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10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袁华幽幽道:“只怕,坐大后的孙猴子,会推翻如来的五指山!” 
    “呵呵!”东方易笑道:“以后的事,谁又能说得清楚呢!”
第十九章
       谢文东准备回国,对洪门和文东会来说,都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五日后,谢文东先由澳大利亚去香港,再转机回到国内。他未去T市,而是直接回东北。 
    H市机场,接谢文东的人并不多,只有三眼、高强、李爽。不是其他人不想来,而是谢文东没让他们来,他不想太高调。 
    看到三位清一色西装革履的兄弟,谢文东笑了。三眼三人也笑了。四人快步走上前来,紧紧拥抱在一起。 
    不用说话,几人之间的感情自然流露出来,一切都在不言中。 
    周围来往的客人见四个大男人抱在一起,无步投来好奇的目光,可是他们哪里会想到,这四人都是跺一脚,黑道颤三颤的人物。三眼的眼睛有些湿润,和谢文东分手半年有余,这还是第一次碰面,他深吸了口气,低声说道:“现在好了,东哥回来了,我们几人又能一起去拼天下了!” 
    谢文东笑呵呵地拍拍三眼肩膀,道:“张哥,这一阵子真是辛苦你了。” 
    三眼大笑道:“这点辛苦算什么,现在社团上了轨道,而且不向外夸张,管理起来很轻松。”文东会占据东三省,再外向扩,就延伸到河南,那是洪门势力之内,谢文东怕两个帮会因利益发生冲突,所以一直未让三眼向外扩张势力。三眼是没向河南一带发展,但却将文东会的势力渗透到内蒙古。直到谢文东出事之后,三眼才有所收敛,近期,政府又因洪门和青帮的争斗开始高调打黑,三眼更不敢轻举妄动,自谢文东出国之后,文东会一直盘踞东北一带,没有大的动作。这倒不是三眼能力有问题,即使换成旁人,也难有作为。 
    “东哥,酒店已经准备了。”李爽笑道:“我们现在过去吗?” 
    谢文东上下看了看他,感觉他比离开吉乐岛时又胖了一圈,无奈摇摇头道:“小爽,你的体重快到二百斤了吧?” 
    李爽挠挠头发,嘿嘿干笑。三眼瞥了他一眼,说道:“何止啊,已经二百多了。” 
    谢文东叹了口气,道:“该减肥了。” 
    几人出了机场,没等上车,金眼的电话响了,接起一听,是东心雷打来的。金眼将手机交给谢文东,小声说道:“东哥,是老雷!” 
    “恩!”谢文东点点头,接过电话。 
    “东哥,你现在回H市了吗?” 
    谢文东一笑,道:“是的,刚刚下的飞机,老雷,有什么事吗?” 
    东心雷道:“我想问一下,东哥准备什么时候到T市?” 
    谢文东想了想,道:“暂时不急,再等几天的。” 
    东心雷道:“那我也去H市好了。” 
    谢文东问道:“你怎么突然想过来了呢?” 
    东心雷苦笑道:“唉!洪门和青帮打的天翻地覆,我又帮不上什么忙,还不如到H市消停几天,省得看了心烦。” 
    谢文东笑了,沉思片刻,摇头道:“你还是留在T市的好,如果你一走,北洪门群龙无首,容易生乱,而且会落南洪门的口实。” 
    这个道理,东心雷当然也明白,不过,谢文东一回来,他就没心思再继续在T市呆下去。谢文东又道:“我已经让长风回T市了,你看到他了吗?” 
    东心雷道:“当然,他现在就在我身边。” 
    谢文东敲敲额头,估计东心雷要来H市,十有八九也是任长风提议的。他说道:“你俩留在T市,一是可以稳定人心,再者,也可以保存北洪门的实力,不要被南洪门一点点蚕食掉,让老爷子一生的心血付之东流。” 
    东心雷闻言,打个冷战,再不敢多说什么,忙道:“东哥,我知道了。” 
    “那就好。”谢文东挂断电话,随三眼等人上了车。 
    三眼等人把为谢文东接风的地方安排在郊外的酒店,名叫富源,是一座五星级的豪华酒店。 
    前来的人,不仅有文东会的干部,还有省里来的领导,其中包括省委书记陈中文,以及省长付建安。 
    这个付建安是新上任的省长,对谢文东这个名字却如雷贯耳。本来,他是不想来的,但陈中文对他说,想搞好城市建设,必须要处理好和谢文东的关系。付建安刚开始听后,还觉得可笑,但一看陈中文那一脸正色的样子,他没敢笑出来。 
    看到谢文东,陈中文没有一点书记的架子,主动伸手上前,和谢文东热情地握手寒暄。 
    付建安在旁暗皱眉头,看陈中文这副样子,即使见中央领导人的时候也没有如此热情。 
    同时,他也暗吸口气,谢文东比他想象中要年轻,而且是年轻许多,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秀气斯文的模样,狭长单凤眼微微眯缝着,笑眯眯的样子,看起来和涉足社会不深的大学生没什么两样。他会是文东会的老大?真让人难以相信。 
    他正胡思乱想着,陈中文拉着谢文东走过来,满脸带笑的引见道:“文东,这是新来的省长,付建安付省长,以后,你们可要多亲近啊!” 
    “哦!”谢文东含笑点点头,道:“付省长,你好!” 
    付建安一笑,和谢文东握了握手,说道:“对你的名字,我可是久仰了。” 
    谢文东笑道:“和付省长比起来,我只是个小人物。” 
    付建安耸肩道:“小人物也可以干大事的,俗话说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陈中文听完,面色大变,暗叫糟糕。谢文东眼中精光一闪,还未说话,身后的三眼上前,在他耳边小声说道:“东哥,这人讨厌得很,经常与我们作对,前几天还抓了我们几个兄弟,不过多亏陈书记出面,现在总算把人放出来了。” 
    谢文东脸上笑容不减,笑眯眯道:“小人物也可以干大事,这话说的不错,只是不知道,付省长你这位大人物,以后能做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付建安微微一笑,贴近谢文东的耳边,低沉说道:“我希望,以后你的文东会最好能老老实实的,不要给我不惹是生非,不然……” 
    谢文东笑问道:“不然如何?” 
    付建安冷声道:“我就把它连根拔掉!” 
    “哈哈……”谢文东仰面大笑,幽幽说道:“做人,最重要的是有自知之明,量力而行。不然,只怕有头睡觉,无头起床。” 
    他话音刚落,周围十多桌文东会的干部们齐刷刷站起身,伸手入怀,对付建安怒目而视。他们衣服下面藏的是什么,恐怕连傻子也知道。 
    三眼拿这位新来的省长没办法,而且对他颇有顾忌,可谢文东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老大的态度如此强硬,下面的人更有主心骨,即使现在谢文东发话射杀此人,他们也敢当众拔枪把付建安打成蚂蜂窝。 
    看到这阵势,陈中文双腿一软,差点趴地上,急忙对谢文东摇手道:“大……大家都是知道人,别……” 
    付建安脸色难看,环视一圈周围的文东会众人,心中也是一颤,只看他们充满杀机的眼神,就知道他们想要干什么。他握了握拳头,注视谢文东,冷冷道:“我是省长,你想干什么?” 
    谢文东笑眯眯地看了他一会,仰面哈哈而笑,转头对周围人摆摆手,示意大家坐下,然后笑道:“吃饭吃饭,天大地大,肚子最大,有什么话,吃完饭再说!”他说着,回到饭桌旁。 
    “对对!咱们先吃饭!”陈中文满脸赔笑,坐在谢文东身旁,回头对付建安使个眼色,示意他赶快过来坐下,别再惹麻烦。 
    谢文东瞥了陈中文一眼,然后转头瞧瞧自己身旁另一个空位,问坐在自己对面的三眼道:“张哥,这个位置是给谁留的?” 
    三眼欠身道:“是付省长的位置。” 
    “哦!”谢文东想也想,提腿一脚,将椅子踢出数米开外,随口说道:“滚出去!” 
    他这突然的举动,别说周围的人傻了,付建安也傻了。他是省长,什么时候被人如此欺辱过,谢文东踢翻椅子,一时还反应不过来。 
    “这……文东,你看,这……”陈中文先看看谢文东,再瞧瞧付建安,结结巴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谢文东含笑拍拍他的胳膊,笑道:“陈书记别介意,今天,是朋友的聚会,我也只和朋友喝酒,来……”说着,他举起杯子,笑道:“咱们喝酒!” 
    陈中文咽口吐沫,心不在焉地跟着举杯,但眼睛一直偷瞄付建安。 
    两名文东会的小弟走过来,不由分说,架起付建安的两只胳膊,把他硬拖了出去。 
    “文东,这样是不是……太过分了。”等付建安被拉走后,陈中文抹抹额头的虚汗,小心翼翼地问道。 
    “人敬我一尺,我敬他一丈。谁敢动文东会的兄弟,谁就是我的敌人,对付敌人,我从来没有手软过。陈书记,麻烦你把我刚才这话传达给他。”谢文东喝一了口酒,笑眯眯地对陈中文说道。 
    陈中文一哆嗦,连忙点头道:“一定,一定。” 
    “呵呵!”谢文东环视一周,见周围百十号人都在大眼瞪小眼看着他,他笑道:“大家吃饭,都看我干什么,又不能当吃!” 
    他在开玩笑,周围却没有人敢笑。这些人,都是文东会各个堂口的高级干部,里面有见过谢文东的,也有没见过的,不过,现在众人心中都有一个感觉,这个老大很强!三眼已经算够强的了,但和老大比起来,还是矮了半截。 
    席间,谢文东让三眼坐到自己身边,边吃饭,边打听会内这段时间的情况。 
    有了大概的了解之后,他随意问道:“那个省长为什么抓我们的人?” 
    三眼嗤笑道:“那几个兄弟在舞厅见个模样不错的姑娘,上去搭讪时,与她的朋友发生点口角,后来动起手,把那人打伤了,就是这么回事,这付建安小题大做,操他妈的,说白了,就是想整咱们……” 
    谢文东道:“原来是为了女人,色子头上一把刀啊!社团内部是怎么处理的?” 
    三眼看看张研江,笑道:“我罚他们陪给人家医疗费。” 
    谢文东挑起眉毛,问道:“尽此而已?” 
    三眼点点头。 
    谢文东没在说什么,拿起酒杯道:“喝酒吧!”
第二十章
       酒席,在谢文东与省书记和众兄弟的谈笑风生中结束。酒菜不错,但陈中文这顿饭吃的可谓是难以下咽,在谢文东身边,一直如坐针毡,笑得脸部肌肉都快僵硬了。酒席一结束,他马上起身告辞。谢文东也不留他,而是从怀中掏出一张支票,提笔在上面唰唰写了几笔,递给陈中文,说道:“陈书记,这段时间多谢你对文东会的照顾,回来没带什么礼物,这是小意思,请你收下。” 
    “呵呵,文东,你太客气了……”陈中文接过,嘴里逢场作戏地客套几句,可低头一看支票上的金额,他拿支票的手一哆嗦,忙对谢文东道:“文东,这……这太多了吧!” 
    “我们是朋友嘛!”谢文东随意地摆摆手,笑呵呵地说道:“我的作风就是有钱大家花。以后,要麻烦陈书记的地方还有很多,当然,只要你对我们好,我也绝不会亏待你,家里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陈中文还想客气,象征性地把支票向谢文东手里推了推,然后心安理得地放在自己口袋中。这回他笑了,笑得异常开心,也是整个饭局上,他笑得最发自内心的一次。 
    谢文东深懂御人之术,萝卜和大棒,两者缺一不可。萝卜是甜头,大棒是威慑,恩威并用,才能将对方治得服服帖帖。 
    别过陈中文,谢文东领人回到文东会的总部。 
    如今的文东会早非昔日阿蒙,黑白两道的生意都上了轨道,每月收取,只能用天文数字来形容。 
    文东会的总部更是华丽,三十三层的新建大厦,产权完全归文东会所有,东兴集团的总部就设在大厦旁边。 
    大厦内部设计和酒店相识,进入后,首先是大堂,前台有两位漂亮的女郎值班,接待客人。 
    谢文东的房间在顶层,面积超过五百坪,装修得金碧辉煌,即使与总统套房比起来,丝毫不逊色。 
    带他参观时,三眼说道:“东哥,这房间就是为你准备的,一直以来,谁都没有在这住过。” 
    谢文东走了一圈,笑道:“这房间太大了,我一个人,哪能住得了这么大的房子。” 
    李爽嘿嘿笑道:“东哥是老大,住的房子当然要最大。” 
    三眼白了他一眼,对其他众人道:“我们先走吧,东哥一定也累了。” 
    高强、李爽等人听完,皆点点头,虽然心里有许多话想说,但一想谢文东从吉乐岛回到H市,路途奔波劳累,不忍心再打扰他,纷纷向谢文东告辞。 
    谢文东挥下手,幽幽道:“大家等一会走。” 
    三眼一愣,问道:“东哥,还有什么事吗?” 
    谢文东一笑,说道:“张哥,咱们的兄弟无理把人打伤,可最后的处理是不是有些轻了。” 
    三眼不以为然道:“只是打伤个不长眼的家伙,没什么了不起的事。” 
    谢文东目光一凝,正色道:“我们是黑道,赚的是黑钱,周围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等着盼着挑你的毛病,抓到把柄就来整你,如果自己不低调一些,行事嚣张跋扈,平日耀武扬威,时日一长,养成习惯,那和其他那些不入流的黑帮有什么区别,张哥,不要忘了以前H市的老大是怎么死的,前车之鉴已经摆在那里,难道,都看不明白吗?”他的话,虽然是对三眼所说,但实际上是对房间中所有人说的。 
    三眼语塞,一时无言以对。陈百成见三眼尴尬,忙上前说道:“东哥,我们以后记住了,这事也不能全怪三眼哥,毕竟只是小事,三眼哥每天要处理的大事那么多,难免有忽略的地方……” 
    谢文东点点头,说道:“国有国法,帮有帮规!三眼有忽略的地方,难道,执法堂的人都去睡觉了吗?” 
    张研江听完一哆嗦。他是执法堂的堂主,文东会的兄弟如果错而不罚,责任当然是他的。 
    其实,他是想作出处罚,但是,那几人都是龙堂的兄弟,虽然他有权利直接进行惩罚,但不和三眼说一声,面子上说不过去。 
    他找到三眼,把事情一说,后者毫不在意,认为下面的兄弟犯得只是小错误,交点钱出来就可以了,不用体罚。 
    张研江也明白,三眼的为人哪里都好,即爽快又义气,但就是护短,听他这么说,张研江也不想太过强硬,把两堂的关系搞僵,转念一想,这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就顺水推舟给三眼一个面子,没处理此事。现在谢文东问起,已点到执法堂头上,他哪还能站得住。张研江看看三眼,发现后者也正在看他,两人的目光碰了一下,各自垂下头。这两人,都是文东会的元老,也都是极局实权的人,但此时在谢文东面前,却象两个做错事的小孩子。 
    张研江面红耳赤,小声说道:“东哥,这件事是我的错……” 
    不等他说完,谢文东眉毛挑起,道:“当然是你的错。当初设立执法堂是为了什么?就是为了执行帮规,监督兄弟们日常规范的,你倒好,对犯错的兄弟视而不见,那我还要执法堂有什么用?” 
    张研江身子一震,面色刷的白了,吓得一句话没敢说。其他的各堂堂主也看出谢文东动了真火,一各个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三眼最清楚事情的原委,是自己护着手下人,没让张研江惩罚,现在把责任都推到人家头上,他也过意不去。他面带难色,说道:“东哥,其实……” 
    他一张嘴,谢文东就知道他想说什么,摆手道:“张哥,不要说了。那几个兄弟该怎么惩罚,帮规自有规定,还有,研江玩忽职守,也要按帮规惩处。”说完,挥挥手,示意大家可以离开。 
    众人低着头,走出房间,等出来之后,皆长出了口气,互相看看,摇头苦笑。 
    三眼把张研江拉到自己身边,苦叹道:“研江,这次害你受罚,我……” 
    张研江叹口气,道:“三眼哥,我确实有做错的地方,不怪东哥罚我。” 
    李爽、高强、何浩然等一干堂主纷纷上前,好言安慰他。李爽挠挠头发,说道:“回去我也该警告下面的兄弟收敛一点,别撞到枪口上。” 
    张研江回去之后,让执法堂的人把那几名打人的龙堂兄弟全部抓到执法堂,每人责打二十苔。苔是执法堂自设的体罚工具,几根竹条捆在一起,即柔韧又结实,打在人身上,一下就是一个血痕。二十苔打完之后,那几人已每有一个能站起来的。张研江则自领三十苔,手下人打他的时候,可加了小心。虽然打得噼啪乱响,实际上,用的分量并不大,不过,声势挺吓人,三眼等人在旁观看,也一各个暗暗咧嘴。 
    张研江在文东会向来主文,负责出谋划策,平时出去拼杀,根本找不到他,哪里受过这样的苦,三十苔打完,差点昏死过去。 
    最后,他是被人抬回自己房间的。 
    傍晚,他想不到第一个来看他的,会是谢文东。 
    谢文东来时,他正在床上趴着,晚饭没吃,也没胃口吃。听到门响,费力的转过头一看,原来是谢文东,他急忙想从床上爬起,谢文东急步上前,把他拦住,看他背上涂着厚厚一层药膏,皱眉道:“怎么打得这么重。” 
    张研江咧嘴一笑,说道:“我是执法堂堂主,如果不让下面兄弟打重一点,怎么避嫌啊!” 
    谢文东点点头,感叹道:“我知道,这事不能全怪你,有一部分责任也在三眼身上,但是,我只能责怪你,而不能责怪他,知道为什么吗?” 
    张研江苦笑道:“因为,我和三眼哥的职责不同。” 
    “没错!”谢文东在床边坐下,说道:“三眼的错是护短,这是他一贯的老毛病,而你的错是失责。现在帮会虽然强大了,有了骄傲的本钱,但是不代表我们已经无敌了,如果下面的兄弟都变得仗势欺人,惹得怨声载道,我们离灭亡的日子也不久了。记住,我们的身份毕竟是黑道,毕竟是见不得光的,惹人关注,最后,吃亏的还是我们自己。” 
    张研江是聪明人,一点就透,等谢文东说完,随即说道:“东哥,我明白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谢文东含笑点头,道:“多休息,把伤养好,文东会不能没有执法堂,就象我身边不能没有你一样。” 
    张研江心中一荡,别过头去,偷偷拭掉眼中的泪花。 
    他虽然被谢文东惩罚,心里却毫无怨言,认为自己确实改罚。这正是谢文东的御人之道。 
    第二天,三眼找到谢文东,提出文东会外扩的事。他希望文东会的势力能延伸到内蒙古,毕竟那里没有洪门也没有青帮的势力存在,打起来不会费劲。 
    谢文东并不反对,既然有利于帮会发展,如果不去做,就是自己的损失。 
    文东会自从统一东北的黑道之后,势力一直在向内蒙古渗透,只是规模不大,又极其低调,未和当地的黑帮发生过矛盾。但渗透和大举入侵是两回事,如果不弄清楚当地的情况,很容易受挫。 
    三眼一直负责这方面的事,对其状况也比较了解。 
    内蒙古地广人稀,当地的黑帮和其他地方不一样,非常彪捍,手中大多都有重武器,有些黑帮甚至在草原上建了自己的根据地,周围布有雷区,别说警察,即使军队过去想打下来都不容易,而且地势隐蔽,不容易被发现。 
    当地黑帮和三眼接触最多的是‘草原狼’。‘草原狼’是新兴起的帮会,没有家底和背景,成员也比较年轻,但却是一批亡命徒。他们在文东会手里买过几次军火,双方关系不错。 
    谢文东听到这,眼睛一亮,笑道:“草原狼不错,可以利用。” 
    三眼一愣,问道:“东哥的意思是……?” 
    谢文东笑道:“扶植个听话的傀儡,比我们直接入侵的效果要好。” 
    三眼恍然大悟,接着,又担忧道:“只怕,让他们坐大之后,可能会不受我们的控制。” 
    谢文东呵呵而笑,淡然的悠悠说道:“那就看谁的头脑更聪明,谁的手段更厉害了。”
第二十一章
       谢文东道:“我要见见草原狼的老大,张哥,你去安排一下。” 
    三眼笑道:“这简单,两天后,草原狼又要买一批军火,他们的老大要亲自来一趟。” 
    谢文东问道:“他们要买什么?” 
    三眼道:“地雷。” 
    草原狼的老大名叫阿日斯兰,典型的蒙古族人,个头不高,却十分敦实,皮肤黝黑,圆圆脸,单眼皮,眉毛稀疏,目光凌厉,如同鹰眼,被他注视时,会有一种阴森冰冷的感觉。阿日斯兰在蒙语里的意思是雄狮,人如其名,整个人看上去,从骨子里透出一股狠劲。阿日斯兰只听过谢文东的名字,但从未见过,即使是三眼,他也只见过一次,和他联系最多的是陈百成,但两人关系一般,阿日斯兰看不起这个只会夸夸其谈,嘴上功夫了得,身手却一般的人。蒙古人向来佩服强者。 
    见面的地点在文东会总部的天台上。地面是厚厚的人造草坪,走在上面,软绵绵的,更让阿日斯兰惊讶的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8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