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美人救英雄-第9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没有啊,我……”
  聂令婕则是看了她一眼,皱起眉头道:“还有,看看你这是什么德行,一点女孩子家的样子都没有。”
  “我……”沈蔚蓝有一箩筐的话想说,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她只是睁着一双惊惧的眼睛看着父母。她不懂,为什么他们一回来就要这样说她,难道他们不想见到她吗?还是,她又做错了什么?
  她张开嘴想问个明白,身后的呼喊却阻断了她。
  “蓝蓝!”夏天葵喘着气从楼梯口出现,看到眼前的景象后登时愣在当场,“干爸?干妈?”他的口气也是充满疑惑的。
  “小葵,回来啦!”聂令婕含笑地向他挥挥手,招呼他过去。
  沈培生则是干脆迎上前去,给他来个热情的大拥抱,脸上也是阖不拢嘴的笑容,“好小子!又长高了,看来也结实了不少啊!”
  两人的表现都跟刚才有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夏天葵一脸哭笑不得,开始责怪自己出现得不是时候,现在正是蓝蓝和干爸、干妈团圆的时间。“干爸、干妈,你们怎么回来了?”
  沈培生大笑地送他一拐子,“废话,当然是想看你才回来的啊!”
  “是吗?”夏天葵虚应一声,心中奇怪怎么蓝蓝一点声音都没有,他转头望向她,却发现她瑟缩地躲在角落,脸上的表情看不出她心中在想些什么。
  不好的预感又袭上心头,他眉心紧拢,迟疑地问道:“蓝蓝怎么了?”
  “没事的,她这孩子从小到大就是这样,一点都不讨喜,我们别理她!小葵,你跟干妈来,干妈买了好多礼物要送你,你来看看喜不喜欢?”聂令婕拉着他进门,却把自己的女儿冷落在一边。
  夏天葵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他不懂他们为什么要这么对待蓝蓝,难道他们不知道她会很伤心吗?才眨眼间,沈蔚蓝孤绝的身影已消失在楼梯口。
  “为什么?为什么——”悲恸的狂喊仿佛似自灵魂深处传来,回荡在楼梯间久久不散。
  “蓝蓝!”夏天葵骇然大叫,转身就想去追,沈培生却一把拉住他。
  “别管她!就让她去吧!”他不带感情地说,仿佛那个伤心的人是一个陌生人,而不是他的女儿。澎湃的怒火瞬间在夏天葵胸中引爆,他双手紧握,自齿缝中迸出声音,“你们别太过分了!”
  他再也受不了了!没有人可以这样伤害他的蓝蓝,他不允许,绝对不允许!
  “小葵?”他们不解他突然的态度转变,同时出声问道。
  “不是男生又怎么样?她可是你们的亲生女儿啊!你们怎么忍心这样伤害她?”他难掩伤痛地低哑抗议。
  蓝蓝内心的痛他都看在眼里,她的强颜欢笑,她的故作坚强,在在让他于心不忍,他就是不懂,为什么生她、养她的父母可以这么狠心地去糟蹋她,无视女儿渴望亲惰的呼求!
  沈培生和聂令婕又愣住了,心中同时浮起那通把他们召回来的电话——
  “你们曾经失去了一个儿子,现在你们还想失去惟一的女儿吗?”
  沈培生闻言一惊,蔚蓝怎么了吗?“喂,你倒是说清楚呀!我女儿怎么了?”语气中的焦灼之意不言而喻。
  身旁的聂令婕也骇了一跳,急忙凑到丈夫身边,“怎么回事?!女儿发生了什么事?”
  电话那头迟疑了一会,才缓缓道出,“伯父、伯母,我是天荻……”
  话还未说完—就马上被沈培生给打断。
  “天荻,你在搞什么?怎么开这种玩笑来吓我们!”在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他不免也恼怒起来。“我没吓你们,我是说真的,你们再不回来,恐怕更要失去惟一的女儿了……”
  没给他们反应的时间,电话“啪”一声就挂断,沈培生和妻子面面相觑,拨电话回夏家却没人接,稍后再打是夏母接的电话,她什么都没说的只是直叹气,一个劲地要他们夫妻俩快回来。
  他们愈想愈不对劲,多年来忽略女儿并非不爱她,而是……不再理那诸多逃避的理由,他们决定还是赶紧回去看看。
  而方才在见到女儿平安无事时,他们放下一颗悬着的心,却也气恼她一个女孩家这么晚才回来令人担心,口气略嫌凶恶地说了她两句,夫妻俩心中同时浮起一个念头,若蔚蓝是男娃儿,他们就不必担这么多心了……
  “呜……”一声啜泣忽地自聂令婕口中逸出,她突然明白天荻打那通电话说失去女儿是什么意思了,她哭倒在丈夫怀中,“培生,我们究竟对我们的女儿做了什么啊?”
  这是怎么回事?
  “干妈?”夏天葵微愣地看向沈培生,发现他脸色也变了,眼神中似有无限悔恨,随即他们身后出现了一道人影,“大哥?!”
  夏天荻没有看他,他来到沈氏夫妇面前,“如何?都清楚了吧?”
  沈培生沉痛地点了点头,聂令婕则已哭到不能言语。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谁能为我解说一下吗?大哥。”夏天葵一头雾水。
  夏天荻睇他一眼,悠然地掏出上衣口袋中的香烟点上,缓缓吐出一口烟后说:“小葵,你怎么还在这里?还不快点去追小蓝。”
  “可是我……”他不喜欢被蒙在鼓里的感觉,想问个明白。
  “我导的这出戏就完全看你这个主角的表现了,别让我失望啊!”夏天荻没有回答他,只是淡淡地叮嘱。
  “什么意思?”大哥在打什么哑谜?
  “别问那么多,别再杵在这儿,赶快去就对了。”夏天荻催促道。
  夏天葵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而后转身离去。
  “你知道该去哪里找她吗?”
  只听楼梯间飘来带笑的一句,“你说呢?”
  一抹淡笑飘上夏天荻的唇角。
  加油啊!老弟!
  接下来,该是由他向沈氏夫妇解释清楚的时候了,尤其是小蓝所受的苦,他会好好发挥闻名律师界的流利口才,让他们知道自己对于女儿的亏欠……
  喑黑的公园里,人群的喧闹早已散去,游乐场的随风微微摆荡,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在宁静的偌大空间中,听来更显孤寂。
  沈蔚蓝蜷缩在上,让自己的身子随着有一下没一下地晃荡着,她奔流的泪水潸然滴落,随着清风飘散。
  “为什么?为什么……”
  她无意识地喃喃出口语,空洞的眼神没有焦距地落在前方。
  没有了,她什么都没有了!没有爸爸,没有妈妈,甚至……连阿葵都失去了!
  是的,她知道为什么当她听到苏可人说阿葵有女朋友时自己会气愤难平了,因为在那个时候,她才确切地感受到阿葵不再是属于她的,那个允诺会一直保护她的阿葵已经消失,不见了,再也寻不回来了。
  她真真正正的变成一个人,再也没有人会陪在她身边,为什么老天爷要在这个时候才让她认清这个事实?在她终于发觉她喜欢上阿葵的时候——
  “嘎吱!”
  身旁的上多了一个人,她却毫无所觉,仍是沉湎在自己的哀伤之中。
  “蓝蓝。”
  近似耳语般的低语传来,沈蔚蓝的身子震了一下,讶异地转头,“阿葵?”
  他温柔地看了她一眼,轻咳一声后装模作样地道:“你在哭吗?”
  这家伙是怎么了?她是不是在哭他自己不会看啊!还要多此一举地问她,无聊!
  她停止了哭泣,眼睛睁得大大地想看他到底在搞什么鬼。
  他起身走到她面前,忽地一把抱住她,还带着真音道:“蓝蓝,你别哭,是谁欺负你?”
  拜托!都几岁了还在讲这种蠢话,她忍不住开口问:“你干吗?”
  他却拧起眉,煞有介事地摇头,“不对啊!蓝蓝,这时候你应该说‘别管我’才对。没关系,我们再来一次喔!”
  沈蔚蓝傻了眼,怎么连她讲什么话他都要管?“你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话说到一半,她忽然闭上嘴,也想起往事。
  夏天葵却仍是笑笑的,“再来一次,好吗?”
  在他期盼的眼光之下,她竟然不由自主地受到牵引,乖乖地应声,“别管我!”
  他满意地笑咧开嘴,接着说:“蓝蓝,别这样嘛,你跟我讲谁欺负你,我……我告诉老师去骂他!”
  顿了一会,她接着道:“我不是叫你别管我吗?”
  “还是,你刚刚打针了?”
  “才没呐!你走开啦!”
  他专注地盯着她,“不行啊!你是我最喜欢的人,我怎么可以不管你?”
  “谁是你最喜欢的人啊!不要脸!”沈蔚蓝又开始淌起眼泪。
  “你啊,你就是我最喜欢的人,比喜欢爹地、妈咪和大哥还喜欢。”
  “哼!骗人。”她的眼泪愈流愈凶。
  夏天葵轻柔地拭去她眼角的泪水,“我是说真的。来,这个给你。”他从口袋中翻出一块巧克力,递给她。
  “这是什么?”
  他笑着说:“我最爱吃的巧克力啊!每次我哭的时候,妈咪就会买巧克力给我,我吃了之后就不会哭了,所以我把我的巧克力给你,你也不要哭了。”
  “真的要给我?”
  “对啊!蓝蓝,我跟你说,我以后一定会变强,然后我会一直保护你,让你不再哭,好不好啊?蓝蓝。”
  蓦然想起一件事,她强压下心头窜升的喜悦,别过脸去,低语着,“骗人!当你长大之后,你会有女朋友,你会保护你的女朋友,然后你就不要我了!”
  听到她这么说,夏天葵的脑袋有好一阵子无法思考,然后一股狂喜在他脸上点燃,他回道:“不会啊!因为我的女朋友就是你,一直都是你。”
  “骗人。”闻言,她呆愣了好久,最后却只能吐出这两个字。
  不可能!怎么可能?他说的不可能会是真的……
  “不信你看!”他笑领着她来到公园的小水池边,“削瘦的身材,短短的头发,大大的眼睛,笑起来唇边有小梨涡……”他一边说,手指也在她脸上游移着,最后停在她唇边,“来,笑一个吧!”
  “阿葵……”沈蔚蓝泣不成声,可嘴角却是上扬的。
  “我要你的,一直都要你,相反的,是你不要我,不是吗?”他将她拥入怀中。
  “因为我一直不知道我是喜欢你的,我也不知道原来你要的是我,不是别人。”她在他怀中闷闷地道。
  “蓝蓝。”他将她搂得更紧,她终于想通她对他的感情了,盼了八年收梦终于在今天成真。他心中有说不出的喜悦。
  “你要我,可是为什么我的爸爸、妈妈不要我呢?”她内心的伤口被阿葵修复了一点点,可那么一大块一直以来存在着的憾恨,又有谁可以来帮她填补呢?
  “要的、要的!我们要的!”
  闻声,沈蔚蓝愕然地抬头,越过夏天葵的肩膀,发觉出现在他背后的竟是她的父母,“爸爸、妈妈?”
  “我们从来就没有说过不要你啊!”沈培生一脸慈爱地,“你是我们最引以为傲的乖女儿,我们怎么可能不要你?”
  聂令婕的脸上则是布满泪痕,她摊开手,渴求的眼神望向女儿。
  他们已了解自己竟让女儿如此忧郁,如此缺乏亲情,决定日后将双倍……不,是付出全部的爱,来弥补她这些年的寂寞。
  沈蔚蓝不知所措地看向夏天葵,他低头在她眉间亲了一记,给她一个鼓励的微笑,然后放开她,轻轻地推了她一把,让她投向母亲的怀抱。
  聂令婕拥紧她,轻抚她的秀发低喃,“对不起、对不起……”
  “呜……”沈蔚蓝的喉间逸出一声哽咽,再也忍不住地放声大哭,宣泄她心中深埋已久的委屈与哀痛,“我……我一直很想问你们为什么,为什么你们从来就不看我一眼,是不是我做得不够好或做错了什么,所以你们才不要我……”
  沈培生摇摇头,“不,就是因为你做得太好了,我们才能够了无牵挂地去国外工作,没想到,我们或许在事业上是成功了,却是一对最失职的父母。”
  “小蓝,请你原谅我们,原谅我们这对自私的父母。”聂令婕哭着道。
  “爸爸、妈妈……”沈蔚蓝哽咽得说不出任何话来,感觉心中的伤口正在慢慢地平复。原来他们并没有不要她,他们还是爱她的。
  “小蓝,我们只是想让你知道,我们从来没有后悔生了你,你是我们最珍贵的宝贝,没有任何人能取代你的,知道吗?”
  “嗯……”她猛力地点头,心中再无一丝缺憾,她的父母还是要她的,这就够了,真的够了!
  夏家两兄弟在一旁静静地看着这一幕,脸上都有着欣慰。
  “原来,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大哥稍一点,夏天葵就全明白了。
  “我只希望他们看清楚事实,别再逃避下去了,不然,小蓝真的是太可怜了。”夏天荻淡淡地回答。
  “这次算我欠你,大哥。”夏天葵突地冒出一句,“至于你和茱萸姐的事,需不需要我帮忙啊?”若他猜得没错,茱萸姐就是大哥迟迟未交女朋友的原因。
  夏天荻微觉讶异地看了他一眼,轻笑说:“小葵,你长大了喔!不过我和茱萸的问题在于我们之间有一些误会尚未解开,这得靠我自己去努力。”
  他笑笑地没有多说什么,眸光转向眼前那个不再散发出孤独气息的身影。
  尾 声
  “大叔,求求你啦!教教我嘛!”
  沈蔚蓝和夏天葵倚在栏杆上,看着底下的那出闹剧。
  “怎么?苏可人还是不死心吗?”沈蔚蓝一边啃着巧克力,一边问。
  自从上次魏汉霖大显神威救了苏可人之后,那小妮子就一直死缠着他希望他收她为徒,让她日后有机会也能一展身手,而他不胜其优,躲她躲得头大。
  “是啊!看来这种情形还要持续一阵子吧!”夏天葵笑咪咪地说。
  “阿葵?”她一脸若有所思,忽地唤了他一声。
  “嗯?”他含笑地应了声。
  “不晓得我们两个老了之后,会变成什么样喔?”
  “你可能还是会在我的身旁啃着巧克力吧!”
  “是吗——是啊!”她回他一个甜甜的微笑。
  夏天葵痴然地低下头,吻住那朵只为他绽放的微笑。
  今日艳阳高照,蔚蓝的天空找不到一丝乌云,又是一个好天气——
  全书完 
  
  
返回目录 上一页 回到顶部 9 48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