

    花罂粟。花罂粟。

    男孩在心里默默地念着这个名字,像是要将它牢牢的刻在心里。

    “你的头发很漂亮呢!”罂粟看着他的头发由衷的赞叹。

    “是吗?”男孩摸了摸自己的紫发,露出一个苦涩的微笑。

    这一头紫发,可正是他今日一切苦难的罪魁祸首啊!

    男孩随手扯下一缕紫发,在手上,挽成了一只蝴蝶,递到罂粟面前,“送你了。”

    额!

    罂粟没有想到那男孩就那样的将头发给扯了下来,顿时有些无措。

    “你不要吗?”看不见罂粟的手,过来接这缕发丝,男孩随手想要将它丢掉。

    在发丝落地之前,罂粟将它给接了下来,“可是,怎么觉得这只蝴蝶不好看啊!”

    说着罂粟将自己的黑发,也给拔了一缕下来,交给男孩,“你把两缕发丝给它缠在一起好了。”

    男孩接过发丝,脸上浮现出一丝红晕,然而罂粟并不没有注意到。

    “真,真的吗?”男孩瑟瑟的发问。

    “是啊!”罂粟扬起笑脸,用力的点头。

    男孩会心一笑,看向自己爹爹的坟墓,眼眸中,闪烁着泪光,也包含也千言万语,仿佛再说:爹爹,你看见了吗?可以安心了。

    男孩小心翼翼的将两缕一黑一紫的发丝,缠绕在一起。

    动作极其的温柔。

    待男孩将发丝挽成了蝴蝶后,递给罂粟的时候,罂粟却回了一句,“这发丝你留着,以后,就是我们相见的信物了。”

    手里的发丝,传来了阵阵的暖意。

    “咳咳。”皇甫离咳嗽的声音,将罂粟从回忆中拉了回来。

    眼前这个百花国的丞相,居然会是当年那一个紫发男孩。

    罂粟有那么一瞬间的不知所措。

    他定是极其的珍惜这缕发丝的吧!

    那么的小心翼翼。

    她现在要如何面对皇甫离啊。

    却除了怀疑,她的心中,徒然的升起一股迷茫。

    儿时不懂事,竟然在皇甫离的爹爹面前,结了发丝。

    当着爹爹的面,娶了皇甫离。却任由她独自一个人飘荡了十年之久。

    这,怪谁?

    怪她的年少无知吧!

    如果皇甫离不拿出这缕发丝,她仍然记不起这段过往。

    如今,想起来了,她更加担心的是,不知道如何面对花炎哲。

    罂粟记得,对花炎哲说过的话,一直都记得。

    “现在,你还怀疑我吗?”皇甫离的声音,突然从罂粟的背后传来。 






142背道而驰

“现在,你还怀疑我吗?”皇甫离的声音,突然从罂粟的背后传来。

    这声音,依旧是那么的虚弱。

    吓得罂粟手中的发丝,跌落在了地上。

    皇甫离只是静静的看着那缕发丝,并没有多说什么。

    “你怎么样了?”见皇甫离似乎并不打算提结发的事,罂粟也干脆的只字不提,只有她自己知道,此刻她是多么的心虚。

    真的不希望皇甫离提起结发的事。

    好吧!她承认,自己并不讨厌皇甫离,只是,现在的罂粟,心里只有花炎哲一个人,真的没有办法,将心分成两份。

    若是皇甫离一直记得结发的事情,她该如何的向皇甫离说明,那只是自己年少轻狂?

    “睡了一觉,好多了。”皇甫离淡淡的应承,俯下身,将那缕发丝给捡了起来,呵护备至的将它收回了怀里,“看来小皇女什么也没有想起来啊!”

    “不懂你在说什么!”罂粟心虚的撇过头,心升一股愧疚之感。

    皇甫离自嘲的一笑,“我们出去吧!”

    “出去?”罂粟惊讶的看着他。

    他莫不是睡糊涂了?

    她们可是找了那么久,都没有看见什么机关,这会,皇甫离竟然轻描淡写的说:出去吧!

    皇甫离点头。

    撑着虚弱的身子,向紫薇花走进,在紫薇花面前,来回的走动。

    最后,停在那裂痕的面前,拿起‘流觞’,向裂痕拍去。

    奇 怪;书;网的是,这一次,那裂痕竟没有蠕动。

    皇甫离拿着‘流觞’在裂痕上,敲了三下,然后退到了一旁。

    那玉石的紫薇花,竟向两旁分开。

    一条路,便出现在二人面前。

    罂粟看着皇甫离。

    皇甫离耸耸肩,指了指那张石桌,“上面写着的。”

    罂粟回到那石桌旁一看,果然看见石桌上写着几个红色小字。

    ‘裂痕,三,敲打’。

    “走吧!”皇甫离小声的提醒到。

    罂粟瞥了一眼那几个字,随着皇甫离走了出去。

    走的冲忙,以至于罂粟没有看见,那滴落在石桌下的血滴。

    那么的刺眼。

    更加没有注意到,皇甫离的右手食指上,有一个结疤的伤口。

    “哇!”

    一出了黑洞,罂粟就跑到了皇甫离的前面。

    迫不及待的张开双臂,用力的呼吸着桃花林里的空气。

    雨后的桃花林,带着泥土的芬芳。

    “真舒服啊!”

    罂粟回头,就看见皇甫离苍白的容颜,黑漆的眸子里,散发着她看不懂的光芒。

    略过皇甫离,罂粟瞥见了皇甫离的身后,没有任何一丝的痕迹。

    猛然想起,自己走出来是那一刻,身后就传来一声巨响。

    原来那是那个黑洞机关关闭的声音。

    罂粟也不想在回头研究那个黑洞在哪里。

    自己消失了那么久,若是再不回宫,南宫雨柔又要掀了整个皇城了。

    等罂粟回过神,才发现,皇甫离不知道何时已经离了她三丈之远。

    罂粟本想追上去,与皇甫离一道离开桃花林,但是跑了两步,又停了下来。

    现在的她还没有整(www。fsktxt。com)理好情绪,要如何的面对皇甫离。

    追上去反而尴尬。

    索性的与皇甫离背道而驰。

    转了个方向,由另一边出了桃花林。

    她们都没有注意到,在桃花林的深处,一双琥珀色的眸子,正一瞬不瞬的盯着她们的背影,直到她们的背影走出了自己的视线,然后,诡异的一笑,转身,消失在桃花林的深处。

    给读者的话:

    三更了,最近天气 变化大,亲们注意保暖哈。 






143至145神秘人

罂粟宫的夜晚,几乎都是沉重高过于平和。

    南宫雨柔在罂粟宫的正殿之上来回渡步。

    一袭浅蓝色的宫装,将他的优雅衬托的淋漓尽致。

    只是,那绝美的脸庞上,此刻染上了一层浓浓的阴霾。

    忽的,南宫雨柔停下脚步,眼神扫过跪在琉璃地板上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