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12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郧敖荒傻幕岱咽鞘找娴陌俜种衷谝苍黾拥桨俜种耸!
    看了看众人的表情,谢文东知道自己的话说到他们的心里。在参加晚宴之前,他曾向东心雷询问帮会的近况,后者用四个字来形容:人心涣散。谢文东当然明白为什么会这样,真正对南北合并不满的是各地堂口,那些堂主们以及下面的干部舒服日子过久了,合并之后,利益受损,当然怨声载道。笑在心里,却没有表现在脸上,他又正色道:“不过,这些只是暂时性的,既然我回来了,自会尽力为大家争取到更多的利益,希望在座的各洪门兄弟能象以前一样,为洪门尽心尽力,打败目前的强敌。” 
    陆寇听完这话,脸色一变,感觉他的话里,似乎含有把洪门重新分裂的意思。 
    不过,那些堂主们对谢文东的话十分受用,齐刷刷说道:“我们愿誓死追随洪门,追随东哥!” 
    哼!谢文东笑在脸上,心里却在冷哼,举起杯子,笑眯眯道:“来,干杯!” 
    “干杯——” 
    一时间,大厅内响起阵阵的撞杯声。 
    这顿饭,谢文东吃了两个多钟头,期间不时应付前来敬酒的干部,到底喝了多少,最后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总之,在他身旁的人很多都喝得大醉,躺到桌子底下。谢文东见众人喝得差不多,他起身告辞,不过现在还能站稳身躯和他打招呼的人已经不多。 
    东心雷、任长风、五行五人也跟着谢文东走出来。 
    来到他身旁,任长风回头望望大厅内,摇头笑道:“东哥,看起来各地的堂主对你最欢迎啊。” 
    谢文东仰面吸了口气,道:“欢迎?是欢迎我为他们改变现状而已。” 
    东心雷和任长风一愣,接着,两人又点点头,说道:“确实如此。” 
    谢文东冷笑道:“他们的年岁太大了,在堂主的位置上也呆的太久了,舒服日子过习惯,连最基本的容忍都忘了,只知享乐,不知进取,成不了大气,该换一批年轻人来干干。” 
    东心雷倒吸一口冷气,三分醉意顿时消失,他惊讶道:“东哥的意思是……?” 
    谢文东道:“换血!不过,不是现在,这要一点点的慢慢来。” 
    正说着话,陆寇快步从大厅里走出来,看到谢文东,他疾步上前,收起吊二郎当的笑,正色问道:“东哥刚才说的话,可是对洪门的合并表示不满?” 
    任长风眉毛竖立,冷道:“陆寇,东哥说什么话,还轮不到你来管!” 
    陆寇道:“如果威胁要合并之后的洪门,我就要管了。” 
    “哈哈!”任长风气极而笑,他看陆寇不顺眼不是一天两天,早想和他一决高下,他右手背到身后,哼笑道:“你不要忘记这里是什么地方,你在和谁说话?!” 
    陆寇没有看他,而是直盯着谢文东。 
    看他对自己的话置若罔闻,任长风心中火烧,低喝一声,拔刀就想上前,谢文东拉住他,拍拍他肩膀,含笑摇头,然后对陆寇道:“南北洪门的合并,是我和向兄共同决定的,你认为我会把以前的决定推翻吗?” 
    陆寇没有答话,盯着谢文东的眼睛,想从中看出他的话究竟是真是假。可是,他失望了,在谢文东的眼睛里,他什么都看不到,漆黑的眼眸,好象无底的黑洞,谁都不知道里面隐藏了什么。 
    谢文东说的没错,当初,确实是他和向问天商议之后才决定把南北洪门合二为一,但是,当时的情况是他刚刚炸掉魂组在日本的总部,日本对中国政府施压,要求惩治他,那时候,谢文东已预感到自己可能会有危险,一旦发生不测,或者被迫逃亡国外,北洪门群龙无首,定然大乱,根本不是南洪门的对手,被其吞并是早晚的事,所以,他才想出先合并这个下策。而向问天在和谢文东的对峙中连连吃亏,八大天王损失大半,元气大伤,实力上大不如前,而且,从心眼里他也不希望再打下去,当谢文东提出合并,他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下来。 
    陆寇对这些情况十分清楚,谢文东提出合并,只不过是权宜之计,现在他平安无事的从国外回来,会不会毁掉当初的承诺,谁都说不准,一旦他暗中捣鬼,使南北洪门再次分裂,那对南洪门的打击太大了。 
    现在,洪门与青帮打的昏天暗地,但青帮最恨的不是谢文东和东心雷,而是向问天以及南洪门,毕竟谢文东在国外期间,东心雷几乎不做主,将自己所有的权限都交给向问天,青帮把两个帮会结怨的仇恨,当然要记到向问天头上,而且,争斗是起因也是因为他收留台湾洪门的老大引起。一旦分裂,南洪门将要面对青帮和北洪门两大帮派的夹击,离灭亡也就不远了。 
    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这样的事发生。陆寇握了握拳头,目光越发阴冷。 
    感觉到他对自己的敌意,谢文东哈哈大笑,说道:“陆兄不用紧张,我做过的承诺,自然会遵守的。” 
    未必!陆寇了解谢文东的为人,他对朋友,说过的话向来都是做到的,但是对敌人,他从来没有守信过,他把向问天看成朋友还是敌人,只有他自己知道。 
    陆寇握紧拳头,接着,手指松开,微微弯曲,手臂下垂,看了谢文东半晌,又瞧瞧旁边东心雷、任长风等人,他深深吸了口气,幽幽道:“我希望你能遵守诺言。”说完,头也不回,快步走开。 
    谢文东笑吟吟地看着他离去的背影,说道:“他想杀我。” 
    “什么?”任长风脸色一变,惊讶地转过头。 
    “呵呵!”谢文东淡然地笑道:“不过因为有你们在场,他没有十足的把握能杀掉我,所以放弃了。” 
    “那……那怎么可能?”任长风暗想,就算陆寇的胆子再大,也不会光天化日之下杀东哥啊,除非,他连自己的命也不想要了。 
    “我去干掉他!”任长风目中寒光一闪,作势就想追过去。 
    谢文东拉住他衣袖,说道:“不用了,现在还不是和南洪门闹翻的时候。” 
    谢文东的猜测没有错,刚才那一瞬间,陆寇确实想杀掉他,但他并没有这么做。一是有东心雷、任长风、五行这样的高手在场,他成功的希望不大,再者,他若杀掉谢文东,不但禁锢不了洪门,而且会加速分裂。 
    陆寇出了洪门总部,快速拿出手机,拨打向问天的电话,接通后,他直截了当地说道:“天哥,我这边需要帮手。” 
    向问天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说愣了,问道:“怎么了?” 
    陆寇把谢文东回来的情况以及自己心中的顾忌说出来,最后,他道:“谢文东不是屈居人下的人,也不是能和别人平起平做的人,他这次回来,很可能会使洪门再次陷入分裂,到那时,我们的处境非常不妙,天哥,解决的办法只有一个……” 
    向问天一直没说话,静静听着陆寇的分析,琢磨他的话,等他告一段落,他问道:“什么办法?” 
    陆寇冷冷道:“秘密干掉谢文东。” 
    向问天眉头一皱。 
    陆寇道:“杀死谢文东,然后把责任推倒青帮身上,如此一来,南北洪门都有一个共同的大敌,合并关系更加紧密。” 
    向问天摇头道:“谢文东不是那么好杀的。” 
    陆寇道:“但也不是没有机会,只要给我足够的人手,我有八成的把握。” 
    向问天几乎想也没想,干脆利落地说道:“小寇,你不要冲动。谢文东不能杀,而且他一死,北洪门大乱,容易被青帮钻空子,况且,谢文东也没有表明分裂洪门的意图,怎能因为你的臆测而草率做出这么重大的决定呢?” 
    陆寇闻言大急,说道:“天哥,谢文东心思周密,做事风雨不透,一旦当他露出意图,那就大事已去,我们再没有周旋的余地了。” 
    向问天道:“不管怎么样,谢文东现在是我们的合作伙伴,若把他杀掉,别人会怎么看我们洪门,我们自己的良心也难安!” 
    唉!陆寇长叹一声,挂断电话。如果,天哥能有谢文东一半的阴险和狡诈,那天下黑道早已经归南洪门了……
第二十四章
       谢文东回到东心雷为他安排的住所处,支走其他的人员后,他留下东心雷,了解洪门和青帮之间的具体情况。 
    为了讲解更方便一些,东心雷干脆拿出一张全国地图,用笔在上面勾勾画画,详细指出青帮在哪个省有分堂,哪个省的势力最大,又在哪个省和洪门之间的争斗最激烈。总体来看,青帮在南方的势力要大于北方,和南洪门之间的火拼也最频繁,现在,向问天正在上海,和青帮打得不可开交。至于北洪门和青帮,自开战以来,大规模的争斗只发生过五次,双方各有损伤,谁都没占到便宜。 
    青帮的现任老大名叫韩非,只有二十多岁,但能力极强,上任青帮老大古风烈因年岁的关系退休后,力压无数非议,把他强挺起来,事实证明他的眼光没有错,韩非虽然资历浅,但更具有年轻人的朝气与冲劲,上任以来,使青帮的实力迅速提升,并培养起一大批能力超群的青年骨干,成为他的心腹部下。这其中包括了青帮的‘十把尖刀’。十把尖刀并非是刀,而是人,这十人不仅身手高强,而且头脑过人,是韩非最得力的助手。十把尖刀有八人在南方,只有两人在北方,由此可见,青帮把对洪门作战的重点放在何处。 
    根据现得的情报,青帮在全国的堂口超过三十个,即使以每个堂口千人来计算,会员数保守估计也要在三万以上。 
    这还不包括他们台湾分堂(以前的总堂),据台洪门所称,那里青帮人数更加多,绝对超过万人,并隐隐有成为台湾第一大黑帮的趋势。 
    等东心雷讲完,谢文东笑了笑,说道:“青帮的势力确实不能小看,老大韩非倒是挺有能力的,希望有机会能会会他。” 
    东心雷道:“东哥,这人的确不简单,南洪门的势力即使未必超过青帮,可也相差不多,以向问天的能力,却被青帮打的一筹莫展,韩非肯定有他过人之处。” 
    “呵呵!”谢文东仰面笑道:“这样才更有意思,不是吗?”说着,他低头看看地图,问道:“青帮在T市有势力吗?” 
    东心雷点点头,道:“虽然没有他们的堂口,但是有青帮的正规公司。” 
    谢文东哦了一声,问道:“什么公司?” 
    东心雷道:“青龙影业公司。”青帮成立的正当公司是青龙集团,麾下产业涉及各个领域,是黑帮中正规企业发展最好的一个,但相对而言,青帮也更依赖正规企业对帮会的支持和资金的灌入。 
    谢文东挑起眉毛,略带不满地问道:“T市是我们的根据地,也是总部所在的地方,竟然让青帮的公司在这里生存,这样不仅让人家笑话,再者我们的一举一动都在青帮的眼线之下,为什么不想办法将它拔掉?” 
    东心雷苦笑道:“东哥,青龙集团不管怎么说,都是正规的公司,想搞垮它,用武力不太妥当,容易引起多方的不满。而且青龙影业公司在T市时间已久,名气很大,拍过好几部不错的电影,最近还在郊区兴建一座电影城,听说投资上千万,专门为拍摄电影用的,同时也可以让游客参观,政府对此十分重视,似乎也有扶植他们的趋势。” 
    谢文东道:“开什么玩笑?!若让政府扶持他们,北洪门还怎样在T市呆下去!你有没有想过应对的办法?” 
    东心雷心虚地挠挠头发,垂下头,道:“想过,但没有奏效……” 
    不等他说完,谢文东已不耐烦地摇摇头,道:“没有奏效和没有想过办法是一样的。” 
    东心雷额头见了汗。谢文东道:“政府那些官员的眼里,除了钱,没有其他。他们不是想扶植青龙影业吗?那就拿钱砸到他们不扶植。还有,我们不是也有自己的影业公司吗?为什么不去和他们争,为什么不去把青龙影业挤出T市?” 
    东心雷小心翼翼地答道:“东哥,现在帮会负责正规企业的人刚更换不久,新上任的负责人名叫王海龙,对公司的总体运做还需要熟悉一段时间,另外,政府的官员也不是全部都可以用钱买通的……”说话时,见谢文东渐渐皱起眉头,他的话音也越来越小,最后,连他自己都快听不清楚。 
    谢文东暗叹一声,不忍再责怪东心雷。虽然他能力不错,但毕竟是杀手出身,做这么大个帮会老大,能维持下来,也够难为他的了。他说道:“这样吧,明天你安排一下时间,我要见T市文化局局长,还有,那个刚上任的王海龙。” 
    东心雷见他面色稍缓,嘘了口气,忙道:“好的,东哥,我一会就去安排。” 
    谢文东看看表,说道:“时间不早了,你也回去早点休息,养足精神,明天我们要做的事情可能不少。” 
    帮会越大,管理起来越轻松,不过这也是相对而言,掌控一个大型的社团,首先需要有良好的大局关,在这方面,东心雷和谢文东比起来,差得太多。 
    第二天,谢文东刚起床不久,东心雷便把王海龙领来。 
    做为北洪门正规企业的负责人,他也是洪门的成员,不过在他身上,感觉不到任何的帮会气息。他四十出头,相貌堂堂,白面无须,带着金边眼镜,头发整齐地向后背梳,身穿笔挺西装,下面一尘不染的黑皮鞋,整个人看上去,就是个典型的生意人。 
    他负责北洪门名下所有正当企业,但见到谢文东,丝毫不敢造次,客客气气地躬身施礼,道:“东哥!” 
    谢文东不用问,已然猜到他是谁,笑呵呵地摆摆手,道:“坐吧!” 
    王海龙急忙到谢,坐到谢文东旁边的沙发上,说是坐,其实只是用屁股粘了点边。 
    简单客套两句,谢文东渐入正体,问道:“现在,帮会企业发展的如何?” 
    王海龙答道:“公司早已经上了正轨,管理起来比较容易,我准备在现在的基础上,多开发或者收并一些金融和房地产公司……” 
    谢文东对这方面了解不多,也不想听他那些计划,摇摇手,打断他的话,问道:“公司现在每年的总收益是多少?” 
    王海龙一愣,问道:“东哥想了解纯收益吗?” 
    “恩!”谢文东点点头。 
    王海龙道:“去年是一千八百万,今天有望超过两千万。” 
    只有这么少!谢文东暗暗摇头,北洪门是全国性的大帮会,可正规企业的收入只和文东会的企业差不多,实在说不过去。他喃喃道:“太少了。” 
    王海龙当然也明白,他忙解释道:“由于公司成立的比较早,有一些不赚钱的企业在拖公司的后腿。” 
    谢文东笑道:“公司就是为了赚钱的,怎么可以容忍有非赢利的企业存在?” 
    “哦……”王海龙犹豫了一下,说道:“东哥,帮会为了保证一些退休的兄弟在生活上能有个依靠,会安排他们进入我们自己的企业工作,可是,他们大多都没有文化,只能做一些手工类的活,但现在这些手工类的工厂根本不赚钱,我们却每月都要交税,给兄弟们发工资,还有日常消耗,种种费用加在一起,累积下来一年的损失超过千万。” 
    “原来是这样!”谢文东若有所思。 
    王海龙又补充道:“这些都是老爷子当年做出的决定。” 
    谢文东点点头,虽然这是个陪钱的买卖,但又不能不说它是个安稳人心的决定。 
    帮会里的兄弟在刀口上过日子,赚的钱不少,可花的也快,一旦退休之后,生活保障确实是个问题,帮会推出这样的政策,无疑打消了他们的后顾之忧,会更加尽心尽力的为帮会做事。 
    老爷子的决议很有远见啊!谢文东暗暗称赞,同时也想到把这些政策用到自己的文东会。 
    沉默还一会,他说道:“企业是要赚钱的,赔钱的我们不要做,但退休的兄弟也是应该照顾的,这样吧,你去考察一下,哪方面商业即可以赚钱,需要的文化又不多,然后对退休的兄弟们集中培训一下,既然有人,肯定有办法能为公司创造更多的收益,而不是白白浪费公司的钱财。” 
    “恩!”王海龙重重点下头,道:“东哥,我会尽快办好这事的。” 
    谢文东拿出烟,点着,又问道:“我们的影业公司现在都分布在哪里?” 
    王海龙毫不犹豫地说道:“主要在江苏和上海一带。” 
    谢文东奇怪道:“T市没有吗?” 
    王海龙苦笑道:“当时成立影业公司的时候,帮会中的长老思想还很保守,认为那是丢人脸面的行业,都十分反对,最后,影业公司虽然成立,但总部却没有设立在T市,也没有在这成立分公司。” 
    “唉!”谢文东翻翻白眼,他实在想不明白,影业公司又何丢脸之处,可能,上了年岁的人确实和时代存在代沟。他说道:“现在,把影业公司的总部搬回来,同时,想办法,挤垮青帮的公司,不要忘记这里是我们的地盘,怎能让敌对帮会的企业在这生根呢?!” 
    谢文东的话,虽然没有责怪他,但王海龙身子还是一震,急忙站起身,说道:“东哥,我这就去办。” 
    “恩!”谢文东点下头,转头问道:“老雷,文化局的局长你约好了吗?” 
    东心雷面带难色道:“哦……东哥,他说今天没空。” 
    “没空?”谢文东吃闭门羹的时候可不多,眯眼笑了笑,站起身,问道:“他现在在哪?” 
    东心雷道:“在局里开会。” 
    谢文东哼了一声,笑道:“带我去找他。” 
    “可是……”东心雷犹豫不决。 
    谢文东幽幽道:“我想见的人,没有见不到的。不用担心,尽管带我去好了。”
第二十五章
       T市文化局。谢文东到时,局长并不在,问其秘书,得到的答复是局长出去了,至于去了哪里,她也不清楚。 
    东心雷道:“东哥,这个简单。”说着,他拿出手机,给下面人打个电话。 
    T市是北洪门的总部,会员不计其数,他想要找到一个人,比警察还要快。 
    时间不长,他手机响起,接起一听,是手下人打来的,说有兄弟看到文化局局长和一个女人去了金陵酒店。 
    东心雷把消息告诉谢文东,后者想了想,笑道:“走!咱们去看看,这位局长跑到酒店里开什么会。” 
    金陵酒店是一家五星级豪华酒店,在T市相当有名气,出入者多是达官贵人,北洪门最底层的小弟经常到这里干些杂活。 
    谢文东等人坐车直奔金陵酒店,路上,他问东心雷这位文化局局长的为人怎样。 
    文化局局长名叫范爱军,四十岁左右,为人很圆滑,因为北洪门用到他的地方不多,所以没给过他什么甜头,但他对北洪门的人却十分尊敬,至少表面上很尊重。 
    进了酒店,谢文东来到前台,笑呵呵的向值班的漂亮女郎问道:“请问,范爱军范局长是否在你这里开了房间。” 
    女郎一愣,奇怪地打量谢文东,问道:“你是谁?有什么事情吗?” 
    谢文东道:“你只要告诉我范局长现在在不在酒店里。” 
    女郎很有礼貌地摇头道:“对不起,关于什么人在酒店里入住,是酒店的秘密,不可能告诉你。” 
    东心雷领人走上前,拉了拉衣襟,冷着脸道:“如果我一定要知道呢?” 
    女郎眼尖,一眼看到东心雷插在腰间的手枪,再看他身后那一群大汉,一各个皆西装革履,不过面带煞气,女郎在酒店前台工作,见多识广,一看便知这些人可能是黑道的人物。她心中一惊,忙拿起电话,东心雷手疾眼快,一把将她的手按住,另只手伸进怀里,微微摇了摇头,冷笑道:“小姐,别逼我对你做出什么伤害。” 
    女郎一哆嗦,象触电似的忙缩回手,面色泛白,颤声说道:“请……请你们稍等,我查一下!” 
    谢文东含笑点点头。 
    女郎在旁边的电脑敲了几下,很快查到,小声说道:“范局长确实在酒点开了房间,是六三二房。” 
    “谢谢!”谢文东摆摆手,领人走进电梯。东心雷留下两名手下,看住女郎,随后也快步走进电梯内。 
    到了六楼,谢文东等人轻松找到六三二房间,刚要敲门,正好有位负责卫生的酒店员工走过来,见到十多名黑衣人站在走廊内,疑声问道:“你们找谁?” 
    不等谢文东开口,两名洪门汉子走上前,一把掐住那名店员的脖子,冷冷道:“没你什么事,别他妈找麻烦。” 
    店员打个激灵,张大嘴巴,楞是一声没敢叫。 
    东心雷敲敲房门,里面好一会才传出动静,男人低沉不满的声音传出来:“什么事?” 
    东心雷向手下人使个眼色,大汉将店员拖过来,小声喝道:“让他把门打开。” 
    店员哆哆嗦嗦道:“我……我……” 
    “操!”大汉骂了一声,回手掏出枪来,指向店员的脑袋。 
    店员只是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小伙子,哪见过这阵势,吓得汗如雨下,急忙转过身,敲两下房门,说道:“先生,我是来送餐的。” 
    “送餐?我没订什么餐啊。” 
    “哦……”店员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两旁凶神恶煞般的大汉,咽口吐沫,说道:“这是酒店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