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11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见面的地点在文东会总部的天台上。地面是厚厚的人造草坪,走在上面,软绵绵的,更让阿日斯兰惊讶的是,在天台中央还有一座不小的游泳池,如果不是亲身经历,很难相信草坪、游泳池这些东西还可以建在数十层摩天大楼的顶台。 
    文东会真的很有实力,至少,他们很有钱。阿日斯兰以为自己见过世面,现在,体会到自己的见识还是太少了。 
    和他一同来的几名手下也是东张西望,看什么都新鲜。 
    被人领到游泳池旁,看到一行人坐在椅子上,一各个西装革履,谈笑风生,好不自在。 
    别的人他不认识,可看清三眼之后,精神一震,忙大步走上前,笑道:“三眼兄!” 
    没等他走到近前,被两名身穿黑衣的青年拦住,其中一人伸手向腰间摸去。 
    这两人都是龙堂的兄弟,例行性的搜身在他们看来是很正常的,可阿日斯兰不懂,以为对方哦对自己动武,想也未想,抓住青年的手腕,下面一脚,上面顺势一拉,青年惊叫一声,飞了出去。 
    他这一动手,周围那些黑衣青年齐刷刷掏出枪,枪口指向阿日斯兰的脑袋。 
    阿日斯兰没敢动,看向三眼,皱眉道:“三眼兄,你这是什么意思?” 
    三眼未说话,转目看向谢文东。 
    谢文东身穿藏蓝立领中山装,英气勃勃,淡然地笑了笑,说道:“都说蒙古的摔交厉害,今天算是见识了。” 
    三眼目光一凝,道:“东哥,给他们一点教训?” 
    谢文东摆摆手,笑呵呵道:“不用,来者是客,让他们过来吧!” 
    三眼答应一声,向周围那些黑衣青年挥下手,众人会意,纷纷收起枪,站到两旁。 
    站起身,三眼笑道:“阿日斯兰,别介意,只是一点小误会,来来,我为你介绍一人。” 
    阿日斯兰狐疑地看他一眼,犹豫片刻,还是走上前。三眼一指谢文东,笑道:“这是我们的老大,东哥。” 
    “啊?”阿日斯兰倒吸一口冷气,文东会的老大,自然是谢文东了,以前没少听过这个人,想不到今天竟然能见到。他面带肃然,上下打量谢文东的样子,等他仔仔细细看过一遍之后,忍不住大失所望,在他想象中,谢文东应该是人高马大的壮汉,浑身上下,透出杀气,可眼前这青年,只有二十出头,身材不高,而且有些消瘦,长得眉清目秀,笑眯眯的样子,哪象一个大帮会的老大,倒象是上学的文弱书生。 
    这就是文东会的老大?阿日斯兰心里生出轻视之意,伸出手来,嘿嘿笑道:“原来是东哥,久仰久仰!” 
    谢文东笑眯眯道:“你客气了。”说着,和对方握了握手。 
    握手时,他忽然感到对方在加大力道,且力量越来越大。谢文东暗笑一声,面不改色,手掌突然加力。 
    论力气,谢文东未必能有阿日斯兰大,但是他的爆发力却太强了,瞬间迸发出的力道可以是自身力量的数倍。 
    阿日斯兰哪里能受得了,他只觉得手掌传来一阵钻心的巨痛,指骨欲裂,冷汗顿时流出来,手指下意识地松开。 
    谢文东脸上毫无异样,自然地摆摆手,笑道:“请坐!” 
    阿日斯兰心中骇然,收起轻视之意,恭敬地点下头,坐在谢文东对面的椅子上。 
    谢文东看了看他带来的几名手下,一各个虽然其貌不扬,但身材雄壮,配上黑漆的皮肤,站在那里,好象铁塔一般。 
    暗暗点了点头,谢文东笑问道:“阿日斯兰,你和文东会做过几次生意了?” 
    阿日斯兰不明白谢文东的意思,揉揉发麻的手掌,说道:“三次。” 
    “三次!”谢文东道:“也算老朋友了。我听张哥说,你的草原狼在内蒙崛起的很快,不知道这次又要买多少军火?” 
    听到军火,阿日斯兰来了精神,身子向前探了探,说道:“我想买二十支AK,十支手枪,还有五十颗地雷。” 
    “哦!”谢文东点点头。在阿日斯兰眼里,这可能是一笔大买卖,可谢文东看来,简直微不足道。文东会仅每月向金三角提供的军火最少也要超过这规模的几十倍。他端起茶杯,说道:“现在,军火买卖中买枪支的占多数,买地雷的却没有几个,你能用得上?” 
    “哈哈!”阿日斯兰笑道:“内蒙可能和别的衣服不一样。这里地大,人少,特别在草原上,方圆数几里都看不到一个人。我们草原狼建了一个基地,为了安全起见,所以想在周围布下地雷。” 
    谢文东笑了笑,喝口茶,道:“我这次见你,是想和你谈一件事。” 
    阿日斯兰一愣,问道:“什么事?” 
    谢文东道:“合作。” 
    “合作?”阿日斯兰迷茫地眨眨眼睛,问道:“东哥的意思是……” 
    谢文东笑眯眯道:“以后,草原狼依附文东会,而我们,会帮你征服内蒙的黑道。” 
    阿日斯兰身子一震,眼珠提溜乱转,考虑好一会,他问道:“我不知道东哥说的这个‘依附’是什么意思?” 
    谢文东道:“你还是你,草原狼也还是草原狼,你内部的事情,我不干涉,不过,在我要求你为我做事时,你要无条件的服从。” 
    阿日斯兰变色,向左右文东会的众人望望,小心地问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谢文东仰面大笑,说道:“放心吧,即使你不答应,我也不会难为你,和你做的生意,还会照样做下去。”阿日斯兰听完,长出口气,刚要说话,谢文东又道:“当然,既然你不答应,我们只好去找别人,我想,在草原上希望和我们合作的黑道应该不少,到那时,你将成为我们的敌人,对付敌人,我们会有所有能想到的手段把他干掉。” 
    说话时,谢文东虽然面带笑容,阿日斯兰却在打冷战,文东会的实力有多大,他不了解,但文东会独霸东三省的黑道却是事实,而且,他们的军火好象用之不竭似的,陈百成曾对他说过,即使想买坦克,文东会也有,并负责运输。如果文东会真联合其他的帮会歼灭自己,恐怕不用亲自动手,只提供军火自己就挡不住。 
    想到这,阿日斯兰一哆嗦,刚才已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回头瞧瞧随自己同来的兄弟,也是一各个面带难色。 
    心里苦笑一声,他沉思不语,好一会,问道:“草原狼服从文东会的支配,但是,你真的肯帮助我们统一黑道?” 
    谢文东笑道:“当然,这也算是我们合作的条件吧!” 
    阿日斯兰疑问道:“难道,东哥不怕我们势力变大之后,不听从你的指挥?” 
    “哈哈……”谢文东仰面大笑,说道:“我知道,蒙古人说话是讲信誉的,你不会骗我,而且,你一定会和我们合作的。” 
    阿日斯兰瞪大眼睛,问道:“东哥这么有自信我会答应你?” 
    谢文东道:“我既然会和你谈合作,事先不会没有调查的。草原狼是新兴的帮会,扰乱了内蒙以前相对稳定的黑道格局,所以,有很多帮会对你们充满敌视,甚至,有两个大帮会已经向你们宣战,你大规模购买军火,还有地雷,不也正是出于自保吗?但是你们的实力究竟有限,无论从人力上还是财力上,都不是人家的对手,如果不和我们合作,你只怕连三个月都撑不住。” 
    阿日斯兰后背流出冷汗,对面前这个青年,不得不从新估计。谢文东说的话都是正确的,和草原狼敌对的帮会分别是鹰帮和双头帮,都是实力一等一的大帮会,他多次向文东会购买军火,正是为了对付他们。他面容一整,问道:“东哥想怎么帮我?又希望我为你做些什么?” 
    谢文东道:“我会无条件的向你提供军火,同时,也会派出人手助你一臂之力,至于你要为我做什么,我暂时还没有想好,以后用到你的时候,我自然会告诉你。” 
    阿日斯兰有些心动,再次回头看看同伴。那几人相互小声私语几句,然后一起向阿日斯兰点点头。 
    看到他们也同意,阿日斯兰再不犹豫,对谢文东正色道:“那好吧,东哥,我答应你的合作。” 
    谢文东满意地笑了笑,和阿日斯兰对击三掌,立下君子协定。 
    本来,谢文东根本就不在乎什么协定,也没有奢望阿日斯兰会遵守协定,他本意是在帮对方统一内蒙黑道之后,就把他干掉,然后以文东会的强势收编草原狼,如此一来,内蒙的黑道也就在文东会的掌控之下。可是,他忽略了一点,蒙古人重视承诺的态度与汉人不一样,以至于后来谢文东几次想下手铲除阿日斯兰,都因没有合适的借口而犹豫不决。 
    谢文东出面,成功收服草原狼,在三眼等人看来,这只是帮会向外夸张的小插曲,并没有放在心上,但谁都没有想到,日后草原狼能成为谢文东手里一颗至关重要的棋子。也成为陈百成的噩梦。
第二十二章
       送走阿日斯兰,谢文东让三眼安排人,晚上陪他们出去玩玩。三眼点头应是,向一旁的手下使个眼色,那人快步离开。他问谢文东道:“东哥,你觉得这个阿日斯兰怎么样?” 
    谢文东淡然一笑,道:“虽然野心大了一些,但为人比较直爽,是个可以合作的伙伴。”他观察人非常细致,通过刚才的谈话,对阿日斯兰这个人也了解一二。他站起身,低头寻思片刻,又道:“张哥,与蒙古狼合作的事,就交给你了。” 
    三眼一愣,问道:“那东哥你呢?” 
    谢文东算了算自己回来的时日,说道:“我在H市不能呆太长的时间,近期就得准备去T市。” 
    三眼惊讶道:“这么急?!东哥回来才几天而已嘛!” 
    谢文东耸肩,微笑道:“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洪门和青帮打的天昏地暗,向问天也一定忙的团团转,如果我不去帮他一把,实在说不过去,而且这次中央把我找回来,可不是让我享清福的,被他们催促离开H市,还不如主动一些好。” 
    三眼沉默半晌,问道:“东哥打算什么时候走?” 
    谢文东想了想,道:“最近几天吧。” 
    文东会被三眼打理的很好,帮会发展平稳,和俄罗斯的黑带以及金三角的关系,都非常稳固。对于三眼的能力,谢文东十分放心。在H市又停留两天,他起程去T市。临走当天,文东会的高级干部们一起聚在他的房间里。众人说是来送行的,其实是想和他一道去T市。他们的心思,谢文东当然明白,不等众人开口,他先说道:“这次,我去T市,谁都不能带。” 
    李爽怔怔地问道:“为什么?我们如果同东哥一道,即使帮不上忙,也能分忧啊!” 
    谢文东笑了,拍拍李爽肩膀,说道:“你们要做的不是帮我对付青帮,而是把帮会的实力提高上去。现在,洪门和青帮打的热火朝天,同为全国性大帮会,打到最后,难免落得一个两败俱伤的结果,这样一来,对于我们来说可是个难得的机会。” 
    三眼吸了口气,说道:“东哥的意思是……” 
    谢文东仰面笑道:“仅仅东北这一角,不是我想要的。要么就不做,要做就做最强的那个,文东会发展到现在,已经有足够的实力去争夺更多的东西了,只是我们欠缺一个机会,现在,洪门和青帮爆发争斗,对于我们来说,这是最佳时机。” 
    众人听后,一阵振奋,三眼道:“东哥是说,我们文东会可以趁机向外扩张了?” 
    谢文东悠悠道:“恩,但不是现在。等争斗到最后,总要有人来收拾残局,我们要扮演的角色,就是那个。” 
    帮会要有大的动静,李爽兴奋异常,问道:“东哥,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 
    谢文东正色道:“积蓄实力!”说着,他又对三眼道:“张哥,内蒙的事情又要交给你了。你带龙堂协助草原狼,同时,把自己人多安插在草原狼内部,一是可以监视他们的动向,二是要干掉他们也方便一些。” 
    三眼嘿嘿干笑,说道:“东哥,你放心吧,我明白该怎么做。” 
    谢文东去T市,途经D市,本想去看望高慧美两姐妹,但因为时间的原因,他未多做停留,直接乘飞机去T市。 
    南北洪门合并,只是名称上的合并,实际两个帮会远没达到融合到一起的程度,南北洪门仍然有自己的独立体系。 
    在机场,接他的人可不少,北洪门的骨干差不多全部到场,这些人,谢文东基本都接触过,见面后,热情地相互寒暄。 
    在人群里,谢文东还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陆寇。 
    他感觉奇怪,这个向问天身旁的红人,不在广州协助他,跑到T市干什么。东心雷看出他的疑惑,在他身边小声说道:“东哥,陆寇是三天前到的T市。” 
    谢文东思绪一转,明白了,南洪门肯定是听说自己要到T市,怕暗中捣鬼,所以把他排来,表面上是协助,暗中是监视。 
    想罢,心中暗笑,他笑呵呵地和陆寇握了握手,笑问道:“向兄近来可好?” 
    陆寇脸上仍然挂着玩世不恭的笑,说道:“天哥非常好,多谢谢先生挂念。” 
    “哈哈!”谢文东笑道:“大家自己人,不用客气。” 
    任长风在旁听完直撇嘴,自己人?鬼和他才是自己人!南北洪门的恩怨结交那么久,之间的仇恨之深,用根深蒂固来形容也不为过,不是靠一年半年的时间就能淡却的。 
    谢文东没跟众人回北洪门的总部,而是让司机开车去趟郊外。 
    众人当然自己他要去看谁,无论和他关系疏远或亲密的北洪门干部,皆一各个暗中点头,只看他对金鹏这份尊重,金老爷子将掌门人的位置传给他就没有错。 
    无论外面的世界变化得如何迅猛,似乎丝毫未影响到老爷子这里。依然是青山绿水,依然是充满清新的宁静。 
    离老远,谢文东就让车子停下,步行走向金老爷子所住的别墅。 
    别看此处荒山野岭,难见人踪,但是,暗中不知埋伏有多少北洪门的暗哨与保镖,如果是陌生人来,根本无法接近别墅的百米之内。看到来人是谢文东,没有人出来阻拦,负责老爷子安全的保镖队长是个三十多岁的机敏壮汉,从别墅大院内里跑出来,到了谢文东近前,冷俊的脸上浮现出一丝微笑,恭恭敬敬地说道:“东哥,你来了!” 
    “恩!”谢文东点头示意,问道:“老爷子在吗?” 
    壮汉忙说道:“在!东哥,快里面请!” 
    谢文东随壮汉进入别墅,五行五人及其他前来的北洪门干部留守在外面。这些人都是金鹏的老部下,当然也想见见老爷子,可过上隐居生活的金鹏却不是什么人都可以见到的。 
    别墅内。老爷子正和一位陌生的老者下棋,两人皆一副全神贯注的样子。谢文东笑了笑,静静走到旁边,默然无声地看起来。 
    “在国外的生活怎么样?”谢文东以为老爷子没看到自己近来,突然听到金鹏发问,他微微一愣,然后笑道:“还不错,只是很想念老爷子!” 
    “哈哈!”金鹏大笑,在棋盘上投下一子,然后起来,先上下打量谢文东半晌,然后笑道:“不错,没有变,还是老样子!” 
    谢文东也同样在打量金鹏,见他精神健朗,脸上光彩依旧,放下心来,笑道:“老爷子的身体也是象以前一样硬朗!” 
    他的话,总能说到金鹏的心里去。他对那位陌生的老者说道:“张兄,来认识一些,这位是新任的北洪门掌门人,谢文东!” 
    “哦!”老者的目光这才从棋盘移到谢文东身上。看了他一会,微微笑道:“年少有为,金兄好眼光。” 
    金鹏又向谢文东介绍老者的身份,道:“这位张兄是望月阁长老,文才武艺,样样精通,文东,以后可要多向人家请教哦。” 
    望月阁?!谢文东精神一震,对这个洪门的长老会他了解不多,也充满好奇,以前在老爷子这里还见过另外一位望月阁长老,人家传了自己一套精妙的身法,至今记忆犹新。他十分客气地点下头,说道:“原来是张老爷子,失敬,失敬!” 
    老者暗中赞赏一声,别看谢文东年纪不大,做为北洪门掌门,身世显赫,但却如此有礼,不骄不傲,实在不容易。他笑道:“谢掌门客气了。” 
    谢文东道:“张老爷子叫我文东就行了。” 
    他对望月阁的人非常客气,一是因为望月阁的神秘,再者,他也明白望月阁对洪门有着强大的影响力,处好关系,对自己以后的行事很重要。 
    老者对谢文东印象不错。三人分别落座,谢文东把自己去英国,见到金蓉以及她近期的情况大致说了一遍。金鹏含笑点头道:“小蓉从小未离开过家门,加上我和她父母的宠爱,时不时的总耍小孩子脾气,送她去国外上学,能学到多少本事倒不重要,最主要的是能让她变的成熟一些。” 
    谢文东笑而未语。他并不认为非要把金蓉送到国外才能让她独立,他离开英国时,已安排人保护金蓉的安全。 
    又聊了一会,老者问道:“文东会下棋吗?” 
    谢文东看了看老者面前的围棋棋盘,摇头道:“对于下棋,我不是很在行。” 
    老者笑道:“下棋可以修身养性,平时多炼炼,总是有好处的。来来,文东陪我下一盘。” 
    谢文东看向金鹏,老爷子对他笑呵呵地点下头。 
    其实,他的棋艺并不差,以前和金老爷子也没少对弈,只是他对这方面兴趣不浓,未深入研究过。 
    棋品如人品。从一个人下棋的风格,能看出他的为人如何。 
    谢文东棋道诡异,不按常理,看似随意走的一步棋,暗中却藏杀机。 
    这盘棋,下了一个钟头,最后还是谢文东败下阵来。 
    看看时间,已近傍晚,谢文东知道东心雷为他已经准备好饭局,自己不能不去,起身向金鹏和老者告辞。 
    老爷子也不挽留,亲自送他到门外,临分手时,金鹏问道:“文东,你回T市,是为了洪门和青帮之间的事吧?” 
    谢文东毫不隐瞒,点头道:“是的。” 
    金老爷子说道:“其实,洪门和青帮是同源,虽然名气没有我们大,但势力却不小,文东,和他们开战,你也要小心哦。” 
    谢文东深深点下头,道:“我会尽力的。” 
    送走谢文东,金鹏回到别墅内,见老者还在看着棋盘,他笑问道:“张兄,你看文东这个年轻人如何?” 
    老者沉默好一会,方抬起头,幽幽说道:“头脑精明,性情诡诈!” 
    外表的伪装,可以欺骗别人,但棋风却不会。 
    金鹏仰面大笑,道:“历代枭雄,哪有头脑简单之辈?!哈哈……”
第二十三章
       对于谢文东回T市,洪门上下欢呼沸腾,在人们的心目中,东心雷和向问天都算不上自己的老大,只有谢文东才是。 
    自南北合并之后,所有行动都由双方商议,经向问天和东心雷一致赞同之后才可以决定下来,北洪门内很大一部分干部感觉自己的权利在很大程度上受到瓜分,心存不满。谢文东重回T市,让他们看到了希望,期盼谢文东能带领他们回到以前时的状况。 
    晚宴盛大,在北洪门总部进行,只是洪门内部前来的干部就超过百人,加上当地一些有头有脸的黑白两道人物,人数接近二百,总部的大堂已不小,可放眼看去,尽是黑压压的人头,外面大院中,挤满一排排的高档轿车。 
    谢文东坐在主位,在他左右,分别是东心雷和任长风,五行五人则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精光闪烁的眼睛不时警惕地打量周围来往的客人。陆寇位于东心雷的旁边,环视一周,摇头叹道:“当初,风哥来T市的时候,远远没有这样热闹。” 
    东心雷哈哈大笑,说道:“在北洪门,向兄的威望怎么能比得上东哥呢?!” 
    任长风讨厌陆寇,可东心雷对他印象还不错,觉得此人能力极强,但为人随和,经常开一些不伤大雅的玩笑,让人有亲近感。 
    陆寇撇撇嘴,说道:“同样是洪门的老大,差距也太大了吧!” 
    东心雷道:“其实都一样,如果东哥到广州,受欢迎的程度也肯定远远比不上向兄。” 
    陆寇点点头,笑道:“那倒也是!” 
    谢文东见大厅内人越来越多,二十多张酒桌找不到一个空位,感觉人来得差不多了,他端起酒杯,站起身,低咳一声,环视左右。 
    众人见谢文东有话要说,一各个坐直身躯,自觉地闭上嘴巴,大厅内闹闹哄哄的声音瞬时消失,变得静悄悄的,鸦雀无声。 
    谢文东笑了笑,说道:“今天,我回到T市,各位能来捧场,我很感谢大家。” 
    “东哥客气了!”北洪门的干部们纷纷站起身,满面正色地看着他。 
    谢文东向众人点下头,道:“我离开有将近一年的时间,这期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也发生了很多事情,我知道,大家也受了不少委屈。” 
    此言一出,不少北洪门的干部差点哭出来,何止委屈,自南北合并之后,日子大不如以前,原本自己可以做决定的事也要拿出来让两位老大一起审批,各个堂口以前交纳的会费是收益的百分之六十,现在也增加到百分之八十。 
    看了看众人的表情,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9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