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美人救英雄-第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巧克力!”沈蔚蓝低嚷。她现在最需要的就是这个东西,阿葵真有一套,总是知道她要的是什么。“谢谢。”
  “跟我说什么谢。”他温柔地替她拂开散落在前额的一缕秀发,看她开心地拆开包装纸,小女孩般的娇态是百年难得一见,“小心点,别噎到了。”
  “嗯。”她开心地吃将起来,感觉活力一点一滴地回到身上。
  教室另一头,刚才转移阵地的纪婷对谭晓丽耳语道:“我知道你想印证的事情是什么了。”
  谭晓丽睨她一眼,嘴角带笑,“哦,是吗?说来听听。”
  “你是想看看夏天葵和蔚蓝到底是单纯的青梅竹马还是……”
  “耶?看不出来你还挺聪明的嘛!”她放作惊讶地张大嘴。
  “那当然。”纪婷骄傲地昂起下巴,正好瞥到夏天葵将头凑至沈蔚蓝脸旁,“不过说真的,他们到底是感情好还是感情不好呢?”她不解地问。
  虽然这两人平时看来是大眼瞪小眼的情况居多,但这种看似两情相悦的亲热镜头实在也不算少。
  “这就是问题所在啦!”谭晓丽眨眨眼。
  “怎么说?”纪婷睁大双眼,一脸兴致勃勃。
  “你看,夏天葵的帅气是众所皆知的,他对每个女生都很温柔体贴也没错,可是除了蔚蓝以外,也没看他和哪个女生出双入对过,这不是很奇怪吗?像他这种人啊,花才是正常的,如果不花呢,岂不是违反了上天造物的原则?”
  “嗯、嗯。”纪婷连连点头。
  “还有蔚蓝,每天那堆满一柜子的爱慕信,小女生的我们就不说了,另外有一大半可都是男生写的情书耶,这其中难道就没有她‘甲意’的吗?”
  “嗯、嗯。”
  “蔚蓝是个感情白痴,这个我们就不讨论了,但夏天葵可就不同,既然有当花花公子的本钱,怎么可能从没传过花边新闻?所以啊——”
  “你是在暗示说不定他们私底下是情侣,只是故意在别人面前表现得像仇人一样以掩人耳目?”如果这是真的话,全校不晓得有多少痴情儿女将心碎而死。
  “不、不、不!”谭晓丽推翻她的理论,“看来你的聪明才智还是稍逊我一筹。”她拿看白痴的眼神睇着纪婷。
  纪婷握起拳头在她面前舞动,威胁之意不言而喻,她咬牙切齿地道:“是吗?那可否请教一下阁下的高见为何!”
  好汉不吃眼前亏。谭晓丽忙说:“想也知道,蔚蓝会做这种事吗?她那个人一有什么心事马上就写在脸上,有个动静怎么可能逃得过我们的法眼。”
  “这倒也是。”蔚蓝的个性大而化之,不可能会耍这种小手段。
  “所以我觉得比较有可能的是,夏天葵有女朋友,而他……”
  “利用蔚蓝帮他掩饰。”纪婷也开始考虑起这个可能性。
  “没错,就是这样。”谭晓丽弹了下手指。
  “可是这真有可能吗?”纪婷想了半天,还是觉得不太可能,夏天葵看起来实在是不像会做这种事的人,况且蔚蓝也应该不会傻到任他摆布。
  “所以才要查清楚啊!我也希望事情真像你所想的那样,而不是我想的这样。总之为了蔚蓝着想,我们只好委屈点,当当小人喽!”
  “哼!说穿了,你还不是在想教练的大餐。”纪婷毫不留情地截住谭晓丽自认感人肺腑的长篇大论。
  “哎呀!这种事情你知我知就好了,干什么还要说出来呢?说出来就伤感情了。”她摸摸鼻头,一点忏悔之意都没有。
  “不过话说回来,有个青梅竹马真的不错对吧?”纪婷再看向斜前方正低头交谈的两人。
  “对啊!有个像夏天葵那样帅的青梅竹马更好。”
  两人再对看一眼,哄笑成一团。
  忙着啃巧克力的沈蔚蓝,浑然不知自己和夏天葵已成为旁人讨论的重点。这时夏天葵突然将头凑近。
  “干吗啊?”她奇怪地瞟他一眼。
  “啊……”瞧他像黄口雏鸟般地张口,敢情是想来分点甜头。
  “自己不会买自己的啊,每次就只会跟我抢。”她嘴上这样抱怨着,一双手还是非常习惯地将吃了一半的巧克力递给他。
  没办法,被压榨惯了嘛!
  夏天葵咬了一口,还没来得及咀嚼,从门口传来的惊呼声吓得他巧克力梗在喉头,一口气差点换不过来。
  “你、你在对我的男朋友做什么?”
  跟着惊呼声飞扑过来的是,他不久前出手帮忙的苏可人。
  “男朋友?!”
  抽气声此起彼落地响起,教室里霎时陷入一片沉寂中。
  “怎么了?”苏可人眨着一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看着众人的目瞪口呆。这些人是见鬼了吗?不然怎么眼睛都像是要掉出来似的。
  “你……你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夏天葵咽下巧克力,颤抖着声音道。
  她在说什么啊?他听错了吗?对,一定是他听错了!他觑眼偷瞧着沈蔚蓝,她脸上也是一片愕然。
  “什么?还要再说一遍啊!”苏可人嘟起嘴,但既然是夏天葵的要求,她乐得照做,而且这回不但照做,还加了点戏剧演出。
  就见她一手难掩激动地捂着嘴,一手指着沈蔚蓝的鼻尖,眼中还不忘掺着泪光点点“”你……你在对我的男朋友做什么?“十足的唱作俱佳。
  这一次,所有人都听清楚了,“男朋友”三个字清清楚楚地敲进他们的耳中。
  夏天葵有女朋友!天啊!青天霹雳还不足以形容众仰慕者心中所遭受到的强力震撼。她们长久以来的故作矜持究竟有何意义呢?本以为他喜欢温柔婉约的女生,她们才迟迟不敢对他下手,噢不!是表白,想不到现在竟然被这样的女生捷足先登,真是教她们扼腕哪!
  纪婷为方才的一语成忏感到震惊不已,倒是谭晓丽在惊吓中眯起了眼,忽地冒出一句,“等等!这个女的我好像见过她喔。”
  “什么?你认识她?”纪婷眼中的惊愕加深。
  “别吵,让我想想……”她仔细在脑中搜索记忆,这个小女孩眼熟得很,可是既不是在学校见过,那张脸也不是大众脸,那到底是在哪儿看过她呢?
  “我是你的男朋友吗?”饶是在震惊中,夏天葵还是保持他一贯的笑容,“这件事我怎么没听说过?”其他人他不管,要是蓝蓝误会了,那他以后不是没戏唱了。
  “因为是我自己刚刚才决定的啊!”苏可人撒娇地赖在他身上,一双明眸却是滴溜溜地在沈蔚蓝身上打转。
  好帅气的大姐姐,漂亮和美丽实在不足以形容她所散发出来的独特气质,尤其是那双大眼睛,似乎有一种安定人心的魔力,让人不自觉地产生一种依赖感。
  沈蔚蓝也细细审视着苏可人。
  这是阿葵的女朋友吗!怎么跟她想象的不太一样,阿葵喜欢的应该不是这种类型,她还记得他说过他的女朋友有一百六十五公分,跟她一样高,眼前这娇小的小女孩显然资格不符,那她到底是谁?
  两个人就这样对看着,脑中各有所思,最后是苏可人决定先下手为强,打破沉默。“你是谁?和我的天葵哥哥是什么关系?”
  从刚才她和他的亲密举动看来,这个大姐姐难不成是她的情敌?这怎么行,她可得好好问个清楚。
  “没关系。”想也不想,这三个字就从沈蔚蓝口中迸出,快得几乎要让夏天葵淌下一把男儿泪。“蓝蓝……”夏天葵讷讷地道,伤感于心上人的无情无义,心灰意冷之下,也就忘了对苏可人的话再做抗议。
  “真的吗?”苏可人大乐,压根儿没看到夏天葵一脸槁木死灰,兴奋地大嚷,“你没骗我?”
  “嗯。”沈蔚蓝应了一声,继续啃起她的巧克力,不再发表意见。她想这小女孩应该不是阿葵的女朋友,最有可能的状况是,阿葵那张脸又犯桃花了。
  管他的!反正阿葵会有办法处理,她再多说只是浪费自己的口水罢了。
  虽然这样想,心头还是沉甸甸的,怎么样也轻松不起来,她恨恨地咬了一口巧克力。
  蓝蓝生气了!夏天葵看着她紧抿的红唇和含怒的瞳眸,低头试探性地唤一声,“蓝蓝。”
  “别叫我,自己的事自己解决。”她背转过去不理他。
  “是。”他心中大叹,看向那个制造出这一场混乱的小恶魔,“你、呃……”她叫什么名字去了?
  苏可人看出他的迟疑,她爱娇地对他一笑,“天葵哥哥,你也真是的,怎么连自己女朋友的名字都忘了呢?我叫苏可人啊!”
  “苏可人!”谭晓丽闻言霍地站起,“我知道她是谁了。”
  “谁?她是谁?”不只纪婷,所有人的目光都一起转过来。
  “苏可人哪。”谭晓丽秉持着好东西只跟好朋友分享的信念,压根儿不理身旁那一干闲杂人等,小声地附在纪婷耳边道:“就是那个某某部长的女儿。”
  “我也记起来了。”纪婷击掌,兴奋之余音量不自觉大了一点,“就是不久前闹自杀的那一个嘛!报纸上登了好大一篇,电视新闻也有报道,我还记得。”
  流言就此散开,谭晓丽不由得低头叹息。
  “原来她就是苏可人啊!”
  “怪不得,你看她手上的纱布,一定是割腕自杀。”
  教室内的众人窃窃私语起来。
  苏可人依旧是笑嘻嘻的,显然流言对她不造成任何影响。
  夏天葵则是盯着她手腕上缠绕的纱布,这小女孩自杀过吗?所以她才会转学来基德学园?
  自杀?!沈蔚蓝停下吃巧克力的动作,这小女孩小小的身子哪来这么大的勇气?又是为了什么?“哎哟,好恐怖喔,这种女生怎么可能会是夏天葵的女朋友?”
  “就是啊!”
  “咦?她怎么会在我们学校呢?”
  “你是白痴还是笨蛋,出了那种事当然要转学避风头啊!”
  流言持续地纷扰着,夏天葵浓眉紧皱,觉得该说些什么或做些什么,即使这小女孩自作主张地称是他的女朋友,但她并没有义务要承受这些蜚短流长,毕竟她才不过是个小孩而已。
  可他还来不及动作,沈蔚蓝已早他一步从椅子上站起来,拍着桌子就是一声大喝,“你们有完没完啊?”
  众人登时傻眼,当然也包括夏天葵和苏可人。
  沈蔚蓝拉起衣袖,指着自己的伤臂,“她那样是割腕自杀,那我这样不是早死了十次八次了?”
  他妈的,身体不舒服就算了,这些人还在她耳朵旁边叽叽喳喳,惹得她现在的心情很不好,非常之不好。
  所有人不知是被她难得的狂怒吓呆了,还是意识到自己说得的确太过火了,个个闭起嘴不再讲话。
  “蓝蓝。”不愧是他的蓝蓝,夏天葵感动得想不顾一切在大庭广众下好好地搂搂她、亲亲她,但是,这次又被别人捷足先登一步。
  “大姐姐,我喜欢你!”苏可人眼中闪着崇拜的光芒,决定琵琶别抱,而抱的对象自然是适才行侠仗义的沈蔚蓝。
  帅!真是太帅了!肯为一个素昧平生的人出头,这个大姐姐实在是让她佩服得五体投地啊!
  “放开我!”沈蔚蓝不自在地想挣开苏可人的搂抱,除了阿葵外,她非常不习惯外人对她有身体上的碰触。
  可是苏可人像只八爪章鱼死巴着她,她所有的挣扎皆宣告无效。
  “喂,你快点放开她。”夏天葵将沈蔚蓝拉过来,手忙着把苏可人紧缠的两只手拽开。他不喜欢有人对蓝蓝毛手毛脚的,即使对方是个小女孩。
  “不要!”
  一个堂堂七尺以上的男儿汉,就这样和一个不满一百五十公分的小女孩演起争夺战——为了沈蔚蓝。
  “看来夏天葵遇到对手了。”
  纪婷的评论引起众人一致的赞同,他们已经搞不清这出闹剧的重点到底是什么了,反正有戏可看,他们也就捧场地看下去。
  “我不管你们了。”几番尝试挣脱无效后,沈蔚蓝放弃了,她索性在暴风中心吃起巧克力来,恍若事不关己。
  “你为什么要跟我抢?”苏可人瞪着夏天葵。
  “是你在跟我抢!”他不甘示弱地回瞪。“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啊?”
  “我是来……”苏可人一愣,手上劲道跟着放松,“对啊!我是来干什么的……”
  就这么一松手,沈蔚蓝顺势跌入夏天葵怀中,他把她搂得更紧,生怕苏可人又来跟他舍。
  “阿葵,我喘不过气来了。”
  “啊!对不起。”他放松怀抱一点点,一双利眼警戒地直盯着苏可人,以便随时应付她的轻举妄动。
  “我到底是来干吗的呢?”苏可人对他的举动视若无赌,好半晌后她才霍地大喊,“对了,我是来找你陪我玩的啊!”
  “陪你玩?”
  “对啊!”她双眼一亮,“啊,我知道了,天葵哥哥,你一定是怕我移情别恋,所以才放意跟我抢大姐姐的,对不对?”
  夏天葵听得差点没口吐白沫昏死过去,这小妮子的脑袋里究竟是装了哪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啊?“不!我……”
  “哎呀!你就别装了,没想到你这么喜欢我。”苏可人一把抓住他,“走吧!陪我去逛逛。”
  “我不……我……”他死命地摇头,哀求的眼波射向沈蔚蓝,“蓝蓝,救我!”
  “大姐姐,拜拜。”苏可人在拉人的同时还不忘和沈蔚蓝说再见。
  “蓝蓝……”悲切的哀鸣已远在门外。
  沈蔚蓝拿起桌上刚擦过嘴的卫生纸,随手挥了挥,“一路顺风啊!”
  本以为两人走后就此天下太平,但沈蔚蓝显然错估人类的好奇心了。
  这会儿,纪婷和谭晓丽贼头贼脑地走过来,身后还跟着一群好事者,“蔚蓝?”
  “干吗?”她毫不畏惧地迎视那一双双写满好奇的眼睛,暗自在心里头盘算,反正不管他们问什么,她都一问三不知就对了。
  “你认识苏可人吗?”
  “不认识。”
  “她是夏天葵的女朋友吗?”不愧是新闻社社员,谭晓丽问得单刀直入。
  “不是,阿葵的女朋友没有那么……”沈蔚蓝说得极顺口,猛然抬头发现所有人的眼睛像聚光灯似的打在她身上,下面的话还来不及阻止就这么溜出了口,“矮!”
  “哦……”所有人动作一致地点头,眼中闪烁着了悟还带着一丝暧昧。
  什么什么?她说错什么了吗?
  “意思是苏可人虽然不是夏天葵的女朋友,但夏天葵有女朋友是千真万确的事情喽?”谭晓丽做了个总结。
  “我没这么说。”沈蔚蓝马上辩解。她答应阿葵不说的,怎么可以泄他的底。
  “你有。”众人齐声指着她的鼻子道。
  “我没有。”
  谭晓丽挥挥手示意众人稍安勿躁,她低下头与沈蔚蓝平视,“夏天葵的女朋友没苏可人那么矮?”
  “对!啊,不对!”她终于知道问题出在哪了。
  “哼哼!”谭晓丽骄傲地从鼻子哼出声,要摆平蔚蓝还不简单,她根本藏不住话,随随便便一套就套出来了。
  没办法,惟今之计看来只有逃走一途了。
  沈蔚蓝眼神一闪,假意地伸伸懒腰,吞下最后一块巧克力,起身顺手把包装纸扔进垃圾桶,手指着窗外一喊,“看那边!”待众人分神之际,趁隙闪过层层包围拔腿就跑。
  “蔚蓝!”
  “我什么都没说喔!”这句话传来时她的人早已不见踪影了。
  大伙只能望着空空的走廊兴叹。
  哎!什么事情只要一跟阿葵址上关系就绝对没什么好下场。
  沈蔚蓝甩甩头,甩掉心中突然生起的烦躁感。
  身子还是有点虚弱无力,但是管他的,说不定去练练剑、流流汗就会好了。
  心下打定主意,她往剑道馆走去。
  第五章
  “哈哈哈!”
  操场边,一个小小的身影随着秋千荡得好高好高,清脆悦耳的笑声也流窜在风中。
  “小蓝、小蓝!”有个小女孩摇晃着她肥短的身躯,急急忙忙地跑过来。
  她气喘如牛地跑到架秋千旁停下来,抬头看向那个还在空中晃荡的小女孩。
  “小——蓝!”胖女孩用尽全身力气大喊。
  “干什么?”秋千上的小女孩也回她一声大叫,显然没有要下来的意思。
  “陈志伟他们又在欺负人了。”
  “什么?”摇晃秋千的力道陡地减轻,秋千还在摆动,她却已等不及,蹦地就这样跳下来,轻松着地。
  她自己觉得没什么,旁人可是看得心惊胆战,胖女孩已吓得两腿发软,在地上瘫成一摊泥了。
  “小琪,你干吗啊?”小蔚蓝无奈地拉起友伴,“你刚说什么?陈志伟他们又在欺负我们女生了吗?”身为女生的首领,发生这种事她不会坐视不管。
  “不、不是,是转学生。”小琪的一口气还没顺过来呢,
  “转学生?”一听,她疑惑地搔搔自个儿的短发。“我们班有转学生,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你偷溜出来荡秋千啊!上一堂课老师才把他介绍给大家呢!”小琪突然神秘兮兮地靠近她,“告诉你喔,他长得很漂亮!”
  “长得很漂亮?”小蔚蓝跳脚,“你还说她不是女生。”
  不行,人家才刚转学过来就被欺负,那她这老大的脸要往哪里摆?
  “他们在哪儿?我们快去!”不等小琪回答,她已往前冲要找人去。
  “他真的不是女生啊!他是……”小琪犹站在原地自言自语地纳闷着,等她回神过来,小蔚蓝的身影已在遥远的另一端了。“小蓝,等等我,不是那里啊!你跑错地方了。”她连忙追上去,好不容易才追上脚步放慢的她,喘吁吁地告诉她陈志伟他们在男生厕所前,话还没说完,她又像支火箭炮似的跑走了。
  这时在男生厕所里的一群小男生围成圆形,一双双不怀好意的眼睛皆盯看着中央那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小孩。
  “不准进去!”说话的是一个看起来肥滋滋的壮小孩,瞧他说话的神情,显然是把自己当成什么头目级的人物了。
  “为什么?”小天葵抖着声音道,好像快要哭出来了。
  “这里只有男生才能进去,你是女生,你不能进去。”陈志伟拔起腰,努力要表现出老大的派头。“你是女生!”其他小喽 也学着他的动作,异口同声地叫着。
  “我是男生。”小天葵哽咽道,他再也忍不住心中的害怕,眼角已淌出泪来。
  “才怪,如果你是男生的话,那你有小鸡鸡吗?我爸爸说只有男生才会有小鸡鸡。”
  “对啊、对啊!”小喽 们非常配合地齐声鼓噪。
  “我我有。”他轻声啜泣,声音低得让人几乎听不清楚。
  “你有?!那给我们看哪!有的话我们就让你进去,对不对啊?”陈志伟一脸贼笑,用眼神向其他人示意。
  “对啊、对啊!”应声虫似的回话刚落,一群小男生就要扑过去。
  “走开!”小天葵见状大骇,尖叫着大哭出声,“走开啦,呜……”
  “你们在做什么?”随着一声大喝,沈蔚蓝天神似的降临在众男生面前。
  顿时一群小男生吓得不敢动,连原本在哭泣的小天葵也张大嘴,忘了继续掉眼泪。
  小蔚蓝不理他们,径自转过身来。哇!好漂亮的小女孩,好可爱唷!
  她眨了眨眼,还伸出手去摸了他一把,以证实自己所见非虚。
  她看了这个“小女孩”后,才明了何谓真正的漂亮,瞧她的睫毛好长好密,脸颊又红通通的,真的好像故事书上所说的白雪公主喔!
  难怪这些臭男生会想欺负她,小蔚蓝义愤填膺地想。
  “你别哭,我会保护你。”她拍胸脯保证,替他抹去脸上的眼泪。公主总是要有王子保护的,虽然自己不是真王子,但也一定会誓死保护她。
  原本泪眼汪汪的小天葵,脸上的惊恐被呆愣所取代,他透过被泪水模糊的双眼,痴看面前这个救命恩人。
  “沈蔚蓝,又是你!”陈志伟最早从失魂状态中清醒过来。
  小蔚蓝霍地转身,一双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好像要喷出火似的,“对,就是我,你想怎样?”
  陈志伟和一干喽 吞了口口水,试图抬头挺胸与她平视,可惜小女生的发育在这个阶段比小男生好,她又比一般女生来得高,他努力了半天,还是只能看到她的下巴。“是你、你想怎样?”他尽量不让声音颤抖,但看来成效不大。
  “我想怎么样?我想扁得你妈认不得你!”她挥舞着拳头道。
  “你、你……你敢!”连续试了三次才终于说完一句话,陈志伟再努力挤出他的威胁,“我、我去告老师喔!”
  “告老师?哼!”她从鼻腔里哼出她的不屑,从她和这个小混蛋同班以来,这样的台词她已经听过不下千百次了,真是一点创意都没有。
  “去告啊!看老师会听我的还是你的。”她将拳头握得更紧,“就只会欺负弱小,真不晓得你妈生你是干吗的,我以前不是警告过你,女生都是我置的,你要是敢再欺负她们,我就会打得你满头包,看来你是真的很想被我扁是不是?”
  “什么女生?他才不是……”
  “你还说,再说啊!”小蔚蓝把指关节弄得嘎嘎作响。
  “怎……怎么办啊?沈蔚蓝打人很痛的呐!”
  “对啊!听说她会武功喔!”
  喽 们开始窃窃私语,颇有临阵脱逃的意味在。
  陈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48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