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美人救英雄-第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沈蔚蓝再度施给他一记杀人眼光,他摆摆手表示收到,瞧着那几个人在他的挑衅之下攻向她。他并不怎么担心蓝蓝,毕竟这几个家伙还算不上是她的对手。他的蓝蓝从小到大不知经历过多少阵仗,这种场面还算是小Case,根本用不着他出手。
  果然,没几分钟时间,刚说大话的几个人都已经趴在地上喘了。夏天葵扬着笑站起,伸了伸懒腰,再扫一眼眼前几乎已算是散场的滑稽戏码,却看到有个人偷偷从背后拿出预藏的扁钻,他眼神一厉,脚底一颗小石子飞起,准确无误地击中那人的脑袋,那人当场闷哼一声,晕死过去。
  沈蔚蓝也在此时解决掉最后一个人,她不高兴地怒瞪夏天葵,“不是叫你别插手的吗?”方才那一幕完全落在她的眼中,让她极端不爽,她最讨厌有人插手管她的闲事,即使那个人是阿葵。
  夏天葵无辜地摊开手,耸耸肩,“没有啊!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撒谎。”她啐了一声,转头迈开大步地离开。
  “等等我啊!蓝蓝!别生气呀!蓝蓝……”他心中暗叫不妙,赶忙要追上,却“不小心”地踩到躺在地上哀鸣的其中一人,他还凉凉地道歉道:“哎呀!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真的不是故意的呢,”
  道歉末了,他还送了那人一嘴泥巴当作赔礼,才心满意足地离开,原因无他,他正是方才对沈蔚蓝口出秽言的人。
  “蓝蓝!”总算是追上了,夏天葵喘着气绽开笑容,却在接收到她冰寒的眼神时猛然冻住。“蓝蓝?”
  “叫啊!你再叫啊!想死的话就再叫啊!”她嘴唇紧抿,“跟你讲过多少遍别这样叫我,你怎么还是……”
  原来是这件事啊,他恍然大悟,他还以为她在为他插手的事生气哩!“可是我觉得这个小名挺可爱的啊。”
  “反正你不准再叫就对了。”她一直很讨厌阿葵为她取的这个小名,那会让她意识到自己是个女孩,而且还是个长不大的小女孩。“这有,以后不准再出手帮我,我自己的事自己会解决。”她怎么能让这个娘娘腔给看扁呢?
  “是、是、是。”知道她的气差不多消了,他一边不甚有诚意地应话,一边将手悄悄地环上她的肩,让两人看起来就像是正在逛街的情侣。
  他喜欢这种感觉——她为他所有,为此,他还故意和几个盯着他瞧的小女生打招呼,惹得小女生们羞红了脸,咯咯笑地跑开。
  沈蔚蓝挑起眉,这阿葵不愧号称“二十步葵”,招蜂引蝶的本事无人能比,靠近他二十步之内不会被吸引的女生,大概就只有她了吧?!
  关于这点,她是有点小骄傲的。
  “为什么不等我?蓝蓝。”快到家门口时,夏天葵突地发问,还皮皮地加重最后两个字。
  “你!”瞪着那张无辜的笑脸,她投降了,转头撇开视线,以不看他来表示她的不满,“我为什么要等你?”
  死家伙,为什么不干脆被球K成阿达算了,那样可能还会比较讨人喜欢些,省得她还要浪费这么多气力与细胞去应付他。
  火药味十足的语气,再加上那张气煞扭曲的娇颜,的确会让人产生逃之夭夭的想法,可惜她发标的对象是夏天葵这块牛皮糖,牛皮糖之所以为牛皮糖,就是它有超乎常人的韧性与黏性,而他的死缠烂打,更可被尊为牛皮糖之最。
  “为什么?”他故作惊讶地挑起浓眉,加深唇边的笑意,“我想和你一起迎接干爸、干妈啊!”
  “不用了。”沈蔚蓝想都不想马上拒绝,话出口后才觉得不对,“你怎么知道?”难怪他刚会跟那些人说她在赶时间。
  “今早妈咪跟我讲的。”他顿了顿,才迟疑地问她,“他们这次回来会留多久?”
  “大概一个礼拜吧!”
  她父母都在国外工作,一年难得回来几次,上一次回来是半年前,也只有停留短短的一个礼拜。想到这一点,她的神情蒙上了掩不住的落寞。
  “是吗?”他的语调突然变得怪怪的。
  “你干吗?”她疑惑地盯着他。
  夏天葵收起笑容,“蓝蓝,这么重要的事情你都不跟我说,我很伤心你知道吗?”他装得可怜兮兮的,眸中掠过一道奇异的光芒。
  又来了!沈蔚蓝在心中呻吟,这世上除了针头外,她最无法招架的就是他这张行“骗”天下无敌手的可怜嘴脸。“我也不是故意不告诉你的,只是……”
  其实她自己也不甚清楚为什么不跟他说,基于多年来养成的可悲习性,她所有的事情他应该都是第一个知道的。
  他根本不让她把话说完,“今天比赛时我一直跟你打招呼,你理都不理我,我已经很难过了,等被球打到昏倒,你也不来看我,想想,我可真是命苦啊!”他极尽所能地装可怜。
  “谁说我没去看你!”听他愈说愈不像话,沈蔚蓝将方才的心虚完全舍弃,“为了你,我浪费了多少时间,手还被……”
  “手怎么样啊?”他双眼直勾勾地瞅着她。
  “没事。”她撇过头,掩饰地将右手藏在背后。
  看来药还下得不够猛,“反正你就是不关心我就对了,你看,这个包有多大。”他将头凑到她面前,屏气等着。
  “好啦、好啦!我看看!”沈蔚蓝本想随便敷衍几句,冷不防手被抓住,她才发现自己在不自觉中伸出受伤的手。
  “这叫没事?”夏天葵没空去沾沾自喜于自己的诡计得逞,他沉下一张俊脸,“连这个你也要瞒我?”
  “这又不关你的事。”她犹自嘴硬。
  “什么叫不关我的事?”他真的有点生气了。
  他多想大喊,你所有的事都和我有关!可是他不行,还不行。
  无言的两人索性就在自家门口互瞪起来。
  “你们在大门口吵些什么啊?”
  一句疑问突兀地插进两人的对峙中,他们同时抬头。
  “大哥。”
  “天荻哥。”
  一身西装革履的夏天荻,显然是刚下班回来。
  “没什么。”两人难得地异口同声。
  夏天荻拢起眉,“一天到晚就会斗嘴,你们哪来这么多架好吵?”
  “这不都是他!”先告状的先赢,沈蔚蓝洋洋得意地睇着夏天葵。
  夏天葵回她一笑,举起她的手臂展示给他大哥看,“而这个呢,就是我们吵架的原因。”
  夏天荻的眉头皱得更紧,“小蓝?!”
  惨了!她心中暗暗叫苦。
  天荻哥这样的神情是她最熟悉的,当他脸上出现这个表情时,就表示若她不从实招来,一段长篇大论的训诫是免不了的,而她呢,是宁死也不愿享受这种地狱般的酷刑。
  她忙将手抽回,“一点小伤算不了什么,而且已经包扎过了。”
  “是吗?”夏天荻拉起她的手检视,“你包的?”伤口包扎完美,一看就知道不是这两个毛躁小鬼能处理得来的。
  “不是,是学校保健室的护土小姐。”
  “嗯。”那应该是没什么大碍才对,他从小看着小蓝长大,早已将她当亲妹妹看待,当然不希望她受到什么伤害。
  “大哥,你看够了没?”
  一接触到弟弟那带有敌意的眼神,夏天荻向来不苟言笑的唇角忍不住微微上扬。他放开她的手,“以后小心点,上去吧!”
  沈家和夏家是相识多年的对门邻居,沈氏夫妇常年待在国外,将女儿托付给夏家照顾,因此沈蔚蓝理所当然地成为夏家的长期食客,为了招待这位娇客,夏母还特地为她准备了一个房间,将她视为一家人。
  搭着电梯上到七楼,夏天葵拍了拍沈蔚蓝的肩,“进去吧!”他指着沈家大门。
  “可是你不是要……”她狐疑地盯着他。
  刚才明明说要跟她一起等爸爸妈妈的,怎么这会儿又……
  夏天葵却像是忘了那件事似的,只是淡淡地叮嘱,“等会穿件长袖的衣服,别穿帮了。”
  她拿出钥匙开了门,又问了一句,“你真的不进来?”
  阿葵一向是非缠她缠到达成目的,这次这么轻易就放弃,实在是非常不寻常。
  他抛给她一个笑容,“晚一点我再过来找你。”他将她推进门内。
  等沈蔚蓝关上门,将一切看在眼里的夏天荻才道:“小葵,怎么你追求的手法还是一点长进都没有?”
  “我只是不想伤害她。”夏天葵的脸上是难得的正经。
  他了解有关蓝蓝的所有事情,包括连她自己也不甚清楚的情绪。
  “我不想让她觉得我在跟她抢爸妈。”
  干爸、干妈难得回来一趟,他想让蓝蓝多享受一点天伦之乐,若是他也在的话……
  “所以每次他们回来,你都借故逃得无影无踪,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夏天荻从上衣口袋掏出烟,淡淡地问道。
  兄弟俩不忙着进屋,就在楼梯口闲聊起来。
  “你不觉得她有权利得到更多的关爱吗?”夏天葵的嘴角微不可见地闪过一丝苦涩。他不要她的脸上再有那种表情,像被遗弃的小狗一般,蓝蓝不适合那种表情,偏偏每每带给她那种表情的人,都是他……
  果然是夏天葵式的体贴,夏天荻眼中带着赞赏,徐徐地吐出一口轻烟。
  想来小蓝也是幸福的,虽然有一对吝于付出亲情的父母,但她从小葵身上得到的眷宠,该能弥补一些她心中的憾恨。
  “好好加油吧!”他轻声鼓励。
  对这个亲弟弟,他一向是父爱大于手足之情,他们差了十四岁,小葵甚至可以说是他一手拉拔大的,在小葵成长的过程中,他这个大哥的支持向来是他强而有力的后盾。
  “看我的吧!”夏天葵对他眨眨眼。
  他从八岁那年就下了决心要定蓝蓝了,努力了八年后,他当然不可能轻易放弃。“那大哥你呢?”
  “我?”
  “爹地、妈咪虽然嘴上不说,可是我知道他们想抱孙子已经想得快发疯了,你不该尽尽当长子的义务吗?”
  大哥已届而立之年,结婚的对象却连个影子都没瞧见,不只爹地、妈咪心急,连他都开始在担心大哥是否就要这样吃斋念佛他终老一生了。
  “我不像你这么幸运。”夏天荻云淡风清地道,吐出的烟雾中却隐然出现了一双含恨带怨的凄绝瞳眸,一双在他睡梦中缠绕了七年的瞳眸。
  “真的吗?”
  不知道为什么,他一直觉得大哥说的不是真心话,依他的直觉,他认为他的心中一定停驻了一个影子,不然凭大哥名律师的身份,再加上那张让女人趋之若鹜的脸蛋,怎可能到现在还是孤家寡人一个?
  “你们两个回来了不进家门,杵在那里干什么?”
  夏母的脸突然出现在铁门后,“小荻,你又抽烟了!”她不悦地眯起眼,直盯着夏天荻来不及毁尸灭迹的证据,“拿来!”
  “是。”夏天荻恭敬地以双手将烟奉上,母亲大人的命令还是少违逆为妙。
  夏母顺手将烟丢进玄关的垃圾桶,拉开门让兄弟俩进屋,“咦,小蓝呢?”她这才发现归巢的倦鸟似乎少了一只。
  夏天葵笑道:“妈咪你的记性真差,今天干爸、干妈要回来,蓝蓝不会过来吃饭了。”他以为母亲只是习惯性地询问。
  “不对啊!刚刚令婕打越洋电话来说,他们今天不回来了。”
  “那蓝蓝……”
  母子三人同时陷入沉默中。
  “我去找她。”夏天葵说着就要去按沈家的门钤。
  夏天荻一把揪住他,摇了摇头,“我不觉得她现在会想见你。”
  “可是……”
  夏母轻叹,“别可是了,你们先进来吧!”
  小葵!
  小葵,来!小葵好可爱啊!
  唉!如果小蓝也是男生就好了。
  是啊!如果小蓝是男生的话……
  “蓝蓝!”
  低柔的呼唤,轻轻打破满室静寂。
  一片阒黑中,夏天葵就着窗外洒落进来的微弱月光,寻到了在观景阳台的椅子上,那一道蜷缩孤单的人影。
  他蹑足来到人影旁,“蓝蓝。”
  “嗯。”将头埋在双膝中的人儿动也不动,模糊地轻应一声。
  “为什么不开灯?”
  一会她才回道:“忘了。”
  夏天葵压下被拧疼的心不再多言,将手边东西放下后,小心翼翼地抱起她,拥入怀中。
  沈蔚蓝也不挣扎,只是静静地偎着他,汲取从他身上传来的关怀与温暖。
  他知道,此刻她最不需要的就是言语上的安慰,他所能做的就是搂着她,让她知道她的身边还有个他。
  两人就这样一言不发地依偎着,直到她在他怀中闷闷地冒出一句,“我饿了。”
  闻言,他忍不住笑开,“早该饿了!”他将脚边的东西拿到桌上,正好瞥到一份摊在桌面的传真。“他们……不回来了。”她轻声道。
  “我知道。”他把传真纸揉成一团丢开,故意用开朗的语调回应,“妈咪叫我带了好多吃的东西过来,你看,有你爱吃的烤鸡腿喔!”
  袋子一打开,扑鼻的香味立即袭来,引得沈蔚蓝饥肠辘辘。
  “而且,我还偷渡了这个。”他从口袋里神秘兮兮地拿出一包东西。
  “巧克力!”她难掩兴奋地大叫。
  巧克力是她的最爱,可是夏母一直不太喜欢他们吃这种高热量的垃圾食物,他们通常得躲起来暗自享用。
  她开心地就要接过,他忙把它拿开,“不行,你得先吃完其他的东西再说。”他把鸡腿递到她嘴边,“来,我喂你。”
  “我可以自己来。”
  “可是我喜欢喂你。”他俯首瞅看她,用诱哄的口吻道:“乖,吃一口。”
  “我真的可以自己来。”嘴上虽这样说,她还是听话地咬了一口。她实在是饿坏了。
  “Good  girl!”他赞赏地拍拍她的头。
  “我又不是小狗,别这样叫我。”她又咬了一口。
  对沈蔚蓝来说,这样的亲密举动并无关乎男女之情,只能说是八年来被夏天葵训练得太彻底了,对他的碰触与搂抱,她早已习以为常。
  当然,她自己并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来,再喝口汤吧!”
  “嗯。”她在他怀中乖乖地啜起汤来。
  “蓝蓝?”
  “干吗?”她嘴中塞满食物,含糊不清地问。
  “明天陪我去看电影吧!”他突兀地冒出这么一句。
  她呛咳,“陪你去看电影?!你女朋友呢?!”看电影不找女朋友反而找她?有没有搞错呀!
  他轻拍她的背帮她顺气,好半晌才吞吞吐吐地道:“呃她明天没空。”
  唉,想来他就怄,他的这个所谓的“女朋友”,可是拜她所赐。
  起因在于他认为时机成熟的某一天,鼓起勇气向她表白时,不过说了句“蓝蓝,我喜欢一个女生”,而下面那句“那个女生就是你”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她就拍着他的肩膀直贺恭喜,外加指天指地发誓不会将机密外泄,压根儿不知道她就是他口中的女主角,甚至还欣喜地雀跃着,以为可以摆脱掉他这个黏人精。
  这样的回应怎不让他万分沮丧,直想一撞死了事。而从此之后,他就多了一个女朋友,相信这号人物存在的就只有蓝蓝一个,在多次辩解无效后,他也就由着她这么自以为是了。
  无妨,反正他有得是耐心,他等着她开窍的那一天。
  “那为什么要找我?”她舔了舔油腻的指头,从他上衣口袋中抢走巧克力,打开包装吃了起来,“你从你那些仰慕者中随便钦点一个不就得了。”
  “蓝蓝,这不是可以随便开玩笑的。”他眉峰聚拢,“你要我对我的女朋友不忠吗?”
  这是他的真心话,他心中的那个位置只留给她一个人而已。
  “这倒是。”她点点头。
  她忘了阿葵对他的女朋友是非常忠心不贰的,至于阿葵会不避嫌地找她,大概是他把她当哥儿们看,他女朋友应该是不会吃醋才对。
  “怎样?好不好?”他摆出摇尾乞怜的姿态。
  “好吧!”想想,浪费那电影票也挺可惜的,反正她明天也没什么事,这样算来是她赚到,她何乐而不为?
  “你答应了?”夏天葵开心得阖不拢嘴。哇!和蓝蓝的约会耶!
  他此刻的心情就好像有几百万只蝴蝶在心中飞舞般,只差没放鞭炮外加舞龙舞狮了。
  “明天礼拜六,虽然活动到傍晚,可是我们中午就先偷溜,吃过午饭后,先去压压马路逛逛街,再去看电影,我会跟妈咪说我们不回来吃晚饭了。”他滔滔不绝地诉说着早就在心中勾勒多时的约会蓝图,愈讲愈乐。
  “随便你。”沈蔚蓝将吃剩的巧克力塞进他张大的嘴中,从他怀中站起身,“我饱了。”
  夏天葵奋力将巧克力吞下,也跟着站起来。
  “我想睡了,你可以回去了。”她打了一个哈欠。
  这丫头看来已恢复正常,他心中的一块大石总算可以放下了。
  “你不回家去睡?”他逗她。
  她瞪他,“这里就是我家啊!笨蛋。”这家伙的脑袋装的是浆糊吗?怎么尽说些笨话。
  “要我陪你睡吗?!”他对她抛了个媚眼,不怕死地捋虎须。
  “免了!”沈蔚蓝摆摆手,已经累得不想理他了。
  他笑着将连路都快走不稳的她抱到床上,为她盖好被子,“你好好睡吧!明早我再来叫你。”
  “嗯。”一声低喃飘忽传出,就此无声无息。
  夏天葵嘴角盈满浅笑,蜻蜓点水般在她额上印下轻吻。
  晚安!
  我的蓝蓝——
  第三章
  基德学团停车场内,一辆白色加长型凯迪拉克在艳阳下闪烁着刺目的光芒,而围绕在它身旁一个个西装革履、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更是突兀地显得诡谲。
  “救命啊!救命啊!”
  隐隐约约,一阵细如蚊蚋的求救声自车中传出。
  “救命啊!谁来救救我啊?救命哟!到底有没有人听到啊?”
  站在车外的黑衣壮男们两两对看一眼,总算是有人按捺不住,轻咳一声后,恭谨地对车内的人道:“小姐,请你别这样,要是有人听到了,我们会有麻烦的。”
  听到这句话,车内的哀鸣低吟陡地转成尖酸刻薄,“就是要人听到啊!不然我喊得这么辛苦干什么!谁教你们把我关在车子里头不让我出去,最好有人听到之后去报警,把你们这些死猪头统统抓去牢里关个一百年、一千年,这样才能消我心头之恨。”
  “小姐,冤枉啊!这根本就不关我们的事,你也知道这是夫人的命令,我们只是奉命行事而已。”“奉命行事?!那是不是我妈咪叫你们去死,你们统统都要去跳楼?”车内人的话真可谓极尽刻薄之能事。
  “那当然。”
  怎料此问句一出,保镖们的反应竟是毫不犹豫地齐声称是,还一个个抬头又挺胸,显然是对自己的忠贞骄傲得很。
  车子里的人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
  猪脑袋就是猪脑袋,她妈咪到底是从哪儿找来这群猪头当她的贴身保镖的?有了这群人护卫在身旁,只怕她没给人掳走撕票,就先被这些白痴给气到吐血身亡了。
  嗯,该想个办法来整治这些猪头,不然她就快要被闷死在车里了。
  车内忽地没了声音,保镖们暗自松了一口气,想必是小姐喊累了,决定放他们一马,不再折磨他们,哪知道又陡然传出一阵痛苦呻吟声,可把他们的三魂七魄给吓走一大半。
  “小姐,小姐,你怎么了?”其中一名保镖轻拍着车窗的玻璃问道。
  “我、我肚子痛,好痛啊!快放我出去……”气若游丝的哀吟声响起。
  “肚子痛?”保镖们面面相觑,对这番话半信半疑,他们实在是太了解也太害怕小姐的诡计多端了,让他们不得不怀疑这是不是她为了脱困,故意施展的计谋。
  “小姐,你别急啊!夫人就快回来了,等她一回来,我们马上送你去看医生。”他们决定先采取缓兵政策,以不变应万变。
  “等到她回来,我早就已经痛死了,哎呀,好痛啊!痛死我啦!”
  车外一伙人又交头接耳起来。
  “怎么办?”
  “这能怎么办,当然是能获多久就撑多久喽!万一这又是小姐要的把戏,事后夫人追究起来,这责任我们根本就承担不起。”
  “可是小姐的叫声听起来不像是作假啊!万一她真的是肚子痛而我们实之不理的话,夫人一定会砍了我们的。”
  “这倒也是,那到底……”
  “哎呀!”
  车内一声震天的哀鸣打断了所有人的议论纷纷。
  “救……救我!我真的好痛喔,好痛啊!”车内的人显然正陷入极大的痛苦中,叫声之哀戚,让人听了实在不忍心。
  责了,管她是真是假,先把她放出来再说,我们这么多人,还怕她跑了不成。“
  说话的那名保镖一咬牙地打开车门,自车内抱出一名约莫十三四岁的娇小少女。
  她红扑扑的俏脸蛋上写满了鬼灵精怪,那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一转,巧妙地将阴谋诡计隐藏在浓密的眼睫毛之下。
  “哎呀!哎呀!”苏可人使劲地呻吟着,小脸也努力地皱成一团,就怕这群笨蛋看不出她“真的”正在承受极大的痛苦。
  “小姐,别怕,你再撑一下,我们马上带你去……嗯,那个——保健室!对,保健室。”慌成一团的保镖们压根儿没看见她眼中闪烁的奇异光芒,着急地想随便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43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