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13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送餐?我没订什么餐啊。” 
    “哦……”店员小心翼翼地看了看两旁凶神恶煞般的大汉,咽口吐沫,说道:“这是酒店的赠送。” 
    “怎么以前从来没有送过……”里面的人虽然在埋怨,但想想自己的身份,酒店想讨好自己不是没有可能,他还是把房门打开。 
    当他开门的瞬间,忽然看到门外站有一群黑衣的大汉,他马上意识到事情不对劲,回手就准备关门。 
    可是,现在再想关门已然来不及。东心雷先一步用脚挡住房门,接着,用力一震,房门应声而开。 
    他大步走进去,环视一周,最后,目光落在开门的中年男人身上,他笑道:“范局长,好久不见,别来无恙吧?!” 
    “是……是你?”中年男人看清楚东心雷的相貌,先吃了一惊,接着,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说道:“原来是东先生,你这是……”说着,他瞧瞧东心雷身后的众人。 
    “是范局长吧?!”谢文东进入房间,见床上还躺有一青年女郎,整个人缩在被子下面,目光惊恐其看着自己等人。由于她的头发散乱,遮住大半面容,看不清楚本来面貌。他微微一笑,大大方方地坐在沙发上,随后,拿出烟,点燃,悠悠吸了一口,说道:“我是谢文东。” 
    这位范局长闻言,吓得一机灵,他没有见过谢文东本人,但对这个名字绝对不陌生,北洪门的老大,他怎么可能没听过呢。他愣了一下,忙客气地笑道:“原来是谢先生,失敬失敬!” 
    谢文东摇摇手,道:“范局长不用客气。听说你今天开会,想不到你在百忙之中还能抽出时间在酒店里休息,真是懂得生活啊!”说着,他看了一眼床上的女郎。 
    范爱军满脸尴尬,面色一阵红一阵白,笑道:“谢先生严重了……”说着,他急忙转移话题,问道:“谢先生突然造访,找我有事吗?” 
    谢文东点点头,道:“是有些小事情要麻烦范局长你。” 
    范爱军知道他肯定有事,但依然故作茫然地问道:“什么事?谢先生有话尽管说,只要我能帮得上忙的,我一定会尽力帮你。” 
    谢文东笑了笑,说道:“其实很简单,我希望青龙影业在T市消失。” 
    啊?范爱军倒吸一口冷气,举目看向床上的女郎,而后者也是身子一震,面色瞬变。 
    谢文东多机灵,眼睫毛拔下一根都是空的,只看范爱军和床上女郎的反应,猜测女郎和青龙影业可能有关系。他向东心雷微扬下头,后者领会他的意思,大步走到床前,伸手扣住女郎的脖子。 
    “呀!”女郎惊叫出声,吓得浑身汗毛竖立。 
    “谢先生,你这是……”范爱军见状大急,刚要开口,东心雷将女郎挡住脸孔的头发拢起,显现出一张白净妖艳的面容。 
    长得不错嘛!谢文东悠然而笑,问道:“这位小姐是什么人?” 
    女郎面色苍白,一句话都没说。范爱军则艰难地咽下一口吐沫,干笑道:“她……她是……” 
    “东哥!”一名随谢文东同来的大汉走到他近前,低声说道:“这个女人我认识,她是青龙影业名下的明星,好象演过几部电影。” 
    “哦?”谢文东怔了怔,接着,仰面大笑道:“范局长果然好品位,竟然找到一位明星共度良霄,让外界知道,不知会让多少人羡慕呢!” 
    范爱军冷汗顿时流出来。谢文东这话说的随意,可是,他明白这事一旦传出去的后果,不但自己官位保不住,恐怕,进监狱都是有可能的。 
    他怕,女郎又何尝不怕,对于明星来说,名声比什么都重要。 
    两人皆惨白着一张脸,不知该如何是好。 
    谢文东笑眯眯地说道:“范局长,你还没有答复我刚才的要求呢?” 
    范爱军脑袋已经变成一锅粥,糊里糊涂的也忘了谢文东刚才说的是什么,他茫然地抬起头,愣愣看着他。 
    谢文东笑道:“看起来范局长真是善忘,刚才我已经说了,要青龙影业在T市永远消失。” 
    “这个……”范爱军为难了。他从青龙影业那里得到不少好处,不仅仅是金钱,还有女人,今天这个女明星就是青龙影业为他找的,可是,如果不答应谢文东,他把今天的事情传出去,自己将身败名裂,一时间,他表情一会阴,一会晴,变幻不定,许久,他才小心翼翼地说道:“谢先生,挤走一家正规的影业公司,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我只是个文化局局长,恐怕做不到……” 
    不等他说完,谢文东打断他的话,说道:“你可以的,象影视传媒这样的公司,哪个不需要你文化局局长来照顾,只要你一句话,让他们消失是轻而易举的事,不是吗?” 
    “可是……”范爱军还想再解释,谢文东从怀中掏出一张支票,放在茶几上,往他面前一推,说道:“当然,我也不会让范局长你白白帮忙的,这只是一点小意思而已,另外,我也是善忘的人,只要你答应我的要求,今天的一切,我都当没有看到过。” 
    范爱军本不想去接那张支票,可低头瞄到这面的金额后,眼睛顿时直了,以为自己是不是看错,拿起来,仔细数了数,确认自己没有眼花,惊叹道:“二……二百……” 
    谢文东摇摇手,笑道:“这只是小意思,如果你范局长能站在我们这一边,这种小意思以后会有很多,如果,你硬是要站在与我们敌对的人那边,我也没有办法,对付洪门的敌人,我们可向来不会心慈手软的,范局长不仅要小心自己的安危,同时,也要照顾家人的安全哦!” 
    范爱军听完这话,猛然打个激灵,脑袋嗡嗡做响,汗如雨下。
第二十六章
       谢文东瞧瞧他惊慌的样子,微微一笑,柔声说道:“范局长,我的时间有限,同意与否,希望你能快些给我答复。” 
    范爱军思前想后,好一会,为难道:“谢文东,大家都在T市,低头不见抬头见,你的面子,我是一定会给的,但是,她……” 
    他没把话说完,颇有顾虑地望望床上的女郎。谢文东明白他担心什么,毕竟女郎是青龙集团旗下的人,把今天的事传到青龙帮那里,范爱军也害怕被人报复。谢文东呵呵一笑,道:“范局长如果支持我们,就是我们洪门的朋友,朋友若有危险,我们一定会尽权利保护,这点,范局长你大可以放心。另外,不会有谣言非语传出去的,我们出去谈吧!” 
    范爱军先是一愣,接着明白了他的意思,洪门是黑社会啊,黑社会做事心狠手辣,杀人灭口如同家常便饭,难道,他们要……不敢再想下去,他匆忙地穿起衣服,结结巴巴道:“谢先生,你们准备把她怎样?” 
    谢文东笑道:“我会安排妥当的,范局长不用担心。”说着,拉他往外走,临出门前,他在东心雷耳边低声细语几句,后者连连点头,然后对手下人交代几句,虽谢文东走出房间。 
    见范爱军被人拉走,把自己扔下,女郎预感自己会有危险,忙大喊道:“范局长,我……” 
    她话音未落,只听咣当一声,房门已被人关上。房间里,只剩下女郎和东心雷手下的几名大汉。 
    女郎坐在床上,把被单遮在胸前,惊恐起望着周围黑衣大汉,颤声道:“你……你们要干什么?” 
    一名大汉笑呵呵道:“你不用担心,我们不会伤害你的,只是想给你拍几张照而已。” 
    “什么……”女郎倒吸冷气,没等她反应过来,那大汉一把将她身上的被单拉掉…… 
    范爱军跟在谢文东身后,心里七上八下,暗暗猜测他们会把她怎么样。 
    出了酒店,谢文东把范爱军请上车,说是请,其实胁迫差不多,东心雷和金眼在他左右,他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范爱军小声问道:“谢先生,你这是带去我去哪?” 
    谢文东笑道:“送你回家,顺便,和你谈谈正事。” 
    范爱军一哆嗦,不知道谢文东说的‘回家’是不是还另外一层意思。他咽口吐沫,没敢说话。 
    谢文东道:“现在没有外人,范局长有什么话,尽管说吧。” 
    范爱军听后,嘘了口气,擦擦额头冷汗,道:“谢先生的要求,我是可以做到的,只是,我怕把青龙影业逼走,一会引起市委的怀疑,再者,也用意引起媒体和群众的不满。” 
    谢文东点点头,想了想,说道:“市委这方面,我会帮你搞定,至于怎样压下媒体的舆论,这就要看你了!” 
    范爱军苦笑,暗道自己只是个文化局局长,哪有那么大的本事,现在传媒发达,他能压下报社和电视台,但却压不住四通八达的网络信息。 
    他说出自己的担忧,谢文东笑道:“那就想个办法嘛!” 
    范爱军道:“除非青龙影业自己犯下错误,这样,取缔他们在T市的经营就变得合情合理,别人找不到口实。” 
    “呵呵!”谢文东笑眯眯地道:“你的主意不错。” 
    范爱军闻言心中一喜,刚要说话,谢文东又道:“那你就按着你自己的主意去做吧!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总之,一个月的时间内,我要看到青龙影业在T市消失,如果到时他们还在,那么,就会有些人先他们一步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掉,范局长是明白人,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吧?!” 
    范爱军听完,鼻子一酸,差点哭出来。 
    谢文东笑眯眯地继续道:“钱,你已经收下了,我这人虽然不小气,但是我也希望我的钱不会白白浪费,话就说到这里。”说着,他拍拍司机的肩膀,道:“停车!” 
    司机停下车,谢文东微笑着向外指了指,道:“请吧!” 
    范爱军哭丧着脸下了车,愣站在原地,半晌没反应过来。 
    谢文东的汽车已经开走好久,他才恍然地长叹一声,向四下一瞧,自己正在自家楼下。显然,洪门已把他家的住址摸得清清楚楚。 
    他心底一寒,又摸摸口袋中的支票,将心一横,决定自己站在谢文东这一边。 
    虽然他知道青龙影业是青帮的产业,而且还给过他不少好处以及女人,但是,和洪门这个扎根在T市的大帮派比起来,他认可去得罪前者,也不敢招惹后者。得罪青帮,他还可以找洪门庇护,但得罪了洪门,他只怕连找庇护人的机会都没有。 
    扔下范爱军,东心雷坐在副驾驶座位上,回头低声问道:“东哥,这样逼范爱军,是不是有些太绝了?” 
    谢文东摇头道:“这种人是吃软怕硬的墙头草,如果不使用强压,他不会靠向咱们这边的。” 
    范爱军道:“那他会不会把今天的事偷偷告诉青帮?” 
    “他不会!”谢文东仰面,轻笑道:“他没有这个胆子!贪财的人,没有不贪命的。” 
    “恩!”东心雷暗暗点头,赞叹谢文东心思周密,他问道:“东哥,我们现在去哪?” 
    谢文东笑道:“青龙影业不是在T市有个影城吗?去看看!” 
    东心雷答应一声,对司机道:“去青龙影城。” 
    三辆黑色轿车,直奔T市郊外的青龙影城。汽车开了四十多分钟,前方出现一座古代城池般的建筑,远远望去,城池呈正方型,四周皆有十米多高的城墙,即使城门都有五六米高,实木制造,外面包裹一层铜皮。 
    外界汽车不允许开到城内,离好远,便有两名身穿制服的保安上前,将轿车拦住。 
    东心雷心生不满,刚要训斥保安,谢文东轻轻拍下他肩膀,道:“我们只是来参观的,不要惹麻烦。” 
    “是!”东心雷瞪了两保安一眼,没再说话。 
    下了车,谢文东向四下望望,游客还真不少,男女老少,中国的外国的,数不清的人群在城门处进进出出。 
    谢文东笑道:“来这里的游人还真不少嘛!” 
    一名洪门的兄弟说道:“东哥,里面经常有剧组排戏,其中不缺少明星,许多人是奔着看明星来的。” 
    “呵!”谢文东哼笑一声:“明星?对了,刚才和范爱军开房的女人也是明星吧?” 
    那名洪门兄弟笑道:“可能只是三线的小演员。” 
    谢文东耸耸肩,边向影城,边说道:“老雷,青帮的头脑很厉害啊!建造一座影城,即可以租出去排戏,又可以供游客旅游,还能为企业打出好名声,一举多得,我们也应该效仿一下。” 
    东心雷一愣,问道:“东哥也想建影城?” 
    谢文东笑道:“青帮已经建了,我们就不要跟风了,况且,这不是有个现成的吗?!” 
    东心雷惊讶道:“东哥想把这里抢下来?” 
    谢文东道:“呵呵,这又是不是带在身上的硬币,哪能说抢就抢呢?不过,我们可以考虑买下来。” 
    东心雷摇头道:“青帮不会卖给我们的。” 
    谢文东道:“不错,青帮确实不会卖给我们,但道理是死的,人却是活的,不去想办法试一下,又怎么知道做不到呢?”说着,他用手指在脑袋上转了转。 
    影城的门票八十元一张,价格不低,不过工作人员还傲气十足地说这是优惠价。 
    东心雷让人买了门票,然后进入影城内。 
    在外面看,影城已然不小,可身入其中,更能感觉到它的巨大。 
    影城内一切建筑都是百分百模仿古代时期的风格,土黄的路面,两旁阁楼林立,多为木制,走在其中,让人产生一种时间倒流仿佛回到古代的错觉。 
    古代中的城市,也就不过如此嘛!谢文东心里暗暗赞叹影城的仿真度。又向前走一会,发现一座二层酒楼前聚集许多游人,走到近前一看,原来是有剧组正在拍古装电视剧,趁休息的工夫,许多人在围着演员们要签名。 
    谢文东笑了笑,转身要走,发现东心雷和手下一群大汉正翘脚向里面观望。 
    他翻翻白眼,用胳膊肘挤了挤东心雷,道:“看什么呢?” 
    东心雷回神,老脸一红,不好意思地小声说道:“东哥,那个女演员我认识,叫丁美淇,演过很多电影和电视剧啊!” 
    “没听说过。”谢文东向里面望望,结果看到的除了人头,还是人头,毕竟他的身材不向东心雷那样达到一米九零以上。他摇摇头,道:“看起来你在T市很清闲嘛,还有时间看电影和电视剧!” 
    东心雷听完,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暗骂自己嘴大。他干笑道:“嘿嘿,只是没事的时候随便看看而已。” 
    见谢文东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又笑道:“不过,东哥,她最近在中国真的很出名呢!没有想到,今天在青帮的地方能看到她……” 
    那些洪门兄弟一各个大点其头。可五行五人皆面带漠然,对这个名字并不感冒。他们和谢文东在国外生活将近一年的时间,对国内的消息本就了解不多,更何况那些娱乐明星了?! 
    谢文东随意地摆摆手道:“好了,她出名与否,和我们都没有关系,走吧!” 
    一名洪门兄弟自然自语地说道:“听说,丁美淇是和青龙影业签过约的,她应该是青龙影业旗下的明星,真可惜……” 
    “是吗?”谢文东闻眼站住,挑起眉毛,问道:“她是青龙影业的人?” 
    那兄弟见谢文东发问,忙说道:“以前好象在报纸上看过,但记不大清楚了。” 
    谢文东揉揉下巴,如果这个丁美淇是青龙影业的人,那就应该想办法把她挖过来。想罢,他道:“老雷,你去打听清楚,她到底是不是青龙影业旗下的明星,如果是,晚上请她吃饭!”
第二十七章
       丁美淇确实是青龙集团的人,也是其一手捧红的明星。文东会的人先找到她的经理人,直截了当地讲明,谢文东要请丁美淇吃饭。 
    她的经理人四十多岁,是位老谋深算又精通世故的中年女人,谢文东是谁,她当然清楚,洪门的实力有多强,她也十分了解,不过,她深知青帮正与洪门开战,若接受谢文东的邀请,被青帮知道了,可是吃不了兜着走。她想拒绝,可话还没有说出口,那两名洪门兄弟拉开衣襟,双手掐腰,露出别在腰间明晃晃的手枪。经理人吓得一哆嗦,大气都没敢喘,拒绝的话到了嘴边,立刻变成:“两位请回去通知谢先生一生,丁小姐会准时赶到的。” 
    “恩。很好!”两名大汉点点头,临走前又叮嘱道:“记住,要准时,东哥不喜欢别人迟到。如果到时看不到人,嘿嘿,当心你走不出T市!” 
    “好的,一定,一定!”经理人又是点头又是哈腰。等两人走后,经理人找到丁美淇,把谢文东邀请她吃饭的事情一说,后者马上摇头道:“我不去!” 
    经理人道:“美淇,不能不去啊!” 
    丁美淇问道:“为什么非去不可?” 
    经理人苦口婆心道:“谢文东是什么人啊?他可是洪门的老大,得罪他,后果不堪设想!” 
    丁美淇怒道:“难道什么人请我吃饭我都去吗?” 
    经理人满脸赔笑道:“只此一次!好吗?谢文东咱们招惹不起啊。” 
    丁美淇最终还是接受了谢文东的邀请,不过是在经理人半虎半吓,心不甘、情不愿的情况下同意的。明星的生活,多是由经理人安排,看似风光,其实并没有多少自由。 
    没见谢文东之前,丁美淇想象中他应该是个五、六十岁,又丑又色的老头子,长相吓人,为人粗鲁,脏话不离嘴,而且肯定没有多少文化。 
    相约的地点是金陵大酒店,在经理人的陪同下,丁美淇总算没有半路而逃,不管有多么不愿意,总算在约定时间之前赶到,经理人暗中松了口气。 
    刚到酒店门口,两名黑装大汉上前,看了看她两人,说道:“是丁小姐吧,请随我来!” 
    丁美淇看着两名面无表情的大汉,幽幽叹了口气,没等吃饭,她已开始祈祷今天的饭能早点吃完,虽然,这只是她一相情愿的奢望。 
    坐电梯上到五楼,大汉带两人来到一间包房门前,轻轻敲了敲,很快,房门被人打开,丁美淇偷眼观瞧开门这人,吓了一跳。 
    他身高超过一米九零,身材雄壮魁梧,膀大腰圆的,伸出胳膊,恐怕比丁美淇的大腿还要粗,如果他披上黑皮,说他是黑熊瞎子成精都会有人相信。丁美淇咽口吐沫,仰起头,打量他的相貌,还好,这人的模样并不凶恶,剑眉虎目,鼻直口方,相貌堂堂,略显几分帅气。丁美淇暗中松了口气。 
    她打量他时,大汉也低头看向她,丁美淇吓得心中慌乱,忙收回目光,低下头。 
    大汉见状大笑,道:“丁小姐,快里面请,东哥马上就到。” 
    “什么?”丁美淇愣了一下,疑问道:“他还没有来吗?” 
    大汉闪身,把丁美淇和她的经理人让到包间内,然后笑道:“东哥有事情耽搁,需要再等一会。” 
    丁美淇心中暗气,不喜欢别人迟到的人,自己却经常迟到,一看就知道他是个蛮不讲理的人。她颇为不满地看了经理人一眼。 
    正当她胡思乱想时,房门一开,走进一行人。 
    她举目看去,这些人都很年轻,一各个西装革履,刚才给他开门的大汉对其中一位身穿立领中山装的青年十分客气,不时在他耳边低声说着什么。 
    和大汉小声说了几句话,青年向丁美淇走过来,笑呵呵地伸出手道:“丁小姐,你好!我是谢文东,谢谢你能接受我的邀请。” 
    啊?丁美淇不自觉地张大嘴,小嘴变成O型,快能塞进一只鸡蛋。 
    这青年竟然是谢文东?与她心目中的形象差得也太远了。他的年纪应该与自己相仿,甚至可能还没有自己大,只二十左右的样子,中等身材,微微消瘦一些,模样不能说帅气,倒也清秀,特别是一双单凤眼,精光闪闪,似有光质在其中流淌,异常的迷人。 
    丁美淇傻站在原地,看着谢文东发呆。 
    谢文东也在打量她,无可否认,她是个模样精致的女人,由上到下,无不表现出老天对她的眷顾,难得的是,她身上找不到世俗的胭脂味,反而让人感觉到淡淡的清纯以及若有若无的妩媚。这样的小女孩,只要站在屏幕中,即使演技不怎么样,也自然会牢牢抓住人的眼球,不红倒是奇怪了。谢文东从她脸上看出惊讶之色,哑然而笑,对丁美淇心中的想法猜到一二,他笑呵呵道:“很意外吧,我没有你想象中的那样老。” 
    “啊?”丁美淇愣了一下,接着,恍然惊醒,惊讶地看着他,眨动大眼睛茫然道:“你怎么知道我会认为你是个老头呢?” 
    “猜的。”谢文东耸耸肩,大大方方坐下,对下面的兄弟道:“让服务生把饭菜上来吧!” 
    “好的,东哥!”一名大汉答应一声,快步走出房间。 
    到现在,丁美淇还有些不太相信他的身份,疑声问道:“你真是谢文东?” 
    谢文东仰面轻笑,说道:“没错,有假包换!” 
    “那……”丁美淇摇头道:“那怎么可能?!你……你竟然还这么年轻……” 
    “人的年纪,只能代表他吃过的饭有多少,而代表不了其他。”谢文东微微笑道。 
    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言论,丁美淇对他越加好奇。仔细打量他,不难发现,谢文东身上一点都没有黑社会大哥应有的特征,他不粗鲁,恰恰相反,温文尔雅的让人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7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