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桃花劫:男妃难宠-第4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风一吹,将花罂粟的疑问飘散。

    她该拿他怎么办?

    皇甫离爱她,用尽了生命爱她。

    她爱花炎哲,用尽了生命的去爱花炎哲。

    这样做,对于皇甫离公平吗?

    花罂粟自嘲的摇摇头,自然是不公平的。好在这个世间上,本就没有公平不公平之说。

    因为所谓的公平都是因人而异的啊!

    花罂粟的心里,比任何人都要明亮,皇甫离对她来说,责任与感恩来的更多些。

    关于喜 欢'炫。书。网',关于爱?连花罂粟自己都不明白。她喜 欢'炫。书。网'皇甫离吗?她爱皇甫离吗?

    她不知道,她怎么都不知道,她只知道,皇甫离险些葬于九死一生的那一刻,她的心,竟然会疼痛的好像随时都会死掉。

    那一刻,花罂粟是害怕的,她很怕皇甫离会就那样的离开她。

    好在老天有眼,并没有将皇甫离收走,将他还了回来,而代价,便是她那一头乌黑的秀发,以及那双神采飞扬的紫眸。

    只要他活着就好,那个时候,花罂粟是这样告诉自己的,可谁知,事情便从那一刻发生了变异。

    花罂粟起身,走在桌边,微弱的烛光,将她的心有余悸给照射了出来。

    花罂粟趴在桌面之上,脑海中,不自觉的回想起一个月前的九死一生。

    那日,花罂粟亲眼看见皇甫离在九死一生,紫发飞扬,那一刻,花罂粟万念俱灰,愤恨中的花罂粟,打算与尊主拼命,却被那尊主轻而易举的摔倒在地。

    尊主邪魅的一笑,“花罂粟,你打算让离丞相白白的牺牲麽?”

    “你什么意思?”花罂粟的脑袋,因着皇甫离的离去,而停止了转动,一时间,花罂粟回不过神来。

    “本尊什么意思?”尊主讪笑,“方才名儿说的不很清楚麽?本尊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雇佣本尊杀你的人,并木雇佣本尊杀害离丞相,离丞相的确是有机会离开的,只因为喜 欢'炫。书。网'你,他才选择了留下来?只是可惜了,葬送在这九死一生了。”

    “都是你,都是你们。”花罂粟忽的站了起来,双眼发红,“若不是你们提议这什么鬼游戏,本皇女一定有办法劝他离开的,都是你们。”

    那尊主白了花罂粟一眼,“小皇女难道就只有这点能耐麽?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她人?”

    “哈哈!”花罂粟高笑几声,“杀手还有清白麽?”

    说着,花罂粟变向尊主冲了过去。

    那尊主身形向后一退,云袖下,一条白绫凌空而推出,直直的袭击在花罂粟的胸口,花罂粟被这重重的一击,整个人跌坐在了地上,一口鲜血,立刻吐了出来。

    花罂粟勉强的支撑着自己受伤的身躯,站了起来,袖口将嘴角的血迹擦干,“有本事的,你直接杀了本皇女,今日若是本皇女死了,那算本皇女自己的,若是本皇女未死,它日,本皇女定要你整个绿荫山庄陪葬。”

    那尊主一听,邪恶的一下,凌空而起,掌风直袭花罂粟,感觉到强烈的杀气,花罂粟闭上了眼睛,安静的等待着尊主的一掌。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那个尊主竟然无缘无故的收手。

    大袖一挥,整个人便背对着花罂粟。

    消失的杀气,让花罂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你为何不杀了本皇女,以绝后患?”

    尊主不说话,回过头,若有所思的看了一眼花罂粟,然后大步流星的离开。

    花罂粟看的是那个莫名其妙啊。

    名儿上前一步,拍了拍花罂粟的肩旁,“小皇女,你当真想让离丞相白白的牺牲麽?”

    花罂粟回过头,虽然她很讨厌这个绿荫山庄的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花罂粟对于这眼前的名儿,竟然会徒然的升起一股好感。

    那尊主说的话,花罂粟根本就没有听进去,只是因为花罂粟那个时候是相当的愤怒。

    然而,名儿的这句话,却让花罂粟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皇甫离死了?在她的眼前死了。

    皇甫离是为了她而死的。那九死一生,是皇甫离为她而闯的。

    只差一步,只是差了一步,皇甫离和她就能出了这绿荫山庄了。

    如今,他不在了,他是那么的希望她能平安的出去,她不可以,不可以违背了皇甫离的心愿,这九死一生,她一定会闯过去。

    花罂粟深深的忘了一眼名儿,“本皇女一定会出去的。”

    名儿微微的一笑,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对花罂粟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花罂粟深吸一口气,慢慢的朝着九死一生走了过去。

    不知道什么时候,九死一生的场地被人整修完毕,花罂粟站在上面,。完全看不出来,这里,刚才被炸药炸过。

    “离儿!”花罂粟站在九死一生的格子中间,呢喃,“你不会白死,我一定会出去的,不会让你失望。”

    然后,花罂粟抬起脚,小心翼翼地在格子上面走动。

    每走一步,花罂粟的心都在狂乱的跳动着,她还是有那么一点的害怕,她怕她就这样的死了,没有办法为皇甫离报仇,花罂粟清楚的是,那尊主也不过是拿人钱财,与人消灾而已,背后的那个人,费尽了心思的想要她死,一定有什么重大的阴谋,这样,花罂粟就更不能就这样死掉了。

    “离儿,是你在保佑我吗?”花罂粟轻喃。

    她的运气似乎很好,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花罂粟就走到了头,摆在花罂粟面前的,与皇甫离面对的一模一样。

    左边?还是右边?

    花罂粟也犹豫了,这一脚下去,要么是生,要么是死。

    该怎么办?花罂粟一咬牙,闭上眼睛,抬起右脚,准备往右边的格子上踩下去,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花罂粟忽然听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身影,包含着紧张的不安与激动,“粟儿,左边!”

    花罂粟抬起的脚,霎时僵在了半空之中。

    忽的,花罂粟将脚收了回来,猛然的转过身,只见皇甫离衣衫褴褛的立于风沙之中,一头的紫发,在风中凌乱的飞舞。

    花罂粟的心是激动的,皇甫离他还活着。

    他还活着。

    这是多么的不可思议啊!她明明看见皇甫离站在那格子上,一动不动,然后倏的一声爆炸的声音,花罂粟就看见皇甫离那紫色的发丝在空中飞舞的呀。

    花罂粟激动的一时之间,仿佛是忘了自己的处境一般,放生高喊,“离儿。”

    一声离儿,让皇甫离的心忍不住的颤抖。

    是第一次吧!

    仔细一想,还真的是第一次呢。

    第一次花罂粟如此亲昵的呼唤他的名字,这怎么能让皇甫离不激动呢。

    两个人,同时忘记了自己的处境,飞快的向对方奔去。

    名儿站在看台上,见到如此的情景,心下已经,暗叫一声好,上前一步,张口,“快退回去!”

    然而,那两人,哪里还听的进去名儿的话,此时此刻,他们的眼里就只有彼此。

    花罂粟想的是皇甫离他还活着,他还活着,没有因为他而消失在这个世间上。

    而皇甫离想的是,花罂粟的眼里总算是有他了。

    见二人完全没有停下脚步的意思,名儿只能无奈的轻叹一口气,足下一点,正打算想花罂粟二人飞去。

    还来不及飞出护栏,整个九死一生的格子就猛然的爆炸开来。

    “离儿,小心!”

    “小心啊,粟儿!”

    两个同样紧张的声音在空荡的九死一生的场地响起。

    名儿不忍的撇过眼,心中闪过一丝浅浅的自责以及狠意。

    那群该死的,连个皇甫离都守不住,竟然让皇甫离从地下室给逃了出来。

    “小心!”又是一声惊呼。

    皇甫离冲了上去,拉开了花罂粟,躲开了自山上掉落的大石头。

    就在皇甫离暗自松了一口气之时,又是轰隆的一声,山上的石头不断的砸落下来。

    眼看石头就要砸在花罂粟的身上,皇甫离将花罂粟往自己的怀里一带,而后一切静止了下来,空空荡荡的场地上,就听见花罂粟悲痛的呼唤,“离儿!” 






223不会烧水

眼看石头就要砸到花罂粟的身上,皇甫离眼明手快的将花罂粟往自己的怀里一带,一个翻身,皇甫离将花罂粟压在自己的身下,轰隆一声,一块巨石,恰好压在了皇甫离的后背之上。

    而后一切静止下来,空空荡荡的废墟之上,唯有听见花罂粟凄凉的悲吼,“离儿!”

    花罂粟反应过来,从皇甫离的身下翻了出来,然后将皇甫离轻轻地枕在自己的腿上,眼泪,一滴一滴的滴在了皇甫离毫无血色的脸上,冰冷的手,不断的拍打着皇甫离的面颊,“离儿,你醒醒啊。不要吓我。”

    怎么会这样?花罂粟不可置信的看着皇甫离缓缓垂下双臂,“皇甫离,你不准死!你听见没有,本女皇不准你死!”

    然而,皇甫离此刻还哪里听的见花罂粟的话语。

    花罂粟将皇甫离紧紧地拥在了怀里,花罂粟忍不住的骂道,“皇甫离,你这个彻头彻尾的傻瓜,明明都已经安全了,干嘛还要冒出来。”

    名儿用手挡去飘散而来的尘埃,然后一个纵身,飞至花罂粟二人的身旁。

    迅速的封住了皇甫离身上的几处穴位,然后将皇甫离从花罂粟的怀里抱了过来。

    花罂粟措手不及,被名儿推到在地,但是很快的从地板上爬了起来,声音颤抖,“你,你想做什么?”

    名儿狠狠的瞪了花罂粟一眼,语气极为的不友善,“你若不想他死,就给我闭嘴。”

    花罂粟愣了一下,随即乖乖的闭上了嘴巴,跟着名儿的身后,向陶然居走去。

    等到他们三人进了陶然居,名儿先是把皇甫离放在了床上,然后在屋外转悠了一圈,确定陶然居的四周没有其他的人,才回到厢房之内,将皇甫离从床上扶了起来,开始给皇甫离灌输内力。

    只见从名儿的手掌心内,传出一抹淡淡的蓝光,那蓝光直逼皇甫离的身上,花罂粟在旁边看的是目瞪口呆的,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

    一炷香以后,名儿才缓缓地收起了掌力,拿起衣袖,抹去额头上的汗水,“你傻愣着干什么?还不赶紧烧水去?”

    “哦哦!”花罂粟痴呆似的应了两声,然后转身向门外走去。

    走了两步,花罂粟忽的停下脚步,慢慢的转过身,哭红的眼睛,像兔子的眼眸一样,愣愣的望着名儿,深吸了一口气,花罂粟这才缓缓道,“那个,可不可以跟你说两件事?”

    名儿一愣,这个时候,花罂粟会说什么呢?至少名儿是好奇的,“说吧!”

    花罂粟走到了皇甫离的床榻边,“第一件事是,本皇女不知道厨房在哪里。”

    名儿还没有听完花罂粟的话,就急急忙忙的打断,“做门,左转,一个小房间。”

    花罂粟无奈的垂下眼眸,“第二件事,是本皇女连柴火都不知道该怎么升起来,更别提烧什么水了。”

    名儿这才明白花罂粟想要说的是什么,忍不住的再一次的狠狠地瞪了花罂粟一眼,“你直接说你不会烧开水就好了,绕那么大弯做什么。”

    名儿起身,示意花罂粟自己照顾皇甫离,自己却跑到来厨房,烧起水来,顺便为皇甫离煎了药。

    唉!

    名儿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这件事,还真是她有欠考虑,花罂粟是小皇女,从小就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怕是连厨房都没有进去过,更别的生火了。

    煎好了药汁,名儿将药汁端进来厢房,递给了守在床边的花罂粟,“你自己喂他。”

    花罂粟急忙的接过药汁,一勺一勺的往皇甫离的最终送去,无奈皇甫离怎么也没有办法吞下药汁,花罂粟焦急的看着皇甫离将药汁全都给吞了出来,整个人一时间竟然又慌乱了起来。

    就在花罂粟六神无主之时,脑海中忽然的闪过一个画面,花罂粟忽然的记起了,以前自己生病的时候,哭闹着不肯吃药,那个时候,花炎哲也是无计可施,于是屏退了所有的宫人。

    花罂粟也不在迟疑,直接往自己的嘴中含了一勺药汁,俯下身,将唇覆盖上了皇甫离发紫的唇上。

    名儿站在一旁,没有丝毫的想要回避的意思,嘴角反而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终于成功的将最后一口药汁送进了皇甫离的腹中,花罂粟自皇甫离的怀中抬起头来,手不自觉的抚上皇甫离的脸颊,看着这样的皇甫离,花罂粟顿时觉得心痛难耐。

    “你心疼了?”名儿上前一步,看了看躺着的皇甫离,又看了看紧握皇甫离右手的花罂粟,缓缓的说道。

    花罂粟一愣。

    她为他心疼了? 






224你爱他!!

“你心疼了?”名儿上前一步,看了看躺着的皇甫离,又看了看紧握皇甫离右手的花罂粟,缓缓的说道。

    花罂粟一愣。

    她为他心疼了?花罂粟摇头,“我不知道。”

    沉默半响,花罂粟又开口道,“我知道,当我以为他要离开的时候,我恨不得那个是我。”

    名儿了然于心的笑了笑,“知道我为什么违背尊主的命令,将你们带到这陶然居来吗?”

    “陶然居?”花罂粟疑惑的说道。

    “不过你们放心,这陶然居除了我意外,就只有你们知道了。”名儿行至桌边,拿起一杯茶,喝了下去。

    “你为什么要救我们?”花罂粟狐疑。

    名儿怎么会突然将他们救了出来?这里面一定有什么蹊跷。

    “不!”名儿将茶杯放下,坐了下来,“我刚说错了,不是你们,是他!”

    名儿兰花指指向床榻上昏迷不醒的花罂粟。

    花罂粟紧张的护在身后,“你到底想干什么?”

    名儿笑了笑,“我就他,是因为他的痴情,带你回来,只是因为,你是他痴情的对象罢了。”

    花罂粟更加的疑惑,“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名儿忽的站了起来,身形一晃,就晃到了花罂粟的面前,单手狠狠地掐住了花罂粟细嫩的颈项,“不然你以为呢?”

    “你…你放开我!”花罂粟挣扎。

    眼前的这个名儿,翻脸比她翻书还要快。

    “哼!”名儿重重的哼了一声,忽然将花罂粟自手上摔了出去。

    “咳咳!”花罂粟被扔出去的时候,整个人倾向与圆桌,背部受到了眼中的打压。

    花罂粟面前的从地板上站了起来,警戒的看着名儿,“救了本皇女,你为何又要杀了本皇女?又为何忽然放手?”

    名儿冰冷的眼神忽然的朝着花罂粟射去,花罂粟莫名的感到一阵寒光,身子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

    花罂粟再一次的识相的闭上了嘴巴。

    说实在的,花罂粟并不是一个只会等死的人,只是现在的情况半点不由人,皇甫离好不容易才抢救回来的,若是因为她一个不小心说错了话,惹恼了名儿,到那时,她与皇甫离都是死的份了。

    “他很爱你。”名儿走到皇甫离的床榻上,轻声的说着。

    花罂粟不可思议的抬起头,“你说什么?”

    名儿并没有回过头,目光还是看着床榻上的皇甫离,“之前我说他喜 欢'炫。书。网'你,可是当我看见他为你挡下那块巨石的时候,我才知道,我错了,他已经不是单单的喜 欢'炫。书。网'你了,而是爱你,是那种很深很深的爱,融入他血脉里的爱。救他,只是被他感动了而已。而你。我知道,若是他醒来,看不见你还活着的话,他也还是活不下去的,所以我才选择将你一并带回来这陶然居。”

    花罂粟只是傻愣着,听着名儿的话语。

    眼眸中的不可置信,愈加的扩大。

    是啊!她怎么就没有想过呢?

    皇甫离为何会将生死置于度外,不顾一切的想要救她?

    若不是因为爱,还能因为什么?

    她也曾经为了花炎哲而不要命的啊。

    只是,皇甫离的这份爱,她要不起啊。

    她花罂粟,若是除去了小皇女这个称号,也只过是一个平平凡凡的普通人而已。

    而且,她的爱,早就给了那个叫花炎哲的男子,如今,她怎么能将自己的心分成两半?

    儿时,她便错了一次。

    与皇甫离结了发,却又给花炎哲许下了承诺。

    此生,她是非花炎哲不娶的啊!

    如今,皇甫离这样不顾自己生死,义无反顾的救她,她要拿什么没来回报皇甫离这份情。

    “可是,我不爱他啊!”花罂粟深吸了一口气,缓慢的说道。

    名儿却忽的站了起来。指着花罂粟的鼻梁,“你说谎!”

    花罂粟咬着唇,不断的退后,“我没有,我真的不爱他啊。”

    “哈哈!”名儿仰天长笑,“你说谎,你若是不爱他,在你以为他要离开的那一霎那,你怎么会发的出来那般撕心裂肺的吼声。你若不爱他,你怎么会在我说你是因为他的时候,下意识的挡在他的前面。”

    花罂粟再一次的愣住。

    是这样吗?不是,不是的,她喜 欢'炫。书。网'的只是花炎哲。

    花罂粟拼命的摇着头,“不!我是真的不爱他,担心他,只是因为他差点为我而死。”

    名儿扬起手掌,便向花罂粟冲了过去,花罂粟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就在名儿的手掌即将触碰到花罂粟的时候,床榻上的皇甫离突然发出了声响,“不要!”

    可惜,为时已晚,名儿已经还不及收回自己的掌力。

    “粟儿!”皇甫离心疼的呼唤一声,然后再一次的昏厥的过去。 






225粟儿,我的要求不高啊!

“粟儿!”皇甫离心疼的惊呼一声,然后又再一次的昏厥的了过去。

    花罂粟的瞳眸睁得大大的,泪水再一次的抑制不住的夺眶而出。

    双手颤抖将倒在地上的皇甫离拥进了怀里,眼泪顺在脸颊滴落在皇甫离的身上。

    名儿不可思议的看着倒在花罂粟怀中的皇甫离,然后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那一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皇甫离的心口处。

    不再迟疑,名儿一把将皇甫离给抱了起来,将皇甫离放置着床榻之上,立刻为皇甫离输起了内力。

    花罂粟好似无魂魄一般的,呆呆的坐在了地板上。

    “皇甫离,你撑着点。”名儿一边为皇甫离输气,一边告诉皇甫离一定要撑下去。

    她怎么也不会想到,原本要到明天早上才会醒来的皇甫离,竟然会在她即将重创花罂粟的时候,突如其来的醒来,还以那么快的速度,推开了花罂粟,用自己的身躯,为花罂粟挡住了那一掌。

    “撑住啊!”名儿再一次的喊道。

    她不希望皇甫离就这样的死在了自己的面前,现在的皇甫离,总是会让她不由自主的想到她是那个他。

    如今这个世道上,向皇甫离这种为了自己心爱的人,连命都不要的人,已经是少之又少了。

    如此痴情的人儿,有她名儿在的一天,便不会让他轻易的死去。

    时间似乎变得极慢极慢的,让名儿的心不由的紧张起来!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直到第三个时辰,皇甫离才慢慢的有了知觉。

    名儿这才缓缓的舒了一口气,将皇甫离轻轻的放在了床榻之上,然后走到了花罂粟的身旁,“现在,你相信了吧!”

    花罂粟忽的抬起头来,淡紫色的双眸,早已没有了往日的风采,“他,他怎么样了?”

    名儿白了花罂粟一眼,“放心,人还死不了。”

    听到还死不了,花罂粟悬着的心,便缓缓的放了下来,对于名儿的问话,花罂粟现在没有任何的心思回答。

    她只是知道,皇甫离又用自己的生命,救了她一次。

    而她,等于是欠了皇甫离两条命,不,加上上一次花罂粟昏迷的那件事,应该是三条命。

    缓缓的起身,慢慢的走向皇甫离,每走一步,似乎都什么的艰难。

    好不容易走到了皇甫离的床榻边上,花罂粟紧握着皇甫离的手,“离儿,你先醒过来,好不好?”

    名儿摇着头,看来花罂粟还是不愿意面对自己对皇甫离的那一抹情义啊!

    低头思索,过了好 久:炫:书:网:,名儿方才抬起头,对花罂粟说道,“离丞相是不会死,但是能不能醒来,就要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花罂粟将自己的眼泪拭干,“什么意思?”

    “意思是离丞相的思想虽然在,可是心却已经死去,会不会醒来,就要靠他自己了。”名儿转过头。

    靠自己?名儿不禁觉得有些好笑,靠自己?

    那若是有个爱他至深的女人,会等他多少年?

    一年?三年?还是十年?或则是更久?

    花罂粟闭上眼眸,痛苦的点头,“皇甫离,你醒醒啊!”

    床榻上的皇甫离俊眉深锁,嘴角带着淡淡苦涩的笑容。

    花罂粟望着皇甫离那般的容颜,心里滑过一阵阵的心疼。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