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情提示:如果本网页打开太慢或显示不完整,请尝试鼠标右键“刷新”本网页!
富士康小说网 返回本书目录 加入书签 我的书架 我的书签 TXT全本下载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坏蛋是怎样练成的2-第14部分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本书没有阅读完,想下次继续接着阅读,可使用上方 "收藏到我的浏览器" 功能 和 "加入书签" 功能!


    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言论,丁美淇对他越加好奇。仔细打量他,不难发现,谢文东身上一点都没有黑社会大哥应有的特征,他不粗鲁,恰恰相反,温文尔雅的让人惊叹。他并不缺少文化,斯文的模样不是装出来的,从言谈举止中能感受得到。他和丁美淇心中事先设计好的形象相差太远,以至于一时无法适应。 
    很快,饭菜上来。谢文东笑呵呵地说道:“我这次邀请丁小姐,主要是想和你商量一件事。” 
    丁美淇精神一震,把目光从谢文东身上收回,垂头问道:“什么事?” 
    谢文东道:“关于你退出青龙影业,加上洪武集团旗下影业公司的事。” 
    “哦!”丁美淇心不在焉地答应一声,好一会,她才反应过来,睁大眼睛,看着谢文东道:“什么?退出青龙影业?为什么?” 
    谢文东笑道:“我这是为丁小姐的前途考虑,在一家濒临倒闭的影业公司里,又会有什么前景呢?” 
    丁美淇一怔,说不出话来。 
    青龙影业要倒闭,她怎么从来没有听过这个消息? 
    中年经理人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疑问道:“哦……谢先生为什么这么说?据我所知,公司现在运转的很正常。” 
    “呵呵!”谢文东笑道:“那只是暂时性的,他们和洪门为敌,倒闭是早晚的事情。” 
    好半晌,丁美淇总算想明白了他的话,问道:“你的意思是说,因为青龙集团是你的敌人,所以,他们就快倒闭了?” 
    谢文东点点头,道:“也可以这么说。” 
    丁美淇愣了一下,接着,忍不住咯咯笑起来。她认为自己有一件事没有猜错,谢文东很自大。 
    她心里在想什么,通过她表情的变化,谢文东猜得一清二楚,笑道:“我知道,你不相信我说的话,不过,你敢不敢和我打个赌?” 
    丁美淇问道:“赌什么?” 
    谢文东道:“青龙影业在T市生存的时间不会超过一个月。” 
    “那不可能。”丁美淇道:“青龙影业在T市的投资很大,只是电影城的建造就已经过亿,怎么可能会生存不下去呢?” 
    “所以,”谢文东笑道:“我们来打个赌好了,如果被我言中,你答应我刚才的要求,如果没有,那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可以是任何事,怎么样?” 
    “真的吗?”丁美淇挑起秀眉,疑问道。 
    “当然。”谢文东道:“说出去的话,我是不会反悔的。” 
    丁美淇低头想了想,无论怎么看,谢文东的话都好象东方夜谈一样,一家那么大的分公司,怎么能说倒闭就倒闭呢?而且青龙集团投资了那么大一笔金额,又怎么能说撤出就撤出呢?感觉谢文东的话讲的太满,为人也过于自大,她赌气地点头道:“好!我和你赌!” 
    “哈哈——”谢文东发出爽朗的笑声。 
    丁美淇皱着眉头道:“你笑什么?” 
    谢文东道:“希望,一个月后我们能合作愉快!” 
    丁美淇看着他,想笑,却没有笑,谢文东亮晶晶的眼睛中充满自信,看着他,仿佛他所说的话一定能实现似的,那种自然流露出的自信,让人迷惑,更让人着迷。 
    他是怎样的一个人呢?丁美淇注视着他的眼睛,无法将视线移开。 
    谢文东的学识很渊博,思维也很活跃,和他交谈时,丁美淇第一次怀疑自己的脑子是不是太笨,因为有很多时候都跟不上谢文东的思路。 
    本来在她眼中一顿慢长、枯燥、乏味的晚餐,忽然变得短暂起来,不知不觉间,已到尾声。 
    谢文东看看表,笑道:“时间已经不早,我让人送你回去吧!” 
    丁美淇心里反而生出不舍,还想继续多谈一会,可这话又不好意思说出口,默默地点下头,站起身。 
    谢文东细心地帮她拿起外套,边递给她边说道:“今天和我吃饭,不要对别人讲起,不然传到青帮的耳朵里,对你不好。” 
    “我知道。”丁美淇感激地看了他一眼。 
    谢文东从口袋中拿出一张名片,放在她手里,笑眯眯道:“如果遇到麻烦,可以来找我。”
第二十八章
       谢文东一边让王海龙把影业公司迁回T市,一边继续向范爱军施压。 
    公司地址的搬迁,手续很麻烦,通过层层审批,通常要一两个月的时间,可在北洪门的协调下,所有的工作未用上十天就完全办完,很快,洪武影业公司正式在T市运营。同时,范爱军迫于谢文东的压力,开始向青龙影业施压。 
    对于传媒类型的公司,文化局要来找麻烦,根本没办法再不下去。 
    范爱军三天两头的让手下人去查,刚开始,青龙影业还以为他只是做作样子,谁知后来越演越烈,几乎天天都有文化局的人找上门。这时候,青龙影业意识到事情不对劲,派人去和找范爱军谈,想问清楚究竟是怎么回事,哪知去了几泼人,都吃了人家的闭门羹,范爱军一个都没见,当然,他也是不敢见,不好意思见。未出几天,范爱军收集到青龙影业一些微不足道的小问题,小题大做,借此发挥,索性将其查封,责令停业整顿。 
    青龙影业这时已然知道谁在暗中搞鬼,范爱军指望不上了,他们设法找到市里领导,希望高层能帮他们解决问题。可是,青帮在T市的底子与洪门比起来,差的太远,市里的领导或多或少都和洪门有这样那样的瓜葛,几乎没有人站在他们这一边。 
    此时,青龙影业在T市已走到悬崖边,唯一还在运行的,就是那座豪华的电影城。 
    谢文东看着下面人交上来的报告,呵呵笑了,照这样的速度,青龙影业用不上一个月的时间倒闭,能挺过二十天就已经不错了。 
    东心雷有些担忧地说道:“东哥,现在青龙影业虽然被文化局查的停业整顿,但电影城还在运营,每天都有一笔不小的收入。” 
    “电影城……”谢文东沉思片刻,笑道:“它在营业,那就想办法让它不营业。” 
    东心雷眨眨眼睛,疑问道:“东哥,怎么才能让它不营业?想在电影城里查出问题,可不容易啊。我问过范爱军,他也没有办法。” 
    谢文东笑道:“既然正规的手段不能解决,就用非正规的嘛。” 
    东心雷问道:“东哥的意思是……” 
    谢文东道:“在里面放它两把火,让它想不停业都不行。” 
    “哦!”东心雷恍然大悟,点头道:“东哥,我晚上安排人去。” 
    谢文东低头想了想,说道:“这事让长风来做。晚上,我还想见见青龙影业的人。” 
    东心雷惊讶道:“东哥,见他们干什么?” 
    谢文东哈哈一笑,道:“到T市那么久了,不和青帮的人打声招呼实在不合情理嘛!” 
    谢文东要见青龙影业的人,而青龙影业的人也想见他,自他来T市之后,文化局对青龙影业态度大变,究竟谁在暗中捣鬼,明眼人一看就知道。 
    晚间,九点刚过,任长风带着北洪门二十多号人,坐车悄悄去往郊区的电影城,他的任务是点火,临行之前,谢文东特意叮嘱他,火不要放的太大,不能把影城全部烧毁,毕竟对这座电影城谢文东也十分中意,希望能收购下来。 
    任长风对谢文东的话言听计从,没敢带太多的汽油,只拿了四桶。当电影城隐约在夜幕中出现的时候,他令司机把车开进路边的树林里,然后边让人去打探电影城的守卫,边等谢文东的电话。 
    另一边,谢文东和青龙影业的人相约在酒店会面。地方是青龙影业找的,他们害怕去谢文东的地头上遭人暗算。 
    其实,这也是多此一举,整个T市,哪里不是北洪门的地盘呢?真想要杀他们,谢文东只需一句话而已。 
    除了青龙影业的负责人外,下面还来了三十多号大汉,这些皆是青帮的人,相比,谢文东身边带的人要少多了,只有五行五人以及东心雷和他几名手下,总共家一起,刚好十人。 
    青龙营业的负责人是位三十多岁的女人,因为善于保养,看起来比实际年纪要年轻一些,相貌清秀淡雅,一米七零的身材穿上洋装洋裙,看起来成熟靓丽,透出一股高贵的气质。 
    在他身边,有位三十头出的男青年,剔着光头,浓眉环眼,下面狮子口,脸上坑坑洼洼,徒凹不平,模样丑陋,通过领口解开的扣子可以看到下面大片刺青。只看这人模样,连五岁的小孩都能认出来他不是好人。 
    这一男一女坐在一起,形成鲜明的对比,活生生现代版的美女与野兽。两人周围,则是那三十多号青帮弟子,一各个脑袋仰起好高,大有一副舍我其谁的架势。 
    谢文东等人进入青帮安排好的包间,看到的就是这般情景。 
    他微微一笑,看了看坐在饭桌旁边的那对男女,问道:“青龙影业的负责人是谁?” 
    女郎站起身,上下打量谢文东一会,脸上挂着职业的笑容,说道:“我是!请问,你是……” 
    她即没有见过谢文东,又没有看过他照片,对他的了解也不多,并未马上认出他。 
    谢文东哦了一声,然后说道:“我是谢文东。” 
    “你是谢文东?”女郎还没说话,那相貌丑陋的恶面青年随之站起来,用眼角撇了他两眼,轻蔑道:“草!谢文东不敢来也就算来,干什么还找个小崽子来假冒,怎么的,看不起我们青帮的人吗?” 
    东心雷脸色一变,刚要发作,谢文东拉住他,说道:“我究竟是不是谢文东,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来谈青龙影业什么时候搬出T市的问题。” 
    女郎比恶面青年圆滑得多,也精明得多,只看谢文东身上自然流露出逼人的气势,就敢断定他即使不是谢文东,在洪门的身份也绝不会低。 
    暗骂青年白痴,她客气地说道:“我叫方紫依,是青龙影业在T市的负责人,这次,我找谢先生来,也正是为青龙影业的事情。” 
    “恩!”谢文东含笑点下头,从容地走到桌前,大大方方坐下,对两旁那些满面煞气地大汉,看都没看一眼。他道:“有什么话,你尽管说吧!” 
    “哼!”恶面青年见谢文东年岁不大,派头倒不小,重重哼了一声,嘴角快撇到耳朵下。 
    女郎白了他一眼,想暗中说他两句,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青帮的企业与社团是相对独立的,社团干涉不到企业,同样企业也无法干涉社团,两个部门的人之间不存在上下级的关系,也没有谁要听谁的规矩。本来,这次找谢文东谈判,方紫依是不想让恶面青年一块前来的,倒是后者不放心她一个人与谢文东会面,偏要跟来。 
    怕他误事,方紫依在桌下用脚偷偷轻踢了他一下,那知恶面青年对她小心翼翼的样子更加不满,两眼瞪着谢文东直咬牙。 
    方紫依暗叹口气,不再理他,转头对谢文东道:“谢先生,我知道洪门和青帮正处于非常时期,但青帮对北洪门一向都是很友好的,之间没有发生过什么争斗,而且,我也希望谢先生把要把帮派之争,牵扯到双方正当的企业上。” 
    谢文东摇下头,拿出烟来,点燃,笑道:“纠正你一个错误,现在洪门已没有南北之分,洪门就是洪门,不论你们青帮和哪里的洪门打,就是我们共同的敌人。” 
    方紫依闻言,神色一黯,那恶面青年却大怒,冷道:“说的好听!现在我们青帮把南洪门打得哭爹喊娘,也没看你们北洪门有什么动静。” 
    谢文东也不理会他,继续道:“至于牵扯到青帮的正规企业,我只能说抱歉,并且我还要对你说一句,你们在T市的公司,必须全部搬走,如若不然,我会安排人天天去整你,直至它消失为止。” 
    方紫依皱起秀眉,问道:“没有商量的余地了?” 
    谢文东笑了,反问道:“青帮能归顺我们洪门吗?” 
    方紫依苦笑。 
    恶面青年拍的一拍桌子,怒声道:“不要忘记,你们北洪门也有企业在我们青帮的地盘上,你让我们不好受,你他妈也没想过好了!” 
    谢文东笑而不语,只是看着方紫依,好象没听到他的话。 
    见他对自己视若无睹,恶面青年心中怒火烧的更旺,腾的站起身,走到谢文东近前,伸手指着他的鼻子,咆哮道:“小子,别他妈在我面前装得象个人似的,我告诉你,把老大惹火了,今天你就别想活着走出去……” 
    他话还没有说完,谢文东脸上的笑未减,却突然一把抓住他脖领子,暗喝一声,猛的向下一拉。 
    “咚!”恶面青年脑袋重重装在桌面上,惊叫一声,还没等反应过来,谢文东顺手拿起桌上的玻璃烟灰缸,对着青年的太阳穴,狠狠砸了下去。 
    太阳穴是人脑最脆弱的地方,受到重击,绝对是致命的。 
    “啪!啪!”两声,青年的脑袋上出现一个血窟窿,血星四溅,弹在谢文东的脸上,同时,也弹到方紫依的身上。 
    又重砸了两下,谢文东方松开手,再看青年的脑袋,已变得血肉模糊,象个破布娃娃的似的,软绵绵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第二十九章
       谢文东放下血迹斑斑的烟灰缸,象没事人似的,弹了弹烟灰,脸上依然带着微笑,既未增一分,也未减一分。 
    他突下杀手,别说一旁的方紫依傻了,连同东心雷等洪门众人和青帮弟子也都傻眼了,谁都没想到,谢文东谈笑之间竟然将青年至于死地。 
    好半晌,青帮弟子中不知是谁尖叫一声,接着,三十多号汉子,齐刷刷将手伸到衣下,准备操家伙。 
    东心雷和金眼等人动作更快,肩膀一晃,纷纷掏出枪来,只要对方敢妄动一下,他们会让子弹在第一时间打穿对方的心脏。 
    正在这时,谢文东柔声淡然道:“今天,谁要是敢动刀动枪,就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他说话声不大,但足够在场每一个人听得清清楚楚,特别是当他那双精光四射的眼睛环视众人时,好象一把刀子在人们脸上划过,所有人皆倒吸一口冷气,心底最深处忍不住为之一寒,三十多名青帮大汉,竟没有一人敢把手从衣下掏出来,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大哥血流如柱的躺在地上,身子有一下没一下的不规则抽搐着。 
    “谢……谢先生,你杀……杀了他……”方紫依脸色煞白,头发根发麻,她想不到眼前这个斯文清秀、笑容可拘的青年人,下手如何狠毒,她结结巴巴的一时也不知道说好。 
    谢文东笑眯眯道:“做人,最重要是有自知之明,量力而行,明白自己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如果连这个道理都不懂,丧命是迟早的事情。” 
    看着喜怒无形于色的谢文东,方紫依激灵灵打个冷战,脚底升起一股寒气,直逼发梢。 
    谢文东继续道:“我希望青龙影业立刻在T市彻底消失,不然,”说着,他瞄了眼地上的青年,语气一变,冷若冰霜道:“我不敢保证你是否会象他一样,虽然我不喜欢对女人动武,但不代表我不会那样做。” 
    方紫依听完这话,汗如雨下,一个字都未说出来。在谢文东冷如冰霜的眼神中,她能看出来,他并不是在开玩笑,也不是在夸大其词,好一会,她颤声说道:“我一个人做不了主,我要向总部……” 
    不等她说完,谢文东打断道:“我不管你向谁去汇报,那是你的问题,总之,我要看到结果,如果结果我不满意,那么,对不起,我只能对你不客气!” 
    方紫依低头沉默。 
    谢文东冷笑,拿出手机,拨打电话,时间不长,电话接通,他简单地说了两个字:“干活!” 
    另一边,任长风接到谢文东的命令,嘴角一挑,脸上露出笑容。 
    此时,他早已经把电影城附近的警卫数量摸清楚。在前门,有四名警卫,后门有两名,另外还有六名警卫分成三组,在影城内巡视。总共只有十二人,对任长风来说,解决这些保安只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迅速给手下人做了分工,谁收拾前门保安,谁负责后门,一切都分清楚后,他看看时间,快到十点半,感觉差不多了,向手下人挥挥手,不用说话,二十多名洪门大汉快速分散开来,消失在夜幕中。 
    T市的治安不错,因为有洪门在,基本没有其他的黑社会,加上以前洪门未来捣过乱,所以电影城一向很太平,值班的保安也是无所事事,或许平静的日子过久了,渐渐失去警惕心理,前门四名保安此时正坐在警卫室里打扑克,当任长风和两名洪门兄弟出现在监视屏幕中时,四人根本没有看到。 
    直到任长风敲房门,四名保安才同是一愣,相互看看,其中一名年岁较大的抬头看看钟表,奇怪道:“老李他们这么快就回来了吗?还没有到点呢!” 
    “妈的!”另一名保安骂骂咧咧道:“他还不是着急玩回来想把刚才输的钱赢回去!这个小气鬼!” 
    “唉!”最年轻的保安叹口气,无奈地放下扑克,起身去开门。 
    刚把门打开,看着外面站着三名陌生人,为首的一人二十多岁,长得浓眉大眼,相貌俊朗,一身黑衣,隐隐透出一股傲意和杀气。他微微一愣,问道:“你是谁?” 
    “杀你命的人!”任长风向来不是客气的人,下手也从来没有留情过。他话音未落,唐刀在空中已画出一道半月般的光芒,冰冷的刀锋毫无感情地划过保安的喉咙。 
    他都已经调查清楚,保安都是青帮的人,对他们,无须客气。 
    “哦……”那保安想叫,可是,声音象是塞在嗓子里,无论怎样用力,就是一个字都叫不出来。 
    他慢慢转过身,步履踉跄地走到另外三名同伴近前。 
    那三人都在关注手中的扑克牌,根本没注意到他的异常,那年岁较大的保安还一个劲地催促道:“快坐下,接着玩!” 
    他刚说完,只听嗤的一声,年轻保安的喉咙上先是出现一条血痕,接着,鲜血象喷泉一样射出来,喷在桌子上,扑克上,还有,另外三人的脸上。 
    “啊!”那三人反射性地从椅子上站起,用手摸摸脸,低头一看手心,都是血水。 
    “妈的!小张,你搞什么鬼……?”年岁较大保安边气愤的大声叫嚷,边抬头看。可是,当他看清楚同伴的样子后,再说不出来一句话。 
    年轻保安倒了下去,眼睛瞪得又圆又大,可能,直到他死的时候,他也没想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啊——”不知过了多久,一名保安惊醒过来,发出一声杀猪般的嚎叫,抓起一旁的电话,还没来得及按号码,突然感觉手中一轻,斜眼一瞧,拿电话的手和电话一起落在地上。 
    “啊——”保安这回变成惨叫,手捂着断腕,满地翻滚。任长风上前一步,面无表情地将手中唐刀刺进他的心脏,叫喊声随之停止。 
    警卫室里一下子安静下来,只剩下呼哧呼哧的喘气声,剩下的两名保安看着任长风三人,大口大口吸着气,身子哆嗦成一团。 
    年岁较大的保安还算是见过风浪,他撞着胆子,颤声问道:“你……你是什么人?” 
    “呵呵!”任长风笑了,摇头道:“难道,青帮只教会你们问这一句话吗?” 
    看到对方脸上的笑容,保安紧张的心情总算缓解一些,咽下一口吐沫,他到现在还没弄明白对方的目的,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生怕一句话没说对,引来对方的杀戮。 
    其实,任长风根本就没打算放过任何人。他转头对两旁的洪门兄弟扬扬头,说道:“干得干净点!” 
    那两名洪门弟子当然明白他的意思,答应一声,分别向两名保安走过去。 
    “你们……想干什么?”两名保安意识到不好,脸色苍白无血,满面的汗水,边后退边连连摇手道:“别……别杀我!” 
    “哼!”两名大汉纷纷哼了一声,从后腰拔出片刀,窜到两名保安面前,恶狠狠刺了下去。 
    警卫室中又响起两声惨叫,然后彻底的安静下来。 
    任长风环视一周,说道:“把桌子上的钱,还有他们身上的财物,统统拿走。” 
    两名洪门弟子一愣,奇怪地看着他。 
    任长风一笑道:“不做点抢劫的假象,别人很容易就怀疑到是我们洪门干的。” 
    他虽然傲气凌人,但却相当机敏,有常人无法比拟的地方,不然,也不可能得到谢文东的重用。 
    “哦!”两人恍然大悟地点点头,不再多话,将桌子上的钱以及从四名保安尸体上翻出的财物全部收到口袋中,然后又在警卫室里乱找了一痛,把能拿走又值钱的东西一起带最走。 
    从警卫室出来,任长风给其他人打电话,询问他们那边的情况。事情进展的十分顺利,另外八名保安都在悄然无声中被洪们兄弟解决掉。 
    任长风很满意,走到电影城内,把众人聚集到一起,分成四伙,每伙发一桶汽油,让他们到电影城四个角去放火。 
    他没有忘记谢文东的叮嘱,不敢在电影城中央放火,怕火势不好控制,把整个电影城都烧毁,所以才选了四个角。 
    等一切安排妥当后,他带两名兄弟回到影城外的车上,准备‘看戏’。 
    最先是影城的东北角开始有浓烟冒出,接着,是西北角,然后,西南和东
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0 9
快捷操作: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 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 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温馨提示: 温看小说的同时发表评论,说出自己的看法和其它小伙伴们分享也不错哦!发表书评还可以获得积分和经验奖励,认真写原创书评 被采纳为精评可以获得大量金币、积分和经验奖励哦!