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桃花劫:男妃难宠-第3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尊主见目光投向名儿,名儿微微一笑,“小柒,速速查探,少爷此次回来,是因何目地。”

    “是!”小柒应允,临走之前,疑惑的看了一眼名儿。

    她为何让自己调查少主呢?

    “名儿,你这是何意?”待小柒的身影完全自她们的眼中消失以后,那尊主亦是同样的疑惑,询问名儿。

    名儿是她绿荫山庄的智能之士。

    若不是因为上次,名儿不小心受了点轻伤,她定然会将名儿一同带出去,也不至于被花罂粟那黄毛丫头给糊弄了。

    “尊主,若真是少爷,少爷大可大摇大摆的走进这绿荫山庄,又何必偷偷摸摸的呢?”名儿解释道。

    尊主一想,觉得名儿的话很有道理,“可是,本尊也记得,燕儿曾经说过。这辈子,都不会踏进绿荫山庄半步。”

    那尊主说这句话的时候,心依旧是分明的疼痛,她不知道,燕儿那孩子,究竟在恨她什么。

    当年那狠绝的表情,让那尊主现在想起来,心还会不知觉的颤抖。

    “所以,这才是事情可疑的地方,名儿所了解的少爷,绝不是那种会轻易妥协的人,会回来,只能说明两件事,要么是少爷浪子回头,但是这种可能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

    “另一种可能是,这里有燕儿非回来不可的理由,。”尊主将名儿的话接了下去,“可是,不管燕儿回来的理由是什么,始终是我亏欠了他。”

    “尊主!”名儿心中忽的升起一股不安,紧张的叫道。

    那尊主淡淡的一笑,“等燕儿进来了再说!”

    不管是真是假,只要他回来就好。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的燕儿,是否还跟以前一样?

    瞥见那尊主的表情,名儿就知道那尊主在想些什么,本想劝一劝那尊主,可是张了张口,终究是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罢了!

    尊主与少爷之间的家事,还是由他们自己解决吧!

    她只不过是个外人,连自己的事情都管不好,又有什么资格去管她们母子之间的事情。

    最终,名儿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随着风,消散在这个不平静的夜里。

    月儿高高挂。

    花炎哲与燕子归站在月光下,遥望着被月光笼罩的绿荫山庄。

    燕子归的表情,忽然变得难以琢磨,眼眸中,也闪烁着不明的深邃。

    “走吧!”花炎哲用胳膊肘捅了捅燕子归的手臂。

    燕子归回过神,犹豫的说道,“不然,你一个人进去,我在外面接应你好了。”

    花炎哲一笑,“是你自己说,,晚上进去的,怎么,这会又害怕了?”

    “我没有害怕!”燕子归立马回嘴,“我只是不想见到那个讨厌的女人而已!”

    花炎哲不以为意的摇头,“燕子,你就是在害怕。”

    “没有!”燕子归猛地提高了音量,忽的想起自己现在的处境,忽的捂住嘴,眼神瞄了瞄四周。

    “你有!”花炎哲毫不客气的指责,“燕子,她是你娘,这是你无法改变的事实,你又何必逃避呢?”

    “我知道。”燕子归的语气里,带着强烈的无奈,:“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这样的懊恼,为什么我要是她的儿子,如果不是,那该多好!”

    “你真的就那么排斥有一个当杀手的娘亲?”花炎哲细心的问道。

    “是!”燕子归也是毫无保留的回答。

    花炎哲只是无语。

    出身是每个人都不能自己原则的。

    很久以前,他和花罂粟也一起讨论过,若她不是皇女,若他不是国舅,那该有多好。

    可是,若他不是他,她也不是她,那么,他们还能相遇吗?

    “若你不是他的儿子,你会离家出走麽?若是你没有离家出走,你,我,哪怕是有一天在路上碰到,也只会擦肩而过吧!”花炎哲感叹道。

    而花炎哲想不到的是,他随口的一句话,竟然在燕子归的心里掀起了波澜。

    若他不是尊主的儿子,他就不会气到离家出走,他不离家出走自然就不会遇上花炎哲,也就没有如今的种种了。

    想到这里,燕子归不知道自己为何在这一刻,竟然有那么一点庆幸自己是那尊主的儿子,但是,“我还是不想见那个女人。”

    花炎哲叹道,“你就是一头牛,怎么就是转过来弯?平常你不是挺聪明的吗?现在我不管你想不想进去,这绿荫山庄我可不熟,你该不是想我一个人去送死吧!”

    花炎哲故作委屈的讲道。

    他是很想看到燕子归与他的母亲和好。

    因为花炎哲早就没有了母亲,就在花罂粟出生的那一年,他的母亲就过世了。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说的大概就是他们这样的人吧!

    所以,花炎哲不希望燕子归与他走上同样的道路。

    “是你自己答应要带我进绿荫山庄的哦。”花炎哲小声的提醒道,“现在就算是我不想进去了,我想你也没有办法逃跑了。” 






209相认

“是你自己答应要带我进绿荫山庄的哦。”花炎哲小声的提醒道,“现在就算是我不想进去了,我想你也没有办法逃跑了。”

    “你什么意思?”燕子归疑惑的看向花炎哲。

    花炎哲修长的手指,指了指燕子归的身后,“燕子,看来你的母亲对你的影响很大啊!”

    燕子归愣愣的回过头,一群黑衣人举着火把,站在他们的五十步之处。

    “他们什么时候来的?”燕子归木讷的开口。

    没有理由的啊!以他的听力,怎么可能察觉不出来有人靠近了他们,而且还是一群人。

    花炎哲将他眼眸中的不可置信尽收眼底,诡异的一笑,“都说你母亲对你的影响力很大了,刚才一定是你太过专注于思考过往,才导致你分心的,所以,燕子,你不要在逃避了,娘亲永远都是娘亲。”

    燕子归仍旧有些错愣,花炎哲看出了燕子归情绪开始失控,知道自己的计划成功了一半,于是趁热打铁,“燕子,去吧!你娘亲若不是当杀手,你们母子两人怕是早就饿死街头了。”

    “你不恨她麽?”燕子归淡淡的问道,“她绑架了花罂粟。”

    花炎哲的心颤抖了一下。

    恨!

    他怎么可能不恨,而是,在听完那样的故事之后,花炎哲竟然发现自己恨不起来了,“粟儿那件事,与你这件事,是两回事。你不要把它们混为一谈。”

    “为什么?”燕子归转过身,目光坚定的看着花炎哲。

    是他燕子归的反应便迟钝了麽?

    他怎么觉得,花炎哲有些怪怪的?

    “没有为什么,燕子,你自己好好的想想吧!你的母亲,真的让你那么的讨厌吗?”

    燕子归的脑海里,不断的闪过一些儿时的画面。

    他依稀记得,刚开始到绿荫山庄的那几天,他总是看到娘亲伤痕累累的到房间,那个时候他总是问娘亲,是怎么了。

    他娘亲总是笑着回答他,工作的时候不小心摔伤的。

    他依稀记得,他的娘亲,真的是无时无刻的都是在保护他。

    他的娘亲,从来都没有在他的面前喊过一次疼,他记得娘亲总是将所有的好吃的都留给他。

    他还记得,那个时候,他见娘亲受伤,让娘亲不要再去工作,可是娘亲却告诉他,不工作,他就会没有衣服穿,没有饭菜吃。

    想着想着,燕子归眼中,泪水不住的打滚,只要风轻轻的一吹,随时都会落下来。

    原来,他的娘亲,会当杀手,都是因为他。

    他怎么这么的傻,到现在才想明白呢?

    薄嫩的唇轻启,一个字,颤抖的自喉咙间吟溢出来,“娘!”

    声音虽小,却足以让在场的每个人听的清清楚楚。

    尊主激动的冲了上来,一把将燕子归拥进怀里,“燕儿,为娘好想你。”

    燕子归只是紧紧的拥着尊主,什么也没有说,眼泪却将他的思念给宣泄了出来。

    一旁的花炎哲与名儿互相递给对方一个眼神。

    “怎么样,本国舅干的不错吧?”花炎哲俊美一挑,一个眼神,向名儿问道。

    

    给读者的话:

    一更。前两章该过来了。 






210交易1

“怎么样,本国舅干的不错吧?”花炎哲俊美一挑,一个眼神,向名儿问道。

    名儿回以花炎哲一记很好的眼神。

    用眼神对话,花炎哲觉得十分的疲惫,于是身形一闪,便闪到了名儿的身边,低声说道,“本国舅答应你的事情,已经做到了,现在换你兑现你对本国舅的承诺了。”

    两个时辰前:

    花炎哲想尽了一切办法支开了轻功很高的燕子归,然后一个人混进了绿荫山庄。

    “国舅爷。您的胆量倒是变大了,一个人都敢闯来绿荫山庄。”名儿坐在自己房间的太师椅之上,淡淡的说道。

    语气里,带着浅浅的讽刺。

    花炎哲丝毫不把那股讽刺放在心上,随便找了一张太师椅坐了下来,为自己添了一杯茶,一口气喝了下去,润了润嗓子,才缓缓的说道,“反正又不是第一次来这绿荫山庄,名夫人过奖了。”

    “在下看没有夸奖国舅爷的意思。”名儿讪笑。

    她还真的是没有料想到,花炎哲竟然会如此的她。

    “想来,国舅爷还真的不是第一次还这绿荫山庄,上次国舅爷走的太冲忙,在下还还不及问国舅爷喜 欢'炫。书。网'上次小皇女为国舅爷准备的礼物吗?”

    花炎哲的笑容僵硬在了脸上,他知道名儿所说的是什么。

    名儿的话,无疑是在花炎哲不能愈合的伤口上,撒下了一把盐与辣椒。

    “看国舅爷的表情,好像是很不喜 欢'炫。书。网'的样子呢。”名儿故作惊讶的说道,“在下还以为国舅会很开心,毕竟您与小皇女一同长大,看见小皇女觅得如意郎君,您应该很高兴才对,这会怎么摆着一张臭脸?”

    花炎哲强压下自己想要冲上去,赏名儿一记耳光的冲动,勉强的牵动嘴角,露出一个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

    他怎么可能高兴的起来?

    那个人,是花罂粟啊!

    发过誓要和他永远在一起的花罂粟,却让他亲眼看见,她和别的男人躺在一掌床上。

    说好的一生一世一双人的。

    既然做不到,花罂粟,你当时就不应该许给他花炎哲那样的诺言。

    如今想来,那诺言极具讽刺。

    名儿自然是不知道花炎哲的心已经千回百转过了。

    “国舅爷。”见花炎哲久久不语,名儿小声的唤道。

    将花炎哲游离的魂魄给拉了回来,“名夫人。”

    尽管此刻花炎哲很想将名儿的嘴给撕破,但是花炎哲却始终是没有忘记,自己千辛万苦的一个人混进来这绿荫山庄的目地。

    名儿笑了笑,“国舅爷似乎有事要说。”

    花炎哲也是笑着,笑的依旧牵强,“不愧是名夫人,这 么 快‘炫’‘书’‘网’就看出来本国舅是有目的而来。”

    花炎哲也不在与名儿纠缠,在这么拐弯抹角下去,就算他们从天亮谈到天黑,再从天黑说到天亮也都说不完。

    “国舅爷,请直说!”名儿其实原本觉得跟花炎哲没有什么好谈的,欲将花炎哲赶走的时候,忽然想起小柒说,燕儿是跟着花炎哲一起的,便没有请人将花炎哲赶出去。

    花炎哲思索片刻,才慢慢的道,“名夫人,我们做个交易吧!” 






211交易2

花炎哲思索片刻,才慢慢的道,“名夫人,我们做个交易吧!”

    “哦?”名儿眉毛一挑,“国舅爷,要和在下做交易?”

    “嗯。”花炎哲点头,“不知名夫人意下如何?”

    “国舅爷,这话看您说的,”名儿话锋一转,“不知道国舅爷说的是什么交易?”

    花炎哲暗叫一声不好,都没有跟人家说是什么交易,“本国舅要花罂粟。这是本国舅唯一的条件。”

    名儿不觉有些好笑,“国舅爷的口气倒是不小啊,小皇女可是雇主花一万两黄金主买下小皇女的命,国舅爷觉得在下可以做得了主?”

    花炎哲自信的一笑,“这天下,谁人不知,名夫人是尊主的智囊,只要名夫人愿意,在不伤害罂粟的情况下,一万两黄金照样的手到擒来。”

    “哈哈。”名儿高笑两声,“国舅爷实在是高估在下了。”

    花炎哲不以为意的摇头,“有没有高估名夫人,夫人心中比任何人都要清楚。”

    说完,花炎哲的目光,毫不在乎的迎上名儿的目光。

    四目相接,谁也没有让谁,就那样彼此看着对方,连眼睛也没有眨过一下。

    终于,一炷香的时间过去了,名儿忽的将目光移开,倏的开怀大笑,“国舅爷还是第一个能与在下对视这么久的人呢,凭着这一份坚韧,在下倒是突然想与国舅爷合作一番,只不过,国舅爷,您开得起让在下答应您要求的条件麽?”

    花炎哲自信的一笑,薄唇轻启,一字一句,清晰明了,“燕子归。”

    一听到燕子归的名字,名儿立刻自太师椅之上站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的来到花炎哲的面前,“何意?”

    问完,名儿走向窗户,观察了四周,确定无人偷看,偷听之后,将窗户给带了过来,关紧,又踱步回到方才的位置之上。

    花炎哲瞥了一眼名儿,“本国舅知道夫人与尊主情同姐妹。燕子不认尊主的这件事,想必让夫人也很苦恼,但是,本国舅有办法让他们母子相认,但是条件是夫人必须放了花罂粟!”

    名儿沉思片刻,才点头的到,“一言为定!”

    “一言为定!”说完,花炎哲转身,欲要溜出去,却被名儿叫住。

    “等等,敢问国舅爷有什么办法?”名儿上前一步追问道。

    花炎哲神神秘秘的做了一个闭嘴的动作然后就消失在了名儿的面前。

    就这样,花炎哲与名儿达成了协议,才有了现在这一幕感人的母子相认的画面。

    花炎哲与名儿看这那相拥着的母子,心中五味杂凉。

    见名儿始终没有回答自己的话,花炎哲忍不住的将音量小小的提高,“名夫人,请兑现夫人的承诺。”

    名儿淡淡的回望了花炎哲一眼,“国舅爷,您别急嘛!”

    “你…”花炎哲指着名儿的鼻梁,却发现自己说不出话来。

    “只要国舅爷告诉在下,国舅爷是怎么办到的,在下定然将小皇女给释放出来。”名儿危险道。

    这不能怪她食言,她只不过是真的很好奇而已。

    尊主与燕子归之间的矛盾她在清楚不过了。

    燕子归离家出走后,她也试图找到了燕子归,可是用尽一切的办法,终是没有说服燕子归回来与尊主相认。

    想不到这花炎哲,单单的用了一个半的时辰,就连这件事摆平了。

    “你先放人!”花炎哲撇过头,负气的说道。 






212什么时候见过的?

“你先放人。”花炎哲撇过头,负气的说道。

    名儿只是淡淡的一笑,“国舅爷可以选择不说的,反正在下也只是一时好奇。更何况,尊主与少爷都和好了。”

    “你…”花炎哲被气的说不出话来,“岂有此理!”

    “国舅爷,您还是说说看吧!”名儿上前一步。

    花炎哲摇头。

    不是他不说,是他不能说,若是说了,就等于将燕子归的弱点公布于世,到那个时候,燕子归倘若碰上了仇家,定是会九死一生。

    “看来国舅爷是不打算说咯?”

    “名夫人,按照你之前与本国舅的约定,只要本国舅帮助你们的尊主与燕子和好,你就会放了花罂粟,如今,你为何要食言?”花炎哲不爽的问道。

    之前千算万算,都没有料想到名儿会临时变卦。

    花炎哲思索片刻,忽的露出一个阴险的笑容,“名夫人,本国舅有办法让他们二人和好,就自然有办法在离间了他们。”

    名儿一愣,随即了若指掌般的一笑,“呵呵。国舅爷不会的。一来,国舅爷把少爷当作是朋友,二来是少爷若是与尊主闹不和,对您可是一点好处也没有。”

    花炎哲递给名儿一记很聪明的眼神,“名夫人倒是了解本国舅。”

    名儿邪肆一笑,又忽的拉长了脸,“不过,国舅爷在下建议您收回您的想法,就算少爷回到了绿荫山庄,也不会因此成为国舅爷的人。”

    被名儿说中了心事,花炎哲不怒反笑,“会不会,本国舅与名夫人说了都不算,那要尊主说了算。”

    “哈哈。”被花炎哲的自信感染,名儿忍不住的大笑起来。

    这笑声,引来其他人的侧目。

    燕子归与尊主二人松开彼此,同样疑惑的看着他们二人,因着血缘,两人的表情如出一辙,“笑什么?”

    名儿与花炎哲再一次的互看彼此一眼,齐齐的摇头,“没什么。”

    燕子归上前,自然而然的拉过花炎哲的手,“娘,燕儿与你引荐一个人,这位是当朝的国舅爷,花炎哲。”

    尊主的眼眸中精光一闪而逝,“国舅爷,这 么 快‘炫’‘书’‘网’,我们又见面了。”

    燕子归狐疑的目光在二人只见来回瞄了几眼,“炎哲,你与我娘之前见过,为何不曾听你提起。”

    要是跟你提起过,你现在还会出现在这里吗?花炎哲在心中想到,可嘴上回答的却是,“尊主,近来可好?”

    那尊主将目光移到燕子归与花炎哲紧握的手上,上前一步,不着痕迹的将他们二人隔开,“既然国舅爷今夜屈尊来此,不如上本尊的绿荫山庄一聚可好?”

    “那本国舅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花炎哲礼貌性的行了一礼。

    “请!”尊主弯下腰,坐了一个请的动作,迅速的站了起来。

    花炎哲颔首,在他们的带领下,一步一步的朝着绿荫山庄走去。

    尊主挺直了身躯,与名儿互换一个眼神,尾随上去。

    花炎哲与燕子归肩并肩的走在前面,燕子归疑惑的开口,“你到底是什么时候与我娘见过面的?” 






213嫉妒什么?

花炎哲与燕子归肩并肩的走在前面,燕子归疑惑的开口,“你到底是什么时候与我娘见过面的?”

    花炎哲只是微微一笑,并不愿意多说。

    见花炎哲没有高说出事情的意识,燕子归也不在多问。

    走在自己熟悉的道路上,燕子归的心千回百转。

    回头看了身边的人一眼,燕子归竟然觉得自己安心了不少。

    “燕子,罂粟就在绿荫山庄。”花炎哲走着走着,忽的停了下来,“所有,我需要你的帮忙。”

    “嗯。”燕子归轻轻的点头。

    从他答应花炎哲要回绿荫山庄帮他的那一刻起,他就知道自己必须与自己的娘见上一面,只是没有想到,还没有见到花罂粟,就先认了娘。

    然而,那个地方,仍然让燕子归想不通。

    那就是,为什么他没有察觉出来,身后有人靠近。

    张口,想让花炎哲给他一个解释,直觉告诉他,这件事,一定是花炎哲在其中做了什么手脚。

    可是最终,燕子归还是没有问出口。

    他不愿意去证实,花炎哲利用了他。

    尽管答案昭然若揭,可是他仍然不想去拆穿。

    燕子归相信,花炎哲绝对不会伤害他,毕竟,他们也曾经患难与共。

    名儿借着夜深的理由,先将花炎哲安排在了一个厢房里,又将燕子归给带离了花炎哲的范围。

    花炎哲自然知道名儿打的什么注意,却也只能是无可奈何。

    绿荫山庄,至少现在还是她们的地盘,他可不曾奢望,几个时辰之内,就能让燕子归成为这绿荫山庄的主人。

    花炎哲和衣躺在床上,明明很累,可是花炎哲却怎么也睡不着。

    只要花炎哲一静下来,脑海里,闪过的总是关于花罂粟的点点滴滴:

    高兴的,不高兴。

    心悸的,心疼的。

    想着想着,花炎哲竟然发现,自己的眼泪,此刻竟然顺着眼角流落下来。

    淡蓝色的泪珠,滴在洁白的床单之上,绽放出一朵朵妖艳的来。

    犹如妖姬一般,扣人心弦。

    花炎哲伸手,拭去自己眼角的泪珠,却发现这眼泪,像是一条止息不了的小河,眼泪不断落下。

    索性的,花炎哲举起自己白皙的手捂住自己薄嫩的唇,不让自己哭出声响。

    总是在这样的时刻,花炎哲的眼泪泪流成河,居然一切都没有为什么。

    月光透过窗户撒过进来,将花炎哲环抱双膝的身躯,拉的老长老长。

    在那影子的尽头,门外,燕子归一袭紫衣,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晚风拂过,吹起他额头的发丝,隐约的看见,燕子归的眼眸中,有些泪光在闪烁着。

    燕子归静默的盯着那门片刻,举起的手,终究是缓缓的放下,没有落在那木门之上。

    带着浓浓的,连他自己都没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