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美人救英雄-第5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怎……怎么办啊?沈蔚蓝打人很痛的呐!”
  “对啊!听说她会武功喔!”
  喽 们开始窃窃私语,颇有临阵脱逃的意味在。
  陈志伟其实也是害怕得要命,只是碍于他是老大,要有老大的样子,怎么能随随便便就被一个臭女生吓倒。所以他鼓起勇气,安抚众兄弟道:“别怕,有我在,这男人婆没什么好怕的。”
  “你敢说我是男人婆?”小蔚蓝真的动怒了。
  她一张俏脸涨得通红,摩拳擦掌地一步步向他们逼近。
  “逃啊!”哄然一声,所有小男生登时做鸟兽散。
  等到逃得够远,陈志伟才回过头来对她做鬼脸,指着她嘲笑,“母老虎,丑八怪,恰北北,没人爱。”说完,他一溜烟地逃走。
  “你才没人爱啦!”小蔚蓝气得大嚷,这胖子真的不想活了,下次要是再被她抓到,一定要他好看!按捺下揍人的欲望,她绽开笑靥,对着一直不吭声的小天葵道:“没事了,我已经把那些臭男生给赶跑了。”
  小天葵一双漆黑乌眸中已找不到恐惧,满眼尽是对她的崇拜与信赖,还对她甜甜的一笑以示感激。
  真的好可爱喔!那一笑让她像在瞬间被夺走了呼吸般。
  唉!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孩呢?自己一定要好好保护她,让她的脸上永远都有这种公主般的笑容。
  “我叫沈蔚蓝,就是天空很蔚蓝的那个蔚蓝,是二年二班女生的老大,你呢?叫什么名字?”
  “我叫夏天葵,葵是向日葵的葵。”
  夏天葵,夏天的向日葵!公主果然连名字都那么好听,她笑起来真的就像向日葵一样,让人看得心头暖洋洋的。
  “小蓝。”小琪拖着两只小短腿,这时候才赶到。
  “小琪,你很慢呐!陈志伟他们早就被我打跑了。”小蔚蓝拧起两道秀眉。
  “是你跑得太快了。”她喘着气道。
  小蔚蓝由着她去喘,自己再低下头对夏天葵叮嘱,“阿葵。”不管人家答不答应,就擅自替人家取了昵称,“以后那些人要是再欺负你,你就来跟我说,我一定会救你,因为我是我们班女生的守护神。”她双臂环胸,非常地不可一世。
  “我是男生。”小天葵讷讷地说了一句。
  “什么?”小蔚蓝竖起耳朵。
  “他说他是男生!”小琪实在看不下去了,跨起脚在她耳边大喊。
  “什么?她……”小蔚蓝指着她眼中的小公主,在呆愣三秒后开始摇头,一直摇头,“不会吧?”
  她的小公主回给她一个肯定的微笑。
  到了当天晚上她才知道,这个漂亮的小男生不单是她的同班同学,还是她家新搬来的对门邻居,为此,在那段日子里,她一直对自己辨别男女的能力感到怀疑。而这只是夏天葵带给她的第一个灾难——
  她就这样被缠了八年。
  在这八年中,沈蔚蓝已经数不清有多少次要扮演护“草”使者的角色,“英雄救美”这出戏妈每隔两三天就得上演一次,从小学二年级一直演到国中,跟她演对手戏的也从同班的臭男生转变成对街的小混混,受伤挂彩是家常便饭,挨打挨骂也是常有的事,而这全为了夏天葵那张脸,那张专门生来招蜂引蝶的脸。
  她其实也可以放着他去自生自灭,但她就是看不得那张公主般的脸蛋上有一丁点损伤,这样的习性就已经够悲惨的了,偏老天爷还锦上添花地让他们从小学同班到现在,这不是摆明了她可能到老都甩不掉这个黏人精吗?
  这个事实,早在她国一的时候,她就已然觉悟了。
  只是不知在什么时候,那个只会牵着她的衣角,跟在她身后哭哭啼啼的小可怜,已经长得比她高、比她壮了,而那张脸虽然还是如同小时那般无可挑剔,却日渐少了点中性的柔媚,多了些男性的刚毅,以前那个胆小懦弱的阿葵,在不知不觉中成了现在这个万人迷的阿葵,再也不需要她的保护了,甚至他还有了女朋友……
  她该庆幸上天垂怜,让她这么早就脱离苦海,但为什么她心中涌起的竟然是失落和……寂寞呢?
  不、不对!她才不会寂寞呢,沈蔚蓝挥着竹剑,死命的要把心中那股愁绪和着汗水一起排出。她是沈蔚蓝,坚强独立的沈蔚蓝,她才不会感到寂寞呢!
  阿葵要跟谁在一起是他的事,她管不着也不想管。
  “啊!可恶!”对空猛地劈出一棍,她虚脱地扛着竹剑喘气,无力去想这声咒骂骂的究竟是夏天葵还是自己。
  腹中又生起一阵不舒服感,她努力调匀呼吸,想将那股疼痛压制住,心情不由得愈来愈烦躁。从有思想开始,她就非常痛恨自己身为女儿身,虽是已极力将身上属于女生的特质剔除,但每个月都会来向她报到的生理反应却总是一再提醒她,这个她无可否认也无力改变的事实。
  为什么?为什么她要是个女生?若她和阿葵一样是个男生的话,或许他们就不会……
  “沈、沈蔚蓝。”
  迟疑的叫唤钻进她耳中,抬起头看见来人。“教练。”她躬身行礼。
  “在练习吗?”话一出口,魏汉霖直想咬掉自己的舌头,这问的不是废话吗?在剑道馆拿着竹剑,除了练习还能干什么?
  “是。”
  “嗯,那个……要我……我陪你吗?”
  他实在是搞不懂,自己对别的女生讲话正常得很,惟独碰到沈蔚蓝,他的舌头就会不听使唤,结结巴巴的说不出一句完整的句子。
  “啊?”她挑起一边眉。
  “不!我是说……”意识到自己的用语过于暧昧,他忙解释,“我是说,我来当你的对手,顺便可以指导纠正你的动作。”
  “是!”也好,有个人陪着练习,那她应该就不会想东想西的了。
  她漠视腹中的疼痛,操起手中的竹剑……
  “天葵哥哥,这是什么啊?”
  踩着轻快的步伐,苏可人蹦跳着一路前进,发出她第N个疑问。
  跟在她身后的夏天葵显然没听到她的问话,兀自低头沉思着。
  再被这小妮子缠下去还得了,刚才这样一路走过来,他都快要被路人眼中的疑惑与惊吓给淹没而死了,要不了片刻,流言铁定会闹得满城风雨。
  蓝蓝已经在生气了,要是再听到那些风言风语,难保她不会气到暴毙,忠实是他身上她惟一看得入眼的美德,若是让她抓到背叛“女朋友”的小辫子,别说下午的约会无望,说不定他还会被打入冷宫,从此深闺无人问。
  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他怎么可以让自己陷入如此不堪的绝境呢?嗯,他得好想想……
  “天葵哥哥!”苏可人等了半天听不到回音,她踅回来才发现他的魂早已不知神游到何方了。她嘻嘻贼笑,蓦地大喊一声。
  “什么?”夏天葵的魂魄咻地归位,这次他可是结结实实地被吓了一跳。
  “你在想什么?”她一脸甜笑,很开心终于吓到他。
  他抹抹脸,掩饰地道:“没有,对了,你刚问我什么?”他技巧性地转移她的注意力。
  “我在问你,这些木箱子是干什么用的?”
  “木箱子?”他这才发现在不知不觉中,他们已走到剑道馆这里来,而苏可人问的就是,那一个个沿着剑道馆外墙堆放的箱子。
  “这间大屋子长得奇怪就算了,外面还放了这么多箱子,学校是吃饱了没事干是不是?这样又不会比较漂亮。”日式建筑物在苏可人眼中看来是怪异至极,而她以为那些箱子是装饰用的。
  “这是剑道馆。”夏天葵微笑着解答她的疑问。
  “剑道馆?”她偏着头,“啊!就是漫画里一堆人穿着怪怪的衣服,然后拿着木头做的长棍在那里挥来挥去的剑道是不是?”
  “嗯。”他点点头。“至于这些箱子呢,不是学校放的,而是学生们放的。”
  “学生们放的?!放这干吗啊?”真是没事找事做。她不以为然地扁扁嘴,“而且还放了这么多个。”这放眼望去,还真的是“绵绵无绝期”呢!
  夏天葵唇边的笑容圹大,“你站上去看看。”
  “站上去?”苏可人依言照做,站上木箱子,“哇!看得到里面耶!”她一站上去,刚好构得到窗户,透过木格窗的缝隙,剑道馆里面是一览无遗。
  “所以喽,这些箱子是偷窥用的。”
  “偷窥?!这里头有什么东西好看的?”她看半天看不出个所以然来,就一堆榻榻米嘛!咦?那里好像有人?
  他失笑,“不是看东西,是看人……”剑道社练习时禁止外人参观,这些箱子自是拥蓝亲卫队的杰作,别看现在是有点冷清,平时剑道社练习时,剑道馆外挤满的围观者还真的可以用人山人海、满坑满谷来形容哩!
  “他们是要看蓝……”
  “啊!是大姐姐。”苏可人看清楚里头那两道晃动的人影,其中一个人赫然就是适才帮她解围的大姐姐。
  “大姐姐?”夏天葵凑过头来,她说的该不会是……不会吧?蓝蓝应该在教室等他的。
  “就是刚刚救我一命的大姐姐啊!”她睨他一眼。
  “蓝蓝!”他也看到了,而且看得更清楚,他看到沈蔚蓝惨白的一张脸,“这笨蛋!她以为她是女超人吗?”
  那样的身体状况,她竟然还跑来练剑?
  苏可人被耳边的怒吼轰得一阵耳鸣,她看着脸色大变的夏天葵飞也似的跑进道馆里,“发生什么事了吗?”
  剑道馆内突地倒下的人影适时解决她的疑惑,她赶忙跟着跑进去。
  “沈蔚蓝?”魏汉霖看着手中的竹剑。
  他什么都没做啊!这一棍都还没击下为什么她就这样倒下去?突如其来的变故吓得他不知该做何反应,等回过神来时,夏天葵已冲了进来。
  “蓝蓝!”夏天葵抱起她,心疼地望着她苍白的容颜与毫无血色的嘴唇。
  “阿葵。”微抬起几乎看不清的双眼,一见是他,沈蔚蓝紧绷的心情稍稍放松。
  “我在这,我马上带你去找茱萸姐。”
  “嗯。”她双手环住他的颈项,将头靠放在他的肩上。
  好痛!这股疼痛来得那么突然,难道是她太逞强了吗?
  夏天葵怒瞪魏汉霖一眼,抱紧沈蔚蓝即冲出剑道馆。
  “喂!”
  魏汉霖在他后头大喊,也想追出去,冷不防一个小小的身影挡住他。
  苏可人张开双臂,毫不畏惧地仰视面前这个大巨人,她踮起脚尖指着他的鼻子,“大块头,我警告你,要是大姐姐有个什么万一,我会叫你吃不完兜着走!”
  开什么玩笑啊?大姐姐可是她苏可人的救命恩人呐!她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大姐姐被欺负而置之不理。不过这大块头长得还真高,害她头仰得好酸,脚也路得好累。真是的,长那么高干吗,上面的空气会比较新鲜吗?
  魏汉霖低下头看着眼前还不到他肩膀的小人儿。
  她威胁他?这个身高不满一百五十公分的小丫头竟然威胁他!
  “想叫我吃不完兜着走,等看过沈蔚蓝的状况如何再说吧!”
  他拎起她的领子,就这样把她提了出去。
  “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可恶!她要把这个大块头杀了,等她……等她脚能着地的时候。
  “茱萸姐!”
  当保健室的大门被一脚踹开,紧跟着冲进来两男两女时,谷茱萸还以为保健室遇劫了。
  夏天葵把沈蔚蓝放到病床上,看了眼还呆站在原地的她,他心急地大叫,“茱萸姐,你还站在那里干吗?赶快过来看看蓝蓝怎么了!”
  “好。”谷茱萸应答一声走过去,一双眼睛却是在夏天葵身后的那一对男女身上打转。这是打哪儿来的搞笑二人组啊?其中一个她认得,就是新来的剑道教练,叫魏什么霖的,据小道消息透露,这家伙似乎对蓝蓝有不良企图,至于他手上拎着的小女生,她可就没见过了。
  “我叫你放我下来!”苏可人在半空中拼命地踢腿挣扎,两只手也没闲着,小拳头两点般地落在魏汉霖胸膛上,可惜对方无动于衷,连眉毛也没抬一下。
  倒是谷茱萸在一旁看得都快笑出来了。
  “蓝蓝到底怎么了?”谷茱萸的轻松自在与夏天葵打得死紧的眉头形成强烈的对比。
  蓝蓝从刚才就陷入昏迷状态中,无论他怎么叫都没有回应,这是以前从来都没有过的情形,教他怎么能不担心。
  “别慌。”仔细地检视过沈蔚蓝之后,谷茱萸拍拍他的肩膀安抚他,“只是老毛病加上一点中暑,休息一下就好了。”
  “真的吗?”他握紧从刚才就一直没放开的小手,还是有一点不放心。
  “什么老毛病?”魏汉霖忽地冒出一句,心下松了一口气。原来是沈蔚蓝的老毛病啊,跟他没关系具的是太好了。
  “大块头,你现在心里是不是在庆幸好险跟你没关系?”苏可人盯着那张倏地涨红的方脸,“你这人真不要脸,我告诉你,你别想推卸责任,大姐姐一定是看到你这张丑脸才会昏倒的。”
  听她这么说,魏汉霖怀疑地摸摸自己的脸,“是吗?”从小到大还没有人说他丑过,他知道自己虽然称不上俊秀,但跟丑应该还扯不上边。
  “本来就是,跟我的天葵哥哥一比,你丑到连替他提鞋都不配。”她一点都不留口德,谁教他要这样持着她,严重地刺伤了她小小可爱的自尊心。
  “你是不想下来了吗?”这小女孩小小年纪,怎么说起话来如此毒辣?
  他看着苏可人在他的威胁下停止挣扎,以为她屈服了。
  “哼!”怎知她冷哼一声,索性就在空中怡然自得地晃荡起来,“你要么就一直把我这样持着,你要是敢放我下来,我一定会开台起重机来,把你吊个三天三夜,让你尝尝当空中飞人的滋味!怎么样啊?大叔。”
  “大叔?”魏汉霖怪声怪调地低嚷,“我才二十三岁。”
  “我十岁,果然是大叔。”苏可人环起双臂,理所当然地点点头。
  “你……”
  病床边传来两声嗤笑,发声者是夏天葵和谷茱萸,夏天葵还只敢捂着脸低头闷笑,而谷茱萸则是早已笑到无力,趴在病床上猛喘气。
  果然是搞笑二人组!这两个人堪称是继天葵和蓝蓝之后,对话好笑程度可列入世界金氏纪录的最佳拍档。
  “沈蔚蓝到底是生了什么病?”魏汉霖决定不再理睬苏可人,再跟她胡诌下去,没心脏病也会被她气得心脏病发作,想来还是关心意中人比较要紧。
  “呃,这个嘛……”谷茱萸和夏天葵互看一眼,她忽然收起笑脸,一本正经地对他道:“魏教练,保健室的矿泉水没了,我还得喂蓝蓝吃药,可不可以请你帮我跑一趟?”
  “可以啊!我很乐意。”魏汉霖没注意到谷茱萸的答非所问,他放下苏可人,随即消失在保健室门外。
  “大蠢猪!”苏可人落地后,赶紧甩手摇腿的,舒活一下筋骨。
  谷茱萸走向药柜,眼角余光瞄到苏可人蹑手蹑脚地走过来。“有事吗?”她先下手为强。
  苏可人轻拍着扑通狂跳的心口,这位阿姨实在很不简单,居然能吓倒整人无数的她,“这位漂亮阿姨……”
  她嘴角轻扬,“漂亮是不敢当,可是请别叫我阿姨好吗?虽然我比你那位大叔大了五岁,我还是比较喜欢别人叫我姐姐,我叫茱萸,你可以和天葵一样叫我茱萸姐。”
  “好,茱萸姐姐。”苏可人神秘兮兮地靠近她,低声问道:“你和天葵哥哥还有大姐姐很熟对不对?”
  “这好。”谷茱萸扬起秀眉,“你想问什么吗?”
  苏可人瞠大双眸,厉害!真的是太厉害了,茱萸姐姐是有什么特异功能吗?不然怎么知道她在想什么?
  “别太佩服我,我可没什么特异功能。”谷茱萸屈起食指,敲了她额头一记。
  又被猜中了!苏可人心中惊疑不定。茱萸姐姐好高的段数啊!
  想不到这间学校真的是卧虎藏龙,天葵哥哥和大姐姐姑且不论,竟然连小小的一个保健室护土都有这样高深的修为。
  耶!她又找到了一个可以崇拜模仿的对象。
  “茱萸姐姐。”她一脸谄媚相,连声音也嗲了不少。
  谷茱萸忍不住鸡皮疙瘩窜满身,不过表面上还是含笑以不变应万变。
  “天葵哥哥和大姐姐究竟是什么关系,他们真的不是男女朋友吗?”那两个人怎么看怎么像是一对,天葵哥哥对大姐姐强烈的占有欲,大姐姐对天葵哥哥显而易见的信赖,说他们没关系,她着实怀疑大姐姐是不是在诓她。
  像现在,天葵哥哥的眼中只有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大姐姐,对她可连看都不看一眼。
  “为什么会这么问?”
  “因为我很喜欢天葵哥哥啊!我要他当我的男朋友,可是……”苏可人回答得直接。
  哟!这可有趣了。“你问过他们两个吗?”
  “嗯。”她点点头。
  “那他们怎么说?”谷茱萸停下拿药的动作。
  “天葵哥哥没说什么,可是大姐姐说他们两个没有关系,所以我才……”
  谷茱萸的嘴角忍不住微微抽动。哈,果然跟她料想的分毫不差,这两个人还真是一点长进也没有,唉!她是不是该帮他们一把呢?
  “茱萸姐姐,你别只顾着笑啊!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苏可人嘟起嘴。
  她故意低下头假装认真地思考了半天,最后才面有难色地道:“我很想回答你,可是我不能说。”
  “为什么?”苏可人不依地大嚷。
  “嘘!小声点。”谷茱萸示意苏可人噤声,然后用细如蚊纳的声音附在她耳边说:“因为这是秘密。”
  秘密?那就是真的喽!
  劈啪!恍如青天霹雳,苏可人呆立原地。
  谷茱萸忙转过身,不敢让苏可人发现她唇边的窃笑。
  怎么会这样啦?
  苏可人难过地想大哭,她有种被欺骗的感觉。
  她看向杵在沈蔚蓝身边半步也不肯离开的夏天葵,对他眸中的含情脉脉是愈看愈不顺眼、愈看愈生气。
  “天葵哥哥!”她跑过去,不由分说地拉起他就往门外冲。
  “喂!你干什么啊?赶快放开我!”
  魏汉霖抱着两大瓶矿泉水回来,看到夏天葵被苏可人拖着离开,他心中暗自窃喜,闲杂人等都走光了,他就可以和沈蔚蓝独处,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一定要好好把握。
  “护士小姐,我把水带回来了。”他心情愉悦地敲敲保健室的门。
  “谢谢。”谷茱萸探出头来,接过两瓶矿泉水,再把门“砰”地关上,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被拒于门外的魏汉霖好半晌才意会到自己吃了闭门羹。
  第六章
  “爸爸他……还是不答应吗?”
  说话的是一个女人,细致柔美的脸蛋上带了一丝局促不安。
  “嗯。”回应她的男人挂上电话,倦极地抹抹脸跌坐在床上,显示刚才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抗争。十年了!这个不被认同的婚姻持续了将近十年,他就是不懂,为了一个“门不当户不对”的理由,一手扶养他长大的爸爸竟可以狠心地否决他所深爱的女人,爸爸怎么能这么残忍?
  “唉——”长长的叹息之后,两人相对无语,窒人的沉默充塞整个空间。
  “对不起!”一声哽咽打破满室寂静,聂令婕捂住脸,泪水一颗颗从指缝间滚落,“对不起、对不起……”
  “小婕!”沈培生叹息着将她轻拥入怀,“这不是你的错。”
  “不、是我!”她在他怀中啜泣,“要不是我不小心,我们的孩子也不会……是我杀了他。”
  “够了!我们不是说好不再提了吗?”他温言低哄,紧皱的眉却不小心泄露出他心中的痛。
  “可是我们盼了那么久,好不容易盼到这个孩子,我却把他……”不止歇的泪水愈流愈凶,这次意外,她不单失去了个孩子,甚至以后再也没有办法生育,老天爷为什么要这样捉弄她,她好怨,真的好怨。
  他们将所有的希望全寄托在这个未出世的男孩身上,若他能平安出生的话,她便能得到公公的认同,解决他和丈夫长久以来的苦恼,而她的梦想却在跌下楼梯的那一刹那完全粉碎了,碎得那么彻底,那么无可挽回。
  “别想那么多了,我们不是还有小蓝吗?”
  “是,我们是还有小蓝,但是爸爸他……”
  “唉!如果小蓝是个男生就好了,要是她是男生的话……”轻拥着妻子,沈培生又是一声长叹。他能了解爸爸长久以来希冀他传宗接代的心愿,沈家血脉的承续与否就看这第二个孩子了,而爸爸却只痛心于骤失孙子,却不明了他们做父母的所承受的是更为深沉的哀恸,执意地将所有过错怪罪于他的妻,他无辜可怜的妻啊!
  跌入悲伤中的两人都没发现,微启的房门外有一道小小的身影,在听完两人对话后,无声无息地离开。
  妈妈,别哭!别哭啊!
  对不起,都是小蓝不好!
  如果小篮是男生的话,妈妈就不会哭了。
  妈妈,对不起……
  “蓝蓝!”小天葵兴高采烈地跑过来,来到小蔚蓝的身边后才发觉情况不对。“蓝蓝……你在哭吗?!”他迟疑地问出口。
  缩成一团的小蔚蓝不理他,径自将头埋在双膝中,不停抽动的肩膀却告诉他答案了。
  “蓝蓝,”他蹲下去抱住她,声音逐渐转成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48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