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
作者:六道
第七卷 风起云涌
第二章
       任长风毫不犹豫地说道:“当然是洪门会赢了!”他对洪门倾注的感情太多,对洪门的实力也太了解,他感觉,南北一统之后的洪门,在中国绝对是黑道上的老大,即使在全世界,排进前十名也不成问题。任长风说完,见谢文东笑而不语,忙又补充道:“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想法,整个洪门上下的兄弟,没有不是这样想的。”
    “哈哈!”谢文东仰面轻笑,席地而坐,说道:“这就是问题所在。俗话说骄兵必败!青帮潜伏那么久,势力却能发展到堂口遍布全国的程度,它的老大不会是寻常人。青帮的实力有多大,我还不清楚,但想来,不可能超过洪门,但以洪门现在的状态,真打起来,恐怕要吃亏。向问天应该会意识到这一点。”
    任长风眨眨眼睛,有听没有往心里去,脸上写满不以为然。
    谢文东当然能看出他的想法,可也不多做解释,毕竟任长风的性格就是如此,用眼高过顶形容他,绝对不过分。
    任长风在吉乐岛住下,和谢文东一样,过上悠哉清闲的日子,有时闷了,和谢文东坐直升飞机先到澳大利亚,再转机到世界各地转转,暇意的生活让人享受,可时间一长,他也象李爽一样,觉得浑身不自在,总觉得生活象缺少什么似的。谢文东告诉他,这里缺少的是热血澎湃的激情。
    他时常想,象东哥这样的人,怎么可能会在与世隔绝的吉乐岛住那么久,为什么还不回中国,毕竟那里有洪门,有他一手创建的文东会。他看不出谢文东心中在想什么,几次想询问,但见到他和彭玲在一起时,脸上那股热情洋溢而又真诚天真的笑容时,这样的话就再也问不出口了。他一度以为,也许东哥现在已经喜欢上了这样的生活。
    一个月后,吉乐岛来了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向问天。
    他的造访,出乎任长风意料之外,但却在谢文懂意料之中。
    这次来吉乐岛,向问天身边只跟了一个人,曾经八大天王之一的陆寇。
    谢文东和向问天见面后,自然少不了一番寒暄。自他俩最后一次见面到现在,转眼半年的时间过去,两人的关系也由当年的势不两立变成现在的亲密合作。回想起以前的恩恩怨怨,两人唏嘘不已。
    在海边,谢文东专门建了一间供会客使用的房屋。此时,谢文东和向问天正做在房间内。
    向问天左右打量,暗暗点头。通过这间房子,能看出一点,谢文东很有钱。房子的建筑材料没有一块木板,也没有一块水泥,完全由钢化玻璃制造而成的。与岸边距离十几米,建于海水中,半截露出海面,半截在海下,人在房内,不时可见鱼群从身边游过,让人仿佛置身于龙宫之内。就连房内的摆设,也是由玻璃制造的,整个房间给人的感觉就是透明。
    先不说制造如此庞大规模的钢化玻璃需要多少钱,但是把它运到这个小岛上就不会是一笔小费用。
    这时,有位青年的汉子上前倒茶,清馨的茶香伴随海水的味道,飘散在房中,让人精神不仅为之清爽。
    在吉乐岛上,有文东会的兄弟不下百人,这些人都由三眼精挑细选后派过来的,一是可以照顾谢文东的生活,再则也可以保护他的安全。
    谢文东端起茶杯,瞧瞧向问天,笑问道:“向兄觉得我这里怎样?”
    向问天由衷道:“真好象人间仙境!难怪谢兄弟会在这里长住,即使我此时也有些动心。”
    “哈哈!”谢文东豪爽的大笑,说道:“我是闲人,而向兄不同,偌大的洪门,还要你支撑呢!”
    “唉!”向问天含笑叹口气,摇头道:“有时,我真羡慕谢兄弟,毫无牵挂,想走就走。”
    谢文东放下杯子,仰面道:“被动离开,有什么好羡慕的。”
    向问天道:“谢兄弟准备什么时候回国?”
    问到这句话,和陆寇一起守在门口的任长风来了精神,侧着耳朵,伸长脖子,仔细聆听。
    陆寇有趣地看了他一眼,笑问道:“任兄这一阵子可好?”
    任长风用眼角瞥了瞥他,压根就懒着搭理。陆寇丝毫不感意外,也不觉的难看,如果任长风真转头对自己笑呵呵地说上两句,那他才感到吃惊呢!他耸耸肩,又自顾自的道:“一看向兄比以前胖了一些,气色也好的出奇,这一阵子一定过的很滋润啊!”
    任长风正听谢文东和向问天讲话,可陆寇却在自己耳边唠叨起没完,顿感不耐,双剑眉一挑,狠狠瞪了他一眼。
    陆寇并不将他的恼怒放在心上,笑嘻嘻道:“许久不见,任兄的眼神还是如此绝情……”
    任长风觉得自己快抓狂了,他从来没见过脸皮如此之厚的人。他离开洪门,可能也有一部分原因在陆寇身上。
    谢文东没有马上回答向问天的话,而是走到玻璃墙壁前,注视外面色泽鲜艳的热带鱼群,食指轻轻扣打墙面。
    向问天道:“以谢兄弟的手段,回国已经不是问题,虽然中央杀过你一次,但我想你会处理好的,或者你现在已经处理好了。”
    “呵呵!”谢文东笑而不语。他要坐的飞机发生故障,半途坠落,机上无一人生还,这是中央玩的政治手段,人人都看得出来。中央想以谢文东的死,换回与日本之间的正常关系。但是人们只知其一,不知其二,谢文东又不是神仙,他事先怎么可能知道飞机会发生事故呢?!其中的内情,即使以东方易这样政治部的高官也不清楚。
    他想要回国,中央方面确实不是问题,之所以到现在还留在这座小岛上,是他还没打算离开。
    感觉谢文东不想说,向问天也不再追问,他喝了一口茶,幽幽说道:“谢兄弟,听说过青帮吗?”
    谢文东转过身,笑道:“听长风提起过。”
    向问天道:“那谢兄弟知不知道青帮在台湾挑了洪门?”
    谢文东听完没怎样,任长风却一哆嗦,简直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听错了。台洪门的实力有多雄厚,他十分清楚,拥有“一片红叶向南飞”——红叶这样的超级杀手集团的台洪门竟然让青帮给挑了,如果不是向问天亲口所说,换成旁人,他一定会大笑三声,表示嘲讽。向问天会说谎话吗?当然不会,你甚至从他嘴里听不到一句夸张的话。任长风下意识地握起拳头。
    谢文东远离中国,身在孤岛,不代表他不了解中国黑道和江湖的情况,无论有什么风吹草动,暗组的情报会在第一时间传到他这。所以,向问天会来找他,他一点都不意外。
    他淡淡然道:“台洪门竟然被青帮挑了,真是出人意料。”
    向问天正色道:“台洪门和我的关系一向交好,这点,想必谢兄弟已经了解。”
    谢文东点点头,当南北之争时,台洪门的红叶曾帮过南洪门,虽然出力不大,但在那个敏感的时期派出人手,无疑是向全世界的各地洪门表明,台洪门是站在南洪门那一边的。
    向问天道:“现在台洪门的当家人郭让带着残部,已逃到我这里,希望我能帮他清除青帮的在台势力。”
    谢文东问道:“你答应他了?”
    向问天摇头道:“暂时还没有,毕竟,洪门不是我一个人。正因为这一点,我才到这里找谢兄弟商议。”
    他的话没错,一旦答应郭让,那无疑等于洪门向青帮宣战,同样是全国性质的大帮会,真打起来,事情绝不会小,甚至比南北之争还要激烈火暴。向问天不敢草率决定,这是其一。其二,南北洪门虽然达成联盟,但内部的派系还是很明朗,一面是南系(原南洪门的骨干),一面是北系(原北洪门的骨干),南系的人自然会以向问天的决定为命是从,而北系的人则多以谢文东马首是瞻。若与青帮开战,内部一定要和谐,不然别说占到优势,很可能在开战的同时自己先分崩瓦解了,所以,他必须要取得谢文东的支持。
    向问天本人是主张帮台洪门报仇并夺回其在台湾的地盘,至于谢文东会支持他吗,向问天不清楚,这也是他此次前来的主要原因所在。本来可以通过电话询问的,但他却亲自跑一趟,可见对此事的重视程度。
    谢文东揉揉下巴,问道:“向兄的意见怎样?”
    向问天干脆地说道:“打!”
    谢文东叹道:“南北之争刚刚结束,双方皆有比较大的消耗,现在本应该是恢复阶段,并不利于做大规模的争斗。”
    向问天疑道:“谢兄弟的意见是不赞成打?”
    谢文东摇摇头,笑道:“当向兄收留台洪门残余的那一刻,事情的结果就已经注定了。因为向兄既然收留了他们,那代表大陆洪门和台洪门是交好的,既然交好,如果不为他们报仇雪恨,那一定会被江湖和黑道的人笑话,会说洪门怕了青帮,这样,在声势上就先输了青帮一头,丢了洪门的名声。”
    “啊!”向问天惊讶地看了他一眼,心中暗暗倾佩不已。谢文东头脑之灵活,考虑之周到,让人咋舌。他收留郭让等人,一直到现在,都没考虑到这一点。他所想的是,自己究竟应该不应该打,如果打,会有几成的胜算。
    他说道:“江湖上,没有什么比名声更重要!如此说来,我们必须要打了?”
    谢文东淡笑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向兄你也只能打了。”
    向问天长松一口气,道:“有谢兄弟这句话,我就放心了。”说着,他顿了一下,又道:“我还有一件事!”
    谢文东笑道:“向兄不要见外,旦说无妨。”
    向问天道:“我希望这次谢兄弟能和我一起回国。毕竟洪门不是我一个人的,而且有谢兄弟在,一旦和青帮打起来,我们的胜算也会增加几分。”
    谢文东笑眯眯地低下头,沉默半分钟,方悠悠说道:“最近,我是有回国的打算……”
    向问天和任长风听后,心中同是一喜。
    可谢文东又接道:“但我回国之后,不打算过问洪门的事,我要去的地方是东北。”
    向问天怔道:“去东北?为什么?”
    任长风也觉得奇怪,不知道谢文东葫芦里卖什么药,不过只要能回国,去哪他都不在乎。
    谢文东道:“呵呵,回东北,先把我的书念完,我想要的是毕业证,而不是一张失业证!”
    靠门而站的陆寇身子一栽歪,差点摔在地上,他怎么想也想不出来,谢文东竟然会找一个如此蹩脚的理由。
第三章
       向问天并没有在吉乐岛做过多的停留,既然决定要和青帮开战,帮会中要准备的事情很多,晚间,和谢文东一起吃过饭后,他连夜做直升飞机到香港,然后取道回广州。这一次吉乐之行,虽然没有把谢文东请出山,但是却成功争取到了他的支持,使洪门内部在战前能达成意见统一,向问天感觉还是不虚此行的。
    晚间,谢文东躺在别墅的阁楼里。阁楼不大,只有十数平方米,地面铺有厚厚的毯子,棚顶则为钢化玻璃打制,躺在其中,即舒适,又能欣赏到悬挂天空的万点繁星。
    彭玲此时依偎在他怀中。谢文东或许是瘦弱的人,但是他的胸膛,可以让你感觉到强烈的安全感和浓浓的温暖。
    她真希望时间能停止流淌,就这样,自己一直躺在他身旁。可是,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文东不会永远留在这座小岛上,他早晚有一天会离开。向问天的突然来访,让她多了一份担忧。
    彭玲是一个明白事理的女人,对不能改变的事实,绝不会去强求。她侧过头,看着谢文东狭长又清澈的眼睛,柔柔问道:“文东,你要走了吗?”
    谢文东笑了,反问道:“我会去哪呢?”
    彭玲狐疑道:“你不是准备回国吗?”
    “恩!”谢文东拂拂彭玲柔顺如锦的秀发,点点头,道:“是有这个打算,但不是现在。”
    果然!文东果然还是要回国。彭玲心中一紧,关切地问道:“那是什么时候?”
    “呵呵!”谢文东柔和地笑了笑,虽然是笑,眼中却闪过一道夺目的精光,淡然道:“当初,我是被国家踢出来的,即使要回去,我也要国家请我回去。”
    彭玲闻言,娇躯一震,脸上充满惊讶之色。
    谢文东凝视星斗,幽幽说道:“洪门与青帮开战,将会是全国性的激斗,国内的黑道一定会大乱,这直接会导致社会的动荡,一些投机倒把的人更会站出来趁机兴风作浪。呵呵,我们的国家现在想搞建设啊,这需要稳定的环境,不单单是外部稳定,内部更要稳定,所以,国家需要黑道里站出一个人来,结束纷争,恢复平稳的局面,这个人,除了我之外,实在想不出还有谁了。”
    彭玲不自觉地张开嘴,她与谢文东相处这么久,还是不敢说十分了解他,即使他就在自己身边,但她仍有种虚幻的感觉,这不是谢文东未真心对待她,而是由于他深不可测的智慧。他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是随意而为的,都是具有极强的目的性,这次支持向问天和青帮开战,也是如此。彭玲笑了,为自己竟然会喜欢上一个如此可怕的男人而笑,也为自己爱上一个如此聪明的男人自豪而笑。
    谢文东展开双臂,伸个懒腰,一只手枕于脑下,另只手揽住彭玲的香肩,说道:“过几天,我们去躺欧洲。”
    彭玲疑问道:“为什么?”
    谢文东道:“一是去探望彭伯父,二是去看看小丫头。”
    他所说的彭伯父,自然是彭玲的父亲,至于小丫头,当然就是金蓉了。
    彭玲表情欣喜,微笑道:“好啊!”她枕着谢文东的胳膊,细声说道:“父亲的病情已经稳定下来了,我想把父亲接到这里来住,每天都呆在病房里,我怕他会闷坏的。”
    谢文东点点头,道:“只要彭伯父同意,我没有意见。”
    彭玲正打算和谢文东商量此行的日期,外面突然传来敲门声。彭玲无奈地撇撇嘴,刚要起身,谢文东按这她,笑道:“我去开吧!”他拉开房门,外面站的正是五行的金眼。他斜目瞧瞧房中的彭玲,然后在谢文东耳边轻声说道:“东哥,森哥来了。”
    老森!谢文东一愣,奇怪他怎么会突然前来,事先连招呼都没打一声。姜森在文东会并非巨头级的人物,文东会除谢文东之外,三眼、高强、李爽是公认的三大巨头,也是最早跟随谢文东打拼的三个人,之间关系亲密无比,但是,无论谁都不会小瞧姜森这个人,因为他掌管着文东会最令旁人闻风丧胆的一把尖刀——血杀。
    “让他在客厅等我。”谢文东向金眼扬扬头,细声说道。
    金眼颇有顾虑道:“东哥,森哥还带来数十名血杀的人,他会不会……”下面的话,他没有说出口,不过意思已经很明显。
    谢文东到吉乐岛有几个月的时间了,姜森一次都未来过,而这回突然造访,却带来那么多人手,意图不明,让人担忧。
    谢文东闻言大笑,拍拍金眼的肩膀,说道:“别胡思乱想,老森是我的兄弟,他领人来,一定是有事情发生了,你去客厅陪他坐一会,我马上就到。”说完,他回到房间,对彭玲歉然道:“小玲,我下去一趟。”
    “怎么了?”彭玲刚才有注意到金眼在说话时,眼神漂浮不定,似有心事。
    “没什么。”谢文东笑道:“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
    “是谁来了?”彭玲闻言更加好奇。
    “姜森!”谢文东含笑向她摆摆手,走出阁楼。
    当他走到大厅时,姜森正坐在大厅内,低着头,不知道在盘算什么,而五行兄弟站在他左右,多多少少表现出提防的架势。
    “老森,你来了。”谢文东边从容走下楼梯,边打量这位和曾自己出生入死的兄弟。姜森还是老样子,身材矮却敦实,粗壮的胳膊将衣服撑起好高,黝黑的面膛写满朴实,但一双眼睛却不时闪烁出冷光。
    听到说话声,姜森猛然回神,看到谢文东,脸上闪过一丝常人不易察觉的激动,他连忙站起身,恭恭敬敬深施一礼,道:“东哥!”
    谢文东走上前来,用力拍拍他结实的肩膀,点下头,笑道:“坐!”
    姜森嘘了口气,屁股刚粘到沙发上,只听谢文东问道:“老森,出什么事了吗?”
    他身子一震,忙又站起来,低声说道:“小波得到可靠的消息,有人会来偷袭吉乐岛。”
    “哦?”谢文东一愣,他的敌人是有不少,但是有实力漂洋过海来偷袭他的,他暂时还想不到有这样一个人。
    谢文东表现平静,可五行兄弟却脸色同是一变,相互看看,最后,目光集中在姜森身上。现在,他们总算明白他次此来为什么带那么多人。
    “是谁?”谢文东在姜森对面坐下,拿出烟来,点着,悠悠吸了一口,淡然问道。
    姜森环视左右,欠身细语道:“是魂组。”
    谢文东噗嗤笑了,似无奈又似不相信地摇头道:“他们不是因为那一颗炸弹而已经解散了吗?”
    姜森皱眉道:“魂组是解散了,但还是有一部分残余力量存在,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知道东哥在吉乐岛生活,这次,他们购买了大量具有杀伤性的武器,准备对这里进行一次偷袭。”
    “呵呵!虾兵蟹将!”谢文东吐出一口青烟,问道:“他们有多少人?”
    姜森道:“有五十左右。”
    “老刘从哪里得到的消息?”
    “赤军!”
    谢文东道:“以前,魂组在鼎盛时期我都没有怕过,现在只剩下几个残兵败将,更不足为虑。”
    姜森道:“可是,东哥,我觉得还是应该小心为上。我带来六十名血杀的兄弟来保护你的安全。”
    六十血杀的兄弟?谢文东怔了一下。血杀是文东会的精锐,无论单兵最战还是集体配合,都具有非常强的实力,而且血杀的成员一向不多,人数最鼎盛时期也未达到三百人,现在的血杀基本保持在二百人左右,姜森一次性带来六十人,实在有些小题大做了。他思虑一转,疑道:“老森,是不是还有别的事?”
    “哦……”姜森面露难色,一副出言欲止的模样。
    谢文东笑道:“这里都是自己人,还有什么话不好说的吗?”
    姜森咽口吐沫,道:“我怀疑,文东会内部会有人对东哥不利。”
    “哦?”谢文东双眼一眯,凝视姜森片刻,问道:“谁?”
    姜森摇摇头道:“我只是有这层怀疑,没有确实的证据。在东哥离开期间,陈百成异常活跃,作为三眼哥的得力助手,大规模结交私党,并铲除和他作对的人,最近,还把他的弟弟陈百信拉入会中,委以重职。他经常传出消息,说文东会有今天这样的成绩,三眼功劳最大,现在既然东哥已经离开文东会,就应该把老大的位置让出来,交给三眼来做……”说到这,他没敢继续说下去,偷眼打量谢文东的反应。
    在谢文东身边保护他的人,多是三眼从龙堂里挑选出来的,里面有没有混杂陈百成的亲信,谁都说不清楚,姜森带来大量血杀成员,就是为预防万一的。
    谢文东仰起头,幽幽叹了口气。
    姜森将心一横,道:“东哥,陈百成是个毒瘤,这个人如此不赶快除掉,后患无穷,他甚至可能威胁到东哥的安全。”
    谢文东看人极准,陈百成是什么样的人,他心里十分清楚,不过以现在这种形势,并不适合除掉这个人。陈百成好杀,但是,三眼那方面会怎么想?毕竟,他是信赖这个人的,并把他看成自己最得力的助手。现在,文东会的事务都由三眼做主,一旦杀了陈百成,他会不会认为自己不信任他呢?甚至会不会认为自己顾虑他的权利太大而在消磨他的实力呢?没有确实的证据,杀掉陈百成,会引起一系列的反应,甚至会引发文东会的动乱。
    谢文东思前想后,摇摇头,道:“暂时不要动他。”
    姜森急道:“东哥,小心养虎为患。”
    谢文东笑道:“陈百成不是虎,充其量也只不过是只狡猾的狐狸,有老虎撑腰,他可以耀武扬威,一旦没有老虎维护他,他的死期也就不远了。”
    姜森琢磨他的话好一会,猛然一震,惊讶地张大嘴巴道:“东哥,你不会对三眼……”
    “哈哈——”谢文东仰面大笑,道:“老森,你想到哪去了,张哥是我的兄弟,我怎么可能对他下手呢?!我的意思是多收集陈百成为恶的证据,到时摆在张哥面前,他也不会再维护他了。”
    “哦!”姜森擦擦头顶的冷汗,暗中松了口气。
    这时,金眼接话道:“东哥,那魂组来袭的事,怎么解决?”
    谢文东笑眯眯地说道:“明晚,我们出海‘钓鱼’!”
第四章
       姜森好奇不解地问道:“东哥怎么知道明晚魂组会来?” 
    谢文东一愣,接着仰面笑道:“我猜的。” 
    姜森叹口气,佩服道:“小刘给我的情报,魂组选择偷袭的时间,确实是在明晚……” 
    第二天,深夜,吉乐岛十里之外的海面上。 
    一艘军舰熄掉引擎,在海面上随意飘荡,船上,黑漆漆一片,没有任何光亮,仿佛鬼船一般。但是,若仔细看,不难发现船上站满了黑衣人,每个人面色冷俊,朦胧中散发出一股肃杀之气。 
    
返回目录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