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桃花劫:男妃难宠-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甚者直接杀人灭口,毁尸灭迹。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罂粟就觉得头皮发麻。

    这么个标志的人儿,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她会一辈子良心不安的。

    这样标志的人儿,应该是要被人捧在手心里疼的,怎么能任由这老女人欺辱。

    “你要怎么样才肯放了我们?”

    “哈哈!”扈三娘笑的张狂,“放了你们?做梦!先前你们撞破了姑奶奶的好事,姑奶奶都还没有跟你算清楚,你这臭丫头,还骂了姑奶奶,要是就这样让你们走了,岂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吧!”罂粟一咬牙,把心一横,死马当作活马医。

    

    给读者的话:

    呼呼,明天开始,染儿恢复日3更,并且会不定时加更。请走过路过的亲,丢个砖,扔个分,投个票,顶一顶。 






宫廷卷42

“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吧!”罂粟一咬牙,把心一横,死马当作活马医。

    扈三娘一愣,显然没有想到罂粟一个小小的女娃,会在这种情况下跟她谈交易,不由的好奇起来。

    “说说看!”

    罂粟见老女人如此爽快,心下犯疑,但聪明的没有表露出来,“你说,你要多少银两,才肯放了我们?”

    “银两?”老女人的脸色突的一变,看的罂粟二人是心惊胆颤的。

    “哼!”老女人自墙上跳了下来,眼眸中冒着仇恨的火焰。

    天啊!

    她不是说错了什么吧!刺激了这个老女人。

    “有钱?有钱就了不起了?”扈三娘嗤之以鼻。

    她最痛恨的,就是有钱人了。

    有钱人就了不起了?

    罂粟心思衬托,难道又是一个不喜 欢'炫。书。网'钱的?

    貌似,这老女人好像很十分的讨厌钱耶!

    既然这样,还不如

    “有钱的确没有什么了不起!”罂粟换上一张恨得牙痒的表情,“实不相瞒,其实我很讨厌有钱人。”

    扈三娘不语。

    从刚才到现在,她就发现了罂粟是个极为聪明的孩子,很懂得随机应变。

    虽然,扈三娘不喜 欢'炫。书。网'罂粟的聪明,但是来罂粟拿来消磨时间还是可以的。

    “有钱人,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罂粟在心里念叨,的确不是东西嘛!人怎么会是东西。

    “嗯?”

    “我觉得,有钱人都很欠抽耶!”罂粟继而说道,“奶奶哦,不,是这位姐姐,你武功那么高强,不如我们偷偷的去把有钱人都绑回来,狠狠的抽一顿,你说怎么样?”

    男子在旁边听的不由的翻了个白眼。

    “哇!”罂粟大叫,“你干什么?”

    “我干什么?”扈三娘从腰间抽出了一把银鞭,“你刚才不是说,有把有钱人抓起来,猛抽一顿的?”

    “可是,我又没有说抽我?”

    “你不也是有钱人?当不是还想用银票来跟姑奶奶谈条件?”

    让谁看了罂粟这一身装束,会说罂粟是穷人的?

    “我哪里是什么有钱人哇!”罂粟暗骂自己太招摇了,早知道会有这档事,就该听舅舅的话,穿的朴素一点。

    罂粟瞧了瞧自己的装扮,继而发出一声长叹,带着无限的惋惜,“唉实不相瞒,前不久,家里的酒楼突然塌了,把所有的值钱的东西都给压得个粉碎,当时不在家,才逃过了一劫。就身上这套衣物,我都穿了好几天了。”

    “酒楼坍塌?哪个酒楼?”扈三娘的神色突然变的紧张起来,“说,哪个酒楼?”

    罂粟懵了,她只不过随便说说而已,老女人怎么就这么激动了?

    难道真的有酒楼坍塌了?

    正在罂粟疑惑之际,耳边突然响起了男子那清澈的声音,“是悦来酒楼,无一生还。”

    “悦来酒楼?无一生还?”扈三娘的声音夹带着几许颤抖,“怎么会这样?”

    罂粟也是一愣,不过随便说说,竟然还是真的?

    无一生还?

    这么的严重。怎么都没有听宫里的人议论?

    “听说,听说是有人蓄意闹事。”男子的声音到后面越发的小了,只因为扈三娘的表情,像是随时能把人生吞活剥了般。

    “继续说下去!”带着无限的愤怒,巨吼。

    这这算什么哇!罂粟郁闷的想,这老女人难道是个阴晴不定的疯子?

    “那个,”罂粟摇了摇男子的手,小声的嘀咕,“我们还是想办法逃跑吧!”

    

    给读者的话:

    一更 






宫廷卷43

“那个,”罂粟摇了摇男子的手,小声的嘀咕,“我们还是想办法逃跑吧!”

    男子颔首。

    眼前这个老女人,似乎真的随时都有可能会发疯。

    突地,不知从哪里传来的琴声乍起,先温暖如春,接着抑扬顿挫,最后宛若万马奔腾,之见三娘听到这琴声,缓缓的蹲在地上,身体不断的颤抖,双手至于脑上,拼命的揪着自己的头发,神情异常痛苦。

    猛然间,三娘突的站了起来,眼里泛红,手里多了一条银鞭,狠狠的向罂粟抽了过去。

    好在罂粟机敏,拉着男子闪到了一边。

    虽说如此,但是男子的手臂却还是被殃及到了。

    手臂上,一条血痕赫然出现。

    疼痛使得男子手一松,小狗从男子的怀里一跃而下,拖着带伤的腿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

    另一只手,也挣脱开了罂粟一直牵着他的手,捂住了伤口。

    看着那不断涌出来的血,罂粟莫名的一阵心疼。

    那么细嫩的皮肤,怎么会遭如此的对待。

    不由的狠狠的瞪着扈三娘,“老女人!你到底想怎么样?”

    也许是因为身在皇家,此刻,罂粟那天生的皇族气势毫无保留的展露出来。

    罂粟刚才的那句话,有那么一瞬间,震慑到了扈三娘。

    但也只是瞬间。

    扈三娘在江湖上混了四十多年了,什么人没有见过。

    “臭丫头!本姑奶奶现在就送你下黄泉。!”

    语毕,扈三娘再一次的扬起了手里的银鞭,用力的朝罂粟鞭打过去。

    罂粟一个弯腰,躲过那这一鞭。

    然而,下一鞭又接踵而至。

    啪的一声,银鞭深深的打在了罂粟的后背。

    罂粟吃痛的一下子双膝着地,死咬着牙。

    她可是百花国众星捧月的小皇女,何时受过这般的折磨,眼眶里,泪水开始打转,却倔强的不让它落下来。

    还没有反应过来,又是一鞭。

    “臭丫头,刚才不是还很能说吗?现在怎么不说了?”扈三娘手里的银鞭再一次接近罂粟的肌肤。

    男子忍着肩膀上传来的疼痛感,用力的将罂粟向旁边推到。

    这鞭。落空。

    但是,由于男子的力气过大,罂粟又没有完全没有准备,整个人平衡失控,上半身猛地撞上了围墙。

    “起来。”男子走过去,将手伸给罂粟。

    在两只手就要触碰的时候,扈三娘又是一鞭。

    出于本能,罂粟与男子同时缩回了手,这鞭,便打在了地上。

    扈三娘哪里管的了那么多。

    脑子里,都是男子刚才那一句,“悦来酒楼,无一生还。”

    此刻的她,就是一只会吃人的老虎。

    她只想找人泄泻火。

    而眼前这两个人,就理所当然的成了扈三娘发泄的工具。

    “我让你们躲!”扈三娘眼眸变得通红。

    “啊!”男子惨叫一声,“喂~!”

    罂粟见扈三娘的那一鞭,朝男子抽下来,二话没说的,反身挡在了男子的身前。

    这一鞭,就深深的嵌进了罂粟的身体。

    男子惊恐的叫了出来。

    心里的某一块地方却像是要软化了。

    慢慢的将罂粟拥入怀里。

    这个女人,怎么这么的傻啊!

    “呦!”扈三娘嘲笑,“还学别人救美了?”

    “老女人,你到底要干什么?”罂粟再一次的问道。

    兴许是由于失血过多,声音显得十分的无力。

    “哈哈!”扈三娘仰头高笑,“看不出来,小小年纪,竟也知道救美了。”

    扈三娘没有回答罂粟的提问,只是玩弄着手里的银鞭。

    “老女人,有本事你今天打死我,要是打死了,算我的,打不死,有朝一日,我一定让你满门抄斩。”

    这话说的也忒无语了,连人家姓名都不知道,怎么抄斩人家满门。

    “啊!”这一次,尖叫的是罂粟。

    

    给读者的话:

    二更,晚上还有一更 






宫廷卷44

“啊!”这一次,尖叫的是罂粟。

    在她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扈三娘怒的发红的眸子,一沉,手里的鞭毫无预兆的落在了罂粟的身上。

    男子本想试图想要替罂粟那一鞭,可是,扈三娘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抽的他们措手不及。

    “满门抄斩?你把自己当做是谁了?”

    说话的期间,扈三娘又抽了他们一鞭。

    罂粟在有心里再次的悔恨,今天哪里是什么黄道吉日啊!

    分明就是她的受难日嘛!

    先是差点让马给撞了,又和炎哲分开。

    然后被人挤到这个破胡同里,接着钱袋又被绿衣小贼给偷了。

    现在还被这个老女人拿鞭子抽。

    “我”

    罂粟本想报上自己的家门,但转念一想,这老女人要是顾忌她的身份还好,要就不顾及她的身份,那她和这可人的男子,就真的要死在这胡同里了。

    这胡同如此的偏僻,到时候,可能连收尸的人都没有。

    思前想后,罂粟还是决定强忍着身体上带来的剧痛感觉,跟这老女人周旋到底。

    “我?我是谁你不必知道,你只要知道,要是我死了,对你一点好处都没有!”罂粟的语气,变得更加的虚弱。

    “哼!”扈三娘嗤鼻,“你这是在威胁姑奶奶我了。”

    威胁?

    扈三娘笑的癫狂,“哈哈哈哈!敢威胁我?”

    “小心!”男子见扈三娘又扬起了银鞭,抱在罂粟,努力的注视着扈三娘那高举的银鞭。

    像是随时注意动向,才能以最快的速度,在那一鞭打下来的时候,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避开。

    可是,扈三娘显然是看出来了男子的想法,鞭子就是迟迟的不肯落下。

    就在男子以为扈三娘不会在动手,稍微的松了一口气时,那一鞭就那样突如其来,硬生生的打在了罂粟的身上。

    罂粟吃痛,闷哼一声。

    扈三娘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接下来的几鞭,都像是针对花罂粟般,每一鞭都打在了罂粟的身上。

    每当粉衣男子有机会挡在罂粟面前的时候,扈三娘会生生的收回要落在身上的银鞭。

    “怎么样?舒服吧!”扈三娘突然停了下来,笑意嵌在那张黑白交错的脸上,越发的让人反胃。

    罂粟努力的忽略身体转来的疼痛,艰难的从男子的怀里站了起来,毫无力气的倚靠在围墙上。

    大颗大颗的冷汗,自罂粟美丽的额头滑下,早已凌乱的发丝,飘荡在脸上。

    衣物因为鞭子的抽打,已经不成形。

    再加上,身体里溜出来的血,只能用凄惨来形容了。

    即便如此,罂粟的一只手,还是紧握着粉衣男子。

    转过头,对着男子,艰难的扯出一抹苦涩的笑。

    身旁的男子也好不到哪里去。

    原本精致的脸庞上,染上了丝丝血迹。

    粉唇苍白。眼眸中,眼泪,仿佛随时会喷涌出来。

    粉色的衣裳,被染的通红。

    小小的身躯,因惊吓过多,微微的颤抖。

    望着罂粟眼眸里散发出来的关心,男子低下了头,让人摸不清他在想写什么。

    扈三娘见他们二人,无视了她的存在,又是一鞭。

    这一鞭,仍然落在了罂粟的身上。

    罂粟整个人跌倒在地,额头狠狠的撞上了地板。

    琴声戛然而止,扈三娘像是被人抽光了力气一般,无力的倒在了地上。

    “粟儿!”

    模模糊糊的罂粟,听到了一声撕心裂肺的呼喊。

    努力的想要睁大眼,看看那飞奔而来的人影,却抵不过席卷而来的晕意。

    缓缓的闭上了眼眸。

    没有人注意到,胡同的另一处转角,一个高大的人影,走进了会发现,这个人竟然是夜。

    见他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将手指往上一按,一滴晶莹剔透的水珠就到了指尖,轻轻一弹,那水滴便在花炎哲跑过去抱起罂粟以前,滑进了罂粟的唇里。

    然后夜弯腰拾起立于一旁的古琴,冷冷的看了一眼罂粟,似乎有些惋惜,“公子,为了你,我可是浪费了一滴‘蝶雾’啊!让她昏迷三年,三年的时间,应该够你准备了。”

    

    给读者的话:

    第三更了,国主哇!来了小染就很高兴哒! 






宫廷卷45

花炎哲痴迷的望着床榻上,紧闭双眼的人儿。

    心,早已痛的麻木。

    老天,何苦如此这么他。

    三年了,他的粟儿就那样扔下了他,整整三年了。

    他永远也忘不了三年前的四月初一。

    他和粟儿被人群冲散,等待人潮平静下来的时候,他和于梦瑶满大街的寻找罂粟的身影。

    他一以为罂粟会在人多的地方,因为他的粟儿向来是个爱热闹的人儿。

    因此从南门到北门。

    从西门到东门。

    每一个有人的地方,他们都去过了,却始终没有找到罂粟的人影。

    偏偏在那过程中,炎哲又心痛难当,更加确定罂粟的处境一定不乐观。

    那个时候,他心急如焚,他不敢想象,如果,如果罂粟出事,他要怎么办。

    那个时候的他,紧张的不知所措。

    好在于梦瑶那时还保持着清醒。

    迅速的回皇宫,请求陛下直接让御林军挨家挨户的找,把整个皇城都给翻了个顶朝天。

    终于在三个时辰后,找到了那个胡同。

    本以为就是一个普通的胡同,却连困住了几十名御林军。

    在胡同的路口,清晰的听到了罂粟的惨叫声,炎哲心痛的差点没有直接晕过去。

    好在于梦瑶即使发现,那个胡同居然是按照五行八卦发给建造的。

    又花费了一柱香的时间,才破解了那诡异的胡同。

    好不容易找到罂粟,那个活泼的人儿却毫无生气,满身是伤的躺在冰冷的地板上。

    身边是一位精致的男子。

    以及一位手持银鞭的丑陋的老女人。

    炎哲将罂粟拥入怀里,冷漠的看了那女人一眼,“抓住她,大卸八块!”

    然后抱着飞奔上了马车。

    那个时候,太医围了一屋,却都纷纷摇头。

    炎哲一怒,居然毫不顾忌陛下的存在,直接下令将哪些个太医,直接拖出砍了。

    幸好被人即使阻止,那个人就是粉衣男子。

    他说,她叫皇甫离。

    那个时候,炎哲见到皇甫离的时候,心里划过一种异样,那种感觉让他十分的不舒服。

    但是因为皇甫离拿出了皇甫家家传的至宝,‘还魂丹’,一颗心,都系在了罂粟的身上,就没有深究。

    “粟儿,你何以如此残忍,怎么可以这样,一声不响的丢下舅舅一个人呢”

    花炎哲的修长的手,抚上罂粟的眉心,语气心满是心痛的怜惜,“三年了,皇甫离说你最迟三年就会醒的,可你怎么还在沉睡。”

    “粟儿,醒来,你醒来好不好,醒来了,舅舅,带你去三生林,好不好?”

    “粟儿,算舅舅求了,醒来吧!”

    “。。。”

    无奈床榻上的人儿,连眼皮都没有跳动一下。

    花炎哲握起罂粟的手,贴在自己的脸颊上,“粟儿,明明你的身体未曾冰凉过,明明你的呼吸还在一下一下的运动着,可是为什么,你就是不醒来呢?”

    眼泪不自觉的滑落,滴在罂粟的白皙的手上。

    回忆,更像是潮水一般的涌来。

    压得炎哲喘不过气。

    他不要回忆啊!

    他只要他的粟儿,一如既往,在他身边,甜甜的,甜甜的,舅舅叫个不停。

    到底要怎样,他的粟儿才能醒来,才会如往昔,偷偷的跑进国舅府,然后悄悄摸摸爬上他的床,赖皮的躲在他的怀里,撒娇的指着因为他不在皇宫,害的她都没有办法好好的找周公吵嘴?

    沉寂在罂粟与他的世界里的炎哲,完全没有发现,不远处,一名女子,一双充满的悲伤的眸子,正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给读者的话:

    一更 






宫廷卷46

沉寂在罂粟与他的世界里的炎哲,完全没有发现,不远处,一名女子,一双充满的悲伤的眸子,正一瞬不瞬的看着他。

    于梦瑶静静的伫立在炎哲的六尺之外。

    小家伙,还真是坚持不懈啊!

    三年,一千多个的日日夜夜,小家伙,到底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守着罂粟的。

    “小家伙,用膳了。”于梦瑶叹了一口气,上前,轻声说道。

    花炎哲摇头,“我没有胃口。”

    “小家伙,不吃饭可是会没有体力的,罂粟醒了,看着你般模样,可是会心疼的哦!”于梦瑶故作轻松的讲道。

    其实,罂粟会不会醒,她一点把握都没有。

    虽然罂粟服下了皇甫世家的‘还魂丹’,但若是三年内不醒的话,这辈子也就醒不来了。

    这几天,可是最关键的时候。

    每个人都提心吊胆的。

    陛下和帝后担心的夜不能寐。

    就连整个罂粟宫的宫人们,都在不分日夜的祈祷上天,希望罂粟可以快些醒来。

    其实,那些宫人一半是因为真的希望罂粟能醒过来,另一半,于梦瑶看了一眼花炎哲,摇头。

    另一半,都是迫于花炎哲的魄力。

    自从三年前,罂粟服下‘还魂丹’保住了一条命,却又昏迷不醒以后,花炎哲整个人性情大变。

    动不动就乱发脾气,看谁不顺眼就直接拖住去仗刑。

    尤其是那些个闲着没事干,又喜 欢'炫。书。网'乱嚼舌根的。

    还记得有一个奴才,只不过说了一句,“小皇女,是不是不会醒了?”

    被花炎哲听到,花炎哲当场就让御林军割掉了那个宫人的舌头。

    当时连她看了都觉得残忍,毕竟,众人口中罂粟,虽然任性,却不会体罚他们。

    从那以后,在也没有宫人敢说话,不只是那个宫人带头,开始的求神拜佛,花炎哲见这样的情景到也没有说什么。

    可花炎哲在众人的眼中,却百分百的变成了一个阎罗。

    也只有在面对罂粟的时候,花炎哲的眼眸里,才会浮现出温柔。

    就连她,也只能勉勉强强的算的上他的朋友。

    三年来,她照顾着炎哲,炎哲守护着罂粟。

    仿佛已经是天然的定律。

    听了于梦瑶的话,炎哲点头,算是答应了用膳,“让小文给送进来吧!”

    梦瑶说的对,罂粟没有醒来之前,自己可不能病倒,如果病倒了,罂粟醒来见不到自己会很伤心的,

    花炎哲这样想着,当小文将饭菜端进来后,炎哲便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咳咳”吃的过快,有些呛喉,使得炎哲咳出声来。

    于梦瑶站在他的身后,伸出手,想要帮他顺气,可终究像是意识到了什么,手,顿在半空中,始终没有拍上炎哲的背。

    许久,在炎哲放下筷子之前,于梦瑶也垂下了手,目光望向窗外。

    “你说,粟儿她今天会醒麽?”花炎哲重新回到罂粟的床榻边,深情的凝望着罂粟,却询问着于梦瑶。

    呵。

    于梦瑶苦涩的一笑,他明明知道,罂粟有可能会醒,有可能不会,又何苦给自己希望。

    “也许吧!”别无选择,她只能够这样回答他。

    “一定会!”花炎哲突然捂住心脏,疲惫的眼眸中,此时却闪烁着坚定的光芒,“粟儿,粟儿今天一定会醒!一定会醒。”

    于梦瑶诧异。

    给读者的话:

    二更,上班上班去哒。晚上回来在送上来。 






宫廷卷47

夜凉如水。

    罂粟宫内,灯火通明。

    宫外,围了一群人,不断的向里面张望。

    今夜,是三年之期的最后一天。

    花罂粟,今夜会不会醒。

    成了每个人都关心的事。

    女皇和南宫雨柔焦虑的来回踱步。

    南宫雨柔的鬓角上,隐约可见几缕白发,“陛下,这都亥时了,粟儿怎么还没有醒?”

    女皇只是静静的拥着南宫雨柔不语,但紧蹙的眉头,却彰显了她的不安。

    而在这座皇宫的西侧,一座华丽的宫殿里,此时,有人笑的开怀。

    “呵呵呵呵。小莲,那小贱人还没有醒过来是吧!”欧阳亦莹兴奋的讲着。

    身旁的小莲轻柔的说道,“是的,娘娘,可是还有一个时辰。”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0 0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