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美人救英雄-第7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苏可人无言地垂首,瘦小的肩膀开始有规律的抽动,“哇!我不管啦!我决定了,不管你们到哪里,我都要跟你们去,你们要是不让我跟,我就、我就哭给你们看!”威胁刚说完,水气马上在她眼底积聚,看情形要是沈蔚蓝或是夏天葵说个“不”字,水库的储水就会倾闸而出。
  “这……”他们面面相觑,终究是忍不下心将她弃之不顾,赶紧思量起对策,也就没发现她眼中的黠光点点。
  夏天葵脸色稍缓,搬出他诱哄拐骗的拿手绝活,俯身好言好语地对苏可人道:“乖,别哭喔!我们不是不让你跟,而是你没听过吗?破坏人家姻缘的人在英国可是会被马踢的喔!你想被马踢吗?”这是什么令人喷饭的笑话!沈蔚蓝翻起白眼,苏可人会信这一套才有鬼哩!
  果然,苏可人边吸鼻子边抽气说:“这里又不是英国。”
  对喔!他搔搔头,“可是在台湾更恐,当电灯泡的下场就是下十八层地狱,然后被阎罗王吊起来打屁屁喔!”嗯,这样的吓阻够有力吧?
  “呜……我不管啦!”斗大的泪珠还是一颗颗地滴落地面。
  唉!这怎么办才好!他最见不得女孩子哭了,可是他和蓝蓝的约会……
  “让她跟吧!”
  “啥?”两人的目光登时聚焦在沈蔚蓝脸上。
  “我说让她跟吧!”她抚着太阳穴,将话再重复一遍。
  这两个人是中邪了还是怎么的?眼光呆滞成这副德行。
  “可是蓝蓝……”完了!他忘了算上蓝蓝的软心肠了,看不得女孩子掉眼泪的可不只他一个啊!“耶!蔚蓝姐姐最好了。”苏可人的眼泪像开关自如的水龙头,说关就关,她吸了吸鼻子扑上去,给沈蔚蓝一个大拥抱。
  哈!茱萸姐姐说得没错,只要一使出哭功,这两个人就没辙了,不过她精湛的演技也功不可没,才能把天葵哥哥和蔚蓝姐姐唬得一愣一愣的,再次印证她果然是个不可多得的奇才啊!
  苏可人心中得意万分,趁两人不注意时偷偷扮了个鬼脸。“我们走吧!”她甜笑着,拉着沈蔚蓝就往前走,完全不管夏天葵在她们身后跳脚。
  “蓝蓝——”唉!也罢!谁教他每次也利用蓝蓝同情弱者的弱点对她强取豪夺,这次就当作是因果报应,他认栽了!
  夏天葵赶忙追上去。
  “喂!你离蓝蓝远一点!”美好的两人约会被破坏也就算了,连蓝蓝她也要霸占,那可就太过分了!
  他开始强制执行驱离的工作,将苏可人拉离沈蔚蓝身边。
  “那边不行,那我到这一边好了。”苏可人带着甜美的笑容,从容换到沈蔚蓝的另一边。
  “那一边也不行。”他也跟着挨到另一边。
  “这边不行,那边也不行。”苏可人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天葵哥哥,所有的男人都像你这样小家子气吗?”
  “我……”他百口莫辩。
  “嘻!”沈蔚蓝忽然噗哧一笑,想不到阿葵也有说不出话的时候,看来纪婷说得没错,阿葵这回是真的遇到对手了。
  两个牛皮糖的世纪大对决,苏可人显然稍胜一筹。
  “哇!蔚蓝姐姐笑了耶!”苏可人目不转睛地盯着沈蔚蓝唇边的小梨涡,不自觉看得呆了。这实在不能怪她大惊小怪,打她和沈蔚蓝照面以来,沈蔚蓝都好巧不巧地处于情绪低潮期中,这是她第一次看见她的笑容,“你笑起来真好看。”
  夏天葵脸部线条放柔,为了这朵笑容,他愿意做些让步,“好吧!你可以拉我的手,但是就是不能碰蓝蓝。”
  “早说嘛!我就知道你喜欢我对不对?”苏可人将小手放进他的厚掌中。
  “哈、哈、哈!”沈蔚蓝笑得更大声了,这小女孩真有趣!
  “是,大小姐,我们可以走了吧?”夏天葵仰天长叹,希望他们作的不是错误的决定。他看了一眼犹带笑意的沈蔚蓝,柔声道:“走吧!”无妨,只要蓝蓝开心就好。
  “耶!起驾!”苏可人带头往前冲去。
  他们都没发现,在七楼的窗口,有两双担忧的眼睛正目送着他们——
  “老公啊!这样做真的好吗?”
  “这是我们惟一的选择。”
  “可是培生和令婕会这样做或许有他们的苦衷……”
  夏父摇摇头,“他们不能只顾着自己逃避,而老是将小蓝置之不理,这对她来说并不公平。”
  “话虽这么说,但我看小蓝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啊!她还是一样很坚强,个性也很开朗,会不会是我们太杞人忧天了?”
  “就是这样才让人担心不是吗?”他拧起眉头,“她就是太独立、太坚强了,才让我们忽视她心中究竟在想什么,这一点,小葵就比我们强太多了。”
  “是这样的吗?”
  “你就相信小荻吧!他想的计谋不会有错的。”
  夏母一脸不舍,“我……”
  “外人总是比不上自己的亲生父母,这么好的一个女孩子,我们硬霸占着不是太自私了吗?”
  夏母无言了。
  是啊!总是该把她还给人家的——
  两人世界成了三人行,要想有什么浪漫气氛简直就是天方夜谭。整天下来,就看苏可人像只翩翩彩蝶,忙碌地在两人身边穿梭飞舞,看什么电影由她选择,吃什么午餐由她决定,连座位都要由她安排,过足了当电灯泡的瘾。而沈蔚蓝也没说什么,夏天葵就任由着她去。
  蓝蓝虽然一直板着一张俏脸,但唇边不经意绽出的浅笑即泄露她正处于一种愉悦的心情之中,所以,他怎么忍心破坏她的好心情呢?他知道,她是以一种姐姐式的宠溺去对待苏可人,这种感觉对她来说是新奇的,也是他没办法给她的,就当是让苏可人随行的惟一好处吧!
  美丽的礼拜天转眼间就过了一半,现在是下午两点,夏天葵一行人正滞留于喧嚣的台北街头,只为了苏大小姐颁发懿旨,钦点了邻近一家颇负盛名的冰淇淋店,做为她的饭后甜点。
  “天葵哥哥、蔚蓝姐姐,好不好嘛?那家店的冰淇淋真的很好吃喔!”苏可人又在施展百试不爽的缠功。
  夏天葵不理她,蹙起眉将沈蔚蓝搂进他身旁,不知是不是病体初愈的缘故,半天这样压马路下来,她的脸颊不自然地泛红,呼吸也急促不少,他担心地垂首问:“又不舒服了吗?”
  沈蔚蓝秀眉微皱,“我没事。”可恶!她到底是怎么了?这么快就累了,一点都不像平常的她。她挺起胸,摆明了不承认。
  又在逞强了!夏天葵的眉头皱得比她更紧。
  “天葵哥哥。”苏可人扯着他的衣角叫道,压根儿没发觉沈蔚蓝的不适。
  蓝蓝这么不舒服,她竟然还有脸吵着要吃冰淇淋!
  他眯起眼,正要发作,沈蔚蓝拉住他,“你带她去吧!”
  “蓝蓝……”
  “不是跟你说我没事吗?”她挣开他的双臂,眸中浮现一丝不耐。
  又是那种眼神,那种充满同情与怜悯的眼神是她最不想看到的,每当阿葵这么睇她,她就觉得自己似乎成了弱者,她不喜欢这种感觉,她沈蔚蓝的心是铁做的,强硬得很,不需要这种施舍。
  夏天葵暗叹,欲言又止的将一番话硬生生的吞下肚,“那好吧!我带她过去,你自己小心点,我马上回来。”她又在闹别扭了,为避免触到她心中的隐痛,他还是把苏可人带开,让她自己一个人静一静好了。
  沈蔚蓝不语,头轻轻点了一下。
  “乖乖等我,我一会儿就回来。”他不放心地再叮嘱一句,带着苏可人在转角失去了踪影。
  晃着沉重的脑袋,沈蔚蓝轻轻吁出一口气,故作坚强的面容泽出一丝脆弱。
  好累啊!身体好累心也好累,是她太逞强了吗?或许她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么坚强,尤其是阿葵在她身边的时候,她竟然会想依着他、靠着他……
  不行!不能有这种想法,阿葵已经有女朋友了,他没义务要一直做她的支柱,她不能再妄想了。他不是也说了吗?她很强的,所以,她自己一个人也可以撑得下去,她无所谓的。
  “喂、喂!晓丽你看,那不是蔚蓝和夏天葵吗?”
  “咦?苏可人也和他们在一起?”
  坐落于街角的一间咖啡厅内,有两双雷达眼正隔着玻璃窗向外窥视。
  “这么说来,苏可人真的是夏天葵的女朋友喽?”
  纪婷看向谭晓丽,说出她的侦察心得,同时也询问好友的意见。
  事实摆在眼前明显得很,若苏可人不是夏天葵的女朋友的话,那两个人怎么可能让她跟他们一起逛街呢?
  要知道,蔚蓝和夏天葵这两个怪胎,只要一放了学,任何人想要介入他们之间,那可是比登天还难。
  蔚蓝极端厌恶那无意义的偶像崇拜,平时她无力制止,因为人实在是多到让她疲于应付,不得已也就只好由得他们去,但在学校以外的地方还让她看见有人对着她尖叫和流口水,那她可是会当场发标的,而为了让她有个清闲的空间,夏天葵自然而然地一肩负起驱离群众的使命,不让任何人靠近他俩一步。
  此刻,苏可人竟然还能夹在他们之间而安然无恙,真的可以算是天方夜谭。
  “不,我倒不这么认为。”谭晓丽的眼光一直追随着那引人注目的三人未曾稍离。
  “为什么?”纪婷不解地睁大眼睛。
  “你再看仔细一点,夏天葵那表情能算是开心吗?如果说他真的是在和女朋友一起逛街的话。”她努努嘴,要纪婷把观察重点摆在那三人的脸部表情上。
  “是吗?”纪婷闻言,狐疑地一瞧,“咦?真的呐!”
  果然,那三人表情能算得上是兴高采烈的,可能就只有苏可人了吧?夏天葵的眸光一直停驻在蔚蓝的脸上,压根儿没看向那小不点。
  “在我看来,他们就好像是大哥哥、大姐姐带着小妹妹一同出游,如此而已,没别的了。”谭晓丽再分析道。
  纪婷连连点头称是,愈看愈觉得她分析得有理。
  “而且,你还记得吗?上次苏可人说她是夏天葵的女朋友时,蔚蓝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连夏天葵也是一阵愕然,所以我觉得,所谓‘夏天葵的女朋友’可能只是她自己说的。”
  不愧是新闻社社员,谭晓丽看得可透彻了。
  虽觉她所言甚是,但是纪婷仍觉得有些疑点,“那你又怎么解释苏可人为何能跟他们一起出来而没被夏天葵赶走呢?还有,他真正的女朋友到底是谁?”
  “这个嘛——你问我,我怎么会知道?我又不是他们肚子里的蛔虫。”谭晓丽没好气地答道。这三个人身上仍有一些谜团待解,可叹她手上现有的资料过少,无法好好探个究竟。
  “唉,真可惜,我好想看看夏天葵的女朋友到底长得是什么样子喔!”纪婷的话语中尽是惋惜。谭晓丽伸手在她眼前晃了晃三别再在那里做白日梦了,有时间怨叹,倒不如好好想想该怎么把教练交代我们的事给完成才是。“
  “对喔!”经她一提醒,纪婷才想起还有这一档事,“你想怎么做?”
  “我本来是想等夏天葵不注意的时候,偷偷把蔚蓝给拐走的,可是看样子,这个方法可能不太行得通。”
  “要想从夏天葵的紧迫盯人中把蔚蓝给带走,的确是不太可能,那该怎么办才好?时间若是拖得太长,咱们的信用不就至毁了吗?”
  谭晓丽贼笑着,“所以喽,我们也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如果夏天葵硬要跟,那我们也没办法不是吗?反正……”
  纪婷抢着接下她的话,“魏教练也没说不能让别人跟啊!”
  “宾果!”两人出手击掌,同时低下头吃吃偷笑。
  “那该什么时候跟蔚蓝说呢?”
  “选日不如撞日,我看就明天吧!事情早一点结束我们也早点轻松。”
  “赞成。”这种苦差事还是早早脱手才是。
  看着三人的身影消失在远方的街角,谭晓丽和纪婷同时举杯庆贺,开始享受起下午茶来。
  第八章
  一颗小小的头颅自树丛中探出来,镶嵌于其上的一双大眼睛,紧张兮兮地直往后头窥视着。
  苏可人瞧了半天,确定后方无人跟上后,这才绽开唇边的甜笑,挺起胸骄傲地摆出胜利的姿态。“哼!早说你们斗不过我了,偏偏还不信邪,这可是你们自找的,怨不得我。”她想到那几个黑衣保镖在校园里乱钻乱窜的景况,就觉得好笑。
  每天例行性地和那几只大蠢猪玩躲猫猫,虽然得不到什么成就感,但借此开发开发新的脱逃战术倒也挺不错,她可以说是还蛮乐在其中的。
  抬眼看了看四周,心中不停地思索着,嗯!虽然现在还算安全,但要不了多久一定会被抓到的,可得想个办法逃到校外去才行,他们一定想不到她会跑出学校,嘿嘿,那她又有时间可以去玩了。
  苏可人愈想愈乐,脑中忽然灵光一闪。
  依稀记得有人跟她说过,这附近似乎有处倾圮的围墙,是基德学生们跷课出游的脚踏板,想来她个子虽然娇小,但凭她灵活矫健的身手,那小小的围墙应该难不倒她才是。
  心下主意这么一打定,她开始在围墙边梭巡起来。
  到底在哪里呢?啊哈!找到了!
  前方不远处果然有一段倾倒的围墙,她开心地摩拳擦掌,准备好好大显身手。
  可是还轮不到她表现,一颗人头抢先出现在不该有人的对面墙头上。她看着那颗人头四处张望了一会,朝下面使了个眼神,紧跟着一道接一道的人影翻墙而入。
  苏可人一愣,心中那股猛然冒出头的逃跑欲望被更强烈的好奇心给强压下去,她就这么呆呆地站立在原地,一双眼瞪得老大地直盯着这些不速之客。
  哇!今天学校有要办化装舞会吗?不然这一个个美少女战士和香港古惑仔是怎么一回事?
  翻墙进来的人里有男也有女,女的清一色身穿水手服上衣及超短迷你百褶裙,头发则是五颜六色,男的则是紧身牛仔裤搭上宽松花衬衫,而衬衫扣子的扣法不知是否有规定,每个人都只扣到从上数来第三颗,有意无意地露出胸前那一块比白斩鸡还白的赘肉。
  苏可人不禁摇头叹息,她闭上眼,唉!真是伤眼啊!看来得找个时间去洗洗眼睛才对,这些人照镜子的时候难道都不会被自己给吓到吗?如果不会的话,也许她该对他们表示一下崇高的敬意才是。
  那些怪模怪样的男男女女正忙着,整理方才因翻墙而稍稍凌乱的仪容,压根儿没发现在他们前方不远处站了一个小女孩。
  “那个,可不可以请问一下,依各位的装扮看来,你们应该就是那鼎鼎有名的瘪三和太妹吧?”
  等到清脆的嗓音自前头传来,他们这才发现眼前站了一个不相干的路人甲。
  “你站在那里干吗?看戏啊?小心我扁你喔!”居中一个头发染成彩虹,大姐头模样的女生率先发难,再看到同行的男生们似乎都被这个娇俏的小女生给吸引住,心中更不爽了。
  “没呀!我只是觉得各位瘪三哥哥和大妹姐快的装扮挺有趣的,所以想讨教讨教。”苏可人扬着甜笑,虚情假意地说。
  “什么瘪三、太妹,你嘴巴给我放干净一点。”大姐头眼一瞪,拳头也跟着高高举起,耀武扬威地在她眼前挥舞着。
  “这样啊!那我应该怎么叫你们才比较适当呢?”
  “你要叫我们酷哥辣妹。”旁边有个理平头的男生回话,还故意拨弄了一下他头上稀疏的几根毛,对她施了一个媚眼。
  苏可人忍住胸中那一股想吐的冲动,强颜欢笑道:“好吧!那各位酷哥辣妹大驾光临本校,不知有何贵干?”
  听她这么一提起,文强高中的小混混们总算是想起,他们潜入基德学园可不是来找小女生闲话家常的,他们还有要紧事待办哩!
  大姐头与众喽 对看一眼,嘴中发出奸笑声,“这倒好,有个现成的人可以帮我们领路,就可以不用浪费那么多时间去找沈蔚蓝了。”
  蔚蓝姐姐?苏可人怔忡,这些人找蔚蓝姐姐做什么?来寻仇吗?嗯,怎么看怎么像,茱萸姐姐不是说过吗,蔚蓝姐姐常常帮基德的学生打抱不平,所以在外面结了不少仇家,这些人不可能是要来找她叙旧的,所以最有可能的就是他们要来找她晦气。
  这个想法一兜上心头,苏可人表面上虽然还是笑笑的,暗地里却提高了警觉,想看看这些人在打什么鬼主意。
  “小鬼,你认识沈蔚蓝吗?”大姐头趾高气昂地看向苏可人。
  她甜甜地回道:“认识啊,不但认识,我们还很熟喔!”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你快点带我们去找她。”
  “你们找蔚蓝姐姐做什么啊?你们是她的朋友吗?”她眨眨她那一双灵活生动的大眼睛,故作无知状。
  听到她这么问,所有人登时哄笑。
  “对啊!我们是她的好朋友,我们是来送礼物给她的,哈哈哈——”大姐头笑到一边喘着气一边说。
  “礼物在哪?我没看到你们有带什么礼物啊?”对苏可人来说,要扮演一个白痴小女孩可谓轻而易举。
  “别急,我们这个礼物要等到见到沈蔚蓝的时候才会拿出来,你赶快带我们去找她吧!”
  “大姐,别忘了,还有夏天葵。”混混中突然有人冒出这么一句。
  “放心吧!根据我的调查,有沈蔚蓝的地方,夏天葵就一定会在那里,这一次,我一定要他好好见识一下我的美貌,然后让他拜倒在我的石榴裙之下。”这是她此行另一个重要的目的。
  “大姐,什么石榴裙?你今天穿的是百褶裙啊?”旁边有人不识相地问。
  她马上回身给那位仁兄一个爆栗,“你是白痴还是智障啊?这叫成语,成语你懂不懂?叫你念书就不念书……”拳打脚踢外加叨念了一大串,她才心满意足地回过头来,却发现苏可人蹲在地上不知道在找什么东西。“喂!你在干吗?”
  “没有啊!”苏可人虚应一句,拍了拍屁股站起身来。
  天哪!这些人真是一点文化水平都没有,那么唔心的话也说得出口,害她鸡皮疙瘩掉满地,哼,这么没水准,还想也日想她的天葵哥哥,她才不会让他们得逞呢!
  “喂!你发什么呆啊,快带我们去。”
  “没问题,跟我来吧!我刚刚好像有在那边看到他们。”撂下这么一句,她领头带着一群人往前方纵跳而去。
  想找天葵哥哥和蔚蓝姐姐?再等个一百年吧!光她苏可人这一关他们就过不了了,等着吧,她一定会好好地伺候他们的!
  “蔚蓝,该走了喔!”
  谭晓丽和纪婷神秘兮兮地靠近沈蔚蓝,一人一边,挟持了她就急忙往校门口狂奔而去,还不时地四处张望,像是怕有什么人会突然蹦出来似的。
  “走?!走去哪?”被强拖着向前疾行的沈蔚蓝犹一头露水,不明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你怎么会忘了呢?我早上才跟你说过的,魏教练今天晚上要请我们吃饭啊!”纪婷瞠大眼,看着沈蔚蓝的一脸呆样。
  “喔。”沈蔚蓝总算是想起有这么一回事了,她面露难色地蹙起眉,“可是你们又回答不出他为什么要请我们吃饭,我就想你们应该是随便说说而已,所以就跟阿葵约好了。”
  “吓!你跟夏天葵约好了?”谭晓丽和纪婷同时惊叫出声,对看的双眼中写满“大事不妙”四个字。
  “不行啊!是我们先说的,所以你一定要跟我们去才行。”谭晓丽向纪婷便了一个眼色,表示先把沈蔚蓝拖离危险地区方为上策,要是被夏天葵那家伙给“赃”到,那就无论如何都没办法脱身了。沈蔚蓝脸色一沉,“可是我又没有答应你们。”她就是搞不懂为什么她们硬是要拉她去跟教练吃晚饭,她的立场不是表明得很清楚了吗?
  “可不是吗?”
  谭晓丽和纪婷正想好好地说服沈蔚蓝就范,冷不防从身后传来的催命魔音,让她们俩忍不住大叹为时晚矣!
  夏天葵的双手环住沈蔚蓝的脖颈,头靠在她的头上,对着两人露出他那一口亮眼的白牙。
  “阿葵!”沈蔚蓝看到他真的是松了一大口气,她本来就对要跟教练吃饭这件事没什么兴趣,他的适时出现正好成了她的最佳挡箭牌。
  “你们要带蓝蓝去哪里啊?”夏天葵看着做贼心虚的两人,脸上依旧是笑咪咪的。
  “没有啊!”纪婷的脸别向一边,不敢看他。
  谭晓丽却是眸光一闪,据实以告,“魏教练请吃饭嘛,我们本来以为蔚蓝有空,所以想拉她一起去吃一顿的,可是既然她跟你约好了,那就不用了。”她小心地不让夏天葵和沈蔚蓝发现她脸上的算计。
  “晓丽?”纪婷张大嘴,不知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竟这么轻易就自曝内幕。
  “哦,原来是有人请吃饭啊!”夏天葵笑了笑,别有深意地点了点头。
  “就是啊!”谭晓丽假笑地附和。
  “阿葵?”沈蔚蓝不解,干吗要和她们扯那么久,她的肚子早已经饿扁了,急需马上补充能量。她拉拉他的手,示意该走人了。
  纪婷见状,也向谭晓丽使了个眼神,准备来个溜之大吉。
  谭晓丽却视若无睹,不知在想些什么。
  夏天葵拍拍沈蔚蓝的头要她稍安勿躁,随即笑容可掬地道:“蓝蓝会去的,你们别担心。”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4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