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美人救英雄-第8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谭晓丽却视若无睹,不知在想些什么。
  夏天葵拍拍沈蔚蓝的头要她稍安勿躁,随即笑容可掬地道:“蓝蓝会去的,你们别担心。”
  “阿葵?”沈蔚蓝讶异地挑起了眉,不解他异常的行径。他一向不太喜欢两人放学后还受到打扰的,怎么会……
  夏天葵看到她眼中的疑惑,却没有多说什么,径自对也是一脸惊讶的两人说:“不过,我也要参一脚,行吗?”
  他早就知道魏教练对蓝蓝有不良企图,不过对方一直没采取行动,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当作没这回事,但对方现在竟然派了人找上门来,他当然得先下手为强,去探探敌情才是。
  “当然可以。”谭晓丽击掌,眼中也迸出兴奋的神采。
  纪婷本要反对,但转念一想,眼中也出现了一抹了悟,“是啊,我们快走吧!教练应该已经在校门口等我们了。”
  “那我们可不能让他等太久喽!”
  “阿葵,我不……”
  夏天葵无视沈蔚蓝的不乐意,拥着她就率先往前走去,留下一脸奸笑的两人。
  “晓丽,我知道你在打什么主意了。”纪婷用手肘碰碰她。
  “知道了还不快走,好戏可是不会等人的。”
  这下不仅完成了魏教练的托付,又可以看到夏天葵和他的交手,真的是赚到了,这一次她们一定要好好地查清楚,蔚蓝和夏天葵究竟是什么关系?
  “大叔,救命啊!”
  魏汉霖捧着一束红玫瑰,满心愉悦地向校门口走去。
  身后蓦地传来的呼救声让他手中的玫瑰差点掉落于地,不好的预感登时兜上心头。
  不……不会吧?老天爷不可能会跟他开这种玩笑的,今天对他来说可是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个日子,老天爷不可能会那么残忍的。
  可惜老天爷显然没有接收到他的祷告,随着求救声一道小小身影窜入他怀中,粉碎了他原有的好心情,还将他手中的花束撞落,洒了一地。
  “噢不——”他抱着头仰天长啸,一双火眼金睛直射怀中的小小人儿,“你你你——你在干什么?”
  苏可人昂首对他粲然一笑,非常正经地回答,“逃命啊!”
  相较于魏汉霖的一脸铁青,苏可人现在的心情可是好得不得了,逃亡之际看到救星出现,怎可能有人会不开心的,虽然她还不太确定这个救星到底好不好用,但有总比没有好嘛!她不会介意的。
  魏汉霖气得根本听不进去她到底在说些什么,忍不住对她怒吼,“我管你在干什么!看看你做的好事,你说,你要怎么赔我?”
  她看了眼那一片片随风飞舞的花瓣,再望向他一副咬牙切齿、欲将她除之而后快的模样,不由得在心中暗暗叫糟,她应该不会衰到刚逃离了狼口,又落入虎穴吧?看来得想个办法转移他的注意力,让这只笨虎去对付那几匹蠢狼才是。
  只见她鼻头立即泛红,嘴一扁,泪花开始四溅,“对不起啦!我不是故意的嘛!有人在追我,我好害怕,所以才……”
  “鬼才会相信你被人追哩!”不是他没有怜香惜玉之心,而是上次才吃过她的亏,在没确定真假之前,这小丫头的话最好还是不要相信。
  “真的嘛!不信你看后面。”苏可人抽抽噎噎地指向他背后。
  魏汉霖回头,果然看到一群奇装异服的男男女女往这边奔来。
  他吓了一跳,连忙低头问:“这是怎么一回事?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
  虽然跟她还有一笔账要算,但身为基德学园的教师,岂能任由外校学生在校园里横行无阻,还欺负本校学生呢?
  见他的注意力成功被转移,苏可人故作姿态地吸吸鼻头,“我也不知道啊!可能是我刚好撞见他们从围墙爬进来,所以他们才想杀我灭口吧!”她说得可无辜了,真实情况是,她带着这群蠢蛋绕校园绕了将近有一个小时之久,他们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被耍了,吞不下这口气之余再加上她嘲讽的讪笑,才冒着行踪暴露的风险,追杀起她来。
  “哼!是吗?”魏汉霖眉头一拧,将她推到身后,交代她一声,“在这边待着,别动。”
  他顺手捡起地上一根树枝,摆好架式等着。
  哇!好帅!
  看着他的英勇之姿,苏可人愣在当场,突然觉得他和她的天葵哥哥比起来,好像也没有差到哪儿去。
  “识……识相的,就把……就把那个女的……交出来!不然,连你一起扁!”那个大姐头边喘着气,边指下她那听来没什么威吓效果的威胁。
  魏汉霖不为所动,反而大声叫喝,“你们是什么学校的?进来基德学园做什么?”
  “关你屁事!兄弟姐妹们,大家上!”大姐头摆足了派头,吆喝众喽 想把这两人海扁一顿。
  “可、可是,大姐,他是基德学园剑道社的教练耶!”旁边突然有人冒出这么一句,所有人的攻势登时停了下来,不知所措地看向她。
  大姐头本来也有点迟疑,但一看到苏可人从魏汉霖背后探出头,耀武扬威地对她扮了一个鬼脸,最后一丝理智马上从她脑中消失,她凸眼一瞪,破口骂道:“管他什么教练不教练的,我们连沈蔚蓝都不怕了,还怕这个欧吉桑做什么?不管了,上!我一定要把那个女的嘴巴给撕烂!”
  欧吉桑?!魏汉霖的火气也上来了,苏可人叫他大叔也就算了,这群人竟然叫他欧吉桑,看来真的是不想活了。
  他眯眼,正待好好问个清楚,却发现那群人当中有几张脸孔好像似曾相识,“喔!我知道了,你们是上次来比赛的那个文强高中的学生,你们该不会是因为比输了,所以才想来找沈蔚蓝报仇的吧?”
  对方的脸色证实了他的猜想,他忍不住摇头叹息,之前就听说过沈蔚蓝常遇到这种事,他本来还半信半疑,没想到竟然是真的。
  原来还有这等内幕啊?苏可人频频点头,鄙夷地说:“输了就要来找人家麻烦,真是小心眼。大叔,这种人你一定要好好地教训教训,别怕!我给你靠!”
  魏汉霖哭笑不得,这种话她说得出口,也不想想刚刚是谁哭着来求救的。
  “哼!那又怎样?”
  大姐头随即一吆喝,混混们遂围攻上来。
  魏汉霖也没闲着地迎了上去。
  苏可人一瞬也不瞬地看着眼前的打斗,不由得对魏汉霖的身手佩服起来。
  莫怪基德学园剑道社能在此次联合运动大会列强环伺之下,一举夺金,除了有蔚蓝姐姐这个镇社之宝外,想来大叔的指导与临场调度也是功不可没的。
  嗯!人家为她这么拼命,看来她也得贡献一点力量才行,免得事后他拿着这个人情要她还,那她不是赔大了吗?
  心中念头这么一转,她开始搜集地上的小石头,看准目标后往敌阵丢去
  “哎呀、哎呀!”的惨叫声登时此起彼落的响起,她可乐了,丢得也更加起劲。
  她虽然成功地达到了扰敌的效果,却也将敌人的注意力转移到自个儿身上。魏汉霖正想警告她别玩得太过火了,就看到一个男的操着扁钻朝她冲了过去。
  他想赶过去救援,却苦于被一群人重重围住,根本就分不开身,只能放声大叫,“小心!”
  苏可人听到了,却来不及躲开那人,她尖叫地以手护住头蹲下身,以为这次可能玩完了,却没想到“砰”地一声,天外飞来一脚,把要袭击她的人给踹飞出去。
  苏可人愣愣地抬头,随即开心地嚷叫,“天葵哥哥!”
  出现在她眼前的,正是一脸带笑的夏天葵,他盯着前方的厮杀,吹了声口哨,“怎么?在拍电影吗?”
  他们在校门口等了老半天,放学的学生们也都散得差不多了,魏汉霖却迟迟没有出现,在谭晓丽的建议下,一行四人本想到他所住的宿舍去抓人,好巧不巧地,竟会在半路上碰上这场闹剧。
  少了人气的校园有些冷清,不过也幸好如此,才没引来人群围观,这桩可闹上警局的大事才可化小化无。
  魏汉霖见苏可人安然无事,便放心地继续打自己的仗,忽地耳边传来一声清亮的女声,“教练,我来帮你。”
  待看清来人之后,他的双眼不由得瞪得老大,“沈蔚蓝!”
  只瞧她冷着一张丽颜,操起手中竹剑,气势非凡地向敌方砍去。
  看到敌阵中那几张有点印象的面孔,她已大概猜出发生了什么事,既然事情是自己而起,晾在一旁看戏好像不怎么说得过去。
  “咦?天葵哥哥,你不去帮蔚蓝姐姐吗?”苏可人疑惑地看着夏天葵杵着不动的身影。
  他摇摇头,淡笑道:“她处理得来,没事的,倒是你,为什么会卷入这场麻烦中?还有那个魏教练怎么也在……”
  经他这么一提起,她赶忙将方才的所见所闻加油添醋地说了出来。在一旁观战的谭晓丽和纪婷也将头凑过来。
  “是吗?”在苏可人比手划脚的说明之后,夏天葵没有说什么,表情也没什么太大的改变,看得苏可人是百思不得其解。
  “天葵哥哥,你不会生气吗?”她不解地问道,若依茱萸姐姐所说,天葵哥哥对蔚蓝姐姐有特殊的感情的话,他听到有人要对蔚蓝姐姐不利应该会很愤怒啊!可是他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真是奇怪了。
  “生气?!为什么?”他扬起剑眉,皮皮地说出这么一句。
  其余三人登时陷入一片沉默当中。
  不会吧?!难道她们都猜错了吗?他们真的不是那种关系?
  三人惊疑不定,却见他眸中闪过一道奇异光芒,在她们还处于错愕之中时,飞奔至沈蔚蓝身边,将一个想趁她分身乏术时偷袭的瘪三给摔出去,那混混“砰”的一声撞到树干,就此不省人事。
  心狠手辣兼干净利落的手法,让众人包括魏汉霖皆看傻了眼,只有沈蔚蓝柳眉一餐,不满地叫道:“谁教你插手的?”她顺手解决掉最后一个人。
  大姐头看情况不对,哪还管勾不勾引夏天葵,逃命最要紧哪,她忙吆喝着手下撤退,还不忘撂下一句狠话,“你们给我记住,我会再回来的!”
  可惜没有人甩她,大家的目光都停留在沈蔚蓝和夏天葵两人身上。
  夏天葵耸了耸肩,迎上前去环住沈蔚蓝的肩安抚她,“偶尔总得让我活动活动筋骨嘛!”
  “哼!”她冷哼一声,不再理睬他,自顾自地往其他人那里走去。
  “没事吧?”
  魏汉霖想借此机会献一下殷愍,怎料身旁的那个小人儿抢先了一步,“哇!蔚蓝姐姐、天葵哥哥,你们好厉害喔!一下子就把那些混蛋给打跑了!”她故意忽略另一个功臣。
  谭晓丽和纪婷互看一眼,胸中已然有了结论,两人趁隙悄悄溜走。
  既然已经得到了答案,再留下来对她们并没有什么好处,至少教练和夏天葵的怒火就不是她们所能受得起的,尤其是夏天葵,如果他知道她们两个是他“情敌”的帮凶的话,那她们铁定吃不完兜着走。
  夏天葵看在眼里,只是笑了笑,没多说什么。
  “你们怎么会来这里?”魏汉霖问。
  “来找你啊。”沈蔚蓝不以为意地说。
  “找……找我?”一遇到她,他结巴的老毛病又犯了。
  夏天葵接话道:“对啊!你不是要请我们吃饭吗?现在总算可以走了。”
  “我要请你们吃饭?!不对啊!我只有……”他转头想找谭晓丽和纪婷问个明白,却发现那两人早已不知在何时逃得无影无踪了。
  “大叔请吃饭啊?我也要去、我也要去。”苏可人凑热闹地喊,假装没看见魏汉霖的一脸死灰。“那么走吧!”夏天葵眨眨眼,一边一个,拥着沈蔚蓝和苏可人带头迈开脚步。
  而魏汉霖在原地呆立了好一会,在一声长叹之后,将方才捡起的残败花束丢进身旁的垃圾堆,颓丧地跟上三人的脚步。
  第九章
  “大叔,看不出来你还挺慷慨的嘛!”
  古色古香的“惜园”是港式饮茶餐厅,因其装潢一流、服务一流,价钱也一流,所以会来此消费的客人水准也差不到哪里去,可就在那清一色的西装革履与珠光宝气中,突兀地掺杂了几张青嫩脸孔,当然,如果不算上居中的那一张“结屎面”的话。
  “你给我闭嘴!”魏汉霖一边伸手捂住那张塞满烧卖与河粉的油腻小嘴,一边忙着向邻桌被苏可人的大嗓门给惊扰到的客人点头致歉,嘴上犹自叨念,“又不是请你吃的,还好意思说那么多废话。”
  闷啊!真是闷透了!今天原本该是他向沈蔚蓝表明心意的重要日子,怎想到会半路跑出这两个程咬金兼超级大灯泡,这下可好,所有苦心经营预想的场景与对白完全无用武之地,让他的心情着实闷透了。
  夏天葵和沈蔚蓝忙着吃自己的,夏天葵偶尔还会抬起头来和他闲聊几句,沈蔚蓝则是埋头猛吃,只有在夏天葵帮她擦嘴的时候才会稍微停一下动作,连看都不看他一眼,这也就算了,他竟还要分神去应付这只吱吱喳喳的小麻雀,这才是让他最头大的。
  唉——
  他又叹了一口长气,把脸别过一边去,不想看到那张会令他生烦的脸。
  苏可人怎么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她偏故意将自己那张满嘴食物的脸凑过去,含糊不清地道:“大叔,你在减肥吗?不然怎么什么都没吃?这样浪费食物是会被雷公劈的,不然这样,我帮你吃好了。”也不管他答应不答应,话一说完,她就把他的食物全盘扫到自己的碗中。
  魏汉霖一张脸气到扭曲,他狠瞪着她,瞪到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但人家却一点也不以为意,还对他一个劲地傻笑着。
  他投降了!他实在是对她没辙,他再度气鼓鼓地别过脸去,在心中发下第一百零一次的重誓,他,魏汉霖,绝对绝对不要再跟苏可人说话了。
  苏可人暗笑在心中,大叔真好玩,随随便便说几句话就可以让他气成那个样子,她相当满意这个可供娱乐的对象。
  她开心地再将一口萝卜糕叉进嘴里,眼角余光却不小心扫到一道人影,“茱萸姐姐?”她脱口喊出。
  “茱萸姐?”忙着进食的沈蔚蓝与夏天葵听到这个名字猛地停下动作,同时抬头,连魏汉霖也把目光调过来。
  “对啊!你们看,她就在那里,咦?她旁边还有一个男人耶!”
  坐在他们身后不远处的人的确是谷茱萸,她虽然戴着墨镜,但那挂在唇边的招牌笑容让人无法错认。
  “她怎么会在这里?”夏天葵问出了大家的疑问。
  “啊!对了,她跟我说过她今天要来相亲。”沈蔚蓝脑中突然蹦出谷茱萸前几天跟她说过的话。“相亲?!这可有趣了。”夏天葵撑着下颚,一脸兴味盎然。
  依茱萸姐的性子,会答应来相亲,还真是不可思议。
  “可不是吗!让我看看对方长得什么样。”苏可人兴奋的站起身来探头探脑,那男人刚弯下身不知捡什么东西,现在才又坐好。“嗯,长得还不错呢!”高大英挺,相貌堂堂,看来似乎是个不错的对象。
  “是吗?可是为什么茱萸姐脸上一点高兴的表情都没有,甚至比平常更冷漠?”沈蔚蓝不解地说。
  “嗯。”夏天葵赞同地点点头,今天的茱萸姐没了平常的谈笑风生,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
  两人愈想愈好奇,亦探出头想看看她相亲的对象是谁,这一看,顿时惊讶的对视一眼,“天荻哥!”
  那卓尔不凡的身影以及一张波澜不兴的冷淡脸孔的确是天荻哥——
  夏天葵乌眸中的讶异更甚于沈蔚蓝,大哥今天早上出门时还交代他要早点回家,说什么有话要跟他说会在家等他,可是为什么这时候他会在这里,还跟茱萸姐在相亲?
  “谁呀?你们在说谁?难不成,你们认识那个男的?”苏可人更好奇了。
  “算是认识。”他们以眼神交换了一下意见,决定还是早走为妙,万一要是被精明的天荻哥发现,那可就大事不妙了。
  “那他是谁?告诉我嘛!好不好?”苏可人央求道。
  夏天葵为难地摇摇头,“其实我们跟那个男的也不太熟,所以可能没办法提供给你正确的资料,对不对啊?蓝蓝。”
  沈蔚蓝用力地点头,要是被她发现他们和天荻哥真正的关系,那不被烦死才怪;有时候适当的谎言也是必要的。
  苏可人虽然半信半疑,却也不再追问,她心中自有算计,脸上忽地出现甜笑,紧接着说:“无所谓啦,反正以后我和天葵哥哥、蔚蓝姐姐和大叔,茱萸姐姐和那个无名氏叔叔,三对一起出来逛逛街、吃吃饭什么的时候不就知道了吗?”
  正在想该以何种理由离开的夏天葵和沈蔚蓝以及一脸无聊透顶的魏汉霖听到了她的话,全都愣在当场。
  “啊?”魏汉霖张大了嘴。
  苏可人睨他一眼,“你啊什么啊啊?!你不是要追蔚蓝姐姐吗?”
  “我是要追她,可是……”
  夏天葵一口截住他的话,干笑地提醒苏可人,“蓝蓝是我的女朋友你忘了吗?不是有跟你说过?”看来这小妮子还搞不清楚状况,他以为他们应该已经说得很明白了。
  苏可人伸出手来晃了晃,还对他吐吐舌头,“哎呀!你们就别再装了,茱萸姐姐都已经跟我说了,蔚蓝姐姐根本就不是你的女朋友,你的女朋友另有其人,这是你自己亲口跟茱萸姐姐说的不是吗?”
  “不可能,我从来就没有……”
  “真的吗?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这次话被打断的换成夏天葵了。
  魏汉霖高兴地一把抱住苏可人。本来他以为自己今生跟沈蔚蓝是无缘了,没想到夏天葵和她竟然只是障眼法而已,这不就表示他又有希望了?!
  “当然是真的喽!不信你问蔚蓝姐姐嘛!是不是啊?蔚蓝姐姐。”苏可人笑得好天真、好无邪,期待的小脸看向沈蔚蓝。
  两个男人的眸光也同时盯向她,不过其中眼中闪烁的光芒各代表了不同的意思。
  她低下头沉默不语,过了许久,才像豁出去了般地昂起头,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傲然回答,“没错!我——的确不是阿葵的女朋友。”
  “蓝蓝?”夏天葵一向自信的脸庞上充满不敢置信。
  蓝蓝的回答不该是这样的,既然她已答应了他,就不可能说出相反的答案,因这她一向是信守承诺的,可是为什么会……
  “看吧、看吧!”苏可人得意地挺起胸,对魏汉霖眨了眨眼。
  沈蔚蓝看了夏天葵一眼,瞳眸中尽是哀戚,“我早就跟你说过行不通的——”
  他一怔,措手不及地看着她的身影自他的视线中逃离,他忙追了出去,“不!蓝蓝,我……”
  苏可人一脸高深莫测地看着她预期中的这一幕。
  “你是故意的吧?”魏汉霖突然冒出一句。
  “你在说什么啊?”她故作无知地反问。
  他不再说话,一脸若有所思。
  哟!看不出这大叔还挺机灵的嘛!不过话说回来,茱萸姐姐的计谋还真的是有效,她本来还在担心蔚蓝姐姐不会说她想要的那个答案的说。
  接下来,就要看天葵哥哥的喽!
  心思各异的两个人都没发现,在沈蔚蓝和夏天葵离开之后,有另一道人影尾随着他们离去。
  “蓝蓝!”
  沈蔚蓝一路狂奔回家,对身后的呼唤完全充耳不闻。
  一股突如其来的愤怒正在她的心中汹涌澎湃着。
  她不懂这股愤怒究竟从何而来,更不懂她生气的对象是阿葵还是失信的自己,抑或是……阿葵的女朋友?!
  阿葵的女朋友?
  她一愣,然后失笑地甩甩头。
  他的女朋友跟自己又没有关系,自己生对方的气做什么?何况她早就知道对方的存在了不是吗?现在连苏可人都知道这件事,那不再是阿葵跟自己之间的秘密了……
  真是的,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阿葵的女朋友跟她没有关系,阿葵也跟她没有关系,她干吗生他们的气?对,没有!她没有生他们的气,她根本就没有生他们的气……
  可奇怪的是,她愈是这么想,心中的怒火就燃烧得愈猛烈,脚下的步伐也愈走愈快,就像是要借此把那股郁闷给排解掉似的。
  呀!不管了!反正她现在就是不想看到阿葵就对了,更不想跟他说话。对了!最好一辈子都不要跟他有所牵扯。
  算了,今天还是不回夏家了,她需要好好的冷静一下,然后好好地想想今天的她为何会如此地反常。
  回到大厦,她没搭电梯就直接爬楼梯冲上七楼,刚要掏出钥匙开门,猛一抬头却发现自家的铁门是虚掩的。
  门怎么会是开的呢?是干妈进去打扫吗?还是……有小偷闯空门?
  就在她惊疑不定时,忽地从虚掩的门缝中探出一颗头颅,适时解答了她的疑惑。
  “妈妈!”她惊喜地嚷叫,脸上写满了不敢置信。
  “还有我呢!”紧接着聂令婕身后又出现了一个人。
  “爸爸!你们什么时候回来的?”没说过要回国的两个人却出现了,沈蔚蓝在欣喜之余也掺了一点迷惑。
  他们看到她的表情却不能算是开心。
  沈培生首先发难,“现在几点了?早过了放学的时间吧?这么晚才回来你是野到哪里去了?”也不知道这样家人可是会担心的。
  “没有啊,我……”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42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