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桃花劫:男妃难宠-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罂粟的额头滑下一滴冷汗,拜托,她才是小皇女好不好,在怎么说,这罂粟宫也是她的地盘,怎么现在感觉,于梦瑶才是主子啊!

    于梦瑶走出内殿,靠在红红的圆柱上,双手交叉抱在胸前,静静的看着宫人给花炎哲拿来梯子。

    到倒是要看看,这国舅爷拿梯子到底干什么用的?

    花炎哲结果梯子,放在树下,确定了梯子不会左右摇晃后,开始一步一步的向上爬,也许是因为从小到大,连梯子没有爬过,在于梦瑶的那个位置看来,花炎哲似乎怕怕的,梯子好像也有摇动的迹象。

    这倒是有趣!于梦瑶的脸色始终挂着戏谑的微笑,找来一个宫人,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

    不一会,就见刚才那宫人,带着另外来另外两个宫人,只见他们抬着一张贵妃椅,而那个宫人,手里端着一盘子的瓜子。

    于梦瑶接过手里的瓜子,挥挥手,让宫人们退了下去,然后,自己往贵妃椅上一趟,看着花炎哲的方向,慢慢的嗑起来了瓜子。

    这平日里弱不禁风的国舅爷,居然打算爬到树上去,虽然她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她就是好奇心特别的重,越是平日不经常看到的画面,她就是越感兴趣。

    在下面扶着梯子的宫人们,个个都把心提到了嗓子眼上,小桃和小金都没有看见人影,陛下和帝后娘娘又不在罂粟宫,能全动花炎哲的小皇女又昏迷不醒,于姑娘又在一旁坐着,整个一副要看好戏的表情,丝毫没有上来劝阻的意思。

    只剩下他们这些宫人们。只能乖乖的听花炎哲的话,把梯子送了过来。他们又慌乱的毫无主见,能做的就只有把梯子扶稳了,一面花炎哲也从树上掉下来。

    花炎哲好不容易爬到树梢之上,手紧紧的抓着树干,往下看一眼,竟会觉得头晕晕的,才反应过来,自己似乎怕高啊!

    炎哲尽量的保持着身体的平稳,眼睛也努力的不往下面看,无奈却身子还是止不住的发抖。

    虽然花炎哲在极力的掩饰着自己的恐惧,但是在于梦瑶的那个角度,却能看看的真真切切。

    “真是一个倔强的男子呢,”于梦瑶低语,却没有任何表示,依旧嗑着自己的瓜子,“看你还能呆多久。”

    瓜子放进嘴里,于梦瑶转念一想,却又觉得盯着花炎哲害怕的表情比较有趣,就直直的盯着花炎哲。

    树梢上的花炎哲,许是感觉到了一束强烈的目光正注视着他,心下一紧,不由自主的转过头。 






宫廷卷20

榕树梢上的花炎哲,许是感觉到了一束强烈的目光正注视着他,心下一紧,划过一抹异样,不自主的转过了头搜寻着那道视线。

    不期然的,和一双眼睛相撞,璀璨熠熠着夺目的光辉,萦绕着涟漪的逶迤,清彻而澄清的透明,那双眼睛非 常(炫…网)的漂亮。

    恍然间,她好像听到了自己心跳急剧加速的声音,像是要破胸口而出,有些灼热灵魂的颤动,不受控制般的吸引。

    树上的花炎哲,和那双眼睛怔楞相对,隐隐的白皙肌肤上浮现一朵淡淡的红晕,淡薄光芒有些羞涩,除了罂粟,他还没有被别的女子这般注视过。

    不禁心中轻浮荡漾,心神有些不宁,无精聚恍惚间,只见他的身子突然有些摇晃,待他想稳住自己时,默然发现双腿已脱离了枝干,身子直直的往下坠落。

    伴随着他惨烈的尖叫声,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立于一旁的于梦瑶,身影晃动动作迅速的足下一点。一跃腾空而起,朝着花炎哲下坠的方向飞驰而去。

    衣袂飘荡犹如洁白浮云。金丝花边在阳光下晃动金亮贵气。

    她的姿态娴雅嘴角噙着一抹悠然的笑靥凌空而飞。

    惊慌的花炎哲只觉一道身影一晃而过,带起清凉的微风轻轻的荡漾,以快得不可思议的动作来到他的身边,那双温暖的双手轻柔的将他托起,待回神才发现自己已落入一个陌生女子的怀中。

    呆滞片刻才回神两颊红光魁艳惑人流涩映映生姿。心中不禁划过一抹不知名的颤动。

    飞旋而下犹如天仙之态。

    两道纠缠的身影飘然坠落,身形唯美犹如光芒万丈。

    脚尖轻轻交叠欣长的身影挺直。

    速度不急不缓好像是刻意的控制。

    无重力般稳稳的立于地面之上。

    地面之上的二人,两厢对视,一时寂然无声只两人紧紧相拥。

    时间仿佛就在这两个人的时空中停滞住了走动,一切都显得那般的虚幻而飘渺。

    倾听着彼此的呼吸之声近的咫尺且可听的对方鼓动的心跳。

    于梦瑶紧紧盯视着怀中之人,脸上划过一抹她自己也没有注意的温柔,平添她的几分柔性。

    俩手不禁紧了紧,像是要把他契入到自己的身体里面,却适时的控制住了自己的力道,避免因为太过大力而弄伤了怀中纤弱的身躯。

    “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

    她的声音也刻意的放低了,少许沉绵的犹如音帛。

    小家伙?她没有意识到,他其实比她大。

    只是,习惯仿佛可以一次便可养成。

    对着花炎哲时俨然是另一种风貌。

    而花炎哲只是愣愣的看着自己面前放大的那张美丽的容颜,他的人被于梦瑶整个的圈进了她的怀里,这让他的脸更加的红了带着羞涩。

    “我…我…。”支吾片刻,终是不语,只是垂首她怀中。

    不想让她看见他那羞红了的脸。

    “小家伙!”于梦瑶声音轻柔,“怎么,还害羞呢?”

    闻言,花炎哲的头,埋地更加的低了。

    于梦瑶见炎哲此刻的表情,忍不住的抬起花炎哲的下颔,在那张修薄的嘴唇上,蜻蜓点水般的一吻。

    花炎哲错愕的睁大了眼睛,满眼都是不可置信。

    梦瑶也为他,仍是害羞,脸上始终挂着宠溺的笑。

    这样的画面,在外人看来,实在是太诡异,太暧昧了。

    各怀心思的两人,完全没有发现,不远处,一位衣衫单薄的女子,一只手撑着大理石柱,一只手,紧紧的按住胸口,两行清泪,顺着惨白的绝色容颜,缓缓地滑落。 






宫廷卷21

各怀心思的两人,完全没有发现,不远处,一位衣衫单薄的女子,一只手撑着大理石柱,一只手,紧紧的按住胸口,两行清泪,顺着惨白的绝色容颜,缓缓地滑落。

    最终,女子强压下胸口的痛楚,转身,向殿内走去。

    “小皇女?”不知道是哪位眼尖的宫人,疑惑的喊道。

    声音却是极小,小的只有他自己听的到。

    他们的小皇女,从小到大,脸上总是挂着调皮的笑容,背影,永远都是那么的充满着潮气。

    那清丽的伤感的背影,怎么可能是那活泼的小皇女?

    这个时候,小皇女,应该还躺在床榻之上。

    花炎哲顿时心痛难耐,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猛地推开了于梦瑶。

    梦瑶霎时愣住。

    捂住心脏,单膝跪在了地上。

    一口鲜血,就那么的涌了出来。

    血,喷在碧绿的地板上。

    那血,宛若一朵绽放的红梅花。红的刺眼,红的妖娆,红的让人心惊。

    他的心,依旧,犹如蚀骨般的疼痛。

    从恍惚中醒来,于梦瑶心疼的想要将他扶起。

    他只是轻轻的将伸在面前的玉手,拍开。

    用尽全力,狼狈的站起身子,力气,似乎在一点一点的消失。

    于梦瑶的眼里,闪过一抹心疼。

    脚步亦跟了上去。

    时间滴答滴答的流失着。

    明明是很短的距离,对于此时的花炎哲来说,却仿佛要用尽毕生的精力。

    他分明感觉到了,这次的心痛,来的比以往更为强烈。

    强烈到,会让他以为,他就快要被挚爱的人,抛弃。

    那个人,还是他,一心想要嫁的妻主。

    这样的感觉,让他心痛的快要死去,一定是粟儿了。

    想要加快脚步,却又怎么的使不上力气。

    只能一步一步,一步一步的朝着罂粟的寝宫走去。

    好几次,他都跌倒在地,却依旧固执的不要任何人的搀扶。

    再坚持一下就好,马上就可以见到粟儿了,花炎哲在心里默默的说着。

    于梦瑶实在是不忍心,看不下去。

    她的小家伙,怎么会如此的倔强。潜意识里,于梦瑶已经不自觉的将花炎哲编上了她于梦瑶的所有物了,只是,这时的她,还没有察觉。

    于梦瑶冲上前去,一把将花炎哲拦腰抱起,心疼的,“小家伙,想去哪里,本姑娘抱你去就是了。”

    花炎哲在她的怀里挣扎。

    “小家伙,不许乱动!”于梦瑶有些微怒,第一次发觉,男儿可以这般倔强“如果是看小皇女,本姑娘抱你去。”

    花炎哲却把头摇的更拨浪鼓似的,“放……方我下来。”

    于梦瑶不理会他,只是将他紧了紧,抱着他,穿过长长的走廊,向罂粟的寝宫走去。

    怀里的人儿,轻的几乎让于梦瑶感受不到任何的重量。

    许是因为心痛,花炎哲不一会儿,就放弃了挣扎,任由着于梦瑶,就这样抱着他。

    命运,在这一刻,开始逆时针的转动。

    寝宫内,罂粟那双紫眸,毫无生气,睁大了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罗帐,贝齿狠狠的咬着朱唇,唇上,带着丝丝的血迹,苍白的脸上,眼角还带着泪水滑过的痕迹。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罂粟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静静的合上了双眸。

    但一闭上眼,脑海里就不自觉的浮现出花炎哲和于梦瑶在飘然落下的树叶中,亲吻的画面。

    “舅舅的糖果只会让粟儿吃哦!”

    她记得,可如今却十分的讽刺。 






宫廷卷22

寝宫内,罂粟那双紫眸,毫无生气,睁大了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罗帐,贝齿狠狠的咬着朱唇,唇上,带着丝丝的血迹,苍白的脸上,眼角还带着泪水滑过的痕迹。

    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罂粟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静静的合上了双眸。

    但一闭上眼,脑海里就不自觉的浮现出花炎哲和于梦瑶在飘然落下的树叶中,亲吻的画面。

    “舅舅的糖果只会让粟儿吃哦!”

    她记得,可是如今却显得十分的讽刺。

    真的很讽刺。

    是她太傻?那个时候,自己才六岁啊!而舅舅也不过十一岁。

    儿时的戏言,竟也当真了。

    于梦瑶将炎哲放了下来,手搭在他的手腕上,却也是看不出来。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无故的吐出血来,是她学医不精,所以才诊断不出来吗?

    “粟儿。”花炎哲不理会梦瑶,声音略带沙哑。

    罂粟猛然的张开眼睛,“于梦瑶,你可否先退下,本皇女有话要单独和舅舅说。”

    “是!”于梦瑶虽然十分的好奇,但,还是退了下去。

    空旷的寝殿里,二个人都保持着沉默,谁也没有先开口。

    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紫薇花香的气息,明明那样的舒心,如今却带着淡淡的伤感。

    他以为,粟儿又出了什么事,见她醒了,心里有时候不出的高兴。

    她没事,真好!

    可,究竟为什么,心痛,却依然在蔓延着。

    痛的让他无法开口,在吐出多余的字眼。

    无边的沉默着。

    罂粟的心,像是被千斤的石头压着般,压的她快要喘不过气来。

    舅舅,不打算跟她解释麽?

    她当真的事情,就便是真的呀。

    “粟儿说是真的,那便是真的。”

    她也是记得的。

    那个时候,他的语气是那么的温柔,让她觉得,她的舅舅,就像是天使一般。

    天使?

    她也不知道,看到那个时候的舅舅,为什么会想到这两个字。

    天使,是什么意思呢?

    她想了很久,都没有想明白,但是直觉却告诉她,天使这两个字,一定是很好的两个字。

    像舅舅一样,一样的温柔,体贴,一样的会把她捧在手心里。

    可是,现在,她的天使,似乎忘记了自己说的话。

    也许,也许不久的将来,她的天使就不在是她的了,毕竟,也只是她小时候。对他说:

    “舅舅,若哪天粟儿为帝,你便是粟儿此生唯一的帝后。”

    而她,分明的记得,那天,他的天使,只是微笑着,却没有开口说话。

    舅舅没有给她任何的诺言。

    贝齿忍不住的紧咬,血,顺着嘴角,一滴一滴的落在的床单上。

    “粟儿。”鲜红的血刺痛了花炎哲的眼睛,更是在他疼痛的心上,狠狠地戳上了一刀。

    花炎哲心疼的想要拥她入怀,却被罂粟巧妙地躲开,手,就那样的僵在了半空中。

    为什么?刚刚拥过别人,此刻又来招惹她。

    她不喜 欢'炫。书。网',真的不喜 欢'炫。书。网',花炎哲用被别人碰过的手,再来拥抱她。

    花炎哲错愕。

    到底是怎样?

    那个见到他,就会扑到他怀里的罂粟,此刻竟然躲开他了,躲得那么的决绝。

    “粟儿。”花炎哲带着撒娇,委屈的轻喊她,从来没有想过,罂粟会不理他的。

    罂粟仍是不理他。

    错的是他,她都还没有委屈的发出声音,他凭什么委屈着向她撒娇?

    

    给读者的话:

    唉!话说,今天染儿在车上遇到小偷了。广告下:《爱上恶龙王子》舒小希著 






宫廷卷23

粟儿。”花炎哲带着撒娇,委屈的轻喊她,从来没有想过,罂粟会不理他的。

    罂粟仍是不理他。

    错的是他,她都还没有委屈的发出声音,他凭什么委屈着向她撒娇?

    “怎么了?”

    咬唇,翻身,摇头。

    “粟儿,不可以不理舅舅的哦。”花炎哲温柔的哄到。

    摇头。

    “粟儿!”花炎哲再一次的呼唤她。

    罂粟,仍是摇头。

    究竟,究竟怎么了?

    花炎哲怎么都想不通。

    唯一一次,心痛,不是因为罂粟出事,那么到底是为了什么?

    花炎哲修长的手臂,将背对着他的罂粟的身子扳过来,面对自己。

    罂粟想要躲开他的触碰。

    但花炎哲白皙的手指,还是轻轻的抚上那张被自己咬得红肿的朱唇,“粟儿,你……你到底怎么了?”

    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又倔强的不让它落下来。

    她不要在他的面前,彰显她的懦弱。

    百花国的女儿家,是不可以轻易掉眼泪的。

    可是,偏偏,就连父后母皇都时常摇着头,对她说,“粟儿,怎么会那么像男孩子?”

    她是百花国的小皇女,所以,她不会,也不想再让自己在人前哭泣。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看到花炎哲嘴角残留的血迹,她,还是哭了出来。

    连带着自己的委屈,一起哭了出来。

    花炎哲只是轻轻的拍着她的后背,任由着罂粟,嚎啕大哭。

    罂粟哭的声音,穿透了罂粟宫。

    在寝殿外,守着的宫人们,无不面面相觑。

    虽然他们的小皇女,平常偶尔也会哭鼻子,但是,像是今天这样,哭的惊天动地,还是第一次。

    于梦瑶双手环胸的靠着大理石柱,秀美忍不住的抽搐着,“你们家的小皇女,时常这样?”

    换来了宫人们齐齐的摇头。

    “那……?”

    “小皇女很像男儿。”一位年长的宫人有条不紊的说着,像是自言自语,又像是说给旁人听,“你们还记不记得,小皇女七岁那年的事?”

    “小文哥,你说的该不会是那件事吧?”宫人们把目光投向了那个叫小文的宫人。

    小文点头,“对,就是那件事。”

    “记得,怎么会不记得。”又一位宫人站出来,眼眸里,闪烁着兴奋地光彩。

    “那是什么事啊!”于梦瑶看他们神神秘秘的,忍不住插嘴。

    “那个时候,于姑娘应该在西属国学医吧!”小文没有回答于梦瑶的话,反而问起她来,说是问,还不如说是肯定。

    于梦瑶有些惊讶,这个小文,一定不简单啊!她九岁那年,的确是在西属国。

    “你怎么会知道?”

    小文笑而不答,独自一个人走开。

    “于姑娘不要介意,小文哥,就是那样。”刚才拍小文肩膀的那个宫人站出来说道,“奴才小武,于姑娘有事吩咐就是。”

    “喂,小武,刚才说的那个事,你们小皇女七岁的时候,到底是什么事?”

    小武也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一个人仿佛陷入了深深地回忆。

    于梦瑶还想要继续问下去,寝殿里面转出来的哭声却戛然而止。

    众人疑惑的彼此互望了一眼,谁也没有想要深究。

    除了,于梦瑶。

    天生的好奇王。

    于梦瑶不顾宫人的阻难,偷偷摸摸的潜进寝殿,慢慢的将木门打开了一个缝,整个人僵在了那里。 






宫廷卷24

于梦瑶不顾宫人的阻难,偷偷摸摸的潜进寝殿,慢慢的将木门打开了一个缝,整个人僵在了那里。

    香气缭绕的床榻上,

    花炎哲狠狠的将罂粟拥入怀里,两个人就那样紧紧的贴在了一起。

    吓得罂粟连哭都忘记了,只是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他。

    舅舅,好凶。

    眼泪又开始在罂粟的眼眶里打转。

    花炎哲见罂粟马上又要哭出声来,俯下身,小心翼翼的吻上那鲜红的朱唇。

    唇微微颤抖,他脸泛着微红,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他只是不想在让她哭下去了,怕她哭坏了嗓子。便吻了下来。

    这种事,本应该是罂粟主动的,接下来,该怎么办?

    罂粟瞪大了紫眸,望着近在咫尺的清秀的容颜,脸上羞红着,如妖桃一样娇美。眼睛眨巴眨巴的。

    舅舅,吻她了。

    罂粟只是感觉自己的心‘突突’的跳个不停,仿佛就要从跳出来一般。

    于梦瑶透过门缝,看的那么的真实。

    感觉,心突然空闹闹的一般,不愿去深究,转身离开。

    猛然想起了什么,罂粟用力的推开花炎哲。

    这张唇,刚刚吻过了于梦瑶。

    舅舅何时变得如此大胆了。

    花炎哲没有料到罂粟会突然推开他,一个重心不稳跌坐在了,眼里,都是不可置信。

    罂粟本想下床扶起花炎哲,但一想起花炎哲和于梦瑶接吻的画片,就固执的扭过头,不去看他。

    他不顾廉耻的吻了她,换来的竟是她不屑一顾的将他推开,然后,别过头,连看他一眼,也觉得是多余了麽?

    心,越发的疼痛。

    果然,还是自己自作多情了吧!

    那个时候,罂粟才六岁,他怎么能奢望,罂粟会把儿时的话,当真?

    儿时的话,是戏言吧!是他一个人,坚信了七年的戏言。

    到底,自己在奢求什么?

    花炎哲自己也不知道吧。

    他只知道,罂粟生病,他会心痛。

    罂粟哭,他也会心痛。

    可是,罂粟开心的时候,他也会跟着开心。

    罂粟闯祸的时候,他会想一力替她承担。

    这,这都算什么?

    是帝后哥哥说的爱麽?是爱麽?

    他不懂,如今,他似乎也不想懂了。

    “呵呵。”花炎哲自嘲的笑了笑。

    撑着疲惫的身躯,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恭恭敬敬的说,“小皇女,臣失礼了。”

    小皇女?臣?

    罂粟的心,像是被用什么狠狠的揪着般,疼的她,喘不过气。

    他,叫她小皇女?

    他,自称臣。

    十三年,这是第一次吧。

    舅舅,你当真什么也不肯解释麽?你当真要如此的拉开我们的距离麽?

    罂粟的心,五味杂。刚刚才吻过她的男子,此刻,却如此卑微的站在她面前,和她赔不是。

    只是罂粟,明显忘了,是她自己推开花炎哲的,是她,从炎哲进来,就没有说过一句话的。

    炎哲,又好的到哪里去?

    他的心,比罂粟的心好要痛个百倍。

    那句小皇女,那句臣,他只是怀着希望,想要再试一次,试试她的心。

    她却没有任何的防抗,原来,在她的眼里,他只是一个臣子罢了。

    罂粟的沉默,更坚定了炎哲的想法。

    嘴角勾起苦涩的弧度,花炎哲向罂粟盈盈一拜,“臣不打扰小皇女休息了,先行告退,改日,定当带上礼物,前来谢罪。”

    不待罂粟回话,就迅速的逃离了她的视线。

    他怕,怕自己在她面前多呆一刻钟,眼泪,就会忍不住的掉下来。

    

    给读者的话:

    纠结!纠结! 






宫廷卷25

罂粟只觉得,眼前一抹红色飘过,花炎哲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寝宫。

    太阳从东边缓缓的升起。

    灿烂的阳光穿过树叶间的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