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桃花劫:男妃难宠-第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该侗ヂ踩蟮恼渲樗嬉獾阕悍⒓洌梦谠瓢愕男惴ⅲ匀崃寥笤蟆W钔饷嬲肿徘陈躺呐纾凰讼擞袷执蠓降穆对谕馔罚》羰ぱ涣成衔拗坌奘危鋈饲迩宓雌蘧隋荆侵置览稣鹕闳诵摹

    “粟儿,她怎么样了!”南宫雨柔焦急的问着。

    于太医脸色并不怎么好看,“小皇女她……”

    “没事!”于太医身后的女子抢先答道。

    “梦瑶,不得无礼!”于太医呵斥,“你暂且先下去。”

    “无妨!”南宫雨柔摆手,“还是说说粟儿如何了,从那么高的树上掉下来。”

    “回帝后娘娘,小皇女她……”

    “小皇女只是扭伤了脚!”于梦瑶冲着她母亲眨了一下眼睛。

    南宫雨柔却是开始有点怀疑,“可是,粟儿她刚才都不能说话了。”

    于梦瑶乘南宫雨柔不注意,打了个哈欠,无聊的开始东张西望,算了,这样的麻烦事,还是留给她母亲自己解决好了,反正她只是一个学徒。只要没事跟着母亲走走就好了。

    可是,她是真的很好奇嘛!一个活人,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居然没有骨折?只是,小皇女的体内似乎有什么东西在抵抗,才会让她痛的连话都说不出来,她真的很想很想研究的。

    “真的?”南宫雨柔突然兴奋的叫了起来,而于太医则是擦了擦冷汗,心里不断的默念,帝后娘娘,臣不是故意隐瞒你的,真的不是!

    而且,臣也不算隐瞒了你啊!小皇女的确是成人了。

    随后又感叹起来,“粟儿长大咯!可以娶夫生子了。以后会不会有了夫君忘了爹爹?”

    于梦瑶嘴角抽搐,不管身份高低贵贱,当爹爹的果然都是一个样子的啊!想她两年前,及荆的时候,她爹爹也是这样,不,是更夸张,哭的死去活来的,怕她娶了夫君,就不要他了。所以,为了她那差点送命也要生下她的爹爹,她都十五岁了,仍然是独身一人,整天就跟着母亲混了。

    不行!于梦瑶仔细一想,还是觉得非 常(炫…网)好奇,罂粟身体中散发出来的抵抗力是怎么回事,“帝后娘娘,其实,小皇女体质虚弱,在下认为,理应找个太医十二个时辰陪着,以防万一。”

    于梦瑶拉了拉母亲的衣袖,有其女必有其母,她深信母亲也很好奇。

    果然,于太医附和道,“帝后娘娘,臣女说的不无道理,臣女深得臣的真传,不如就让她留在小皇女身边。”

    南宫雨柔看了看于梦瑶,感觉她和罂粟很像,就答应了下来。 






宫廷卷14

花炎哲站在大榕树下,沉思了许久,还是决定了要爬上那株大榕树,看看榕树断裂的痕迹。

    可问题是,百花国的男儿从小到大,除了《男戒》还是《男戒》,这树,还真的不知道要怎么爬呢?

    花炎哲卷起衣袖,在榕树下转了一圈又一圈的,终于看见榕树到他膝盖处,有一个可以落脚的地方,于是开心的把一只脚放了上去,岂料,因为没有掌握平衡,而跌倒在地。

    炎哲不免有些气馁,可是如果不爬上去看个究竟,肯定是不会明白榕树断裂的原因的。

    花炎哲想了又想,“来人!”

    宫人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幸好陛下没有说什么就走了,帝后娘娘见小皇女没有什么大碍,也没有多加怪罪,“国舅爷,有事您吩咐。”

    花炎哲瘪了瘪嘴,“去,拿梯子过来!”

    宫人吓了一跳,“国舅爷,您该不会也想爬上去吧?”

    花炎哲点头,“所以,快去拿梯子!”

    “这……”宫人犹豫起来,照理说,他是奴才,主子说什么就是什么。主子让往东,绝对不能往西,可是,这……要是国舅爷爬上去,也摔了下来,那他们十条命也不够砍的了。

    “这什么这?”花炎哲略微动怒,“叫你去你就去!”

    “可……”

    “可什么可!快去!”花炎哲声音不自觉的大了起来,感情这群奴才平时真的被粟儿给宠惯了,再怎么说,他也算的上这皇宫的半个主子,不就让拿个梯子,也这么嗦。

    “是!”宫人无奈的退下。

    万一国舅爷真的摔下来,怎么办?宫人犹豫的要不要把这件事告诉帝后娘娘,毕竟如果是帝后娘娘出来阻止,那么国舅爷一定会听话的。

    思前想后,宫人还是决定了去禀告南宫雨柔。

    南宫雨柔守在罂粟的床边,此时的罂粟,已经没有先前那痛苦的表情了,南宫雨柔的身后站着于太医和她的女儿,于梦瑶。

    南宫雨柔眉头紧蹙,“不是说只是扭伤,怎么还没有醒来?”

    于梦瑶瘪瘪嘴,:“帝后娘娘,您不必担心,依在下所见,小皇女应该是疲劳过度,才会导致昏迷不醒,让她睡上几个时辰就会没事的。”

    “是吗?”

    “是!”于梦瑶肯定的回答。

    南宫雨柔又突然冒了一句:“可为什么粟儿会疲劳过度?按理说,粟儿这个年纪应该没有什么事让她疲劳的呀!体质什么时候变的这么虚弱了。再说,粟儿还有两个月她就要上朝了,到时候她可以适应麽?”

    南宫雨柔开始担心起来,陛下说,再过两个月让粟儿上朝参政,粟儿是那么的单纯,让她过早的卷入朝廷上的那些是是非非,真的好吗?不行,看来他还的却去找陛下商量商量,看看能不能让粟儿多过些舒坦的日子。

    于梦瑶平静的说:“帝后娘娘,您又不是女子,自然是不会明白身为女子的难处啊!小皇女这样已经很好了,至少还可以安安稳稳的睡着,不像在下,当初来潮的时候,痛的死去活来的!”

    南宫雨柔霎时脸红,初潮?陛下都不会跟他说这样的事呢?雨柔瞥了一眼于梦瑶,心里感叹:

    现在的晚辈都这么直接?还是说他真的老了,越长大,脸皮就越薄?

    

    给读者的话:

    向支持我的朋友们:鞠躬,道谢,染儿会努力的 






宫廷卷15

南宫雨柔霎时脸红,初潮?陛下都不会跟他说这样的事呢?雨柔瞥了一眼于梦瑶,心里感叹:

    现在的晚辈都这么直接?还是说他真的老了,越长大,脸皮就越薄?

    于太医责备的瞪了一眼于梦瑶,那眼神,就是在责备她,不要多嘴。

    于梦瑶不满的回瞪于太医,不这么说,人家帝后娘娘会死心麽?还不大盘破沙锅问到底呀!

    南宫雨柔思考着,记得好像陛下也有那么几天非 常(炫…网)的痛苦,宫人们老是拿一堆补药给陛下吃,他也应该让太医开些药,给粟儿吃,“那,就给小皇女开些缓解疼痛的药!”

    南宫雨柔站起来,“本宫先行回宫,小皇女若是醒了,要第一个通知本宫。”

    看着南宫雨柔离去的身影,于梦瑶忍不住的摇头,慈父多败女哦!这么疼爱小皇女,这小皇女一定非 常(炫…网)的刁蛮任性,泼辣,此刻,于梦瑶把所有能想到的不好的词都用在了罂粟的身上。

    她眼里的皇家的子女都是一个样的,高高在上,这个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小皇女,一定是更加的无法无天。

    于梦瑶往外看了一眼月色,“娘亲,您回去吧!这里女儿守着就好。”

    这都四更天了,若是娘亲再不回去,怕是爹爹又该担心的睡不着了。她可不想听爹爹唠叨,虽说爹爹的声音是她目前听过最好听的,不过,听了十五年了,在好听,也平淡了。

    于太医打了个哈欠,嘱咐道,为娘就先回去,如果发生什么情况,切勿乱了阵脚,处理不过来,立刻怕人通知为娘。”

    “好了,好了。”于梦瑶不耐烦的打断她,“女儿知道啦!这话您说不厌,女儿听都听厌了。”

    “那,为娘就回去了,”

    于梦瑶挥手,“走吧,走吧!”

    于梦瑶一见娘亲的身影消失在罂粟宫,一双黑眸就开始灵光的转动,确定内殿里面没有奴才,就往贵妃椅上一坐,双脚交叉在桌子上,随手拿起一粒苹果,边啃苹果,边念叨,“我说小皇女,半夜三更的,你是吃饱了撑的没事做啊!非得要去爬树,有本事爬树,就别摔下来啊!皇家的女儿还真是没有用啊,自己摔了,一大群人陪着受罪,要不是看在你体内那个啥的份上,本姑娘才懒得陪你耗,浪费本姑娘的宝贵时间。”

    罂粟躺在床上,意识早已清醒,只是无奈怎样都睁不开眼睛,所以,于梦瑶的话,她都听进了耳里,记在了心里。

    罂粟一直以为只有她一个人是人前一个样,人后一个样,原来,这个于梦瑶跟她是同道中人啊!

    罂粟下定决心,一定要把于梦瑶拉拢过来,站在自己这一边。

    最真实的罂粟,怕是除了花炎哲了解,在久的将来,她于梦瑶也是一位了。

    多年以后,罂粟回想起来的时候,会不会后悔这个选择?

    于梦瑶对于罂粟来说,是不是真的是那么不一样的存在?

    这个时候,小金突然闯了进来,看着贵妃椅上的于梦瑶,整个人,傻了。愣愣的说不出一句话来。

    于梦瑶砰地一声从贵妃椅上跳起来,“呵呵,小金不在风化宫侍候着,跑罂粟宫来干嘛了?”

    小金吓得头冒冷汗,“奴才……。”

    于梦瑶笑着的邪恶,“小金该不会是迷路了,然后不小心经过这罂粟宫了吧?”

    

    给读者的话:

    嗯,那个,喜 欢'炫。书。网'此文的亲们,应该不介意丢个砖,打个分,投个票,顶下的吧??? 






宫廷卷16

于梦瑶笑的邪恶,“小金,你该不会是迷路了,然后不小心经过了罂粟宫吧!”

    小金已经吓得两腿发抖,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于梦瑶会留在这里看着小皇女的,这下,该如何是好?“奴才……奴才是迷路了。”

    小金看了一眼床榻上的罂粟,心想:既然于梦瑶给了他一个台阶,那他就顺着下去好了,反正来日方长嘛!以后有的是机会。

    “那,需要本姑娘送你回去麽?”于梦瑶依旧是笑着,声音听起来却不似方才那般甜润。

    小金连忙摆手,“不……不用了,奴才可以自己问路。”然后跑了出去。

    于梦瑶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花罂粟,百花国的小皇女,你还真是让人不省心啊。

    这个夜晚,于梦瑶怎么都觉得特别的冷,不自觉的拉了一下外衣。又回到了贵妃椅上,啃起了苹果,不消片刻,就啃了两粒。

    床上的花罂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饿了,还是因为于梦瑶啃苹果的声音太大了,竟然缓缓的睁开了沉重的眼皮,许是因为疼痛的折磨,那一双紫眸,毫无光彩。

    “咳咳……”

    于梦瑶听到罂粟虚弱的咳嗽声,扔了苹果渣,慢步的走到床边,手,搭在罂粟的皓腕上,目光一沉,思考许久,“看来,没事了。”

    于梦瑶没有说出来的是,暂时,应该说是暂时没事了。奇 怪;书;网?怎么脉象不似先前那样了?到底是怎么回事?不过,这样反而更有趣了。

    罂粟却艰难的撑起身子,脸色比先前好看来了一些,于梦瑶也没有去扶罂粟的意思,又随手拿起一粒苹果,正要放进嘴里,空中突然传来飘渺的声音,“喂!……你干嘛偷吃我的苹果。”

    于梦瑶愣了片刻,“你什么时候看见我偷吃了?”

    两个女孩子,眼睛就那样瞪着彼此,谁也不肯让谁。

    时间在这一刻凝固,周围只听到风刮进来,吹起红罗帐的沙沙声。

    罂粟一双紫眸,满是不平,怎么会有这样的人,乘她病倒的时候,偷她的苹果吃?亏她刚才还想把她拉拢过来,和自己一国。果然,还是只有舅舅可以相信,舅舅就不会拿她的苹果吃,舅舅总是很温柔的帮她消掉苹果皮的,不像她,偷吃了还不承认,还一次吃了那么多个。

    最终,罂粟由于体力不支,而一下子给倒在了床榻之上。

    于梦瑶见她这般,忍不住笑了出来,“扑哧!”

    呵呵!她现在发现,这个小皇女还是蛮可爱的,尤其是刚才气鼓鼓的瞪着自己的时候,跟她小时候很呢!自己小时候也是这样,有人抢了自己爱吃的东西,又没有办法要回来的时候,也是这样的瞪着别人,还以为可以将别人瞪出一朵花来般。

    罂粟看着梦瑶笑的没心没肺的,没好气的说,“笑什么笑,有什么好笑的?”

    “呦呦!脾气上来了呀!”于梦瑶往椅子上一躺,维持着方才吃苹果时的姿势,“怎么?我的小皇女,难不成,你要叫你母皇把我拖出去,砍了啊!”

    于梦瑶说这话的时候,还附带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罂粟看见她这样,居然没有在生气,她很好奇,换做是别人,哪里敢和她花罂粟拌嘴啊!早就吓的屁滚尿流了。 






宫廷卷17

罂粟看见她这样,居然没有在生气,她很好奇,换做是别人,哪里敢和她花罂粟拌嘴啊!早就吓的屁滚尿流了。

    不过话说回来,不管怎么样,偷吃她苹果的人,怎样都不可以轻易原谅,“喂,你偷吃本皇女的苹果,现在本女皇念在你是无心之过,就不请求母皇责罚你了,你还不谢恩!”

    “第一,本姑娘不叫喂!叫于梦瑶!第二,本姑娘并没有偷吃你的苹果,”于梦瑶无辜的眨着自己的那双漆黑如墨般的大眼睛,将刚才拿在手里的苹果,放进了嘴里,咬了一口,一副这苹果真的很甜的表情,“本姑娘是正大光明的吃,第三,本姑娘相信,你的母皇,我们百花国的陛下是一位英明的人,不会因为一两个苹果而责罚于我,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本姑娘现在是你的专用医师,本姑娘会上禀女皇陛下,就说,小皇女你,往后的半个月里,都不能吃苹果,小皇女意下如何。”

    罂粟无奈的翻了个白眼,看来 自'炫*书*网'己现在是斗不过她了,就的小时候,很喜 欢'炫。书。网'吃糖果,结果吃坏了牙,太医跟母皇和父后说,她不能在吃糖果了,母皇他们真的整整三年都没有让她碰过糖果,甚至连糖果的影子都没有看到,可恶的是,那个时候,所有的宫人宁可让她亲自扔进护城河,也不理会她大吵大闹,就连舅舅也不给她糖果,要是于梦瑶真的那样去禀告母皇他们,那她就得遭殃了。

    为了苹果,就算是现在被于梦瑶威胁,她也只能忍气吞声了,看她病好了,怎么收拾她,虽然是这么想的,罂粟还是忍不住的抱怨,“哪里是一两个嘛,你分明就吃了四五个了。”

    于梦瑶一听这话,心里开始不高兴,皇家的人,原来这么小气啊!不就是几个苹果吗?真的有必要这般斤斤计较?想着想着,不自觉的问出了口,“不是吧?本姑娘不就吃了你几个苹果吗?有必要数的那么清楚的?”

    罂粟颔首。

    “那要不要本姑娘改天加倍奉还?”于梦瑶开玩笑。

    罂粟想也没有想,“好啊!你要给本皇女拿最红,最大,最甜的来哦!”

    于梦瑶,无语。直接认定了,花罂粟就是一个小气的皇家女。

    “那,就这么说好了。”罂粟总结道。

    于梦瑶不再理会她。

    许久之后,罂粟疑惑的说道,“舅舅呢?我记得摔下来的时候,有看到舅舅跑过来,接我的,虽然没有接到!”

    “你舅舅?”于梦瑶同样的疑惑,“没有看到啊!本姑娘来的时候,就看见你母皇父后,还有一大群跪在地上的宫人们,你舅舅该不会是怕你醒了,骂他,自己回府了?”

    罂粟一听这话,“才不会呢!”

    舅舅才不会无缘无故的在她生病的时候丢下她走了的,每次她生病了,都是舅舅第一个先发现的,而且就算她感染风寒,发烧发个三天三夜,舅舅都会守着照顾她的。

    “怎么不会?”

    “本皇女说不会就是不会,舅舅他一定是亲自给本皇女煎药去了。”

    于梦瑶实在是不忍心打击她的这份自信,可还是选择了如实相告,“忘了告诉你,本姑娘还没有给你开药。”

    什么?罂粟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她刚才痛的连话都说不出口了,怎么会连药都没有/

    于梦瑶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你的病,目前不需要吃药,再说,你也不算是病,只不过是初潮来了罢了。”

    

    给读者的话:

    话说,由于画面转换太快,卷16,染儿修改过了,有看不明白的,请回头看看。 






宫廷卷18

什么?罂粟有点怀疑自己的耳朵,她刚才痛的连话都说不出口了,怎么会连药都没有?

    于梦瑶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你的病,目前不需要吃药,再说,你也不算是病,只不过是初潮来了罢了。”

    罂粟瞬间呆了,“那……那是什么?”

    “咳咳……”于梦瑶一个不小心把嘴里的苹果给呸了出来,把自己给呛到了,“就是你从今天起,就可以娶夫生子了。”

    于梦瑶开始怀疑,罂粟到底是怎么长到这么大的,一点常识都没有。

    罂粟听到这话,脸上荡漾出开心的笑容,那笑容在梦瑶看来是那么的纯真。

    很多年以后,花罂粟和于梦瑶都在想,如果人生若只如初见,那该多么的美好?

    她怀念她如此纯真的笑,而她,亦怀念她这般的直爽。

    只是,命运也是上天最爱开的玩笑,这个世界,没有如果。

    可以娶夫生子了!

    那是不是代表她不过了多久,就可以娶舅舅了?百花国的国规里面写着呢,任何条件下,正夫都不可休之。

    也就是正夫就正夫,只要一旦拥有那个头衔,就不可能把那个头衔摘掉,罂粟不想当什么陛下,她只想和花炎哲一辈子在一起,她记得她自己说过的话,虽然她还是想不通,六岁那年她为何会突然说那句话,但是如果现在娶的正夫不是舅舅,就算她以后真的成了陛下,花炎哲也不可能成为帝后。

    罂粟想着想着,原本好不容易有起色的小脸,又暗淡了下去,她和舅舅?

    那是她舅舅啊!他们真的可以在一起吗?他们之间隔着的可不只是辈份上的距离啊。

    而此时的花炎哲站在那株树下,一直看着宫人离开的方向,拿个梯子怎么这么的久?

    莫不是躲在罂粟宫的某个角落偷睡了吧?

    花炎哲又怎么会知道,刚才那个宫人,早已从这个世间消失了。

    那宫人原本打算去禀告南宫雨柔,花炎哲要爬树的事情,结果在前往内殿的途中,见地上有一颗珍珠,便弯下腰去拾那珍珠,心里正高兴的时候,却又见不远处又冒出了一颗珍珠,贪财的心便越发高涨了起来,顺着那些个珍珠,越来越偏离罂粟宫,而自己却毫不知觉,最后在一个转角,一个黑影突然冲了出来,他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那人的模样,就先下了黄泉路。

    “果然,人啊!都是贪财的。”那黑衣人带着嘲笑的口气,弯下腰,拿走宫人挂在腰间的宫牌,只见那宫牌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罂粟宫,小桃’:“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可怜咯!”

    又见那黑衣人眼里闪烁着兴奋,从怀里掏出一个小瓶子,打开瓶盖,有水从瓶子里溢了出来,一点一点的滴在小桃的身上,待小桃的身体慢慢的,慢慢的消失不见。那黑衣人将瓶子随手一扔,然后,身影隐没在了夜空中。

    瓶子被抛出去的那一刻,隐约可见,那瓶子上秀丽的字体书写着‘化骨水’,而小桃方才躺过的地方,也只剩下一滩污水,像是泥巴被冲淡了的颜色。

    “来人!”花炎哲左顾右盼的都没有见到小桃把梯子拿过来,于是再次喊道,反正宫人那么多,再叫一个过来就是了,至于小桃,等事情完了,在好好的教训教训他。

    

    给读者的话:

    女人,我会为在在,为你,为喜 欢'炫。书。网'此文,和支持我的亲们,努力的!放心吧! 






宫廷卷19

“来人!”花炎哲左顾右盼的都不见小桃将梯子拿过来,再次喊道,“拿梯子过来。”

    反正宫里的宫人那么多,至于小桃,等事情完了,在教育教育他。

    罂粟与梦瑶在内殿听见了花炎哲的声音,罂粟笑了笑,“本皇女就说舅舅不会不理我的。”

    于梦瑶对罂粟翻了个白眼,“不过,你舅舅要梯子做什么啊?”

    额!是哦!舅舅要梯子做什么呢?罂粟思考了起来,“本皇女出去看看。”

    说完作势便要起来,结果身子还没有做起来,又给躺了回去。

    “还是本小姐替你去看看好了。”于梦瑶边说边走出了内殿,“你还是给本姑娘好好的躺着,要是你有个什么伤筋动骨的,又要麻烦本姑娘照顾你了。”

    罂粟的额头滑下一滴冷汗,拜托,她才是小皇女好不好,在怎么说,这罂粟宫也是她的地盘,怎么现在感觉,于梦瑶才是主子啊!

    于梦瑶走出内殿,靠在红红的圆柱上,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静静的看着宫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