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桃花劫:男妃难宠-第3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这天下那么大,谁知道花罂粟那丫头是生是死?

    说不定早就被某个不知名的人给咔嚓掉了。

    嗯,这个想法在锋少的脑海里冒出来的时候,心中的失落一闪而逝。

    若是花罂粟真的死了,锋少是不是会觉得无聊呢?

    毕竟,除了她之外,也就只有花罂粟会动不动的和他抬杠了。

    多年的江湖经验告诉他,花罂粟现在还没有那么快的遇难。

    他能做的就是,尽快的找出幕后的黑手,将花罂粟给解救出来。

    可是要找到幕后的黑手,谈何容易啊!

    若是他了解花罂粟的仇人也罢,那样下手方便,可偏偏锋少自己常年不在皇城,对花罂粟的事情,可说是一知半解的,“说话啊!”

    见慕容炎龙迟迟的不语,锋少再一次的吼道。

    慕容炎龙的表情,让锋少不由的犯疑,虽然不在皇城,可花罂粟与花炎哲之间的事情,可是传遍了整个百花国的呀。

    难道那些真的都是市井之间的流言蜚语?

    花罂粟与花炎哲,真的不是那般的形影不离?

    感情,也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的浓厚?

    慕容炎龙摇头,花炎哲的记忆目前仍旧是十分的混乱,他真的还没有办法,将花炎哲的思绪完全的整(www。fsktxt。com)理出来。

    “你摇头算是怎么回事?”锋少不爽的问道。

    他记忆中的花炎哲,不是这般的人啊!

    “粟儿的仇人太多了,我一时想不起来。”慕容炎龙努力的把自己伪装成的花炎哲的模样,连语气也都开始模仿花炎哲。

    慕容炎龙是害怕的,刚才与锋少一同追寻那不知名的凶手的时候,他就感觉出来了。

    他怕被锋少察觉出来,他不是真的花炎哲,到时候,一掌把他给打回去,待花炎哲出来,那他。可就玩完了。

    “那你就一个一个的告诉本少爷!”锋少不耐烦的叫道。 






190望陛下圣裁!

“这…”慕容炎龙挣扎着,这他还真的是说不上来啊。

    “这什么这,不要告诉本少爷,你什么也不知道!”

    “嗯!”慕容炎龙点头,他是真的不知道啊!

    “算了!”锋少见慕容炎龙一脸无辜的模样,突然间,也不想在逼迫他,“先回皇宫,跟陛下说一声好了。”

    花夕颜这个名字,也只要锋少与南宫雨柔以及她本人在的情况下,锋少才会直呼其名,其他的人面前,锋少还是有分寸的,陛下陛下的唤的也很顺溜。

    “锋少自己回去吧!哲儿就在这,询问询问下附近的人家,看看他们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物。”不待锋少回答,慕容炎龙便率先的消失在了锋少的面前。

    他慕容炎龙还没有笨到,没事到花夕颜与南宫雨柔的面前晃悠,他可没有如同戏子般的演技。

    花炎哲是南宫雨柔与花夕颜看着长大的,花炎哲有哪里不对劲,他们肯定是一眼就看出来了,也只有花罂粟那个白痴,关心则乱,才没有发现他的反常。

    锋少也是心急的想要找到花罂粟的,因此并没有注意到慕容炎龙的异样。

    身形一闪,便消失在黑夜之中,直奔皇宫而去。

    未央殿内,可说是乌云笼罩。

    花夕颜面色难堪的坐在龙椅之上,身边坐着南宫雨柔。

    脚下不远处,跪在一帮的臣子。

    “陛下!小皇女行刺陛下在先,畏罪潜逃在后,还望陛下圣裁!”一位面色苍老的来女人站了出来。

    花夕颜蹙眉,这群的臣子,消息也未免太过灵通了,几乎是花罂粟前脚出来皇宫,她们后脚就给逼上了未央殿。

    “望陛下圣裁!”一群老臣,异口同声的要求道。

    她们本身就不喜 欢'炫。书。网'花罂粟。

    虽然花罂粟是目前百花国最有可能继承皇位的皇女,可是,花罂粟的脾气,实在是与她们想象中的陛下相差的太远了。

    “这小皇女是否是畏罪潜逃一事,目前并没有证据啊,朕也不知如何是好!”花夕颜自是知道这群老臣的顾虑的。

    花罂粟的确是需要好好的磨练一番,不然,她也不会想出这样的方法来试探花罂粟的反应能力,只是那个时候,完全忘记了还有些当年那个人的余党,才会弄巧成拙。

    如今,花夕颜算是一点忙都帮不上花罂粟了,只能任由着花罂粟自生自灭了。

    “请陛下发皇榜,通缉小皇女!”又一位老臣站了出来。

    皇榜?

    其实在皇榜,花夕颜早就准备好了,只是一直犹豫着,要不要贴出去罢了。

    以至于这花罂粟都离开皇宫一个日夜了,花夕颜都还没有做出决定。

    此刻有这群老臣提起。花夕颜怕是想躲也躲不了了。

    “陛下在犹豫什么?”第一个站出来的老臣,挺直了腰板问道。

    “朕只是在考虑这皇榜该如何的书写。”花夕颜若有所思的讲着。

    “陛下又不是第一次张贴皇榜,怎么会不知道如何书写?”那老臣一语挑破了花夕颜这小小的谎言。

    “这…”

    “陛下,殿外锋少求见!”就在花夕颜不知如何回答的时候,小姚忽的弯下腰,在花夕颜的耳边,轻轻的讲道。

    “锋少?”声音对于小姚老说,或许是小声了,可是却足以让那老臣听的一清二楚。

    于是,那老臣的身躯,不由的颤抖着。

    

    给读者的话:

    推荐书友文《妾倾城》《穿越之逍遥公主的酷王爷》《穿越之特工向日葵》 






191脸色大变

于是,那老臣的身躯,不由的颤抖着。

    是激动?亦或是?

    只见那老臣的目光,紧随着锋少踏进殿中的脚步。

    苍老的瞳眸中,闪烁着斑斓的泪光,目光也变得深远。

    原本被封在脑海中的记忆,像是潮水般的涌了上来。

    她记得,当年,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男孩,用一直愤恨,却让人心疼的目光,死死的盯着她,“你不是我娘。”

    “我是你娘啊!”

    “你不是!”少年倔强的别过头。

    他没有娘亲,没有!

    从他出生的那一刻便没有娘亲。

    他只知道,他是他的爹爹,独自一个人,在冰天雪地当中生下他的。

    “锋儿,随为娘回家吧!”女人急切的恳求着。

    锋儿却丝毫的不曾理会,手中紧紧的抱着一块灵位。

    “锋儿!”女人又是一声心疼的呼唤。

    “孟缕,拿开你的脏手!”锋少狠狠的甩开那女人的双手,人跑到一边,警戒的看着孟缕,“孟缕,你不是本少爷的娘亲,本少爷怎么会有你这样的娘亲!”

    锋少的抵死不认,让孟缕懊恼的揪着自己的发丝。

    “不管你认不认,你的体内,留着的都是孟家的血液,你现在乖乖的随为娘回家!”孟缕上前一步,而锋少便往后面退了一步。

    锋少咬唇摇头,他死也不会跟眼前这个人回去,他无法忘记,他爹爹临死之前,那落寞的神情。

    他的爹爹会死,都是因为孟缕,“你滚!本少爷说了不是就是不是!”

    “锋儿!”

    “你别叫本少爷,本少爷的名讳不是你能叫的!”

    “被做梦了!本少爷死也不会跟你回去!”

    “你孟缕,此生注定无后!”

    锋少当年的话,一句一句的,毫无遗漏的回荡在孟缕的耳边。

    每回想一次,她的心便会痛上一分。

    正如锋少所预言的那般,她孟缕这辈子,只有锋少这么一个儿子,可是偏偏锋少恨她,恨到了骨子里,这些年,不论她用尽各种的方法,锋少始终都不曾唤她一声娘亲,更甚至,就算是无意的碰见,就如同陌生人般的擦身而过。

    孟缕从悲愤中抬眸,锋少早已换下一身的粗布麻衣。此时,一袭紫色的朝服加身,衬托出他挺拔修长的身材,头上一顶金冠,随着他的每一个脚步,而左摇右晃着。

    一掀裤摆,锋少单膝跪在殿下,“纳兰锋,参见陛下,参见帝后娘娘!”

    “平身!”花夕颜的眉头,不由的紧蹙。

    此生本应该守着花罂粟的锋少突然的出现在这里,还是也一贯锋少自己平时最讨厌的方式出现在这里,她有预感,一定是花罂粟出了什么事情。

    仔细的观察了锋少的脸色,此时锋少的表情,也是那么的凝重,与平日里那玩世不恭的模样,相差的实在是甚远。

    “锋少因何来此?”锋少,是整个百花国,知道他这个人存在的,对他的统一的称呼,即使在这未央殿,花夕颜仍旧这般的称呼与他。

    这般的称呼,在不知情的人看来,多多少少的流言蜚语是不可避免的,甚至是某一段时间,还传出花夕颜欲纳锋少进后宫,不过这个谣言并没有流传太久,因为那以后的不久,花夕颜几乎的称得上是废了后宫。

    偌大的后宫中,竟然只留下了南宫雨柔以及欧阳亦莹。

    “锋儿!”就在锋少打算回话的时候,锋少听见了极其小声的呼唤。

    锋少身形一愣,并没有多说什么。

    对于他来说,多说无意。

    “启禀陛下,在下刚从西蜀国云游回来,特地前来看望陛下与帝后娘娘,以答谢多年来的眷念!”锋少说谎。

    花罂粟失踪的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他怕一个不小心,这波未平,那波又起。

    “许是这样啊!”花夕颜颔首,“锋少难得回来,各位爱卿,若有事,便启奏,无事,那便退朝!”

    还不待下面的群臣答话,花夕颜便率先的从龙椅上站了起来,“既然众爱卿无话可说,那退朝吧!”

    然后,大袖一甩,便消失在了众人的目前。

    南宫雨柔与锋少交互了一个眼神之后,紧随着花夕颜而去。

    众人三三两两的围在一起的散开。

    大殿之上,就剩下锋少与孟缕二人。

    孟缕双眼含泪的上前,“锋儿!”

    锋少连看都懒得看孟缕,直接的甩袖走人。

    他仍然是不屑与孟缕呆在一起。

    孟缕看着锋少决绝的背影,心中的疼痛愈加的身后,而与此同时,心中的恨意,也是越发的攀升。

    “锋儿,你会自动的回到我身边的,乖乖的认祖归宗的。”孟缕望着锋少的背影呢喃。

    早已走远的锋少,即便他习武之人的听力在好,也没有听见孟缕说了什么,若是听见了,锋少定会毫不客气的吼一句回去,“你做梦!”

    其实,孟缕是锋少的娘亲,锋少早就是知道的。

    可是,他是宁可死,也不会认祖归宗的。

    那个孟缕,在锋少的心里,早就被判了死刑!

    他不会忘记,他十岁那年,爹爹与外公外婆的谈话。

    每一句,他都记得一清二楚。

    他记得外公说,“那个女人,在你身怀六甲的时候,将你父子俩扫地出门,还有什么值得你留恋的?”

    他记得那个时候的爹爹,脸上的泪痕,刺痛着他幼小的心脏。

    因此,从那以后,锋少就恨着那个他本来还怀抱希望的娘亲。

    正是因为这样,在锋少的爹爹过世之后,孟缕想要让锋少认祖归宗,才会遭到锋少强烈的反感。

    念柔宫内,花夕颜淡淡的瞥了一眼身后站着的小姚,纤瘦的手,轻轻的一挥,“小姚,你先退下吧!”

    “柔儿,你也累了,先回房休息吧!”花夕颜转过头,温柔的对南宫雨柔说道。

    南宫雨柔心中清楚,花夕颜是故意的想要支开他,张口,刚想要拒绝,花夕颜的表情,就立刻的沉了下去。

    南宫雨柔明白是拒绝不了了,只好不甘愿的起身,朝花夕颜行了一礼,然后退下。

    偌大的念柔宫内,此刻就剩下花夕颜与锋少二人,各自坐在一张太师椅之上,遥遥相望。

    久久不语。

    就连空气也静的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良久,花夕颜才淡淡的开口,“说吧!”

    虽说这语气是淡淡的,可是明锐的锋少是,还是从中听出来花夕颜浓浓的担忧。

    “花罂粟与皇甫离失踪了。”锋少也毫不做作,将与花罂粟在一起所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花夕颜。

    花夕颜听后,脸上闪过一抹不可思议的神色,随即,又被花夕颜掩饰下来。

    “皇城之中,竟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花夕颜的手,重重的拍在了茶几之上,“岂有此理,那群贼人,完全没有把朕这个陛下放在眼里。”

    “你安静点!”锋少不耐烦的说道,“事情都出来,生气顶个屁用,这件事,你可以先让刑部的人暗中调查嘛!”

    花夕颜瞪了一眼锋少,“这种事情,朕自然是知道的,那需要你来指挥朕该如何的去做?”

    花夕颜在心里不断的鄙视着锋少,这男人,还真是越来越得寸进尺了。

    居然敢这么大声的跟她这个百花国的陛下说话,可无奈的是,她花夕颜就偏偏的甘愿被锋少吼。

    大概是因为,这个人是她患难与共的兄弟吧!

    “只是提醒一下!”锋少吐了吐舌头,他又不是故意要吼花夕颜的,再说了,这里又没有外人,他又不用担心被人扣上一个辱骂陛下的罪名,自然就放肆了一点。

    “也许,粟儿与离丞相自己先走了?”花夕颜也不在与锋少纠结这个问题,直接的提出自己的假设。

    话一出口,就遭到锋少的否决,“不可能的。”

    笃定的口气,让花夕颜不禁一愣,“此话何解?”

    “在我进宫之前,特地的去了一趟最初发现那具尸体的地方,同样的,那具尸体也不翼而飞了,最重要的是,那原本搁置尸体的地方,很明显的被人清理过了。”锋少慢慢的将自己的思维分析出来,“再说了,花罂粟很怕尸体这类的东西的,就连老鼠的尸体,她见了就会浑身颤抖,更别说是人的尸体了。”

    “嗯!”花夕颜颔首。

    花罂粟胆小的毛病,可是他们从小看到大的,怎么可能不知道呢。

    “我这次回宫,是想问问你知不知道你家的小皇女惹了多少的仇家?”锋少将问题抛给了花夕颜。

    答案,与他想的一样。

    花夕颜眉头紧蹙一下,然后摇头,“朕的粟儿怎么会招惹仇家呢?”

    在花夕颜的眼里,花罂粟一直都是一个很孝顺,很懂事的女儿。

    再说了,花罂粟久居宫中,哪有那么多的时间,出宫去招惹仇家啊?

    “额!”锋少汗颜,“哲儿说有啊,据哲儿所说,花罂粟经常溜出皇宫,既然是这样,花罂粟惹到江湖上的人,可能性还是很大的。”

    说这话的时候,锋少根本就不知道,花夕颜对花罂粟经常溜出宫这种事,知道的是少之又少。

    花夕颜在听完这句话以后,倏的脸色大变,拍案而起。

    

    给读者的话:

    三章合一 






第一百九十二章

花夕颜在听完这句话以后,倏的脸色大变,拍案而起,“岂有此理!”

    锋少不解的看了一眼花夕颜。

    “粟儿偷溜出宫,这么大的事,竟没有一个人向朕汇报!

    “什么?”锋少的语气中带着不少的惊讶,“这么说,花罂粟偷溜出宫的事情,你都不知道?”

    花夕颜轻微的点了一下头颅,算是给锋少答案。

    她的的确确的是不知道花罂粟经常偷跑出宫的。

    这些事,她没有来都是有关注的,可是却不曾从宫人的耳中听过,久而久之,花夕颜就误以为花罂粟深居简出了,也就没有多加的留意。

    今日若不是听锋少提起,她还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才会知道。

    “你这个陛下当的还真是有那么点失败啊!”锋少笑了笑。

    花夕颜则是一脸郁闷的表情,出现这样的事情,也不是她可以控制的啊。

    “所以你是不知道。你家的花罂粟在宫外有没有捅什么篓子咯?!”锋少肯定的下了一个结论。

    花夕颜摇头,她连花罂粟时常溜出宫这样的事情她的不是很清除了,更何况是不是在外面招惹了什么不三不四的人?

    “看来本少爷这一趟算是白跑了。”锋少摇头叹息。

    本以为能从花夕颜的嘴中探听出一些什么来,结果,什么也没有。

    锋少拍了拍裤管,站了起来,“既然如此,那本少爷就先离开了。”

    “等等!”花夕颜忽的叫住已经向殿外移动的锋少。

    “咦?”锋少止住脚步,疑惑的转过身。

    “你打算上哪里去找粟儿?”花夕颜担忧的问道。

    江湖的人,多半都忌讳朝廷中人,孰不知,朝廷之人,亦对他们江湖之人也有几分忌惮。

    “不知道!”锋少坦白的摇头。

    天下那么大,他还真的不知道该从何处查起呢。

    “不知道?”花夕颜的担忧因着这句话,不由的加重了一分。

    以锋少的江湖人脉,居然会直截了当的说不知道。

    那一群人的功力,究竟是有多高啊?

    “是不知道啊!”锋少点头,“不过你就放心啦,既然你女儿是本少爷弄丢了,本少爷就算是掘地三尺,也会把她给翻出来的。”

    说完,自信的冲着花夕颜一笑,便消失在了花夕颜的视线。

    花夕颜望着那抹一闪而逝的紫色,只是摇头。

    心中隐隐约约的不安,也在不由的加重。

    不知道为什么,此刻是花夕颜竟然有些觉得,心里堵得慌,说不出原由。

    “陛下!”南宫雨柔自帘后探出头来,脚步轻盈的走到了花夕颜的身边。

    声音低沉,却不失磁性。

    精致的脸庞上,还挂着浅浅的泪珠。

    花夕颜一看南宫雨柔这般委屈的模样,一把心疼的拥过南宫雨柔,“柔儿,你又不乖了。”

    南宫雨柔伏在花夕颜的怀里,咬着唇摇头。

    他不是故意要偷听的,只是心中有一个强烈的声音在告诉他,他不能离开。

    能让锋少产生那般凝重的表情,一定是发生了什么重大的事情。

    因此,南宫雨柔方才便假意听从花夕颜的吩咐退了出去,实则是躲在了帘幕后方,偷听他们的谈话。

    幸运的是,花夕颜与锋少二人都哦太过于专注那个话题,加之南宫雨柔特意将自己的呼吸放低,才没有被花夕颜二人发现。

    若是锋少在晚走一步,南宫雨柔怕是早已忍不住的放声大哭了。

    以前,他不是爱流眼泪的人,可是自从生下了花罂粟,他就发现,自己的眼泪,随时都可能自眼眸中流出来。

    “柔儿?”花夕颜试探性的轻唤了一声。

    而南宫雨柔则是依旧的伏在花夕颜的怀里,摇头。

    花夕颜更加心疼的搂着他。

    她明白他的惶恐与不安。

    她花夕颜又何尝不是呢?

    只是,她是一国之主,有很多的情绪都不能体现在脸庞之上。

    此刻,唯有紧紧的拥抱着南宫雨柔,才能好好的掩饰她的心中的不安。

    “柔儿,粟儿会没事的。”花夕颜安慰道。

    “是吗?”南宫雨柔双眸含泪的抬起头,有些疑惑的看着花夕颜。

    他刚才听的很清楚,他也是从江湖上过来的,他很清楚的知道,这回,他的粟儿多半是凶多吉少了。

    正是因为如此,他的眼泪,才会愈加的控制不住。

    “嗯!”花夕颜肯定的点头。

    尽管她也在思考,找到花罂粟的几率大不大。

    可目前的情况,容不得她瞎猜,只能选择性的先将南宫雨柔的情绪安抚过来。

    “朕这就派御林军先将整个皇城,挨家挨户的搜过去。”见南宫雨柔仍然是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花夕颜忽的提议。

    南宫雨柔却是摇头否定,“还是秘密进行吧!”

    现在的花罂粟,身上还背着弑君篡位的罪名,若是现在地毯式的搜寻花罂粟,定然会引起朝廷乃至市井不小的风波。

    因此,花罂粟失踪这件事,绝对不能让太多的人知道,以免有人会利用这件事。

    花夕颜自然是明白南宫雨柔心中的想法,只能无语的拥紧着南宫雨柔。

    南宫雨柔担心花罂粟,其实也是在担心花夕颜。

    他怕,他怕某些有心人士,利用花罂粟这件事情来打压花夕颜。

    “那就秘密进行!”花夕颜郑重的颔首。

    然后沉默不语。

    片刻,花夕颜离开了念柔宫,直奔未央殿。

    一坐在太师椅,花夕颜就急急忙忙的吩咐小姚去将于梦瑶请过来。

    “年!”花夕颜坐在太师椅上,轻轻的一唤,年便出现在花夕颜的面前。

    纳兰年依旧是那一袭的黑衣,不一样的是,现在的纳兰年像是经过了什么样的洗礼一般,双眸变得更加的清澈。

    “纳兰年参见陛下。”

    “起来说话!”花夕颜靠在太师椅上,为自己沏了一杯茶,小抿一口,“年,你替朕跑一趟皇陵,问你们的老祖宗,猎鹰可否借朕一用。”

    纳兰年抬眸,疑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